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D Replay】商隊護衛-第四幕- 山怪橫行,火牢箭雨,飛身擊

作者:涼鬥│2012-08-31 22:44:16│巴幣:0│人氣:80
【第四幕】山怪橫行,火牢箭雨,飛身擊
                              
    一早,天才剛亮他們就動身,至今已經走了4哩路了。
    「這一路還算平和嘛。」巴德說。看著前方一望無際的草原,他的神情似乎顯得很放鬆。
    「看來暫時是不會出現像是山賊還是狼群那樣的東西了。」米歇爾說。
    「大概吧。」基爾斯用未被繃帶包住的左眼警戒著周遭。「狼群的狩獵範圍是很廣的,但基本上是以作為居所的森林為中心,而我們正在遠離。」
    「你知道嗎,我昨天還有聽到有什麼奇怪的魔法師在做詭異的實驗的消息呢!是魔法師啊!!」波奇說著,一邊用手中的馬鞭模仿法師念咒文的模樣。
    「喂喂~!魔法師可是很少見的啊。這應該是謠言吧?我到現在還沒看過呢!」順著孩子的興致,基爾斯故作詫異的說。
    「我則是聽到會看到嘔吐屍體的消息,」巴德接話道。「酒吧裡的人說在喝醉反胃時到店外去吐時,發現衣服破爛、面色難看像是屍體的生物也跟著他一起在牆邊嘔吐,超級恐怖的。」
    「那該不會是你喝醉在外面吐的時候,剛好也有人在吐吧?」波奇說,弄得一夥人大笑。
    「不管怎樣的傳言,都會有十分之一的真實存在。我們都應該多加注意。」佐性說。
    「嗯,我倒是聽到一個比較危險的消息,就是附近有人目擊到山丘巨人出現,不過那應該是看錯了吧……」米歇爾說。
    「山丘巨人?那是什麼?」
    「就是……」
     這時,馬匹突然騷動,四匹拉車的馬噴著鼻息嘶叫了,不停的搖擺著頭,馬車的控制也變得混亂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波奇與巴德試圖安撫馬匹,其餘三人則是把注意力轉向周遭。
    這時,他們看到前方約150呎的馬路中央有個奇怪的棕綠色物體。基爾斯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像是像熊一樣的生物,但若要說是熊身體也未免太大了。他龐大的身軀長滿棕綠體毛,雙手長可過膝,身邊滿是血跡和腥紅的塊體,剛剛因為距離有點遠,基爾斯起初還以為那是個小小的地面隆起,但仔細看才發現那是隻仰躺在地、比熊還大的活物。米歇爾像是失魂般注視了巨人兩、三秒,突然大聲警告,「是丘儸!快停車!」米歇爾大叫著,一把搶過波奇手上的韁繩大力拉起,跟在後方的巴德像是驚醒般跟著停住馬車。
    突然勒頸的韁繩令後仰的馬兒更加大聲嘶鳴,四匹馬踏著雜亂的步伐,不安地噴吐著鼻息。
    「丘儸?」波奇緊張地問。
    「就是山精!偶爾會出沒在山野地帶的山丘巨人!南方人稱作『巨鬼』,沒想到消息是真的!」米歇爾壓低身體喘著大氣,「牠的力氣比棕熊還大,空手就能撕裂馴鹿和水牛,是很危險的生物。一般獵人遭遇到丘儸都會選擇直接逃跑……丘儸雖然是雜食的,不過很喜歡新鮮獵物的肉,平時在出沒在生有森林的谷地和水澤畔,從這邊看起來大概有9呎……不、10呎吧。體型怎麼比傳聞還大,不知道牠發現我們了沒……」
    不知是否因為馬匹的鳴叫聲的關係,丘儸就像回應他們的不安一樣,緩慢的翻起身子,面向一行人,似乎已經發現了他們。
    「不妙,牠好像已經發現我們了。」基爾斯說,一邊警戒的將背上的弓取下拿在左手。
    丘儸站起身向馬車的方向走來,那樣的身軀實在太過龐大,多毛的外表還被不知什麼生物的血液染紅;牠就這樣搖晃著身軀走來,每一步伐都發出像是重物擲地時才有的悶響,多毛的腦袋不實的搖晃著,向是在嗅聞空氣一樣。
    「噫噫——!!」看到這個情況巴德陷入恐慌,他跳下馬車轉身就跑,往來時的路徑自逃走了。
    米歇爾氣急敗壞地吼叫著巴德的名字,可是看樣子巴德已經聽不進去了。
    「牠、牠過來了!!」波奇失聲道。
    「嗚、嗚!我還沒賺到大錢了,可不想在這裡送了小命啊!!」米歇爾的雙手交握在胸前,似是祈禱般的姿勢,牙齒也因為恐懼而不停的打顫。「只能拜託你們啦!拜託!要是能逃過這一劫,我會追加獎金的。」
    「真是的……這份獎金可不好賺啊……。」基爾斯向迎面而來的山精瞇起了眼睛,對方龐大的身軀和塗滿全身的鮮血彩妝讓他有些喘不過氣。「總之先把馬車掉頭吧!!波奇你趕快去把巴德叫回來!!」
    男孩跑到後頭大喊,但是巴德像是沒聽到一樣持續往後逃跑。這時佐性一個箭步衝向馬車後方,他大喝一聲,音量大到站在旁邊的波奇耳根都有些發疼,然而原先逃跑的巴德似乎是被這聲喊叫給震懾住,停下了腳步回頭張望了一下。
    米歇爾見機不可失,連忙大聲呼叫、一邊揮舞著雙手示意要巴德趕快回來。也許是感受到工作的責任感與眾人的意志,巴德猶豫了一下後又再度向馬車跑了回來。寬了心的米歇爾又趕緊回到前排馬車,拉扯著韁繩,準備讓車子掉頭。
    這時一直站在前方觀察山精的基爾斯發話了:「等等,先別掉頭!」,他看了看山怪的移動速度與周遭環境,再度說道:「這傢伙……牠的速度不是很快,我想,我們可以引開他然後再快速通過這條路。」
    這時佐性也來到基爾斯的身邊,那副表情就像是在等待對方下令一樣。
    「我跑得比較快,由我繞到道路的右側去引開他,這時候你們就駕馬車全力衝過這段道路到前面去,這個大塊頭移動得很慢,我想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在牠靠近這裡前把牠引開。」
    「那你呢?」佐性問。
    「我在你們成功離開後也會脫離,然後在前面四哩的地方再跟你們會和。」基爾斯勉強的慘笑。「佐性你負責保護老闆,前面路上不知道還會有什麼鬼東西。」
    「這樣太亂來了,你讓佐性也一起去幫忙吧。」波奇說。
    「聽著,以我的腳程能夠更快的甩開牠追上你們,而且我可以在遠處用弓箭牽制他,你難道要佐性冒險跟他打貼身肉搏嗎?」
    眾人沒有回話,因為基爾斯說的並沒有錯,只有佐性皺起了眉頭。
    「好了,沒時間了,就這麼辦吧!」基爾斯說完就把自己的行囊扔給了波奇奔了出去。
    他的跑步速度的確驚人,沒一會兒就繞到馬車斜前方150呎遠的地方,也就是丘儸的側面。
     奔跑的途中,基爾斯一直大聲呼喊試圖引起丘儸的注意,還用懷中的鋼面小鏡反射陽光造成閃光,但丘儸只有停頓了一下,又穩定的朝馬車靠了過去。
    「該死……。」他雖然不太願意,但這時候只有向對方攻擊了。
    「請原諒我。」由於不能確認對方是否真正帶有敵意,基爾斯滿懷罪惡感的拉了滿弓,弓弦彈震了一聲後箭矢破風飛射而出。約2呎長的羽箭劃破草原的風射中了丘儸的左大腿。
    「!!」山精吃痛大吼了一聲,同時腳步也慢了下來,開始朝向基爾斯的方向揮舞著雙手走了過來,只是腳步像個醉漢一樣雜亂,搖搖擺擺的並沒有馬上衝過來。
    這讓基爾斯感到非常的困惑。
    「這真是奇怪了……」看著丘儸遲緩的動作,他不禁托著下巴喃喃的說。
    「奇怪什麼?」
    「啊!?」基爾斯驚叫了一聲。不知何時佐性也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真是的!!不是說好要你保護老闆的嗎!!基爾斯滿臉詫異的低嚷著。
    「我想兩個人應該更能夠吸引那傢伙的注意吧?」佐性看著丘儸、平靜地回道。
    順著佐性的視線看去,的確馬車那裏除了三個人外,還有受驚而騷亂的馬匹,這樣要成功的讓眼前的怪物完全轉移注意力到自己身上實在是有困難。「也好,那麼我們兩個就一起來吧!但……」
    「怎麼?」
    「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基爾斯說。「那傢伙真的像老闆說的一樣是個兇猛的怪物嗎?他的速度這麼慢,以這種作為掠食者一定會餓死的速度真有可能屠殺道路上那等數量的屍體嗎?我在想,這傢伙會不會是被想要圍捕它的人類激怒才殺了那些人?如果它是個無辜受到攻擊才反擊的生物呢?想到這裡我實在有些下不了手阿……」
(編按):因為當初DM選的丘儸圖案太可愛了,才讓明察秋毫的基爾斯這麼困惑
    「不,你剛也聽米歇爾說了,山丘巨人是被有名到被稱為巨鬼的危險生物,我不覺得那些傳言是假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基爾斯皺起眉頭,打量著丘儸那小山般的身軀。「但就算它看起來真有能夠撕裂水牛和馴鹿的力量,我還是很懷疑它那速度真有辦法追上馴鹿嗎?」  他回想著剛遇見丘儸時道路周邊屍體的模樣,試圖描繪出那些人生前的裝束與身分,不過除了腥紅的景象外他沒辦法想起更多。
    「有一種可能,」佐性端詳著巨人搖晃的身軀和頭顱,微微的瞇起了眼睛,「牠也許失去了視力。」
    「你是說他瞎了嗎?」基爾斯順著佐性的話自然地看向丘儸的臉,對方搖晃著腦袋,還胡亂揮舞著雙手,原本朝他行走的方向也愈來愈偏—果真像是看不見東西的樣子。
    如果對方真的瞎了,那麼的確是可以解釋丘儸至今行動緩慢的不自然狀況。也許是被前面被襲擊的旅人所弄傷,爾後才成為現在這副慢吞吞的模樣。若真是這樣,那他們要逃脫就更有把握了。
    「不管如何,先引開這傢伙吧。」佐性冷靜的總結道。
    「好吧……啊!」基爾斯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伸手往懷中一摸,但隨即咋舌。
    「怎麼了?」
    想到我們可以利用這裏的環境,你看看這些長草。」說著基爾斯張開雙手一比,佐性跟著環顧四周。「我們可以點燃這些草來試著圍困那隻怪物,如果他真的失去了視力,那麼火焰的效果一定會讓他有所顧忌;但是我發現我的打火石和引火工具都收在包包裡,而包包剛剛則扔在馬車上啊!!」
    面對皺眉的基爾斯,佐性少見的露出了笑容。
    「這是個好主意,如果要生火工具的話我有。」佐性甩下左肩上的行囊,低身從袋中取出了打火石和數支火把。
    基爾斯吃驚的摸了摸下巴粗短的鬍鬚,感概的看著佐性敲打打火石試著點燃火引,默默地表明赤手空拳戰鬥原來也是有好處的,起碼不像他需要放下所有行李才能拉弓。
    在佐性升火的這約莫一分鐘的時間內,基爾斯又繼續向著山丘巨人出聲大吼大叫,不過出於先前未解的疑慮,他並沒有拉弓射擊對方。而對方就像是回應他所想的一樣仍舊缺乏速度,搖搖晃晃地踏著腳步,緩慢的靠近他們,行動真的很像失明的人一樣。他想著如果自己突然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到的話,應該也是會像牠一樣四處摸索,而且對周遭抱有敵意不敢妄動。
    陷入短暫思考的基爾斯的眼角餘光中,佐性忽然站了起來,他吸氣大喝了一聲,聲音短促而宏亮,讓丘儸為之一震,遠在80呎外的貨車馬匹們也驚嚇的發出了嘶鳴。這聲吼叫太過突然,連基爾斯都驚嚇的抖了一下,他看向挺著身子的佐性,發現他手上已然多了三支點燃的火把。
    馬匹們仍舊因為受驚而不斷的嘶鳴,還不時地跳躍、踱步表達不安,旁邊可以看到米歇爾等人著急的安撫馬匹的身影。
    擔心丘儸可能會轉移目標到車隊上,基爾斯不得不射箭吸引丘儸的注意。箭矢在丘儸搖晃著腦袋、像是在兩種聲音之間游移中射中丘儸的左掖窩。對方踉蹌了一下,隨即發出怒吼朝基爾斯衝了過來。
    —那樣的速度是出人意料的。
    丘儸一反先前溫吞的速度,用原先三倍的速度—比常人奔跑還要快一半的速度—朝他們猛衝。牠的每一步都發出了咚隆咚隆的鈍響,顯示了那巨大的身軀是有多麼的沉重有力,而巨響間則充斥著群鳥鳴叫般的雜音—那是牠那衝刺排開原野的長草後發出的草響。雖然牠離兩人還有段距離,但漸強的來襲之音已經壟罩了兩人。
    雖然對方的加速讓基爾斯大感意外,但這也表示他們確實地將丘儸引離了道路,接下來只要完成原本就預定好的工作就行了。面對這樣向自己直衝而來的敵人,他幾乎不用什麼瞄準就將箭射出,颼颼兩聲後箭矢分別沒入對方的胸膛和腹部,然而丘儸那龐大的身軀並沒有停下來,仍舊直直地衝向兩人。
    基爾斯和佐性打了個照面,然後向左方跑開。佐性則是向右後退,將手中的一支火把扔在兩人剛才站的位置。
    幸好這幾天沒有下雨,草叢雖然翠綠但卻不潮溼,火把的火焰隨著滾滾濃煙勉強的將落點周邊的草燒了起來,慢慢地蔓延成一道火牆。以這種速度來看,要形成能夠燒傷丘儸的烈焰是有困難,不過要做到嚇阻的效果卻是足夠了。
    只見丘儸直直地衝向火牆,但在踩到火焰那刻隨即向後躍了一步,敏捷的簡直就是另一個模樣。
    「吼嗚嚕嚕!!」牠像是不滿的發出了喉音,可能是被火燙到所致。基爾斯看著他那粗大的雙腳,深深覺得丘儸只是對於前方的熱度感到困惑而已—以他那樣的體積,那點小火根本一踩就滅。
    在丘儸的突進過程中基爾斯雖然又向丘儸射了兩支箭,但是他畢竟是帶傷上陣,能夠射中目標就已經很勉強了,更遑論要在後退移動中進行瞄準,而且還是正在衝刺中的目標。也因此他絕對不會放過對方靜止下來的機會,飛射而出的箭矢再度命中丘儸的右上臂。受到偷襲的對方驚愕的晃了一下,然後生氣地用左手掃折那些插在胸膛和右手的箭桿,但粗暴的舉動反而撕裂了牠的傷口,隨即加劇的疼痛使牠暴怒的狂吼。
    「嘎吼吼吼吼!!!」
    牠轉向中箭的右方,打算朝偷襲牠的敵人再度發起突進,此時牠身後卻又再傳出了佐性的大喝。那聲音顯示對方與牠相距無幾,因此牠猛然回身揮舞雙臂、向後方走去,卻又再度撞上另一團高溫。
    原來佐性在丘儸撞上第一團火焰時就將手中剩餘的火把扔向丘儸的另外兩邊,形成一個開口向著基爾斯的ㄇ字型火牢。
    丘儸停下來後四處張望,卻發現周身都能夠感覺到熱度,只要伸手向前便會被高溫灼燒感受到劇痛,讓牠不知所措的迴轉著身體。燃燒青草產生的大量濃煙和裂響剝奪了牠的感官,而燒到腳邊的火苗更纏上了牠多毛的身軀,使得丘儸狼狽的轉著圈、用手趴打著身上的火焰。
    在這場混亂中,基爾斯再度朝著丘儸發出數箭,雖然有半數被丘儸慌張地動作所彈開,但丘儸仍然中了數箭,傷痛使置身火場的牠更加混亂,而牠那駭人的吼聲也逐漸參雜著哀號,顯然變得衰落。
    這時兩人聽見馬車奔馳的聲響,發現商隊的三人趁著丘儸混亂之際,駕車快速通過了這個路段,揚起大量煙塵朝前奔馳而去。
    接下來就是撤離的時機了吧!
    眼見目標已經達成了,基爾斯決定告知佐性準備撤退,兩人中間隔著火牆,他得從兩邊繞過去才行。正當他這麼想時回頭一看卻發現佐性已經飛身突入火牢中。
    半人高的火焰被他飛躍的身軀所帶動的氣流所吹開,像是戲劇開幕一樣拉開了兩邊的帷幕,然後
    佐性的右手肘擊向了丘儸的心窩,伴隨著擊中的響聲,中了這擊的丘儸上身向後仰倒,顯示了這擊狂暴的力道。然而,佐性的攻擊還沒結束,接著他以左腳尖著地向前躍出,右腳則往前大步用力踩下,丘儸退後產生的距離就這麼瞬間縮短,沖入對方懷中的佐性順著右腳腳步對身軀的帶動再次給予了對方心窩一次肘擊。
    沉悶的鈍響再次傳出,丘儸退後了兩步、無力的向後仰倒,便再也沒有起來。
    基爾斯警戒地來到旁邊,隔著火舌與翻動的薄煙觀察了一會兒。他看見丘儸仰躺在地上,臉上七孔流血,胸膛也不再起伏,身上燃燒的火焰也顯示對方已經死亡。這讓基爾斯著實鬆了口氣,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擊敗的了這麼恐怖的怪物。
    火焰逐漸轉弱,本來就是依靠火源的集中設置與豐盛的草量勉強燃燒起來的火焰,在丘儸所在的中心部分燒完後,其他三面各自擴張出去的火焰就缺乏能夠燒乾青草的熱度,漸漸的削弱了下來。這樣即使放著不管也不會產生燎原的自然大火吧!這麼想著的基爾斯,默默地用腳踩散自己前方的灰燼。
    他回看來到身旁的佐性,對方就像是出手後就確定敵手必然死去一樣,隨即退出火圈外,默默地回去撿起了他的行囊歸來。
    『真是個奇妙又不可忽視的傢伙啊!!』基爾斯心想。
    「……你的手?」他發現佐性手肘染著鮮紅,問道。
    「不礙事、大部分是對方的。」佐性檢視傷口般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肘,一派冷靜的回答。
    「啊!難道你剛剛……」想到佐性剛剛最後擊倒丘儸的攻擊,基爾斯不禁看向丘儸的上身,在左胸口和接近橫膈膜的地方各有一處相對凹陷,而那凹陷則被不斷湧出的鮮血所填滿,「你剛才是刻意瞄準攻擊他身上中箭的地方打下去嗎?」
    佐性平靜的擠了擠自己手肘上的創口,對自己受傷似乎有些不滿。「這是相對起來較能夠傷害他的一種方式,雖然當時想說箭桿已經被牠打折了,但果然還是會被斷面刺傷啊……」
    聽了對方的發言,基爾斯突然心想,也許這個傢伙打從一開始根本就不怕這隻怪物吧。
    他笑著看向佐性被煙燻黑的臉龐,對夥伴的實力水平再次有了新的體認。
    「走吧,米歇爾他們一定在等著我們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243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龍與地下城|REPLAY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05300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D Rep... 後一篇:【D&D Rep...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tdjdu6868專業的傢伙
專業到笑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