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蝴蝶翩翩3

作者:Naki-H│2012-05-31 21:31:45│巴幣:12│人氣:705
如果你能擁有回到三十分鐘前的權力,你會作些什麼?

三十分鐘是不是足以改變人生,或是改變命運?

這故事抱著這兩個疑問,如果點開這篇的巴友,抱著想看皆大歡喜的終局,這樣的期望

點上一頁吧(拍肩)

這裡沒有你們想看到的結局,至少現在還沒有

-----------------------------------------------------------------------------------------------------------------------------

【妖怪的金幣】3

現在是十二點二十分,我向待者傳達取消租車的事情,在他們聽到我肯付出違約金時,顯然鬆了口氣。

我深切反省上次倒轉時間,所作的脫序舉動。就像我平常絕對不會動手一樣,妻子平時也不歇斯底里,對於她其實聰明且深沉這點,訝異大過於生氣。

我還愛著我老婆嗎,就算她其實和我的認知有點落差,還是依然愛她嗎?

是,我同樣對她掩飾了我的弱點。就算彼此有不想讓對方知道的部份,但兩人間的愛是真實的。

我還想救她嗎,不計代價地向命運挑戰?

是,沒有她我無法獨活在這世界。

這樣的自問自答,理清了我的千頭萬緒…不,也許我只是想稍微和緩罪惡感,不管是傷害妻子,或是救不了妻子的罪惡感…

看向我手上剩下的金幣,寒氣從我的胃開始向上湧,漫延到我的四肢百骸,也許我只是害怕,我就要放棄掙扎,從命運前敗下陣來。

兩人坐在餐廳靠窗的位置,面對著彼此。這時差不多是我剛才失言,兩人氣氛尷尬的時間點。

也許該是放手一博的時候。

「老婆。」

聽到我的叫喚,她抬起頭來,用無辜的大眼看著我。

「親愛的,什麼事?」

「我好愛妳。」

聽見我突如其來,撒驕般的告白,妻子紅著臉低下頭,緊張的氣氛和緩。

「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妳說,不要驚慌也不要害怕,因為有我在。」

看到我嚴肅的表情,妻子深呼吸了好幾次,作好心理準備後向我點頭。

「聽我說…妳等下可能會發生致死的意外。」

妻子臉色刷白,但沒有哭鬧。這是個好的開始,過去數次的死亡,都有妻子自身的情緒,或是粗心大意的成份,如果能讓她有所警覺,兩人同心協力,一定能夠戰勝命運。

「是什麼意外呢?」妻子端起茶杯,紅茶濺上了雪白的桌巾。

「並不一定發生哪種意外…所以我覺得還是老實告訴妳,兩人提高警覺,共度這次的難關。」

她安靜地啜飲紅茶。

「不用怕,我會保護妳。」

就像要用這些話讓自己安心,我聒噪不休。

「不論如何,我們都要撐下去。」

「把公司整頓好,買個更大的房子後生一對兒女,每天為了他們而焦頭爛額。最後在孩子都長大後,兩人也變成了老公公老婆婆,開始悠栽地享受退休生活。就像大學時那樣,我騎著摩托車,載著她去看美麗的風景,吃好吃的美食,深愛著彼此,幸福終老…」

愈是聽我述說這些人生遠景,她的表情愈沉重。

「親愛的,我去一下洗手間。」妻子用有點剎風景的請求,打斷了我的話。在看到我點頭後,放下茶杯起身,走經我身旁時,溫柔地親吻我的額頭。

「要小心一點,快去快回。」

她笑著對我點頭,但並沒有回來。

待者送來了妻子留下的便條。上面沾滿淚水,字跡模糊。

親愛的,當你看到便條時,我已經不在人世。我知道你不只一次,倒轉時間仍然得到我死去的結果,這代表這是不可違逆的命運。親愛的,收好剩下的金幣回去吧…

我永遠愛你。

有如遺書般的留言,只有短短幾行字,可以看到便條上,有著妻子不斷換張重寫的痕跡。和侍者借來鉛筆,用筆側在便條紙上輕刷,那些她未寫進留言的字句浮出。

謝謝你,有你在的日子我好開心。

我的人生沒有遺憾,因為和你在一起。

我好捨不得你,因為你總是那麼不會照顧自己。

所以她收斂了死別的感傷,將許多想說的話語刪除。因為她很了解,我和她同樣多愁善感,也明白我有多麼愛她。

淚水滴落紙上,最後我在紙張的角落,找到了她最後的字句。

親愛的,不要在這蹉跎你的人生。

我覺得天旋地轉。

妳怎麼可以怎麼簡單就放棄!

我失聲痛哭

什麼叫作蹉跎人生?

坐在餐廳裡,其它的客人紛紛轉頭看我。

妳怎麼知道,我是為了什麼才努力到現在。

我再度從口袋中拈出金幣,內心泛著對妻子的怨恨。

「我不要放棄…我怎麼可以在這裡放棄…」

我用顫抖的手指捻碎了金幣。

十二點…正午發車的接駁車,正從我眼底下開過,我背著行李拉著妻子,走向櫃台。

「不好意思,請幫我取消租車,如果造成了對方的困擾,我願意付違約金。」

「我這就幫您取消,下一班接駁車將在十分鐘後到達,請您在大廳休息一下。」飯店的服務人員點了點頭,在為我取消租車的同時,告訴我和妻子下班車的時間。看到我木然的表情,妻子臉上難掩不安神色。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她似乎認為我將搭車下山,而鬆了口氣,總算再度恢復笑容。我將行李搬到了旁邊的沙發上,開始翻找行李。

「親愛的,你在找什麼?」

她湊到我的身旁,我翻到行李底層的鞋袋,將登山鞋推到她的眼前。

「穿上這個。」

「為什麼要穿上這個…」妻子擠出幾聲乾笑,看著不發一語的我,選擇了屈服。她脫下粉紅色的露趾高跟鞋,換上了土氣的登山鞋,我牽著她走出飯店。

細雨打在臉上,我爬上旁邊的石壁,按著計程車司機的口述,打算避開之前的山崩處,繞到另條較為平緩安全的道路上。在我回頭要將她拉上山壁時,妻子還是弄不清楚狀況。

「我們到底要作什麼?」她抬頭望著我。

「走下山。」
聽到我簡短的回答,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瘋了嗎?」她扶著額頭,「走下山少說也要三、四個小時…」

「怕趕不上妳的約會嗎?」

我冷淡地看著她,妻子瞪大雙眼,隨即收斂驚訝的表情。

「親愛的…你在說什麼?」

她心虛地別開了視線。

「回頭想想,妳一直急著想趕快下山。回台北後我們沒有什麼行程,妳又總對自己的事情很隨性…」我跳下山壁,「如此答案就很明顯了,急著想回去,是因為和人有約吧。」

「是和什麼人有約?」

我走近妻子,她執拗地閉口。

「我們不是說好,彼此之間要坦誠嗎?」

她露出苦澀的表情,別開了視線。

「為什麼不告訴我,那個和妳有約的人,比我更加重要嗎?」

我緊抓住她的肩膀,不讓妻子有閃避我的追問,當然這也是安全考量,我並沒有忘記妻子情緒失控,跳下山崖的慘痛經驗。

快說.快說.快說…

妻子閃躲著我的視線,她愈是固執,愈是讓我煩躁難耐,不斷追問她約會的對象,腦中最後只剩逼她快說的念頭。

是賭氣嗎,還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為什麼不說?

「還是妳根本就有別的男人了。」

如我所料,她狠狠刮了我一個耳光,妻子的自尊心很強,當然無法忍受這種羞辱。

「不是見不得人的事,幹嘛不說?」

看到我挑釁的笑容,她氣到滿臉通紅。說出這種話,對兩人關係的傷害是永久的,可是這種激將法,對妻子履試不爽。
我要向爸媽借錢!這個回答你滿意了嗎?」

淚水在她的眼中打轉,我卻無法對她感到憐惜。

「借錢幹嘛?」

聽到我冷漠的音調,她緊咬下唇,沉默以對。

「唉…」

我深深嘆息,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心知肚明。

生於數代富裕之家,這女人該享受的都享受過了,物慾淡到可笑。不買名牌包名牌衣服,鞋子當然也比照辦理,她最愛的那雙鞋現在旅行包裡,是百貨公司的百元出清品。

她需要錢是因為…

「妳想借錢紓解公司債務對吧。」

那女人垂下眼,答案不言自明。

「妳怎麼可以自作主張!」緊握雙拳,不讓自己重蹈失控的覆轍,「他們只會覺得我沒用,更加看不起我。」

「那不過是你自己的心病!」妻子淚如雨下,「彼此坦誠?這種話你有臉說出口。你明明就為了要能接這次的訂單,更新設備花了一大筆錢。我不笨,看的懂報表上的白紙黑字。」

誤會的薄膜橫亙在兩人之間,耳裡聽不進彼此言語,只有看向彼此的,帶著仇恨眼神特別鮮明,那種親密且不可分割的關係撕裂,過去的相處與愛語都像是謊言。

我放下旅行袋,再度爬上山壁,那女人站在柏油路,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隨便她去吧。

我怎麼會想救這種女人。

自虐般地,挑了最難走的獸道。那個司機並沒有騙我,爬上山壁後,可以清楚看到那條草木不生的小徑,我踩在碎石道上,許多刻薄的想法塞滿我的腦子。

搞不好上次的遺書也是假的,這自以為是的女人,怎麼可能叫我不要為她蹉跎,自己了結生命。

緊握著最後一塊金幣,我對拯救妻子免於死禍這件事,完全死心。

細雨將我淋得溼透。我對那女人接下來會怎樣死去,完全不感興趣,我要享受這些年努力得來的果實。不管是事業帶來的富貴,或是這枚倒轉時間的金幣,我都要為己而用。

山路愈來愈陡峭,就連我這常登山的人,都有些吃不消。我抓住野草,打算攀上前方平坦的大石,卻被野草割傷了手掌。

用力甩手,低聲罵了句粗話。

「親愛的,等一下!」

身後傳來她的聲音,我回頭就看到她氣喘吁吁,沾滿泥土的狼狽樣。連身裙破破爛爛,白細的手臂也被野草,割出好幾道血痕。自覺有心軟的跡象,我趕緊別過頭。

真是不自量力,這種山路我大男人走都很困難了,硬要跟上自討苦吃,是妳的問題。

「等一下…求求你不要過去。」她舉步艱難地跨過尖銳的枯枝,想要走到我旁邊,她伸出同樣被野草刮傷,滿是泥土的手,拉住了我的袖子。

我在內心嘲笑她的愚蠢,待在飯店的話,還可以殘喘到一點多,無苦無痛地死於致命意外。幹嘛到這來找死,隨便一個腳滑,或是來一隻毒蛇,都會讓她受盡折磨。

就當是消遣,讓我看看妳這次要怎麼死。我試著放聲大笑,卻連勾起嘴角都辦不到。揮開她的手,我轉過身去,繼續試著爬上眼前山壁。

「不要這樣…親愛的,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她拉住我的手,雙腳不斷顫抖。

真是煩死了…

「回去當妳的大小姐吧,我配不上妳。」我轉過頭瞪她,尖酸話語從口中流洩而出,「打通電話,妳爸媽就會開著名貴的跑車來帶你回家了。」

「不要說這種話…你明明知道,那些東西都對我沒有意義。」妻子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嗚咽,「我們離開這裡,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談。」

「一切都是我不好,對不起!」面對無動於衷的我,妻子慌了手腳,她撲進我的懷中,反覆道歉。

「我不該自作主張…對不起…對不起…」她將臉埋在我的懷中哭泣,還未完全冷透的心慢慢化開。

「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只是你累贅,我想要幫忙,讓你能夠輕鬆一點。」妻子抽抽噎噎,用手背胡亂抺臉,「你不高興的話,回去我就打電話回絕爸媽…所以求求你,快和我離開這裡。飯店那邊的人說,前面的山路因為接連下了好幾天的雨,什麼時候會山崩都不知道,這裡很危險。」

「山崩」和「危險」兩個關鍵字鑽入了我的耳裡,我當機立斷。拉著妻子奔向來時的小路,就像是命運早挖好的陷阱,或是死神的預謀,沙石濁水向我和妻子洶湧而來。

那陣荒流淹沒了身後的小路,大大小小的石塊土塊,彈向我們的足脛。

我拉著妻子,找尋可以抵擋這陣洪流的遮蔽處,但周圍盡是雜草矮木,偶爾穿插的幾棵細弱的樹木,也不夠我和妻子躲藏。

「小心腳下!草很滑。」

我轉頭提醒身後的妻子,右腳突然失去了知覺。跌坐在地,眼前的右腿鮮血淋漓,禍首靜靜躺在我的腳邊,巨大的卵石邊緣沾著血跡。

妻子用細瘦的雙手,打算將我拉起,而我看見她身後,那深黑的濁流舖天蓋地而來…

惡水抓住了我們。

模糊的視界恢復焦點,我短暫的失去了意識。兩人倒在泥坑之中,腳邊是細弱安份的濁水,我們似乎被沖到了下游處。

妻子胸前的墜飾在我眼前搖晃,她抱著我的頭,這不自然的姿勢讓我尷尬。

「真是撿回了一條小命…」我支著她的肩膀起身,妻子好像還驚魂未定,用茫然的表情看著我,「我腳變這樣了,妳又拖不動我,打電話請人來幫忙好了…

剛從鬼門關走趟回來,這種反應理所當然,像現在的我就被嚇到開始胡言亂語。相較於我喋喋不休,妻子安靜到有些異常。

我的嘴角擠出扭曲笑容,「別嚇我…回話啊。」

搖晃她肩膀,妻子的頭無力地偏向旁邊,血水從耳洞流出。我緊抱著她,才摸到妻子的背部,佈滿了大大小小,被石頭撞擊的凹洞,讓她致命的是腦部的撞擊,輕觸她的後腦,有種怪異綿軟的手感。

她用身體保護了我。

倒進泥水中,我抱著她的仰望天空,厚重雨雲的缺口,透出秋日的微弱陽光。

放棄的不是妻子…而是我。

一次又一次看著慘死的妻子,無力感將我擊敗。於是我激怒她、羞辱她,找無關緊要的事情大做文章,讓她變得醜惡不堪,我就能平然地接受她的死亡。

我自私又軟弱,將自己的挫折和灰心,發洩到毫不知情的妻子身上,但妻子一直到最後,還是只想著我的事。

抬起妻子無力的手腕,這隻款式典雅的石英錶,是我送給妻子的生日禮物,也是她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象牙色的錶面上,秒針依然在運行。

十二點二十分。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法改變的事情,青年最後的勸告,不過是迷惑人心的斷句,老套又合理的規則,當然也會有老套又合理的破例。

「老婆,我現在就要去救妳了。」

我緊抱著她失溫的身驅,給予毫無反應的她,道別的深吻。

將手伸進西裝口袋,我掏出了最後一枚,妖怪的金幣…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為我在茫茫人海,找到了可以讓我付出一切去愛的男人。而他也愛我,兩人的愛情雖然經歷風雨,最後也還是開花結果。

他溫柔、善良,誠懇、上進…優點說都說不完。硬是要挑缺點的話,也只有一樣,而且無傷大雅,以男孩子的標準,他的感情太過敏感纖細。

這不引響他的毅力,但他總是要承受比旁人更多痛苦,讓我很擔心。

在他的羽翼庇護之下,我沐浴在幸福之中,這樣的生活卻被唐突地劃下句點,眼前的景象將我推入了深淵。

我所深愛的男人死了。

在搭著旅館的交通車,準備下山的路上。

他像是預知了災禍,在那台藍色的小貨車失控撞上遊覽車前,將我推到了車廂的另一側,我因此逃過劫難,僅受了輕傷。

看著眼前不成人形的肉塊,我幾近昏厥。

「現在不是昏倒的時候。」我大聲斥責自己,指甲用力抓向手臂,傷口撕裂的熱痛感,讓我恢復神智。

昏倒、哭泣或是吵鬧都沒有意義,因為那個安慰我,會為我解決一切困難的人,已經不在了。拖著傷腿,從行李架上拖下我們的旅行袋,從零錢包中,拈出一枚奇異的金幣。

「…也有倒轉時間,無法改變的事情。」

青年的勸告言猶在耳,拈著金幣的手指不斷發抖。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像爸媽的仇恨,就是無法改變的事情。

怨毒的詛咒出自溫和的父母口中,更提醒了我青年的勸告。我被夾在兩方間左右為難,不過有他的愛,我就還能再撐下去。

在零錢包內,金幣堆閃爍著奇異光輝,我用指尖將它們撥散,看著這些無中生有的金幣,就能知道我所深愛的丈夫,有多麼努力。

這剛剛好是「一人份」的三十分鐘,在我倒轉時間,看到丈夫在同樣的問題上談判失利,我就理解了這點。看著爸媽望向他那仇恨的眼神,我默默地收起了金幣,而我現在慶幸當時的選擇。

「可以改變的契機也好,不可違逆的命運也好…」我將妖怪的金幣舉到面前,看著那異質的物品,默默下定了決心。

「親愛的,我現在就要去救你了。」

指尖用力捻碎金幣,金色的粉塵飛散。

【幕間】


「老套又合理的規則,當然也會有老套又合理的破例…」相貌端正的青年掩嘴輕笑,「真是失禮的說法。」

坐在深夜的池畔旁,他輕輕玩弄自己的瀏海。

「十一,這有什麼不對嗎?」女孩眨了眨金色的杏眼,「那男人不是順利從必死的命運中,解救了深愛的妻子。」

「是啊,哈哈。」

被稱之作十一的青年,用像是惡作劇得逞的輕笑,回應了女孩。

「也有倒轉時間,無法改變的事情…」女孩壓低眉,用險惡的眼神瞪著十一,「難不成你騙了他們?」

「個人認知不同。」十一聳聳肩。

「少跟我打哈哈。」女孩稚嫩的臉孔,閃過冷酷蒼老的表情。

「親愛的曉,雖然我遠不及妳來的古老,也遠不及妳有力量。但我覺得有我在妳身旁,能讓妳得到和其它同族結伴,都無法得到的樂趣。」十一輕聲叫喚女孩的名字,餘裕而自信的態度,與那謙卑的言語形成反差。

「花而不實的奉承,或是誘之以利都到此為止,回到我問的正題吧。」曉抱著胸,冷眼看著十一。

「…因為一隻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所以德州引起龍捲風。」

十一的食指輕輕磨蹭著嘴唇,曉皺起眉頭。

「蝴蝶效應?」

「真不愧是曉,同族之中最閃耀的存在…」十一磨擦手掌,模倣電視劇中的無德奸商,這樣的舉動讓曉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正題。」曉舉起手掌,制止十一所表演的鬧劇。

「命運是因果的絲線,層層編織交疊的結果…」十一瞇起眼,銀色的眼眸透出淡淡魔性,得意的音調,就像是在和曉分享難得的玩具,「所以『命運無法改變』,反之也可以說『沒有無法改變的命運』。」

「要看透因果交錯層疊的脈絡,未免太強人所難。」曉輕哼了一聲,似乎對後面那句話不以為然。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那個空位上塞進類似的東西,就可以欺騙命運這巨大的機制。」

十一將手伸進池中,撥散水中之月,曉緊抿著下唇,默默垂下頭。

「但這總有一天會被揭穿,而這也並非是那對夫妻所期盼的結果。」

「那就不關我的事了。」十一像是頑童那樣,吐了吐吞頭。

-----------------------------------------------------------------------------------------------------------------------------

這裡是一開始忘了建的快速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192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原創|小說|長篇|蝴蝶

留言共 8 篇留言

忍者龜頭在痛
夫妻彼此間都為了救彼此,而花掉了許多金幣..

另外 為何丈夫的金幣原本會越用越多..? 怎到後面就變越用越少呢

另外 劇情還是一樣的精采

06-03 11:56

Naki-H
金幣越用越多是因為他倒轉時間,是在能和十一再度買到金幣的時間點,後面越用越少,則是因為已經過了一夜,身為洗金幣BUG的十一也不知去向06-04 17:04
好棒三點了
欺騙世界阿....
那..是否可以讓妻子假死 藉此欺騙命運呢?

06-03 14:06

Naki-H
也許會有用也說不定,我覺得命運就是一個結果疊著一個結果,但要讓假死這件事能騙過命運,要能造就所有人,包括幫助者和假死者都信以為真的死亡,也許只能靠不帶有意識的「意外」了吧06-04 17:03
SeSe
一樓:主角為了談判成功使用金幣回到30分鐘前時,這個時間點可以和十一買到金幣,而前一次購買的金幣卻不會因為"使用了金幣倒退"而消失,所以主角在一開始就拿到了很多的金幣。之後,因為談判成功了,主角沒有再跳回30分鐘前也就沒有辦法再繼續買到金幣了。第一篇是寫說跳了7、8次,所以主角應該是拿到了差不多16~18玫左右的金幣(因為每次往回跳都會耗掉一玫金幣)

樓主寫的超棒的~期待下一篇~加油~
另外,有一小段看不懂想請大大解釋一下@@"((這剛剛好是「一人份」的三十分鐘,在我...))這一段。

06-04 03:41

Naki-H
回到過去一次,就會耗掉一個拿到三個,淨得兩枚,一枚放在老婆那,一枚放在自已這,而妻子用過一次金幣後,發現丈夫那裡的談判會失敗,所以選擇在那個時間點,不使用金幣,因此故事最後,妻子的口袋裡也有因為倒轉,而從丈夫那得到的金幣,從十一那得到的金幣是21枚,用掉6枚(最後一次沒有倒轉),7枚分給了妻子,8枚在丈夫身上。翻了之前的故事筆記,當時註記的是這樣的數字和分配。

而一人份的三十分鐘,我想表達的是呼應十一口中的贖回記憶,也就是沒有意外,只有使用金幣的人,記得三十分鐘後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謝謝sese,願意這樣用心地看我的作品,以後還希望能多多指教[e38]06-04 16:48
恆、僕らtime flyer
果然與陽炎之日相符啊...

06-04 10:36

Naki-H
嗯,我看到我也嚇到了,有種像是看到漫畫狂戰記裡面炎尾燃和摔角手的撞梗,一樣的顫憟感啊[e28] (不過那篇是搞笑漫畫)06-04 16:35
廷守
看了之後有點感傷

06-04 20:51

天野
如果 有這半小時的特權 我相信大多數人 一定都是讓自己 發財吧~ 先有了橫財 在滿足私慾~ㄎㄎ

06-04 21:45

Naki-H
有了橫財,再買套暗黑3,然後再把魔物獵人3的正版片,還有………(<慾望超深的06-05 00:37
天野
哈哈~跟我的慾望相比 差太多~~XDD 我先買下 50多坪的房子現金付清 在買保時捷來代步
在買杜卡迪平常散步用~ 最後電腦配備用最頂級的............哈哈!!超奢華生活~噗
心理OS:好美的夢阿~~

06-05 13:50

Naki-H
唔唔…這樣的慾望白日夢,怎麼有種我完敗了的感覺…好吧,那再將萌夯原版片後再加上一個WACOM最新的數位版吧!!<(物慾還是很小06-05 14:17
天野
現實上 光買間 50多坪的房子 都超級吃力了........XD 反正有夢最美!! 共勉之XD

06-05 14:28

Naki-H
共勉之!!(握住)[e3]06-05 21: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Nakii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蝴蝶翩翩2... 後一篇:蝴蝶翩翩4...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阿爾法
據說卡珊卓是女王阿爾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