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神薙 - 動畫治癒心得

作者:a909101│神薙│2012-09-28 02:49:43│巴幣:26│人氣:1420



動畫官網:
 
 
劇情簡介:
故事敘述身為學校美術社社員的 御廚仁,為了參加地區展比賽而手刻了一座神雕像。沒想到刻好的神像突然就動了起來,而且還開始講話?
 
更離譜的是這個神像還自稱自己是這個土地的「神」……。
 


STAFF
監作:武梨えり「かんなぎ」(一迅社「月刊ComicREX」連載)
監督:山本 寛
シリーズ構成:倉田英之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三間カケル
総作画監督:門脇 聡
プロップデザイン:中路景子
色彩設計:中島和子
美術監督:森川 篤
美術設定:袈裟丸絵美
撮影監督:廣岡 岳
編集:坪根健太郎
音楽:神前 暁
音響監督:菊田浩巳
プロダクション協力:Ordet
制作:A-1 Pictures
 


CAST
薙 (CV.戸松遥)
由仁的木雕而顯現,但卻因為神木遭砍伐和現在祭祀神明已不如過去的情形下,神力衰弱的她連個穢蟲都無法獨自清除,也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真的是神明,甚至會出現雙重人格,醒來後卻完全喪失該段時間的記憶一般。
 
實際上薙的個性也相當可愛與任性,會為了一點小事而生氣,實在讓人難以與神明做出聯想。生氣時會躲在壁櫃裡不出來,做錯事時會說謊,總是讓仁哭笑不得。喜歡吃零食,雖擅常料理卻嫌麻煩而懶得做,與仁同住一個屋簷下。





御厨 仁 (CV.下野紘)
美術社的社員,原想在美術展前使用神木雕刻出木雕作品參展,沒想到完成後的沒多久木雕卻變成了活生生的少女出現在面前,雖然事情難以置信,但由於小時候曾經與薙見過一面的緣故而很快的接受,對薙自稱神明這件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薙也需要仁來協助驅除穢蟲,對朋友宣稱薙是自己的同父異母的姐姐的來掩飾,兩人的同居就這麼的開始了。

 
 


青葉 鶇 (CV.沢城みゆき)
與仁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小時候經常陪伴在仁的身邊,對仁抱有好感,跟高中女生一樣相當在意自己的身材,因為受仁父親的委託而照顧著仁的起居,常做唯一會的煎蛋及涼拌青菜給仁,但是仁總是遲頓的沒有察覺鶇的心意。





懺悔妹妹 (CV.花澤香菜)
薙的妹妹,與薙感情非常不好,與薙不同的是顯現是以附身的方式憑依在白亞的身體,雖然本身宿主白亞是願意的。為了得到更多的信仰而四處以一次100元的方式接受人們的懺悔,所以也被稱為懺悔妹妹,也打算要以這樣的知名度要成為偶像來獲得更多的支持,雖然總在大家面前笑臉迎人,但私下心裡包藏禍心,期間也曾被不良份子騷擾,但可愛的外表下格鬥卻相當意外的強悍。
 
涼城白亞
懺悔所附身的少女,與懺悔的個性相反,容易害羞且擅常料理,雖表面看起來主導權在懺悔手上,但懺悔也常需要白亞的幫忙,似乎對仁有好感而驅使懺悔接近仁。



響 大鉄 (CV.星野貴紀)
富藝術能力的溫柔鐵漢,沉默寡言卻是仁最好的朋友。因為擅自未經允許就拿神木給仁雕刻讓薙發現,雖然薙原諒了他,但也因此覺得薙是個未知危險的存在,也曾為了保護仁而和薙槓上,結果被全校同學誤會成捲入與仁的三角戀,也因此被認為是同性戀…





秋葉 巡  (CV.柿原徹也)
精通許多御宅知識的美術社一員,雖然只要講到這話題就會對人滔滔不絕,但本人從不承認自己就是御宅的一分子,對社會新聞將宅的定義誤解及以偏概全的看法相當嗤之以鼻。





木村貴子 (CV.早水リサ)
美術社社長,是個會邊幻想邊流鼻血的腐女,只要看到可愛的女孩子就會為之臉紅心跳,總是為美術社做出一些奇怪的決定當成美術社的活動,同時也是薙後援會的一員,歌唱實力一流。





大河内紫乃 (CV.中原麻衣)
美術社副社長,一直喜歡就貴子說話的部分吐貴子的槽,從未將眼睛給張大,據說一旦唱歌就會睜開眼睛而發生可怕的事情…





前言:
會寫這部的原因也是因為我朋友當出滿喜歡神薙這部漫畫,只不過當初停載很長一段時間的關係,讓我朋友喪失對這部的熱情,我是聽說這部後來會恢復連載,當然這消息我沒去查證就是
 
再來就是這部的配音陣容,現在回頭來看這部真的很強大。有澤城女王就不用講,近期這幾年當紅的花澤香菜,與愛生等人組成幾乎可說是最強聲優歌手團的戶松遙,還有一直有持續穩定配音的中原麻衣。幾年前這部動畫剛出時的的聲優,現在回頭來看現在這些聲優正處於事業巔峰啊!




動畫心得分享

小時候的仁見過薙的回憶場景




仁用神木所雕刻出來神像




想不到仁所刻的雕像竟然變成一位少女





仁:「難道你是幽靈…不  那個…」
  「是樹之精靈嗎」
薙:「居然蠢笨到如此程度」
  「把吾當作鬼怪之流  成何體統啊」
  「對於吾產土神的存在觀念竟被破壞成這樣…」
  「好吧  教育時間」
  「問汝  汝把神社裡的大樹當成什麼」
仁:「你問什麼…是神木吧」
薙:「所謂神木  顧名思義就是神之樹」
  「神的降身之處」
  「產土神在那顆樹上降臨」
  「產土神就是這片土地的守護神」
  「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物都是產土神所孕育的」
  「吾正是產土神  是如同這片土地母親一般的神」

 



仁:「最近神木才被砍倒了的  這神社要重新規劃」
  「要和附近的神社合併了」
  「朋友給了我那塊神木」
  「於是我就用來做成木雕作為參加地區賽的作品」
  「這是我小時候的玩樂場所」
  「我也很受打擊」
薙:「汝這該遭天譴的小鬼」
  「何等…何等事態」
  「居然將神木砍倒去作雕刻」
  「簡直就是分屍殺神事件」
  「沒想到在吾沉睡期間發生了這種事情」
  「可怕的地方政府」




 



薙:「鎮守此地的神木被砍倒了 汝認為會怎麼樣」
  「神薙之地失去了守護」
  「吾心愛的產子該怎麼辦」
  「這土地會變得不穩定」
  「災難將會蔓延」
  「誰來將其平定啊」
  
  「僅憑這微小的分身靈又有什麼辦法」





薙:「劍與火對汙穢沒用」
  「但是  用手抓的話吾又會被感染」
  「要淨化汙穢就要祓除」
  「就是說神的淨化力量是有效果的」
  「不過  這身體的話使不出那麼大力量」
  「那只能用外部道具來補充」
  「即是祓除道具」
 
這裡是薙在仁的家裡,看完電視播的魔法少女所做出的動作
 
薙:「美少女土地神  產土神」
  「不容許汙穢的存在」
  「祓除汙穢的神具大麻」
  「聚集神的清淨之氣  是驅除敵人的強力武器」

 


薙吃鯛魚燒的表情我覺得是本部動畫最可愛的一張
 
薙:「吾不是說了要吃鯛魚嗎」
仁:「這也算是一種鯛魚」
  「真正的鯛魚太奢侈了」
薙:「供品太小氣的話會遭雷劈的」
  「以前人們都是將新鮮的鯛魚作為供品的」
  「這真不錯」
  「這傢伙怎麼回事」
  「這是何等…」
  「這也很好吃呐」




看到薙正在睡覺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而忍不住想要....................







由於仁準備要讓自己的房間給薙睡
所以趕緊把房間的A書打包好

 



仁:「鶇  說起來話就長了」
  「我和她是昨天認識的…」
 
鶇用傲嬌的語氣說話真的滿可愛的
 
鶇:「不用了 這種解釋」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是說仁的交友關係 我又沒有插嘴干涉的權利…」
  「不過 不去學校的話我也…」
  「那個 沒法跟叔叔交代」




從這裡開始薙會扮演2種人格
對外是優雅的姐姐
對內是任性的女性

薙:「我是仁君的親戚 名為薙」
  「我和仁君是同父異母的姐弟」
鶇:「不會吧 我可沒聽說過…」
薙:「你難免會吃驚的」
  「仁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養育我的家庭 連出聲歡笑都是被禁止的」
  「嚴格又封閉」
  「在這樣的壓力下 我的人格就分裂成兩個了」
  「讓你看到了難堪的一面 非常抱歉」

 


鶇非常同情薙的家境與遭遇
雖然這是薙為了留在這個家所臨時編出來的故事
 
薙:「我…已經無法忍受那個家了」
  「我知道自己很任性  但只有這裡是我的容身之處」
鶇:「啊!對不起 是我誤會了」
  「不過 就算待在這的話不會馬上被帶走嗎」
薙:「那個家只把我當作累贅一樣」
  「會把我當作人間蒸發的  也不會去提出搜索申請」

 


薙非常好奇學校的生活,因此跟了過來
 
鶇:「真是的 不是說了別到處亂走了嗎」
薙:「對不起 因為這裡對我來說太新鮮了」
鶇:「要是被知道你不是本校學生的話會很麻煩的」
  「而且薙你已經很顯眼了」
仁:「喂!難道是鶇你帶她來的嗎」
鶇:「因為我想回去的時候」
  「薙已經在盯在校門口了」
  「薙說她一直都是請家庭教師」
  「沒去過學校」
  「只要穿制服就算進去也不會顯眼吧」
  「所以我就回了一次家把制服借給她了」

 
 

這裡是仁與懺悔妹妹第一次偶然遇見的場景
 
仁:「那個 可以問一下嗎」
  「為什麼要去聽別人的懺悔呢」
懺:「因為我想成為擁有自我性格的自己」
  「你有這樣想過嗎」
  「真實的自己並不是這樣」
  「自己應該更理想點」
  「這是我為了接近那個夢想而採用的方法」
  「希望能被大家認同」
  「開玩笑 不過其實也許只是我想成為偶像而已」
  「能被大家記住 幫助大家…這樣的吧」
仁;「感覺你很堅強啊」
  「不過 我也能理解」
  「我還無法理解真實的自我」
  「雖然打算做想做的事情」
  「也感覺力不從心」
懺:「對了!作為回禮 讓我傾聽一下你的懺悔吧」
仁:「我的青梅竹馬…」
  「啊!還是算了」
  「在這裡說出來也沒有用吧」
  「我還是自己對她說吧」
懺:「也是呢 在還有能交談的對象時」
  「還是不要向我懺悔比較好喔」

 


懺悔妹妹的本性一覽無遺
 
懺:「那麼 想問的事情是?」
薙:「關於汝那寄宿體」
  「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神這種高能量物體 可以容納的物體很少」
  「只有生存了很久的自然物或動物才可以」
  「不過汝那裡的神樹卻毫髮無傷」
  「用排除法來考慮 答案只有一個」
  「汝進入了活人體內吧」
悔:「那又怎麼樣」
  「我和白亞可是在同意的基礎上才在一起的」
  「能不能請你別誤會」
薙:「長期奪取人類的自由是不可以的」
  「本人身體的負擔會很重的…」
悔:「真囉嗦呢」
  「我最討厭姐姐的偽善這點了」
  「好棒 那樣強大的姐姐現在任我的擺佈」
  「該怎麼做呢」
  「要不要脫光衣服綁起來呢」
  「上體育課的男生馬上要來還器具了吧」




偶然造訪學校的薙,竟然意外的受到學校同學的歡迎
還因此在學校架設了秘密的後援會網站
由於薙不是本校同學,因此每當薙要造訪時候後援會都會掩護他
 
仁:「啊…薙的後援會公式主頁?」
  「居然都有這麼多訪問量了」
  「再說 這是什麼性質的網站啊」
  「還是會員制?」
木:「誰都沒有告訴他嗎」
乃:「只有和當事人最親近的人不知道呢」
仁:「是誰做這個的」
  「會長是誰」
木:「不知道呢」
乃:「因為是在隱匿性很高的網路上啦」




薙天真的表情與可愛的動作,連我都有被治癒的感覺
 
木:「你那麼激動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 弟弟啊」
  「你姐姐的魅力即使想隱藏起來 或許也是無濟於事呢」
  「首先是那容貌」
  「還有那容易讓人產生保護欲望的不諳世事的態度」
  「她偶爾採取的行動會使我們單調的校園生活注入新鮮空氣哦」
巡:「確實」
仁:「說來 學姊」
  「您為什麼會如此清楚」
木:「因為我也是她的粉絲俱樂部會員」

 


美術社成員想要進去女僕咖啡廳
竟意外看到薙與鶇在這打工的情形
 
木:「小鶇你好可愛」
  「超萌~」
巡:「請你別這樣」
鶇:「我…我才不是喜歡才來打工的」
  「只是因為朋友突然生病所以幫她頂替一下而已」
巡:「傲嬌!?」
仁:「嗯?啊…」
  「你也真不容易」
  「我說 薙她怎麼這裡啊」
  「和你一樣的原因?」
鶇:「我…我怎麼知道!我還不是嚇了一大跳!」

 



木:「薙大人~」
  「薙大人來這邊啦」
  「別光待在別桌嘛」
  「也該給自己人來點服務吧」
  「來 讓御廚也好好看看你」
  「來啦來啦」
薙:「仁…」
仁:「別…別過來」
薙:「仁 汝生氣了?」
  「吾只是…」
仁:「不都說了你別過來嘛!」
木:「哎呀哎呀」
  「剛剛你不都看的目不轉睛嗎」
薙:「果然還是因為吾擅自打工生氣了嗎?」
  「但  但…吾也是為了仁著想…」
 
薙以為仁生氣是因為擅自打工
其實是仁看到薙的裝扮實在太很可愛了
而不小心大聲說出的羞恥感想
 
仁:「不是的!」
  「不…我是說你這樣太可愛 太性感」
  「我沒法直視你才叫你別過來的啊!」
  「你懂不懂啊!笨蛋——!」

 


鶇失望的是仁沒對自己的女僕裝有任何的想法
 
木:「在女僕咖啡廳的歡樂羞恥大說教」
  「真叫我大開眼界」
鐵:「這沒辦法」
  「沒辦法的」
巡:「不過御廚也真是個罪人啊」
  「在小鶇面前那樣…」




鐵看到這對姐弟宛如情侶的對話感到不可思議
 
鐵:「真的是只有兩個人一起生活啊」
  「不可思議的感覺」
薙:「都說了不在那裡  還要靠裡面…」
仁:「別靠我那麼緊啦」
薙:「誰叫仁那麼遲鈍」
  「最近的仁真下流」
  「前幾天在女僕咖啡廳也是」
仁:「身為健全的男人這是理所當然的!」
鐵:「我…我為什麼會覺得難為情呢…」
  「那只不過是姐弟之間親密的對話而已嘛」
  「很自然的鬥嘴」
  「如此關係和睦的年輕…姐弟…」




鐵內心的想像
 
鐵:「能對突然從天而降的姐姐說」
  「把她看成一個女性看待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但是  這就簡直就是…」
  「禁斷的愛!」
 
從這開始是鐵妄想中的薙與仁的禁忌關係與對話
 
薙:「吾這個樣子」
  「是那麼可愛 那麼挑逗嗎」
仁:「我無法直視你…」
薙:「但吾可是仁的姐姐呀」
  「下流的是用這種眼光看姐姐的仁吧」
仁:「這…沒辦法啊」
  「你實在是太可愛了」




鐵對他們的妄想與想像繼續展開
 
薙:「汝這是第一次叫吾「姐姐」吶」
  「可是…」
  「咦!怎麼回事…」
  「為什麼吾的心中如此絞痛…」
仁:「那一定是和我不叫你「姐姐」的理由…」
  「是一樣的」
薙:「仁…」
仁:「姐姐」
  「我深愛著作為一個女性的姐姐」
  「就算是姐弟…」
  「這種事情無所謂」
薙:「吾也對仁…」




對薙是姐姐感到懷疑的鐵
 
鐵:「抱歉」
  「但有件事情我無論如何都想確認一下…」
  「你是怎麼看薙小姐的」
  「她是姐姐吧」
  「你的姐姐」
  「是有證據的你的親姐姐吧」
仁:「雖…雖然是沒有證據」
  「可姐姐這點是不容置疑的」
  「以前老爸就告訴我有個姐姐的」
鐵:「可是我好像記得你說你最近才知道薙小姐的存在…」
仁:「不不…剛才是我搞錯了」
  「我已經和老爸取得聯絡了」
  「然後記得他說是自己的女兒…」
鐵:「那你爸爸回來了嗎」
仁:「沒…沒回來」

 


這方面真的就是薙比較厲害
 
薙:「汝真是一點謊話都不會講!」
  「編故事這方面交給吾不就好了」
仁:「你的謊言不也漏洞百出嗎」
薙:「吾有演技可以彌補 所以沒關係」
  「既然已經公開是姐弟關係了」
  「吾就只能把仁的姐姐演到底了」
  「吾可不想因為汝的失誤而離開這裡」
仁:「我…我知道的」




由於仁的反應很奇怪
讓鐵開始有無限的想像空間
 
鐵:「在…在這麼一張娃娃臉的下面卻…」
 
薙:「吾來馴服汝 汝這隻雜種狗雜種狗!」
 
鐵:「好可怕!」
  「但…但我是不會屈服的!」
  「仁就由我來守護!」

 
 


薙:「吾看現在還是要扮對好姐弟給他看才行」
仁:「是啊」
 
仁與薙為了讓鐵相信我們確實是姐弟
開始演出很親愛的姐弟關係
 
薙:「仁 你真沒教養」
  「米粒黏在臉上了哦」
仁:「真…真髒啊 姐姐」
薙:「說什麼遭雷劈的話」
  「你這樣很浪費的」
仁:「雖然是這樣…」
薙:「再說 俗話說一米寄宿七神」
  「你要好好感謝上天的恩惠才行哦」
  「你看 這裡還沾著一粒」
仁:「這種事情我自己做得到 姐姐」

 


由於實在太恩愛了
讓鐵實在看不下去的怒吼
 
仁:「剛才那演戲是不是起到反效果了」
薙:「可吾是照著動畫裡的情節啊」

 
 

薙一聽到原來神木是你撿回來的
馬上恢復本性狂罵
 
鐵:「那棵神木不是我去要的」
  「是我順手牽來的」
仁:「這樣啊!特意為了我嗎」
  「還真是過意不去啊」
鐵:「我是想為你的熱情主動貢獻點力量」
  「因此 我才瞞著神社把順手牽來的神木…」
薙:「汝這遭天譴的小子!」
  「順…順手牽來的?」
鐵:「施…施工人員說剩下的也只是焚燒掉而已」
  「我覺得有點可惜…」
薙:「那是指用淨火供奉燃燒吧」
  「就是拜神時處理掉的意思」
鐵:「是…是這樣啊」
薙:「原來給仁神樹的犯人原來是汝啊」
  「汝這小偷」
鐵:「怎麼是小偷啊…我只是想給仁…」
薙:「給吾閉嘴!汝把神樹當成什麼了」

 


這段是鐵睡在仁家中
由於睡前聽到薙講這段話而作的惡夢
 
薙:「會遭報應的哦」
  「根據我的研究」
  「偷取神物棲息之者」
  「會以很高的幾率被詛咒」
  「你若是反省並謝罪的話也許會被神靈寬恕」
  「但如果不抱以足夠誠意的話就沒用哦」

 


越想越可怕的鐵
立刻不顧大雨跑到神木前跪下認錯
鐵:「我錯了!對不起!」
  「求您原諒我吧!」
  「真的很對不起!我反省!」
  「求求您了 神啊!」




昨晚在神木前跪下認錯時,遇到宛如是神附身的薙站在他面前
並且原諒他的錯,讓鐵越來越懷疑薙的身分與目的
 
鐵:「不對 還不能過早就確定是神靈現象」
  「那肯定是演技」
  「可即便是演技但意圖不明!」
  「為了保持與仁的關係在企圖些什麼嗎」
  「糟糕了 難道我不知不覺中已經中了她的毒了嗎」
  「可惡 仁!」
  「為什麼不來和我商量!」
  「和那個…和那個女人的關係就那麼重要嗎!!」

 


從此以後兩人只要在學校偶然遇到都會這樣
而且這段宣示發言從此讓全校同學認為鐵是同性戀
謠言變成仁陷入薙與鐵的三角戀情傳聞
 
鐵:「仁絕對不會交給你!」
薙:「神是不會寬恕你這種男人的!」

 



懺:「讓你們聽一下真正的女生歌曲吧」
  「仁君~」
  「即使我無法坐在你旁邊也沒關係」
  「只是…我希望你的心裡總有我」
 
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時,懺悔妹妹正在唱歌的模樣
由於懺悔妹妹唱歌走音到讓我笑到差點噴出來
懺悔妹妹的配音員剛好又是非常巧合的花澤香菜
似乎走音到不曉得是故意要配合劇情還是真的就是這樣
 
仁:「…哎呀?」
鶇:「這…」
鐵:「好差勁」
巡:「但是好可愛!」
貴:「很差很可愛!」
乃:「某種意義 與貴子正相反呢」
薙:「這還真夠感動的啊」
鐵:「唱卡拉OK的技術難度有這麼高嗎」




從動畫第11集開始才算是進入主要劇情
 
仁:「一直以來我都是不加思索跟著你團團轉」
  「今天可不行了!」
薙:「什麼啊 突然間…」
仁:「我覺得你是神所以相信你」
  「可再這樣下去我身體會撐不住」
  「直到今天沒有懷疑你的我也有錯」
  「也在各種各樣的曖昧之下熬到了今天」
  「說來你到底為什麼住在我家裡啊」
薙:「那是因為…和吾之前說的一樣」
  「吾是為了清除汙穢而現身此地的」
  「聚集信仰也是為此」
仁:「那麼 汙穢出來的話會糟糕成什麼樣子」
薙:「被附身的話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仁:「也就是說」
  「你因為那莫名其妙的汙穢」
  「會釀出什麼壞事而要退治它們吧…」
  「那算什麼」
  「你難道沒想過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其實就連薙也不記得自己是神的相關記憶
也沒有能證明自己是神的證據
所以他才叫仁不要問了
 
薙:「閉嘴!」
  「汝做什麼!不是說不要再追問了嗎!」
  「全忘了嗎?笨蛋!」
仁:「又發脾氣了」
  「一談起這事請就會變成這樣」
  「你以前總是這樣岔開話題」
  「今天可沒那麼容易了!」
  「吃苦頭的人可是我啊」
  「差不多該告訴我吧」
  「要是不知道就給我想清楚!」

 
 
跟仁大吵一架的薙
從動畫11集後段開始就沒回家了



紙條留言:騙你到現在  真是抱歉  薙



最後結局還是一樣不貼圖
發展到後來薙的真實身分與目的是什麼呢?
薙到底是不是她自己口中所說的神呢?
薙最後會不會回家呢?還是從此消失不見呢?
最重要的就是薙與汙穢的關係到底是?



總結:
最後來為這部動畫作個總結,剛好本作動畫監督是山本寬,沒記錯的話山本寬對於這部動畫還滿志得意滿的,憑良心講以動畫品質來講是還不錯,可是感覺劇情的分配有很大的問題,到底要用多少集數來描述這段非常重要,畢竟現在動畫頂多就是一季或是兩季的分量,坦白說神薙這部動畫花太多集數描寫日常生活的部分,真正主線劇情的部分分配太少,甚至第10集還有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的部分,雖然我知道卡拉OK那集很搞笑,不過說真的花太多集數描寫日常生活的部份這點山本寬似乎在後面所作的那一部被罵很慘的動畫也有同樣的問題
 
話雖這樣講我還是覺得這部光看薙與懺悔妹妹就很有趣了,還有帶點純情與傲嬌的青梅竹馬鶇,動畫後面集數被傳為同性戀的響大鐵,充滿宅知識就不承認自己是宅的秋葉巡,喜歡漂亮女孩子的木村貴子等,其實各個鮮明角色演出的日常學校生活其實滿輕鬆有趣的
 
以上人物介紹部分有用到Sanatsu所寫之文章



歌曲連結:

OP:motto☆派手にね              
歌手:戶松遙
 
 

ED:產巢日の時          
歌手:戶松遙




第10集插入曲:ざんげちゃんDelicateにラブミープリーズ  
歌手:花澤香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535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薙|かんなぎ|戶松遙|花澤香菜|澤城みゆき|中原麻衣

留言共 3 篇留言

Quasi
漫畫好久沒追了.. 不知道劇情到哪了

09-29 20:32

a909101
神薙最近好像也恢復連載了 我也很久沒看了09-30 00:39
最近瘋機戰30的HG
這真的不錯看
但第二季....[e3]

09-30 10:39

a909101
我想不會有第二季了 因為監督算是黑了
加上原作進度速度緩慢10-01 15:38
納蘭映雪
http://i.imgur.com/pINiF59.gif

11-14 19:19

a909101
[e16]11-14 2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a909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那個夏天等待 - 動畫... 後一篇:台北各家耳機店簡單心得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wjh109184大家
停更了兩週,我又回來啦~歡迎大家來看我的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