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 尋仇篇第七章 死神VS邪神

作者:大俠│2012-11-18 17:34:02│贊助:26│人氣:343
 
  門被打開,莫邪回到木屋,放眼所及只有雪緣與小雪靜靜坐在客廳,遍尋不著龍的身影。

  「娘!」

  「小龍呢?他去哪了?」

  「這個……」

  「別支支吾吾的,雪,快點說。」

  「小龍他……去朱羅城寨了。」

  「啊?那個笨蛋!早叮嚀他別亂跑的……我再過去一趟!」

  連稍作喘息都沒有,莫邪又再度衝出門,直奔朱羅城寨。

………………………………………………………………………………………………………………………

  從賭場安全脫逃,龍一人扛著包租公、婆,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早已人去樓空的朱羅城寨,經過幾十分鐘的細心照料,儘管行動不便,但包租公、婆的傷勢已無大礙,現在正於他們自己的房間內休息。

  「小龍……你……為什麼要回來?」包租公坐於一張搖椅,呼吸不太順地問。

  龍弄條濕毛巾擦拭身上的汗水與髒汙,並為自己倒杯水、喘口氣。

  「這幾天發生太多事,你們應該一切都從莫大娘那聽說了吧?況且我若不回來,還有誰會發覺你們身陷危機呢?」

  「可是……要不是我趕走你,事情也許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了。」包租婆躺在床上很自責地說。

  「……不要這麼說了,事到如今不是爭論誰對誰錯的時候,歸根究柢,還不是斧頭幫起的頭?打擾朱羅城寨的居民,吃鱉後還僱殺手襲擊。剩下的就交給我,你們放一百二十個心好好休息吧!」

  龍說完走出房間,小力關上門。

  「想不到他能以德報怨,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胸襟,真令人欽佩。」包租公說。

  「多虧了他,居民們才終於有一絲希望擺脫暴力陰影,可是我們長年的消極作為不只狠狠擊碎這個希望,事後還造成無辜的人失去身家性命,空有響亮稱號也是枉然啊……」包租婆說。

  房裡兩位仙感嘆自己的錯誤,但外頭又有一場戰鬥即將引爆……

  走出位於三樓的房間,龍站在欄杆邊往下看,邪神隻身一人到達牌樓底下立定,龍做個深呼吸、沒有迷惘地翻越欄杆一跳,落到邪神正前方,兩人在廣場相隔一段距離。

  邪神露出狡詐詭異又帶點興奮的笑容,以試探語氣對龍問道:「……很勇敢嘛!是什麼讓你無懼跟我單挑?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還是單純的愚蠢?」

  龍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堅定地回答:「也許都有吧……但更大的原因,眼前有一堵高牆擋住去路,又不能視若無睹越過去,那就只好……設法打破個洞穿過去!」

  「哼哼……不錯!來啊……」

  賭場內見識過邪神的實力,龍面前屹立著的敵人,是個曾纏鬥許久以及受到獅吼功最強攻擊,卻尚存充足戰力、信心滿滿,並且……發火了的對手。

  不同於過去武苑內的對練或是其他幫派的小角色,對付殺手還保留實力無疑是找死,有了前一次險些死在浪天斷腸琴之手的經歷,龍多少有點膽怯,雙手微微顫抖,每次呼吸進出的空氣量不一也不順暢,但龍不斷提醒自己,那是在不了解敵人而受到突襲的情形下,才不得不採取脫身之計。

  甩甩頭擺脫這些惱人的想法,龍右腳跨出大步,前傾身形聚積力量,身邊圍繞氣流讓披風都隨之擺動。

  「排山倒海!」

  龍一蹬!如招式字面的排山倒海之勢,朝邪神打出充滿威力的一掌!邪神即使兩臂交叉擋下,也禁不起這股龐大力量,地面被他刷出兩條長長的痕跡才停住。

  龍可還沒罷手,又立刻兩手臂由內向外聚集兩股能量在掌心,收束在腰間兩側。

  「燮雲無定!」

  兩掌同時往前發出,兩股能量融合為一,形成砲彈擊向邪神。

  眼見攻擊來臨,邪神的狡詐微笑依然不改,一個後翻把雙腳嵌進地面,猛一踢!邪神用飛身頭鎚打散了能量砲彈,並直直往龍那飛去。

  龍用兩手抵擋承受飛身衝擊,騰空著被帶回了城寨的牌樓範圍以內。

  快要撞上牆前,龍設法撥開邪神。雙方落地,邪神展開猛烈攻勢,拳拳讓龍感覺到後勁十足的餘波力道,幸好雲蹤魅影步法比醉太極步法快上許多、也更能有效四兩撥千斤抵掉敵人攻擊,邪神也發覺到龍的閃躲如雲一樣難以預測,出拳再快都是揮空。

  「披雲戴月!」

  龍卸除披風,隱藏自己的掌勢與步法,邪神更難以看穿他的招式路徑,另一方面在近距離對打找出邪神的空門。

  「怎麼回事?」包租公、婆打開窗戶,看到底下龍與邪神正在進行激烈戰鬥。

  「那傢伙找上門了!」包租婆驚呼。

  「喂……小龍沒問題吧?」包租公驚恐地問。

  不一會兒,龍以餘光瞄到邪神的左腹有空隙,第一時間撥開邪神的拳頭,打中空門!這一瞬間破除邪神的攻勢,龍將披風拋上半空!

  「翻雲覆雨!」

  幾十掌如傾盆大雨快速落在邪神身體,這關鍵一擊終於把邪神打得滾至遠處,披風飄下,龍垂下兩掌,喘著氣調整呼吸。

  邪神倒在地上好陣子沒動靜,在尚未確定他失去戰鬥力前,龍不敢放鬆戒心,直盯著邪神。

  「好……好極了……很久沒打這麼讓我熱血沸騰的戰鬥了……小鬼!」

  邪神以趴著的姿勢四肢支撐地面,龍知道光憑這樣不可能簡單把他打倒,可是邪神接下來的動作讓龍想也想不到。

  「魔能存器……蛤蟆變身!」

  邪神變身成一隻大蛤蟆,體積少說也比原來增加一倍,下巴鼓膜隨著呼吸漲大、收縮,發出咯咯的蛙鳴聲。

  「什麼東西啊?」龍皺起眉頭,覺得有些噁心地問。

  「蟾頭……轟炸!」

  蛤蟆結實的後腿,讓這次的頭鎚更強更快,龍閃躲不及被直擊腹部,衣服背部的布料也被衝破。

  龍撞上背後牆面,牆面裂出好幾道縫,邪神攻擊結束,後翻多次回到空地中央維持蟾蜍的模樣繼續蛙鳴,龍上衣破損,吐血趴倒在地。

  「啊?居然又是魔能存器?」包租公說。

  「喂!老公你看!」

  包租婆要包租公看向龍趴倒後露出的背部,邪神的視線看過去,他也發現龍的背上有東西。

  「龍首紋印?哈哈哈──真沒想到啊!你這小子居然是龍之一族的?」

  「是又……怎麼樣?」龍忍著痛苦說。

  「還用說嗎?七年多前我們天池殺團奉命圍剿龍之里的那次生意,我到現在想忘都忘不了呢!」

  「什……什麼?」

  「那次『朔月之日』,親手殺了被譽為最強武者家族的龍之一族,那份成就感真是難以言喻,想不到這下讓我碰上漏網之魚,難怪我一直在你身上感覺到不同於一般人的氣息。啊……對喔……我也是用剛才的招式殺了當時的龍之里當家武藤海呢!」

  龍回憶五歲時目擊的景象,父親坐在牆邊滿身是血、頭顱低垂,的確很大的可能是受到剛才的頭鎚撞擊而亡。

  「你……你這傢伙!」

  龍咬牙切齒、拳頭緊握,憤怒到不管剛受的傷爬起來往邪神衝去!

  「哼哼……很好……重新激起你的鬥志了嗎?」

  龍撿起披風重新繫上,邪神恢復人形,兩人再次陷入一連串的拳腳互鬥。但龍被憤怒與仇恨沖昏頭,攻擊不再冷靜,破綻百出,一次又一次被邪神的重拳打倒,又一次一次爬起來繼續攻擊,漸漸地,身上的傷與流出的血愈來愈多。

  「呀啊──」

  龍跳到邪神上方,空門大開,邪神變成蛤蟆,強而有力的雙腿像彈簧緊緊壓縮。

  「蟾頭……沖天!」

  這記猛跳頭鎚把龍打得飛沖上天,包租公、婆抬頭望去,一下子龍就飛到比朱羅城寨建築高出許多的半空中。

  「可惡……可惡!明明滅族仇人就在眼前了,先是敗給浪天斷腸琴,現在天池殺團的另一個出現在面前又打不贏……我到底……可惡……可惡啊──」

  半空中,龍為自己的實力不足感到非常可恥,內心恥笑著自己的天真和愚蠢。

  就在這好似一切啞然無聲的靜謐時刻,一個聲音在龍的腦中浮現……

  「那就……接受我的力量吧!」

  當下,龍的負面情緒被拋到九霄雲外,豁出一切的眼神中,龍的瞳孔增大並呈現出亮藍色。

  龍右手抓下披風,在空中平攤開,披風擴張成一大塊,如一片烏雲籠罩天空,陽光遭到遮蔽,陰影整個覆蓋住朱羅城寨。

  「殃雲……天降──」

  龍右掌朝披風中心打下!披風延伸出一個大掌,急速降下的風壓令邪神幾乎撐不起身。

  「想比威力嗎?來吧──」

  邪神用盡僅剩力氣跳起!半空中披風掌與蟾蜍頭對峙,但因體積相差太大,邪神硬生生被壓回地面,大掌也在地面打出一個清楚的掌印。

  披風收縮恢復成原來大小,龍抓著披風落回地面,下來的衝擊力把泥土地都踏出足印,赤裸著上半身,龍又單手繫起披風,慢慢走向倒在地板掌印中心、滿身鮮血的邪神面前。

  「真……不愧是……龍之一族的……」

  邪神虛弱到只能用氣音,龍的瞳孔仍保持亮藍色,神情嚴肅沒有說話。

  「看來……天真的人是……我們才……對……龍之一族……『真正的力量』……果然……很強!」

  邪神斷氣,龍的瞳孔回復成黑色。

  「奇怪?剛才的力量……是什麼……」龍重回意識看著兩手,對剛才的事不清不楚。

  諷刺的是,龍有生以來第一次殺了人,就算是仇人,龍的心中還是沒有殺敵後快的感覺,反而是莫名的胸悶,卻又無法釋放。

  「小龍……不對!是武藤家的後裔。」包租公、婆來到龍面前。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包租婆問。

  「不知道,明明好不容易找到仇人,也終於親手殺了他們其中一個,但是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面對快失去理智而大吼的龍,包租婆趕緊插話:「冷靜點!我們知道你現在不好過,殺人對性情本善的你是很痛心,可是對方擁有怎麼樣的恐怖能力你也看到了,他們畢竟還是冷血的殺手,又是你的仇人,天池殺團還有五個人,如果你不能釋懷而露出半點猶豫,下次就換你被他們殺掉,到時真正愚蠢的人就會是你!明白嗎?」

  「我……」

  「小龍!」莫邪剛好跑到朱羅城寨,看了看周遭的混亂場景與邪神的屍體後問龍:「這是……你做的嗎?」

  包租公、婆把莫邪帶到一邊。

  「先讓這孩子心靈沉澱一下吧!第一次殺人好像讓他有些難過。」包租婆說。

  經過說明,莫邪瞭解這幾小時裡發生的所有事,賭場的戰鬥、龍奇蹟似的戰勝、天池殺團就是龍之一族滅門血案的執行者等等……

  「我明白了,兩位也辛苦了,邪神的屍體與斧頭幫,我照樣會處理,以後應該不會再造成兩位的麻煩了,龍這孩子,我回去後會好好安撫他的。我們走吧……龍。」莫邪攙扶著神情憂傷的龍走出城寨。

  「年輕人!」 「年輕人!」

  包租公、婆叫住龍,龍與莫邪回頭。

  「祝你好運了……」 「祝你好運了……」

  龍點一下頭,之後與莫邪離開了朱羅城寨……

………………………………………………………………………………………………………………………

  「小龍?小龍你沒事吧?」

  回到山間的小木屋,雪緣上前慰問被披風包裹住身體的龍,龍身上的傷再多都蓋不過內心的隱隱作痛。

  莫邪關上門,第一個行動就是把龍轉向她,然後冷不防打了龍一巴掌!

  「娘!」

  「你這個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害我們有多擔心你?要是你被天池殺團的人殺死了,會有多不值得你知道嗎?」

  龍左臉頰被打紅,因為莫邪的此舉愣住片刻,雪緣立刻擋在他們倆之間護住龍。

  「娘!別再責怪小龍了,妳看不出來他很難過嗎?」

  莫邪氣歸氣,看見女兒護著龍,怒氣瞬間掉一大半,很不情願地拉張椅子坐下。

  「雪,帶小龍進房去給他擦藥!」

  「……是……娘。」

  房裡,龍坐在床邊,雪緣在他身旁輕輕地為他上藥,龍的表情還是很憂鬱。

  「小龍,你還好嗎?」

  龍再次看著雙手,眼中微泛淚光。

  「我……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我心好痛……好難過,我……啊──」

  龍開始抱頭痛哭,這是他離開龍之里後哭得最傷心的一次,雪緣見狀,放下手上的東西,將龍的頭靠在自己肩膀,讓龍在自己的肩頭大哭一場。

  「沒關係,好好哭吧,把心中的所有不快樂釋放出來會好過點,雖然我可能沒辦法解決你的痛苦,但至少……我能在你身邊陪著你……」

  龍的哭聲悲催至極,莫邪在房外客廳聽得都不想再對龍發脾氣,就連小雪看到龍的哀傷模樣也好像很有靈性地在嗯嗯低鳴。

  一、兩刻鐘過去……

  痛心大哭總算讓龍的心情平復一些,雪緣為龍擦去眼淚,再繼續幫龍敷藥包紮。

  「對不起……讓我在妳的肩膀上哭這麼久,真是讓妳見笑了……」龍揉揉眼睛、擤擤鼻子,還有點啜泣地說。

  「不會,沒關係的,你一定受過很不得了的苦吧?有好一點了嗎?」

  雪緣撫摸龍的臉頰,拂去剩餘的淚珠,那股手溫經由雪緣細緻的掌心傳達,龍破涕為笑,用點頭回應了雪緣。

  「那麼龍,之後你打算怎麼做?」莫邪來到房門口問。

  「嗯……我的目標已經確定,也就不用再到處奔波了。只是……如果天池殺團剩下來的人更強,現在的我不知道能否打贏他們……」

  「既然這樣,乾脆通知中央的人,請他們緝拿天池的人?」

  「不行!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親自手刃剩下來的傢伙們,否則這半年來的努力就全都會失去意義。師父早告訴過我復仇不是一條平坦之路,可是他沒有阻止我,所以我希望您也別阻止我。」

  龍的眼神充滿認真,剛才的話聽在莫邪耳裡,雖然覺得龍還是很天真,但反覆思考一下,身為龍的師父的千炎斬都願意放手,想必是有他這麼做的理由,以老朋友的交情,她選擇相信千炎斬的決定。

  「好吧!我尊重斬的決定,仔細想想,我這局外人其實也沒什麼資格阻止你。不過你今天負傷勉強戰勝邪神,證明你的實力尚待加強。目標明確了,不妨就暫時先停下腳步,養足實力再出發……我有個提議,就由我來加強你的功夫吧,用我現今的三絕學功力強化你的排雲掌熟練度。還有,斬的和道流刀法怎麼想都不適合你用來復仇,我會另外傳授給你我自創的『劍流四式』,讓你至少有其他招式可用。」

  「謝謝!」龍對莫邪彎腰鞠躬道謝。

  「不過!等你把傷養好再說,那我就出去處理後續的事情了,雪!別再讓小龍亂跑囉!」

  莫邪最後的命令以小開玩笑的方式說出,雪緣也笑著回應:「知道了!娘!」

  莫邪掛起劍,走到屋外喃喃自語:「斬……你會選擇放手讓龍進行復仇到底是為什麼?是希望他在這過程裡看到什麼嗎?那麼……希望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莫邪下山的同時,龍全身的傷上藥完畢,穿上毛衣,與雪緣走到木屋陽台欄杆邊透透氣,冬季午後的艷陽高照,氣溫冷暖合度、舒適宜人。

  「那個……小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你被我救回來的第一個晚上,當我為你準備好晚飯要走出房前,你為什麼要叫住我呢?」

  「喔……那個啊?我只是想問,妳救起我這個陌生人,難道就不怕我是什麼壞人之類的嗎?」

  「……老實說我也沒想這麼多,心裡只覺得一定要救起眼前這個落難的人。」

  「我聽妳娘說,妳以前曾被人綁架,差點出事,對陌生人有戒心應該理所當然。」

  「我……我的確從那之後也有點害怕上街,可是就算無聊也不太敢對娘說,娘一個人賺錢撫養我,我不能讓她再為我擔心。而且現在想想,能救起你真的太好了,因為你是一個好人啊!不是嗎?」

  龍兩手靠上欄杆,作遠望姿態。

  「這樣啊……那,雪。」

  「是。」

  「妳想不想……到遠一點的地方看看呢?以後我可以帶妳到其他妳沒去過的地方,妳放心,我會保護好妳的。」

  雪緣聽到龍這麼說,雙頰紅了起來,表情有些嬌羞,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與欣慰。

  「嗯……」雪緣點一下頭並小小聲回答。

  「還有一件事……」

  「什麼?」

  「從今以後,妳直接叫我龍就好,因為我不想要再用化名掩飾身分了。」

  雪緣將頭慢慢靠上龍的肩膀,像是享受著幸福時刻地閉上眼睛,最後,用極盡細柔的聲音娓娓而道:「……好的……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070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小馬
雪緣與龍是一對好情侶,只是龍為了報仇,波折甚多吧!

12-11 18:27

大俠
  所言甚是,至少報仇二字是龍前半生陷入的深沉漩渦。12-11 18:47
小馬
其實,很多小說提到,在諸多殺戮後,男主角雖然報仇了,卻無法感到快樂,殺業太重吧!

12-11 19:15

大俠
  沒錯,所以這段過程就是主角心智成長的關鍵,慢慢看下去,便知分曉。12-11 19:33
心恩
這是一段戀情的開始嗎?

10-26 15:40

大俠
  沒錯,風雨飄搖歲月中的第一位紅顏知己10-26 15:42
亞爾斯特
復仇這條路是條坎坷的路,就算復仇成功,龍之一族也不可能回來

08-28 02:44

大俠
是的,所以龍的心境才會慢慢轉變,變得成熟,變得不同於以往那些同樣要復仇的主角。08-28 02:49
亞爾斯特
倒是大俠,龍與雪緣在一起的那一年,可是否請大俠說明一下啊

02-14 16:51

大俠
這在之後的重製版會加進去,成為一個新的篇章02-15 02:23
艾刃骸
[e12]

11-15 08: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龍武傳 尋... 後一篇:該死的盜文網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10732014大家
碰到討厭吃的東西時,就用妹妹(姊姊?)的凸狀物來解決吧!《明夢》68話第二部分、過場熱映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