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丈母娘的復仇

作者:DokiDoki│2012-09-26 13:16:17│贊助:8│人氣:648
丈母娘的復仇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上,若說自己是冤枉的,恐怕也沒人相信。
包括我,都不斷的詢問自己……「我真的殺人了嗎?」
 
 
是的,就在前一分鐘,我殺死一個人了。
眼前,橫臥在地的屍體是我的丈母娘。她的後腦因為受到撞擊的關係,一顆右眼珠凸了出來。那模樣,看起來就彷彿對自己的遭遇還措手不及就離開了。
這位前一分鐘還對著我嘮撈叨叨的老太婆,想不到下一分鐘就這麼輕易的死去。之所以會有這個要命的狀況發生,只因為我輕輕地推了她一下……
 
我必須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意外,然而這個意外會發生也不能完全怪我,若不是因為她敲了我的腦袋好幾十下,平時搭捷運都會把座位禮讓老人家的我,又怎麼會破例對一個老太婆動手?
 
她不但一邊羞辱我,還一邊拿著拖鞋敲我腦門像似敲上癮了一樣停不下來,更氣人的是她開口閉口都是噴出嘴的口沫唾液,一開始看在她是我的丈母娘所以任她施虐,但後來我實在是氣不過了,控制不了內心的怒火,一氣之下推了她一把。誰知這個老太婆失去平衡退後數步而跌倒,好死不死的後腦正巧撞上了九十度尖銳的桌角處……
 
死了。
媽的,她真的死了!
 
 
事發當下我沒有報警叫喚救護車,反而卻是鬆了一口氣的疏懈感。
「丈母娘死了……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對我碎碎唸啦。」我難以想像自己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罪惡感,甚至還有層層快意在心底流竄。
當然這種舒暢如升天的感受續航不了多久,接下來我仍得面臨該不該報警的問題。
幾經思量,我選擇了NO!
 
這間房子僅僅只有我們兩人,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會被當成嫌疑犯?
要是讓娜娜知道她的好媽媽是死在我這麼一推,除了這場婚姻肯定不保之外,依娜娜的個性恐怕還得來一場訴訟與財產爭奪衝突。
想到了這裡我完全亂了章法,不過,我仍需強迫自己迅速恢復冷靜。
 
首先,現在時間是晚上八點二十二分,和朋友逛街的娜娜差不多九點之後就要到家。
這短短的半個鐘頭內我把老太婆的屍體背出去丟在河堤邊應該不會有問題,畢竟河堤離這裡只要十分鐘路程,半小時內來回搞不好還有空檔抽根香菸。況且屍體擺在那兒的話,遇上的人應該會認為這個老太婆是死於意外吧?
再說,我背著一個老太婆的模樣看起來也挺像個孝子,應該不會讓路人看出我背的其實是具屍體。
 
事不宜遲,我得趕快出門棄屍!
 
我才蹲下身準備穿鞋之時,門口傳來串串鑰匙開門的聲音。
天殺的,娜娜提早回家了!
 
女人這種生物真是無法掌控她的行蹤!
 
眼前唯一可以藏匿屍體的地方,只有沙發下的空間。
幸好我美麗又嘮叨的老婆娜娜是個物理型白癡,她大概又挑錯了鑰匙,一扇門多花了幾十秒才打開。我豈能錯過這上天施捨的十秒鐘,趕緊把臭老太婆的屍體塞進沙發下,隨後擺出一副坐在沙發持著遙控器開電視的悠閒姿勢。
然而就在娜娜即將走進屋裡的那一刻,我的處境有了一個新的難題。
或許是因為我剛剛把丈母娘的死屍摔的力道稍重了一些,她那顆該死的右眼球居然給彈了出來,滾落在我的拖鞋前緣。
 
眼珠這種東西有那麼容易掉嗎?
我還來不及思考這個屬於人體奧秘的眼珠相關疑問題,大門已經開了。
 
娜娜提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回家,鞋子還沒脫下來抱怨聲就已經先進了客廳。我趁著她沒留心的瞬間,抓起那顆眼珠藏在褲袋裡,手掌內因為沾染了紅白色的黏液而有些不舒服。
幸好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她從回家之後眼睛都沒瞄過我,當然也就更不可能看見那顆眼球在我的褲檔裡與鼠蹊部肌膚碰撞……
 
「那個計程車司機真的有夠沒水準,差個幾秒鐘跳表也要跟我多算錢……真是氣死我了。對了!還有我怎麼老是分不清鑰匙是哪一把,麻煩你換個比較醒目的鎖好不好,老公?」
 
蠢貨,妳怎麼不換個腦袋?
 
當然,我並沒有這樣回答。這種時候一定得用標準回覆方式展現我的禮儀與氣質。
「好的寶貝,妳今天怎麼提早回家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殺了一個人的罪惡感,促使我用上了難得的溫柔語氣向老婆說話。其實我只想知道平時總愛夜歸的她,為何今晚特別這麼早回來?
我假裝一派輕鬆地回問這個問題,她也輕描淡寫的回應我三個字……
 
「你管我?」
 
娜娜將一堆包包卸在地面漂亮的瓷磚上,隨後再補上一句。「我趕著回家看李大仁和程又青啦。」
「那部片不是九點演嗎?」我與她說一些平日生活常見的對話,強收起膽顫心驚的表情,生怕臉上因此變得僵硬,更怕藏在口袋裡的手把眼球捏爆。
「我八點半先回家熱身不行喔?你很愛管事耶,還不幫我把這些包包提去房間放,手痠死了。我說老公,你知道我今天遇上了……」
這女人跟她老媽真是一個模子,一隻九官鳥一隻烏鴉,我就像住在喋喋不休鳴叫聲中的鳥籠裡。她當然還不知道自己老媽就是因為囉囉唆唆聒聒噪噪而死,我也不可能說出這件事來威脅她閉嘴。
 
娜娜一面說話一面換上一件輕便家居服,宛如魔法時間結束而奔出城堡的灰姑娘一樣從淑女變成了歐巴桑。接著這個歐巴桑就一屁股坐在沙發,進行著卸妝看電視的都會女性固定模式。
她當然不曉得自己屁股下面躺著她老媽的屍體,也不曉得我額頭上冷汗冒個不停的原因,我只怕她不小心掉了個什麼東西彎腰下去撿拾,然後被自己老媽缺了一顆右眼的屍體給嚇的尖叫。
我猜想自己的表情可能有點傻吧?老婆大人看著我木然的神情,二話不說搶走我手上的遙控器,直接切換她要看的頻道。
「你在幹什麼呀?總覺得今晚你有點古怪,傻裡傻氣的。」
「大概是累了吧,沒什麼啦。」我傻笑應對,隨後陪著她看那些無聊的偶像劇。如果情況允許,我真想把那顆眼珠從口袋掏出來嚇嚇她。
雖然她鎖定的節目還沒上演,但習慣沉浸在電視機前的她總可以找到能看的節目。我們就這樣兩個活人一具屍體分別窩在沙發的上下方,電視螢幕的輻射光在我們的臉上發亮。
當螢光幕畫面在呈現出半秒鐘的黑暗的那一瞬間,我清楚地看見鏡面反射出我們的身影,以及螢幕邊緣下方的一張人臉。
我當真嚇的差點跳了起來,那是藏在沙發下的丈母娘,她的顏面恰好反射在電視鏡面上。
該死!
難道我沒有把老太婆的死屍完全塞進去嗎?
 
要是讓盯著電視的娜娜發覺的話那一切都完蛋了。
我驚恐的別過頭看著娜娜,只見她壓根兒沒有發現這件事,反是悠哉的撕開一包洋竽片一片片的送入口中,有時我真懷疑她究竟是在看電視還是在神遊?
 
當下我頓時領悟一個道理,難怪網友們常說有些人觀看靈異影像時可以立即找到幽魂,有的人就算怎麼倒帶怎麼標明紅圈圈也找不到半塊白影。恰好我的老婆正是屬於注視力不靈光的後者,此時我由衷的感謝上帝讓我娶了一個笨蛋。
 
「對了寶貝老婆,上次那部片結尾演到哪裡呀?妳還記得嗎?待一會上演的時候我才好銜接的上劇情……」
我假裝製造話題引開她的注意,左腳也順著問話的同時,腳彎呈勾字狀的往沙發下移動,趁著老婆不注意的一霎那趕緊將丈母娘竄出的頭臉給踹了進去,我的腳掌與那佈滿皺紋的老臉有了貼觸,那感覺讓我的胃有些抽筋,真希望這個動作不會引起她的疑慮。
 
丈母娘屍體的臉很順利的隱沒於黑暗,而我的舉止也沒有引起老婆的疑心,耳邊倒是響著她平日如機關槍連續射擊一樣的聲音。
「你是豬喔?演到KTV唱歌告白那邊啦。都不知道你的記憶力到底用來幹嘛?我媽也常在罵你這笨傢伙,說我們從結婚那天起……」
九官鳥娜娜又開啟了碎碎唸的話匣子,不過這樣也好,她連續的砲轟聲證明了她沒有發現剛才電視上印出了丈母娘的死人臉孔;也證明了我太高估這個蠢貨,她根本蠢的什麼都沒發現,只顧著看電視上的男主角領著高片酬飾演癡情男的假象。
 
「咦?對了,我媽說她今天要過來,你有看見她的人嗎?」
問題終於來到了核心,接下來已經進入戰況前線,我必須用從容的態度小心翼翼的回答。
「對的,媽有來過,在妳回家之前才走,待會大概就到家了吧?」我帶著僵硬的笑臉說了半個謊,她的確是走了,不過卻是到了陰朝地府。
接下來我就得熬到這部偶像劇演完,等娜娜離開這個危險範圍之後再想辦法去河堤棄屍。
 
我才正準備鬆懈的同時,卻看見丈母娘的一隻腳竟然從老婆腳下的位置移了出來,佈滿皺紋的腳指恰好擋住老婆的一隻拖鞋。
我坐在椅子上都可以清楚看見這隻腳的肌膚上帶有不知是老人斑還是屍斑的黑塊,更何況是娜娜?雖然盯著電視的她暫時沒有看見這雙死人腳,但若是廣告上映的時我就不敢肯定了,她總愛趁著廣告時段去做點瑣碎的雜事。
此時我只能怪自己剛才踢丈母娘的臉踢的太重,導致她的那隻腳像似翹翹板一樣的彈了出來。
我相信這世界不管任何人,從盤坐的沙發上下來時踩到一隻死人腳的時候,應該都會驚恐萬分。我嚇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幸好老婆是盤著腿坐在沙發上吃零食,所以沒有與那隻腳觸碰上。倘若此刻她要下來走動的話那肯定會踩到自己母親的死人腳,那麼這件事肯定要穿幫了。
眼前的困難不能拖,我絕對不能讓丈母娘的屍體被娜娜發現。
 
「老婆,我換個位置好了……最近睡不好脖子落枕……」我歪著腦袋爬了身子過去,用意在擋著老婆不讓她下沙發。」
「你怎麼那麼肥呀?屁股擋到電視了!煩耶。」
有時我很懷疑她的眼裡是否除了電視以外都沒有別的世界了?不過我很慶幸她有這種現代人的毛病。於是我趕緊趁著移動之時,技術性的用左腳跟部把丈母娘外露的腳給推進去,睜著一顆眼盯著屍體頭部有沒有再冒了出來。
 
可喜可賀!
這次完全成功的把屍體塞進了沙發底下!這讓我簡直感動到想哭。
雖然這副死屍終於不再跑出一肢半截的來整我,不過電視畫面呈現黑暗的片刻間,隱隱約約還是可以看見老太婆猙獰的半邊臉,那模樣就像似她仍在對我復仇一樣。
真是難熬的時刻,我畢生從來沒有看電視看的那麼痛苦過。真希望偶像劇只播半個小時就結束而不是一個半鐘頭還得加上她媽的幕後花絮牽牽拖拖不完。
 
終於,第三次廣告來的時候,老婆大人終於要暫時離開沙發上廁所洗臉,我也得想個辦法先把口袋內的眼珠子丟棄。
不過,我全然忽略了更嚴重的危機……
 
「咦!?我的拖鞋怎麼少了一隻?」
聽聞這句話我嚇的臉色發白,原來我剛剛踢著死人腳的同時,也把她的拖鞋一同給踢了進去。
完了!娜娜正準備彎下身找尋拖鞋。
我的身體唯一做出的反應做的就是阻擋她,我勾住她的手彎,不讓她低下身子。由於我一隻手仍插在口袋裡面,導致我的動作有些怪異。接著我必須想個理由,來轉圜我現在詭異到不行的模樣……
「老婆……我……我來吧。妳今天逛街這麼累了,這等雜事老公來做就好了。」
我迅速的翻身下沙發跪著,半顆頭埋進了沙發下邊。
 
沙發下的陰暗中,丈母娘的腳拇指差點戳中了我眼睛,只見那隻拖鞋恰好被她的屍腳壓個正著,我一手握住死屍的腳踝另一手抽出拖鞋,旋即迅速的起身像似找到了灰姑娘試鞋的王子,輕柔的把拖鞋套在老婆的腳上。
「寶貝老婆……妳可以去廁所了。」我對自己口中冒出的這句話都感到不可思議。
她一臉詫異的看著我,真希望她不會因此懷疑了什麼。
「老公,你的口袋到底藏了什麼?怎麼那隻手老是插在口袋?」
「我……我……」這下慘了,我完全沒有預防到這個問題,眼前只能講個最逼近事實的謊言。「我其實……有點皮膚過敏……胯下挺癢……」
說完,我的手假裝在口袋內摳抓兩下,我為這個藉口感到無比丟臉。
「真是的!你怎麼那麼髒呀。去洗一洗還是擦藥……噁心死了你這一個月都不要碰我。」
非常感謝妳呀,第一次殺人的我這一個月的確不太好意思再碰妳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把時間延長為一年。
「好的寶貝,讓妳先去吧。把妳漂亮的臉孔清洗乾淨比較重要呢。」我說出了比胯下癢更噁心的話,若不是因為家裡死了人,否則我還真是不太願意這麼對她說,當然我也想不到會引發意外的效果。
 
「……」
 
娜娜突然用一種托腮的思考表情凝視著我,不由得讓我心跳加快一倍,自從與她有了婚姻關係之後,我很少見過她有這種思考的姿勢。幸好,隨後她說出的話語讓我寬了心。
「老公,你好像變溫柔了耶!看來我媽說她要來罵罵你這件事還真是有用的很……我起先還不認同呢,想不到你果然越是被罵越能改進……嘿嘿,男人果然挺賤的……」
我忍著她們母女那致命的囉唆攻勢,心理只因為再次度過一個難關而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看來平時我暗自罵她『去你媽的』這四個字真是罵對了,一次教訓了母女兩人。
她拖鞋在地面的磁磚上拖出批啪聲響,一張口仍是叨叨不停,不過我知道她正在廁所裡洗臉,這個動作大概會耗上幾分鐘的時間……
我心底湧起新的念頭,屍體不能再藏於沙發下,這樣被發現的機率實在太高。
如果可能的話,客房的單人床下應該是很好的選擇,畢竟客房沒有人睡,老婆沒事也不會到這裡來。
況且丈母娘來家裡住上幾天的時候也都是睡在客房,現在死後讓她多睡一晚也無彷。
想到這裡,只覺得自己還真是個不孝的女婿,不過話說回來她們這一家人也的的確確難以相處,或許早一點離婚就不會有今晚的遭遇了。
 
我沒有懺悔的時間,必須要趕在老婆從廁所出來之前把丈母娘的屍體搬運到客房。她從死亡到現在也約有一個鐘頭了,幸好身體尚未完全僵硬到不能挪動。
分秒必爭的我,迅速將屍體拖出來,口袋的眼珠子塞回了它應該歸位的那個洞孔。我兩手一高一低抱起了死屍,溫柔緩和的動作有如抱著新娘回閨房的新郎倌一樣。我才走到了客房把死屍給放下地面時,廁所的開門聲音就響了起來……
 
真她媽的!怎麼娜娜今天的動作怎麼都比平常快上一倍?
 
 
我迅速的把屍體推入床底下,這個空間比沙發下還要廣闊一些,不過倒是意外的把老婆的一些鞋盒給擠了出來。看到那些買了不穿又累積了一大堆的昂貴鞋子,只後悔當時沒有將它們全給送到慈濟去,現在反而因為這些累贅壞事。
「老公,你在幹嘛?沒事不要亂動我的鞋子,你該不會是又想偷偷掉我的東西吧?」娜娜語氣銳利起來,我聽的出她在守護這些高價的垃圾。
「沒有……我只是看妳又買了新的垃圾……不,是新的鞋子,所以想幫忙騰出一些空間讓妳擺放。」我彎著身子雙手仍在床下推動屍體,不過從老婆站立位置的角度看過來,她大概已為我真的在整理鞋盒吧?
「真的?你沒有亂丟我的東西?好啦沒關係,我等等自己來清理就好了,這些鞋盒我待會有空來做分類。」
「喔……不要緊的,電視開始演了寶貝妳快去守著。反正我也沒什麼在看,我來就好了。」
我佔據著這個重要的視角,不讓她靠近這裡。
但是該死的她這時候偏偏不給我回去看那部愛情偶像劇,我猜或許是鞋子比電視還重要吧?
她蹲了下來,準備把那些被擠出床外的鞋盒再推擠回去床下。
「怎麼變的那麼重?該不會死了個老鼠在床下?還是你放在床下的釣魚竿卡住了?」她說著說著,竟然也將成堆的鞋盒給塞了進去。
然而這一端鞋盒才進去,屍體的臉卻又從床的另一端被推出來,日光燈將她的臉照出明亮與陰暗。我看著丈母娘驚悚可怖的臉,剛剛那顆眼球沒調準好位置,化成暗灰色的瞳孔讓眼皮遮擋了一半,兩顆失焦的瞳眸讓屍體的表情變得異樣骸人。
 
媽的,丈母娘該不會是在整我吧?
 
 
「老公,那邊是不是推了什麼出來?幫我看一看,感覺是一件很重的東西。」老婆這一番話當真使我顫慄的非同小可,依她的個性非得來檢查是不是自己的鞋子給推出來了。
老實說,今晚我實在是受夠了這種刺激,不過仍舊得再想辦法解決這個困境。
「唉呀。寶貝你可別過來,真的被妳說中了……是老鼠呀。」
若是丈母娘此時還會說話,被我說成老鼠的她應該又會開始對我連翻疲勞轟炸了吧?但是這一招果真見效,娜娜一瞬間就奔出這間客房,站在門外用顫慄的抖音說著:「……快點把老鼠抓去丟了……好可怕……」
「好的。那麼妳先去看看電視現在演到哪裡了……待會我去看才銜接的上劇情喔……」
幸好娜娜是個不愛動腦筋的女人,倘若換成了別人隨便用腳趾去想也知道老鼠哪有那麼重的。
 
今晚我謊話連篇,不過就是為了等待棄屍的時機。真想把老婆敲暈送去床上,好讓我安安心心的去堤防棄屍,然後快快樂樂的跳躍著回家。
隨後一聲電話鈴響讓我心跳加速一倍,處在神經緊繃的狀態下可真是什麼小事都能受到驚擾,娜娜去接聽了電話,我才知道那是岳父打電話來找他的老婆到哪去了。
 
我仔細的聽著娜娜的回答……
「喔,媽應該到家了吧?還沒到嗎?該不會是公車等了太久……不然我打個電話給媽好了……好的,爸你別擔心……電話我來撥就好,我知道你記不起媽的電話號碼……」
這時候我才驚覺出有新的問題,丈母娘的行動電話究竟在哪裡?
如果在她身上的話……
 
來不及了,電話鈴聲就在床底下響起!尤其她專用的老人手機鈴響特別響亮。
 
完蛋了!
完蛋了!
這一次真的完蛋了!
我的靈魂和肉體同時用劇烈的搖動方式告訴我自己,這一回真的完蛋了!
 
 
持著無線電話的娜娜果然聽見了這道電話鈴聲,她一臉狐疑的往我的方向走過來,她手上的電話正撥打給自己的老媽,而她老媽的電話正放在屍體的衣服內。
我已經不知該如何度過這關,整個人恍惚怔忡,猶如魂魄已經先逃離肉體……
心理不斷重複幾個絕望的字,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難道,我必須連娜娜一起除掉嗎?
 
 
想到這個環節,我湧起一股自己都難以壓制回去的殺意,看著吊掛在衣架上的皮帶,我首次有了勒斃妻子的打算而不是要勒緊褲子,這個念頭連我自己都感到毛骨悚然。
「誰的電話在響?你幹麻不去接呢?」娜娜再次來到了房間門外,她的這段問句開啟了我的一扇窗,這場危機或許有化解的可能。
「那是……是……我的電話……」
我難以用任何詞句來形容此刻內心的驚訝,我詫異的第一個重點,就是當娜娜正撥打給她的老媽的同時,她竟然沒發現客房內響起的手機與她撥號的時間是吻合的。
至於第二個重點,我嚴重懷疑娜娜究竟是不是偽造碩士學歷?笨到這麼離譜的碩士舉世罕見。
她的物理性邏輯壓根就是啟智學校都無法接收的學生,但我感謝上天賜給她的愚蠢,使得我有一線生機,也讓她保住一條命。
 
「電話幹嘛不接呀?吵死了,我打給媽會聽不見。」
「好的……因為剛剛抓老鼠……所以電話掉在床底下……妳去忙吧,我來找電話就好。」說完,我鑽進了床底下循著聲音來源準找尋那支差點要了老命的手機,果然丈母娘的口袋隱隱發著藍色冷光,那支手機的震動功能有夠劇烈。
我很快的把手機關閉,並切換至靜音狀態。
才爬出床底,就聽見蠢如鹿豕的老婆納悶聲……「怪了,媽怎麼掛電話?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應該不會啦,媽這麼健壯,聽她罵人的聲音宏亮的很。」我看著娜娜持續在撥打電話給死老太婆,我藏在屁股後面口袋的手機也因而持續震動。總之我不能關機,若是上一分鐘還能撥通而下一分鐘卻是關機狀態的話,很容易引人懷疑的。
 
突然,娜娜彷彿想起了什麼是一樣,歪著頭看著我,目光裡帶有一種審視的意味。
 
「不對!」
她突然大喊,那份神情十分嚴重的嚇住了我。
「老公,你是不是隱瞞了我什麼事?」
「沒……沒有呀,妳是我的愛妻耶。幹麻這麼問我?」我的心跳又加速了。
「可是你剛剛說,媽媽罵人的聲音宏亮的很……沒錯吧?那是不是表示你又被我媽給痛罵了?」
我先是一陣呆滯,然後才點頭默認。這個臭娘們就要來到問題的核心,這是十分危險的。
「所以,你們是不是有過口角,爭執?還是媽她又動手打了你的頭,把你給惹火了?」
果然是她的女兒我的老婆,我們兩人的個性被她摸的十足透徹。
 
「媽的確打了我的頭,老實說把我給氣的想……氣的想永遠不對她說話。然後我們兩個人悶了挺久,接著妳媽就回家去了,她說看到我只會一肚子冒火。本來,今晚妳回來我打算告訴妳這件事,只不過這種丟臉的事想想還是算了……」
這一連串的謊言我說的有條有理,相信可以說服她。
「唉,老公。我媽的脾氣是這樣的,真不好意思,你忍一忍吧。媽都這把年紀了,或許在世能待的時間也不長了,我們好好的孝順她,讓她晚年可以愉快度過。」
娜娜難得歉聲的溫柔口吻,使得我後悔弄死了她老媽。若她能夠保持這樣的態度,我或許什麼事都會容忍吧?
 
「娜娜,其實我……」
在這樣的情境下,我終於忍不住就要脫口說出事實的真相,但娜娜卻搶先我開口續道。
「不過我媽也沒罵錯,你的確是很不上進,我同學的老公多會賺錢呀,人家過的多幸福,哪像你這麼爛……」
她的囉嗦和羞辱終止了我即將坦承殺人的自白,或許我該慶幸她愛罵人的天性而免了牢獄之災。
「……娜娜寶貝,妳先躺在床上休息吧。房間也有電視機呀,我去外面幫忙找一找媽,看看媽會不會是迷路了,還是搭錯車了。」
「老公,如果你每天都像今晚這麼體貼的話,我想媽也不會這麼不喜歡你了。話說回來,我還真擔心媽出了什麼事……她年紀那麼大了,要是不小心摔傷的話,很容易變成致命傷呢。」
「我會幫忙找的,媽一定會沒事,別擔心。」撒這種謊的我,心理著實過意不去。
娜娜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關閉電視也關閉電燈,她愁眉苦臉的到了房間,看來她這一回真的要躺在床上休息,如此一來我也幫外出棄屍找到了一個理由和藉口。
 
「老公……」
她似乎有話想要對我說,總之她能待在房間裡的話,想要說什麼我都願意傾聽。
「我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其實我擔心的並不是媽發生意外,而是害怕媽媽發生意外之後所延生的問題。」
「寶貝,不要擔心。有什麼問題我都會想辦法解決。」我帶著輕鬆的笑臉凝望著她,只希望她能趕快像個木頭人一樣動也不動的去看電視,甚至能快速睡著覺就更好了。
「你今晚真的好貼心喔,老公……其實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說。我們這個家族,有一種遺傳性的疾病,這種疾病我一直都沒告訴過你……」
這句話的開端讓我昏了頭,原來打從我們在教堂宣示婚姻的那一天,這個婆娘就對神撒謊,隱藏了謊言沒有公佈。
 
也罷,都結縭了這麼多年,總之這個疾病不要是AIDS就好,我依舊保持溫柔的態度回覆她。
「沒關係,夫妻之間有什麼秘密不能坦白開來的呢?你說說看吧,我準備要出門找你媽媽了。」我透過梳妝台看見自己的微笑,有一刻我都覺得有點兒假。
「好的。老公……」
娜娜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宛若第一次對男朋友獻身的曖昧神情,然後我從她口裡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件。
「老公,其實是這樣的……我們的家族遺傳了一種奇怪的細胞,只要是我們家族的人死亡之後,那名死掉的人……會發生很奇怪的現象……」
「什麼意思?」聽聞娜娜所說的,我心跳突然又加快了起來。
「你看過殭屍電影吧?我們家族的人死掉之後必須立即焚化,要不然屍體會在細胞病變的過程中開始擩動,不久那個死掉的人就會動起來了。你大概不相信吧?」
廢話,這種事有誰會相信。倘若她當年早一點說自己有這種怪問題,我應該也可以省下一筆嫁妝了。
 
「娜娜,妳是不是太累了?怎麼胡言亂語……」
「我沒有胡言亂語啦,就知道你不相信我。今天會破例告訴你這個秘密,是因為我擔心媽媽出了事。在我們過去的血緣家族之中,倘若是正常死去的死者,就會回來找自己的兒女;如果是被謀害身亡的人,那麼那個死者就會回頭找施暴者復仇呢。我真的很擔心媽媽有了三長兩短,結果在街上屍變把路人嚇壞了,所以今晚不得已非得告訴你這個埋藏好久的秘密……希望你別見怪呀。」
一時之間,我錯愕了半秒鐘。
「娜娜,都二十一世紀了,你怎麼還開這種玩笑呀。」
「你覺得我像似在開玩笑嗎?」
娜娜神色凝重的看著我,她的確不是在說笑,但是這種家族病史我一時之間很難相信。
 
突然,沒有人的客廳傳來了有人走動的聲音。
「咦?老公,客廳有人嗎?」
娜娜納悶的看著我,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不可能呀,我去看看好了……」
我有些膽顫心驚,可能是因為娜娜剛剛說的家族病史,也有可能是我作賊心虛。
我將房門開了一點點的縫隙,只見關上電燈的客廳,地面讓窗外的月光照印出一片長方形的光,一個彎腰佝僂的人影,在地上找尋著一顆圓型的眼珠……
 
這個畫面,我恐怕下半輩子都忘不了。
我只能趕緊把門關上,看來丈母娘,恐怕要展開復仇了。
 
「老公,外面到底是誰呀?該不會是小偷吧?」
娜娜驚慌的握緊了棉被。
 
「我想……」
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那個人……應該是你媽吧……」
 
 
 
 
 
我才說完話,房裡已經響起輕輕的開門聲。
 
門縫裡,一顆蒼白上翻的眼睛,在燈光下發亮……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517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山梗菜
說真的,我看到中間還以為doki你也想挑戰挑戰懸疑推理這塊了,愛看推理的同好太

少了[e12]

不過丈母娘會復活感覺好像沒那麼驚奇,我本來還期待她會比個勝利V手勢,再以南斗

水鳥拳的架勢戳爆她女婿的眼睛的。

09-26 15:01

DokiDoki
其實我還沒有想到最好的結尾應該是什麼就先刊了呢。因為接下來Doki實在是沒有時間了寫小說呀。09-26 15:10
DokiDoki
南斗水鳥拳可能輸給鳳凰幻魔拳一點喔。(中了幻術可以多製造一點劇情呀)09-26 15:14
山梗菜
最近Doki為了工作的事也辛苦了[e19]

不過鳳凰幻魔拳使得出來的話,丈母娘不只會死後復活,還會成為名符其實真正不死

的青銅聖鬥士。既然娜娜也有復活的細胞,難道不考慮轉職成為聖鬥士嗎(拖走

09-26 15:25

DokiDoki
依娜娜沉迷連續劇的天性看來,聖衣可能會選擇出走。睡衣比較適合她...09-26 15:41
小步步
好好笑,我看到最後差點笑死,
這個丈母娘也太愛整人了吧,
不論生前死後~~~
話說,DOKI有九把刀的FU耶

12-12 11: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DokiDoki02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OKI DOKI 闇... 後一篇:夜半的客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第一百九十四章重新開放!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