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魔女遊戲──貓 三白──偏向扭曲的『平常』02

作者:瓦爾哈拉│2012-10-12 21:10:52│贊助:4│人氣:106
「早安,五面鏡同學。」
「早安。」
停放好自行車後,五面鏡對著一名同樣穿著制服的少女點了點頭。
出聲對她打招呼的,是班上的班長。
綁著標準的麻花辮,一絲不苟的純白制服,以及全校少數沒有改短的幾件百褶裙。
從那燙的筆直的紋路來看,也可一窺此人的態度。
對於所有人都一視同仁,將班長這種生物完美詮釋的少女。
九月九。
『班長』、『少女』、『完美』以及『資料庫』──九月九。
對了。
還有隱藏在制服下的巨乳。
「對其他女性多餘的讚美是種罪過,是夫妻的大忌。」
五面鏡敲了敲了我的頭。
不過由於是用不會讓我感到疼痛的力道,因此我趴在她肩上,舒服的『喵』了一聲。
「啊啦,五面鏡同學什麼時候開始養貓啦?」
「昨天。」
五面鏡老實的回答。
不過顯然身為校規實體化的九月九同學並非真的是想要得到問題背後的答案。
不,應該說……
「嗯……不知道五面鏡同學有沒有把校規看清楚,但校規上面明文規定,是不能帶寵物進學校的喔。」
九月九面露苦笑。
啊,或許該說是對於五面鏡大條的神經有種不可不的無奈。
班長這職位會遇上的天敵,應該就是五面鏡這種人了吧?
將天然這個屬性合理化後,進而將一切錯誤正確化。
「不,三白不是寵物,是愛人。」
「愛、愛人嗎……也是呢,把寵物當愛人的動物喜好人士也不在少數,不過五面鏡同學,現在問題不在這裡……而是……」
「班長。」
面對九月九苦惱的樣子,五面鏡開口打岔。
「是、是,有什麼問題嗎?」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能否容我先進教室?」
五面鏡指了指設在自行車停車棚的制式時鐘,然後一臉正經。
這傢伙,八成是因為第一次來學校上學,所以整個陷入了混亂。
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趴在她肩上的我,可是完全被感染到情緒了。
「欸、欸?」
「早自習,要遲到了。」
「是、是這樣嗎?啊,真抱歉浪費妳的時間……阿勒?怎麼好像有點不太對……」
「那麼,先告退了。」
五面鏡標準的行了一個無可挑剔的禮,然後轉過身,離開了停車棚。
「等、等一下啦!五面鏡同學!」
背後只留下班長越來越細微的掙扎聲。
看來是不行了。
讓五面鏡來上課什麼的,完全不行了。
「妳這樣子,到底該怎麼延續我的人生?」
我嘆了口氣,然後閉上眼繼續睡覺。

「三白的人生,由我代替下去。」
躺在原本應該屬於我房間的我的床上,五面鏡將話語繼續下去。
我舒服的趴在枕頭上,聽著她的回答。
我原本的問題是『如果世界上突然少了我一個人,社會應該會大亂吧?』。
但五面鏡的回答卻超出了我想要的答案層次。
「是這麼高水準的問答嗎喵?雖然妳可能沒察覺,但我其實是在純粹找話題而已喵。」
畢竟我現在跟女孩子共處一室嗎。
即便我現在是貓,但內在還是個青春期男性啊。
貓會不會臉紅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現在心臟跳的頗快。
喂喂!
現在是可以這麼冷靜的情況嘛!
跟可愛的女孩子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什麼的,根本就是男子高中生使用六次生日願望當祭品才能召喚來的禮物啊!
我害羞的在床上滾成一團。
「三白好吵,睡覺時要安靜才睡的著。」
大概是以為我睡不著,她將沒有理由的胡亂揮舞四肢、翻來翻去的我給一把抱住。
這不是問題更大了嘛!
「這、這樣更睡不著了喵!」
「是嗎?那就將剛剛的話題繼續下去吧。」
是這樣的展開嗎?
算了,也好。
「我的魔法是人生替置,這三白已經知道了,但是被替置的人生跑到哪裡去了呢?」
「……」
是啊,被替置的人生跑哪去了?
由於之前都還處於混亂狀態,所以我沒有思考到這麼遙遠的地方,但現在仔細一想……
五面鏡。
如同她的名字一樣。
她本身只照出契約者的反面人生,然後利用魔法,將原本鏡面內的人生,替換為契約者的新人生。
但這麼一來問題就出現了。
「原本的人生不會消失,它只是被替換了而已。」
替換不等同於消失。
存在的東西不會因為跑到鏡子裡面就消失。
「接下來三白的一切生活,都將從『三白』這個存在,轉變成『五面鏡』,也就是說,接受了你不要的人生的我,將成為你人生的延續,替你將這個人生給走完。」
也就是說,她會成為我。
三白同學會變成五面鏡同學。
三白所做過的事情,會變成五面鏡做過的事情。
三白的存在會由五面鏡來代替。
與曾經發生過的痕跡相較來說無法合理化的部分,則由魔法來構成修正。
這就是人生的魔法。
這就是,真正的魔法。
「但是……既然如此,為什麼我的家人不受影響喵?」
如果五面鏡說的話並非謊言,那這個解釋放在我家人身上就不合理了。
我正在樓下房間睡覺的父母,以及正在自己房間生悶氣、不想讓我跟五面鏡睡在一起的火栗。
他們全都毫無障礙的,認知到我。
即便人生在契約簽訂下的那一刻,三白就已經變成五面鏡了,他們依然知道三白就是三白,五面鏡就是五面鏡。
這不合理。
「因為血緣。」
五面鏡緩緩的回答。
用悠長而須吾的聲音回答。
就像是訴說著什麼她不懂的東西一樣,她的語氣透出不確定。
她的話語是完全正確的,但包含於其中的意念卻不支持她的話語。
簡直就像是在背教科書一樣。
「血緣是超乎一切魔法、蓋過一切魔術,凌駕於所有事物之上的最強概念。」
「……請用貓也能理解的話來說明喵。」
「簡單講,就像是紙飛機不管摺成再強大的戰鬥機模型,也無法戰勝真正的落後戰機一樣。」
好爛的比喻。
但也很合乎她能做出的比喻。
這大概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換句話說,層次不同吧喵?」
「是的,魔法是本質上的現象改變,魔術是表面上的現象改變,但血緣不一樣。」
她突然抱緊我。
透過她柔軟的胸口,我意外的能感受到她的心跳聲。
原來……
她的心跳,這麼不安。
「血緣……是概念。」
「總而言之,就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戰勝血緣就對了喵。」
「是的。」
她點了點頭。
抱著我,她將棉被拉緊。
「那也就是說,我原本的人生……在妳體內嘛喵?」
「不,並非如此具體。」
她按著胸口,露出臉蛋。
從窗外射進的月光下,她美到驚人。
五官就像是仿照著『完美』的雛形,雕刻出來的工藝品。
在遇見她之前,我甚至無法想像世界上會有這麼美麗的人。
簡直就是法國娃娃一般的人偶。
「三白原本的人生,已經是我的人生了。」
她像是懷抱著甚麼樣的寶貝一樣,露出笑容。
露出我第一次看到的笑容。
就像是珍惜著無可替代的東西,她的笑,令人想好好保護。
帶著這笑容,她睡著了。

「妳的人生了啊……」
我用前肢搔了搔頭,然後趴在五面鏡頭上。
現在是上課時間。
看著在台上開班會的班導,我感到有些可笑。
光看班導師臉上的無奈表情,就大概可以知道他對五面鏡帶貓來學校的勸導作戰,以何種方式告終。
論起天然的合理化,或許真的沒有人是五面鏡的對手。
望著導師有趣的苦笑,我回憶起昨晚的對話。
但相比起知道的那些訊息,有些東西更令我在意。
是五面鏡當時虛幻到簡直是泡沫的表情。
還有她的情緒。
簡直,就像是甚麼都沒有,但依然努力伸出手,試圖抓住什麼的孩子。
「……喵。」
我跳下地板,伸了伸懶腰。
「三白……現在是上課時間。」
我當然知道現在是上課時間。
可是我是貓。
貓不需要上課吧?
「喵……」
我晃了晃尾巴,示意她不用擔心。
然後轉過身,我往教室外走去。
全班所有學生的目光都若有似無的盯著我。
看來,有隻貓在課堂上還是很奇怪的。
而且,我有其他事情要做。

走出教室,我往教學棟外走去。
這間學校,是以年級來區分教學棟的。
每個年級有不同的教學大樓,因此,這所校園總共有三所教學棟。
我所在的,則是一年級的教學棟。
晃出大樓,我躲避沉默的讀書聲,然後往目的地走去。
途中,穿過操場時,還能見到正在上體育課的班級『嘿唷』的呼聲。
體操服,真不錯啊。
明明與其他衣服一樣,都是纖維製品,但做出來的成品卻彷彿聖物一樣偉大。
在白色的上衣下,襯托出來的上半身曲線猶如最美的弧。
而下半身的緊身短褲,則是毫不吝嗇的露出一大截的健康大腿。
不一樣的膚色,有不一樣的美。
夏天的操場簡直就是男人的聖地。
看來那些眼睛直盯著女同學的男性們也有跟我一樣的見解。
就這樣,我一邊享受著直擊青春的畫面,一邊走過了操場。
而在一年級的大樓對面,橫跨整個操場的,則是社團大樓。
也就是我的目的地。
由於大樓此時應該有為了防止學生在上課時間偷溜進來而配屬的教師,所以我直接刪除從大門進入的選項。
如果現在還是人的身分,那打算翹課的我在走到這一步時,大概就已經宣告任務終結了吧。
不過幸好我是貓,因此我多了幾個身為人的時候不可能出現的選擇。

我,開始爬樹。

由於社團大樓旁有一顆緊臨著大樓生長的高大木棉樹,因此平常也常有人在樹下吃完午餐後,直接在這裡享受悠閒的午睡。
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有了更適合貓的路線。
將爪子扣著樹幹,我開始往上爬。
一層樓、兩層樓……最後,我來到第三層樓。
站在樹枝上,我往下看去。
喔喔,還真的很高。
我發現,原來貓這生物確實很有爬樹的天分。
如果是身為人類的我,大概在半層樓的時候就放棄了。
木棉樹本身並不是那麼好爬的樹。
望著第一次從樹上觀賞的社團大樓,我尋找著入口……
然後,發現了。
果然平常對周圍的仔細觀察,常在沒有必要的地方產生用處。
抖了抖尾巴,我對準了那扇有機會的話都是由內往外看的窗戶。
然後,輕輕一跳。
以肉球為工具,我安穩的落在窗沿上。
然後,抬起爪子,我敲了敲窗戶。
緊接著,窗戶被人從裡面打開。
跳下窗戶,我打了個哈欠。
環顧之前曾經來過幾次的這間房間,我開始覺得命運真詭異。

這裡,是學生會的辦公室。
紋白花高中,學生會辦公室。

以純潔的白色花朵為校徽,然後將這校徽繪製在這房間的門外,作為招牌。
平常會有無數的學生來往,有時候是處理校園糾紛、有時候是處理學生事務,曾經還聽說過學生會也兼任管理學校的治安以及小鎮上的風氣。
對這小鎮以及學校來講,鎮上僅有的一所高中,是整個鎮的象徵及驕傲。
因此,紋白花高中的學生會,也以權限龐大為特色,在全國高中有某種程度上的名氣。
簡單講,這所高中的學生會,插手的事務太多了。
校內的學生事務也好,鎮上的民眾事務也好。
要說他們簡直就像是萬能警察,或許也不會有人反對。
但就算是這樣,也是得建立在尊重公權力的前提下才能營運的。
學生會的權力,也有其界限。
但即便如此,他們擁有的實力,也已經實實在在的超出高中生應有的範圍了。
而且權力這東西,在反面來講,也就代表了義務。
權力越龐大,義務也就越沉重。
他們能被授予權限插手的事務越深入,相對的,則說明了他們必須負責處理的事務也就越複雜。
因此,能入選學生會的,通常不是普通人。
有種說法是,紋白花高中的學生會成員,都是在其國中時就備受關注的人才。
也就是說,這些人,其實是免試生。
他們的任務,就是進來當學生會成員而已。
一年級的成員,被稱為『實習生』。
二年級的成員,被稱為『現役生』。
三年級的成員,則是……『長老』。

而在我面前的,則是二年級生。

被稱為『會長』的『現役生』。

看著將裙子改到如同迷你裙,前襟的扣子完全消失、暴露出雪白胸部以及黑色蕾絲內衣的少女,我晃了晃尾巴。
然後,對方彷彿早就知道我會來一樣,坐在學生會長專屬的位置上,格著一張跟普通學生不搭調、但跟她十分相襯的紅木辦公桌,緊盯著我。
就像是自己的獵物被別人搶走一樣,她的眼神閃爍著可惜以及嫉妒。
「妳好,姬蜂子會長喵。」
我打了個招呼。
輕輕一跳,我躍上提供給尋求協助的學生所坐的椅子。
然後,看著她。
她露出彷彿看透一切的笑容,然後回應了我。

「竟然會是貓啊……三白。」
她笑得更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681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u6192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樹的旋律 側章──火燃... 後一篇:八王學園 第二章──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ex6462繪圖同好
最近試著練習畫時裝 歡迎來看看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