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鑄心堡的狄昂‧德沛魯斯之子

作者:聖盔夜風│2012-09-23 23:22:58│贊助:16│人氣:479
佛昂


  佛昂,鑄心堡的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站在高曬於空的豔陽之下,聽從著十槍長貝斯魯大人的命令,將自己的裝備穿戴整齊,與他的長槍弟兄鑄心堡的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並列成伍。他內心不住地在抱怨──就在不久前,他才正與萊安‧卡佩斯頓之子準備與一同分享美酒呢!那可是好不容易才從一個叫做巴林特,派農‧卡梨之子的酒鬼馬伕手中贏來的。

  一袋上好的陳年葡萄酒吶!估計那個酒鬼馬伕也是從某個酒館裏頭偷來的。他只是把這袋好東西贏過來犒賞犒賞他們而已。畢竟自己可是準備上戰場,與那些彷彿從伊格托爾的火渣中迸出的怪物作戰呢。

  沒錯,他們本來就該有好好享受這袋葡萄酒的權力才對。這是他們該有的獎賞!跟那些火渣的怪物作戰的獎賞……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打了一個寒顫。

  突然間,照耀在他盔甲上的陽光似乎不再那麼炎熱。他反倒希望這溫度能夠再高一點,再高一點,才能夠止住他心中無止境的寒冰。只要一想到那些怪物的容貌,那詭異而尖痛的叫聲,他心爐中的火焰就像是被人澆下了一大桶格姆林的冰泉般變得渺小。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忽然想起了那在八年前的薩爾哈洛森戰役因功而被公爵大人親自冊封為高貴騎士的佛昂‧珮頓之子佛昂爵士。據說他曾經毫無畏懼的跟隨名叫伊卡林,伊格蘭特‧阿拉維之子的英勇大人面對上千的敵人,而他們的人馬卻只有包括佛昂爵士自己以及伊格蘭特‧阿拉維之子伊卡林大人在內的六名騎士與四十名步兵。

  不知道如此英勇的佛昂‧珮頓之子在這樣的戰鬥當中表現的是如何?他曾在兩天前從一位灰袍醫者口中聽聞過佛昂‧珮頓之子戰死的消息,連那位伊卡林大人也是。也許,他依舊是以那無懼的態度去面對這些火渣怪物吧。願他的靈魂能進入伊格托爾之大熔爐中進行重鑄!

  而擁有與其同名的狄昂‧德沛魯斯之子是否該要讓自己心爐中的火焰燃燒得更加旺盛些?如果在此之前他的靈甲已經破碎,伊格托爾之大熔爐的火焰是燃燒不了無燄之心爐的。那麼他的命運會是如何?難道將被拋出大熔爐外,變成火渣怪物?

  「佛昂,」他聽到與自己一起站在陽光下站崗的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叫喚著自己,而他並不打算理會。

  讓你和你的話語見火渣怪物去吧!

  「佛昂,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萊安‧卡佩斯頓之子推了他一下,逼得他不得不轉頭面對他。

  「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你最好有什麼……」

  「你聽。」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對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按下心中燃起的怒火,照著夥伴的話去聽。結果他聽到了響亮的鐘聲,令街道上所有的動作與聲音都靜了下來。就只剩下那響徹全鎮的鐘聲。

  「那些帶著火渣怪物的傢伙又要來了嗎?」在鐘聲息止後,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的低罵聲才隨著再度活躍起來的街道群聲響起。「真是可惜,也許我們再也沒有機會享受那袋美酒了。」

  「或許我們應該把它還給派農‧卡梨之子。」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點頭同意。「美酒不該浪費,浪費的人進不了伊格托爾之大熔爐。」

  「那麼或許你們應該要把命保住,然後自己乾掉它。」沒等到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回話,十槍長貝斯魯大人的聲音就傳進他們的耳朵。

  兩名鑄心堡之子回頭看向他們的大人,也見到了其餘七名長槍弟兄都已經穿戴好自己的裝備,身上也都披起了白色的披肩,以紅色的鋼製鐵鎚別針繫著。那也是他們的大人歐蘭德‧鋼鎚之子安德烈亞斯大人的象徵。

  「那袋酒就先留著吧。等我們回來之後,把它給分了,免得讓一個邋遢酒鬼給糟蹋了。」

  兩名鑄心堡之子在貝斯魯大人的命令下與長槍弟兄們排列成伍,按照昨晚就已安排好的路線前往東邊防線。在路上,他們碰見了不少位高貴騎士以及大人。其中包括身後跟著十名穿著血紅披風的長槍弟兄的橘髮女騎士,狄昂‧德沛魯斯之子認出她是血湖堡的歐格利‧阿弗洛貝恩之女奈莉塔。至於旁邊騎藍馬的騎士或許是其他的阿弗洛貝恩之子,因為他沒聽過血湖堡的歐格利大人有兒子。

  他們也碰上了那位披著紫色披風的威爾斯‧特洛佐之子艾林大人。他身後跟著的人們身上都穿著精美的雕花盔甲,手中持著怪異短槍,腰間還配著長劍。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很清楚他們不是與自己相同的持槍者,不是自己的持槍弟兄。在鑄心堡之子間,這些人被稱為奈揚安爾,也就是騎士中的徒步者。他們可是公爵大人的直屬士兵,聽說每個人都和高貴騎士一樣英勇,只是有沒有坐騎的問題而已。

  在遇上尊貴的安德烈亞斯大人時,他們已經抵達了所屬防守位置。大人和他的坐騎奈勒伊‧紅鬃之子奈伊羅都全身披掛著重甲,站在他的兩名護衛之間。這兩名護衛身材高大,手中都拿著雙手戰斧。

  他們是亞錫人,居住在山腹中的亞之子,他們如此自稱。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原本認為他們是很值得信賴的戰鬥夥伴,鑄心堡之子們都曾經這認為。然而在前幾天的戰鬥當中,這些亞錫人的表現卻讓鑄心堡之子們失去了信賴。他們如此瘋狂,罔顧其他弟兄的性命,還有大人們的命令。他們自顧自的吟唱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無法聽懂的高揚戰歌,自顧自地衝上前去與火渣怪物們搏殺。

  罔顧身旁弟兄的人無法進入伊格托爾之大熔爐,即便英勇戰死,依舊將被剔除於外,浸於火渣。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心中默默複誦了一次《鑄爐之書》中的經文。他不懂,這樣的話,罔顧其他弟兄的亞之子們與火渣怪物戰鬥得如此勇猛又有什麼意義呢?

  真是想不到,大人竟然還放心將自己的左右交予山腹中的亞之子。他還清楚記得,前幾天的戰鬥中,如果不是安德烈亞斯大人已經陷進絕命重圍當中大聲呼喊著他們的名姓,那兩個亞之子侍衛根本就不會回去救援。

  他看看兩旁,都是自己所熟悉的長槍弟兄。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在他右手第四個。而他們身後,則是同樣熟悉的盾牌弟兄,是由十盾長佛魯安大人所帶領。而再後面則是另一支小隊的戰弓弟兄。

  高貴騎士們集結於門後一塊特別清出來的空地,他知道這些騎士們會在敵人抵達圍牆前發起衝鋒,為他們先解決掉一些火渣怪物。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感到非常的安心,心爐中的火焰彷彿比剛才旺盛了一些。他看向遠方的地平線,歐哈爾人的旗幟已經出現。

  新月三首鷹繡於深藍色旗面,於躁動不安的平原空氣之中飛舞躍動著。沉重的腳步聲宛如鑄心城中永不停止的鐵槌敲擊聲,擊打在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的心爐上,撼動著剛剛才再次燃旺的火焰。

  在幾個眨眼間,歐哈爾的戰士們就出現在他的眼前。在距離千步以上的目測下,他們看上去如此稀少,讓平原顯得如此空曠。但在距離拉近那麼一些後,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就不再有這樣的想法了。

  那撞擊著心爐的戰鼓聲如此響烈,他感覺到火焰正逐漸熄滅。不知道法魯迪安‧德沛魯斯之子狄昂面對這個情形時會如何面對?或許他會大聲嘲笑自己之子佛昂的愚懦。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從來就不像是法魯迪安‧德沛魯斯之子狄昂那般有著旺盛的心爐之燄。甚至連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的心爐之燄都燃燒得比他更加旺盛!

  那些騎乘著巨大怪物的傢伙被稱為席羅瓦,但鑄心堡之子們卻用自己的語言將他們稱為奈揚達,怪物騎士。他們揮舞著那帶著錐刺的猙獰長鞭驅趕著前頭的大批火渣怪物。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看了看圍牆前插入泥土中成一排的簡陋防馬柵,心中感到十分可笑。

  他早就知道這些防馬柵拿去做成更多的箭支還會比較好。因為這些東西與那些怪物騎士的坐騎相比根本是個最可笑的笑話!然而那些大人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也許這也是為了要向他們自己的心爐添加柴火吧。

  「格姆林的冰泉啊……」他彷彿聽到了萊安‧卡佩斯頓之子安瓦德低聲罵著。

  是啊,真正的格姆林冰泉

  至少他還能夠面對這些火渣怪物而不臨陣脫逃。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如此想著,同時也為自己的心爐添加著柴火。

  他聽聞有一位同樣以無懼著稱的高貴騎士就在戰鬥中面對火渣怪物時,帶著自己的部隊向後逃離,險些導致了其他部隊的崩潰。至少自己,還能夠在面對這些火渣怪物時燃燒心爐之燄,持起手中的長槍與弟兄們並肩作戰。

  這樣想著,火焰又再度旺盛起來,比剛才的更烈,燒灼的狄昂‧德沛魯斯之子重新感覺到炎熱的陽光在照耀著他。比起這金色的火焰,那些從伊格托爾火渣中迸出的怪物又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第一聲號角響起,打斷了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的思緒。──他花了好一下子才想起來這是什麼意思。

  他沒有回頭去看,但是聽到了戰弓弟兄們抽取箭支、拉開弓弦的聲音。圍牆後頭是如此的安靜,他也聽到了身旁的長槍弟兄們微微緊促起來的呼吸聲還有心跳聲──當然,也可能是他自己的。他不禁想著,這些長槍弟兄們是否也像剛才的自己一樣,在努力編織著柴火投入心爐中讓那火焰燒得更旺些?

  第二聲號角,戰弓弟兄們的弓弦已經拉出了那離弦之歌的第一個音符。他聽到左邊的長槍弟兄口中快速的念著些什麼,也許是他在向自己所信仰的熔爐看管者獻上祈求之語。不過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不打算這麼做。

  並非是他不想要向伊格托爾的熔爐貢獻祈求之語,只是他知曉現在必須要將這些言語化為靜默的柴火丟進心爐中,才能夠讓自己的肩膀挺直、堅定地站在圍牆後,也才能讓手繼續以正確的力氣、方式握住長槍。

  他相信伊格托爾一定會諒解的。

  第三聲號角,群箭離弦。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佛昂看到戰弓弟兄們的箭支所譜成的箭之歌讓那些火渣怪物倒下一片。他知道這些都將成為圍牆後弟兄們的心爐柴火。

  第四聲號角,戰弓弟兄們向火渣怪物演奏起第二輪箭之歌。狄昂‧德沛魯斯之子這次聽到的是高貴騎士們的坐騎發出的鼻息聲,以及他們放下頭盔面罩等動作的聲響。

  然後,在「以公爵閣下之名」的戰呼聲中,高貴騎士們駕馭著他們神駿的戰馬躍過圍牆。在急促的短號聲中,騎士們聚集成了一個矢鋒陣,就像是一支釘頭鎚上的尖刺,輕鬆擊破了火渣怪物們如鬆線破布般的陣型。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看著許多高貴騎士們以高超的騎術來回衝刺,刺翻一個又一個的火渣怪物。當中也有幾個人不慎落馬,改以長劍、戰錘與盾牌應對火渣怪物。他總是很欣賞這些騎士的殺戮之舞,如此華麗而精實,在奪取性命的同時也為身後的同伴們帶來心爐的柴火。

  在經過一小段時間的戰鬥後,騎士們於再次吹響的號角中後撤。此時已經只有不到一半的高貴騎士還保有他們的坐騎。然而火渣怪物已經躺下了許多,幾近三分之一。

  戰弓弟兄們開始釋放下一輪的箭雨來掩護撤退中的高貴騎士們,但基本上已經無法再對火渣怪物造成多少傷亡。

  而狄昂‧德沛魯斯之子也開始擔心了起來,因為他已經能夠隱約聽到那些山腹之子的低吟聲。

  「亞薩曼達,亞薩曼達,亞薩曼達……」

  「格姆林的冰泉。」狄昂‧德沛魯斯之子如此說著。貝斯魯大人的命令響起,他和長槍弟兄們向後退,將自己置身於十盾長佛魯安大人帶領的戰盾弟兄身後,然後架舉長槍。

  「格姆林的冰泉。」




---------------------------------------




  上一頁                             下一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494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誌|歐哈爾戰記

留言共 2 篇留言

灰音
『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看著許多高貴騎士們以高超的騎術來回衝刺,刺翻一個又一個的火渣怪物。當中也有幾個人不慎落馬,改以長劍、戰錘與盾牌應對火渣怪物。他總是很欣賞這些騎士的殺戮之舞,如此華麗而精實,在奪取性命的同時也為身後的同伴們帶來心爐的柴火。』我非常喜歡這段,好像電影畫面真實又清晰喔!
『「格姆林的冰泉。」』最後結尾這句話,我覺得好像有危險要來臨呢?

09-24 16:01

聖盔夜風
謝謝灰音你的讚美喔!
這篇是歐哈爾戰記的小章節之一,欲知狄昂‧德沛魯斯之子的狀況如何,可能又是要等一段時間了呢,XD。(不負責任(?09-24 17:19
黑崎一護

09-30 21:45

聖盔夜風
謝謝。09-30 2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 後一篇:【自語】省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輕小說連載《與龍族的日常(暫)》今日提前更新! 去溪邊玩要小心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