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十一號後補 第四回 世界樹

作者:久世│2012-09-29 04:03:06│贊助:0│人氣:453
第四回 世界樹
 
「哦哦,開始了開始了。」
 
在距離魔奇村莊不遠處的地方,白色斗篷的神秘人躲藏在樹叢之中,饒有興致的觀察著村內正在上演的人獸大戰,主角是艾索特與愛莎,而對手是藍色巨獸,後方則是村莊的自衛隊,不過因為害怕妨礙到那兩人,因此他們只能在後面築成一到人牆,避免巨獸傷及無辜。
 
「那麼,讓我看看你們的表現如何吧,那隻巨獸可是我在佩塔的遺骸裡找到的,在過去可是魔族的前鋒大將軍,可別讓我失望了。」
 
神秘人發出咯咯的笑聲,彷彿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烈焰斬!」
 
伴隨著渾厚的吼聲,熊熊燃燒著的火焰大劍在空中畫出一道弧形,直直的朝巨獸的頭砍去,如果是在森林裡遇到的那次,這一下肯定可以劈中他,不過在他速度和力量都經過強化後的現在,這一下被他完美的擋了下來,仔細看就可以發現,巨獸的身上分佈著藍色的發光紋路,而在雙手的前端背處也有,他應該就是靠那個來進行魔力的凝聚與防禦的,打在上面的火焰都直接被他吸收掉。
 
「嘖!真麻煩・・・・・・」
 
眼看攻擊無法奏效,我趕緊向後跳開兩公尺的距離以免遭到追擊,我凝視著巨獸的臉,那張開的血盆大口彷彿在嘲笑我,不過這應該只是我的錯覺,因為這種巨獸應該是不會笑的才對。
 
「真是・・・我是來找艾爾之石而不是來做魔物退治的啊。」
 
面對這樣的狀況我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而看到我沒有任何動作,反而是巨獸先發起了行動,他雙手的利爪發出藍色光芒,應該是準備要做出某種攻擊,接著狂暴似的朝我衝來,不過這只是我故意引誘他的,這種野獸通常都沒什麼智商,只會依靠本能行動,在加上我從他身上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生命的氣息,因此可以判斷是有某種東西在操控他,只不過現在無法去確認這點,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先把他解決掉。
 
我抬起頭來,巨獸已經來到距離我不到一公尺的位置了,毫不留情揮出的利爪對準了我的眉心,不過也就到此為止而已了。
 
在等待巨獸的同時,我就已經開始在凝聚魔力了,這次不是讓魔力化成火焰,而是讓他們聚集在劍的前端,劍身因為魔力的依附而發出橘紅色的光輝,若是一般人這時候就知道應該要後退才對,但巨獸沒有這麼做,因此我才斷定他是沒有思考能力的,要不然就是對自己很有自信。
 
不過如果是後者的話,那麼就由我來粉碎你的自信吧!
 
我雙手持劍高高舉起,成反握的姿勢,接著奮力朝地面上刺下去,劍上的魔力立刻流入地面擴散開來,接著在巨獸的腳下具現化,數十把比我手上的劍還要大上幾倍的橘紅色光劍從地面上竄出箝制住了巨獸的行動。
 
「我的『狂野之風』滋味如何?是不是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啊。」
 
一口氣將無數把劍刺入敵人體內,而且因為劍是由魔力形成的,所以除非我主動解除,不然是不會消失的,這已經可以算的上是高階招式了。
 
然而下一個瞬間,我才知道自己錯了。
 
只見巨獸仰天長嘯一聲,身上所有的藍色紋路同時發光,接著我的魔力劍全部向是融化了一般被他吸收進去。
 
「怎麼可能・・・・・・」
 
看到這裡我終於明白,要想要打倒他,就必須要使用出超越他所能吸收的魔力量的攻擊才能辦到,只憑我是不可能的,我畢竟不是魔法師,沒有辦法釋放出那麼強大的魔力。
 
不過,有一個人有辦法。
 
「我完成了,艾索特!」
 
出聲叫我的人是愛莎,老實說,到幾秒前為止我都忘了還有她的存在,因為我戰鬥時很容易就是進入只有自己的意識,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該打倒的敵人而已,因此我很不習慣進行團戰,在訓練所的時期也往往都是我一個人對付複數人,不過現在這個時候還是只能依靠她了。
 
「了解,我來牽制住這頭猛獸!」
 
互相用眼神打了個暗號後,我再次擺出架勢朝巨獸衝過去,為了讓愛莎的魔法可以準確命中,我必須要確保敵人無法行動,這就是做為前鋒必須要做的事。
 
看到我朝自己衝過去,巨獸也沒有傻傻站著,他雙手插入地面,接著用力向上翻起,地面直接被他挖出一個坑,同時一個巨大的石塊被他丟起來,看軌跡應該是要攻擊愛莎。
 
「怎麼可能讓你得逞!」
 
我也跟著跳了起來,將魔力凝聚在右手,接著用力向前揮出,一把光劍從虛空之中突刺出來,命中大石,將石頭擊了個粉碎,而我的攻擊沒有到此結束,在空中被粉碎的石塊,全部被我一個不剩的踢了回去,由於我踢的時候附加了魔力,因此每一顆石頭都相當於一個小流星,一個不漏的砸在巨獸身上,巨獸因此而發出震天的咆哮,夾雜了痛苦和憤怒。
 
「很痛苦嗎?現在就幫你結束這一切!」
 
語畢,我開始進行這一場戰鬥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魔力凝聚,雖然我並不是魔法師,但也是能夠做得到使出等同於大魔法等級的招式,大劍的劍身也發出了比之前都還要耀眼的光芒。
 
這個光芒,就好像是我自身,光的強度代表了現在的我的強度,而讓我能夠像這樣發光的人,正是六年前那位女性,多虧了她,原本沒有魔法天賦的我也終於能像這樣發出光輝,不只是在力量上,就連活著也是,我想要知道,做自己到底是怎麼一事。
 
巨獸似乎也感受到了我所散發出來的強烈氣息,他張開那充滿利齒的大口,裡面湧出藍色的光芒,我記得這一招,在前面他也有使用過。
 
「死吧!『真・烈焰斬』!」
 
隨著我的吼聲,劍上的光芒瞬間轉化為熊熊烈火,我從空中落下,劍隨著重力加速度朝巨獸砍去,而巨獸的光砲也在這時發出,伴隨著螺旋狀的颶風,足以蓋過一個人的藍色光束也朝我急襲而來。
 
下一秒,撼動整個村莊與森林的巨響爆炸開來,火焰的劍與藍色光束在空中激突,兩股巨大的魔力撞擊在一起,刺眼的光芒四處發散,讓周圍的人都睜不開眼睛,所爆發出來的衝擊波甚至足以將人吹走。
 
然而抗衡的時間一久,我的力量就開始占下風,巨獸身上的紋路開始一點一點的再吸收著我的魔力,因此這一擊還是無法打倒他,不過這樣就夠了。
 
「接下來就交給妳了!愛莎!」
 
我算準了時間向後跳開,巨獸的光束失去了目標物直衝天際,而我人一退開,元素就遞補了我的位置接著上前,她右手高舉魔杖,左手向是要抓住什麼東西一樣向前方伸出,腳下有著一個我沒看過的魔法陣,裡面所透露出來的魔力就連沒有魔法天賦的我都能知道是很強大的法術。
 
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剛施放完巨大的力量後一定都會有短暫的僵直時間,就像是現在跳開的我就單膝跪在地上暫時無法行動,而巨獸也不例外,剛發射完那麼強大的光束,現在他也暫時僵在原地,而這時候就是對於算來說最棒的機會。
 
「火焰之神赫菲斯托斯,將您的憤怒化為利刃,懲戒所有罪惡之人吧!」
 
在念出咒語的同時,晴朗的天空罩上了一層烏雲,頓時之間昏天黑地,在空中出現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光譜。
 
「『流星殞落』!」
 
光譜發出刺眼的光,燃燒著熊熊烈火的無數顆巨大隕石從天而降,伴隨著劃破天際所發出的駭人聲響,全部都準確的朝著巨獸襲擊而去,同一時間,元素也在周圍架起一道光牆,在隕石砸到目標時將巨獸和隕石一同包覆起來避免波及周圍,
在光牆的內部,被隕石撞擊的地面揚起一陣煙幕讓人無法看清內部的狀況,但是卻可以聽見震撼人心的野獸的咆哮與隕石撞擊時產生的轟隆聲。
 
看到這樣的景象,就算是我也不禁愣住了,倒不是對於巨獸的下場感到震懾,而是對於這樣瘦小的少女威力卻如此之強大感到訝異,這時我又不自覺得想到,六年前教我魔法的那名女性,她也是這樣的嗎?
 
「唔・・・・・・」
 
在法術的施放完畢後,愛莎忽然身形晃動了一下,差一點就要倒下去,要是我再晚個一秒扶住她的話,現在就已經倒在地面上了。
 
「沒事吧?」
 
對於我的提問,愛莎只是回給我一個笑容。
 
「我沒事的,只是每次使用完這樣大型的法術,頭就會感覺暈暈的。」
 
 
 
「唉呀,真是太感謝你們了,制伏了這頭野獸!」
 
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朝這裡走過來的是剛剛還在那邊驚慌不已的村長,我心中只覺得嗤之以鼻,這時我撇見自衛隊的成員正緩緩朝巨獸的方向前進,似乎是想要確認巨獸的狀況。
 
「等一下!還不要靠近啊!」
 
由於輕易靠近生死不明的敵人是一件很危險的事,而且也不能保證剛剛那一下能夠確實打倒他,因此我急忙出聲大喊阻止他們,只見他們還搞不清楚狀況,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巨獸突然從散去的煙幕中竄出,雖然因為剛才的隕石轟擊讓他身負重傷,不過還是沒能夠打倒他。
 
「吼喔喔・・・・・・」
 
巨獸發出虛弱的吼聲,自衛隊的成員都被嚇了一大跳,我也急忙擺出戒備的姿態,畢竟要是他再次瘋起來會很危險。
 
然而巨獸卻沒有想要繼續攻擊的徵兆,在低吼了幾聲後,忽然轉過身朝森林跑去,看樣子似乎是打算要逃走,而我見狀也二話不說馬上追去,這隻巨獸很有可能是跟艾爾之石有關,當然不可能就這樣放過。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看到跟在巨獸身後往森林跑的我,愛莎慌張的出聲叫住。
 
「我要跟去看看,看他到底會去哪裡,順便知道是誰在背後操縱他!」
 
「這樣的話我也要去!」
 
「不行!這可不是遠足,很危險!」
 
「我的魔法一定可以幫上忙的!」
 
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來阻止她,不過愛莎的眼神中透露了堅定的意志,我不知道是什麼促使她這樣做的,不過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阻止她。
 
「好吧,可別跟丟了!」
 
我只有短短的回這麼一句,然後便拋下傻愣在原地的自衛隊成員們,頭也不回的朝森林內跑去,愛莎也急急忙忙的跟著跑上來。
 
雖然巨獸移動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不見蹤影了,不過留在地面上的腳印卻完整的告訴了我他的去向,照這樣看來,巨獸應該是朝森林中央位置跑去了,也就是靠近世界樹的地方,是打算去那裏療傷嗎?這樣的話就必須要加緊腳步才行!
 
魔騎森林中央是全大陸生命力最豐富的地方,植物長得異常茂盛,而且都是屬於帶有魔力的魔法生物,一進到這裡面,我們的魔法感應就受到了嚴重的干擾,因此利用足跡來尋找巨獸成了我們唯一的線索,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在大陸他處無法見到的珍禽異獸,越往內走,陽光就越無法照射進來,周圍也顯得越黑暗,因此這裡又有黑暗森林這一稱呼,時常都會有人誤闖入這裡之後走不出去,不然就是遭到其他生物的襲擊,老實說,如果今天不是為了尋找艾爾之石,我到是有點想再這裡好好探險一下。
 
「不知道會不會有怪物跑出來・・・・・・」
 
說出這話的是畏畏縮縮跟在我身後的愛莎,隨著四周越來越暗,剛才他決定跟我一起來時的氣勢也就變得越來越弱,終究是個女孩子。
 
「妳會害怕?這樣的話乖乖待在村莊裡不就好了?」
 
「我、我才沒有害怕!」
 
雖然在說這話的時候愛莎故意加重了語氣,不過看著她那隨時都會掉出來的淚水在眼眶旁打轉,馬上就可以知道她在逞強,這時我心中也冒出了一個疑問。
 
「我問妳,妳為什麼可以不顧自己安危去幫助他人?」
 
這是從剛剛的戰鬥中就一直存在我心中的問題,那時候愛莎不顧自己有可能受到波及的危險衝去救助正在遭到巨獸攻擊的人,而剛剛又強硬的想要跟著我一起追擊,我無法理解她這種行為的意義,因此我想知道,當她衝出去幫助別人時,心裡到底是在想著什麼。
 
聽了我的問題,愛莎先是眨了眨眼,然後才用對於我的問題感到不可思議般的表情回答:
 
「難道你看到有人正在受到傷害時,都不會產生想要去幫助他的心情嗎?」
 
「不會,我只會為了我的目的而行動,我所受的教育就是這樣的。」
 
人就是應該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才對,為了達成目的,有時候犧牲一些不相干的人也是有必要的,一開始在森林遇到愛莎時,也只是出於順便才會救她,並不是抱持著什麼正義公理之類的。
 
「這樣啊・・・・・・」
 
不知為什麼,愛莎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那是帶有著同情與憐憫的眼神。
 
「我認為,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我們擁有心,有感情,會思考,會哭、會笑、會生氣・・・等各種情緒,你剛剛問我為什麼會去救別人,因為我無法做出見死不救這種事,有人正在求助,我就會想要去回應。」
 
老實說,我還是無法理解,但是看著說出這話的愛莎,我就會不自覺又回想起六年前那名女性。
 
「總之,你以後一定可以理解的。」
 
「是嗎?希望如此。」
 
對話結束後,順著足跡又走了一段路,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疑似出口的地方,從裡面透露出細微的光線,和愛莎互看一眼後,我們下定決心走過去一探究竟,穿過森林後,呈現在眼前的景象使我們深深的被震撼到了。
 
這是一個極為遼闊的廣大空間,在這裡已經徹底見不到陽光了,不過整個空間卻散發著五顏六色的美麗光芒,只見這裡的樹全都高聳不見頂,每一棵樹的樹幹都發出了不同的光,不過因為是很淡的光,因此不會使人覺得混亂,前方有一個湖泊,大約占了整個空間的3分之1,湖泊上飛舞著大片冒出黃色細微光點的生物,搭配上從湖泊理透出的螢綠色光芒,使整個場景看起來就是一幅畫,而在這一切的中心,正是艾爾大陸的生命-世界樹,世界樹的樹幹就算讓100個人去圍也圍不住,高聳的程度不管在大陸的何處都可以見的到,整棵樹幹散發著迷人的黃綠色光芒,樹根遍佈了整座森林,在其中還可以見到一顆一顆的非常細小的石頭,那是艾爾結晶,待數千年過去後會孕育成艾爾之石。
 
這時我發現,在我身邊的愛莎,不知何時留下了眼淚。
 
「妳怎麼了?有哪裡痛嗎?」
 
「咦?啊・・・不是這樣的・・・・・・」
 
愛莎擦了擦眼淚後,繼續用一種思念的表情看著世界樹。
 
「我只是,看到這個地方就不禁思考起生命的起源這件事,然後就想到,我對於自己誕生這件事,完全沒有記憶・・・・・・」
 
總覺得我似乎可以體會她的心情,因為,我也是一樣的,對於自己誕生這件事沒有任何印象,對於自己的生存意義也是完全不了解,也因為這樣,我想不到任何可以安慰她的話語,我只能看著自己伸出到一半的手,猶豫著是不是該去碰觸她。
 
「咦?那是什麼?」
 
愛莎的聲音將我從沉思中拉回了現實,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在靠近世界樹不遠處,藍色身軀的巨獸就在那裏。
 
「果然跑到這裡來了嗎。」
 
我暫時將心中的疑惑全都排除,將注意力集中在巨獸身上,不過在靠近了幾步後,我便馬上感到不對勁,對於不斷接近的我們,巨獸絲毫沒有任何反應,身上的藍色條紋此時也沒有在發光,感覺上就像是死了一樣,感受不到生命的氣息。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不僅是愛莎的疑問,也是我的疑問,在我們來到這裡的短短時間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突然,從我們背後傳來一道人的聲音。
 
「歡迎來到世界樹啊,兩位。」
 
我和愛莎同時轉過身去,在不知什麼時候,我們背後站了一位身穿白色斗篷的人,斗篷上用金色的紋路畫了東方龍的圖案,雖然臉被風貌蓋住而看不見長相,但微微露出了紅色的髮絲,從聲音上可以判斷對方應該是個女人。
 
不過,真正讓我感到訝異的,是他竟然能夠在我絲毫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接近我們,對於接受了嚴格戰鬥訓練的我而言,就算魔法感應在這裡不管用,但光靠氣息的感受就可以去查覺想靠近自己的人,因此要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接近我,除非是專家級的戰士才有可能。
 
「你是誰?」
 
「嗯,不錯,你的語氣中充滿了對自己的自信與對敵人的冷酷,看樣子你受過不錯的訓練呢。」
 
「我再問一次,你是誰?」
 
「不對,你並不是對自己有自信,應該只是沒有考慮過自己的事。」
 
完全不理會我的質問,對方只是一直在自說自話,而且還說的一副好像很了解我的樣子,這讓我心中莫名的有種說不出的不悅。
 
難道她知道關於我的事嗎?
 
「那個,妳剛剛說歡迎我們來到世界樹是嗎?」
 
提問的人是愛莎,跟我的時候不同,對於愛莎的問題對方到是很好的給了回答。
 
「是啊,我在這裡等你們好久囉。」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呢?」
 
「因為,是我故意引導你們來到這裡的啊。」
 
邊說的同時,對方身手指了指我們身後的巨獸,看到這裡我全都明白了。
 
「原來如此,是妳在操控他的。」
 
「賓果,你答對了,還喜歡我的玩具嗎?」
 
「別開玩笑了!」
 
愛莎突然大聲喊了出來,這時她臉上充滿了憤怒與認真的神情,與之前有些膽小的形象完全不同。
 
「妳知道剛剛差點就有人死了嗎?」
 
相較於憤怒的愛莎,對方倒是一派從容的樣子。
 
「我當然知道啊。」
 
「那妳為什麼還要做出種事?」
 
「為了觀察你們。」
 
「什麼?」
 
「我說,妳也不用這麼生氣吧,我只是想看看你們有多少能耐而已,只要你們實力夠的話,就不用擔心會有人被巨獸所傷啦。」
 
「妳・・・・・・」
 
大概是對方那太過理所當然的語氣震懾住愛莎了吧,一時之間愛莎也想不出任何反駁的話語,對於這種價值觀和自己差很多的對手,說什麼都只是徒勞,因此只好由我來讓對話進行下去。
 
「那麼,妳對我們這麼有興趣,是為了什麼?」
 
「呵呵,你們不是在找這個嗎?」
 
發出細微的笑聲,對方從斗篷中拿出了一個玻璃罐,頂端和尾部以金色金屬材質的的封印器蓋住,在裡面,有一個散發著耀眼黃綠色光芒的石頭,那正是我這次出來所要尋找的目標,艾爾之石。
 
「妳怎麼會有那個?難道之前襲擊魔騎村莊的人就是妳嗎?」
 
「說襲擊還真是有點難聽,反正艾爾之石那麼貴重的東西,放在由一群天真的鄉下土包子保管的破村莊,實在是暴殄天物,還不如讓我帶走。」
 
「我倒是覺得讓妳帶走也是暴殄天物,妳還是乖乖把它交出來,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跟妳戰鬥。」
 
「看來你已經認定我們打起來輸的會是我了呢。」
 
老實說,我確實是不想跟她戰鬥,當然不是認為我會輸,但是跟這種來歷不明的人打起來會很麻煩,而且我總覺得她不是個普通角色。
 
「把艾爾之石帶回去,這是我被賦予的使命,所以不管用什麼手段我都要完成,如果妳不交出來,我也將不惜一戰。」
 
邊說的同時,我將插在背後的大劍拔了出來,左右揮舞兩下後,劍鋒直直對準了她。
 
看著我的舉動,對方只是誇張的搖了搖頭,還刻意的用讓我們也聽得見的聲音嘆了口氣。
 
「真是沒辦法啊,那就陪你玩玩吧,反正原本也就是打算這麼做的,艾爾之石就做為獎品好了。」
 
說完,對方也從斗篷裡拿出一把劍,那是一把有著奇特外型的劍,劍鋒不是尖銳狀而是方正的,握把的部分有兩條像是皮帶一樣的紅色的東西,中間還有一個黑色的圓圈,上面畫了個梵文。
 
「你要跟她打嗎?」
 
看著劍拔弩張的我們兩人,愛莎用擔心的表情說著。
 
「沒錯,妳後退點,這次妳不用出手。」
 
「等一下啦!可以的話還是靠談話來解決・・・・・・」
 
「不可能的,妳自己也知道,剛剛跟她的談話中就可以得知他的價值觀與我們相差甚遠,說再多都沒有意義。」
 
「可是・・・・・・」
 
「沒錯喔,小妹妹,想要從我手上拿走艾爾之石,光靠嘴巴可不行。」
 
白色斗篷人將劍扛在肩上,用調侃的語氣說著。
 
「還真敢說呢,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先是擺出了左腳在前方,腰部下沉然後將右手的大劍尖端下垂到幾乎快碰到地面的程度,左手輕輕靠在劍柄上,對方也向是故意配合我一般,不過他只是單純將劍微微垂在離右腿幾公分的距離,整體看上去到處都是破綻,我決定不放過這個機會採取先手,右腳跟用力向後一踏,在水花被濺起的同時,我已經如破弓之矢一般衝了出去,隨著劃破空氣的聲音,大劍發出橘紅色光芒,我打算以『大地斬』做為第一步攻擊,看著我不斷朝自己靠近,對方卻依然抱持著站立的姿勢沒有移動,這時我忽然感到一絲絲不對勁,乍看之下四處都是破綻,但卻又好像無法輕易進攻。
 
是不是應該先放棄這次進攻呢?
 
正當我思考著改變大地展軌跡這個想法時,就像是抓準了我內心動搖的瞬間,斗篷人忽然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竄到我眼前,明明只是踏了一步而已,卻能夠移動這樣的距離?
 
被這突如其來的行動嚇了一跳,我趕忙解除大地斬的姿態,將劍舉至頭前,勉強擋下了對方朝我的頭揮來的一刀,不過我的虎口也因為這樣而發麻。
 
好沉重!沒想到她的攻擊竟然是如此的沉重嗎?
 
「呵呵,不行了嗎?」
 
「怎麼可能!」
 
我雙手同時施力,讓自己向後跳開幾步的距離,打算重新調整架勢,斗篷人卻不打算給我喘氣的時間,只見她蹲低了身體像滑行般的移動著,同時將劍奮力朝我刺出,上方發出了跟我剛才一樣的橘紅色光芒,也就是說,她打算用我剛剛沒用朝的招式來對付我,我馬上將手臂向內一縮,身體一轉,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對方的大地斬,而我們兩人的位置也互相換了過來。
 
好強!不得不承認,我錯估了這個人的實力,在短短幾秒鐘的交會裡,我已經清楚的體認到,這個人也是名實力堅強的劍士,這使我全身的血液沸騰了起來,我不清楚這是什麼感覺,或許是因為遇到了實力強勁的對手而感到的興奮吧。
 
我們之間的攻防沒有就此打住,我很清楚對方有著驚人的速度,因此我也必須拿出相應的速度才能與之抗衡,兩人之間開始進行超高速的連續揮劍,我不斷的想找出她身體的破綻進攻,然而她只是用如跳舞般的動作將我的劍一一彈開,只要看到她斗篷下的雙眼,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動作已經被她完全看透了,我不禁感到一陣焦躁。
 
在訓練所時近身戰一直都是最優秀的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人壓制住?
 
耐不住心中的焦躁,我強硬的讓兩人的劍相抵,接著騰出左手聚集魔力,伸至對方的劍柄上,僅僅這樣的動作,對方好像就明白了我打算要做什麼,不過我沒有給她逃走的機會,聚集了魔力的左手瞬間爆發出一陣火焰。
 
「『爆炎殺』!」
 
連續的小型火焰在劍上炸開來,近距離爆炸所產生的衝擊可不容小覷,斗篷人也因此而腳下一個踉蹌就要向後倒去,我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打算使用『風之痕』來給予追擊,這時我卻發現對方的嘴角微微上揚。
 
「不錯的策略,不過很可惜,中計的人是你。」
 
還沒明白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愛莎拼命大喊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中。
 
「不行啊!艾索特,小心旁邊!」
 
才剛聽到這句話,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道巨大的身影從身旁竄出,是應該已經死去了的藍色巨獸,此時卻章著血盆大口朝我襲來,看樣子是斗篷人在不知什麼時候又重新操控了他,而我卻完全沒發現,面對這突然的變故,我甚至連驚訝的時間都沒有,只能迎接即將面臨到的衝擊。
 
這時候在我心中唯一想到的,是六年前那名女性,她一直希望我能夠知道做自己的真意,而我還沒能知道這個意義,就要死去了嗎?
 
不,我不想死!怎麼可以就這樣死去!
 
『既然如此就不要輕易放棄。』
 
一道女性的聲音突然傳進我腦中,我猛的睜開眼,眼前正在發生不可思議的景象。
 
只見一道綠色的旋風從不知哪裡飛來,以猛襲之勢朝藍色巨獸襲擊而去,巨獸閃避不及,被直接打了個正著,一道震天的聲響爆炸開來,巨獸就這樣被擊飛出去,在地上摔了三、四下後掉進了湖泊裡,同時有一個人影降落在我和斗篷人之間,不只是我和斗篷人,就連在一旁的愛莎也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故震懾到。
 
好不容易能看清楚來者的面容,那是一名美的不像是這個世間存在的女性,隨風飄逸的黃綠色秀髮,碧綠色的雙眼清澈且充滿精神,全身上下散佈著成熟的氣息,更令人訝異的是,她有一對高聳的尖耳朵,因此可以確定是一名精靈。
 
對著啞口無言的我和愛莎,她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然後便把視線轉到斗篷人身上,而斗篷人這時也不再有剛才那輕鬆的餘韻,而是緊緊盯著這名精靈。
 
「真沒想到竟然會是妳,我還以為妳已經沒有膽量再次現身了」
 
「唉呀,我只不過是稍微離開了一陣子而已。」
 
「明明在那一天的時候,妳選擇了逃避,不是嗎?」
 
「這樣說起來妳不也是一樣的嗎?」
 
新登場的精靈和白色斗篷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們應該是相互認識的,而且,在說著那些話的時候,斗篷人的語氣似乎有些怨恨,應該不是我的錯覺。
 
「妳寧可坐視自己的弟弟一肩扛起所有的痛苦,讓他步上那條悲慘的道路,也不願意站出來對抗。」
 
「閉嘴・・・・・・」
 
「而現在又打算殺死在某種意義上跟妳有關係的人嗎?」
 
「閉嘴!」
 
不知道是被說到了痛處還是怎樣,斗篷人憤怒的大吼一聲,同時一陣強烈的劍氣從她身上爆發開來,將周圍碰觸到的所有東西都切割成碎片,而她頭上的連衣帽也因為這陣氣旋而被吹了開來,這時我總算第一次見到她帽子底下的模樣。
 
一頭焰紅如火般的長髮秀後紮成一條長長的麻花辮,那雙鮮紅如寫的眼眸就像兩把火炬,好像光是瞪著就可以殺死對方,光是站在那哩,就令人感到沉重的壓迫感,這是要經歷多少生死關頭才能夠像現在這樣?
 
「就算一直重複著這樣的事,也無法改變什麼的。」
 
綠髮精靈這句話說得很小聲,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的樣子,而斗篷人只是語帶不屑的哼了一聲。
 
「算了,我失去興趣了,今天就先到這裡,艾爾之石我就帶走了,想要得到的話就來找我吧。」
 
說完這句話後,斗篷人最後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後,便轉過身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等一下!我可沒答應讓妳帶走艾爾之石!」
 
好不容易找到的,眼看達成任務就近在眼前而已,怎麼可以就這樣讓她離開!
 
然而當我起身準備要追過去的時候,綠髮精靈卻擋住了我的去路。
 
「這次就算了吧,就算追上去,現在的你也不是她的對手,就算是我,大概也・・・・・・」
 
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我也大概知道她要說什麼,意思就是說就算我們聯手對付她,也無法取得勝利。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綠髮精靈說的沒錯,從剛剛的戰鬥中就可以得知,對方的實力真的很強,但是要眼睜睜的看著機會溜掉還是很令人不悅,這可是我第一次任務失敗。
 
「艾索特,你沒事吧!」
 
直到愛莎出聲,我才想起了她的存在,愛莎踏著小碎步跑到我身旁來。
 
「嗯,多虧了這位精靈。」
 
接著我將視線轉到這名綠髮精靈身上,剛剛是因為還有斗篷人在,所以沒能問出口,不過現在就可以提問了。
 
「妳,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幫我?」
 
雖然與斗篷人無法相比,但是綠髮精靈身上也有著久經淬鍊的感覺,總覺得她也是出生入死過無數次的人。
 
面對我的問題,綠髮精靈先是背過身去走了幾步,然後才轉回來,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我的名字,叫做蕾娜,是受人所託前來幫助你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545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296665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爾】鄉村女孩也可以成... 後一篇:【刀劍】慶祝動畫進入AL...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llusca576寶可夢訓練家
小屋繪圖更新,這次是可爾妮~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