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歐哈爾戰記 IV

作者:聖盔夜風│2012-05-10 14:15:36│贊助:6│人氣:1246


  他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高壯挺拔、如此的雄偉。他披戴鎧甲的身體於窗中透進的陽光之下閃爍。吐息之間,昂首嘶鳴。馬廄當中的其他同伴都紛紛低下了頭。彷彿承認他為他們的王者。

  「灰槍!」

  奈莉塔輕聲呼喚著他的名字,感覺到欣喜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她走上去,張開雙手抱住灰槍的脖子。鐵甲的表面溫暖,就像是他的體溫。奈莉塔感受到自裏頭傳來的脈動是如此清晰。

  克爾菲納在上。她以為他已經在那場戰鬥中戰死了。塞思告訴她要帶她去見灰槍時,她還不肯相信。看來父親忘記提起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戰馬噴著鼻息,親暱的蹭著奈莉塔。然後又離開她的懷抱,再次昂首嘶鳴。以表達他與她重逢的喜悅。

  「牠……我聽說是他救了您一命。女爵閣下。」有著馬騷味、稻草味、酒味等多種味道混雜在一起的馬伕說著。他搔了搔頭,然後打了一個嗝。從那混濁雙眼透露的目光中,奈莉塔知道對方非常不習慣將灰槍稱作是「他」。

  但奈莉塔此刻的欣喜壓過了她對眼前這名馬伕的厭惡。她不顧對方身上的怪味擁抱了對方,接著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就立刻放開。

  「謝謝你代替我照顧灰槍。」奈莉塔說道。她的手向腰帶伸去,想要拿點賞錢給馬伕。但卻只摸到了一柄短刀。於是她解下那柄短刀,遞給馬伕。

  「很抱歉,我無法給你金錢作為獎勵。但我想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你很可能會用上它。尊重他,而他將護你平安」奈莉塔按照血湖堡騎士贈送武器時的禮節說道。

  「是的……我想,沒錯。謝謝您,奈莉塔女爵。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馬伕高興地接過短刀。

  不過就那名馬伕盯著那短刀的眼神來看,他在戰鬥結束後會想方設法賣給其他想要保護自己的平民或是士兵的機會很高。甚至也可能只是在一場賭博中輸掉它。

  奈莉塔不知道,也無所謂。她看著灰槍,再度揚起笑容。她輕輕拍拍神駿的戰馬,撫摸著他的背頸。然後踏著馬鐙,一氣呵成的跨到他的背上。

  戰馬的高大讓她幾乎要撞上較矮的一根橫梁。

  灰槍再次嘶鳴。接著緩緩踏步,走出了馬廄。

  塞思已經在外等候。他騎乘同樣來自幼蘭明德斯的淺藍駿馬「湖王」,但沒有像灰槍那樣披掛著重甲。而他的身後則跟隨了另外兩名騎士,分別騎乘著黑馬和褐馬。奈莉塔認得他們:安德烈和佛魯南,於384年馬特蘭迪亞大捷後宣誓效忠血湖堡的騎士。再後面,二十名全副武裝的血湖堡士兵整齊的排列好隊形。

  他們都在等待著奈莉塔的命令。

  奈莉塔深吸了一口氣。陽光之下,她與灰槍同樣在散發著光輝。奈莉塔手撫腰間的長劍,另一手握著韁繩。然後挺起背脊,調轉馬頭朝向城鎮的北部走去。

  塞思在奈莉塔的身後下達指令。士兵們踏出了步伐。

  「奈莉塔,妳確定妳沒有問題嗎?」塞思讓湖王帶著他來到奈莉塔旁邊。

  「你是指什麼?」她看著自己的年輕堂弟。雖然很感謝他帶來的這份驚喜,但是只要想到先前他所說過的那些話,奈莉塔還是感覺到有些尷尬。

  「妳的身體,歐格利男爵說妳……」

  「沒事。都是小傷。」她打斷道。每個人都一定要這麼在乎她的傷勢嗎?

  她昨天花了許久的時間才說服父親讓她上戰場。她可不想再花更多時間去說服其他人。

  塞思挑眉,顯然對這個說法不太相信,但沒有再說什麼。

  城鎮的街道上,三兩成群、較無組織的民兵衛隊與十人一伍、踏著整齊步伐跟隨率領自己的騎士、爵士的奧斯維爾曼斯士兵有著很大的對比。但是每個人的神情都非常肅穆。

  正在工作的工兵部隊放下手邊工作。開始穿戴起皮甲。不過他們的動作並不慌亂,因為他們在戰鬥時是作為預備部隊在各個指揮點待命。

  奈莉塔在路上遇見了安德烈亞斯勳爵。他正準備帶領著他的亞錫人步兵到西面去增強防禦力量。雖然看見他,會讓她想到那間「待死者」的收容所,以及戰鬥醫士艾登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但奈莉塔還是和對方互相點頭致意。

  她忽然想到,艾登會在哪一面作戰?不過她甩甩頭,將這個問題拋出腦外。因為接著她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麼想知道。

  奈莉塔檢視起路上經過的步兵隊列。每個家族的步兵們裝備都相差無幾。弓箭隊、槍兵隊、盾兵隊都配帶著與自己職階相符合的武器,唯一能辨識出他們不同的地方就是肩上的披肩。

  傑德家族的天藍色、康索家族的深綠色、史傑爾家族的銀色、特洛佐家族的灰白色等。奈莉塔也見到了克里斯‧特洛佐勳爵同樣隸屬城邦軍的姪子艾林勳爵帶領著幾隊穿著相當不同的士兵。這些士兵全副武裝的鎧甲上都有著相同的制式精美雕花,手持鋼製長矛、腰間配戴著長劍。肩後披著闇紫色的長披風,頭上的巨盔兩旁雕飾著雙翼。

  這些裝備精良的部隊便是直屬布蘭汀公爵的「奧斯維爾曼斯城邦軍」。他們才是奧斯維爾曼斯真正的正規軍,捨棄了原屬家族財產、名位的繼承權,宣誓終身僅效忠奧斯維爾曼斯公爵一人。與貴族麾下的領主軍有很大的差別。

  奈莉塔帶領著分配給她的部隊來到北面防禦區。她認為這裡是哈瑪爾鎮中防禦最為牢固的要點。以石塊、土塊堆砌而成的臨時圍牆高至灰槍的脖子,外層則放置了一排排削尖的木槍所製成的簡易防馬柵。

  奈莉塔視線掃過,簡略估算了下。歐格利男爵在這裡佈署了五個弓箭隊、三個標槍隊。如果指揮得當的話,他們可以造成非常驚人的傷亡。她對於哈瑪爾鎮能夠堅守下去的信心提高了許多。

  但是正在外頭、戰況不明的伊德溫呢?奈莉塔心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疑問。

  她閉上眼,深吸一口氣,穩定自己擔憂的心。她現在必須專注於此。

  奈莉塔將槍兵隊的指揮權交給了她的兩名十槍長。然後帶著她的兩名騎士進入隊列中。他們將會在弓箭手射完兩輪箭之後發起衝鋒。

  防禦工事的作用其實不大。歐格利男爵認為在敵軍攻至牆前先予以幾次削弱會來的更好。在騎士們撤回後,弓箭手會視情況再次進行射擊。然後在敵軍逐漸迫近防禦工事的時候再由標槍手進行射擊。

  這就是他們的防守戰術。

  塞思沒有跟隨奈莉塔到騎兵廣場。他在諾瑟陣亡後便頂替成為了歐格利男爵的號角手。

  現在,這名比奈莉塔小了四歲的年輕騎士策馬來到歐格利男爵身旁。他的馬鞍兩旁分別掛了一副弩弓和號角。他們處於一個特意架設的平台,方便對戰場進行觀察,但也使他們容易成為敵軍弓箭手的瞄靶。

  奈莉塔現在無暇擔心,她相信自己的父親不會輕易將自身置於險境中。她轉頭檢視周遭齊聚的人們。

  其他騎士陸續抵達,她看到身穿擦得雪亮的盔甲的艾林勳爵騎著他那披掛黑色鐵甲的科騰河戰馬,身後跟著五名統一騎乘黑馬的城邦軍騎兵。他們的裝備在這艷陽高掛的天氣下顯得相當厚重。

  奈莉塔沒有在人群中看到她其他堂兄弟。他們大概都被分配到了其他三面的防禦。

  最後一批騎士是傑德家族的人。三名騎乘白馬、頭上戴著有翼頭盔的傑德騎士在盧頓勳爵的二子小盧頓爵士的帶領下進入騎兵廣場。莫斯提夫‧洛根爵士駕著他的赤紅戰馬來到眾人前頭,下令讓他們整頓隊伍。

  騎士們迅速移動,三人為一排。奈莉塔估算之下,騎兵廣場上剛好集結了八十名騎士。應該是四個防禦點中最多的。

  遠方,歐哈爾人的士兵列陣前進。他們的隊伍整齊,在陣列的中央豎起了一面繡有新月三首鷹圖樣的旗幟。

  那給予東征軍隊夢饜般打擊的怪物們在最前方。奈莉塔隱約看見為數眾多的怪物清一色是裂口怪物、利刃怪物與爬行怪物,其中又以裂口怪物和利刃怪物居多。

  奈莉塔皺起眉頭。也許她應該高興、應該慶幸,但這實在太不尋常。那些綠色巨人呢?那些五官縫合的人類呢?

  「亞薩曼達。」

  她看著聲音的發源者──一名亞錫人士兵。他正用母語快速說著奈莉塔根本聽不懂的言詞。或許是他們的什麼祈禱詞吧,只是這句話聽起來太過熟悉。

  一手持長柄刀、一手綁著戰盾的步兵以三十人為一陣,三陣為一列的陣型前進。至少近千人的軍隊,整齊劃一的腳步聲敲響了大地,成為最令人心驚的戰鼓聲。而在步兵與他們的怪物盟友之間,是身上穿著錐刺重鎧的席羅瓦。這些菁英戰士騎乘於體型龐大的席馬──席塞略的兇猛遠親──之上,揮舞著他們手中同樣帶有短小錐刺的長鞭,向防禦工事之後的守軍示威。

  每名席羅瓦之前,又有兩名徒步的戰士。他們一名上半身赤裸拍著以不名獸皮製成的戰鼓,引領著他們醜惡的怪物盟友前進的方向。另一名則手持單刃戰斧,身穿與席羅瓦相同的錐刺重甲。他似乎負責防範那些盟友突然倒戈,傷害自己的主人。

  奈莉塔感覺到所有士兵都緊張了起來,包括自己身旁這些身經百戰的騎士。身騎褐馬的佛魯南爵士緊握著他的韁繩,使他的座騎有些控制不穩。而黑馬騎士安德魯的呼吸則變得非常粗重。

  奈莉塔本身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她非常的平靜,連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敵軍慢慢接近。塞思拿起了馬鞍旁的號角,在歐格利男爵的示意下緩緩吹奏。

  「哺嗚──哺嗚哺嗚──」

  第一聲號角。十弓長舉起手。弓箭手們拉開弓弦、抽出箭支搭在上頭。然後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

  「哺嗚──哺嗚──」

  第二聲號角,間隔拉長。弓箭手開始舉弓瞄準。歐哈爾人的席羅瓦長鞭飛舞,走在最前頭的裂口怪物加快速度。

  「哺嗚────」

  尾音拉長,結束在群箭離弦之音所共譜的死亡樂章中。

  大部分的箭支落在了前頭沒有穿戴任何盔甲的怪物身上。許多裂口怪物和一部份的利刃怪物中箭倒地。但只有很少一部份死在其他怪物們的踩踏之下,其他怪物則是繼續站起或爬行前進。

  少部分的箭支則射死了那些拍打戰鼓的指引者。不少怪物脫離隊伍,或以不同其他怪物的速度奔跑、或調轉方向往自己軍隊走去。讓怪物們原本就鬆散混亂的陣型變本加厲,開始崩潰。

  號角聲第四次響起。弓箭手們在十弓長的命令下迅速搭起箭支進行第二輪射擊,這次他們都瞄準了怪物。箭雨再次對怪物造成打擊,奈莉塔看見平原上的怪物已經減少了近三分之一。

  不正常。

  在所有弓箭射出後,騎兵們開始調整姿態、戴起各自的頭盔。奈莉塔看到各式各樣的頭盔,從沒有任何裝飾的頭盔到鷹首、獅首、虎首、龍首或是其他奈莉塔不知道的動物之首等等。看上去似乎雜亂不一,然而奈莉塔能感覺到自己身處在精銳的戰士之中。原本駐守在他們前方的防禦工事的步兵們各自散開,讓出位置。

  奈莉塔看見這些士兵們因為弓箭造成的殺傷而提振了一些士氣。然而事實上他們的箭支只造成了相當低微的傷亡。怪物們雖然陣形混亂,但是這些該死的傢伙在奈莉塔模糊的印象中本來就是以單個戰鬥力為主。而那些席羅瓦和步兵陣列更是完全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奈莉塔現在開始慶幸那種綠色的巨人還五官被縫合的人類還沒有出現在戰場上。奇怪的是敵軍似乎也沒有弓箭手。難道是打算迫近後再展開還擊嗎?

  第五次的號角聲。

  敵軍幾乎要抵達一半的距離。歐格利男爵轉過身,掃視著騎兵陣列,然後停在奈莉塔身上。父女兩人的視線交會,接著互相點了點頭。

  歐格利男爵高舉左手,讓所有騎兵都看到了他的手勢。塞思也舉起號角,開始吹奏。連續三個急促短音,騎士們胯下的戰馬開始踱起步伐。然後是長音,騎兵們拉起韁繩。

  「以公爵閣下之名!」

  在男爵高舉的手用力揮下的那一刻,騎兵們發起了衝鋒。

  他們迅速越過了一人高的圍牆、通過了防馬柵之間刻意空置出的位置。來到開闊地帶後,騎兵們以在最前頭吹奏騎兵短號的三位大人為準各自集結成三個矢鋒陣型。

  奈莉塔位處中間的矢鋒陣,而且就處於陣型最前方。她的前面就是帶領陣型的洛根爵士。安德烈和弗魯南分別位於她的左方和右方。

  風聲呼嘯,奈莉塔俯低身體,端正長槍的位置。

  三個矢鋒陣型維持一致的速度,震撼著大地。形成的雷霆戰鼓聲比歐哈爾的步兵們更加響亮。

  「布蘭汀萬歲!」洛根爵士怒吼。隨著他宏亮的聲音,所有的騎兵同時發出了戰吼。歐哈爾的步兵陣列停止前進,怪物們跟著發出各種淒厲嘶吼,無視於他們盟友的指引,繼續往死亡尖錐衝去。

  以公爵閣下之名。

  然後他們撞在了一起。

  血肉飛濺,長槍與利爪交鋒。恐懼的地獄之音與騎士落馬的哀嚎聲,戰馬嘶鳴。

  當奈莉塔回過意識的時候,矢鋒陣型已經散開了。他們徹底撕碎怪物們的松散隊形,騎兵們現在正各自為戰。洛根爵士不在她的眼前,安德烈和佛魯南不在她的身邊。而她獨自衝向一隻裂開了大口的噁心怪物。

  她的周遭,還在馬上的騎士都擲出長槍,然後連看也不看是否命中了什麼,便拔出長劍與鄰近的怪物們作戰。

  奈莉塔在生命消逝之間向前邁進。神駿的戰馬與她心靈相通,在那裂口怪物胸膛鼓起,尖銳的起音出現之時,奈莉塔的槍尖刺入了牠的大口。將剩餘的聲音阻擋在死亡之後。

  殺死怪物後,奈莉塔即時放開長槍、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劍刃摩擦鞘口發出響亮而清脆的金屬之音。接著奈莉塔順勢往左下劈,劈進了另一隻裂口怪物的腦頂。

  劍刃深陷進怪物那顆醜陋不堪的腦袋,將它一分為二。奈莉塔一拉韁繩,一個迴轉往另外一隻利刃怪物衝去。

  怪物瘦骨嶙峋的身體延伸而出六支細長的碧綠利刃,圓形小口中的四支觸角不停蠕動。奈莉塔奔馳而去,借助灰槍衝鋒的力量迎面斬斷了利刃怪物左邊的兩支利刃。剩下的一支利刃則刮過了灰槍側身披掛的鐵甲,發出刺耳的聲響。

  奈莉塔拉住韁繩,再次迴轉、衝鋒。怪物這次卻沒有站在那裏等她進攻,而是在劍刃即將劃過之刻低身躲過。奈莉塔突然覺得衝刺受阻,灰槍向前傾倒,她也從馬鞍上飛出。

  她雙手抱頭、扭轉身姿以滾地方式落在了地上。滾了幾圈,中途閃過一隻利刃怪物的攻擊,才站起身。

  灰槍跌在了地上,試圖重新站起,但披掛在他身上的鐵甲造成了阻礙。那隻怪物用來攔阻奈莉塔的三支利刃全數折斷,有兩支就鑲嵌在灰槍的護脛上。

  「灰槍!」奈莉塔大喊。灰槍也嘶鳴了一聲來回應她,那聲音的雄厚似乎是叫她不用擔心一樣。

  奈莉塔憤怒地望向那隻正步步進逼灰槍的可恨怪物。她摘下頭盔,奮力一擲。鷹首頭盔打中了怪物,讓牠稍微傾斜了一下,暫時引來了牠的注意力。奈莉塔提起長劍,先迎戰另一隻上前攻來的利刃怪物。

  利刃怪物的六支碧刃配合得當,讓奈莉塔收起輕視心態。她原本以為那細長肢節應該較難控制,卻沒想到如此靈活。她一個迴身,聽著利刃劃開她的肩甲,繞到了怪物的身後,一劍刺進牠突起的背脊。

  怪物發出細長的尖叫聲,六支利刃竟然反轉了方向,向後頭的奈莉塔劃去。奈莉塔只得先放開了長劍、連連向後退了數步。然後往腰間摸去、拔出──

  ──該死!

  奈莉塔望向腰帶,原本應該要在那裏的短刀在稍早的時候被她贈送給了那名臭氣熏天的馬伕。

  她低聲咒罵了幾句。怪物轉身朝她逼近,而六支利刃又再度轉變方向。長劍仍舊卡在牠的身上,但是對牠毫無阻礙。怪物奔來,奈莉塔轉身就跑。

  她跑向那隻只剩下一支利刃的怪物,在牠將刺殺灰槍之前一拳擊中了牠的腦袋,將牠打倒在地。

  奈莉塔抬腳踩下,但立刻發現即使穿戴著鐵靴依舊無法對怪物造成傷害。怪物掙扎扭動著將奈莉塔推開。她連忙恢復姿勢,一腳踢向牠的頭。鐵靴的尖端刺進瘦小而扭曲的腦袋,奈莉塔看見怪物停止了動作。

  她抽出腳、無暇顧及隨之噴出的惡臭綠血,彎身將怪物翻成側面、再用力踩住然後往上拔,將怪物僅剩的利刃拔出。

  奈莉塔轉身,剛好身後的怪物已經追到。她在六支利刃刺進她的身體之前撲進怪物的懷中,將原本屬於怪物同伴的利刃從後刺入牠腦袋。

  怪物的綠血自停止蠕動的觸角間流出、滑下。雖然奈莉塔迅速地離開怪物的懷中,但是她那橘色短髮已經沾到了一點噁心的綠色。陌生的臭味幾乎讓她當場吐出。

  奈莉塔單膝跪在灰槍的旁邊,將劍丟在一旁,雙手握住灰槍膝前的兩根利刃。

  「不要動。」奈莉塔低聲說著,並將利刃一根一根的拔出。過程中灰槍只是安靜的匍匐在地上,緩緩呼吸著。

  「好了,你還能站起來嗎?」

  灰槍再次嘗試,依舊失敗。奈莉塔現在沒有時間除去鐵甲,她看向周遭,不少騎士已經落馬,徒步與怪物交戰。她瞇起眼睛,看見莫斯提夫‧洛根爵士也失去了他的座騎,現在正帶領幾名身染綠血的步行騎士與怪物交戰。他們的身邊倒著一隻席馬,黑色的血正從牠的屍體下散開。小盧頓‧傑德爵士則和傑德家族的騎兵們以高超的馬術反覆進行衝刺,幾乎沒有人落馬。看來盧頓勳爵在議會中的發言並不是自誇。

  奈莉塔望向歐哈爾人的步兵陣列,驚訝的發現艾林‧特洛佐那闇紫色的身影。他的身旁跟隨著十多名沒了坐騎的騎兵。其中三名身著紫色披風,但是其他人都隸屬不同家族。而他們現在都跟隨著艾林戰鬥。

  他們勇猛的在歐哈爾人的步兵陣列撕開了一個小口。但奇怪的是他們仍然沒有散開陣型。奈莉塔彷彿聽見了歐哈爾指揮官的吼聲。歐哈爾步兵開始移動,缺口被填補。

  「這是怎麼回事!」奈莉塔朝著緩緩移動的歐哈爾步兵陣喊道。她隱約看見衝進陣列當中的騎士們奮戰的身影。

  為什麼?他們的目標不包括進攻步兵陣列!

  「計畫不是這樣的!」她喊著。聲音嘶啞。艾林和跟隨他的人們根本聽不見。

  該下七次阿特阿斯的傢伙!

  奈莉塔在內心繼續咒罵、繼續怒吼。為什麼要這樣?計畫根本不是這樣子的。難道艾林已經殺紅了眼?他難道不知道他不只把自己帶入了絕路,還連累了其他十多個忠誠勇敢的戰士!

  她拿起一旁的長劍,憤怒使她聽不見灰槍那像是在勸阻她的嘶鳴聲。奈莉塔拾起地上折斷的長槍,將槍頭對準阻擋在前、張口尖嘯的裂口怪物。她看著在那隻怪物的尖嘯下、發出慘叫聲,捧著頭部在地上竄滾的落馬騎士,然後擲出了斷槍。

  怪物中槍倒地,而那名騎士也停止了滾動。奈莉塔往後跳起,落在一隻試圖咬住她小腿的爬蟲怪物的身上。反舉長劍、往下刺進牠的嘴巴,將牠釘在地上。

  接著奈莉塔走上前,撿起那名騎士掉落在地的長劍。

  一連串的歐哈爾語傳進她的耳朵。奈莉塔轉頭,轉動著單刃戰斧的歐哈爾戰士向她走來。她低身,從騎士的腰間抽出短刀,然後左右換手,以右手持短刀、左手持劍向歐哈爾戰士殺去。

  短刀與戰斧交鋒而過,奈莉塔已經來到歐哈爾戰士的後頭。長劍刺去,但是被對方即時避開,只削掉了對方肩頭的一根錐刺。戰士又講了一連串的歐哈爾語,然後露出微笑。

  奈莉塔一點都沒有遇到高強敵手的興奮感。歐哈爾步兵陣列緩緩逼近。她將短刀反手握住,然後揮動長劍繼續發動正面劈擊試圖破開對方的防禦再貼近攻擊。但是她的力氣對於高大的歐哈爾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那阿特阿斯的號角聲呢?為什麼還不吹響?塞思在幹什麼?

  現在已經差不多了不是嗎?他們已經殲滅了許多怪物,剩下的交給弓箭手或標槍手來消滅就好,計畫不是這樣嗎?

  單刃戰斧看上去沉重無比,但是在歐哈爾戰士手中彷彿和他筋肉糾結的手臂融為一體。

  歐哈爾戰士在奈莉塔的一次正面劈擊中改以戴了錐刺護手的手腕架開了她的劍,接著戰斧一揮,劃破了奈莉塔的胸甲,切出了一道窄口。但所幸沒有真正造成傷害

  奈莉塔側身閃過一記,終於獲得貼近的機會。她用力將短刀刺向對方的胸口,卻只聽到一聲尖銳刺耳的聲響,短刀竟然滑向旁邊。歐哈爾戰士用腋下夾住刀刃,然後提膝撞擊奈莉塔的腹部,讓她鬆開了手。

  短刀掉落在地。歐哈爾戰士等待奈莉塔後退了幾步,重新恢復站姿。她的表情因為那記膝擊而有些扭曲。

  她閃過歐哈爾戰士接續的一次劈擊。沉重的斧刃劈進地面,奈莉塔再度掌握機會長劍刺去。但沒有想到歐哈爾戰士放開了戰斧,雙手順著奈莉塔的衝勁一抓,迴身將穿戴全副鎧甲的她甩了出去。

  衝擊力集中在了腹部,讓強烈的嘔吐感再次湧上。奈莉塔翻身乾嘔了一陣,而歐哈爾戰士則已經拔起戰斧來到她身旁。她滾離了原本的地方,避過斬擊,癱躺在地上。

  她望著天空,同樣的一片灰鬱。灰槍持續的嘶鳴著,戰鬥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

  歐哈爾戰士的深褐色雙眼映入她的視線。他低聲說了一句歐哈爾語,表情嚴肅。然後,他高舉戰斧。奈莉塔試圖要起身,但是力量在這時離她遠去,連翻身閃避的力氣都沒有。

  該死的,該死的,你這該下十次阿特阿斯的混帳傢伙!奈莉塔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咒罵塞思與那遲遲未響的號角聲,還是在關鍵時刻竟然背叛了自己的身體。

  那即將奪取她性命的死神鋒刃落下前,腥紅色的劍刃穿透身體、盔甲,突現於奈莉塔的眼前。歐哈爾戰士的鮮血滴入她的雙眼,刺痛的同時將天空同樣染成了紅。

  一雙手拉住她的身體,將她往旁猛力拖去。兩個沉重的落地聲。

  「女爵,女爵!您能起來嗎?」

  奈莉塔睜開右眼,看見佛魯南擔心的臉。塵土、血汙與汗水滿佈他的面孔,頭髮被浸溼沾黏在額頭上。

  她盡力的點了下頭,接著佛魯南就粗暴的將她一把拉起。奈莉塔站穩了身體後往原來的地方看去,發現斧刃陷進了原本是她的頭該在的位置。而安德烈正端在一旁,疲憊的對她說:「非常抱歉,女爵。我沒想到那柄斧頭那麼重……」

  她輕輕搖頭。佛魯南說:「來吧,女爵。我們該撤退了。」

  奈莉塔轉頭看向他。眼睛的刺痛讓她意識還有些轉換不過來。

  「我們必須……」她看著佛魯南的嘴型。但是不懂他想表達的意思。他的聲音逐漸遠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悠遠的號角聲。彷彿來自遠古的戰場。

  「哺嗚哺嗚哺嗚──」

  歐哈爾步兵陣列推進的聲響讓奈莉塔清醒過來。他們離奈莉塔所在的位置已經只剩下一百多步的距離。

  「我們必須走了!」佛魯南再次催促道。

  奈莉塔點頭,然後推開佛魯南緊抓著她手臂的手。朝灰槍走去。神駿的戰馬那雙灰色眼瞳望向她。

  「我絕對不會拋棄你的,我的戰友。」奈莉塔說著,彎下身幫助灰槍。試圖幫助他站起。

  佛魯南焦急的試圖強拉著她走,但是奈莉塔轉身狠狠的瞪了騎士一眼。「如果你試圖將我強行帶走,我就……」她想不出應該要說什麼。

  不過奈莉塔的眼神已經讓騎士不敢再多說。

  「快點幫忙!」奈莉塔喊著。

  佛魯南和安德烈應聲來到灰槍的身旁,然後三人一起托住戰馬身披鐵甲的沉重身軀。三人同時深吸了一口氣,而灰槍也嘶鳴了一聲,然後──




-----------------------------------------




  上一頁                               下一頁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014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誌|歐哈爾戰記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灰音
『她抽出腳、無暇顧及隨之噴出的惡臭綠血。彎身將怪物翻成側面、再用腳踩住然後用力一拔,將怪物僅剩的利刃拔出。』哇!奈莉塔她好厲害,雖然是女人之身,卻有不輸給男人的體力、鬥志和戰鬥力,我喜歡喔!我不覺得會後繼無力,小說故事越來越精彩喔!
『「我絕對不會拋棄你的,我的戰友。」奈莉塔說著,彎下身幫助灰槍。試圖幫助他站起。』希望灰槍﹝他﹞,別死,如果他﹝灰槍﹞死了,我會很難過,雖然只是動物,我覺得在奈莉塔心中的份量像朋友一樣重要吧!對我看這個小說故事的讀者,灰槍也是很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人物還是動物喔!

06-15 15:30

聖盔夜風
是啊,這可是她自十歲起就上了戰場所鍛鍊出來的成果呢!我自己有的時候寫一寫也都會忘記她是女人,把他當成男人在寫,XD。
06-15 16: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血湖堡家族世系譜... 後一篇:窩ㄎㄍ通知(啥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702191234所有人
日常/校園 輕小說已更新新章節,有興趣的不妨先看置頂文的簡介,若有興趣歡迎捧場,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