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蝴蝶翩翩11

作者:Naki-H│2012-06-12 16:15:30│巴幣:2│人氣:422
蝴蝶在眼角飛舞

純樸的粉白色翅膀上末稍

有著像被什麼染黑般的紋樣。

也許大家看故事,都期待著不同的結局

現在我將我的故事加上句點,如果這樣的結尾,讓你們心中有著任何想像

那些都會變成你們自己的故事

-----------------------------------------------------------------------------------------------------------------------------

鐵門在我眼前拉開,發出乾澀刺耳的長音,抱著囚服毯子,我呆立在門前。

「出去後要正經作人,別再回來了。」旁邊的女警拍拍我的肩膀。

初冬的寒風拂過臉頰,細雨輕撒。對她報以客套的笑容,我垂首步出牢籠。

心中並沒有歡喜的感覺,甚至有些失落…

因為我本想在此結束自己的生命。


【蝴蝶翩翩】1


歡呼和悲嘆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政治的狂歡節還帶著餘溫。路衝處的電視看版,正映照著這個島國新任老大的身影,他在宣傳車上舉著手,向所有認同他與不認同他的國民致意。

他一度在選情處於劣勢,卻在投票的前夜,地球的彼端傳來出乎料想的捷報。過去他曾籍由政策援助短跑選手,在國際比賽中得到了耀眼成績,在眾人的感動未退時,將胸中那鼓激情,化作支持他的選票。

而我的刑罰,因他的當選而得到了寬赦。

再過個一兩天,一星期,或是一個月,那算候選人們曾經作過的事情,說過的話,或是選民們支持與反對,那些讓人錯認成信念的迷亂,都將重新歸零。

「哈…」輕笑像是嘆息般無力,這個生養我的小島太過容易遺忘。

而我卻是很難遺忘的人。

痛苦的事情與快樂的事情,都像是悔恨的結石,淤積在內心河道無法消化。

「時間應該是可以倒轉的吧,不然像我這樣的人,要如何才能活下去。」

對這個不合理的世界,提出這樣的疑問,但終究也只有「時間無法倒轉」,這樣不可違逆的現實,橫在我的面前。

「不好意思,小姐,雨傘還少十塊錢喔。」便利商店的店員在我眼前攤開手心,整張臉都熱了起來。

好像排在後面的客人,全都將視線集中在我身上。正在逛點心區的那團女學生,似乎也越過貨架,用充滿興趣的眼神看向我。

「幹什麼,怎麼不快一點。」

「那女的到底在作什麼。」

「蠢死了,那個歐巴桑,連付個錢都會算錯。」

輕蔑的話語在我的腦中迴盪,眼前一片血紅,口袋中緊握著右手在顫抖。

把這些人全刪除掉!

抓起收銀機,砸碎店員的腦袋。拉下鐵門讓店裡看過我的客人,一個都逃不出去,將他們全都刪除…

「冷靜點,沒有人在注意妳。」

真實的妄想被嚴厲的低語打斷,身旁的男人按住我的右手。

「少的錢不就在你那裡嗎?」他將手伸到店員耳後,憑空抓出了十元銅板。

「喔喔~~」店員發出興奮的聲音,身後傳來零落的拍手聲,大家的視線全集中到男人身上。

這不由得讓我鬆了口氣。

他作出像是謝票般,揮手致意的動作,拿起我的傘,將我拉出便利商店。

「貓,你太招搖了。」站在店門外,他的同伴抽了口煙,呼出梟梟白煙,就好像是嘆息的痕跡。那是名給人雅痞印象的中年男人,他拿出細刻著唐草紋樣,精緻的隨身煙盒,將手上的煙捻熄。

「人帶來就好了,不是嗎?」他鬆開我的手,退到旁邊。這時我才發現說他是男人,並不完全正確,那是少年以上,男人未滿的存在。

皮膚白晰濃眉大眼,淺色蓬鬆的短髮,雖然沒有特別打理,但整體來說,還是符合世俗好看的標準。帶著矛盾感的氣質則拉開了他的深度,這是名讓人印象深刻,見過一次就忘不掉的少年。

「林小姐您好。」那名中年男子露出親切笑容,向我伸出右手。

我冷眼看著那伸出的右手,那中年男子聳聳肩膀,將手收了回去。

「既然您不喜歡客套,那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好了,我們想向您問點事情。」他拍拍外套上的雨滴,載起夾在臂下的素色貝雷帽,「這邊不好說話,是否可以請您賞光,稍微陪我們一下呢?」

「想吃什麼我請客,就當是為您洗塵。」男人斂著下巴,「叫我雅就好了。」

看到我沉默不語,旁邊叫作貓的少年用手肘碰碰我,「難得有個笨大叔要請客,妳在發什麼呆啊。」

「喂…什麼笨大叔…」叫作雅的男人,露出不滿表情。

「我們來吃法國料理如何?」叫作貓的少年,一面自說自話,一面拿出手機,手指在銀幕上滑來碰去,最後將銀幕湊到我面前,「我們去吃這家好不好,網路上的評價不錯喔。」

手機銀幕上,映著高雅的餐廳,深木色的桌椅,配合低調華奢的擺飾。待者和廚師都穿上正裝,菜式每道都看起來精巧美味,一看就知道這是非常高級的餐廳。少年用指尖拉下網頁的卷軸,最下面的菜單和價錢,證實了我的推測。

我沉默不語,思考要如何婉拒這邀請。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和任何人扯上關係,是的,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

看著我缺乏表情的臉孔,雅再度點起了煙。

感受到我想拒絕的態度,貓勾起了嘴角。

「跟陌生的男人走,最糟也不過是丟掉爛命一條,既然妳從不在乎那條爛命,那又有什麼好不跟我們走的理由。」

我頓了頓,腦袋短暫失去思考。不知是被那太過尖銳的話語激怒,還是因為少年不像會說出這樣的話,而讓我感到震驚…

不,是因為我覺得這世界上,有比失去那條爛命,更糟糕的狀況。

「貓!」雅厲聲制止少年,馬上轉頭向我陪不是,「抱歉,他平常不會這樣子…」

「唉……」雅發出了長長的嘆息,將一張奇怪的証件遞到我面前,上面印著男子的照片和本名,就像他的自稱,男人確實有著很斯文的名字,「我在徵信社工作,有點事想問妳…雖然不完全是工作…」

男人露出有點哀傷的表情,如果這是什麼算計或偽裝,叫作雅的男人,肯定是什麼天才演員,才能作出這種動人的表演。

「我在找我的親人。」雅再度吸了口煙,垂下了視線。


高雅的餐桌上,待者點上了美麗燭光,精巧美味的菜餚在我眼前排開,閃亮的刀叉置於兩側,提醒我這是個嚴謹的場合。

「餐具從最外面開始用,還是抓妳用的順手的也行。搞不定的蝦呀蟹呀叫侍者過來搞定,既然付了服務費,當然就要讓他們能夠表現。」貓坐在我旁邊,用淡然的口氣交待,態度稱不上好,但讓我鬆了口氣。

「因為我們店裡有開暖氣,請讓我為您保管外套。」侍者禮貌地伸出手,為我脫去駝色的風衣,當外套輕褪到手臂,侍者看到我手臂上的刺青,停下了動作。

「沒想到妳還蠻懂流行的,手藝不錯,在哪刺的?」貓一面將享用著泛著奶油香氣的湯品,一面看著我手臂上的蝴蝶。

「認識的師傅刺的,他在北部很有名。」

萌生的恐怖念頭淡去,我收回帶著瘋狂和殺意的視線,侍者似乎鬆了口氣,收走了我的外套。

「妳這麼中性的外貌,我覺得可以刺比較帥氣的圖案。」

貓再度將視線轉回餐桌,我下意識輕撫著那隻蝴蝶。

蝴蝶翩翩…

我想起已故的爸爸,眼前的菜餚失去了味道。

不是懺悔了,就能得到原諒。不是覺悟了盡力了,就能迎向美好的終

「家常閒話先暫停。」害怕沉默讓我再度掉入感傷,所以我打斷貓進一步的詢問,直接切入正題,「你們想找我問什麼?」

雅和貓交換了一下眼神,最後由雅開口。

「您有沒有見過這樣一個男人…」雅深吸口氣,「外貌大概是二十歲上下,不超過二十五歲的男性。皮膚略顯蒼白,可能整理成當下流行的款式,習慣穿深色的正裝,配合寒色系的飾品。鵝蛋臉,眼型略顯細長,鼻子高直,有些偏向東歐人種的輪廓…」

雅頓了頓,「眼睛是銀色的。不是那種暗暗灰灰的銀色,而是像在夜裡會發光的那種亮銀色。」

「他叫什麼名字?」

「那個男人沒有固定的名字。」雅的眼神閃爍,那是常人看不出的程度。但我是個有問題的人,所以能清楚意識到眼前男人,那可能連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動搖。

現在的我還不理解動搖的原因,而我也沒有任何愚弄他或欺騙他的興趣。

「不,我沒見過這人。」我搖搖頭,據實以告,「我從沒出過國,認識的外國人也有限,其中並沒有你們所說的那種人。」

「有沒有可能…不經意擦肩而過。」雅緊皺眉頭。

「就算是擦肩而過,如果是長相那麼顯眼的人,我也多少會有印象。」

他沒有再進一步追問,雅面無表情地看著我。這個男人,還在小心地審視我話中的真假。

「嗯,謝謝您的幫忙,我問完了。」雅禮貌地向我點頭致意,從口袋拿出一個小牛皮紙袋交給貓。

咔噹…

紙袋裡傳來像是鐵片碰撞的聲音。

「他是你要找的親人嗎?」我故意用平然的口氣問他,因為雅的臉就是典型的東方人,純粹到像是容不下一滴異國的血液。

「不,我在找我的大哥,而這個男人,是唯一知道他下落的人。」雅的眼中不帶一絲隱瞞。

「沒有幫上忙,我很抱歉。」

「您肯幫忙,很很感謝。」雅露出溫文笑容,雖然他的行舉合宜,對我也開誠佈公,但我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沉默地享用晚餐,我和雅相對無語…

「沒想到在這會用羅勒醬畫龍點睛。」貓輕戳著白色磁盤上,鮮綠色的醬汁,在這凝重的氣氛中,只有他還一付樂在其中的樣子。

用完餐後,雅招來侍者結帳,向兩人說了幾句客套的問候。

「我有點事就先離開了。」雅輕拍貓的肩膀,「需要幫忙就打我手機。」

接過侍者遞上的外套,雅走出餐廳。

「我也該走了。」

我站起身子穿上外套,貓也在這時站了起來。

「是啊,『我們』該走了。」

少年加重了「我們」那兩字的語氣,這讓我略感不快。走出餐廳,他保持著一段距離,跟在我身後。

「還有什麼事嗎?」

我回頭瞪著少年,他不躲也不閃。

「喂,女人,妳還沒發現什麼事不對嗎?」

聽到他的反問,我疑惑地看向少年,他抓了抓那頭短髮。

「我們並不是無端找上妳。」少年搖搖手上的牛皮紙袋,「妳一定見過那個男人。」

我陷入沉默,畢竟對方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什麼時候出獄、人在哪裡,這絕不可能是巧合。

只是我確實沒有他們所要的情報,而我也完全想不出被找上的理由。

「沒見過就沒見過,騙你們我又沒有好處。」

少年托起了臉,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變成另一個人。

「我再問一次,有沒有見過像這樣的傢伙…」他維持著那樣的笑容,偏過了頭,「說話時總是保持著笑容,當妳叫他時會像這樣習慣性地偏頭。」

「在笑的時候會瞇起眼睛,說話時聲音很輕…」貓放慢音調,那綿軟而拉長的語尾,讓我整個人都陷入異常放鬆的狀態。

「在提出請求時,會這樣看著妳。」少年用輕柔的動作托起我的臉…

「拜託…」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從他的口中,傳來輕不可聞的懇求。

在貓的臉上,某個陌生男子的臉,從我腦子的底層挖起,與之重合。

那不知何時的記憶中,男子那雙帶著魔性的銀眼,直勾勾地看著我。

他是否有開口請求,已不在我的記憶之中,我像是溺水般大口吸氣,卻還是感到呼吸困難,胸中滿溢著不屬於我的雜質。

我手足無措,看到我的反應,貓發出一陣輕笑。

「他的技倆差不多就像這樣,比這再難拒絕一點,辭句與細部的動作又更加修飾一些…妳肯定曾被如此請求。」他抓住我的手,將牛皮紙袋裡的東西,倒到我手裡,「因為我們找到了這個。」

咔噹…

手心出現一把帶著房卡的鑰匙,還有一張對折的字條。

和妳借的東西,我寄放在櫃檯。」

打開後,上面沒頭沒尾地寫著我所不能理解的字句。

我確實不知在何時,見過那個男人。

「和妳借的東西…」

盯著字條上秀麗的字跡,沒有絲毫頭緒。

「到了對方指定的地方,也許就能知道些什麼。」貓輕拍我的肩膀,指了字條下方,旅館的名字和電話。


蝴蝶在眼角飛舞,純樸的粉白色翅膀上末稍,有著像被什麼染黑般的紋樣。

那個我稱呼為「爸爸」的老人,正在冰冷的河水中浮沉。

我緊抓著他的袖子,浸入河水的他的衣服,讓他愈來愈重。

內心充滿悔恨,如果時間能倒轉…

「妳在發什麼呆。」

貓的聲音,將我拉出有如泥淖般的回憶。

「沒什麼,只是想起點事情。」下意識地緊抓外套,像是要藏起自己。

「喔。」貓隨口應了一聲,好像知道些什麼的笑容,讓人不快。

字條上的地址,是一座位於深山的旅館。

圍繞在旅館,自然而美麗的溪流,那涔涔流水聲並沒有帶給我寧靜,只是讓我想起討厭的事情。

木香在這個空間飄散,古樸雅緻的木質裝潢,搭配上線條俐落的不鏽鋼傢俱,流轉的光影,更讓這間旅館的低調深沉。櫃台後是整面的玻璃幃幕,淺藍色的晨光流轉,山色像是張寫實的巨大壁畫。

一切都很美好,只是那流水聲…包圍著我的流水聲幾乎要把我逼瘋。

「哎,這是我朋友給我的,他說和我們借的東西寄放在這。」貓將鑰匙和房卡,放進了櫃檯人員手中。

「請問您的朋友怎麼稱呼…」確認了手上的鑰匙和房卡無誤,櫃檯人員用小心的笑容,作最後的確認。

「本名他是沒和我提過啦,不過我們曾在同家店工作,當時他是叫作『十月』…」貓開始用手比劃他的身高,「比我現在,看起來再大個一兩歲,大概是這麼高,都穿黑色的正裝,載著銀色的角膜變色片。長的很帥,妳們見過就不會忘記。」

說到這裡,負責擔待我們的女人,向蹲在櫥櫃前的菜鳥使了個眼色,一個包裝過的紙盒,被小心地交到我手裡。

「請問他有留什麼話給我們嗎?」貓用極自然的語氣詢問,就我的理解,有些人愈想掩飾什麼,就愈會反方向操作,我對貓雖然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我知道貓就是這樣的人。

「是,那位先生說『今明兩天的費用都已經付清了,這裡的溫泉很棒,請兩位好好享受。』」

對方恭敬地回答貓的問題,而貓瞬間變了臉色。

「嗯,他知道我們兩人會一起來嗎?」

「是,那位先生為兩位預訂的是雙人房。」櫃檯人員將鑰匙交還到貓的手中,「請您向大廳的右手邊走,就能夠看到您的房間。」

「叫人不爽。」關上房門,貓就將背包隨意甩到床上,「全在他的掌握之中,連我會跟著來也是。」

「你為什麼要找那個男人?」

貓背對著我的肩膀輕震,他的沉默使他錯過可以隨便帶過的時機,於是貓默默倒在床上,假裝什麼都沒有聽到。

「你現在想怎麼樣?」

「就開開心心地住一晚啊,難得有人幫我們買單耶。」貓坐上寫字桌,開心地翻著雜誌。

「我沒有時間和你耗。」

「他叫我們住就住…」貓抬起臉,有著不屬於那年紀該有的陰沉,「這兩天一定會發生什麼。」

看到我發青的臉色,貓像是翻書般,馬上換上了有點傻氣的笑容。

「所以我們現在先去看有沒好吃的東西吧,著名的旅館耶,不知有什麼好菜。」他揮揮櫃檯人員交給他的餐卷,開心地挽著我的手。

附送的東西不用太期待,我是有這樣的認知,但旁邊的少年並非如此。

貓面對著自助式的早餐,失望到像是下一秒就會無力倒下。

「為什麼…為什麼…」貓戳弄著眼前的炸雞塊和白粥,「這種有名的飯店,竟然會端出冷凍的炸雞塊,他們不覺得羞恥嗎?」

「還有那個醬菜,鹹到連菜心的甜味都沒了,要從其它地方進也要看品質啊!」貓發出哀嚎,最後像是看著仇人那樣,將叉子指向了小餐包,「還有這些麵包,一吃就知道是速發酵母和脂作的,完全沒有任何口感和味道,只是粉而已!」

「安靜點,這樣會吵到其它客人…」

我壓低聲音制止貓的鬼叫,向餐廳其它桌張望,還好這個時間尷尬,處於早餐和午餐之間,所以沒有多少客人。

「對附送的早餐那麼有意見,就學學人家,自己出錢叫點別的東西吃。」我指向窗口那對夫妻,貓順著我指向的方向,唐突地陷入沉默。

為什麼?

轉頭再度細看那對男女,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當然兩人好手好腳,既沒有特別醜,也不像雅和貓那樣,擁有出色的外貌…只是…

他們低著頭相對無語,就像在吃最後的晚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296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原創|小說|蝴蝶|長篇

留言共 2 篇留言

SeSe
呀呼~連接上了~
大大一次多貼個幾篇吧~[e5]

06-13 03:17

Naki-H
就也只剩下最後兩篇了說O<-<腦汁出清完畢,腦汁再補完應該又會是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吧[e28]06-13 15:51
加倍奉還的桂花飛飛
等等 雖然看到全更新完了(還沒看)
但是 2012/10....10月是...是你有跳到未來的金幣是嗎www[e5]
太急了啦www

06-22 22:47

Naki-H
我我我,我看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慘叫[e28]||||06-23 00:06
Naki-H
嗚嗚…可是我不想再改連結了(慘叫後倒地裝死[e24])06-23 0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Nakii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耕…(挖土挖土挖土)... 後一篇:蝴蝶翩翩1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目前正在連載[被學務主任喜壞的壞學生](小說),有興趣的可以點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