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A-KUMA(下) 渺茫的希望

作者:小佐│2012-10-24 18:21:09│贊助:16│人氣:415
 A-KUMA(下)  渺茫的希望
 
  「你可不可以每天少喝點酒回家休息阿,每天這樣花錢,你不用養家了嗎」一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開場,在這個充滿火藥的家庭點火是危險的,但是如果不點就等著被黑暗吞噬,兩種選擇都一樣。

  「那妳又怎麼樣,每天跟你那些三姑六婆出去,我喝酒是為了工作,妳每天都在家裡懂甚麼!」彷彿1+1=2的道理,這樣的開場必會製造出如此的回答。

  這已經不算是第一天了吧。
 
  每當黑板上出現「父親」、「媽媽的手」等老土作文題目時,我往往都只能一臉無奈的呆坐著,即使想提筆手也動不了,彷彿被一股名為「和諧」的東西束縛住了。
 
  相同的戲碼每天都在眼前上演,內容實在比重播不知第幾百次的肥皂劇還難看,真想當場兩眼失明、雙耳失聰,哪怕只剩自己一個人,靠補助金度日也好。

  所謂的「婚姻」如果真的就是這樣的話,與其這樣痛苦約束不如早早離婚不就好了嗎。

  有些時候人還真的很兩難,明明不希望他發生,卻還是會有結束了不就好的想法。兩種想法天天在腦中正邪交戰,表面上他們兩人吵的雞飛狗跳,腦袋裡我自己也快搞成人格分裂了。
 
 
  即使不希望它發生,但是那一天還是到了……

  「從今以後你就要去跟你叔叔住了知道嗎?不要給叔叔惹麻煩」女人叮嚀著。

  ……真是笑死人了,明明就是你們丟下我的,少在那邊對我說這種妳好像很委屈的話!
 
  我的內心在吶喊,拳也握的很緊,眼淚也在眼框裡打轉,沉重的胸悶彷彿大石般壓的我喘不過氣,嘴巴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卻始終吐不出半個字。

  無法反駁,一個幼小生命的人生被現實無情的踐踏著,我用力一咬,舌尖似乎嚐到一絲絲血的味道,我雙唇緊閉,只是默默的……承受眼前的這一切。
 
 
  繁華的鬧區中的高級住宅,少說獨占三至五樓的空間,我的新代理監護人確實可說是有錢的可以,從會收留自己家族的棄兒來看,確實很像善人。

  對。只是很像而已……

  每天帶回家的女人就像川劇變臉一樣,而且有時還不只一位,如果是人家長像好的話你又奈他何能。

  但是……那一切根本是騙局。雖然每天的面孔都在變化無神的雙眼卻始終不變,不用說,連我這種小鬼都只要觀察一下就知道是被下藥了。

  人渣。
 
  大企業上司不過是薄到不能在薄的外皮,暗地裡不過是靠這種下賤勾當來賺錢的人渣罷了。
  命運是捉弄人的,我居然要為這種人渣效勞,當他這些小姐出貨的員工,讓我每天恨的牙癢癢的。
 
  每天幫他做的要死要活的,不過就是一次……才一次耶!不過就是一次的事蹟敗漏,讓他差點就在警察面前被補,他就……

  我想我大概是被報復了吧,失敗的我已經沒有半點利用價值,我還真的是人渣養出來的人渣是人渣界中的純種,經歷了慘不忍睹的痛毆過程,我就這樣繼續流放另外一家人。
 
 
  神對是人是不公的,擁有如此身世的我卻不斷碰上些不公平的事情,而神並未因此而對我有任何一絲的同情,而在我高中的某一天,那件事發生了……


  
  暗紅色的鮮血彷彿在訴說擁有者內心的灰暗,以前在舌尖嚐過無數的鮮血味,如今聞起來是如此嗆鼻。
 
  我大概是被哪個沒品的車撞了吧……
 
  一整個人倒在血泊中喘息著,鮮血的濃烈氣味、急促的呼吸、還有如此清楚的心跳聲。

  為什麼?不是說神愛世人嗎,我的人生究竟在哪個環節上出了問題。為什麼?為什麼啊!你說啊!神!
  你在聽嗎!神!我在叫你啊!我都過了十幾年苦日子了,到這種地步都不能就我一下嗎!妳這樣還配被稱為神嗎?
 
  不配!世界上沒有該被稱做神的存在!他們不過是群自私自利的人罷了!如果真的是神的話就該拯救!拯救世人!神!你有在聽嗎?我在講你壞話啊!快出現!快來找我!這樣我就可以當面看看那無恥的神長什麼樣子了!
 

  「哼!小鬼,你怨念似乎挺深的。」

  對於疼痛這種東西我已經麻痺,奮力的抬起沾滿鮮血的腦袋,就算死了也罷……不……死了正好!這樣我就可以用鬼魂之姿去找神,然後當面臭罵他一頓了!
 
  視線似乎開始模糊,眼前的景物就跟相機不斷自動對焦一樣時而模糊時而清晰,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眼前的生物輪廓。
 
  對……是生物。因為那傢伙長的一顆羊頭,身型也絕非人類應有的軀體。

  那有著羊頭和血紅色雙瞳的生物,緩緩張開充滿尖牙的嘴巴,面容令人顫抖不已,說:「我是羊頭死神巴風特。」

  「哼……死「神」嗎?」面對眼前的生物我毫不膽怯。
 
  他是神!真的是神!血液開始崩騰,原本快歸零的心跳也因注入腎上腺素而開始激烈的跳動起來。
  沒錯!我看到神了!我恨的牙癢癢的神!我要……殺了你!
 

  「哼……瞧你說的,小鬼,你那憤世忌俗的思想一下就傳進別人的腦中了。還真是太棒了啊!有你這樣的小鬼大概神也無法管轄了吧,但是……可惜你現在已經成這樣子了。」

  上下兩排的牙齒緊咬的都快碎裂開來,我向巴風特投以充滿贈恨的眼神,但是巴風特臉上還是帶著詭異的笑容。
 
  他在嘲笑我……嘲笑我這個無法翻身的廢物!像你們這種完全不救人類的廢物神!居然……
 
  原本逐漸冰冷的身軀居然……動了。
 
 
  緩緩的站起身,雖然身上關節多處走位的關係而顯的身軀畸形,鮮血更是沾滿著身軀,但是我的雙瞳卻充斥著贈恨的火燄,我……站了起來。
  「居然不只腎上腺素,他用意志讓他身上的腦內啡解鎖了嗎?真是恐怖的小鬼啊!小鬼……成為我的容器吧!」
 
  (註:腦內啡為一種腦內類嗎啡的物質,效力約可達嗎啡六倍之多。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5%A6%E5%85%A7%E5%95%A1
 
  這宗死神的交易……我答應了。

  雖然他是神,但是只要心裡一想,眼睛朝對方一看,不管是恨的人還是討厭的人,一下子就能夠全部消失,這種爽快……我懂了!我懂為什麼神不去救助世人了!

  原來這就是神眼中的世界!殺人原來就是件這麼愉快的事情!我不恨神了!有那種權利和力量誰會去救人啊!你說對不對啊?巴風特……

  巴風特?
 
  空蕩蕩的屋子,一個背後長著惡魔翅膀的女子走了進來……
 
 
 
  不過就是短短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後,我身旁唯一的盟友,不……帶著盟友面具的羊頭死神,他……
 

  「哇!哈!哈!哈!妳還配當王者嗎?原來妳也有今天啊!我告訴妳,那個人對我而言毫無意義,你想殺的話就快啊!」
  ……

  毫無意義嗎……

  我終於要兌現我當初的初衷了嗎?……殺了神。
 

  巴風特在路西法的計策下毫無防心的轉過身來,這一切都在那位惡魔的預料之中,而我……將會成為壓垮你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不是很諷刺啊?……神。

  再見了……愚昧的神。
 
 
 * * *
 
 
  在太陽光已經無法顧及到的區域,不知道是不是被雲遮蔽了的月亮,本應該一片漆黑的世界卻因人類而燈火通明,涼爽的晚風往我的臉上吹著,吱喳價響的風聲就像是在嘲笑我這一年來落魄的行為一般。
  空錄,一個令我不堪回首的舊名。說來慚愧,明明一年以前我都是一直把這兩個字視為名字的啊,現在可好,不但連姓氏都忘了,甚至想到這名字就會想到那雙冰冷的手……
 
  雖然現在早已回復了應有的溫度,但是我至今仍忘不了,那一秒,讓我的心瞬間降到冰點以下的冰冷掌溫。
 
  「一年了,你還記得我嗎?時鳴……」我對著如星空一般的城市夜景,喃喃自語。
 

  在這被惡魔「軟禁」的這一年,我的力量早已超乎常人所能理解的程度,原先在正常世界被認定為失蹤人口的我也被世界給抹去了存在,因為我已經不是人了……那傢伙是這麼說的。
  不過對這整起事件有接觸的人們,據那惡魔講的,應該不會全盤抹去記憶,有略微的可能被隱藏於腦中記憶的深處。
 
  如果我這次成功回去的話……他們應該能想起來吧。我一直堅信著。

  「我只要找到替代我的人類就行了嗎?」
 
  暗紅色的眼睛散發著狩獵的眼神,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這是她常見的神情。雖然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破綻,但是……
 
  「你想換掉我,對吧?因為我太煩又辦事不牢靠嗎?」我轉身背對著她,臉上的冷笑似乎得到了她的真傳。
 
  「正確的推測。可是我怎麼會白白放掉一支奴隸呢?嘻嘻嘻……」陰險詭異的笑聲從背後傳來,相信她的表情一定更加嚇人,若是看到一定會被她嚇到四肢僵硬、說不出話來。
 
  ……這就是我為何背對她的原因。這一年,我的長進可不是凡人能想像的。
 
 
  「你要我找一個更適合當惡魔的人類?然後就可以放過我?」
 
  「不過貨色太過差勁的話……你就等著當前輩吧。奴隸前輩。哈哈……」聽到的依然是她的詭異笑聲。
 
  不想在浪費任何一秒,我只想快點回去……回到人類生存的世界。
 
 
 * * *
 
 
  笨重又無用的身軀緩緩的行走著,污穢的空氣好像要把我壓垮一般,可以的話,真想就這樣突然倒下死去。

  回想那灰暗的過去,距離巴風特的死大概一年了吧,這種落魄不堪的模樣連我自己都想嘲笑自己。

  冷冽的寒風毫不留情的從竄進我的身軀,所謂的外套是什麼材質的早已經不管了,我只知道它現在如此的一無是處,但是我仍穿著它。
  我許是因為我跟他一樣的沒用吧……
 

  「這樣就是你想要的結果了嗎?」

  砸破寧靜的一句話語。
 
 
  我的視線往上移,雙瞳似乎空洞卻又彷彿充滿著什麼。

  「呿……又你是這渾蛋!你是來嘲笑我的嗎,秋空錄,省點力氣吧!」我向那傢伙投以不屑的眼光。
  那個人,是一年前我唯一無法殺死的人──秋空錄,就是在那天我頭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和遭背叛的感受,那種深埋在心底緩緩蔓延開來的苦味,至今還清楚記得。
 

  「我是來幫助你的。所以……可以聽一下我所說的問題嗎?」

  幫助?別笑死人了!莫名出現的你會幫助一個曾想要取你性命的我?想都知道不可能!你們都一樣!全部人都一樣!外人都不可信!
 
  我那空洞的雙瞳似乎注入了些什麼,雖然看上去無法感覺半點光輝,但卻有股深淵的吸力,彷彿無底洞般的黑暗,彷彿回到了一年前,那雙殺人無數的雙瞳。
 
 
  「你覺得神是在做些什麼呢?」
 
  詭異的問題……神……是上位者!是空有神之力卻無神之心的物種,他們有餘力卻放任世界上的種種苦難,他們根本……
 
  「神……不過是在愚弄人類罷了!」彷彿瞬間炸裂重重枷鎖,一句來自靈魂的吶喊猛衝出了身軀,來自本能靈魂的勁道甚至瞬間閉鎖了我的思考,讓我當下毫無說話的意識。
 
  過了不知數萬個剎那,我的靈魂才又歸於那名為大腦的監牢,重新被思考的枷鎖乖乖束縛。
 
 
  秋空錄在我吐出那句話時,嘴角微微的揚起,泛著詭異光芒的雙瞳和惡魔般的眼神和上次見到這傢伙時差距甚遠,我卻到現在才發現這麼明顯的不同。
 
  而且我發現了也一點不害怕……
 
 
  一把象徵死亡的黑色鐮刀,泛著暗紫色的光輝,如同怨靈般的能量纏繞著刀柄,那傢伙……
 
  「秋空錄,你……是死神嗎?」
 
  沒有回答……
 
 
  剎那間一柄鐮刀高速旋飛向我,我不自覺瞬間緊閉了恐懼來源的雙眼,但這也意味著把性命交給運氣。
 
  水泥地面碎裂的聲音響起。
 
 
  我漸漸睜開雙眼,黑暗伴隨著瞳孔外的光明出現在我面前,剛剛那把死神鐮刀正深插在我面前的地面上。
 
  「薛紹煒……你想擊潰神嗎?」
 
  散發著詭異光芒的死亡鐮刀,和那反射著我身影的刀刃,正一步步的誘使我伸手去捉住它。
 
  這……是惡魔的誘惑嗎?秋空錄,你是惡魔嗎?惡魔……
 
 
  充滿人類慾望的右手,突然間停頓了下來,距離那令人著迷的死亡之鐮不過數十公分,我的手卻被某種稱之為推測的東西遏止住了。
 
  「怎麼?連這個新的『機會』都不想嘗試嗎?」他語調略帶嘲諷。
  「哼……哼……哈……哈!哈!哈!你這廢物!你也被騙了吧!被那傢伙……路西法。」我雙瞳中彷彿蔓延著某種詭異的能量,精神病、瘋子、智能障礙……別人說什麼也罷,但我很清楚知道我在笑什麼,我看清了些什麼。
 
  秋空錄,他也被騙了,被那大騙子給騙到成為惡魔的地步,真是太蠢了!愚蠢!那傢伙實在是太過愚蠢了!
 
  等等,那把鐮刀怎麼怪眼熟的……難道說……
 
 
  「秋空錄,我就可憐你,把這把鐮刀收下好了,要感謝我喔!」我露出詭異的笑容。
 
  我一把抽起鐮刀,死神的力量頓時沿手臂直竄入我的身軀,我那久沒感受到力量的瞳孔又再度嚐到了能量為何物,興奮的泛十分靈異的紫色能量。
 
  有了力量,我立刻一刀往他的身軀砍去,雙瞳在那一剎那湧出暗紫色光輝,陣陣黑霧從地面泛起,冥府大門自地面緩緩而升。
 
  亡靈之門!是亡靈之門!
 
  我一刀劃破巨大的符咒,將刀刃伸入大門縫隙之中,瞬間抽出我所選擇的靈魂,然後隨即把它置入秋空錄的身軀之中。
 
  「還沒完……還沒完……」我歇斯底里的說著。
 
  刀刃再度劃破秋空錄的肉體,這一次要進入的不是別人,是……我啊!哈……哈……哈……
 
 
 
  「為什麼還信任我,薛紹煒?」惡魔般的眼神、血紅色的雙瞳、醜陋的羊頭,此時為靈體狀的巴風特正懸浮於秋空錄,不……現在是薛紹煒身旁。
 
  「因為,最可怕的惡魔……是帶著笑臉的,比起他們,老實的承認不把我當一回事的你,還真是好多了。不管這個了,走吧……報仇去。」
 
  秋空錄的身軀、薛紹煒主控的靈魂、借居的巴風特,緩緩轉入巷子盡頭的轉角。
 
  最後一剎那,雖然明知他聽不見,但是薛紹煒還是自顧的說了:「那禮物,希望你喜歡。」
 
 
  男孩獨自一人在家門口守候著,等待著一名金髮碧色雙瞳的女孩,隨著預計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他不自覺的開始緊張了起來。
 
  忐忑的心來自胸口上繡著某薛姓男子的姓名和那張自己不熟悉的臉。
 
  雙手雖然滿是汗,卻依然緊握著那寫著「送給時鳴」的飲料罐。
 
 
  終於,她來了……

  「歡迎回來!」我將手中的飲料遞給她。
  她沒有說話,翡翠色的雙瞳望了我一眼,很蠻橫的一把拿走飲料,一言不語的進屋了。

  我望著那深鎖的門扉,一股苦澀從心底湧出……
 


  「人,是種脆弱的生物,當眼前出現一絲希望,不論是多細的蜘蛛絲,他們都會將她抓住」 ── 路西法
 
 
                                《A-KUMA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805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佐|小說|A-KUMA|惡魔

留言共 3 篇留言

sandy
辛苦了 感謝分享

10-24 23:32

小佐
恩[e41]10-25 17:54
天寒
[e19]

10-25 12:29

小佐
[e12]10-25 17:53
睡狼
看不懂TAT

01-13 07:44

小佐
哪裡?
若是說最後的話......
主角靈魂進入薛紹煒的身體,雖然很想跟時鳴像往日一樣
但是自己已經是另一個面貌,而這種靈魂交換的事
時鳴當然不會知道的,主角只能以薛紹煒的姿態活下去01-13 2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7880205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Ashur... 後一篇:[達人專欄] BOSS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lasses讀者
雙視角的奇幻(?)愛情(?)喜劇已經更新,購物篇終於還是寫成了下流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