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BLOOD!-8

作者:晚楓岸│2012-07-28 01:08:28│贊助:14│人氣:575
8.



        翻來覆去,維拉覺得似乎有人在打擾自己睡覺。感覺到一股直襲肌膚的熱意,她用被子將自己全身包覆住,試著去隔離這抹灼人的溫度,但這樣做好像又更熱了。

        後來真的受不了,維拉將被子從頭上拉下,睜開眼,漾入眼簾的是道刺眼的陽光。她先用手遮住眼睛,隨後眨了眨眼,適應著這突如其來的明亮。

        被子是陌生的觸感和味道,自己所在的房間也不是之前在索多瑪城的家中。房內簡單裝潢,素色的天花板、地板,一張桌椅,和自己所躺的大床。

        ──大床?

        察覺到床上還有另一道呼吸聲,維拉驚的拉起被子坐起。因原本覆於另一個人身上的被子,被維拉掀起,對方的樣貌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眼前。

        未受束縛的赤色長髮撒落在床上,因睡覺而弄皺的黑色衫衣微微滑落,露出了具骨感的小麥色肩頸。

        記憶像跑馬燈一樣,快速地在腦內撥放,這裡是她被海洛伊斯送到索多瑪城附近就醫的小鎮。在維拉決定跟著海洛伊斯後,海洛伊斯只是瞟了維拉一眼,隨後決定在暫時居於小鎮上的旅館。

        維拉輕輕地為那人覆上被子,而後走下床,準備盥洗和更衣。

        過了一會兒,維拉將自己的儀容打點好後,走回床邊,搖搖那位睡得正香的女人。

        「天亮了,該起床了。」

        床上的女人像是沒有聽到維拉的呼喊,一動也不動的樣子,看來睡得很沉。看對方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維拉決定再試一次,這次她雙手搭在對方的肩上,使勁狂搖,並在她耳邊大喊。

        「海洛伊斯!該起床了!」

        床上的人並沒有因此而睜開眼,只是那微攏的赤色眉輕蹙,像是在說『別吵我』的樣子。接著女人拉了拉被子,並轉個身背對著維拉。

        「再讓我睡一下……

        眼前的女人真的非常難叫醒,維拉現在沒有照鏡子,不然她覺得自己的額角大概已經浮出青筋了吧。在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下來,她已經明白通常對方所說的「再睡一下」只是敷衍的台詞,短時間內是不會想起床的。

        罷了。放棄現在叫醒對方的打算,維拉決定先到樓下吃早餐。拿起放在桌上的房間鑰匙,在步出房後,輕輕的把門關上。





        這間旅店雖然又小又舊,但價位便宜又附三餐,或許就是看中這點,海洛伊斯才會毫不猶豫的決定住在這裡。一樓處的櫃台前有著許多老舊的木製桌椅,已經有幾位早起的客人,坐在那邊吃早餐邊聊天呢。

        維拉到櫥櫃前拿了個盤子和幾塊麵包,再倒了杯牛奶,然後端著食物到桌旁,加入邊吃邊聽其他客人們的對話。

        其中坐在維拉旁邊的,就是這間旅店的老闆。鬢白的髮絲盤在腦後,豐腴的臉上刻有歲月的痕跡,是位有點年紀的女人。

        老闆像是已經吃完了早餐,早已將報紙攤在桌子。或許是視力不佳的關係,老闆她帶了副眼睛,並還把報紙拿得離自己有些距離,半瞇著眼看。

        在前幾日前,當維拉還住在索多瑪的時候,家裡每天早上也有份報紙可看。但自從跟了海洛伊斯後,她就再也沒看過報紙了。明明只是幾天前的事,不知道為何現在想起來,記憶卻格外得遙遠。

        老闆像是察覺維拉停駐在報紙上的目光,她轉過頭來,對維拉親切的笑。

        「小朋友,怎麼了嗎?」

        「啊!沒什麼,只是……看您在看報紙,在好奇著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新聞而已。」

        老闆的突如其來得話語和親切的態度,打斷了原本還陷在思緒中的維拉。回過神的維拉,她急著向老闆搖了搖手,示意沒什麼。

        「最近啊……最近鬧得最大的,好像是耶布斯的一樁貴族聯姻吹了。聽說是在婚禮當天,新娘逃跑了的樣子。」

        推了推眼鏡,老闆繼續盯著報紙瞧,邊看報紙內容,邊將她所聽過的街坊傳聞一一轉述給維拉聽。

        「男方叫崔斯特‧法洛伊,是出身於法洛伊世家的次子;女方的名字不清楚,只知道是葛黎斯沃德神官,最寶貝的獨生女。」

        「崔斯特‧法洛伊?是那個俊立挺拔的法洛伊伯爵嗎?耶布斯,不,是全歐普蘭的女孩們,所公認最帥、最好的男人?」

        聽到耳熟能詳的名字,維拉像是要從椅子上跳起來般尖叫著。雖然她的音量不是很大,但在這宅小又不算過於吵雜的地方,女孩高分貝的嗓音仍吸引了其他人的注目。

        察覺大家的目光,維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言行舉止,並向大家點個頭,並投以一個歉意的笑容。

        沒有人會想跟小孩認真計較,大家馬上轉過頭,吃著早餐或聊天,繼續方才原本正進行的事。

        老闆笑了出聲,對維拉方才的反應,給予一個和藹的笑容。

       
        「他是不是全歐普蘭最帥、最好的男人,我沒有辦法回答妳。雖然他既年輕、高挺俊朗又具權勢,受到女孩子們歡迎是很正常的事。但在我心中,最好的男人當然是牽著自己的手,陪伴自己走過一生的老伴。雖然我們不再年輕,但當我看見他的白髮和皺紋時,我不會嫌棄他老,而會想起我們曾經一起走過多少歲月。」

        老闆的這番話說得極慢,但她的一字一句,維拉都沒有漏聽,反倒是不斷在腦還裡不斷回響著。

        ──是啊。儘管歲月的流逝會帶走人們許多的東西,外貌、健康或者是愛情?但當有人願意牽著自己的手許諾著一起變老時,青春將不再凋零,因為那人已經將它捧在掌心呵護。

        「唉呦!妳應該不會想聽我這個老太太講這種事吧,真是不好意思。」

        「不,您別這麼說。」
       
        老闆一手撫著臉頰,臉上的神色帶點羞澀,大概是想到什麼甜蜜的事。維拉聽到老太太的歉語,搖著雙手否定著。

        對於維拉的反應,老闆摸了維拉的頭,帶著笑意的眼神,像是跟維拉說『還真是個乖孩子呢。』

        像是不習慣這樣被碰觸,維拉閉上了一隻眼、脖子微僵,但她沒有表現得太明顯。在老闆把手收回去後,維拉習慣性的摸了摸她的頭髮,並接著問。

        「話說新娘為什麼會逃婚呢?這麼好的丈夫可是很多女孩夢寐以求的吧。」

        「這個新娘好像很神秘的樣子。聽說她從未以葛黎斯沃德神官之女,或是法洛伊未婚妻的身分,出現在公眾場合,所以世人大多不知道她的相貌。」

        「這也太奇怪了……

        維拉雙手抱胸,思考著剛才老闆所述的事,覺得非常不合理。歐普蘭是個重信仰的國家,在教皇之下的就是神官。歐普蘭所設置的神官一任共有十二位,跟貴族一樣是世襲的繼承制度,所以應該沒有理由大家會不知道神官之女的長相。

        在維拉還在思考的時候,旅店的門被推了開,傳來鈴鐺清脆的響聲。看到有客人後,坐在維拉旁邊的老闆站了起來,並給予維拉歉意一笑。

        「不好意思,我先忙一下。」

        「好的,您忙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去叫我朋友起床。」

        維拉也跟著站了起來,在收時好自己的碗盤後,她又到櫥櫃去拿了一份餐點,並端上樓。






        房內,仍跟維拉下樓吃早餐前一樣,原來還埋在被窩裡的人,依舊在呼呼大睡。維拉將餐點放到桌子上後,她又跑到海洛伊斯旁搖她,試圖要把她叫醒。

        「海洛伊斯快起床!妳不是跟我約好今天要買東西嗎?」

        不管怎麼叫、怎樣搖,對方都沒有反應。維拉氣得鼓起雙頰,並拿起她自己睡覺的枕頭,將它蓋在海洛伊斯的臉上。

        「哼!算了,我自己去買。海洛伊斯是大懶豬!」

        氣呼呼的剁腳,維拉對著還在睡覺的海洛伊斯扮個鬼臉後,拿了一點錢和鑰匙出門。





        小鎮的街上往來的人不多,跟索多瑪比起來可以說是非常冷清。由於沒什麼客人,店家的老闆也不會太積極的看店,若有客人讓他們隨意看看,只有結帳的時候他們才會跟客人收錢。

        維拉邊走在街上,邊在心裡抱怨著海洛伊斯。明明約好今天要一起上街買東西,卻一直在那邊睡懶覺,果然是個大懶豬。

        當第一次看到海洛伊斯的時候,除了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外,還給人一種非常可靠又穩重的感覺,但是──第一印象總是會騙人!維拉深深的覺得,當時怎麼會認為那種人可靠又穩重,一定是自己看走眼,才會有這種非常可怕的錯覺。

        ──沒錯,那一定是非常嚴重的錯覺。

        這幾天相處下來,維拉覺得海洛伊斯非常懶散,不管是作息、態度都是如此。跟完美的法洛伊伯爵比起來,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

        走到一半,維拉看到其中一間店家有在賣她所要的東西──一個可以煮東西的鍋子。之前聽海洛伊斯說,她露宿在外頭,所以幾乎都在啃麵包。維拉也曾問過她,除了麵包之類的乾糧和水外,海洛伊斯都吃什麼,沒想到對方居然答「就這樣而已。」

        ──營養不良的話,小心老了以後變成黃臉婆。

        維拉在心裡如此斷言道。

        為了不想三餐都吃麵包和水,於是維拉和海洛伊斯約好,今天上街買一些東西,但沒辦法買得太多。為了便於旅行,所以輕便攜帶最佳。

        在思考事情的時候,維拉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一個跟她年紀相仿的孩子。

        「抱歉。」

        在維拉還來不及說什麼,甚至還沒看清楚對方的臉,那個孩子就已經跑走了。覺得沒什麼,維拉也不去在意這場意外。她走到店家內,晃了一下,選好一個黑鍋後準備結帳。

        當維拉要付錢時,她將手伸進口袋,突然察覺了不對勁。

        ──不見了!錢不見了!

        仔細地翻找自己的口袋,但到處都沒有,明明出門才把錢放入口袋才對的,怎麼可能沒有。維拉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她想起剛才那位撞到她的小孩,便跟老闆說聲抱歉後,衝出店外。

        依循的方才的記憶,那個孩子在撞到她之後繞進了小巷。維拉也跟著跑進小巷,小巷通常怎麼鑽都不會迷路,但錯綜複雜的小巷很難找人,維拉決定碰碰運氣。

        跑了一陣子,維拉終於在小巷裡的一個轉角處,發現了那個孩子。在她發現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察覺維拉追了過來,於是拔腿就跑。

        「可惡的小偷!給我站住!」

        雖然是這麼喊得,但維拉也覺得對方不會因自己叫他別跑,他就真的不跑,於是咬緊牙根追了上去。

        又一個轉角,來到了稍微空曠一點的地方,雖然不是大街上,但那孩子在這裡停了下來。但這除了那個孩子外,還有幾個青少年,維拉察覺不太對勁,因為他們皆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向自己。

        迅速的判斷目前的情況,維拉決定趕快離開這裡比較好,於是她馬上轉身,往回跑。但後面的人,看到維拉的動作後,也跟著追了過來。

        對當地不熟的維拉陷入了困境,她本來以為照著來的路線跑回去,就可以回到大街上。但對方人數眾多,又兵分幾路追擊,根本沒辦法照原本的路回去。

        這樣下去很危險,對小巷不熟的自己,如果跑進了死巷就完了。依對方包抄的樣子,被逼近死巷的口能性很大,但在此之前,已經跑了一段時間的自己也沒什麼力氣了,好像只剩意志在撐著自己而已。邊在小巷裡奔跑,維拉急切的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好的預感化為了現實,維拉再次轉彎後,發現自己已經被逼入了死巷。待要改變方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後面的青少年追了上來。

        帶頭的青少年,扛了一根金屬棒在肩上,並歪著頭,用不削的神情看著維拉。

        「有時候東西丟了就是丟了,是找不回來的呦。如果連這點都不知道的話,就讓我來告訴妳吧。」

        後面圍著的人至少有五、六人,要衝出去根本是不可能。拿棒子的少年一步一步靠近,維拉就一步一步地後退,但後面的死路,令人絕望。

        維拉的背已經抵到了後面的牆,青年那扭曲的笑意更深了,他舉起金屬棒,準備要向維拉砸下去。

        ──救救我!快來人救我!

        維拉恐懼的閉了上眼,絕望在心中不斷蔓延。

        突然,欲落下的金屬棒在空中停了下來。青年一手拿著棒子,一手摀著自己的頭,憤怒的表情不知為何生氣。

        地上滾動的小石頭,似乎說明了答案。

        當維拉睜開眼、抬起了頭,她看見了耀眼的赤色馬尾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弧。那棕色的披風在空中張揚地飛飄,第一次維拉覺得,其實那塊布也不是那麼窮酸破舊,反倒顯示出主人的意氣風發。

        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人,維拉高興的大叫。

        「海洛伊斯!」


        起床不久後的海洛伊斯,看到桌上遺留的早餐和不見的鑰匙,猜測維拉已經出門了。她吃完早餐後,下樓詢問老闆,得到對方的確已經出了旅店的答案,海洛伊斯就猜維拉大概是自己上街買東西了。

        在街上,邊走邊尋著維拉可能會去的店,終於在其中一家店中問到曾有個孩子來過這家店,但在付錢的時候神色慌張,東西沒買就衝出了門外。聽到這裡,海洛伊斯立刻察覺不對勁,於是在小鎮裡到處找維拉。正豪無頭緒的時候,她聽到小巷裡傳來有人撞倒東西的聲音,而後看到一群青年在追著什麼的樣子,並即刻跟了過來。


        帶頭的青年看到有人來壞事,氣得發抖,他對其他青年下怒吼。

        「還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給我上!」

        聞言的青年,立刻向海洛伊斯揮拳過去,但都被對方俐落的閃開。海洛伊斯在閃躲攻擊的同時,順便繞到對方身後,用手刀攻擊後頸,將人給敲昏。

        不到幾分鐘,青年們全部都倒在地上。海洛伊斯拉了拉方才因過大的動作,而差點掉到地上的帽子。

        帶頭的青年怒了,瞪了一眼那些已經昏倒在地上的同伴,明知罵了人也聽不到,但還是憤憤的罵道。

        「一群沒用的傢伙。」

        接著他舉子金屬棒,向海洛伊斯衝了過來。這次海洛伊斯沒有要閃的打算,而是伸出了右手,單手接住了棒子。

        不理會對方詫異的目光,海洛伊斯空著的左手已經揍向對方的腹部。這拳的力道大概不小,帶頭的青年隨即倒在地上,痛的瑟縮著身子。

        看都不看地上的人一眼,海洛伊斯走向維拉,壓低的帽子令人看不見她的表情。維拉看著朝自己走了過來的海洛伊斯,她緊握著雙拳,不知道要說什麼。

        「對不起,我來晚了。」

        淚腺似乎不受控制般,眼淚已經自己掉了下來,似乎頓時所有的委屈,就被輕柔的歉語輕易地化解。維拉抓著海洛伊斯的披風,並將頭埋入披風內,試圖掩飾自己落淚的樣子。

        「笨蛋……海洛伊斯是大笨蛋……

        維拉的肩微微輕顫,細碎的話語斷斷續續的,掩不了那哽咽的哭腔。海洛伊斯摸了摸維拉的頭髮,並將她擁入懷。

        「嗯,我是笨蛋。」

        因身高的關係,維拉的頭只到海洛伊斯的胸口而已,被埋入懷裡的臉令人看不到維拉哭泣的表情。對方的體溫和安撫的話語,像是透過了這個擁抱而傳遞了過來,涓涓細流的暖意,淌流於心。

        淚水乾了,維拉退出了海洛伊斯的懷抱,並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謝謝。」

        輕如細紋的道謝,已經清楚地傳遞給對方。海洛伊斯拿下自己的帽子,並將它戴在維拉頭上。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維拉抬起頭來,愣愣地看著對方。但海洛伊斯並未看向那雙哭紅的眼睛,只是輕輕地牽起維拉的手。

        「走吧,一起回去了。」

        聞言,維拉看著那被牽起的手,輕輕地笑了。

        「嗯!」




        在回旅店的路上,大手拉小手,小手緊握著大手,十指交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79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

留言共 6 篇留言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恭喜達人!(這隻波波夫超晚才發現!

小岸好低調...

我總會想到魔法老師裡班上的那位幽靈同學...(眾人倒

07-28 07:36

晚楓岸
其實也是昨天的事而已
試著把BLOOD系列拿去投看看就有了
低調很好啊XD
魔法老師最低調的札吉同學是BOSS呢XD07-28 12:37
智冰機
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

走走走走走,一同睡大床 ([e29]

07-28 08:57

晚楓岸
妳那什麼表情wwww
擅改歌詞可是禁止事項~07-28 12:38
色之羊予沁
恭喜達人!(拍拍)
話說小冰那歌詞XDDD

07-28 16:26

晚楓岸
謝謝(抱
小冰:我的床太小了!要去蹭別人的大床[e5]07-28 16:28
智冰機
話說話說 小冰家裡的床 可是 三人份的大床喔XDD
小冰獨享[e24]
還有記憶床墊 跟彈簧床可以選擇!
美中不足...沒冷氣(雖然我都在學校吹冷氣 [跑]

07-28 17:09

晚楓岸
居然
king size的那種嗎=口=
我要搶妳的床!07-28 17:49
智冰機
她原本 是木板床 但是很大張 可以塞 一個雙人+一個單人的彈簧床 還剩一些空間~
後來YAHOO促銷記憶床墊組 雙人的 還有被子 兩個記憶枕 跟一個坐墊 才兩千 我就買了XD

07-28 19:07

晚楓岸
我都直接把床墊鋪地板
我還蠻討厭那種架高的床呢XD
以前常從那個上面摔下來07-28 19:09
智冰機
也沒有很高啦 大概向椅子那麼高而已~
不過! 那麼大張的床我還能摔下來 我也很厲害[e35]

07-28 19:15

晚楓岸
那很高了好嗎= =
我睡地板吧(默默轉頭07-28 19: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nds95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婆娑(GL)... 後一篇:【小說】瑟拉斐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FB
travian 世界賽來報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