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純屬虛構=4.晚宴與不速之客

作者:慕容飛│2012-08-15 08:13:44│贊助:0│人氣:354
如果說宙斯不是色狼,大部分的人或者非人打死都不相信。

當一架大型飛機上面載了七、八十名乘客在拉比耶島降落時,鈴舞有種按耐不住的衝動,直接從宙斯背後,一腳望他兩腿之間勾踢了下去,然後聽到啪機一聲脆響,奧林帕斯山之王就這樣跪倒下去了...

女僕們用著看見經典畫面的驚呼表情,不約而同地鼓掌著,然後無視宙斯倒在地上哀嚎,直接照顧客人去了。意圖太明顯了!別的貴賓通通擠客機,只有鈴舞是豪華私人飛機,除非心有歹念,不然哪會分別成這樣!

大部分來到拉比耶島的人,不是暈機就是嘔吐發燒,七、八十個人幾乎動員了全島的家丁跟僕人,而唯獨只有一個人淡淡地翻看一本厚厚的紀錄本,然後取出泥板抄寫。


他是島上少數的人類,姓名不詳,而大部分的人都稱呼他萬神官。他的模樣以及穿著,出現在RPG遊戲中一點也不突兀,一臉牧師樣,一身素色僧袍以及幾許的咒語帶裝飾著衣袖跟袍擺,感覺好像念念咒語就可以補血或者起死回生...他幾乎理解世界上各地通俗甚至罕見的古老神話以及儀式,但是他卻十分沉默,除非要他說話,否則他絕對不會主動搭訕,或者搭理人。

萬神官在一旁,記錄著其他乘客,然後翻找著他那本厚厚的書籍,然後不斷念念有詞,這個舉動引起鈴舞的好奇心,她躡手躡腳的走到萬神官背後,悄聲的躲進植物群中,打算嚇唬他一番...

「這樣不好玩。」萬神官也不回頭,道:「女神,這樣的惡作劇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我已經是個上古之人,都曾經被人從背後潑過屎尿、擲過石頭、撒過汽油點火了,您覺得在我耳背後用力大吼會比較有新鮮感的話,我不會阻止您的。」

「沒意思。」鈴舞拉了眼皮伴著鬼臉道:「我看你一直在抄寫、看書,難道一點都不無聊嗎?」

「非常無聊,而且無聊透頂了。」萬神官道:「但是對一個活了一百五十四個世紀的人來說,期待與世界滅亡之前,不找點事情來做只會更無聊。」

「一萬五千四百年?」鈴舞瞪大了眼睛,道:「哪有可能!你又不是山頂洞人!」

「正確來說,以人類學分類的話,我是繩文時代藍田人。」萬神官道:「我見證了最古老的神,也不慎觸怒了他,我被處罰與地球同等壽命,我見證了從石器到青銅,從人們使用火到用電,蒸氣到奈米科技,我會一直見證下去,直到地球滅亡為止。

而像我這樣古老的人,除了滿肚子知識之外,剩下的東西其實早就已經一無是處了。」

「那你現在在做甚麼?」鈴舞道。

「幫其他的神,尋回他們古老的名字。」萬神官道:「透過觀察、分類,以及朗誦著詩歌,從他們的反應去尋找最貼切的名字,這很無聊,但是得有人去做。」

「古老的神到底有多少個啊?」鈴舞道。

「數千個,近萬之譜。」萬神官道:「而且還不包含現今仍然被人們崇拜的神。」

「那...我很疑惑。好吧就算我是蓋亞女神好了,那你知道我該做甚麼嗎?」鈴舞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萬神官聳肩道:「我的知識僅能告訴你關於你的神話,以及你的名字,但是你該做些甚麼,我覺得你上網查WIKI或者GOOGEL會比較快。」

「你在開玩笑嗎?」鈴舞道:「你難道要我上網去問知識家:『我是神明,請問我該做甚麼啊?』...」

「這或許是個不錯的方法。」萬神官道。

「...最佳解答:樓主,您該吃藥了,如果你是神明請告訴我下期大樂透開幾號...」鈴舞沮喪道。

「這很正常。」萬神官道:「凡人無法告訴您您該做甚麼。凡人的心目中,所謂的神就是保祐他們發大財、保佑他們全家大小、然後討厭的人趕快去死、明天出太陽、後天下雨之類的。

而這些人...我不該去評論,因為我自己也是個凡人。」

「沒意思。」鈴舞枕著雙手,道:「那這樣神也沒啥了不起嘛!」

「你看天上繁星。」萬神官指著天空,道:「神...就像拉比耶島的天空,最初的世界,日月星辰都是圍繞著地球打轉,太陽必須經歷過黃道十二宮,每一個星座,每一個星星都有著奇怪的名字,每一個背後都有著不同的故事。

或許你覺得神沒有用,就像高掛在天上的星與月,一點實質用處也沒有,但是卻不能夠缺乏著,這就是人。人們看待事物,只在乎對自己有沒有實質用處,但是卻忽略了很多必然存在,無可替代的東西。

遠古時代,所有天體都是圍繞著地球打轉,因為人們這樣相信著,所以天體理所當然的圍繞著地球旋轉,直到哥白尼有了另外一套術論,變成了地球圍繞著太陽公轉。」

「這麼誇張?」鈴舞道:「人們只要相信,就連行星運作方式都能改變?」

「神不也是這樣來的嗎?」萬神官乾燥著嗓聲苦笑著。


口口口

「WELCOME,WELCOME,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宙斯用最大的音量,對著宴會的群眾道。其實,就算他不必提高音量,其他人都聽得見他說話,只是比起長篇大論的演說,來賓對於眼前的豪華美食、烈酒,以及穿著著短迷你裙跟白絲襪的女僕們比較感興趣。

這些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他們都有著共通的特色:有的就像拾荒老人,有的根本是拾荒老人,還有根本就是拾荒老人又很好色;有的人是全身病到透底了,坐在輪椅上靠著氧氣罩呼吸,全身罹癌偏偏就是爛命一條拖著喘氣;有的是來自第三世界飽受戰火動盪的飢民,看到食物寧可嗆死也不願餓死,雙手並用的猛扒著眼前隨手可得的豪華美食,更不忘在自己的口袋中多塞一些。

比起尋找自己真實的自我,他們更著眼著更為殘忍的東西--在現實中活下去。是不是神早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單純只是為了支票、大餐而來,然後在一陣荒唐之後,回歸殘酷的現實。在他們的心裡面,早就已經看不見未來,古老的靈魂反覆受盡最滄桑的悲哀日子,縱使雄心萬丈,早已經消磨殆盡...


「如果,我真的是神的話,咳咳咳...」一個攤在輪椅上,頭髮落盡,飽受化療之苦的少年拿下氧氣罩,忍著咳嗽大聲道:「...我要報復這個世界,誰都不能阻止我!」

「一點問題也沒有!」宙斯彈著手指道:「你本來就有這個資格,身為一個古代的神明,你被人類的希望以及期許,以及無止盡的慾望結晶出一柱神尊,然後呢?他們捨棄了你,轉而去信奉一本被塗塗寫寫到連童話故事都不通順的爛書,一個木匠跟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神』,你被忘記了,但是神是不滅的,你飽受著無數次的重生,然後苟延殘喘的一條爛命在這個世界上不斷重複,沒有人在乎你,沒有人關心你,你被棄置在天與地之間,你不過是繁星底下的一粒沙塵,你過得比狗還不如,你有這個資格!你絕對有這個資格報復!

問題是,你下得了手嗎?」

少年沉默了。他思索了很久很久,然後苦笑搖頭著。他辦不到,因為他是醫療之神希比亞斯,而最諷刺的是,醫療之神卻要承受著世間所有最可怕的疾病折磨,沒有健保與醫療保險,先天忍受著多種遺傳疾病,七十多種癌症折磨...

大部分的神都是美善的,但是被世人遺忘之後,不斷重複的人生卻活的比人還要悲慘,被人們遺棄,等同於被這個世界遺棄,在無數的時間歲月飽受摧殘,揚著手呼喚著天,天不予應;跪求大地,大地無語,這種痛苦與悲哀,又有誰可以體會?

看清自己,尋回真名之後呢?帶著神的力量回到這個世間,對著人們呼喊信仰我,不然就降災於你,還是抓個路人變成鹽柱?那麼到最後頂多只是引來警察、軍隊、暴民、還有偏激的宗教狂熱者,用手槍、炸彈、砲彈轟上九天雲霄罷了!不然就是終其一生被關在精神病院,用藥物毒癱大腦,然後等著幾十年後,又下一個悲慘人生?

宙斯當然明白,他自己也是如此。一個經商失敗,家庭分裂的中老年人,失去了保險、養老金,還被診斷罹患不治之症,剎那間天地捨棄了他,他在社會最骯髒的角落流浪了數年,直到某一天,在雷雨中他被一道閃電擊中以後...

「我可以。」一個人淡淡道:「就是因為人...貪婪而無知的人在這個世界之中充斥著七十億之多,只在乎自己,只關心自己,然後呢?我們都是神,但是我們的利用價值沒了就被他們捨棄,飽受著無止盡的折磨,在座的各位都曾經是某個偉大且慈悲的神明,但是我不是。」

那個人握著一個水蜜桃,然為隨著他那殘酷的冷笑,水蜜桃瞬間潰爛、發臭,腐敗殆盡...

「內爾格勒。」那個人狂笑著:「我的名是瘟疫,我即是瘟疫。我的駕居行於農田,莊稼必然枯竭;我的軍隊是蟻蝗,我亦是破滅之王!這個世界需要敬畏,而敬畏就必須來自恐懼,這個壞人我不介意來做,哈哈哈哈!」

「那麼,我必須要阻止你。」那滿身病痛的少年拔去氧氣管,站了起身。

「我有一種感覺,這就是宿命抗衡。」瘟神道:「不錯,不錯,使命感讓你這病豆腐看清了你的宿命,而我們將會是一種程度上的光與影,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會無聊了,哈哈哈哈!恭喜你找回自己了,醫療之神。」

「恭喜兩位找回自己,但是...還請和睦相處了。」宙斯遞出兩杯香檳道:「兩個不同文化的神明將誓成水火,我拭目以待了。」

口口口

比起晚宴,鈴舞遠離了喧囂,走到了拉比耶島的邊緣。

如果以島嶼來說,這個島早已經超越了現實。浮在大海的上空,底下是幽藍的海水,然後被包圍在風暴的中心中,是一個遠離現實繁囂的世外桃源,也是個沒有光害可以仰望星星全貌的島嶼。

星空就跟古人所描述的一樣,璀燦而動人。月,正隨著地球而旋轉,伴隨著月,還可以遙望金星、木星、火星、水星,世界以地球為中心,自大而自我的古人們是如此描述著天體。

鈴舞雖然覺得十分彆扭,但是她卻對自己身上這襲大自然的衣著愛不釋手,她撩起樹葉的裙擺,坐在冰涼的石頭上凝視著星空,端看著雲彩變化,然後思索著自己該何去何往。

「很漂亮對不對?」一個女僕端著銀色的盤子,上面脫著不少食物,對著鈴舞道:「這裡是最後的淨土了。從很久以前,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像這樣的世外桃源,也是我們精靈的故鄉。

只是,人們不願意去珍惜,濫墾濫伐,到最後,古老的樹木成為了雕刻、房屋、紙張、還有工業之火的柴薪...我們也就開始等著滅絕了。」

「為什麼?」鈴舞道。

「人們不再相信精靈、仙子的存在,而我們體質又超級敏感的,只要水質不乾淨就很容易中毒、生病死掉。」女僕道:「如果人類都死光就好了!那群自私的生物...」


「沒這麼容易啦!」鈴舞聳肩道:「每個壞蛋都嚷著要消滅人類,到頭來還不是被解決掉。人類有七十億,要消滅人類的話那其他生命也一起陪葬了。」

「然後看著他們把這個星球完蛋掉?」女僕道:「你是蓋亞女神,你就是地球,你要想辦法拯救你自己啊!不然總有一天,你會跟人類一起陪葬的!」

「你想太多了。」鈴舞戳著自己的手,道:「如果我是地球的話,那麼這個手掌是我討厭的國家,你看,我戳了又戳,翻了又翻,有發生大事嗎?好像沒有吧?很遺憾啦,我沒有神話中那麼偉大。」

「不對,好像出事了。」女僕指著天空。

原本瑰麗的星空,突然焚燒了起來,三條火柱撕開了風暴,宛如流星墜落在島上,引發著劇烈震撼!

島上的賓客、宙斯、僕群都注意到這突如其來的入侵。

宙斯拋掉了嘻笑,他憑空抓了一束閃電,高聲道:「是誰膽敢入侵我的奧里帕斯山,報上名來!」

「你的奧里帕斯山?」一個驕橫的聲音道:「這個世界是上帝的國度,唯一的神!你這古老發朽的破敗古神,有甚麼資格對我這樣大聲說話?」隨著聲音由遠而近,三個貴族學校打扮的一男兩女,背後燃燒著金焰的翅膀,帶著一種煞氣屁孩的驕傲神情降落至島上。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那個傢伙的養的三條狗,來,汪汪個幾聲。」宙斯道:「米迦勒、加百列、烏利爾...怎麼,偽裝成人類管理學生會還不夠,管到老宙這來啦?」

宙斯訕笑著他們制服上面分別為會長、副會長、風紀的臂章作為笑柄,他們臉色一沉,米迦勒隨即道:「我才不管你們這些老朽的破敗衰神在幹甚麼,但是我要你們把剛剛梵諦岡八級大地震的兇手交出來。」

「很好,你抓到我了。」宙斯將雙手舉於胸前併攏,裝做一副上手銬樣,道:「閃電、風暴、地震,老子三大絕活,逮捕我阿,笨蛋!」

「你?」米迦勒道:「你的能耐不可能繞過四十七個天使設下的保護直接攻擊梵諦岡,你已經太古老了,而且又喪失信徒,你不行。」

烏利爾道:「不用問了,把這些老朽的衰神皮囊全毀了,讓他們再去痛苦一世。」

烏利爾的化身,是一個冷酷的黑髮少女,綁著中規中矩的軍事髮髻,她從袖中吐出一把燃燒火焰的長劍,冷冷道:「反正,這些衰毛的容器命運是隨我玩弄,找不到兇手那就一起解決掉吧!」

「囂張,你以為這你家還是你們學校?」鈴舞大聲道:「我幹的,怎樣?」

「膽敢這樣跟三大天使長說話,你算第三個。」米迦勒道:「路西法、宙斯,你又是誰?」

「大地女神蓋亞。」鈴舞道:「哪個學校來的大聲甚麼啦?內湖高中二年十三班,要幹架不敢報學校吼?我她媽查你制服也知道你哪間的,米迦勒、烏利爾、加百列,很囂張逆?帶三個人就想砸場鬧事?你當你家啊?說話啊!啞巴喔!」

「耶...形象,形象啦...」宙斯苦著臉道。

「我本來就是壞學生了,職業病啦!」鈴舞道:「吠甚麼啦,要幹架,來啊!拿把西瓜刀點火很帥喔?+7+8還+9啦?貼賦予上精煉了沒有?她媽的屁孩沒廣了喔?嗚...不要哭哭捏,回去跟你媽要零用錢儲值啦!還瞪?給你三分鐘打電話,看是要烙人還是要叫救護車啦!」

「...」

「這不是學生校外鬥毆啦...」

「剛剛她在嗆什麼?意義不明...」

「遇到瘋子...」加百列聳肩道:「看樣子這些古神腦子都...」

碰!

鈴舞二話不說,直接一拳幹在加百列臉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025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小說|創作|純屬虛構|輕小說|惡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he5162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屬虛構=3.不!我才... 後一篇:=純屬虛構=5.向上帝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liakei0707全世界的人類
天竺鼠車車完全是動畫番的黑馬,歡迎大家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