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長篇】順秦—第四十八章 諾言(二)

作者:霜明雪│2012-07-12 15:35:04│巴幣:24│人氣:289
       此時,老者微閉著眼睛,似乎並沒有發覺宋病己二人的到來。那塊白綢在風中輕輕的搖曳著,像是在想往來於前的人們訴說著什麼。

  猶記得前世裏,每一個裝神弄鬼的算命先生身畔都會放著幾本像是紫微鬥數之類的小冊子,而紫微鬥數據說大約是在北宋時期,由道家的一位重要人物陳摶所發明,而其他算命測字的學論大都也是很晚才完整的成體系。所以宋病己很好奇,這老者用何物作為自己測字的憑仗。

  大小姐將他看了老久,見他紋絲不動,不禁略一皺眉,伸手似乎想要去拍那老人的肩膀,卻不小心將方案上的幾卷竹冊帶倒在地。

  宋病己俯身拾起一卷竹冊,旋即明白了這老人的依仗,因為竹冊最左邊的那塊竹簡上寫著一個字——易。

  易者,雅樂也。而這塊竹簡上書的易字,宋病己知道顯然不是什麼雅樂的意思。這所謂的「易」也就是《周易》,是為後世最被推崇的一部中國古哲學書籍,它是建立在陰陽二元論基礎上對事物運行規律加以論證和描述的書籍。因為其對於天地萬物進行性狀歸類,天幹地支五行論,甚至精確到可以對事物的未來發展做出較為準確的預測。因而也往往被人用做諸如算命測字之途。

  易也被曾為《易經》。儒家奉《周易》、《尚書》、《詩經》、《禮記》、《春秋》為《五經》。當然「經」是後來為了尊稱這些書,而加上的稱呼,原來《五經》只稱為《易》、《詩》、《書》、《禮》、《春秋》。

  在司馬遷所著的《史記》有記載「文王拘而演周易」,認同《易經》乃周文王所著。而《論語》、《莊子》、《左傳》卻只稱《易經》為《易》。因而宋病己在竹簡上只看到了這麼一個「易」字。

  老者顯然也是被竹冊掉落在地的聲音所驚動,緩緩睜開眼睛,在宋病己和大小姐臉上各自掃了一眼,微微一笑,開口道:「二位可是要相字?」

  宋病己瞥了身邊的女子一眼,見她一臉期盼,知其已有了好奇之心,便朝老者施了一禮,說:「正是。」

  「布幣一枚。」老者淡淡的說道。

  宋病己點點頭,從懷中取出兩枚布幣輕輕放到案上,老者收起布幣,從方案下拿出兩片空白的竹簡遞給宋病己二人。

  宋病己接過竹簡,五指虛抓,拾起那只毛筆在硯臺中心的墨汁上蘸了蘸,潤濕了筆尖。他前世自然是學過毛筆字的,只是多年不練,早已生疏。此時再次拿起毛筆,姿勢頗為僵硬,而且雖然他已經大抵能認識多半的篆字,可惜認識是一回事,寫出來又是一回事。

  思慮了半晌也不知道該寫點什麼,發楞了良久,直到宋病己回過神來之時,筆尖的濃稠的墨汁都快要滴到竹簡上了,咬了咬牙不再猶豫,揮筆在簡上寫了幾個字,只看到比劃歪歪扭扭,粗細不一,藕斷絲連。

  提筆收工。宋病己回望自己寫下的幾個字,個個緊湊的如同戰亂逃荒的難民般,完全分不清哪個是哪個。他只感覺到方才落的一點墨跡都有如譏笑自己胸無筆墨般,不禁連屁股都有些發燒。

  大概是從來沒看到過這麼難看的字,蝶兒大小姐忍不住掩嘴輕笑起來,讓宋病己更加的尷尬。片刻,笑聲暫歇,大小姐從他手中搶過毛筆,輕沾幾下,旋即在自己的那片竹簡上快速的揮毫潑墨起來,只見她他筆法純熟,姿勢穩健,握筆有力,縱橫捭闔,揮灑如意,不多時便已寫完。

  宋病己兩個各執一片竹簡遞給端坐的老人,只見老者拿起兩塊竹簡細細研讀起來。

  他首先看的是宋病己那塊,老者讀得很慢,想來是被那些蝌蚪文難住了,而且他邊看口中還邊嘖嘖有聲,大小姐見狀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宋病己搔搔頭,只恨老者不能快些將竹簡上的字認完。

  好不容易,等到老頭兒放下竹簡,宋病己迫不及待的追問:「看完了麼?」

  「小友也忒心急了吧。」老者斜乜了他一眼,笑道,「老夫相字有個規矩:但凡發問,須再加布幣一枚。這題就罷了,下不為例。」

  你不沒告訴我答案麼?還下不為例,這老頭兒規矩還挺大麼。宋病己訕訕閉上了嘴,不過在心中卻是暗自腹誹不已。

  老者並不著急說相,而是又將大小姐的那塊竹簡放在手掌心研讀,這次就很順暢,片刻就從上看到下,從頭讀到尾,旋即將竹簡放了下來。

  「從這位姑娘所書來看,字字鏗鏘有力,飄若浮雲,矯若驚龍。行文無半點女子柔弱圓滑,可見姑娘雖為巾幗,行事卻不遜男兒。」老者後看的大小姐的字,反而卻先點評起來,引得宋病己怨懟不已,不過卻無人理會。

  「老先生高見!」大小姐聞言,眉梢掛著一絲笑意,輕聲嘆道。

  「只可惜你收尾的筆劃既弱又不明顯,字與字的間距稀松,由此可見姑娘內心缺乏勇氣,對於未來少有希冀和規劃,心中更是迷茫...」老先生兀自說著,大小姐剛剛升起的笑意須臾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眉頭已然糾結在了一起,「而且姑娘的字太過勻稱,大小排列整齊,仿彿在寫每個字時,周圍被一方格圍住,但這竹簡上並無方格,方格是姑娘自己在心中畫出,可見姑娘內心束縛頗多,前處是果,此處為因。因果循環,不過皆是執念罷了...」

  見大小姐臉色變得有些差了,宋病己輕輕搖了搖頭,拿出一枚布幣放在案上,打斷了老者的話:「那她該如何?」

  「行事別想太多,但求無愧己心。」老者收起布幣,淡淡的說道,瞥了宋病己一眼,眼底閃過一絲莫名的異色,「而這位小友寫字力道頗大,意味著你做事有魄力,字雖潦草,然一筆一劃盡在掌握中,隱隱透著一股不羈之意,正說明你心中對自己將來所行之事,已有了打算。小友行文一氣呵成不停頓,行文如水銀瀉地般流暢,剛柔並濟,正說明你內心堅韌,百折不撓,如此心態,凡事無不可為。」

  宋病己面沈如水,並不出言,只是靜待他的下文,由剛才他對大小姐所言可見,這胡蘿蔔之後,大棒緊接著便會落下。

  沒想到老者卻是久久不復開口,只是望著自己,眼底隱隱有說不出道不明的東西在流淌著。

  宋病己想了想,又掏出一枚布幣,放在書案上,老者只看了一眼,並不收下,努了努嘴唇總算接著開了口:「小友筆劃之間非常和諧,顯示你個性隨和,平日對人太過熱情...」

  「那我又該如何?」宋病己開口問道。

  老者這才拾起那枚布幣放出袖中,再次將宋病己打量了一番,輕聲道:「對人不用太好,處事不必太過真誠,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為自己算好退路。」

  宋病己怔怔的看著對面的老者,半晌無語。

  「老夫所言,兩位聞過則罷。」不想,老者卻是笑了起來,「字是會變的,幾年後或許就不同了。你們日後可以跟簡上的字再加比對,看看可有變化。」

  他邊說,便將兩片竹簡遞給宋病己二人,蝶兒大小姐伸手接過,將兩塊竹簡放在手心把玩,卻沒有答話。

  宋病己瞥了她一眼,再看向老者,忽然再次拿了一枚布幣出來,問道:「老先生你看...」頓了頓,眼角的余光掃過旁邊的女子,深吸了一口氣,急促的說,「你看我倆適合麼?」

  宋病己的聲音雖不大,然而大小姐就在身邊,如何聽不到。此刻聞言,她深深將臻首埋在胸前,似極了鴕鳥。

  「你們是兩個人,所以要算兩個問題。」沒想到老頭兒卻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立刻回答。

  宋病己無奈,摸出了第五枚布幣,擺在桌上。

  「你問的是性格麼?」老者笑著說。

  「對!」宋病己說完,伸手抓起案上一枚刀幣放入懷中,老者一楞,略顯驚訝,明顯對他的行為很是不解。

  「因為你也問了一個問題。」宋病己緩緩解釋道。

  「如魚得水,意氣相投!」老者聞言,再次露出了笑容,不加思索的一口答道。

  宋病己右手握住布幣,化拳為掌拍了桌面,青銅制成的刀幣碰撞方案時發出清脆聲響。

  「還有...」因為大小姐就在自己身旁,宋病己不敢直接問,思忖良久,終究還是鼓起勇氣,說:「敢問老先生,這一男一女,除了意氣相投外,還有別的,也相投嗎?」

  未曾想,老者竟是抓起這枚布幣,右手順勢斜拋上空,銅錢在空中畫了一道完美弧線後,墜入遠處的一家人的宅院中。

  「小友所問恕老夫無能為力。」老者搖了搖頭,盯著宋病己嘆道,「這得要問老天。」

  他說完後,比了個「請」的手勢,宋病己二人會意,站起身慢步離開了。只是他們不知道,老者的眼光卻一直都放在二人的背影上,眼底精芒閃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603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古代|軍事|歷史||穿越|玄幻|架空|長篇|推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yooshig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6439242大家
喜歡小說的,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喔!!! 小屋裡有各種原創及二創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