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BLOOD!-3

作者:晚楓岸│2012-07-03 00:45:32│贊助:14│人氣:301
3.




        歐普蘭大陸,數百年前曾有個數十個國家的大陸。它經歷了許多的征戰與談判,隨著歷史的長河奔流至今,如今整個大陸已經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度,並以大陸的名稱命名為『歐普蘭』的國度。
 
        歐普蘭是個政教分離的國,政權由『王』所領導,教權則歸屬於『教皇』。王為世襲制度,但沒有限定於嫡長子或男女之別,上任的王將在他的子嗣裡挑選最有能力的皇子來接手他的王位。教皇為宗教的領袖,歐普蘭雖有統一的教權、統一信仰一個『神』,但卻不會禁止人民對其他偶像的崇拜。教會的設置普及了信仰,而地區神殿的建立,也給於歐普蘭各地的人民一定的保障。
 
        但以上那也僅限於人類的歷史,對吸血鬼而言它毫無任何的意義。吸血鬼們自稱血族,並從第三代開始分裂成十三個支派。十三個支派為了統一血族,而開始了一場血流成河的『千年聖戰』。其十三支派後期又分為密黨和魔黨,還有於兩者間中立的支派。
 
        密黨又稱卡瑪利拉,其支派的來源是因近代人類的興起,由教皇所發起追殺血族的『異端審判』後,決定隱蔽於人世的血族。
 
        魔黨又稱撒霸特,他們不承認避世的教條。並將人類視為低等動物,以恐懼、武力和威脅作為統治方式,隨意驅使人類相互殘殺。

        歐普蘭雖為人類和吸血鬼共存的國度,但為防止那些囂張跋扈的魔黨,教皇手上握有的『聖十字軍』,將是血族最大的敵手。兩個族群的勢力,彼此的相互牽制,造就了歐普蘭大陸日與夜的文化差異。

        別於普及各地的教會,各地的地方神殿加起來只有十二座,分別以數字的代號來命名。神殿別於教會最主要的功能,是平定血族和人類的紛爭,且並不排除武力手段來解決。





        今日第十二殿來了一位遠道而來的訪客,一位連這座神殿的主教也敬畏三分位的貴客。沒有人知道來者的真實身分,主教為她的來歷守口如瓶,大家只知道她是從首都的主殿──零殿來的,其地位比教主還更崇高。

        在這位訪客來之前,主教早已吩咐人整理出一個空著的辦公室和臥房,以此為備,等後來者的光臨。

        隔日一早,統領十二殿第十二分隊的隊長,被主教傳喚。來到教主辦公室門前的分隊隊長,還在猜想教主的傳命內容時,已經聽到門內所傳出的聲音,在門打開後出現了個人影。

        鬢白的頭髮,下巴蓄著山羊鬍,和刻印在臉上歲月的痕跡,顯示位上了年紀的長者。其慈眉善目的形象和身著的衣飾,將稱出此人的形象,是為統領這座神殿的主教。

        站在教主身旁的男子看似有三十出頭了,有著褐色的短髮和挺立的五官,其壯碩的身材更是顯得雄壯威武,職為神殿裡分隊隊長的男子。

        「請問您找我有什麼吩咐嗎?」

        「跟我來吧,我介紹索菲亞給你認識。但在此先聲明,關於她的身份和來訪目的,不是你可以過問的事。」

        「我明白了。」

        索菲亞?是昨日的貴客嗎?褐髮的男子猜想著來者的身分。想起昨日她來到神殿時,披了個暗色的斗篷蓋住面容和身軀,令人瞧不見她的樣子。還真是令人摸不透的神祕形象。

        「到了,你直接進去吧。」

        主教領男子到索菲亞所在的大門門口,留下這話後就離開。




        「冒昧打擾大人,我是本殿第十二分隊的分隊長──伊恩.斯特朗。」

        男子敲了敲門,並報出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再得到裡面的人應聲允許後,他推門而入。

        房內昏暗無光,沒有開燈,連窗簾都被緊緊拉上。室內的正中間有個木質的辦公桌,桌後正坐著一個人,但那人背對門面的關係,被椅背擋住了身形,令人瞧不見那人的樣貌。

        這是給人光明形象的神殿一角嗎?正當男子還在發楞時,已聽到桌後那人輕聲地開口。

        「抱歉,可以請你在進來後把門帶上嗎?我很怕光。」

        好奇歸好奇,但訓練有素的男子沒有多問,並立刻把門關上,室內頓時恢復了一片黑暗。
因職業工作的關係,男子很快就恢復了在黑暗中的視線。正當男子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原本只看的見背影的椅背慢慢地轉了過來,男子在看到眼前少女的容貌時,在心底暗自驚呼。

        白色的長髮和白皙的膚色,連瞳色也是灰白色的,本是紅潤的嘴唇也比一般人更顯得蒼白。眼前的人有著脫俗的美麗外表,但那異於常人的美麗和慘白的神色,其美貌跟病容兩字已相去不遠了。

        因少女的動作和桌子的遮擋,男子不能完整地描述少女的衣著。但顯於易見的是,不同於男子自己和其他聖職者制服的黑色,而是如雪一樣純潔無瑕的白色。就如同她給人的感覺一樣,完全的白色,給人聖潔的感覺。該說她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還是該待在醫院裡好好休息的病人。

        回過神來的男子,察覺剛剛自己失禮的打量,並向少女致歉。少女只是搖搖頭,給於男子一個微笑,示意不放在心上。

        「我想大家應該很好奇我的身分和來訪的目的,但我有權保密這些事,這些教主都告訴過你們了吧?」

        說到這裡,少女停頓了下來,並給於男子一個優雅的微笑。直到男子應聲答覆後,才接著繼續說。

        「我的名字叫索菲亞,請直呼我的名字就好。現在要談的是昨日晚上接獲了通報,隸屬本殿管轄範圍內的索多瑪城,失控的喪屍和賤民在城內四處橫行。今晚帶著你的部隊跟我出動,沒問題吧?斯特朗隊長。」
       
        「您要跟屬下一起到索多瑪城?那裡現在非常的危險,您……

        眼前的少女的雙手交握著,並將手肘壓在桌面上,藉此來保持身體的重心。額前雪白的髮絲和頂住眉心的雙手,並不能遮擋住少女堅定的視線。斯特朗隊長未說完的話,全吞進了肚子裡。
        ──無法反駁的堅定。

        向少女告辭後,斯特朗隊長退離了這間暗室。





        還在思索著索菲亞下達的命令,斯特朗在無意中走到了聖殿的中庭,庭中正坐著一個在喝茶、享受陽光的長者。主教似乎已經發現斯特朗走了過來,看著眼前的男子苦惱的皺眉,但他依然像沒發現斯特朗一樣,沒開口說任何的話。

        「我知道命令是絕對。但是,像那樣子的女孩,真的可以握得著住武器嗎?」

        斯特朗走到主教身邊坐下,他將頭埋入自己的雙臂內,喃喃道。主教看了斯特朗一眼,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神色自若地回答斯特朗。

        「索菲亞怎麼了嗎?別小看她了,她可有著遠超出你們預期的強大。」

        「怎麼可能?明明一副隨時都有可能病倒的樣子,怎麼可以讓這樣的孩子到前線的戰場!撇開這些不談,她也只個二十歲不到的女孩啊!」

        「你聽過白化症嗎?因體內缺乏色素而懼怕陽光,膚色、髮色和瞳色也比一般人來說更為白皙。但那孩子的情況來說,確是有點過了,但這完全不要緊的。況且,年紀和性別並不是很重要的事。在戰場上,只求勝利就夠了。」

        對於斯特朗的質問,主教只是雲淡風輕地解釋。其實他也明白大家看到索菲亞的第一印象,就是需要人細心捧在手裡呵護的少女,像朵一碰即碎的花。若不是自己早已目睹少女的實力,就連自己也不會相信吧──相信這名少女只要上了戰場,就宛若換了一個人似的,絕對會是敵方的夢魘。

        ──『染血的死神』。

        最後留在斯特朗腦海裡的,只剩下教主這最後的一句話。





        夜晚的索多瑪城外,猶如昨日的慘劇仍在城內肆虐著,但已經聽不到人們的尖叫與哭嚎了。
        ──果然太遲了嗎?

        來不及拯救索多瑪的人民,望著眼前殘破的城市,斯特朗按住心中的悲憤和想直接殺入城內的衝動。那怕只有一個人也好,能多救活一個人,如果還有任何倖存者的話,都一定要拯救他。但這次的指揮官不是自己,而是一名看似病弱的少女。

        少女身著一襲白裙,其袖口和裙襬末端皆鑲有蕾絲花邊,連腿上所搭配的馬靴也是純白的。其衣著和相貌跟這夜晚的顏色格格不入,但卻又是被限制於夜晚的人,宛若誤闖人間的天使。

        少女雪白的長髮和裙擺,在這微涼的晚風中飄飛。月光輕輕灑落,為這夜裡打照些許的微光。斯特朗仔細端詳著少女的臉龐,那神色中沒有絲毫的擔憂或畏懼,但少女的眼神裡,蘊藏著一種讓人無法描述的感覺。

        ──染血的死神?怎麼可能。

        斯特朗的腦海裡浮現了主教今早的話,但是不論怎樣的說服自己,仍無法相信少女會跟這個形容詞扯上關係。在他心中對少女的印象,仍是方才的評價──高貴、優雅的天使。

        「走吧。」

        清脆的嗓音,宛若夏夜裡隨風輕晃的風鈴,打斷了斯特朗的思緒。看那領在隊伍前方細弱的身影,斯特朗立刻邁步跟到少女身旁。他喵了少女一眼後,轉身看向後面那群多年來共同出生入死的戰友,暗自握拳。

        ──沒關係,少女的安危就有我來守護吧。就算我不行,身後還是有著一群值得信賴的夥伴。





        城內果然如預料中最壞的結果,已經沒有看到街上已經沒有看到活人的身影,街上只剩喪屍和賤民橫行。已經過了一天,能跑走的人大概也已經跑掉了,而剩下來的不外乎是已經失去體溫的屍體。沒有人們尖叫、哀嚎以及求救,城裡只充斥著怪物們的嘶吼與城鎮被壞被所發出碰撞的響聲。

        聖職者們各個從口袋中拿出鐵製的飾品墜鍊,其墜鍊的造型皆是各種小型的武器模型。聖職者們在咬破自己的手指後,將血液滴在墜鍊上,嘴裡跟著喃喃的祈禱,墜鍊像是回應他們的祈禱般,幻化為與真實的武器等身的形狀和大小。

        一樣的不只是外觀,原本的造型墜鍊在碰觸血跡後,即刻能變成真實的武器,不論是外型、功能和重量都和真品一樣。這是仿吸血鬼能用自己的血液,隨心所欲地幻化武器的能力。但人類終究是人類,不可能無中生有,能做到地頂多只有壓縮武器的外型,所以沒辦法像吸血鬼一樣自由地幻化武器。

        這項武器除了便於攜帶外,上面還有著浸過聖水的光輝,專門用來對付不死生物。但隨著沾染不淨的鮮血,武器的光芒會逐漸暗淡,直到光輝消失時就成了一般的武器,沒辦法再變成便於攜帶地墜鍊造型,也不再是不死族的剋星。

        已經幻化出武器的聖職者們開始與這城的喪屍和賤民戰鬥,身經百戰的他們戰鬥的動作十分乾淨利落,飛濺的鮮血灑落身上,隨後被黑色的神職服隱去,只留下鐵鏽般地腥味。

        當大家各自投入在自己的戰鬥時,斯特朗察覺了索菲亞身後那暗藏殺機的兇光。雖然為了保護索菲亞,斯特朗並未離她太遠,但十步之遙卻不及那直貼身後的距離。正當斯特朗要出聲警告索菲亞時,欲出口的話語,深深地被扼殺在咽喉裡。

        接下來發生的事,是會在心底留下無法抹滅的記憶,不只斯特朗,大概連同當時在現場的聖職者們,也都瞠目結舌地震驚。

        他們看見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避開了賤民的攻擊。下一秒,那位從背後偷襲的賤民,腦袋飛離了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幻化出來的銀色巨鐮,銀白色的弧光從那無首級的屍體右肩至左傾斜地劃下,被鐮刀準確劃破的心臟噴出了駭人的鮮血。

        如鬼魅般迅捷的動作,既優雅又妖異的美感,令在場的所有人屏息。斯特朗覺得時間像是停止了,只留下在腦海裡播放慢動作的影片。只見眼前的賤民和喪屍,在吻別巨鐮後一一倒下。飛濺的鮮血就像是慶典中的煙火,一個個華麗地在空中炸開,而後了飄灑了下來。

        當斯特朗回過神時,已經聽不見怪物的嘶吼和兵器交錯的響聲,城內恢復了如同常夜般地寧靜,但此時也已經不見方才那位白色的天使了。

        若說黑色的衣服可以隱藏血跡,那無瑕的純白就是為了被染色而存在。

        一抹纖細的身影正扛著巨大的鐮刀,從不遠之處緩緩走近。紅色的髮絲和紅色的裙衣,像是剛從血池中浴出般,血跡隨著走動的步伐,一滴、一滴地晃落到地上。

        少女像是毫不介意自己渾身浴血的樣子,反倒是舉起手中的鐮刀,由握端向上,舔拭著欲滴落的血跡。

        眼前的畫面過於駭然,斯特朗除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外,也感受到自己準備造反的胃,正蠢蠢欲動。

        「放火,把這座城市燒了。」

        彷彿剛才發生的事只是一場夢,少女已經收起了武器,神色已恢復到原先進城前的平靜,但那浴血的樣子卻提醒著斯特朗所謂的事實。

        ──染血的死神。

        若不是自己親眼所見,那無論別人說什麼也不會相信。斯特朗腦海底仍不斷地重複播放著,一抹扛著巨鐮的紅色身影──的確是染血的死神。但少女用平靜的語氣說出最殘忍的句子,撕毀了斯特朗最初自以為是的錯覺。

        那一夜,由聖職者們所親自出動的隊伍並未尋獲到任何的生還者,索多瑪城陷入了一片火海。無情的火焰將吞噬此城的一切,兩日前的繁華宛若過眼雲煙的幻影,大概只會留下未燃盡的殘灰,來安葬此地的亡靈。








----

本來今天想要來寫藍花的漫畫心得
在動畫追完後,漫畫我也神速地追完了(?
感想就是......嗯......從頭到尾我都只能在內心尖叫著好可愛~
後來想說算了,整篇得『好可愛』文
好像我在犯花癡XD......雖然是事實(跑
還真是一部非常細膩的作品啊
喜歡百合的朋友請別錯過這部呦><

以上是根本文完全無關得廢話(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497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

留言共 8 篇留言

伊祁青歲
我有頭香我超強!!! (?)

07-03 01:08

晚楓岸
噗XD
半夜不睡覺嗎www
給你一個飛撲(被拖走07-03 01:10
智冰機
噴 小青手腳也太快了 兩次頭香被搶><"

07-03 01:14

晚楓岸
又一隻不睡覺得XD
安慰獎?(拍拍摸摸頭07-03 01:20
智冰機
話說 小冰 快記不住這麼多專有名詞了=口=//
小冰以後要更努力得頭香飛撲獎XD? 噴

07-03 01:23

晚楓岸
其實我想說...不用記(毆
我自己也沒記,我每次寫都還要把一些參考資料放旁邊
我寫那些得用意主要是補齊這個世界觀
大概快速看過就好,沒有記住沒關係
主要是讓架構看起來(?)完整一點而已
就跟畫畫除了畫主體物外還要畫背景一樣(誤
重點只有人名記住就好了...
<這人連自己小說得人名都還記不起來XD

飛撲獎嘛...(默默轉頭07-03 01:28
智冰機
錯字:
批了個暗色的斗篷蓋住面容和身軀

下面這句 會不會有點難讀@@?
椅背面對男子的背影已經發出了聲音

話說 小岸 是否因為索菲亞換成白髮勇者造型^^

07-03 01:56

晚楓岸
第一個改囉

第二個:
>室內的正中間有個木質的辦公桌,桌後正坐著一個人,但那人因背對門面的關係,被椅背擋住了身形,令人瞧不見那人的樣貌。

>這是給人光明形象的神殿一角嗎?正當男子還在發楞時,已聽到桌後那人輕聲地開口。

改成這樣呢?

不是XD
我只是覺得我原本勇造的頭和動作不和
看起來超怪的07-03 09:02
晚楓岸
謝謝小冰囉,如果有問題的話隨時可以跟我講(毆07-03 09:04
晚楓岸
我剛剛不小心看到三個地方有錯字和語句錯誤(跑07-06 21:42
智冰機
^^ 第二個看起來不錯呢
咦 可能要等我看第三次才會發現XDD

07-03 12:24

晚楓岸
你說得那邊我改成兩句囉07-03 13:08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嗯嗯,索多瑪城果然照著舊約的宿命走呢...

一片火海啊。

{:3)

07-03 12:48

晚楓岸
嗯啊,燒光光了
其實我有去查資料
挖出來的遺跡好像有核能反應的可能說
因為岩石被快速融解又冷卻,形成了玻璃的狀態
就跟古印度其中一個滅亡的城鎮一樣神奇XD

索多瑪城的話我打算讓它都一個鎖鏈
將陸續登場的人物串起來的開頭
蝴蝶效應的感覺(誤
另外接下來可能還會用到一點的舊約吧
不過可能都藏在劇情裡面XD07-03 13:26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喔對了,講到BLOOD...動畫系列我最喜歡源頭的「The Last Vampire」。

反而電視動畫系列我看到一半吧,沒有很大動力想看完,也有可能是某些發展太老梗的關係?

其實,反思一下,生化兵器、生化戰劑已經被發掘普遍使用的情形下,把吸血鬼跟什麼新要素連結才是創新的關鍵呢!

不得了,好像要找很多資料的樣子呢(汗)

07-03 12:54

晚楓岸
經學姊一提我才想起
好像有這麼一部動畫呢,好像撞名的感覺(汗
我暑假去把它補完好了XD
其實在寫這篇的時候我也翻了不少資料
覺得還蠻有趣的,有時候就算是老舊的題材
不同的人寫出來的東西,想法和感覺就不太一樣

生化兵器的部分好科幻的感覺
這部分的題材我覺得我蠻少看得
像有機械人的作品我就很少碰
但魯魯修這部我還蠻喜歡的,劇情很棒呢
不過要在許多相同的梗下寫得有特色,也是一種挑戰XD07-03 13:22
惡魔貓
妳朋友是大叔控吧WWWWWW

07-08 17:00

晚楓岸
其實我一直在懷疑大叔和偽娘是他的菜wwww07-08 17: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nds95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勇造試玩】百合妖精... 後一篇:請等我長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國瑜
我們對於國瑜偉人避開自己的天命 躲在台灣不去拯救十四萬萬中華人民的行為 表達極為強力的譴責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