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19)<Daeva __Asmodians>

作者:FLAMES-阿府☆│2012-10-11 21:19:51│贊助:8│人氣:275


清晨的英德爾地卡籠罩在一片迷濛的霧雲當中,空氣聞起來帶著潮濕的青草和泥土味。

石階上鋪滿了綠油油的的苔蘚,不注意的話也許會滑一跤。

街頭巷尾吹著的寒風,使得趕集的人們都哆嗦了起來,
許多人都不自覺的搓著臉頰和雙手,然後將手放進溫暖的口袋或是圍裙裡。


市集上商人喲喝著,雖然沒什麼新奇花俏的玩意,
但仔細瞧瞧的話,總有幾樣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商品。

像是來自斯坦隆海岸的新鮮蛾螺,各種堅實耐用的亞麻和雷米棉織物,
還有當季成熟飽滿的綠姆果,黃綠色油亮的果皮十分誘人。

一群群髒兮兮的幼童衝進市集裡,見人就包圍簇擁上去,高舉著鮮花和野莓要人買下,不顧攤販的驅趕和咒罵,像一陣風似的四處跑竄著。

而在遠處的街道尾端,被棄置著大量的垃圾和積了污水的破碗罐,
草屑堆裡偶爾有一兩隻老鼠探出頭,朝天空嗅聞幾下之後又縮了回去。

數個衣衫襤褸的人們在街角走動,頸子彷彿被天空重重的壓著,
他們紛紛低垂著頭,不發一語的翻找著垃圾箱。

街角是流浪者聚集之處,亦是被隱藏在城鎮影子之下的市集。

人們在斑駁的牆邊或蹲或坐,壓低聲音談著交易。

一名濃妝的女人倚著窗哼歌,不過裙擺下的腿上卻栓著鐵鍊,令人想到被剪了翼的鳥兒。

不管是難民,竊賊,騙子或扒手,在此處的規則之下一律平等。

偶爾有些倒楣鬼不小心踏入這裡,屬於放浪者的地盤——被稱為蕁麻叢的偏僻窄巷,
那就會像一頭栽進有刺的荊棘裡,麻煩大了。

這時候若想脫身的話,那就得付出一點代價——掏出身上所有的基纳或許可以了事,
但如果沒錢或是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就會被一陣拳腳伺候。

所以一般的居民總是會刻意避開這個地方,對他們來說麻煩眼不見為淨。

而這恰巧也是蕁麻叢居民樂意見道的。

為了角逐相同利益和渴望的事物而菌集,互相利用而排斥外來的干涉。

他們用獸類式的直覺辨別同伴,因為屬於這裡的人必定會有相同的氣味。

而正在此時,一名黑髮男子越過窄巷的入口。

似乎只是路過並且無意停留,不過他還是冷冷的往這裡瞥了一眼。

屬於神殿的淡青色長袍和藍色腰帶立刻引起了一陣騷動。

有人扳響了手指發出噓聲示威,也有人想起身去教訓一下這個不識趣的傢伙,
但這些魯莽者馬上就被身旁的人阻止了。

「咳,你們沒聽說過那個,神殿的獨眼書記官嗎?」一個老者嘆道。

「看看克勞茲兄弟吧。」

「是的,那倒是一齣有趣的鬧劇。」一名潦倒的說書人在空中比手畫腳,彷彿他正在現場看著似的。「簡直像兩隻雞想啄一隻鷹——

那是前些日子,蕁麻叢裡著名的兩個強盜——大克勞茲和小克勞茲,在市集裡做著例行「生意」的時後踢到了鐵板。

據說兩人被揍的鼻青臉腫,一個掉了幾顆牙齒,另一個則是斷了胳膊,無比狼狽的逃了回來。

許多人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無論帶著好奇的抑是懷抱著敵意的,接著眾人就像一鍋沸騰的銅罐子似的談論了起來。

而事件的主角卻無聲的走了,天蠍對這些評論沒有絲毫興趣。

記得當時他正在煩惱神殿裡發生的竊盜案件,卻莫名被那兩個強盜攔住去路,雖然是對方先找的碴,但他卻無法控制住自己而下了重手,因此被神官訓了一頓。

憤怒起於愚魯,而終於悔恨——你還年輕,所以難免如此;但身為神殿的一員,行事必須謹慎再三才對。

但是我們面對的是犯罪者,那麼為何要隱忍?

天蠍一邊在街道上走著,一邊思考著,心裡覺得有些忿忿不平

現在正是亞特雷亞經歷浩劫後十餘年,大崩壞時世界殘破的有如瀕臨死亡。

雖然龍族後來被驅逐於結界之外,但慘痛的代價卻無法計算。

而在這個緩慢而冗長的復元期間,仍然有著紛擾和戰爭。

各種瘟疫和災害,亞人種與人類,還有人類自己內部之間的鬥爭不斷持續著。

像是受到感染化膿的瘡疤,腐敗的氣味以及秩序逐漸擴大。

接踵而來的災難和有限的資源使得人們貧窮,有些人選擇節制度日,但面對著無數個未知的明日,另一些人則選擇掠奪。

守護者與人類也漸漸產生分歧,由於談判失敗、兩位主神的消失等種種原因,使得人類不再信任守護者;而擁有永恆生命的守護者之中,有人主張他們是神選的存在,比人類更加高貴優秀,所以有必要和人類分別開來。

長久以來隱藏的問題一個個浮現在檯面上,混亂和衝突天天發生。

天蠍對於這種狀況感到十分不滿。

對他來說,歸根究柢的原因就是一開始的和解談判——有活狼就有死羊,本來就不該容許那些狡詐的龍族踏進神聖的永恆之塔。

邪惡不該被寬恕,仁慈在戰爭中無用,而牠們該為自己所作的付出代價。

每當噩夢重演,自己總是被恐懼驅使而不斷的逃跑,然後面臨當時最軟弱無助的那一刻,無人伸出援手,最終結局都是由左眼的劇痛作為結束。

幼年的時候偶爾會哭,但不是因為感到痛苦,而是因為這個羞辱和殘酷的記憶。

為了不再被惡夢侵擾,他想起父親教導過自己要抱持著戒律和信念克服恐懼。


在海拉的指導下,天蠍嚴格的修煉了使用法杖的武術。

這種武器的特性輕便而簡潔俐落——但卻不影響它的威力,一柄前端鑲鐵的手杖對付野獸或是圖謀不軌的盜賊已綽綽有餘。

但由於抱持著對龍族深刻的怨恨,天蠍更渴望未來有機會能夠復仇——就算是一隻迷失在結界中的德拉坎也好,可以使其感到絕望和痛苦,那也值得。

不過目前看來這把手杖對上的敵人好像幾乎都是人類。



▣▤▥▦▧══════════════▣▤▥▦▧════════════════▣▤▥▦▧



天蠍轉了個彎走進市街,看到一大群孩子吵鬧著跑了過去。

他望著前方思索,這景象讓他感到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也許是之前開放難民進入要塞中的關係,城鎮裡的流浪人口變多了。

稍稍在熱鬧的地方一停下來,就會被許多飢餓的人團團圍住,這些人之中也不乏年幼的孩童——但也令人疑惑,為何孩童失蹤的消息仍不斷頻傳呢?

這些在街道上乞討、為數眾多的孩子們,如果不是此地的人,那他們又是打哪兒來的呢?他們的父母又是誰呢?

關於這些疑點,神殿也不是沒有調查過,但每次派出的人總是無功而返。

只要有人向其中一個問話,這些孩子們似乎就會互相通風報信,一旦做出任何攔下、或者是拉扯的舉動——孩子們就立刻一哄而散,每個都靈活的像條小魚,迅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有人說在深夜看見了成群的孩子們走進蕁麻叢裡,這倒是一件麻煩事,因為那裡是三不管地帶,要進去調查也不容易,而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天蠍對此相當不以為然。

僅僅是一群不法之徒的聚集地,他無法理解神殿為何不下令徹底清查。

只要調查的話一定會有所收穫吧。

天蠍如此想著。

不過神殿最近也無暇處理別的事情,尤其是有竊賊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偷走貴重的物品。
「來,一個一個輪流拿——不要搶。」

天蠍抬起頭,這聲音聽起來相當熟悉。

他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一大群幼童圍著一個人。

每個孩子都爭先恐後的舉高雙手,比較瘦小的孩子則是不停的跳躍著。

「喏,給妳。」海拉傾身將一枚硬幣放在一個小女孩的手心中。

「抱歉囉,這是最後一個了。」她對著周遭的孩子們聳聳肩,然後溫柔的抹了抹那張沾滿泥土的小臉。

孩子們見到沒東西可拿,一陣吵嚷之後就一哄而散,每個人似乎都急著尋找下一個目標。

海拉嘆了一口氣,然後直起身子,而她身後響起了一個不悅的聲音。

「妳不該給他們東西的。」

一臉不滿的天蠍說道,薄唇幾乎抿成一直線。 「這會讓他們養成習慣。」

「哦?是嗎。」

海拉輕鬆的揚起嘴角笑了笑,無視前者一臉陰沉。

「你這一說倒是提醒我了——過來。

天蠍有點惱怒的望著海拉,似乎責怪她忽略自己的勸告,不過還是默默的走了過去。

「來,手借我。」海拉露出神秘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東西。

天蠍疑惑的伸出手,一個綠姆果落入掌中,橢圓的果實發出淡淡的清香。

「吶,漂亮吧,地攤老闆說是當季最好的呢,所以想買一點給你。」

海拉指著市集遠處的一角,一邊開心的說著。

「啊,原本還有更多個的,不過都分給那些孩子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天蠍回答,但他似乎想接續剛才的話題。

「養成了乞討的習慣,會影響到他們的未來。」

「別老是這麼嚴肅啊。」海拉說道,對天蠍的固執顯得好氣又好笑

——有了不勞而獲的習慣,之後就不會想尋求正常的管道工作,偷竊或搶奪,然後養成大惡的根源。」

「是指神殿最近發生的那件竊案嗎?市集上很多人都在討論這件事呢——
對了,我剛從軍團集會回來,一起回去吧?」

海拉伸出手指向回程的路,於是兩人便一同走著。

「前幾天下午,有竊賊躲過了巡邏的警衛闖入神殿。」天蠍開口解釋,表情有點煩躁。「被偷走的主要都是祭祀用的銀器皿之類;文書庫也有相同的腳印,但是除了東西被翻亂之外,好像沒有被拿走什麼——竊賊可能挑選了比較方便在黑市交易的物品。」

「是嗎?真是不幸中的大幸,現在的確是一個混亂的時期呢。」

海拉說著,接著若有所思的表示。

「尤其在這個時間點,我們不能因為動盪不安就失去信仰,而神殿也更要堅持守護紀律的立場才對——但如果神殿改用銅製的用具,會不會比較不那麼引人覬覦呢?」

「海拉。」天蠍皺了皺眉頭,語氣充滿了不解。「你在幫犯罪者說話。」

他轉頭望著前者,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憤怒。

自己還以為若是這個人、在無比黑暗的那天救了自己的這個人的話,
應該可以理解自己的想法才對。

「有時候對某些人來說,這是當下為了求生的最後選擇,當然,不能變成唯一的方式。」海拉搖搖頭,眼中帶著些許迷惘。

「小蠍子,雖然體諒很難與律法共存,但千萬別認為他們罪不可赦。

有很多狀況——很多不得不這樣做的情況。」

她垂下目光,不知為何顯得憂心忡忡,似乎在另外思考著某件事。

「海拉,不是所有的人類或物種都這麼善良,值得如此為他們設想,也有的靈魂存在就是為了殺戮、爭奪——任何罪惡和破壞都不該被合理化!妳說,你能輕易原諒造成現在這一切的龍族嗎!」

天蠍,聽我說……

——在大崩壞後倖存下來的、不管是人類,還是所有種族直到現在都是如此。死去的人無法瞑目、生者過著艱難的生活,就是因為一時所謂的仁慈

當參雜著怨恨和憤怒的話語從口中毫不留情的吼出來時,
天蠍瞬間覺得有點後悔,想起他好像從未這樣對海拉說過話。

「永恆之塔造物必有它的道理,沒有任何事物天生就是不應該存在的。

海拉似乎對剛才的爭執毫不在意,明亮的眼睛直視著天蠍,溫和但是相當堅持。

懷抱著復仇無法化解任何東西的,只會讓怨恨遮蔽了前方。我傳授給你的杖法是為了保護自己,並不是用來宣洩憤怒的。」

望著海拉的眼睛,天蠍覺得心裡某處刺痛了一下。

與那正直無垢的眼神接觸,只會感到懷抱著怨恨的自己充滿了罪惡。

難道想要更強的力量,以牙還牙,渴望復仇是錯誤嗎?

她是個戰士像獅鷲獸般的無畏。

是個抱持著信念的人,無比堅強的人。

在險惡的戰場竭力保護人類的身姿,那耀眼的白色羽翼展開的時候,總是美的令人嘆息,不愧於主神派遣的守護者稱號。

她是他勇氣的代表,給了自己可以相信的事物,也是他現在行為的準則。

那如果否定了她的想法,是否代表背叛了她,違背了一直以來如此尊敬的人?

各自堅持著主張的兩人之間瀰漫著一股沉默。

天蠍不發一語,眼前這人保護他、溫柔囑咐和細心的教導歷歷在目。

他並不想否定她,只是此刻看法不同。

——我認為,不能總是停留在過去痛苦的事情裡。」

海拉幽幽的說道,像是想起了那些悲傷的回憶。

「當年剛成為守護者時,偶爾會想問自己,當個平凡的人類會不會比較幸福呢?失去了孩子及丈夫、將旅店轉手,一無所有的我還能找到新的生存意義嗎?漸漸老去,然後葬在家鄉泰奧布姆斯,沙塵飛揚的高地上嗎?不過與其在那猜測怨嘆這些無法改變的命運守護人類,這是我選擇的,也是現在應該專注的目標。」

天蠍望著海拉,身為人類的自己雖然不太能理解守護者的苦惱

不過他知道,她總是穿著樸素服裝,一向樂觀並且面帶笑容幫助他人,
也曾經深陷悲傷過。

天蠍嘆了一口氣,表情緩和了些。

看到前者似乎無意再發怒的樣子,海拉也顯得相當開心。

——原來如此,這是她在這麼長久的時間中所堅持的信念,天蠍想著。

與她相比,我的信念所經過的時間簡直微不足道。

也許她說的沒錯,我的目光一直專注在錯誤的地方。

口袋裡的綠姆果沉甸甸的,持續著發散著清香。

天蠍想了想,雖然不容易,但是他想試試看。


如果像海拉說的,不時時刻刻的回憶起過去,專注對現在更有幫助的事情——其實自己心裡某

個角落希望能捨棄過去黑暗的回憶得到救贖


那麼如果可以一直堅持下去的話,自己就能從怨恨,還有惡夢中解脫吧?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672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on|AION 永恆紀元|魔族|羽翼|網路遊戲|小說|網遊小說|Daeva __ Asmodians

留言共 2 篇留言


這篇的鋪梗方式我喜番=3=

10-21 01:37

FLAMES-阿府☆
(滿地樹枝梗(蹲在地上排(等下10-21 13:34

看樣子 小咩熬過第一個關卡了>Q<

01-14 14:50

FLAMES-阿府☆
啊哈哈還有N關在前面(掩面亂竄01-14 19: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moongirlug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給阿碎030+傳說中的火... 後一篇:(1.14)(20)&l...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