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秀逗愛爾琳》- 06 - 得不到愛情的惡翅魅魔

作者:明日天晴│2012-06-11 18:37:55│贊助:50│人氣:226
《秀逗愛爾琳》- 06 – 得不到愛情的惡翅魅魔
 
 
 
 
 
  艾拉爾──
  一個渴望愛情卻得不到愛情的惡翅魅魔,擁有絕世的俊美長相,勾魂懾魄的歌聲,卻是永遠得不到愛的弗魔族。
 
  「只要是妳,即使是米列希安,我也要得到手!」艾拉爾眼神充滿憤恨的悲傷,訴盡了他身為弗魔族卻得不到渴望情感的悲傷苦痛。
  「那就先打倒我,但我絕不輕易倒下。」娜妃握緊了精武。
  她知道,這一戰若是輸了,她將永遠離不開這地下城。
 
  娜妃握緊了精武,衝刺向前。
  艾拉爾瞬間使出了冰矛發射,試圖阻止娜妃靠近他。
  娜妃一個滾地,閃過了一個冰矛,才剛站起,又一枚冰矛朝她筆直射來,娜妃只得趕緊再使出一個滾地,漂亮地迴避掉冰矛的攻擊。
 
  藉著閃躲之際,娜妃迅速的將與艾拉爾的距離拉近,跳上前用力的奮力一擊,使出近距離的強力傷害──重擊!
  艾拉爾整個人被重重的彈了出去,倒地。
  而艾拉爾也不是小角色,光是重擊還不至於使他喪失行動能力。
  而娜妃也清楚明白這點,於是趁艾拉爾被重擊擊倒倒地之際,又一個猛力跳上前做出追擊傷害──躍擊!
 
  艾拉爾這才感受到娜妃戰鬥力與強悍。
  說要跟他一決勝負,不是開玩笑的。
 
  艾拉爾撐著身子站起之際,娜妃竟又毫不留情的將精武作範圍攻擊掃出一個漂亮的大圓弧──旋風擺蓮腿!
  艾拉爾被娜妃一連串毫不留情的攻擊打得差點站不起來。
  他抬頭看著娜妃,她的眼神已經收回見到他時那帶有悲傷色彩的眼神,現在的眼神中只有堅毅戰意。
  一股悲憤在艾拉爾心中蔓延,即使明白他的苦痛卻依然如此毫不留情嗎?
他多麼不想出手傷害這個觸動他心靈的女孩。
  握緊了拳頭,艾拉爾明白了,要讓眼前這個米列希安女孩留下,唯一的方法只有,打倒她!
 
  艾拉爾抹掉嘴角的血,帶著憤怒又自嘲的笑容,舉起了手。
  這是唯一能將娜妃制服並留在身邊的方式,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不妙,是中級魔法!
  緊急之下,娜妃抽出弓箭,迅速拉弓瞄準艾拉爾,打算阻止艾拉爾的中級魔法施法。
  當娜妃射出充滿爆發力的一箭後,艾拉爾也將頭上早已集滿的中級魔法──冰刃,射向娜妃。
 
  魔法與箭矢的一來一往。
  艾拉爾因為娜妃那強力的穿心箭被一箭射中倒地。
  而娜妃則是不偏不倚的中了冰刃的傷害,在空中被冰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塊。
 
  艾拉爾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爬起,緩慢的走近已成為冰塊的娜妃。
  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笑容,他知道,若不是中級魔法,他是打不贏這傲氣的小姑娘的,這米列希安,強悍的連他都感到可怕。
  可偏偏,她卻能看透他的心,觸動了他的心弦,他又怎肯能願意放走她?
  「即使得不到妳,我也要將妳留在我身邊。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果然因為我是弗魔族嗎?呵呵…」
  艾拉爾自嘲了起來,即使再愛一個女人,弗魔族最後使用的手段都是強迫的,如此悲哀,只有如此才能享有所愛的女人在自己身邊的幸福,是嗎?
  艾拉爾倚著娜妃的巨大冰塊,緩慢地滑坐在地上,眼裡浸著悲傷的淚水。
 
 
 
──
 
 
 
  「娜妃!」夏爾的怒吼,打斷了艾拉爾享受幸福的片刻寧靜。
  艾拉爾睜眼一看,房門口正站著一個米列希安,眼裡的憤怒不言而喻。
  「是來救她的嗎?」艾拉爾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連可以享受的幸福都這麼短暫嗎?他憤恨著。
 
  夏爾看著背對著自己被冰成冰塊的娜妃,那背影此時此刻竟感覺如此嬌小無助,平時如此強悍的娜妃原來其實也是會被制伏的。
  夏爾心中的憤怒,是艾拉爾無法明白的,而同樣地,艾拉爾眼中露出的哀傷,也不是夏爾此時此刻會明白的。
 
  「你把娜妃冰起來做什麼!」夏爾瞪著眼前的惡翅魅魔。
  他感覺眼前的惡翅魅魔並不像平常遇到的弗魔族,即使此時此刻因為看到娜妃變得如此而感到憤怒,但也感覺的到眼前的惡翅魅魔似乎有什麼不同。
 
  「我要這個米列希安。」艾拉爾起身,輕拍掉身上的灰塵,緩緩的開口。
  「她不是物品!把娜妃還給我!」
  「我當然知道她不是物品,因為她不願意,我別無他法了。」艾拉爾睨了一眼身旁的娜妃,表情看起來竟有幾分苦澀。
 
  「惡翅魅魔,那不是你們弗魔族該做的事!」夏爾不明白為何眼前的惡翅魅魔會如此宣告自己想要娜妃,這種發言太不合理了。
  「所以身為弗魔族就不能享有愛情的權力嗎?米列希安。」艾拉爾憤怒的說,用種族來判斷他所能擁有的,正是他最憤恨的一件事,而眼前的米列希安竟然拿此來對他說教,教他如何能不感到憤怒?
 
  「愛情?你說你,喜歡娜妃?」夏爾啞口。這是正常弗魔族會說的話嗎?愛情這種事。
  「正是,米列希安。
   想要奪回這女孩,先擊倒我再說。」艾拉爾手中凝聚起冰矛魔法。
  「不用你說,我也會擊倒你!」夏爾架起魔力盾牌,舉起手瞬間就凝聚出五顆雷矢。
  「!」艾拉爾一驚,沒想到米列希安能夠使出連鎖反應這種技巧。
 
 
 
──
 
 
 
  京舞鳳從頭到尾都以精靈獨特的隱身技能,隱身著躲在一旁伺機而動,而當夏爾與艾拉爾展開戰鬥之際,正是京舞鳳動手的最佳時機。
  不是要偷襲艾拉爾,而是要趁艾拉爾離開娜妃的身邊後,將娜妃從冰刃的冰塊之中救出。
  京舞鳳巧妙地在艾拉爾看不到的死角中現身,以火焰緩慢的將冰注娜妃的巨大冰塊融解。
 
  照常理來說,被冰刃擊中後,即使變成冰塊,施法者也不會長期維持著敵人在冰塊的情況,在制伏敵人行動後,施法者會解除冰塊的限制,使敵人再次受到冰塊碎裂爆破產生的傷害。
  因艾拉爾只是想制伏娜妃的行動而將她冰起來,因此他一直沒有解開娜妃身上冰刃魔法,而這個做法,卻持續性的消耗著艾拉爾的魔力來維持冰刃的作用。
  也因此,與夏爾的對打中,艾拉爾顯得非常吃力。
 
  艾拉爾被夏爾的連續雷矢擊中後,又接二連三挨了不少次夏爾的魔法攻擊。
  而因為夏爾一直開著魔力盾牌做為保護,艾拉爾的攻擊對於專修魔法且魔力充沛的夏爾來說,傷害並不大
  因此艾拉爾可以說是處於劣勢之中,無法全力攻擊夏爾,又因為早已被娜妃的攻擊所傷,行動力以及魔法攻擊力都無法與夏爾做比較。
  接二連三的攻擊下來,艾拉爾早已疲憊不堪,幾乎喪失行動力了。
  「夠了,該結束了。即使你身上本來就帶著傷,我根本贏的一點都不光明磊落,但我也絕不會因此就原諒你對娜妃的所作所為!」夏爾說完,打算使用火球術將艾拉爾一舉解決,便詠唱起中級魔法咒文。
 
 
 
──
 
 
 
  「住手!」
  一記乾淨俐落的箭矢飛來,擊落了夏爾手上的魔杖,也打斷了夏爾的唸咒。
  夏爾與艾拉爾同時吃驚的往來箭的方向一看,竟是娜妃!
 
  「夏爾,夠了。」娜妃平靜的走向夏爾,顯然對於夏爾想將艾拉爾殺死這件事感到不悅。
  「娜…妃?」夏爾茫然的看著娜妃,不懂娜妃為何出手阻止他。
 
  「……我是輸了,讓他殺了我吧。」艾拉爾苦澀的說,悲憤的表情令娜妃同樣感到悲傷。
  「我沒有要殺了你的打算,艾拉爾。」娜妃走近艾拉爾,蹲下來看著眼前的惡翅魅魔,竟是如此的狼狽不堪。
  與她剛進房門時那帶著自信又魅惑的艾拉爾截然不同,眼前的惡翅魅魔就像是喪志的普通人,會挫敗,也會悲傷。
  「不殺了我,妳們是出不去的,這座地下城。」艾拉爾面露痛苦,顯然對於娜妃的此時此刻的憐憫更感到灼心的痛苦。
 
  「艾拉爾,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渴望愛情嗎?」娜妃伸手,溫柔的觸摸艾拉爾的臉龐,像是怕傷害一個精緻藝術品。
  「妳會相信我嗎?米列希安──娜妃。」
  「說吧,我在聽,艾拉爾。」娜妃點點頭。
 
 
 
──
 
 
 
  「我從出生便是個異於其他弗魔族的惡翅魅魔,擁有自我感情,渴望擁有愛情。
  而身為弗魔族這個種族,擁有這些其他人沒有的情感,反而使自身更加痛苦萬分。
  惡翅魅魔的工作便是誘惑前來狩獵弗魔族的米列希安,使之沉浸在惡翅魅魔的誘惑之下,再將之獵殺。
  而這個工作使我痛苦萬分,因為我是多麼地希望那些前來的米列希安並不是為了狩獵我,抑或是不是因為被我魅惑。
  然而,命運就是命運,即使我懷抱著這種期待面對每一個米列希安,但卻始終希望破滅。
  我最後依然得親手殺了每一個米列希安,在我解除了對他們的魅惑之後。
  在我過著如此日復一日,懷抱著希望又幻滅的日子,有一次,從沒有作夢的我,夢到了一個人。」艾拉爾抬頭看向娜妃,隨後又將視線移開。
 
  「你夢到了我?」娜妃驚訝的說。
  從斷句的地方,加上艾拉爾的眼神,告訴了娜妃答案就是如此。
 
  「是的,我想是的。跟妳一樣,粉紅色的長馬尾,玫瑰紅的瞳孔。」艾拉爾點了點頭後繼續說:
  「我一直深信著,那才是我真正要找的人,只有她,才能體會我身為弗魔族卻又得不到愛情的痛苦。
  面對米列希安,擁有自主感情的米列希安,我是多麼地希望我也是米列希安,可以擁有愛情。
  但我愛米列希安,我愛每個前來的米列希安,卻…沒有一個米列希安是因為愛我而前來的。」
  艾拉爾咬牙,語氣也隨著所訴之的心情抖得厲害,足以顯見他的悲傷。
 
  「單是因為長的跟娜妃一樣就認為娜妃是你夢中的那個人,這也太沒根據了。」夏爾終於出聲了,但顯然對於艾拉爾的故事不為所動。
  「不只是長相!娜妃她…娜妃她也看出了我眼裡的悲傷!」艾拉爾激動的說,這點才是他認定娜妃就是那個人的真正原因。
 
  「娜妃…?」夏爾疑惑的看向娜妃。
  而娜妃則是點點了頭,表示艾拉爾說的的確是如此。
 
  「艾拉爾,我明白你眼裡的悲傷,但無法改變的事我看待你的想法。我不會愛你,不管你是否認為我是你夢中的那個人。」娜妃堅決的說。
  「是嗎?不管怎樣,我依然是個得不到愛情的惡翅魅魔嗎?」艾拉爾眼中又露出了苦澀,即使早已知道結果,也改變不了他會悲傷的心情。
 
  「艾拉爾,傳說,愛上勇士而背叛弗魔族的魅魔,你知道嗎?」娜妃說。
  艾拉爾點點頭:「知道。」
  身為惡翅魅魔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傳說?為了追尋所愛的人而不惜背叛種族成為人類的魅魔,他也多麼希望自己尋找到值得自己如此做的人而不顧一切的放手一搏。
  「你覺得你做不到嗎?」娜妃問。
  「妳要我為了妳背叛弗魔族嗎?」艾拉爾抬起頭,眼裡閃過一絲的希望。
  「不,我要你為了你自己,為了尋找那個你在這始終等不到的人。」
  「!」
  「你只是躲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城,你要等到什麼時候?與其在這傻傻的等待她來,倒不如自己出去尋找她。」娜妃起身,將手伸向艾拉爾。
 
  艾拉爾看著眼前的米列希安,如此嬌小的身材,此刻看起來卻充滿自信與自傲,一點都不像剛才與她對戰後戰敗的女孩。
  緩緩的,猶豫著,艾拉爾將手伸向了娜妃。
 
  娜妃拉起艾拉爾,微笑的說:
 「我不會當你夢中的那個人,但我希望你可以找到那個人,得到幸福。」
  艾拉爾張著嘴,說不出話來,心頭卻是一陣酸。
  『為什麼不是不能是這個女孩?如果是的話有多好…?』
 
 
 
 
 
待續──
 
 
 
 
 
 
作者肺炎(?)
 
隔了一年多才寫續章,這篇已經被遺忘的斷頭小說就讓我默默的貼文吧(被打)
好久沒寫感覺風格好像有點變了,呃呃呃,希望能找回感覺後把這篇再修一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287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炭烤兔子
別擔心~ 這裡有位隔了兩年才發現更新的讀者 (?)

03-02 18: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pythlan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秀逗愛爾琳》- 05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xz0725每一個人。
本週大眾占卜-愛希斯女神的建議與提醒以上線,歡迎入小屋內了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