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Unlight】心照

作者:克洛德│Unlight│2012-06-26 15:50:19│贊助:9│人氣:401
…我是誰?
從何而來、又是為何誕生於此?

在強光的照射下很是朦朧的意識中,腦裡浮現了初次來到這個世界、這棟古堡的景象─



晚上好,大小姐。
我是服侍聖女大人的助手,名字是布勞。
為了輔佐您的任務而被派來的。

聖女大人所說話的話多少有點艱澀難懂,請讓我為您更加詳細的解說清楚吧。
您一開始從中所選擇的戰士們,其實都是在現世中已經死去的人們。
擁有強大力量的這些人們,在死後因聖女大人的憐憫,而被召喚到這個「影之世界」。

他們化為靈魂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死了。
您必須陪伴他們,並讓他們想起自己為什麼死不瞑目。
若是他們清楚的想起了死亡時的記憶的話,就能以聖女力量代行者的身分重新復活在現世。
戰士們將會統治地上的一切,將一切奉獻給聖女大人。

就請您以聖女之子及戰士引導者的身分,指引他們復活的明路吧!



所以,我是聖女大人所賦予靈魂的人偶…孩子?
這就是我誕生於這個世界的使命?
我的靈魂是聖女大人無中生有的嗎?還是一樣從那個現世或其他什麼地方來的?
統治地上的一切…又是指…?

聖女大人派來協助我的侍僧布勞,對於這些問題僅一笑置之。
我想是因為,這些問題的答案已經超出了他能力與職務所及的緣故吧……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與我同行的旅伴那漠不關心的沉默表情底下,究竟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思緒。

………
……


  某一天,積滿灰塵的一具人偶抬起了頭。
經過半晌,沒有線繩操控、便能自律言行的自動人偶開始拍去身上眼見所及的細小塵灰。
到最後整個人乾脆從巨大的朱紫色沙發躍下,赤裸的雙腳站定後,人偶開始使盡全力的轉動身子─上衣在迴旋中逐漸拾回它應有的潔白,有如小火山般的及膝紅裙也在蓬蓬然的擺晃聲中震下大量的塵埃。

拂了拂自己澄紅色的髮絲,人偶扶正傾斜的視線,環視起自己所在的這間房間、這棟古堡。
就連沙發旁的小櫃台也與她記憶中的一模一樣,上頭擺放著一些不知所云的書本以及詭異的骷髏頭顱。

這一切似乎完全沒有任何的改變……原是想這麼下結論的。
火光不復在的燭台上那所剩無幾的白蠟,卻悄然捎來時光流逝的殘酷事實。

我…究竟睡了多久呢?

視線隨著腦中浮現的想法轉向房門,卻意外地與依坐在沙發右側的陰鬱男子對上了臉。
「…你一直都是醒著的嗎?」
雖然內心有些動搖,人偶還是故作鎮定的隨口問了問將手肘放置於右膝蓋上,盤腿而坐的冷漠男子。
「就在剛剛,妳動起來的瞬間。」
銀白短髮的男子神情顯得有些茫然,他靜靜跟著人偶刻意別過頭的視線,望向窗外那片蔚藍的天空後,才從容不迫的回答。
「「你想到了嗎?」」微風中,兩人不約而同的說出了這個僅有彼此才明瞭的關鍵話。
『生存的意義、於此活著的理由─』
這個縱使兩人徹夜仰望星空長談,始終也沒能得到解答的議題。
明明兩人同樣的在意這個問題,人偶卻沒有正面接下男子真誠的回望,反而像是在壓抑什麼似的刻意凝望著窗外。
「…………」
沉默間,男子注意到人偶的頭袋正隨著窗簾一同晃動著。
一個不注意,男子自己也沒來由的跟著凝視了起來。
窗外的一切在太陽的照射下是那麼的耀眼、生意盎然,小鳥的清脆啼叫聲讓這房間更顯得陰暗、寂靜。
「我…我有一個很想見的人…」
人偶最後垂下了頭,像是在告解一般,以滿是歉意的口吻打破了兩人無聲的對局。
「……是嗎。」
『這就是妳現在生存於此、活著的理由吧。』
男子是這麼解讀的,而人偶不乾不脆的扭捏反應也讓他難掩笑意的微微勾起嘴角:
「那走吧。」
「……咦?」
男子平穩冷淡的反應完全出乎人偶的預料。
還沒回過神男子就已經站起身,伸展著筋骨、重新調好了腰間的配劍,欲拉開房門。
儘管早就知道自己與男子之間的身高大小有一段不小的落差,不過這應該不是人偶張口結舌的原因。
「怎麼了嗎?」男子在人偶面前俯身觀望,最後不解的開口詢問。
「你…這樣……真的可以嗎?」
雖然害怕這麼一問就會使他放下手中的劍、倒頭大睡,但好奇心依然還是勝過了恐懼。
或許應該說,是對這位王子的愧疚心讓她開了口,率先戳破這件不說也沒關係的事情。
「反正待在這個房間也只是任由這些蜘蛛爬滿身軀。」
「……是嗎。」
「走吧?」
人偶沒有再接話,就只是乖乖地跟在朝自己伸出手的男子身旁。

兩人繼續那停擺了多時的旅程,就像當初相會的夏末一樣,一起默默的走著。
那樣的神情,就好像在沉思、追憶著什麼─

………
……

「你叫作グリュンワルド、古魯瓦爾多?嘻,樣子真的挺像是一位王子呢。」
我拿著手中寄宿著戰士靈魂的卡片,很是感興趣的將卡片上的說明與面前的本人相互比較著。
「グリュンワルド……那是我的名字?」
「…這麼說來,你對生前一點記憶都沒有了?」
「生前…我死了?」
「沒錯,你想知道嗎?你的過去、以及為何而死?」
「呵…我以為人死了以後就會化為虛無,沒想到還能有這樣的選擇?」
名叫古魯瓦爾多的男子那少根筋卻又好像很認真的奇妙模樣,很是讓人玩味。
「所以…要和我一起踏上尋回記憶的旅途嗎?」在簡單轉述了從布勞那邊聽來的話之後,古魯瓦爾多放下因好奇而撫摸人偶關節的手,站了起來。
「那些曖昧麻煩的過去對我而言要不要得回來都無所謂。但如果妳有那個責任的話,一起走也無妨。」
…是嗎。
兩個人肩比肩的走著,不再交談。

  在不知道斬殺了多少隻蝙蝠、侏儒、以及狼人等,妨礙兩人旅途的魔物後,兩人在陰暗森林中稍微的停下了腳步。
引導著戰士靈魂的人偶在深夜的營火旁,仰望著不知是真是假的星空沉思著。
影之世界和現世嗎……
「吶,你還醒著嗎?」
「嗯。」
「你難道沒有想過嗎?我們的存在、以及出現於這個世界的意義?」
「妳的使命那個什麼聖女和金褐色頭髮的傢伙不是交代得很明確了嗎?」
像是在夜空中鎖定了一顆星星般,古魯瓦爾多的眼神瞇得更細長。
「是這樣說沒錯啦……」
「?」
「難道你不會對自己的存在、還有行進的道路,抱持過存疑嗎?」
「…這只是一場夢,又或者我根本沒死,只是失去了記憶被奇妙的人偶拐騙過來一同旅行。」
「……什、什麼啦?!」
簡直不敢相信旅伴竟然會說這種話,我嚇得坐起身撇頭望向仍一派輕鬆的他,無法理解的怒視著。
「妳看,這很令人惱怒吧?一件事情有太多可能性了,倒不如乾脆的接受擺在眼前的事實還來得輕鬆許多。」
我這才發現,神情依舊平淡的古魯瓦爾多只是隨口說說,好讓我激動的反應驗證他的想法。
「可是…唔」
感覺自己再說不出個所以然,雙手在腦袋後方交併成X字型枕頭的男子嘴角就快要往上,牽出取笑聲來了。
不過他突然回復以往的冷漠,右手慢條斯理的將擺在一旁的配劍劍柄朝頭頂的明月高舉著。
「來到這裡,我只確信一件事。」
「…啊?」
「也就是說,死亡並不是終點…」
就在我努力的去理解這句話的意涵時,在現世被稱作黑王子的男子微微一笑,像是沒好氣似的將話語給接續了下去:
「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個,將『生命』延續下去的世界。」
因喜悅而一度與星空相互輝映的瞳孔深處,悄悄藏著一種對『生命』本身感到無奈的疲勞困倦。
這讓人分不出古魯瓦爾多是發自真心的微笑,亦或只是一張難以言喻的苦笑。
「如果妳對自身存在的意義抱持著疑問,那麼就自己去尋找不就好了?」
「尋找…」
因咀嚼話意,而跟著複誦著單憑自己一詞,沒有任何意義的動詞。
天上的星星是那麼的繽紛錯綜─
「上頭叫妳引導我們取回記憶,但妳應該也可以藉此尋找自己真正想走的道路是什麼吧?」
呃,那個稱呼怎麼有種奇妙的違和感……但不照著做好嗎?
「『生命』不都是如此?因為自己『想』而去『做』?」
「可是聖女大人…」
「那就尋找能讓自己接受、滿意的答案後,我們再前進吧?」
對於這個提案,我感到很是訝異…
現在仍對四周警戒森林動靜的旅伴,難道完全不在意自己會怎麼樣?
「那…你呢?」
「…我不是說了嗎,記憶什麼的我無所謂。」
沐浴於月光下的臉龐讓人覺得有些孤高自許,但依然分不清究竟是微笑、還是苦笑。

………
……


  從那一日以來,我們總算又重新踏上了旅途…
而且完全都只是因為我單方面的要求……

對 不 起 … 。

模糊的視界中,再次一同踏上的男子似乎是察覺到這邊的不對勁,連忙跑了過來。
「原來人偶也會掉淚啊,妳說的…『對 不 起』是?」
古魯瓦爾多如記憶中每次交談時一樣的彎下腰,慎重其事的望著我。
最後像是按奈不住內心的疑問似的,率先問了很不合事宜的話才切回正題。
「我…我……竟然厚著臉皮跑回來…還要你陪我去找自己想要見的人……」
這樣根本就只是在利用你啊─
「我根本就不在意啊。」男子的這番話,讓我登時呆住了。
「可是…你可能會拿不回記憶、也不能復活了喔……?」
索性不服輸的將心中所有的擔憂和顧慮,通通一吐為快、就只是孩子氣的想讓他理解到自己如此難以平復的愧疚情緒。
「呵,我甚至不知道現在自己這樣究竟算是生還是死。」古魯瓦爾多聽聞後難得的笑了出聲來,活像是我問了一個逗人發笑的好笑問題。
「我、我是很認真的!」
「如果取不回記憶就只是維持現在這樣的話,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古魯瓦爾多抬起頭,像是沐浴在穿插過樹林間的日光般,很滿足的笑著。
其特有的悠閒卻又挾帶認真的語氣,一直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將自己的怒氣拼命的往肚裡塞。
「呵…至於復活嘛,我想想─」他那像是逗小孩般思索的表情,彷彿在回味我剛才的反應一般,這讓人感覺相當的不愉快。
「死亡也不壞,可以得到安寧。」他最後下了一個奇怪的結論。
到了記憶取回許多片段部份的現在,我才終於瞭解他當初這句話所隱藏的意涵…
但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要為辛苦存活於這個世界上的自己找到一個活著、前進的理由。

  在遇到了新的戰士們、以及想見的那個人之後,我也才想起你從來就沒有稱呼我為「大小姐」過。
仔細想想,平時那慵懶和毫不介意的態度,或許就只是想要別人為自己尋找一個前進的理由或藉口吧…王子殿下?
「在我想到自己生存的意義以前,妳就當作我前進的理由吧。」
日後,他這句感人卻又好像只是懶得尋找理由的慵懶話語,更是印證了我這個的想法。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不時面對天上不知是真是假的星空思索、討論著一些沒有標準答案的奇妙議題。其他許許多多的為什麼,兩人則全藏在心照不宣的臉下。

就看誰先按奈不住,而去戳破它。



- - - - -結束的分隔線- - - - - 
不能率直的說最喜歡,卻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捨去的存在。
正因為心情是如此的複雜,所以才顯得這份羈絆無可取代…

意識到並開始構想這篇文章時,是當初舉辦人氣投票時的角色票根─
那看不出是在微笑還是黯淡不語的奇妙表情。

最近有暗黑塔的劇情推力,所以總算是定案發出─



後記:
「你看你看,我從路德那邊買到了和頭髮相配的紅色眼睛了喔!」(閃亮
「是喔。」
………
突然驚覺到王子是一開始三個人之中最不熱情的大小姐只得嘆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429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light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0007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卡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game22全巴友
【露西與威克斯】短篇狗糧更新第四話。書名也是第三次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