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BLOOD!-9

作者:晚楓岸│2012-08-04 02:54:46│贊助:14│人氣:666
9.



         蔚藍的天空,只有幾筆白絲輕抹,和煦的太陽攀至空中,尚未給人午時嚴酷的熾熱感。陽光穿過群樹的枝葉,唯有點點餘光斜落於地,少女一襲藍色裙裝,戴頂遮陽的帽子,獨自漫步於這迎曦的林中。

         沒有人聲的喧雜,此處唯有蟲鳴和枝葉為風而晃的聲響,和不遠之處的流水潺潺。眼前沒有涼蔭遮掩的地方,白金色的陽光傾洩而下,而青色的小溪映著波光,微微閃爍。

         一個老人正坐在小石磊磊的溪畔,雙手握竿,獨自垂釣。少女悄聲的走到老人聲旁,並將手中的籃子拿到老人眼前晃了晃,輕聲道。

         「我替老婆婆幫您送午餐來。」

         「是莎莉啊?東西放著就好。老是這樣麻煩妳,真是不好意思。」

         聽到熟悉的聲音,老人不用轉頭,就已經知道替他送東西的少女是誰。他和老太太住在小鎮周邊,靠近樹林的地方,靠著每天的採集與漁獵溫飽三餐。兒子為了工作而離開了小鎮,雖然會定期寄錢回來,但兩老幾乎都存著捨不得花。但隨著年紀的增加,體力和健康大不如前,所以莎莉只要一有空,就會常拜訪這對年邁的夫婦。

         「今天的漁獲如何?」

         「再釣個兩、三條魚,就夠今天吃了。」

         「嗯!老婆婆今天也採集了不少野味呢!」
         
         莎莉望了一旁的竹簍,裡面已經有幾條活跳跳的魚。若經過老婆婆的巧手處理,想必一定可以成為一道美味的佳餚。



         這條小溪很清澈,可見水面下的石頭和溪中的小魚,清楚可見垂釣的狀況。安靜的盯著水面上的浮標,垂釣就該與寧靜悠閒劃上等號。即便有交談的聲音,為了不嚇跑魚兒,也只能保持輕聲細語。

         「最近過得如何?」

         像詢問天氣般一樣的自然,但莎莉聽得出那是老人對自己的關心。雖然明白對方大概看不到,但她還是回以一個輕鬆的笑容。

         「禮拜天早上仍會說一些故事,給鎮上的孩子聽。平日會到市場上幫忙,賺點工資,日子還過的下去,挺好的。」

         「如果有空的話,多來看看我們兩個老人家啊,人老了有年輕人陪著聊天,老婆子會很開心的。」

         「當然囉,有空的話我一定會去打擾你們。」

         反過來被安慰了呢。莎莉的蒼色瞳裡濛上了一層霧氣,她用一手掩著自己的口鼻,試圖壓抑那份即將湧出心頭的感動。

         原來父親死後,那份包圍著自己的溫暖未曾消失,而是以各種不同的形式,隱藏在自己的身旁,只是自己沒有察覺而已。因為屬於這個小鎮的關懷與人情味,似乎已化成了空氣中的一部分,就像呼吸般那樣的自然、不可或缺。

         「隨時歡迎,妳就像我們真正的孫女一樣,家門當然隨時為妳而開。」

         「我也早就把你們當成自己真正的爺爺奶奶。」

         老人原是雙手握竿的在垂釣,但在看見眼前那輕顫著的身子,令人心疼的女孩。他已放開了一隻手,摸摸了女孩的頭,似乎告訴女孩『不要害怕,我們在這。』

         過了一會兒,在莎莉稍微穩住自己的情緒後,她緩緩地開口。

         「其實,我很開心來到這個小鎮,這個小鎮給予了我原本所沒有的一切。有了可以相互微笑的朋友、溫柔友善的鄰居、和藹可親的鎮民,最重要的是,我有了一個可以回去的家。」

         安靜的溪畔,給予回應的似乎只有淙淙的流水聲,老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聆聽。

         「所以……我真的很謝謝布蘭頓神父,謝謝他收養了我,並把我養育成人。但是,他在我還來不及回報之前,就已經走了……

         ──心裡頭有著好多好多想跟他說的話,來不及說的話、尚未回報的恩情,以及那份思念,現在已經都無法傳遞了。

         淚,一滴、兩滴地掉了下來,微微的哭聲被水流聲所掩蓋,只能聽到女孩些許的哽咽。老人仍沒有看向少女,也沒有說話,無語的沉默瀰漫。

         過了一會兒,老人乾澀的喉嚨才發出微啞的聲音。

         「我想,布蘭頓他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事,就是把妳帶到這個小鎮來。不是他拯救了妳,而是妳拯救了他,自從妳來到這後,他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所以,不要說什麼報答不報答的,你們互不相欠,對於布蘭頓來說,妳就上天所賜予他最好的恩典。」

         告別了老人,莎莉決定趁著天色為暗之前,先去一趟墓園,因為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對那已進入無盡長眠的父親說。









         打開家門,莎莉全身濕透透的佇立在玄關處,水滴順著棕褐色的髮絲、臉頰和衣服,一滴滴地落下,不久,就連玄關前的地板也積了一攤小水窪。莎莉試著在玄關處先把自己擰乾一點,免得等等進屋時沾染了屋內的地板。

         因方才在布蘭頓神父的墓前佇立了太久,等雨水輕灑在莎莉身上時,她才發現太陽已經將至落暮。急急忙忙的奔回家,等回到家裡的時候,外頭的天空已經被潑上夜晚的墨色。

         看著地上的小水窪,看來勢必拿條抹布來清理了,莎莉邊走進屋裡,邊對裡面喊著。

         「抱歉璐比,我回來晚了,妳餓了嗎?家裡應該還有些麵包,餓了就先吃點東西吧。」

         過了一會兒,平常一定都會在家中乖乖等著她回來的人,卻沒有任何的回應,莎莉心裡疑惑,又再呼喊了對方一次。

         「璐比?妳在嗎?」

         「主人出門去了,現在不在這裡。」

         回應莎莉的並不是那熟悉的聲音,而是另一道未曾聽過的女聲。起初是被這陌生的聲音給嚇了一跳,隨後才想起之前璐比曾跟她提過,這間房內還有一名吸血鬼的存在。只有聲音,對方並沒有現身,所以未能看見聲音主人的容貌。為了確認自己的猜測,莎莉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對方。

         「請問妳就是伊芙嗎?」

         「是。」

         雖然心裡還有很多疑問,但這些問題再莎莉打了個噴嚏後,馬上就被拋諸腦後。她決定先回房間換個衣服,免得感冒著涼。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莎莉褪下自己原本的藍色裙裝,在櫃子裡又拿一件乾淨的衣服出來穿。在換衣服的時候,察覺了脖了上並沒有那習慣了的重量,莎莉趕緊去探被換下來的衣裙口袋,但裡面什麼東西也沒有。

         ──東西呢?是放到哪了?

         房內到處都找不到那銀製的十字架墜鍊,連玄關處也沒有發現。莎莉有點心急,心想出門時還帶著,該不會是落在外頭的某處。

         看向外頭的天色,莎莉有點著急,擔心它被人或是烏鴉撿走,找不回來怎麼辦。但是她一直銘記著,父親生前的叮嚀──千萬別在夜幕低垂時出門。

         雖然不明白父親這麼說的原因,但她確實一直遵守著這項約定。於現在眼前的狀況,讓她左右為難,但在猶豫了一陣子後,莎莉決定到外頭找看看。

         ──對不起,父親,請讓我破壞約定一次。

         匆匆拿了把傘,莎莉在玄關處換上了雨鞋,準備出門。但在她開門的時候,有個聲音突然問道。

         「外面天色已經暗了,妳要去哪?」

         「今天出門的時候東西好像掉了,我只是出去找找。」

         「很急嗎?」

         「對,我現在就得出去。」

         聽到莎莉堅決的回答,對方在沉吟片刻後,回應道。

         「那請您也帶上我吧。」

         說完這話,聲音的主人也暗處的角落,緩緩地走出來。

         金色的長髮用髮圈扎成了雙馬尾、紅色的眼瞳和白皙的膚色,明顯可以看出她和璐比同為非人類的特質,連那看似冷淡的氣質也如出一轍。不同璐比那修長的身型和線條尖銳的五官,少女的個子同如璐比所述的,比較矮小,而那橢圓形的鵝蛋臉也稱出少女稚氣的形象。

         但那個子不高的評價也只限於相較於璐比而言,眼前的少女,她的身高是跟莎莉差不多高的。

         「走吧。」

         沒有多說什麼,伊芙逕自走到莎莉面前,接過她手上的傘,而在推開門後把傘給撐開。而後對莎莉行個禮,並向屋內伸出空著的另一隻手,做邀請的動作。

         莎莉眨了眨眼,對方的禮節和舉動讓她受寵若驚。但那也只有短短幾秒的反應時間,莎莉回過神後,即刻步上前到伊芙的身旁。

         「謝謝。」

         「這是我該做的事。」

         該做的事?對於伊芙的回答和行為,引起了莎莉許多的好奇。關上了門,兩人肩並肩地走在一起,並擠在同一把傘下躲雨。







         這場夜雨來的突然,走的也乾脆。看著漸小的雨勢,等到似乎沒什麼雨的時候,伊芙將手伸出傘外,再確認雨停後,把傘收起。

         小鎮晚上的街道,除了灑落的月光照亮路面之外,還有微微閃爍的路燈。每當將近傍晚時,鎮長都會帶人點亮街上的路燈,好讓大家就算晚上外出,也不會讓墨色的夜幕浸滿視線。

         在玻璃罩裡微微晃動的火光,似乎在下大雨的日子裡,也不曾被剝奪它的焰芒。就算在月亮缺席的日子裡,它也依舊照亮鎮民回家的路,是比任何人都來的盡忠職守。

         莎莉心中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伊芙,可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或是從哪問起,等到她結束這費神的猶豫時,她們已經來到葬著布蘭頓神父的墓地。

         不似石砌成的街道,也沒有草皮的覆蓋,方才經過雨水的洗禮,墓園的泥土地走起來相當泥濘,兩個人的鞋子皆染上了一層土色。不同於莎莉的雨鞋,伊芙的黑色長靴看起來沾了不少的土沙,可能不太容易清洗了。看著那雙鞋,莎莉心理愧疚的說。

         「早知道我自己來就好,這樣妳的鞋子也不會弄髒了。」

         聞言,伊芙停下了原與莎莉並行的腳步。察覺到伊芙的異樣,莎莉也跟著停下來,回望著對方。

         「難道布蘭頓神父先前沒有跟您提過,晚上不能出門的事嗎?」

         一樣是淡漠的態度,但莎莉卻可以看出對方眼裡隱含著許多複雜的情緒,以及那句話所包含的──質疑?

         ──難不成晚上真的不可以出門嗎?到底是為什麼?

         雖然先前布蘭頓神父是有跟自己提過,但莎莉卻沒問詳細的原因,心想父親的話必有著他的理由,只是自己不能理解罷了。但綜合從其他鎮民那聽來,他們不受限於夜晚的外出,和眼前伊芙對自己的質問,一種不協調的感覺盤旋在莎莉心頭。

         「有是有。雖然不清楚父親這麼跟我約定的理由,但我一直都有在遵守這個約定。這次會破壞這個約定,是因為那個弄丟的東西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非得找到它不可。」

         將一手放在胸前,莎莉做了個深呼吸,並用堅定的口吻向對方解釋。而伊芙也看見了那蒼色瞳裡的堅決,她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問了一句。

         「您遺失的物品是金屬製品之類的東西嗎?」

         「對!妳怎麼──」

         對於伊芙突如其來的問題,莎莉感到吃驚。在心裡疑問對方到底是如何得知,自己所掉落的東西是何物,看開口欲問時即被打斷。

         「那裡。」

         順著伊芙的視線,莎莉跟著望了過去,但她卻什麼也都沒看見。

         「什麼?」

         「就埋在泥地裡,但還是有露出些許的部分,映著月色閃閃發光。」

         
         莎莉跟著伊芙身後走了段路,看伊芙領自己到失物的所在處,泥地上的某處好像埋著什麼東西,但未被泥土所掩蓋的部分的確映著月色的光輝閃爍著。

         「找到了!謝謝妳。」

         莎莉即刻蹲了下來,用手將埋在泥土中的銀十字架挖出,不顧是否會弄髒衣服,再把十字架弄乾淨後,她很寶貝地將它捧在手心。

         「這是我該做的事,您不用跟我道謝。」

         別過臉,沒有看著對方,伊芙依舊是那冷淡、不帶情緒高低起伏的聲音回應。

         對於伊芙的反應,莎莉只是會心的一笑。但這種開心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多久,莎莉突然覺得背後毛毛的,像是被什麼東西盯著看的感覺。身體因恐懼而輕輕發顫,在她抬起頭來看向伊芙的時候,剛好看見了那雙狠惡的紅瞳。

         一瞬間,被那人所散發出的殺氣給鎮住,莎莉連身體都忘了發抖,只能愣愣地看著對方。

         過了一會,伊芙恢復了方才那冷淡的神情。像是剛才發生的事都是錯覺,莎莉只聽見伊芙平靜的聲音拂過耳畔。

         「回去吧。」

         伴隨著伊芙那消失的殺氣,連方才莎莉所感覺到的異樣感,也一起消失了。

         大概是錯覺吧?搖搖頭,莎莉把心中那些奇怪的想法拋諸腦後,她不敢去想像,如果探究了原因的後果。

         回去的路上,不像來程時的並肩而行,而是一前一後的走回家的方向。望著伊芙的背影,莎莉覺得除了那身似與璐比相似的黑色哥特裝外,少女的白膚和金髮,與這個令人害怕的夜晚完全不搭。但那瞬間充滿殺氣的紅瞳,仍令莎莉震懾,鮮明的記憶在心中揮之不去。

                                                                                                   
         將銀製的十字架緊握在手中,至於心口處,似乎這樣就能讓自己不用害怕。莎莉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等她睜開眼時,她看見前方正停下來等著自己的少女,她快步跟上前去,並給對方一個笑容。

         到底是笑給伊芙看的,還是打從心底要對自己微笑的呢?或許這已經不重要了吧。

         「回家吧,搞不好璐比早已經回去等我們了呢。」

         在月光和路燈的照耀下,她們肩並肩步向返家的路上。











-----

我後悔在大半夜寫這段囧,腦內的模擬劇場寫到自己都毛了。
然後這次卡了很久--聖境的錯(跑
關於伊芙的部分,她在第一篇的時候就有登場,第五篇的時候有外觀描述
可是我在這篇正式登場的時候,有改了一下她的外觀,所以前面的部分我也繞回去改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879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

留言共 2 篇留言

智冰機
聖境把小岸還來[e36]

08-04 03:41

晚楓岸
吃......吃掉了(!?08-04 11:45
晚楓岸
話說之前跟小冰討論了一堆,結果都沒用到(土下坐
不過接下來三篇或者7篇劇情都會很緊
我還在看要怎麼塞><
所以會用到的話可能就是比較後面的事囉
感謝小冰~^^08-04 12:03
智冰機
沒關係呀 意料之外 不是更讚嗎[e34]!!

重點是...小岸 要快點回來唷~~[e36](?

08-04 14:05

晚楓岸
噗哈哈XDD
這時候就該學犀利人妻:我回不去了(哪招08-04 14: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nds95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法師真命苦... 後一篇:【小說】翠色的玉繩、我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