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長篇】順秦—第四十七章 諾言(一)

作者:霜明雪│2012-07-09 17:07:11│巴幣:22│人氣:420
       「恍然一夢兮千余年,時不與我兮奈若何。乘風歸去兮不復現,萬丈雄才兮埋世間!」老伯當卻並沒有繼續解釋下去,反而輕聲念了一首詩。

  許老輕舒眉頭,瞥了眼老伯當,雖然不知他為何在此時高歌一曲,但是他口中這句詩中掩不住的豪氣和那一絲壯誌未泯的郁結,忍不住開口由衷的贊道:「門主好才情!」

  「此詩可不是我所作。」老伯當搖頭道。

  「難不成是宋...」許老面色一凜,驚道。

  「不錯。」老伯當點點頭,兩眼平視許老。許老沈默不語,若是剛才他對老門主所言還有所疑惑,此時看來已然明了這宋病己內心中隱藏許久的淩雲壯誌。

  「按你昨日所言,此子所學斑駁,偶有驚人之語,算得上是個怪才。不過在我看來,他心底必不是自甘平庸之輩,值此亂世,此子所學用武之地大矣。」頓了頓,伯當俯身書案上拾起一卷竹冊,緩緩攤開,仔細端詳了會兒,接著道,「‘天下熙熙皆為名來,天下攘攘皆為名往’,這樣的話至少我墨家弟子無一人能說得出來。」

  「這...」許老一怔,想了想,覺得似乎也是這麼回事,著書立說本就不是墨家長項,又不是孔仲尼那幫腐儒,道不行,便以文記之。墨家和法家都重視學術的實用性,而不是泛泛空談。

  「若是這宋病己決心要著書立說,說不定也能開宗立派,比肩諸子。」老伯當笑著說道。

  「開宗立派不敢說,不過若是去了那稷下學宮,混口飯吃應該還湊合。」許老也出言附和。

  「難不成我洞香春還比不上那破學宮麼?」老伯當瞪了許老一眼,沈默了一會兒,微微嘆了口氣,「我兒太過工於心計,機關算盡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卻沒有考慮他人的感受,不知經歷此一事,是否會有改觀。」

  說到這裏,兩位老者不由自主的同時捋著花白的胡須,目光穿過厚厚的墻壁,飄向那棋室的方向。

  良久,許老似乎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門主說這宋病己不會久留我洞香春,那依您之見,此子會去往何處?」

  「去往何處?」老伯當輕聲重復了一遍許老的話,卻是捋著胡須,久久未語。

  許老見他不發一語,兀自說了起來:「此子雖是魏人,然而這魏國朝堂是進不了了;若是東去入齊,這齊國有了孫伯靈,齊魏本是世敵,只怕不會容他...」

  而老伯當似乎是在思忖著什麼,俄而,他轉身在書案上散亂的卷冊中搜尋起來,不多時便取了一卷竹冊握在手上。當然許老的話他也自然聽在耳裏,聽到這兒不由開口道,「世仇之說不過限於庸才,昔日那吳起輾轉諸國,由魏入楚不也依舊能位列上卿。只是那齊國舊根基素未觸動,齊王號令步履唯艱,此子若想要在齊大有作為,實在難上加難。」

  「那楚國呢?」既然門主提到了吳起入楚,許老也順勢開口問楚國。

  「楚雄踞兩江,地幅遼闊,上控巴蜀,下應荊襄,當水陸之要沖,坐擁地利,楚先人匯集四鄰之長,警惕危險,把國家發展到最雄強。但如今的楚人自視甚高,想那吳起天下名將,尤不能使其徹底變革,遑論宋病己這無甚名氣的士子。」老伯當搖頭說道。

  「這...」許老語塞,俄而便苦笑不已,「那這天下之大,這宋病己豈不是無處可去了?」

  「這倒不然。」老伯當微微一笑,說,「這天下還有一處去得。」

  「何處?」許老迫不及待的追問。

  「諾,此國去得!」老伯當緩緩攤開手上的竹冊,許老定睛一看,三個大字映入眼簾——
求賢令!

  大概是昨晚下過一場陣雨的關系,今天還算是個好天氣,前幾日火辣辣的陽光少了許多,空氣也不再給人那麼燥熱的感覺,反而帶著些濕潤的氣息,行人走在路上,吹著微風,迎著暖陽,仿佛感覺到今日的大梁城不過才是三月初,這是尋常的夏日時節確實是極少見的。

  一大早,宋病己便被大小姐拉著悄悄出了洞香春。恩,是悄悄而不是偷偷。因為老伯當來了,蝶兒便能理直氣壯的將這洞香春中的瑣事全部交予這位老主人,自己落得忙裏偷閑。

  宋病己陪著她在大梁城漫無目的的晃悠著,這種沒有目的地的隨處亂走才更接近散步的本質。

  雖然兩個人都知道與對方繼續長期相處的時日無多,不過兩人都很默契的不討論未來,更多的是在回憶從前,而且嘴角都掛著笑容。

  「你還記得你第一天與那子奇對弈麼?」大小姐忽然止住腳步,開口問道。

  「當然記得。」宋病己微微一笑,也停下腳步,輕輕閉上眼睛,仿佛是在回顧那一日的情形。他還清晰的記得,那天自己懵懵懂懂的孤身進到洞香春裏,一身樸素的穿著掩不住的土氣。不過從這個土裏土氣的布衣白丁口中說出的每一句話都讓洞香春中的官吏士子們大吃一驚。

  忽然想起自己說出要挑戰許老時,那碎了一地的眼鏡片,哦,當然這時代還沒有眼鏡這東西。想到這裏,宋病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一邊的女子見他發神經一樣的傻笑起來,白了他一眼,俄爾卻也跟著撲哧一笑。

  宋病己微覺詫異,轉頭看向她,笑著問道:「你又笑什麼?」

  「勝敗乃兵家常事,公子亦不必懊惱」蝶兒笑而不答,反而捏著喉嚨學著男子般說了句。

  宋病己一怔,旋即想起來這是那日自己對著那子奇,也就是公子卬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這句話氣走了公子卬,也引來了內室裏的一陣銀鈴般笑聲。

  「那時你就在內室裏偷看了吧?」宋病己開口問道。

  「什麼叫偷看啊!」大小姐瞪了他一眼,抗議道,「我那不過是在學習棋藝罷了。」

  「哦,原來是在偷師。」宋病己拉長了聲音意味深長的說道,眼睛看著蝶兒,內裏滿含著笑意。

  「哼!偷師就偷師!」大小姐難得露出小女子心性,「你又能奈我何!」

  宋病己扁扁嘴,知道自己是怎麼也說不過她的,至少在這些個雌性動物眼底,雄辯永遠能夠勝過事實。所以,宋病己知趣的閉上了嘴。

  「不過,說起來那日可是我第一次見到你。」大小姐瞥了他一眼,輕聲說道。

  「第一次麼?」宋病己不假思索的接口道,「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

  話說了一半,眼角的余光瞥見蝶兒唇角那抹狡黠的笑容,旋即想起來了,那日自己不過只聽到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而已。正所謂未見人先聞聲;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不過聰明如宋病己,靈敏的反應是必備的,須臾便改口道:「也是我第一次見到許老、田老...」

  「哼!」大小姐鼻翼微皺,哼了一聲,微有些不滿的說道,「你第一次認識的人還挺多的。」

  「我還沒數完呢。」宋病己掰著手指頭接著道,「還有國梓...」

  他忽然止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反而長長的嘆了口氣。

  不用問,大小姐也知道宋病己想起了誰,眉目一黯,俄爾微微揚起嘴角,拉起宋病己的手,輕聲道:「我們接著走吧。」

  「恩。」感受到手腕邊那溫潤滑膩的感覺,宋病己不由緩緩點了點頭,隨著身邊的女子舉步朝前邁去。

  今日在街上經營的小販又較前幾日多了不少,他們的沿街叫賣聲此起彼伏,大小姐難得出洞香春一次,恨不得挨個將每一個小販擺出販賣的物品挑選個夠,特別是各種新奇的物事,她總要流連顧盼許久。

  一旁的宋病己安靜的欣賞著蝶兒嬌媚的容顏,見她那一臉興奮的模樣,不由暗嘆:不管哪個朝代的女子,這一顆喜好逛街的心永遠都是那麼炙熱。

  不過大小姐似乎一直沒有找到特別心愛的物事,轉悠了半天兩人依舊是兩手空空,轉過一座石拱橋,來到對街,前方一樣稀奇的物事竟是出現在了兩人眼前。

  那是一個小攤,矮矮的方案前端坐著一位老者,方案上放有幾卷竹冊和一塊硯臺,硯臺上則擱著一只毛筆,方案旁邊飄揚這一塊白綢,看見白旗寫著兩個黑色的篆體字:相字。

  宋病己微微一楞,咂巴咂巴嘴,暗嘆想不到這算命先生的行當在這個時代也有先行者捷足先登了。

  而大小姐顯然對這稀奇物事很是好奇,拽著來到那老者身邊,一雙大眼睛仔細的端詳起這人來。這是個白須垂到胸口的老人,滿是皺紋的臉上看不出具體的年紀,若是非要找個人來做比較,他大概和老伯當是在同一級別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570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古代|軍事|歷史||穿越|玄幻|架空|長篇|推薦

留言共 1 篇留言

優雪
期待 新的創作~~~~

07-09 17: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yooshig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velna大家
吸血蝶小屋不定時更新各種遊戲介紹、心得、分享影片,歡迎蒞臨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