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達人專欄] 寂寞的見鬼實錄 第一個故事 

作者:寂寞哥│2012-05-10 14:46:55│巴幣:230│人氣:4658
 
 
 
 
  
  
 
 
 
 
  你可能見過鬼,卻不知道它是鬼;你也可能見過鬼,卻不相信它是鬼。
 
  有人說:鬼,是人類心理恐懼的投影。
 
  也有人說:鬼,是人類恐懼死亡,而對死後世界的期盼。
 
  很多人都同意,也這麼認為。
 
  所以鬼其實並不存在囉?不,它恰好相反。
 
  一件事地事實,並不會因為人們不想或不願意去承認,而失去它的本質。
 
  你看不見風,可風卻存在。
 
  會想寫這系列,其實源自寂寞本身對「靈異節目」的熱愛。卻又覺得節目中
的故事多數「配合效果」居多。看(聽)的很過癮,卻難免有些遺憾。畢竟這並
不是寂寞真正想看想聽的,因為它不真實。
 
  好比附身,在許多靈異節目中,都曾有過這部份的講述甚至所謂真實地鏡頭
。但在寂寞看來,卻是有些浮誇了。寂寞本身也曾親眼目睹所謂的附身場面,很
驚悚,而且很危險,不過實際情況卻明顯與「某些靈異節目」裡所呈現的附身不
同。至於是因為附身的人不同,還是附身的東西不同,還是什麼不同,所以造就
了呈現的結果不同,寂寞不知道,只知道太假了!
 
  ——當然,那是節目效果嘛,哈哈!
 
  所以寂寞時常在想,人們想看的,到底是真正的鬼,還是人造的鬼?很多時
候人造鬼的形象,遠比真實鬼的形象要恐怖許多,就像佐伯伽椰子、貞子……
 
  對鬼故事的看法也一樣。
 
  人喜歡聽真的鬼故事,還是人為杜撰的鬼故事?寂寞同樣不知道,不過,在
接下去的內容中,你們唯一能聽見看見的,只有真正的鬼,真實的事。
 
 
 
 
  第一個故事 
 
 
 
 
  就和多數男人一樣,寂寞當過兵、受過訓。就在二十歲第一所大學被退學那
年。
 
  我的新訓中心在新竹市某營,一個我並不喜歡,而且其實並不平靜的地方。
 
  在軍中的第一次打靶就在那。
 
  還記得第一次去靶場時,部隊走在一條林蔭步道上。左邊是一棟棟的三層樓
房以及各連集合場。路的盡頭是個草坡,右邊就是通往靶場的大門,看不出是鐵
製還是銅製,但它至少有三到四個車身寬。
 
  在我們準備通過靶場大門時,我看見左手邊那面草坡底下有座墳,上頭擺著
水果、零食,還點了香,燃燒的白煙正在裊裊升起,我心裡嘀咕,卻沒有作聲。
 
  我當時在想:軍營裡怎會有座墳?還大剌剌的建在這條林蔭步道的盡頭、靶
場大門的旁邊?
 
  不得不說,這對當時無知的我來說,的確是件很奇怪也不能理解的事情。
 
  但我知道,覺得奇怪的人並不只有我,很多同梯也都看到了,只不過班長很
兇,沒有人敢問,因為那很白目,所以我們只能私底下胡亂地瞎猜。
 
  然後隨著日子一天天地過去,靶場大門旁邊有座墳這件事,仍然只有穿鑿附
會而沒有答案。久而久之,說也奇怪,本來很奇怪的事情卻變的很正常了。這讓
寂寞不禁要想:到底是靶場大門旁邊有座墳比較奇怪,還是人比較奇怪……
 
  當然,答案是都很奇怪。
 
 
  在新訓中心的兩個月受訓期,雖然不比部隊裡需要荷槍實彈的站哨、站衛兵
。但也是得拿著木槍(木製步槍),每晚站一小時的哨假裝一下。
 
  但相比部隊的衛哨,我必須說,新訓中心顯然輕鬆得多。一來拿的是比較輕
,而且不管是對別人還是對自己都沒有危險的木槍;二來,一個小時,打個盹很
快就過去了。
 
  還記得當時是一月,一個不特別黑,卻非常冷的晚上。
 
  步道旁並列的三層樓房一棟又一棟,那是所有人的寢室以及中山室的所在,
我們晚上就睡在這裡的二樓和三樓。
 
  每棟樓都有三座樓梯,分別在左右兩側以及中間。衛兵通常都是一個樓層三
個,除了一樓沒有人,每個樓梯口都有一個人把守。所以二、三樓的樓梯口加起
來,外加二樓中央走道的安全士官,這樣就有七個人。
 
  一棟樓同時有七個人看守,聽起來不少,其實左右兩側離的非常遠。
 
  而今晚,又輪到寂寞站哨了。不過今天很幸運,寂寞被安排站在二樓的中央
走道樓梯口。為什麼說幸運呢?因為這裡除了衛兵以外,還會有一名安官,就在
我的旁邊。
 
  那裡靠牆的地方放著一張小方桌,桌上點著一盞小燈,安官就坐在那裡。他
平常是班長,但算是比較不兇的那個,不僅會和我們聊天打屁,也會幫我們摸魚
,所以今晚,寂寞無疑是幸運的。
 
  站哨的過程本身除了無聊還是無聊,寂寞覺得無聊,安官也覺得無聊。但是
寂寞不能打盹,安官卻已經睡著。
 
  直到半個小時過去之後,安官突然醒來,他對我說:「喂,你去巡一下,看
有沒有誰在偷睡覺,對了,三樓也要。」
 
  寂寞當時在想:你自己都睡死了還要我去抓別人……
 
  當然,寂寞這麼聰明,不可能白痴到把自己心裡的OS講出來,所以我立刻
答應他:「報告是。」然後端著木槍,轉身就往二樓右側樓梯口走去。
 
  整棟樓只有中央樓梯處有一盞小燈,所以當我轉身步入廊道時,眼睛還不能
適應突然的黑暗,我只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一直等到眼睛適應了黑暗後,才透
過朦朧地月光摸黑繼續走。
 
  這條走廊從中央走道一直延伸到側邊樓梯,估計也有四十公尺遠。我在腳下
看不見自己的影子,但左邊卻能透過月光看見一整排的窗子。那是我們第一寢室
的毛玻璃窗,以及窗子底下的長鞋櫃。
 
  當我走到了約莫二十步時,走廊的盡頭有個人影的輪廓慢慢浮現,黑暗中還
有一點火星在閃躍,我並不意外,也不害怕,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的同梯,還有他
手裡無視禁令的香煙。
 
  老實說,我已經忘了他叫什麼冬瓜了。但我相信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足夠
讓他,也讓我牢記在心裡一輩子——
 
  就在我高舉右手向他揮手,而他也高舉右手向我揮手的同時,一件事情讓我
不得不停下來。
 
  當時我和同梯之間的距離,應該還有十公尺,或者更長,也許更短,我不知
道,但我肯定我們還保持著一段距離。
 
  他就靠在二樓的護牆上,護牆比他的腰還要高上一些。護牆的後面就是那條
林蔭步道,步道旁的路樹很高,因為它們的枝葉幾乎貼著護牆延伸而上。
 
  當時我同梯臉上的輪廓已經逐漸變得清晰,也許是月光讓我看的更清楚,也
或許是我的眼睛已經能夠在黑暗中適應,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他正愜意地吞雲吐霧,看見我來,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錯。他對我笑
了笑,然後吸了口菸,他不敢直接朝走廊上吐煙,所以他將頭轉向左肩的方向,
把滿肺地煙霧吹向護牆外的那片林間。
 
  一月的晚風正吹,那片煙霧很快就被吹散。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唯一不正
常的,是從他右肩後方,不斷而且緩慢升起的……東西,祂像個女孩或者什麼其
他的,我無法確定,但我知道那裡有個東西,祂本來在護牆底下,但現在祂浮起
來了。
 
  這讓我全身的肌肉都變得很緊繃很僵硬,我盯著那個女孩從護牆底下慢慢升
上來,直到祂那雙看起來像是膝蓋的東西和我同梯的頭頂齊平時,我才開始從錯
愕中醒來,才開始意識到情況不太對!
 
  我發誓,我真的想警告我同梯有個東西就在他的右後方,但是我沒有勇氣,
我很害怕,我怕祂發現我看見祂。
 
  我開始後退,慢慢的,直到退回中央走道,看見繼續昏睡的安官,我狂蹦的
心跳才逐漸緩和下來。但是恐懼已經讓我不敢再去巡視,我寧可繼續站在這裡,
也寧可編一個謊話來保證自己的安全。雖然這樣很自私,但我得說,那真的很可
怕,雖然祂的面容看不清楚,而且全身還隱隱發散著淡淡的青藍色微光,有點像
冷光的顏色,甚至祂也沒有佐伯伽椰子那恐怖的造型可怕,但看電影是一回事,
實際看見又是另外一回事……
 
  好吧,我承認我嚇壞了。
 
  在安官旁邊站了一會之後,我叫醒安官,然後向他報告:「報告班長,沒有
人睡覺。」他隨便應了一聲,就又閉上眼睛繼續睡,我則是疑神疑鬼的東張西望
,深怕那東西會跑來這裡。
 
  很慶幸祂並沒有出現在中央走道,而且一個小時的衛哨也終於結束了。每個
樓層的衛哨都會在換班前來我所在的二樓中央走道集合,然後和下一班衛哨在這
裡完成交接。
 
  幾分鐘之後,所有人都來了,除了我那個抽菸的同梯。
 
  他沒有來集合,大家都在笑,每個人都以為他睡著了,都等著看他被班長(
安官)罵。但我卻笑不出來,心裡有種罪惡感在不斷膨脹,我不認為他是睡著了
,我開始幻想一些電影裡的情節,越想越慌,越想越覺得對不起他。
 
  最後安官讓人去找他,我們才發現他靠坐在護牆下。我原本以為他是被嚇暈
的,但後來才知道他不是,他是真的睡著了。
 
  又過了幾天,寂寞一直悄悄的在觀察他。他原本就是個吊兒郎當的人,經過
了那晚的事,他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仍舊是那副模樣,一樣喜歡偷抽菸,一樣喜
歡耍寶,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讓寂寞開始懷疑那天晚上自己是不
是看錯了?其實什麼也沒有?其實什麼都沒發生?
 
  直到一個多禮拜後的晚上二點,又輪到寂寞和他站同一班哨。
 
  我們六個人站在二樓的中央走道等著安官的安排,這次他很幸運,他被安排
在二樓中央走道和安官(班長)一起。然而,寂寞卻很不幸地被安排在當初的那
個二樓右側樓梯口……那個護牆邊。
 
  寂寞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把這件事給忘掉了,但那時候才發現,有些事情恐怕
是你花一輩子也無法忘掉的。
 
  就在寂寞心裡的恐懼慢慢加溫的時候,同梯站在我後邊輕扯了我一下。
 
  我很自然回過頭。
 
  「幹嘛?」我小聲問。
 
  然後就看見他的臉色有些古怪,好像什麼恐怖的事情就要發生一樣,害得我
本來就在慢慢加速的心跳突然從三檔打到四檔,足足提升了一個檔次!
 
  他把我拉到人群後排,自己卻不由自主的瞟了右側樓梯口一眼,然後才小聲
地對我說:「我跟你講,等一下如果有人拍你肩膀,你千萬不要……」
 
  他的話還沒說完,安官卻打斷了他的話:「好了,下哨的人回寢室睡覺,其
他人各就定位。」
 
  班長已經下令,我們沒有人敢逗留,但是同梯的話卻仍在我耳邊迴繞。
 
  我轉身看著眼前漆黑的走廊,盡頭是更黑的暗,我開始回憶起那天晚上看到
的。恐懼與莫名的不安讓我忍不住回頭,我看見同梯也正看著我,好像在對我說
什麼,但也許安官在那邊,他不敢發出聲音。但我仍從他的嘴型讀出了他最後想
告訴我的話:
 
  「不、要、回、頭!」
 
  媽勒!幹麻告訴我啊,這不是讓我更剉嗎?
  
  我突然覺得腳很沉重,但哨還是得站,所以最後我還是走到了那個詭異的右
側樓梯口。
 
  我背對著通往一樓的樓梯口,視線一刻都不敢離開那面護牆,還有那片漆黑
的樹蔭,深怕有什麼東西會突然從牆邊冒出來。
 
  但是一直到了下哨集合的時間,除了一月的晚風很冷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沒有東西從護牆後面升起,也沒有人拍我的肩膀,我終於鬆了一口,然後轉身朝
中央走道走去,朝那個唯一有一盞燈火的光明走去,越接近,心也越安。
 
  隔天,同梯找了一個時間問我:「怎麼樣?昨天有沒有看見什麼?」
 
  我被問得一愣,反問他:「應該看見什麼?」
 
  他說:「你,你沒看見嗎?」
 
  他的表情讓我忍不住又問:「到底會看見什麼?」
 
  他被我問的一怔,好半天才說:「沒,沒什麼,沒看見就好。」然後轉身走
了。
 
  我沒有叫住他,只是看著他慢慢走進人群,然後很快的又變成以前那個吊兒
郎當的他;嘻笑,耍寶,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但寂寞知道他一定看到了,一定也看到了我看到的。
 
  所以那個東西,祂是真的。
 
 
 
  你可能見過鬼,卻不知道它是鬼;你可能見過鬼,卻不相信它是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個故事 完
 
感謝兄弟姐妹的支持
 
這一系列將為大家揭開最真實的靈異面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014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7 篇留言

烏鴉女僕@観測者花組
嘿....原來寂寞哥跟妾身一樣也些親身經歷來著...

05-10 14:56

寂寞哥
[e32]05-10 14:57
騎鹿旅人
(汗

05-10 15:55

寂寞哥
[e32]05-10 18:12
是無語啊
好毛[e28]

05-10 17:03

寂寞哥
[e31]05-10 18:12
大貓
:D 雖然我覺得沒有鬼 但是這故事很棒 GP

05-10 18:03

寂寞哥
[e32]05-10 18:12
一切就緒萬物各得其所
你有喝紅茶冷靜嗎

05-10 19:36

寂寞哥
[e31]05-10 19:42
喚微
哥啊超讚的
不過我有個疑問
......哥是在臺灣當兵的
所以哥是臺灣人?!

05-10 20:10

寂寞哥
[e31]05-10 20:18
葉葉葉葉
.........我要一杯紅茶 快!

05-10 20:12

寂寞哥
[e31]05-10 20:18
茶語
寂寞哥... 您這是在害小弟第三次嚇到失魂嗎?!

05-10 20:53

寂寞哥
[e32]05-11 00:57
無所事事的人
心靈受創了..... 寂寞哥的恐怖小說總讓我有點恐懼

快嚇死小弟了!!

05-10 22:00

寂寞哥
[e32]05-11 00:57
云香帥
話說寂寞阿 這故事讓我想起我之前遇的一件事...[e16]

05-11 00:43

寂寞哥
[e32]05-11 00:57
毛毛
人平安就好了 ^^

05-11 00:58

寂寞哥
[e22]05-11 01:02
蒼紫
呃~~~那到底是什麼?!

05-11 02:23

寂寞哥
[e21]05-11 08:42
jeje6430
你看不見風,可風卻存在 但是你可以感覺的到風阿!
鬼在你身邊 你感覺的到它的存在嗎?又或者看的見?
這都是需要去被證實的!

05-11 03:25

寂寞哥
呃,兄弟別太激動。

寂寞把親身經歷的事情分享給大家,不是為了證明或者爭辯。

在故事中的這個事件裡,寂寞是看見了不能理解的東西,而同梯呢?

從他的反應及給寂寞的感覺,寂寞認為他也看見了,這就是寂寞要表達的。05-11 08:46
god
WTF?

05-11 06:58

寂寞哥
[e20]05-11 08:49
紫秋
我明白你那種恐懼...應該是2年前,
那時我上班中,包括我在內,那裡平時只有3個男人,
那天不記得戴眼鏡,一個女人映入我視線,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見鬼= =
我沒有正視她,心跳得很快很害怕,之後我就跑了出去
後來才知道那個女人是公司派來點貨的,
都怪有個同事整天說這裡有鬼...
在這之前我是很想看到鬼的,以為就算看到了都會很冷靜,
但看到後又是另一回事,雖然不是真的...
但到現在我還是想看看鬼是怎樣的= =

05-11 11:29

寂寞哥
感謝兄弟的分享啊

人嚇人有時真的更恐怖

不過寂寞至目前為止所見過的,沒有一個的形象比電影恐怖哈

但是心跳的速度和恐懼感卻絕對超過看電影的時候05-11 12:24
佳瑋

05-11 11:31

寂寞哥
[e22]05-11 12:25
散落吧 千本櫻景嚴
所以那座墳無解囉?其實那座有可能是碑或者是五營兵不過沒看到誰也不敢斷言啊

05-11 11:37

寂寞哥
是啊,雖然當時只有穿鑿附會的解答,但寂寞始終認為那座墳實在很詭異。

另外一提,那座墳真的是座墳墓,絕對不是石碑。

至於穿鑿附會的各種答案中,雖然也有比較恐怖的,但寂寞這一系列主要
想表達的是「真實」的部份,所以穿鑿附會的故事就沒打算說了。05-11 12:27
酷羅貝
兵營的位置好像真的都比較容易遇到呢... 之前在香山那邊的時候也是在半夜遇到過 =口=

05-11 13:55

寂寞哥
大家一起分享親身體驗讚!05-11 15:43
絕殺三罰球
呵 其實那女的只是想跟你同梯交朋友(驚!

95梯成功嶺 904旅2F廁所 在我們快結訓的時候 有個新兵在裡面自殺 從此之後那邊就一堆桌椅+塑膠紅線 封起來了...

05-11 13:58

寂寞哥
[e31][e31]看來是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被封了05-11 15:44
PLUS修正帶
原來前輩是台灣人@@

05-11 21:11

寂寞哥
[e17]05-11 22:54
小刀
我有在中午看過 不過是個黑色的人型 站在躺著睡午覺我的前面 看起來沒有很恐怖 但是當時心裡毛的程度不是一般... 軍營的事件真的超多 隨著碰到的次數越多 越不敢晚上獨自在無人的地方行走...

05-12 10:34

寂寞哥
真的,要親身體驗過才知道那種恐怖。[e31]05-12 14:14
天寒
軍隊裡難免都會有些經歷吧
還好也沒發生什麼事 可喜可賀[e12]

05-12 10:57

寂寞哥
是啊[e32]05-12 14:16
葉秋
挫冰阿阿阿阿
我明天絕不跟我女朋友去吃挫冰
!!!

05-12 20:55

寂寞哥
[e31]05-12 21:17
F一轉轉貓一S
很久沒來看寂寞哥了
有空會來把死神哥補完
寂寞哥加油!!

05-13 04:08

寂寞哥
[e31]05-13 18:32
梅米血
晚上不能看,我竟然忘了[e28]

05-18 20:54

寂寞哥
[e32]哈哈05-18 22:49
布丁〃奶茶 OA<
毛毛的 OAQ 我在晚上九點23分看的 沒怎樣啊 XDDDD

01-19 21:24

寂寞哥
[e17]01-20 12:36
朱砂
真的嗎.....怕怕的....

我只有一次,算是間接的碰到.....

我妹還在三歲時,我們晚上去散步時,她突然說有洋娃娃.....

02-21 23:08

寂寞哥
[e17]你應該要相信她02-22 00: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storyk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殺出傳說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寂寞的見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有人也用Thrads嗎?好友+++ https://www.threads.net/@flys88028?hl=zh-t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