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奇幻】《Maple Fantasia》Chapter-2 維多利亞冒險記(03)

作者:寒冰玥♥│2012-06-06 18:22:36│巴幣:22│人氣:235

  03

  隱隱約約之中,察覺到了一絲悸動。

  並不是非常強烈的,而是一種淺嘗輒止的舒適甜蜜。

  高樓林立的都市一隅,有一座海拔幾十公尺的低矮山坡,在不算寒冷的秋冬之際,山頂上坐著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兩人都是穿著輕便透氣的舒適T恤,以眺望的眼光將略顯夢幻絢麗的美麗都市深深拓印在眼底。

  迎面吹來的風不再充滿交通工具所排放的惡臭廢氣,也沒有半點因溫室氣體所帶來的燥熱,反而帶有大自然的一抹清香與涼爽。

  少年撥了撥因微風而擾動視線的略長金色瀏海,瞇著雙眼以慵懶的姿態遠望都市的模樣,可說是十分享受且愜意。

  少女並沒有因為少年的舉動而有所反應,只是依舊睜著那雙偌大圓潤的褐色眼睛,投射著萬紫霓虹散發的迷濛,卻意外似的晶瑩透亮,像極了毫無雜質的稀有寶石。

  看見不為所動的少女,少年幽然開口:「老實說,不管現在眼前所見究竟有多美麗,不過再美麗也只能是曾經對吧?正因為只能姑且算是曾經,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不少人願意為此黯然銷魂,甚至像個傻瓜去追尋這本來就不存在在這世上的東西,人類的感官說穿了只不過是用來慰藉、欺騙、逃避自我,並不像生物學家說的那麼偉大。」

  話一道出,其老練的語氣就連少年自己也吃了一驚,但也只是僅次而已。

  就好像從以前就存在過的習慣,不管經過了多少春夏秋冬、物換星移,在未來的未來也只會把他當作一種反射意識,只管默默嘲笑自己的健忘便是。

  少女細長的蛾眉頓時蹙成一團,如櫻桃般可口的粉紅小唇輕啟:「笨蛋,約我見面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種老人說的話?該不會你以為我們是老夫老妻,適合像『老伴,妳吃飽了沒?』、『嗯,我吃飽了』這種老成設定的對話?算了……至少我知道你對這方面有『缺陷』。」

  毒辣的話語。

  「唔……我也很想努力表達自己的情感,但總是弄巧成拙……」

  「哼,這我當然知道。」少女嗤之以鼻說道。「這些我都知道,雖然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可是我無法忍受自己對於你以如木偶般的情感對待我!每次看你跟其他的人親蜜接觸、有說有笑的模樣,我都恨不得一把火就這麼把他們全燒了!」

  少女流轉於瞳孔之間的過度蕩漾,旺盛的有如熊熊烈火在其中不斷燃燒,因憤怒而不斷發抖的身體,讓少年只覺倍感罪惡,更加無法透露自己對少女的歉意。

  但是少年明白,自己並沒有擁有對少女可支付的情感,正如少女所說,自己不過只是一介空殼木偶,光光只是填裝靈魂也不足以擁有情感的可悲物體。

  唯獨對少女以外的人,少年才能夠自然地與之交流。

  少女曾說這是名為「缺陷」的一種狀態,但是她對此採三緘其口的態度。雖然少年一股腦兒想要看清自己的心,卻只是空白不已。

  「別這樣,他們可是普通人……可禁不起妳這麼一燒的。」

  「笨蛋!你這是在嘲笑我嗎?」少女故作佯氣往少年的胸口送上一拳,臉頰暈上幾絲酡紅。「你也不想想是因為誰的關係,否則我才懶的跟他們較真!我可是人界所夢想崇拜的『天使』耶!少把我跟那些盲目的人類們相提並論!」

  並沒有相提並論!少年的腦海中出現反駁的話語,但是正如預期般,在面對少女的時候,總感覺身體最深處好像在束縛他去對少女產生情感。就像禁錮著他的靈魂不去品嚐森林中的鮮艷果實,無法對這名少女採取任何「心靈上的行動」。

  ──就連想像也是不允許的。

  「所以我才討厭把『你』變成這樣的『你』。」少女臉上的紅潮不知何時已經消退,眼中的怒火也被冷靜之下澆熄,如湛藍汪洋般澄澈乾淨的瞳孔不知何時變得如此溫柔,彷彿就像個對戀人傾訴愛意的青澀懵懂的少女,如漂搖在海洋之中的溫柔細雨緩緩從天而落,溫柔不已的細語。

  明明可以盡可能地深入少年的內心,但是為了不讓自己更加難堪與痛苦,只能選擇半妥協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情感,這樣子的,實在是太差勁了!

  可是,真正溫柔不已的人……

  「筱艾,我──」

  此刻少年的話語,有如被細雨所滋潤而含苞待放的美麗花朵,萌發的細微情感如蜻蜓點水般掠過少女害怕破碎的琉璃,帶有溫度的微股暖流包裹著曾經冰冷不已的心,打滾在眼角的溫暖液體,有如在冰天雪地裡融化的一滴雪水,漸漸淡入了細碎雨滴中的呢喃。

  ※ ※ ※

  當楊重敏再度睜開雙眼時,已經是數天後的事了。

  第一個映入眼簾的陌生畫面,是一面貼滿充滿單調風格的簡陋茶色壁紙的天花板,稍微挪動目光,所及之處都盡是些佈置簡易、質地樸素的傢俱,唯獨現在身體所躺的這張舒適床鋪,是所有傢俱中最高級的物件。

  從窗外流瀉而入的閃閃夜光,不禁令人想像窗外的一片無瑕月色。

  摀著隱隱作痛的頭,重敏不斷努力回想著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自己會躺在這裡?其他人又跑去什麼地方了?

  事實上,重敏的記憶依舊斷斷續續,唯獨想起了當時自己不受情緒所控制而暴走,向火楓嗆聲的難堪情況,接下來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不過重敏也很納悶,當下竟然會出現如此激動的反應,就好像自己的理智被不明力量所操縱,迫使他去做出類似「挑釁」的言措,接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讓情緒暴走,像頭目中無人的野獸。

  「唉……究竟怎麼了?」

  「終於醒了嗎?重敏小弟。」

  聽聞不知何處出現的聲音,重敏開始緊繃起自己的神經,並開始不斷搜索房中的人影。「別這樣,要是我有意做到隱匿形蹤,任憑你脆弱的精神力是無法戳破幻覺,不過你也應該認出我是誰了吧?」

  如幽深壑谷般迴響的笛聲,重敏不斷搜尋符合此特徵的特殊嗓音,急速運轉的結果使得頭痛的情況欲發劇烈,就在此時腦海中突然閃過一抹記憶……

  「古楓……翼神?」

  「極度榮幸,沒想到『您』還記得我的名字,我曾說過的吧,日後必定有機會再見面的。」拉高音調編織而成的字句,充滿抑揚頓挫且富節奏的口氣猶如是在唱歌一般,其中還能感受一絲絲狡詐的特殊成份。

  若有若無的游絲氣息讓重敏根本無法察覺,要不是有溢散一絲絲的殺氣,恐怕他還會以為自己的腦部組織遭受電鋸攪拌過後,嚴重受損所導致的程式錯誤。

  ──簡單來說,就是幻覺。

  不過經過那一次刻骨銘心的初次見面,重敏可不認為現在的情況可用幻覺來形容,畢竟那股溢散的殺氣猶如源源不絕的巨浪翻騰而來,甚至是故意強調其存在一般讓人感到作嘔。

  「有何指教……『神的代理者』?」從口中脫出的專有名詞,就連重敏也感到莫名其妙的不可言喻。

  「其實呢,根據我這裡的情報顯示,由於『你們』來到維多利亞,所以島上目前有少數幾個地方出現局勢不穩定的狀況,雖然這是歷年來的慣例,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出自你們的大家長。」

  「大家長?」重敏眉頭微蹙,深深表示不解。

  從窗外乘風而入的冰冷呢語,就如同惡魔的邪佞笑靨。

  「其實我想他底下的魔導士倒還沒察覺異狀,由於今年是處在一個敏感的時期,召集的魔法學徒自然也成了被盯上的目標,也因為五賢公會始終處於與『黑暗勢力』對立的立場,所以那些自奇幻村傾巢而出的魔物大概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嘛……你認為該怎做呢?」

  始終不見蹤跡的古楓翼神,總感覺就好像真實存在於重敏的眼前。

  對於他所說的一字一句,重敏終究採取保留態度,姑且先不論什麼黑暗勢力、神的代理者,光從一開始在楓之島意外似的現身,對他淨說些如同旁門左道的奇言怪語,重敏就有理由不去相信這個連「黑夜都能噬殺」的恐怖傢伙。

  但也因為親身體會過古楓翼神自稱不到千分之一實力的瀕死殺招,才會使他不去正視這些話的可能性。

  重敏隱約記得當晚,在伸手不見五指的蓊鬱樹林,從頸間呼嘯而過的無生命物質竟活像個操縱生死的死神,使他毫釐不差地與直達地獄的死亡電梯差身而過,僅用一招就足以決定生死。

  顫慄的感覺再度從心中油然而生,手心盜出的汗水突然欲發冰冷。

  因為古楓翼神就好像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用那連神佛都能刺穿的無情雙眼,將空蕩蕩的空虛心靈射穿了上萬次。

  ──甚至已經無法將他的話轉達成自己的語言,甚至已經無法正常運作身體機能,甚至已經無法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呼吸急促、手腳冰冷、全身抽搐,光是想像古楓翼神的存在就讓重敏陷入無以復加的徬徨恐懼,墮入無限輪迴的黑暗深淵,任憑自己不斷掙扎、不斷呼喊也無從反擊,活像個一生註定被玩弄的可憐玩偶,被賦予連存在的資格也沒有的詛咒命運。

  然而重敏,就是那悲慘命運下的犧牲品。

  「你……到底是誰?」

  「呵呵,其實你大可不必費盡心思想知道我是誰,只要你變得更強,總有一天就能夠爬到比我高的位置,用以前那種俯視螻蟻的眼神將我們當成渣滓,毫無人性的蹂躪我們。」

  從嘴角逸出不止的笑意,銳利的像一把刀子穿鑿重敏的心臟。

  「……我不懂。」

  ──你當然不懂呀。

  惡魔般的嘲語震盪空氣狹縫之間,摧殘著最後底限的脆弱。

  ──正因為你什麼都不懂,你才能安然無恙地度過這不可多求的和平日子,我並不認為這是件壞事。但現實是殘酷的,當你踏入這個世界,就代表著世界即將崩壞、毀滅,而你……就是凶手。

  「少胡說八道了!我……我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這麼做嗎?說到底,你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存在所象徵的意義,你真的了解自己嗎?難道你可以對以前的自己說出「這樣的我根本不是我」這種鬼話?

  ──別再逃避了,你還不明白嗎?發生在這個世界的所有一切都是你一手鑄成的!聖晴‧艾爾絲、嵐雪‧茵爾絲、飛宇、莉琳、火楓、馳爾爾、漢斯……他們都會因為你而死的!

  ──給我認清事實!現在的你就連擁有他們的資格都沒有!

  「不……不!這是不可能的!」

  逐漸崩壞的理性。

  逐漸侵蝕的靈魂。

  逐漸消失的存在。

  就好像身在不著邊際的模糊地帶,消失了對自我的定義。

  重敏臉色痛苦地將雙手按在無法透入半點空氣的喉嚨,腦中不斷閃過的盡是無法稱之為「語言」的詭異字詞,就算想以意念控制自己胡思亂想的衝動,不斷浮現的字詞猶如被植入病毒的電腦,蜂湧而出的程式錯誤硬是介入使用者與本體的唯一橋樑,截斷了下達信號的主腦命令。

  無論如何刪除,倍增的錯誤依然繁殖。

  失去氧氣的大腦無法繼續運作,這是亙古不變的生存原理,重敏此刻正在這種要死不死的痛苦邊緣掙扎著,稀薄的空氣正在淡化腦組織的每一個部份,逐漸吞噬他的存在感。

  佈滿血絲的雙眼,仍然緊盯著那一片不屬於任何人的空白地帶;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空無一物的大氣中突然浮現一個人形的模糊輪廓,那無時無刻掛在嘴角的得意笑容不知何時垂得不能再低,血紅色的雙眸就算對上重敏的眼睛,卻依舊有種「不是在看你」的矛盾感。

  如此桀驁不馴的眼神……重敏僅僅以眼神判斷此人的身份,並且以無法編織言語的方式在心中默念著他的名字,接著就像斷了線的傀儡癱軟在地。

  「……古楓翼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242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寒冰|《Maple Fantasia》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razy207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之聖誕之吻篇》... 後一篇:《停班停課之閃亮亮畢業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我是來自未來的虛擬偶像!?》 (1)

《半生輪迴》 (8)
┌─ 卷一  徘徊的亡靈       (1)
├─                 (0)
├─ 章一  初到,聖格諾斯     (5)
├─ 章二  純白的牽引       (5)
├─ 章三  遙古的真相       (4)
├─ 章四  殘枯的思念       (8)
└─ 終章              (1)
├─                 (0)
┌─ 卷二  紅霞下的黎曦      (1)
├─                 (0)
├─ 章一  神隱竹林的雙姬     (4)
├─ 章二  月潭的巫女       (4)
├─ 章三  遙跨世界的異戀     (2)
├─ 章四  神社陷落?!      (0)
├─ 章五  琉色拂現的曦光     (0)
└─ 終章              (0)
├─                 (0)

《布偶布偶,我愛妳♥》 (2)

【SilverCarnival★】 (4)
《角色卡》 (1)
《2013年》 (14)
《2014年》 (17)

《活動》 (6)
賀文 (4)

《小說》─停更中 (0)
《暗影之靈》 (2)
《古今交錯的愛》 (3)

【寒冰雜記】 (0)
《心情雜記》 (57)
《動漫小心得》 (5)

《楓之谷小說》2012 (0)
《Maple Fantasia》 (16)

《楓之谷小說》2011 (0)
《Maple Fantasia》 (20)
《楓之幻想曲》 (16)

《小品創作》 (15)

《詩品》 (3)

【愛麗絲繪繪】 (10)

【OSU!】 (4)

未分類 (1)

sakima55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下班放鬆,不符合邏輯的拋腦後,一個sheet就能搞定的東西卻要搞成10多個excel真是有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