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魔女遊戲──貓.三白 第二章 偏向扭曲的『平常』02

作者:瓦爾哈拉│2012-10-23 21:13:07│贊助:4│人氣:143
第二章 偏向扭曲的『平常』02


姬蜂子。
女性,現年十七歲。
於去年進入紋花白高中就讀,入學當天就被評選為下任會長候選人。
撇開能力之高不談,其人格魅力也能由此窺見一斑。
而如今,她則是紋白花高中現任學生會長,統領紋花白總共約六千人的學生。
在本校的學生會被賦予高度自治權以及對外影響權的前提下,此人的力量不言而喻。
但特別需要一提的,則是她的背景。
根據學生資料所顯示,姬蜂子為普通市立國中畢業的學生,在升上高中之前十分普通,沒沒無為。
就如同一個普通少女一樣,她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會戀愛、會煩惱、愛漂亮,喜歡可愛的東西……
如此一般,簡直就是將『普通少女』當作自己的人生座右銘在演繹一般的存在。
而這一切,卻在短短的一個夜晚內,被推翻了。
就像是把過去的『普通少女姬蜂子』這個東西給掩埋一樣,過去彷彿從來未曾出現過。
從過去的姬蜂子自國中畢業後,那個晚上,她蛻變了。
猶如昆蟲脫殼一般,變態了。
初中的普通少女姬蜂子,一夕之間,轉變為女王姬蜂子。
在初中升上高中這短短兩個月的升學暑假中,她做的事情從放學後與同學一起去唱歌,轉變為協助警方追捕連續縱火犯;購買的東西從可愛的小吊飾,變成刑事鑑定科學理論;交遊的類型從普通學生轉為地方上的各界頭領人物……
如此這般,蛻變了。
她突然站在過去的她可能連看一眼都覺得頭暈的高度,君臨在一切之上。
就連她的家庭,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從普通的家庭,躍升為鎮上的有力人士,工作是從事各式各樣的顧問,當然,負責處理這些工作的對象也是這戶家庭的獨生女。
這,就是如今的姬蜂子。
現任的紋白花高中學生會會長、統領三個年級總共六千名學生,底下擁有四名得力的幹部,同時掌握學生會治下的『內政部』、『治安部』、『財務部』以及『庶務部』共上百名的學生會成員。
雖說治下四部的各部長也是另外由選舉選出,不見得是姬蜂子派的成員,但無論如何,在表面上,學生會確實如同君王般的凌駕在四名部長之上。

而我,曾經受邀加入學生會。
以見習會長的身分。

不過想當然爾,我當場就回絕了。
雖說被邀約是理所當然,但接不接受卻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
至於被邀約的理由,就在於,我在兩年前……
也就是初中學生身分的時候,曾經獲選為紋白花初中部的學生會長。
理由雖然不明,但由於是在初中部四千五百多名學生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投票率下,獲得接近這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點八的得票率當選,因此也只能被解釋為我太受期待。
我的中立過頭,備受因為當時的另一名候選人──『強制偏激』所造成的災害而遭到牽連的其餘學生歡迎。
換句話說,我是在刪除法下誕生的結果。
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過去的我是個良善的好學生。
不如說,過去的我,根本就是個有史以來最爛的學生會長。
準時於八點整到校,絕對不會早到或者晚到一秒,放學也是在鈴聲響完的瞬間就踏出校門;學生會的所有事務,都用『自治為上』當作標準,換句話說也就是從來沒有做過任何事情;紋白花高中部的實習生遴選,也以『完全沒興趣』為由翹掉了,順帶一提,強制偏激本人倒是第一個報名的,雖然一瞬間就被刷掉了……諸如此類。
總而言之,我是個如果有歷屆紋白花初中部學生會長之優秀排名這東西存在的話,肯定會拿到最後一名的傢伙。
但我還是很受歡迎。
因為有強制過激的存在。
所以說,換個角度想,我受歡迎的這個事實,就是建立在強制過激被厭惡的另一個事實之上。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因為那個人……
那個人,如同我的反面一樣。

她是個自己主動招惹災害的存在。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會獲選。
雖說我對於接觸自我之外的世界感到極端噁心,但有時候也是有需要學生會長出面的狀況。
換句話說,就是例如『女子水上運動會』這種學生會長一定得要參加的東西……
我得先聲明,這決不是因為我在中立過頭之前,首先是個青少年的緣故。
只是碰巧在這時候有了身為學生會長的自覺而已。
不過事實上這個碰巧也來的十分令人慶幸。
因為只是個水上運動會罷了。
如果我出面的活動換做陸上運動會,那招來的災禍至少也會是戰爭級別的。

至少,也要讓整個校舍的損壞程度再往上翻個三倍左右。

因此,我認知到,像我這種人,是不能過度接觸自我之外的。
而這時候,碰巧是紋白花高中部學生會遴選實習會員的時刻,所以我拒絕了。
由於在紋白花初中時的學生會會長經驗,讓我深刻體認到,過去身為中立過頭的我,如果憑藉『因為是學生會長所以要善盡職責』的這種理由,過度接觸這世界的話,會替學校帶來多少災難。
所以我直接否定了。
否定了邀請,也否定了『中立過頭也是普通人』的這種天真想法。
而當時,對我提出邀請的,就是這個女人。

女王‧姬蜂子。

擁有無數僕人的學生會會長,君臨於一切之上的人。
非人。
魔女……
對,現在的我已經知道她的真實來歷了。
與五面鏡一樣,同樣來自常理不能理解、世界的另一個面。
魔女‧姬蜂子。
屬性是女王,能力則是……
「人生俘虜嗎……喵?」
抖了抖尾巴,我坐在椅子上。
兩隻前肢放在身前,撐起我的貓身。
一隻貓,正對著少女進行質問。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告訴你呢?」
少女隨手撥開明明綁成馬尾,卻依然在繩帶下方散成扇狀的烏黑長髮。
明亮的大眼搭配魅惑人心的笑容,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誘惑不如說是渾然天成的嫵媚,不算火辣的身材卻在制服的襯托下顯得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性感。
如果有性感制服大賽,相信這個女人肯定會是第一名。
尤其是,過膝黑長襪跟淺紅裙襬之間的絕對領域……我真想用肉球戳一戳襪子邊緣鼓起的肉。
「我想也是……那我就擅自同意我的推測了喵。」
「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也是三白的魅力所在呢。」
「不然對話沒辦法進行下去啊喵。」
「那倒是。」
姬蜂子學姊點了點頭。
然後,一腳跨上了另外一腳。
簡單講,就是翹起了腿。
在我的視野高度,我的面前,翹起了腿。
「……這、這種程度的誘惑對我是沒有用的喵。」
我的眼睛直直地盯住腿與腿之間的黑色陰影。
這時候真希望自己的眼睛是手電筒。
「故作堅強卻把尾巴翹的老高的三白也很可愛喔。」
她笑著替自己倒了杯茶。
「三白一樣喝紅茶嗎?」
在倒茶的同時,她順便確認了我的意見。
話說回來,現在明明是上課時間,可是她卻在這裡閒晃。
而且還悠閒的泡著茶。
這學校對於特權學生的放任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請幫我弄涼喵。」
但我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就算她擺弄特權,說實話也跟我沒關係。
而且就現在的情況來講,她老實地在這裡等我,對我來說反而方便。

這傢伙,早就知道我會來了。

「畢竟現在是貓舌嗎……意外地挺不方便的呢。」
「雖然很難反駁,但偶爾也是有受慧的地方喵。」
「作為聖誕節禮物來講,變成一隻貓也太驚喜了啊。」
她拿出我專用的杯子,然後替我倒了杯茶。
這種待遇令我不禁想起過去,我可是三不五時就被各種名義找來這裡,進行入會遊說啊。
不過現在大概沒這問題了吧。
「用驚嚇來形容比較貼切喵。」
「是嗎……這我倒不與置評呢,畢竟每個人遇見我們時的反應與結果都不一樣。」
「學姊已經對許多人使用過魔法了喵?」
「學園內有五千六百七十二人。」
她毫不遲疑的回答了我。
數字的準確程度令人驚訝。
不過將魔法使用到了這個地步,要是沒有記清楚真正的數量反而麻煩呢。
「換句話說,學園內還有二十三個人不受妳影響喵。」
簡單的加減法。
學姊竟然輕易地透漏了貴重的資訊給我。
「你不驚訝嗎?」
「要是沒有做到這種程度反而令我驚訝喵。」
要是甚麼都不做,才是怪事。
姬蜂子,可是個領土意識強烈到令人反感的女人。
這就是為什麼,她一直要拉攏我的原因。
她無法忍受在她的領土範圍內,擁有其他獨立的個體存在。
「真是被看透了呢,不過人數雖然聽起來很偉大,但真正派得上用場的還是只有他們四個啊。」
「洩漏這種事情給我真的可以嗎喵?」
「沒甚麼大不了的,反正三白不會跟我戰鬥的吧?」
「這我無法保證喵。」
「如果三白要戰鬥的話,現在他們四個早就已經被你揪出來啦。」
對著完美影藏自身氣息、將自己的身影屏蔽在我視野死角的四名部下,姬蜂子學姊聳了聳肩。
這傢伙,真令人討厭。
她擁有的最強大武器,並非擄獲人生的魔法。
而是看透一切的直言不諱。
「被看透的是我這邊吧喵。」
站起身,我將四肢伸直。
把身體給撐到極限,我伸了個懶腰。
然後,下一秒,出現在姬蜂子學姊面前。
「三白想殺我嗎?」
看著彷彿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我,她依然保持著不慍不急的笑容。
怪物。
就跟我家那個不知道笑容是甚麼的五面鏡一樣,這女的也是個純粹的怪物。
看透一切,掌握一切,控制一切,然後得到一切。
這女的,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姬蜂子。
她是女王蜂。
一隻將紋白花高中部當成自己領土,打算建立起一座樂園的蜂后。
「不,我只是來表明態度的喵。」
無視在我暴起的瞬間幾乎同時襲向我的四名男女學生,我站在桌子上,用爪子抵在她設計的有如紋白花一般的純白校服。
不算豐滿的胸部在少扣一顆扣子的前提下變得性感誘人,透出少女的純潔。
但即便外貌再清新動人,這傢伙,骨子裡依然是個怪物。
將人生當作收藏、當作食物,嗜吃成性的怪物。
所以這種人……
不能讓她靠近五面鏡。

五面鏡,是比她更怪物的存在。

我不想去想像兩頭怪物撞在一起,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不。
是烈火。
兩人擦撞在一起,肯定會碰出吞噬整個校園的火舌。
一切都將被捲進來。
「甚麼態度呢……是害怕我跟五面鏡之間的衝突來的太快嗎?」
她帶著笑意望著我。
「難道三白沒有自信打贏我嗎?」
她自在地喝了口茶,然後再度把視線回到我身上。
她,在評量我。
「如果只是戰鬥的話,就算和風學長、南方子學長、無計學長以及東引學姊一起上,我也能把他們通通打倒喵。」
「那三白想說些甚麼呢?總不會是希望我別讓你們跟其他人碰在一起吧?」
「這種事情也是不可能的吧喵?」
「那當然,如果大家都沒有衝突的話,魔女遊戲可就進行不下去了啊。」
她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然後,話語化成鑽子,刻進我的腦海裡。
「三白,這還只是開始而已喔。」
姬蜂子學姊的聲音如同繚繞的幽靈低語一樣,揮之不去。
明明近在眼前,但這傢伙卻彷彿變了個人,成為無法觸碰的幽魂。
「魔女遊戲,是牽扯著『人生』這種東西,以『人生』等級的覺悟下去進行的『人生』賭局,可沒有所謂大家相安無事地選出一名優勝者就可以了,這種美好的事情啊。」
黑色的馬尾長髮在我眼前變成一縷一縷的暗沉游絲,纏繞上我的身體。
少女柔軟的身體也彷彿是薄紗,披掛在我身上。
我的腦子如同被灌進無數的安眠藥一樣,幾近昏睡的慾望不斷地襲向我。
「互相戰鬥、互相拚搏、互相廝殺、互相奪取、互相攫獲、互相啃咬……這才是魔女遊戲的本質喔。」
然後,我閉上眼。
任由魅惑的話語爬上我的臉,舔拭我的唇。
比水還嬌柔的手指觸感滑過我的身軀,撫碰我的性器。
「就算魔女遊戲的開始是隨興而起,就算它名為『遊戲』……但是魔女,可是很貪婪的啊。」
魔女,是連這種隨興而起的遊戲,都可以賭上一切的人啊。
為之噴灑鮮血與骨髓,任由陽光蒸發肉體。
就算躺在墳地內,用僅剩的一根舌頭與一張嘴,她們也能瘋狂地為之尖笑。
將貪婪與慾望化作一張又一張的契約,捨棄一名又一名的契約者,這才是魔女啊。
但是……
「那麼三白……你再告訴我一次──」
姬蜂子學姊整個人纏上我。
溫熱的肉體就像是要將我吞噬一樣,把我整個人包覆在懷中。
「你,到底想表明甚麼呢?」
她露出更深、更深……但也更直接清澈的笑容。
望著這個笑容,我跺跺腳……
一瞬間,意識清醒了。
水藍色的魔法陣,在我的身體下方出現。
我依然站在桌子上,我的爪子也還是抵在姬蜂子學姊的衣服上。
從周遭沒有任何動靜的另外四名學生會成員來看,我的身體一定一步也沒有動過。
剛剛被魅惑的一切,彷彿只存在於我個人腦海中的幻想。

但只有我知道,那是真實的。

「我,有我想要做的事情喵。」
望著那唯一有所變化、我在最後看的到的清澈笑容,我表明了我的態度。
我的立場。
以及,我想做的事情。
「我只是想知道,五面鏡的矛盾之下,隱藏了甚麼樣的面貌喵。」
「喔……五面鏡嗎……」
她頗有深意的挑了挑眉。
我沒有理會,繼續說了下去。
「我家的魔女擁有比任何人都還要強烈的獲勝意志,但卻也有某個聲音,在訴說她不想要爭鬥喵。」
「真是了不起呢。」
她老實地給予讚賞。
確實,身為魔女,卻試圖憑藉自己的意志,壓倒慾望。
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魔女是順著慾望而生的人。
沒有了慾望,等同於不是魔女。
而五面鏡,卻在內心深處想要抹煞自己的存在。
這種矛盾……
「這種矛盾,只能由身為愛人的我來結束了喵。」
「哈、哈哈哈哈哈……愛人啊……魔女……」
姬蜂子學姊失笑。
但她一下子就恢復了沉著的笑容。
「不過若是五面鏡和三白的話……」
她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
「如果是『不是魔女的魔女』以及『付出人類存在的貓』的話,或許能做到也說不定……只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但接下來的話,我比誰都清楚。
只是……

在那之後,又有甚麼呢?
向姬蜂子學姊道別,我趕在下課鈴聲響前,回到了教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79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u6192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樹的旋律 第二章 01... 後一篇:真探社--- 序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sa8732126各位大佬
2020 1月新番觀後感 快來看看RRR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65842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