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轉貼] 空之軌跡官方小說 — 突擊!梅貝爾市長華麗的一天 [上] [簡轉繁]

作者:white│英雄傳說 空之軌跡 FC│2012-09-17 19:52:51│巴幣:6│人氣:959
主要是簡轉繁然後修正一下錯字跟一些用語

原作 : はせがわみやび


翻譯:
Fragrance

版權聲明轉載時請以超鏈結形式標明文章原始出處和作者資訊及本聲明
http://qinglingchuan.blogbus.com/logs/217513976.html

來源網站清冷川

-------------------------------------------------------------------------------------------------------

【內容簡介

故事是以奈爾與桃樂絲為視點
描述在空之軌跡FC時於柏斯發生的事件

時間點在小艾跟小約啟程前往哈肯大門找摩爾根將軍後
與南街盜賊團事件之前的小插曲


-------------------------------------------------------------------------------------------------------

商業都市柏斯的北街區。
 
中午猛烈的陽光炙烤著路面上的石板,在行人的腳邊投下小小的影子。
在這條東西走向的道路上,一位少女發出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快速跑過。
 
她色澤明亮的棕色頭髮在風中飄動,繫在腦後的黃色緞帶跳躍著。
她戴著小巧的圓眼鏡,給人以一種鬆鬆垮垮不緊不慢的感覺
儘管她跑得很急,但仍然不影響她給人留下的這種印象。
 
在一家店面前,她猛地轉過了頭。
 
哎呀。
 
由於她停得太過突然,纖細的身體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哎、哎呀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她險些摔倒,不過還是勉強站穩了腳跟。
 
呼啊。哎呀,差點就走過了。
 
她說了一句缺乏緊張感的台詞,抬頭看著招牌,上面寫著奇爾榭
這是一間位於柏斯市西北的大型酒館,中午的時候也是柏斯市民們進餐的地方。
 
她讓急促的呼吸平定下來,推開門走進店內。
她被一陣喧鬧聲包圍了。
 
將二樓打通了的店內非常寬敞
雖說時間已是午後,但店內還是被食客擠得滿滿當當
空氣中充滿了燒肉的香味和熱氣。
 
天井上五片扇葉的裝飾風車緩緩攪動著中午悶熱的空氣。
 
肚子開始咕咕作響。
她雙手按著肚子,環顧了一下四周,一眼看到了一個男子坐在吧台前的背影。
 
前輩!奈爾前輩!
 
男子聽到呼喚聲回過頭。
 
嗯?是妳啊,桃樂絲。妳跑哪兒去了,真慢!

我去超市了啊,順便去沖了照片。你看你看。真可愛~”
 
被叫做桃樂絲的少女咚咚咚地跑上來,從掛在肩上的包包取出了一個大信封。   
 
等、等一下!那是照片吧?別在這種地方拿出來啊!

好啦好啦,沒事的。

沒事才怪!
 
奈爾知道就算自己這麼說也無濟於事
他趕緊在吧台上遠離餐盤的地方騰出了一點空間。
 
哎呀,真浪費。

你太貪吃了,前輩,怎麼還舔沾在手上的湯呢。

這應該怪誰啊!

那種事無所謂啦。

有所謂!妳倒是聽我說話!

好啦好啦。這可是柏斯超市哦!這姑娘氣質非常優雅呢。
 
桃樂絲從信封裡取出好幾張照片在吧台上鋪開。
狹窄的吧台馬上就被擺滿了。
 
還一樣是個攝影瘋子,奈爾這樣想道。
 
——
 
奈爾盯著擺在台上的照片瞪大了眼睛。
 
這個是……
 
或許該說她是跟瘋子只有一線之隔的那類人吧。
 
怎麼了,前輩?

妳怎麼拍到的……

咦。很平常啊,就是轉了一圈。
 
她微笑著說。
 
這些照片拍的都是柏斯超市。
 
柏斯超市是一間大型百貨商店
它是商業都市柏斯的象徵,矗立在城市北部的中心
 
店如其名,各種各樣的商店齊聚在同一棟建築物內,應有盡有。
其規模之大,差不多占了北街區的四分之一。
 
鋪在吧台上的照片是從外面繞著柏斯超市轉了一圈拍下來的。
 
明信片大小的照片數量超過十張
桃樂絲就像要把它們拼接在一起似的鋪在台面上
令人吃驚的是,一旦把它們拼在一起,居然吻合得天衣無縫。
 
每一張照片都跟左右兩張拼得嚴絲合縫
沿著建築物的週邊從二百六十度角將它拍攝了下來。
 
如果拍下來或多或少有重疊部分的話想必不難。
又或者是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自正對著柏斯超市拍照的話,這也很好理解。
 
但是,這個……
 
妳沒用三腳架吧?

什麼?是的,的確沒用。
 
桃樂絲一臉驚訝地回答。
 
——這樣就把全景照片給拍出來了嗎!
 
奈爾在心裡咂舌驚歎。
 
而且,從東面拍的照片和從西面拍的照片都有著完美的光照效果。
這也就意味著,這傢伙在一棟建築物上花了整整一天時間,只是為了把它拍下來。
 
眼前的女孩桃樂絲·海婭特,雖然年方二十,卻是利貝爾通訊社的簽約攝影師。
她確實有這個本領,她可說是使用導力照相機的天才。
 
超市小姐不僅個子高,而且還很會打扮,非常的可愛哦~”
 
桃樂絲這樣說道。
在她眼中,似乎建築物和風景都跟單獨的人一樣,各自有著個性迥異的表情。
 
拍得挺不錯嘛。桃樂絲小妹妳很會拍照片呢。
 
吧台對面奇爾榭的老闆也誇獎道。
他記下點功能表之後,在桃樂絲面前也放下了一碗紅尾湯。
 
謝謝您~。嘿嘿嘿。
 
她害羞地抓著後腦勺的動作看起來卻毫無天才的樣子。
 
哎呀,對了。那麼前輩你這邊怎麼樣了呢?
 
桃樂絲的問題讓奈爾一下子變了臉色,一副不高興的表情。
 
失敗了。

——

說是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啊,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奈爾是利貝爾通訊社的簽約記者。
 
由於是簽約雇傭人員
所以他不得不遵守通訊社的方針——具體來說,他接到了一項命令
那就是不管想什麼辦法都要對該市市長進行採訪。
 
儘管如此,他卻被很乾脆地拒絕了……
 
畢竟人家是市長嘛,想必應該很忙吧——”

那倒是……。不過至少見個面也好啊。
 
市長身邊的那位女僕實在太過優秀了,簡直是個鐵女人。
她乾淨俐落地駁回了奈爾想要面見市長的請求,讓他碰了一鼻子灰。
 
還是說,前輩你提出請求的方法有問題呢?

唔!……妳這傢伙。
 
雖然奈爾知道她沒有惡意,但還是一下子被說中了痛處。
 
前輩你一直不擅長寫名人的報導呢。

別多嘴!
 
即使這是事實也一樣。
 
奈爾並不大擅長與別人交往。
他既不會利用人脈又不會說好話
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名人的緋聞更讓他頭痛的了。
 
如果要說真心話,他想要的是事件。
想要追蹤更大規模的事件,想要寫那樣的新聞報導,這就是他的想法。
 
但是,不採訪通訊社就不會給他報酬。
沒有錢的話,甚至沒辦法離開這裡去下一個城市。
那麼就只能被困在這了。
 
而且,也不知道住宿費能撐到什麼時候。
這樣下去幾天之後就要開始幕天席地的美好露宿生活了。
 
萬事向錢看……真是悲哀。
 
消失的客運飛艇也還完全沒有下落。可惡!
 
他用拳頭錘了一下膝蓋。
 
真沒辦法呢——”

我說啊。妳可別忘記,妳現在跟我是一條船上的啊?
  要是寫不了報導,攝影經費也是沒著落的。

咦?!這太不講道理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啦,妳這沒腦子的傢伙!

唔嗯。這可麻煩了呢——
  我還拍了很多照片的。光是以後沖洗照片的費用,呃……
  總而言之應該會花不少錢的。
 
奈爾斜眼瞟著自顧自咕噥的桃樂絲,把手肘支在吧台上托著下巴。
好吧,接下來該怎麼辦呢,他自言自語道。
 
啊,說起來……”

嗯?

關於那位市長。我在超市里聽說,她好像經常一個人去視察店面。

一個人?堂堂一位市長?
 
奈爾覺得不大可能。
柏斯完全算得上是個都市,雖然跟王都格蘭賽爾比起來要小一些
但市長怎麼可能不帶任何隨從走在街上呢?
 
是啊,梅貝爾市長就是這樣的人呢。
 
答案來自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方位。
吧台對面的老闆一邊用乾布擦拭盤子一邊這樣說。
 
真的假的?

是的。雖然年紀輕輕,但自從身為前任市長的父親去世之後
  她就出色地繼承了市長的職務……
  不少人都說她的商業才能,準確來說是經營手腕甚至在她父親之上。

——。很厲害啊。
 
奈爾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出這樣一句感想
可能是聽到自己的市長受到稱讚而非常高興
老闆滔滔不絕地說起梅貝爾市長究竟有多麼優秀。
 
據他所說,商業都市柏斯近年來貿易利潤有了顯著提高,這也要歸功於市長
因為她巨細靡遺對貿易商品進行監管。
 
低價買進,高價賣出,儘管只是忠實地實行了交易的基本準則
不過這事情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其實相當困難。
 
對於柏斯與其他國家之間買賣的一切種類的商品
梅貝爾市長都隨時保持高度關注。
 
老闆繼續滔滔不絕地說著。
 
並且,作為柏斯市經濟中心的柏斯超市
由於梅貝爾市長本人就是業主,她經常親自去視察。
 
業主……是說經營者?那家大商店的?
 
老闆點頭,奈爾一時啞口無言。
 
梅貝爾市長還很年輕吧?

好像是二十一歲吧。

……二十一?
 
居然居然……和這傢伙差不多年紀?
 
怎、怎麼了,前輩。你那種眼神是什麼意思啊。
 
奈爾不由得轉過視線,在他視線的前方
桃樂絲撫平了在奔跑中弄亂的頭髮,整理著緞帶把它繫好。
她托了一下眼鏡腿,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又做這種多餘的事情。
就因為她老是這樣,要是她看起來精明幹練的話也就不用這麼費工夫了。
 
不過……
年僅二十一歲就當上了市長,光是這一點就讓人難以置信
並且她居然還是市內最大的商業設施的經營者……
 
真厲害啊……”

對吧。而且還不光是這樣。

——”

她還是個美女。

“……………………所以說妳幹嘛要因為這種事沮喪啊,桃樂絲。

又漂亮又能幹也太不公平了……”

妳以前有在意過這些嗎?!

不過我就是這麼覺得嘛。

我說啊。攝影師只有妳一個,所以妳得給我打起精神來啊。

……是的。是的。
 
——算了,別管她了。反正她應該會像平時那樣很快又活蹦亂跳了。
 
原來如此。對於市長來說,視察超市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啊……”
 
就在這時,奈爾的腦海裡靈光一閃。
 
是嗎……一個人視察啊……”
 
他打定了主意。
 
既然採訪的要求遭到了拒絕
那麼採取正面突破是不可能寫得出關於市長的報導的。
 
這樣的話,那就潛入柏斯超市,看看她視察的情況吧。
 
這樣簡直就跟狗仔隊似的,不過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他連報導的標題都想好了。
 
《突擊!梅貝爾市長華麗的一天》
 
雖然看起來就像是通俗雜誌的標題,不過這樣才能寫得簡單明瞭!
……他這樣覺得。
 
大概吧。
 
奈爾抖擻精神,將剩下的鮮紅湯汁一飲而盡,馬上開始構想該如何取材。
 
桃樂絲。

是的,有什麼事嗎,前輩?
 
這個時候的奈爾完全沒想到自己接下來的一句話會引發意想不到的結果。
 
妳會不會偷拍?
 
他本來只是打算隨口問一問這位攝影天才的。
 
“……咦?
 
開始進行導力照相機保養的桃樂絲回過頭來,臉上帶著困惑的表情愣住了。

-------------------------------------------------------------------------------------------------------

麻煩了呢——”
 
臨近深夜時分,在富萊登酒店自己的房間裡
桃樂絲一邊整理洗出來的照片,一邊不斷念叨著已經說了無數遍的台詞。
 
不知道要不要緊啊。唉。哦,這一張拍的是可愛的孩子,放這邊。
 
她把一張照片放在桌子的右手邊,照片拍的是盧安市的鐘樓。
 
這一張是帥氣的,放這邊。
 
放在左側的是一張海岬上的燈塔的照片,右上角的天空還拍到了一隻海鷗。
 
儘管旁人根本分不清這些照片到底有什麼區別
但對於桃樂絲來說它們之間的差別似乎非常明顯
她能夠用自己獨特的標準毫不遲疑地把它們區分開來。
 
她將大量照片分完類之後,各自裝進信封整理好。
工作大致告一段落之後,桃樂絲又嘆了口氣。
 
麻煩了麻煩了……”
 
她喃喃自語,不知道這是她重複的第幾遍了。
 
她理解奈爾前輩為什麼會很需要這位著名市長的新聞素材。
因為不寫新聞稿,就拿不到報酬。
這對於桃樂絲來說也是件麻煩事,不管怎麼說攝影還是要花不少錢的。
 
但是……
 
自己究竟能不能偷拍成功呢?
 
前輩這樣說過:
我並不是想寫八卦新聞,在刊登出來之前我會向對方徵求意見的。
 
奈爾前輩說
他只是想用普通市民的眼光來觀察市長最真實的工作情況,然後寫成新聞稿。
 
在這麼說的同時他的眼光遊移不定
看來對於奈爾前輩來說這也是讓他於心不安的違心之舉,不過……
 
奈爾說只要拍下梅貝爾市長自然的舉止就好。
 
但是,問題並不在這裡。
 
我能不能安靜地拍照呢?
 
她不由得問自己。
 
桃樂絲·海婭特在舉起相機的時候沒有哪次能夠保持安靜。
或許應該說老實話——很吵。
經常有人這麼說她。
 
但是,要是不讓對方保持好心情的話,就不會有好表情啊。
 
不管模特是靜靜佇立的樹木,還是沉默不語的古代遺跡
只有讓他們保持心情愉快,才能夠拍到好看的表情。
雖然對於桃樂絲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很難得到周圍人的理解。
 
但是,她總是盡心竭力地想要讓他們高興,然後才會按下快門。
以至於她甚至都意識不到自己在這麼做了。
 
所以——要想偷偷地……
 
我能不能做到啊?唉。
 
明天還要早起。
跟奈爾前輩約的時間在日出之前。
 
忐忑不安地進入夢鄉之後——
 
在距離天亮沒多久的時候,桃樂絲醒了過來。
她心中的不安成倍膨脹起來。

-------------------------------------------------------------------------------------------------------
 
真是漂亮啊,桃樂絲看著這間宅邸想。
 
梅貝爾市長居住的宅邸作為個人居住的建築
其規模大概算得上是柏斯市數一數二的。
 
這是一棟二層樓的建築物,只有南棟根據視窗來判斷應該是有三層的。
 
整面牆壁都是用白色石頭拼成的
剛剛升起的太陽散發出柔和的晨光,將牆壁染成了薔薇色
看起來就像是羞紅了臉的貴婦人。
 
飄窗上鑲著大塊的玻璃,閃閃發光地映照著朝陽。
 
現在就想按下快門。
 
桃樂絲不由得這麼想,躍躍欲試起來。
 
不行。

我還什麼都沒說啊。

那妳就把相機放下來!

啊!不知不覺就……”
 
不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相機舉起來了。
 
桃樂絲和奈爾躲在能夠看到市長宅邸大門的街邊角落。
 
他們在太陽升起之前就一直站在這裡,已經開始感覺腿腳酸痛。
肚子也餓了。還覺得很睏——
 
呼啊啊啊~”

別出聲!

嗯唔……嗚嗚,呼啊啊啊。不、不行的啦。

她勉強忍住呵欠,眼角浮起了淚花。
 
你這傢伙,我不是說了今天的獵物不是建築物嗎!
 
啪,她腦袋上挨了一巴掌。
 
掛在眼角的淚珠滾了下來。
 
不要老打女孩子的腦袋啊。

我只是想當一個嚴格要求後輩的前輩而已。
  ……不過還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什麼沒有動靜?

不對勁。雖說是一大清早,但是不管是去市政廳,還是微服視察
  也差不多應該有動靜了。喂,妳看到什麼沒有?

我的照相機又不是望遠鏡。
 
被奈爾瞪了一眼之後,桃樂絲重新把照相機抱了起來。
 
導力相機雖然很小,卻是一台精密的機器
其中凝聚著導力革命以來的最新技術。
 
唯有鏡頭部分運用了古老的手工技術
內部裝置和記錄媒介使用的都是由七耀石組成的最新結晶迴路。
 
桃樂絲從包包中取出用於望遠的替換鏡頭。
 
她把鏡頭對準宅邸,用指尖在一個跟遊擊士所使用的導力器很相似的圓盤
(不過大小差不多只相當於導力器的五分之一)上一劃
圖像便通過鏡頭出現在了照相機後面的投影板上,對準了焦點。
 
桃樂絲並不喜歡單純依靠機器,而是習慣看著取景器手動調整焦距
不過現在她必須讓前輩看清楚,這也是沒辦法的。
 
投影板上顯示出透過一樓的玻璃窗看到的室內景象。
 
對焦OK,光圈也檢查完畢。
嗯,這下就完美無缺了。只要這樣按下快門——
 
哎呀,現在不是攝影的時候。

看到什麼沒有?

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桃樂絲把投影板上顯示出的圖像鎖定之後給奈爾看。
由於沒有保存在輔助記憶體內,所以一旦解除鎖定畫面就會消失
不過現在這不成問題。
 
畫面顯示宅邸內的傭人們都集中在一個類似於食堂的地方。
這種舉動感覺就像是遊擊士或者是城鎮的治安隊在進行監視一樣。
 
在收拾房間啊。

說起來,他們感覺很悠閒呢——”
 
他們互相談笑風生,有的在擦桌子,有的在搬餐具
完全是一派早餐過後的景象……
 
咦?咦咦咦?我還以為應該快到吃早餐的時間了呢。

“……還有呢!

奈爾臉色大變,從拐角處飛奔出去,衝到了宅邸的大門前。
 
他拼命按著門鈴。
 
一位表情冷冰冰的年輕女僕走了出來。
她好像很不高興。美女生起氣來是有點可怕的。
 
又是您啊,記者奈爾·班茲先生。
  您想要對梅貝爾小姐進行採訪的要求,我昨天應該已經謝絕過了。

市長呢?

您有何貴幹?

她在還是不在!

您有何貴幹?不知您來訪是有何要事呢。您有沒有預約過?

——這個人好厲害。
 
桃樂絲在心中捏了把冷汗,向後退開一步靜觀事態發展。
 
心臟狂跳不止。
 
奈爾前輩的外表並不嚇人。
雖然眼神倒是有點可怕,但是體格很普通,準確來說還算偏瘦
而且也沒什麼肌肉。
 
皺巴巴的便宜貨襯衫,胸前很不像樣地敞開著,領帶總是繫得鬆鬆的
這副打扮一個不小心就會讓人把他當做失業大叔——不,是大哥
就是這樣一個普通青年。
 
然而,雖說如此,對於眼前的女僕小姐來說,他畢竟是年長的男性……
她怎麼能夠如此冷靜呢。
 
她的應對方式不卑不亢、乾脆俐落
簡直就把奈爾前輩當做了腳下爬過的螞蟻或是飛蟲。
 
所以我就問妳她到底在不在家啊!
 
前輩也毫不退縮。
 
他仍然不屈不饒。
或許可以說是記者的楷模。
 
桃樂絲真心這樣覺得,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咦?
 
——剛才這個人是不是笑了一下?
 
熱血沖昏了頭的奈爾前輩好像完全沒發現
不過女僕的唇邊露出了一絲笑容,就像是有什麼圖謀似的,桃樂絲有這種感覺。
 
市長已經出門了。
 
對於奈爾執拗的質問一直置若罔聞的女僕這樣回答道。
 
到哪兒去了?

不知道——”
 
沉默寡言的女僕沒有一句多餘的話,接著說。
 
只是……今天並沒有公務活動的安排。”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市長並沒有去市政廳。
奈爾短促地叫了一聲超市嗎!
 
來晚了啊。我們走,桃樂絲!

是、是的!
 
新人攝影師把包抱好,追著衝了出去的前輩跑掉了。  
 
目送兩人遠去的女僕小聲說了句那麼,我也開始做準備吧——
她的聲音被午後的風吹散,並沒有傳進奈爾和桃樂絲的耳朵。

-------------------------------------------------------------------------------------------------------
 
柏斯超市四面都被大路包圍,從上方俯瞰的話幾乎就是一棟正四邊形的建築物。
沿著臨街的白色牆壁放置了一排種著時令花卉的花槽,裝點著過往行人的視野。
 
在超市西側的入口處。
奈爾跟桃樂絲一同佇立在此,仰望著這棟建築物。
 
真是的,有沒有必要建得這麼高啊。
 
超市的面積差不多占了城市北側的四分之一,已經足夠容納不少店鋪了。
事實上超市內部只有上下打通的一層,連二層都沒有。
 
但是,房頂卻差不多有三層樓高。
 
因為裡面是有噴泉的。

不,這有點不對勁吧。噴泉可噴不到那麼高啊?!
 
奈爾不由得反駁桃樂絲的話。
 
百貨商店的中央有個小廣場和噴泉,這的確很了不起,但是那也沒必要建這麼高。
 
裡面還有藥店和蔬果店哦——”

所以我就說問題不在這裡——算了,我們進去!
 
正面的玻璃門像飄窗一樣呈半圓形
構造非常有趣,是從中間向左右兩邊滑開的
而且有人接近的時候它會感應到,能夠自動開關
從這種地方也可以看出導力革命的成果。
 
它肯定是使用了導力器。
 
從西邊進入超市,緊挨著右手邊的是服裝店,左手則經營的是雜貨店。
以它們為首,直到店內的最深處,種類各異的商店連綿不絕地排開
各種各樣的商品琳琅滿目,只能用壯觀一詞來形容。
 
這意味著這裡就是柏斯市的市場
 
柏斯超市並不是一家商店的名字,而是給這棟建築物起的名字。
梅貝爾市長所擁有的權利,就是允許商店進入這棟建築物經營的權利
也就是說她就是市場的管理人。
 
真的有很多東西賣呢,而且人也很多。

不要東張西望啊,脖子會酸的!

說得也是呢——”
 
桃樂絲認真地點頭回應。
 
……這傢伙有沒有體驗過脖子酸痛的感覺啊。
 
但是——要在這裡面找到市長啊……
 
而且她是微服來到超市的,這還只是一個推斷,並沒有確實證據。
 
奈爾一瞬間有些洩氣,冒出放棄算了的想法
但還是勉強將這個念頭壓了下去。畢竟他不想身無分文露宿街頭……
 
——話說回來,就算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應該也能勉強堅持下來。
 
他瞟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搭檔。
 
——不過這傢伙大概不行吧。
 
前輩,我們從哪兒找起呢?

——”
 
偷看的瞬間對方剛好把臉轉了過來,把奈爾嚇了一跳,有那麼一點狼狽。
這傢伙還是老樣子,對別人的視線感覺很敏銳。是不是攝影師的習性呢。
 
總而言之,先轉一圈看看吧。

好的~”
 
鬆懈的回答讓奈爾覺得有點不安
他開始慢慢在店內邊走邊看,片刻之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說起來我們還不知道市長是長什麼樣子的。
 
——這不是毫無意義嗎!
 
應該先到圖書館或是市政廳去看一看名人錄的!
 
那個好厲害啊。
 
桃樂絲的聲音讓奈爾抬起頭來。
 
桃樂絲連聲催促著奈爾快看,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那裡是五金店的店面。
除了五金器具之外,似乎也有兼營盤子和鍋之類的陶器瓷器。
在一個平台上面高高堆著素白的盤子,還貼著張上書特賣二字的紙。
 
話說,堆得也太高了吧,喂!
 
最高的盤子已經超出了視線的高度,奈爾拼命伸出手去的話很難說夠不夠得到。
這甚至讓人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喂喂喂,那樣不大妙吧。
 
而且還有一位體態豐滿的女性正兩眼放光地大呼便宜
想要從這座白色盤子的高塔中段硬抽出一個盤子——呃,那樣太亂來了!
 
前前、前輩!

笨蛋!
 
——可惡,開始劇烈搖晃了!
 
奈爾一路衝出去撞上了好幾個顧客,但還是來不及了。
 
這樣可不行啊。
 
一個清澈的聲音響起,與此同時,搖搖晃晃的盤子高塔一下子靜止不動了。
 
奈爾停下了腳步。
 
奈爾隔著人流看到了一位扶住高塔的女性身影。
 
那是一位二十歲上下栗色頭髮的少女
穿著跟髮帶顏色相同的紅色外衣,胸口綴著一顆很大的藍寶石。
粉色的內衫鑲有花邊,看起來似乎價格不菲。
 
這樣很危險的,這個時候您就不要客氣,儘管叫店員過來吧。
 
她這樣說著,對著想要抽出盤子的女性微微一笑。
 
對方一瞬間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但很快她就意識到了提醒自己的物件是誰,立刻臉色大變。
 
市、市長!

是的。

非非、非常抱歉!那個,這個,那個……”

沒事,您沒有受傷就好。
 
——居然是市長?!
 
奈爾在距離她們幾步之遙的地方硬生生刹住車,躲到了陳列架的後面。
桃樂絲叫著前輩走近,奈爾按著她的頭讓她也像自己一樣躲起來。
 
嗯唔。

別出聲!
 
——那就是柏斯市的市長梅貝爾啊。
 
真的很年輕。而且還很漂亮。
 
梅貝爾市長叫來店員陪著顧客
她自己帶著店主走到店裡,囑咐店主不要再把盤子堆成塔了,這樣很危險。
 
這樣堆放很危險,可能會傷到顧客的,請改善一下這種做法。
 
儘管她聲音柔和,但語氣卻十分堅決
有一種不容抗辯的力量,五金店的店主忙不迭地道歉。
 
我知道您一直花了不少心思以便宜的價格進貨。
  正因為如此,才更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損害店裡的名聲啊。您說呢?

非、非常感謝!
 
大嗓門的店主一邊這麼說一邊連連點頭。
 
他說話的聲音這麼大,梅貝爾特意把他帶到店後面囑咐他的苦心都白費了……
 
不過市長在沒有讓任何人感到不愉快的情況下圓滿解決了事件
她的行動讓奈爾咂舌驚歎。
 
說心裡話,他本來覺得,二十一歲的小姑娘究竟能幹出點什麼呢——
要說自己完全沒有低估她是假的。
 
桃樂絲。拍下來了嗎?

——————”

哎呀!抱歉。
 
糟糕了,是自己捂著她的嘴把她按在貨架角落裡的,忘得一乾二淨了。
 
嗯哈!哈啊哈啊哈啊。太、太過分了,前輩。哈,好難受。

好了,聲音小點。相機啦相機,給我拍幾張!

是、是的!

保持安靜啊!

唔,是的!我我、我……明白了。
 
桃樂絲緊閉著嘴巴,舉起相機對準勉強可以看到半邊身子的市長。
當然是躲在貨架的後面。
 
她的嘴一會兒張開一會兒閉上,一會兒張開一會兒又閉上
(大概是在掙扎著不發出聲音),最後,她按下快門,拍了幾張照片。
 
梅貝爾從店裡出來,似乎是打算就這樣繼續巡視店鋪。
奈爾跟桃樂絲一道偷偷跟在她後面。
 
從五金店走到雜貨店,市長走到這裡又一次停下了腳步。
 
有個青年在書架前面不停徘徊著,一臉為難,不時瞄著店主。
看樣子他是在找書,不巧的是店裡人很多,店主沒有注意到他。
 
梅貝爾市長輕輕走到青年旁邊,向他打招呼:
 
您在找書?
 
被招呼的青年似乎並不認識市長。
 
看樣子他是位旅客
梅貝爾在說話間瞭解到他是為了學習如何做生意而來到商業都市柏斯的。
 
這樣的話,那我就推薦這一本吧。
 
她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給青年看。
她簡略解釋了一下這本書的內容,此外還選了好幾本其他的書。
 
——書架上的書她該不會全都記得吧?
 
雖然這應該不大可能,不過從她選書的時候毫不遲疑的樣子看來
這些書應該都是她自己學習的時候用過的。
 
這位精明能幹的市長維持著柏斯市的經濟不斷發展
青年卻絲毫沒有察覺這些書都是市長本人所推薦的
他向梅貝爾表示感謝之後走向櫃檯。
 
——,真是個了不起的人啊。

是啊。呃,喂。剛才的你有沒有好好拍下來啊?

哦。哎,那個……拍是拍下來了,不過。

不過什麼?

感覺……有點奇怪。

哪裡奇怪了?

——……就是這麼感覺。
 
桃樂絲不得要領的回答讓奈爾有些驚訝。
 
不過,他沒有時間再問下去了。
梅貝爾市長又開始進行視察了。
 
儘管桃樂絲說的話也讓他很在意
但要是在擁擠的超市裡把市長跟丟了的話,想要再找到她肯定不是件容易事。
 
可惡!我們追!

-------------------------------------------------------------------------------------------------------
 
桃樂絲感覺很吃力。
 
可能是因為她舉起相機的時候採取了跟平時不一樣的方法
還是說有什麼其他的理由呢。
 
完全拍不好。也完全沒有拍得好的信心。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不順利呢?
 
雖然桃樂絲很少拍人物照,但是這並不是說她不擅長,理論上是這樣沒錯。
 
人、自然和靜物都是一樣的。
 
只要那孩子露出了很好的——有那孩子風格的好看表情
就只需要用相機照下來就行了。
 
理應是這樣的,不過……
 
現在她透過取景器看到的是柏斯市的市長梅貝爾的身影。
 
有位顧客遺失了錢包,眼神銳利的梅貝爾看到了錢包掉落的瞬間
她拾起錢包追上那位顧客,正將錢包遞給對方。
 
由於是一路小跑趕上來的,桃樂絲有些氣喘。
她做了個深呼吸,然後注視著取景器。
 
……”
 
又來了。
 
桃樂絲舉起了相機。
她透過取景器捕捉到了梅貝爾的身影,對準焦距,定好光圈
正在她就要按下快門的一瞬間。
 
梅貝爾忽然將臉背了過去。
 
這樣就拍不了了。
 
不,雖然也可以拍,但是這樣就沒辦法刊登出來了,背面的肖像照是不行的。
無奈之下她只好再次集中精神,等待下一次機會的到來。
 
斜過身子的市長轉動身體,從原先站立的位置移動了一兩步,然後將臉轉了過來。
 
——啊,真是的!為什麼呢!
 
雖然這是個絕好的機會,卻被前面那個人擋住了!
但是交還錢包的瞬間稍縱即逝,無奈之下桃樂絲還是按下了快門。
 
啊嗚嗚嗚。
 
真失敗。
 
雖然表情很完美地拍了下來,但是也照下了多餘的東西,除非給照片裁邊。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失敗。
 
沒有那種印象。
 
在跟要拍的物件談天說地的過程中,最棒的瞬間總是會來到。
只要在那個瞬間按下快門就能按下完美的照片……
 
迷路的孩子在哭泣。
 
果然還是梅貝爾最先對哭聲做出了反應
她很快趕到那個小男孩身邊安慰他,牽著他的手開始幫他尋找父母。
 
桃樂絲只能跟奈爾一起跟在她後面,雖然不無擔心。
不過孩子的父母馬上就找到了,桃樂絲鬆了一口氣,舉起了相機。
 
她從暗處觀察著情況,又再次產生了不協調的感覺。
 
——咦?
 
那個人是怎麼回事?  
 
這次市長對面出現了一個奇怪的人。
之所以會覺得那個人奇怪,是因為那名男子沒有看任何東西
 
桃樂絲透過取景器也可以看出,他的視線並沒有停留在附近的任何一樣商品上。
 
——那個人為什麼會盯著店裡面看呢?
 
桃樂絲移動鏡頭,將焦點對準背後的那名男子
在此過程中她發現了一件事:男子穿的衣服很奇怪。  
 
這樣不可愛啊。
 
她不由得低語道。
 
這不是品位的問題。
桃樂絲很明白,那身衣服不是那名男子的喜好。
 
那身衣服並不是他自己選的
但是,他為什麼要特意穿著這樣的衣服盯著服裝店看呢?
 
喂!拍下來沒有?
 
前輩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
 
是是、是的!
 
按下快門之後桃樂絲才想起:糟糕,焦點沒有調整過來!
 
——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真是嚴重的失態。
她趕緊把焦點對準市長拍照。
 
然而此時對著一臉恭敬不斷表示感謝的夫妻倆
梅貝爾市長已經在囑咐他們不能鬆開孩子的手了。
 
之前她微笑著對孩子說太好了的時候,那個表情絕對更好的!
 
桃樂絲一下子泄了氣。
 
咦,怎麼了,桃樂絲?
 
一個熟悉的聲音讓她抬起頭來。
 
……小艾……”
 
那是一對遊擊士搭檔,艾絲蒂爾和約修亞。
 
因為工作到超市來的?

啊,嗯。沒錯啊~”
 
為了不輸給滿臉笑容的艾絲蒂爾,桃樂絲也勉強擠出笑容。
畢竟在他們兩人面前,可不能露出消沉的表情。
 
長髮左右分開梳成馬尾的少女是艾絲蒂爾·布萊特
 
擁有在王國很少見的漆黑頭髮和琥珀色眼睛的約修亞則是她的弟弟。
他們兩人都比桃樂絲年紀小。
 
桃樂絲在不久之前結識了這對遊擊士搭檔
他們正為了尋找失蹤的父親而在王國內旅行。
他們都還這麼有精神,自己可不能顯出消沉的樣子。
 
是嗎,工作很辛苦的樣子呢。
 
艾絲蒂爾這樣說著微微一笑。
 
沒有沒有~。話說回來,小艾你們是……

我們是來買東西的。

因為我們要到哈肯大門那邊去一趟!喏,要出門的話總要做點準備吧?

不過我覺得點心是多餘的。
 
對著將慣用的棍子背在身後的遊擊士少女,約修亞冷靜地指出問題。
艾絲蒂爾左右手都拿著鬆軟的海綿蛋糕。
 
呵呵呵,約修亞,就讓我艾絲蒂爾小姐來告訴你一件好事吧。

“……到底是什麼啊。

聽好了啊?在這個世界上呢,有一句俗語叫做八分飽是沒辦法戰鬥的

我覺得應該沒有這種俗語。

你別管!我說有就是有!要是沒有就加上!

能夠加上嗎……”

這就是女孩子的真理!

……雖然你的感受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對於我們遊擊士來說,吃得太飽是很危險的吧?

——危險?

也就是說有生命危險。

什、什麼啊。這是什麼意……”

在戰鬥的時候可能會造成行動不便吧?
 
桃樂絲先明白了約修亞拐彎抹角的說法所表達的意思,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
 
啊,也就是說小艾因為海綿蛋糕吃得太多會變得胖乎乎的嗎~
  那好像也挺可愛的呢。

你、你說什麼~~~
 
艾絲蒂爾向著約修亞抬起手
但她想起手上還緊緊握著海綿蛋糕,所以又把手放了下來。
 
我可沒這麼說。

嗚嗚嗚嗚~~”

 
艾絲蒂爾呻吟著,無可奈何地瞪著約修亞。

呵呵,你們的關係還是這麼好呢~”

呃?

真讓人羡慕啊,有兄弟姐妹可真好——”

啊,嗯。經常有人這麼說,嘿嘿。

和睦相處多麼美妙啊~”
 
對於桃樂絲的話艾絲蒂爾說了句謝謝,笑了起來。
看到艾絲蒂爾這樣,約修亞聳了聳肩,臉上卻露出溫柔的微笑。
 
喂,桃樂絲!
 
桃樂絲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過頭去。
奈爾前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遠了,站在通往北側出口的通道處叫著桃樂絲。
 
哎呀,前輩好像在叫我,再見了~

跟遊擊士搭檔告別之後,桃樂絲向著前輩跑去。
 
那個,剛才小艾她們——”

嗯,我看到了。
  話說回來,今天已經可以走了啊。差不多快天黑了,市長也不見了。

咦。跟丟了嗎?
 
桃樂絲這樣一說,奈爾露出了不快的表情。
沒想到前輩居然會跟丟。
 
不過也許這樣更好,桃樂絲想。
 
今天她拍不了好照片。
感覺還是重新調整一下狀態比較好。
下次肯定會……
 
嗯。托小艾她們的福,感覺好像有精神一點了。
 
要回飯店嗎?

是啊。

那我就去把今天拍的照片洗出來。
 
雖然都是些沒辦法讓自己滿意的照片,但是不能浪費。
因為決定照片能不能用在新聞稿裏面的並不是桃樂絲。
 
沒有那個必要。
 
那是一個凜然的聲音。
 
抬起頭一看,是一位好像在哪里見過的……女僕小姐?
 
妳是……”

我的名字不是,記者奈爾·班茲先生。我叫做莉拉。
 
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眼前的人,原來是早上在市長宅邸見過的那位女僕。
 
導力相機請交給我保管。

妳說什麼?

奈爾前輩兇惡的眼神越發兇惡起來,簡直就像馬上就要大打出手的流氓一樣。
他很少在桃樂絲面前這樣。
 
這是出於安全考量而採取的措施,請您理解。
 
莉拉這樣說道,不知什麼時候城裡的治安隊已經在她身後站了整整一排。
 
桃樂絲的相機被不由分說地拿走了。
兩個人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被趕出了超市。

-------------------------------------------------------------------------------------------------------
 
桃樂絲和奈爾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太陽已經落在了西邊房屋的背後,能夠看到的只有被染得通紅的雲層。
雖然這種色調有些不吉利,但是很漂亮。
 
相機被沒收了,所以沒辦法把這幅美景拍下來,不過至少……
 
桃樂絲把雙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呈直角張開
構成一個四方形的框對著天空,用來代替取景器。
 
她正打算在心中按下快門的時候——突然驚呆了。
 
天空……
 
儘管有些發愣,她還是挪動著雙腿跟在前輩身後,到達了奇爾榭酒館。
 
打開門,感覺跟中午很不一樣。
已經快天黑了,所以酒館開始經營本業了,飯菜的味道裏混雜著酒的氣味。
 
他們在靠裡面的座位上坐下吃晚餐。
奈爾前輩陰沉著臉點了酒來喝,桃樂絲則沒什麼食欲,點了起士焗飯。
 
一時之間,兩個人都只是默默動著嘴……
 
奈爾的杯子空了,他點了第二杯。看到桃樂絲已經吃完,他拿出了香煙。
 
他給銜在嘴裏的香煙點上火,問了一句怎麼了
 
因為我不知道天空是什麼樣的表情。
 
聽到桃樂絲的回答,奈爾頓了一下之後說:你是說剛才的晚霞嗎?

是的。

那當然是喝醉了啊。
 
因為臉很紅,他補充道。
 
是這樣嗎?桃樂絲認真地思考起來
看到眼前的奈爾呵呵大笑,這才明白自己被捉弄了。
 
“……這是很嚴肅的事情。

真少見啊。

啊?

我是在想,你居然會問我照片的事情。我可是記者啊。
 
所以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他這麼暗示。
 
聽他這麼一說,事情的確如此。
真是不正常,以前從來沒有找別人商量過的。
 
你是怎麼了,陷入低潮了?

“……可能。
 
她覺得這下事情麻煩了。
 
如果沒辦法看出對方的表情,那就沒辦法按下快門了。
作為常識,桃樂絲也知道人們分辨不出雲和天空的表情。
 
所以,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麻煩了——但是她自己感到很困擾。
 
拉著你做了些奇怪的事情啊。

啊,沒有,那種事……可能還是有吧。

有的嗎!

啊,沒有。那個,一不小心就說出真心話了。
 
奈爾沉下臉來,喝光了剩下的酒。
然而接下來的瞬間,他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想到了最絕妙的惡作劇的小孩子。
 
說得也是呢,我們兩個也不能就這樣善罷甘休呢。
 
奈爾用空杯子敲了一下桌子。
 
好!決定了。怎麼能就這樣算了呢!
  這是對新聞報導自由的侵害!不能因為她是市長就能做出這種事!
  我們走,桃樂絲!

咦、咦咦?!去、去哪?

市長家啊!我們要闖進去,把你的相機拿回來!

現、現在就去嗎?
 
外面已經是一片漆黑,夜也深了。
 
喂!你難道不會捨不得你的相機嗎?那可是你的寶貝相機啊!

那當然……。我是很想要回來的啊。我的小波奇!

“……你還起了名字啊。

雖說陷入了低潮,但也不能不要自己心愛的相機。
 
那可是——桃樂絲的另一雙眼睛。
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這樣的話——”
 
我們走!
奈爾這樣宣佈,桃樂絲答應了。
 
就這樣,對於奈爾和桃樂絲、以及柏斯市來說都非常漫長的一夜開始了。


突擊!梅貝爾市長華麗的一天 [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428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英雄傳說 空之軌跡 FC|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whity7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貼] 零之軌跡官方小... 後一篇:[轉貼] 空之軌跡官方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奇幻小說連載中
《克蘇魯的黎明》0690.真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