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BLOOD!-5

作者:晚楓岸│2012-07-13 01:16:36│贊助:15│人氣:264
5.




        神問該隱說:「你的兄弟亞伯在哪裡?」

        該隱回答神:「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

        神說:「你做了什麼,你的兄弟當透過他的血來告訴我。大地開了口,它要從你手上接過你兄弟亞伯的血液,你將受到它的詛咒。你種田,地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盪在地上。」

        該隱對神說:「我的罪太重,超過我所能夠承擔的。你驅離我離開此地,我必流離飄盪,凡遇見我的必殺我。」

        神對該隱說:「凡殺該隱的人,必遭加倍的報復。」

                                                                                                                               創世記 4:1-12






        教會的禮拜堂裡,一群小孩們圍著一位少女而坐,他們沒有喧嘩與嬉鬧,而是安安靜靜地在聽少女說故事。少女有著一頭棕褐色的短髮,板藍色的雙瞳,身著一襲淺藍色的裙裝,手中捧著一本如字典般厚的聖經。

       聽完少女所說的故事後,其中一個小男孩舉起了手,以示想要發問。在少女點頭默許後,他開口道。

        「那後來該隱去哪了呢?」

        「爸爸不是說不能直呼那個名字嗎!」

        在聽完小男孩的問題,臨坐的小女孩用強硬的態度插口。少女作了個手勢,示意小女孩安靜下來,接著她回答小男孩的問題。

        「嗯……大概沒有人知道後來他去哪裡囉。雖然有很多的傳說,其中還包括他是吸血鬼的祖先等說法,都只是人們自己的臆測,聖經上已經沒有關於他相關的記載了。」

        過了一會兒,少女看了一眼牆上的壁鐘,緩緩移動的短針已奔向九,該是下課的時間。

        「那今天的故事就到此為止囉,下禮拜見。」

        「謝謝姊姊,姊姊再見。」

        齊聲劃一的道謝與道別,小孩們一個個離開了禮拜堂。雖然他們還只是孩子,但看起來都非常地有禮貌,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在神聖莊嚴的教會裡奔跑。


        棕髮的少女跟著孩子們走出教會,並在門口揮手跟他們道別。其中有一個來接小孩的婦人,帶著他的孩子朝少女走了過來。

        「布蘭頓小姐,謝謝妳每個禮拜天,都願意花時間陪這些孩子。」

        「您不用跟我道謝,其實我也很喜歡小孩呢,且我只是在做原本該屬於父親的工作而已。雖然我沒有神父的資格,沒辦法代替他講道,但說聖經故事給孩子們聽,也算是現在我唯一能做的事吧。」

        「令尊他……是個很令人尊敬的神父,發生了這種事,我們很遺憾。」

        一樣安慰的話語,不知道已經聽過了多少遍,唯一不同的只有出自於不同人們的嘴裡。這些話真的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嗎?每當腦中閃過過往的回憶,就會牽動那想被自己埋藏的淚線。壓抑中心的無奈,少女禮貌性的給婦人一個微笑。






        送走孩子們後,少女轉身走回教堂。但當她踏入方才講故事的裡拜堂內,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似乎產生了錯覺。

        一個女人正側坐在長椅的椅背上,一腳直垂於地,另一腳微弓懸在空中。

        黑色的哥特服包裹高挑又纖細的身材,如瀑般的金髮直垂到背,白皙的臉龐上鑲著美麗的紅瞳。眼前的人,正是前幾日送少女回家,並在擅自決定住下來的不速之客。

        ──原來這不是夢,也不是錯覺,更非開玩笑,這名吸血鬼已經住在這所教會裡了。事到如今,要拒絕對方似乎也不太可能了。

        原為禮拜的時間,本來會有很多人聚在教會裡,一起祈禱、聽神父講道。但在布蘭頓神父去世後,教會只剩下住在附近的小孩,會來這裡聽少女講有關聖經的故事。

        雖然空曠的禮拜堂,除了少女和眼前的女人外,別無他人。但現在仍是白天,陽光透過窗戶和牆上的彩繪玻璃灑了近來,即使是室內也非常的明亮。理應懼怕陽光的吸血鬼,通常不會在白天出沒的。但眼前的女人,她的行為和存在,都讓少女感到困惑。

        「妳怎麼會在這?」

        「聽妳說故事。」

        「不,我不是問這個。」

        金髮的女人仍維持著那種危險的坐姿,但她抬起原本低垂的頭,用眼神示意少女,像是在說──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吧。

        「現在不是白天嗎?吸血鬼不是很怕陽光嗎?」

        「嗯,但我沒關係。」

        少女本來問詳細的理由,但在開口之前,她就已經打消了這個念頭。

        沒有吸血鬼常見的黑髮、住在教堂、行走於陽光下,眼前的女人,以人們的認知來判定,是個最不像吸血鬼的吸血鬼。

        少女想起了方才吸血鬼的話,突然對此很感興趣──一個吸血鬼居然會認真的聽聖經裡的故事。下一秒,少女決定改變想問的問題。

        「那妳從剛剛就一直在聽我說故事囉?」

        沒有開口回應,但金髮的女人輕輕地點頭。

        「感想如何?」

        望著眼前的人,少女帶著期待的語氣詢問對方的意見。金髮的吸血鬼抬起頭仰望教堂裡的天花板,像是在思索著什麼,而後緩緩答道。

        「有的時候,傳說的真實性與否,或許不是那麼的重要。」

        「妳指的是那個人嗎?」

        為了確認自己對女人的話語是否裡解正確,少女強調性的再反問一次,並得到對方點頭答覆。
        「看來妳知道些什麼?」

        沒有回答或任何有答覆意思的動作,金髮的吸血鬼似乎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意思。

        明白再問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少女的細肩無力的垂下,果斷決定放棄這個問題。緊接著,少女跑到女人所側坐椅背的椅子,用雙手攏了一下臀部的衣裙,並在女人旁邊坐下。

        「我叫莎莉‧布蘭頓,叫我莎莉就好。妳的名字呢?」

        對於少女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金髮的吸血鬼似乎反應不過來,這大概是少女第一次,看見那雙漂亮的紅瞳微愣的樣子。

        像發現什麼有趣的事,少女的嘴角也微染了笑意。對於對方的反應,少女又再問了一次。

        「我問的是妳的名字。」

        好看的金眉輕蹙,女人又抬頭望著天花板,看來她在思考事情的時候,視線會到處飄移的樣子。

        只是問個名字需要想這麼久嗎?莎莉不解地等待女人的回答。但接下來的答案,她以為是女人在跟她開玩笑。

        「我沒有名字。」

        「我是很認真的在問妳。」

        莎莉顯然不滿意這個回答,有答和沒有回答都一樣的回答,並認定對方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察覺了少女語氣中的不滿,女人並沒有急著想要解釋什麼,只是緩緩地開口,其平淡的語氣就好像在描述天氣一樣。

        「我並沒有在開玩笑。或許以前我曾有過名字,但那也是很久遠的事,我早已不記得。」

        ──因為用不到啊……因為沒有人會用名字,來呼喚自己。

        莎莉仔細端詳女人的神情,看女人的態度,似乎不是在說謊,於是她決定換著方試問。

        「那我該怎麼稱呼妳呢?」

        距離上次長眠之前是什麼時候,女人已經不記得了。她只記得自己活了很久,至少有幾百年了,搞不好有幾千年了。但大部分的時間,她都一直在長眠,雖然中途有醒過來幾次,但時間都非常的短暫。時間的流逝和名字,對她而言似乎已經沒有了意義。

        這次並沒有思考太久,女人很快就回答了少女的問題。

        「卡帕多西亞。其他的血族,是這麼稱呼我們的。」

        「我們?」

        ──卡帕多西亞。莎莉覺得這個幾個字好像在哪裡看過,但卻一直想不起來。雖然是很少聽到的名字或姓,但或許只是巧合吧。但她更在意的是,所謂的『我們』是指誰。

        「我和伊芙──那個一直跟在我身邊的孩子。」

        「妳的意思是,這間教會除了妳以外,還有其他的吸血鬼嗎?」

        莎莉看見卡帕多西亞點頭後,她開始回想著,近日是否有看見其他吸血鬼的記憶。在短暫的思考後,莎莉確定她只見過眼前的女人而已,腦中並沒有關於其他吸血鬼的印象。

        看見莎莉的偏著頭思索的樣子,卡帕多西亞開口解釋道。

        「衣著和外貌與我相似,金色的頭髮用髮圈束起,個子不高。雖然她也能在白天活動,但血族還是很厭陽,晚上才是她出沒的時間。」

        「希望她也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妳同意我們住下來了?」

        眨了眨眼,莎莉的回答,讓女人感到非常地意外。望著卡帕多西亞臉上的表情,少女用手遮住嘴巴,輕輕地笑。

        有點像小動物犯錯時無辜的樣子,令人想抱抱它、摸摸它的頭,總而言之──非常的可愛。對於這個意外的發現,莎莉像是如獲至寶似的,偷偷的將它埋在藏心底。

        「就算我不同意,妳們還是會住下來不是嗎?」

        雖然這是事實,但莎莉這麼直白的點出來,讓卡帕多西亞的心情有點複雜。正當她思考該怎麼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後,少女接著剛才的話繼續說。

        「況且……我覺得妳應該不是壞人吧。」

        ──沒有會在大雨中,為別人撐傘的壞人;也沒有在陌生人生病時,一直在旁邊看顧對方的壞人。

        即便不是人類也無所謂,因為少女已經察覺了,眼前這位看似冷淡的女人,說不定其實比任何的人都還要來的溫柔。即使不知道有什麼理由,能讓她踏入了這個的吸血鬼所厭惡的教會裡,但少女相信卡帕多西亞一定有她的理由。

        ──所以,在對方願意闡述理由之前,自己只要等待著她開口,就可以了。

        聽完這句話,卡帕多西亞的嘴角微微揚起。微揚的幅度真的很小,不仔細看的話一定沒辦法察覺。少女也回以一個陽光般的微笑,因為她已經收到了,對方那藏在眼底的笑意。






        穿透彩繪玻璃的陽光直射於石質的地板,映出繽紛的色彩。直立於地的玻璃牆,也因陽光的照射而耀著一閃一閃的光芒。這所教堂不大,但因挑高的天花板和室內格局擺設的關係,給人的感覺很寬廣。

        無聲的沉默瀰漫在這間老舊的禮拜堂裡,但此刻並不會讓人感到莊嚴的氣氛或拘束感。涼風透過窗,吹了近來,沒有開口的兩人,像是在享受這寧靜的悠閒。

        「對了,可以叫妳璐比嗎?」

        打破沉默的,是少女突如其來的發言,過了幾秒,卡帕多西亞才反應了過來。亮麗的紅瞳望向少女,其眼神中帶著疑問,像是在問說『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唔……因為『卡帕多西亞』並不是妳的名字吧?還不怎麼好唸呢。要住下來的話,至少我要有個方便稱呼妳的名字。」

        莎莉將頭轉過去,瞥向教堂的角落,不去看卡帕多西亞那雙火紅色的赤瞳,並低聲呢喃道。

        「妳很漂亮,我覺得這個名字很適合妳……」──也更稱妳那雙如紅寶石斑瑰麗的的雙瞳。

        莎莉的音量越來越小,但後面的話語已經清楚地傳到了卡帕多西亞的耳裡。

        「感覺有點孩子氣呢。」

        雖然是這樣說,但莎莉聽的出來卡帕多西亞沒有拒絕的意思。

        她用手搔了搔臉頰,隨後站了起來,單腳向前跨了一步,輕快地旋了個身,水藍色的裙襬像拍打沿岸的浪花,一波、一波地在空中舞動著。隨後少女將雙手置於身後,並將身子向前傾,側著頭看卡帕多西亞,並問道。

        「璐比,午餐一起吃吧!」

        「可是……

        ──血族的食物跟人類不一樣。

        卡帕多西亞正要開口拒絕,但在看到少女那開心的笑容後,便覺得有時後所謂的真相也不是非追究不可,就跟傳說一樣,讓人去選擇相信或不相信。

        「嗯。」

        「那妳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

        「都可以。」

        「那請期待我的手藝吧。」






        飯廳裡,餐桌處正坐著一個女人,她將頭倚在那肘立於桌上的手臂,愜意地打量著那抹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身影。

        少女身著暗藍色的圍裙,未及肩的棕褐色短髮被細繩束起,覆於頂上的頭巾只露出些許的髮絲,白皙的肩頸一覽無遺。

        少女手中拿了一個小碟子,搖了一匙湯到碟中,小嚐一口。少女點點頭,像是很滿意的樣子。她將過用的鍋碗瓢盆放到水槽中,並將雙手繞到身後,繫下圍裙,將它置於一旁。

        「開飯囉。」

        佳餚未至,菜香已瀰漫了整個飯廳。少女將午餐都端上桌後,脫下了隔熱手套,並入坐在女人對面的位置。

        「這是我最拿得意的料理,請妳嚐嚐吧。」

        紅棕色的嫩肉淋上了暗色的沾醬,切成片狀的馬鈴薯占了盤中一角,其邊側綴著綠色的花椰菜和紅色的胡蘿蔔。

        女人拿起手邊的叉子,叉了一口肉後含進嘴裡細嚼。少女本來要開口問對方,料理是否合乎胃口,但看對方一口接著一口的樣子,就已經明白了答案。

        用餐時,兩人都沒有開說話,唯有刀叉與盤子忙碌地碰撞,其清脆地聲響迴盪在整個飯廳裡。

        過不了多久,餐桌上的只剩下空盤。女人拿起紙巾擦拭她的嘴角,並向招待她的午餐的少女致謝。

        「謝謝妳的招待,這道紅酒牛肉很好吃。」

        「謝謝,很高興妳會喜歡,我以為妳對人類的料理不感興趣呢。」

        聽到女人的讚美,少女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但隨後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緊接著問。

        「話說妳是怎麼知道這道料理的呢?這是我去年才研發出來的,難不成妳之前就一直待在這裡了嗎?」

        女人表情像是沒有想到少女會問這個問題,她即刻反問。

        「這道料理是妳發明的?以前沒有人做過嗎?」

        「我是這麼認為。一開始我本來想做燉牛肉,後來剛好想道地窖裡有一些紅酒,我就嘗試性地把它加入料理,結果比我預料中的好吃。」

        「抱歉,那或許是我記錯了。」

        女人的口吻誠懇,並朝少女歉意地一笑。

        「那個……七八分熟的牛肉很嫩,帶著些許的血味,紅酒也很入味,真的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料理。以後我還可以再品嘗到妳的手藝嗎?」

        對於女人急著解釋的反應,少女覺得很有趣,她用手遮住了嘴巴,免得讓對方發現她那上揚的嘴角。

        「當然可以囉,如果妳喜歡的話,只要說一聲,莎莉隨時為您服務。」

        少女起身,準備收拾桌上的碗盤,但女人卻走到她旁邊,示意她坐下。接著她開始收拾餐具,並連水槽裡的那些鍋碗瓢盆都一起洗。

        ──果然是個溫柔的人。

        雖然外表和言行都給人一種冷淡的感覺,但對於璐比一些體貼的舉動,莎莉暗自在心底給予評價。但是她大概不曉得,對於沒有全熟的料理,和沒有加蒜當香料調味,也讓女人覺得她是個細心的孩子。

        教堂內的兩人,享受了一個悠閒又愉快的午餐時光。









----
這裡補充強調,文內的聖經,並不就一定指我們現在所用的聖經。
而是文內第三篇所提到的,歐普蘭大陸的信仰宗教。
其宗教的經典語句和事蹟的紀錄,就稱聖經。
然後可能有的內容和現實基督教的聖經重合或是引用。
但請想像成不是同一種東西,所以沒有捏造或誤引基督教宗教經典的意思。
文內的信仰和神也同上解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610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

留言共 6 篇留言

色之羊予沁
該隱與亞伯
說實在,很喜歡這兩兄弟(屍鬼裡的)

但這個好像沒切入小岸主題(跑)

07-13 01:19

晚楓岸
屍鬼是鐘鳴的作品嗎?如果是的話我改天去看看XD
沒關係,反正我朋友說這張的重點只有取名和吃飯而已(爆
所以主題什麼的...ry07-13 01:21
色之羊予沁
不是,是漫畫~
他畫風算是蠻奇特吧…
(尤其頭髮方面,雖說第一、二集很無聊)

07-13 01:23

晚楓岸
求詳細書名XDD
因為可以的話我想多收集一點相關資料
然後弱弱的問:...應該不會太可怕吧,我怕我晚上睡不著XD07-13 01:27
伊祁青歲
就算內容偏日常
可是我很喜歡wwwww (5巴幣奉上 (茶)

07-13 01:27

晚楓岸
謝謝XD(抱青歲
其實這篇有埋幾個重點的說(迷:在哪根本沒看到!
日常=閃光是定番(跑07-13 01:32
智冰機
[再聽完少女所說的故事後]

紅酒牛肉 吃過不少版本說XDD
閃光程度 3~4級(?)

07-13 01:31

晚楓岸
改囉~謝謝小冰

我沒吃過啦~~~(捶地板
我邊寫邊翻圖,自己都餓了囧
最後遞墨鏡?(跑07-13 01:34
色之羊予沁
書名就是 屍鬼 XD
我想看看……應該不會恐怖

雖說前面在尋找原因時
會有一面嚇到,不過好像也只有那一頁而已

07-13 02:01

晚楓岸
了解~
感謝羊羊推薦XD07-13 02:35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我還在看喔!GP先丟!

小岸想到也可以提醒我一下回來看!

(跑去工作室

07-13 09:01

晚楓岸
噗,學姐可以忙完再看
謝謝GP(接07-13 1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nds95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勇者與魔王... 後一篇:憶外的發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mpkin20xx自己
努力創作中ଘ(੭ˊᵕˋ)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