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歐哈爾戰記 III

作者:聖盔夜風│2012-05-06 02:53:23│贊助:2│人氣:1033



  議會進行期間,奈莉塔沉默的觀察在場人士。

  她從絕大部份人的表情中看出憂慮、焦急的心情。有的人不時地變換坐姿以做舒緩,有的人則是用手指頭敲擊著桌面,時慢時快。有的人則是在輪到他發言時,音量較大,顯現出憤怒的模樣。

  只有極少數的人面無表情地端坐著,靜靜聆聽議會的進程。彷彿與奈莉塔一樣在觀察其他人的言詞,來評斷自己該在何時發言。

  坐在奈莉塔身旁的塞思‧傑德爵士沒有像她所想那般沉默。他在自己的父親盧頓勳爵發話後不久便立刻表態,明確自己的立場。而在之後的辯論中,他也數度出聲,以簡潔明瞭的幾句話就將比自己年長不少的爵士們駁得面紅耳赤。

  太陽已經完全升起了,議會還是沒什麼進展。奈莉塔開始覺得不耐煩,也用食指緩緩敲擊起桌面,思考起歐哈爾人的事情。

  奈莉塔回憶父親昨夜告訴她的話。歐哈爾人在太陽開始傾斜之前攻勢就忽然轉弱,開始蒐集戰場上的死者屍體。無論是奧斯維爾曼斯的,或是他們自己人的。歐哈爾人撤退的速度很快,而且非常有紀律。她們抵達時,其實哈瑪爾鎮才剛剛從歐哈爾人的攻擊中脫離不久。

  奈莉塔想著難道這真的跟歐哈爾人的宗教信仰有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也許伊德溫他仍舊是平安的機率非常高。只是他現在擁有的部隊還剩下多少?他正在趕回來的路途上嗎?他受傷了嗎?

  奈莉塔的手指停止敲擊。

  葛騰的家族已經試圖對抗歐哈爾人長達數百年,也許直接問他便能夠獲得許多情報。譬如那些怪物。只是,今天這位被冠以「達列納」頭銜的鎮長臉上的表情似乎對於他們的出現並不怎麼歡迎。

  她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議會進程上。

  「……就像我說的。我們必須去營救戰俘營中的我軍士兵。尤其是裡頭可能還關押著幾名我們東翼戰線的高層指揮官,在場各位的家人,甚至是公爵閣下的親族。」克里斯‧特洛佐勳爵說完自己的意見,然後坐下。

  他是一位年近四十歲的騎兵指揮官,有著似乎無論何時都會梳理整齊的暗綠色頭髮。下巴沒有蓄留鬍子使他看起來更為年輕。

  他所闡述的意見非常合理,但是認同的人相當少。因為眾所周知克里斯勳爵的父親與兄弟戰死在戰鬥的一開始,他最小的弟弟則是失去蹤影。而勳爵依舊相信他活著。

  「我非常認同克里斯大人的話。」有著長至腰際的深褐色鬍鬚的史利克‧巴農站起來說著。語調的緊繃透露了他正極力維持不讓自己的濃重口音出現。奈莉塔認為他無論是姓氏或是臉部特徵都像極了矮人。尤其對方甚至在鬍鬚上也綁了三個小辮子。

  「然而,就如同我昨天所說的。即便我們已經極盡可能的向鎮上所有同胞徵收了糧食物資,但是仍然僅僅剛好夠維持目前的士兵數量。倘使再增加太多的士兵的話,我想即便我們要能夠繼續堅守哈瑪爾,也撐不到幾天的時間。」

  「我的意見就是,只挑最近、且營救價值較高的一處戰俘營就好。」

  奈莉塔隱約感覺民兵領袖的話是有人教他這麼說的,或許是那位沉默的鎮長。

  巴農一坐下沒多久,提列德‧康索爵士便站起來說道:「我絕對不贊成去出兵營救。」

  奈莉塔注意到有幾位營救派的爵士對年輕的康索爵士怒目相視。而康索爵士則是不慌不忙地繼續表達自己的意見。

  「我們並不清楚歐哈爾人的部隊什麼時候會來攻擊,以及其規模如何。萬一這次的攻擊他們帶來了更多的那種綠色……綠色……」他皺起眉頭,思索著該如何稱呼。

  「邦割。」

  焦點聚集到終於開口的鎮長身上。然而達列納在說完這句話後卻又繼續沉默起來,臉上的表情依舊帶著明顯厭惡的情緒。

  「……謝謝鎮長的補充。」康索爵士對鎮長點頭致謝。而對方沒有任何表示。

  「那麼回到我剛才所講的。萬一,這次的攻擊他們帶來了更多的……邦割,而我們的救援隊伍又無法及時返回的話。我想我們的末日就到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根本不清楚各個戰俘營之間的守備兵力有多少。萬一救援隊的數量不夠,反而在救援時遭到了殲滅。那無疑會對我們造成更大的打擊。」安德烈亞斯勳爵在康索爵士說完後便接著講道。

  「艾哈林勳爵在昨夜的討論中已經告知了我們幾個戰俘營的所在,而且他們的兵力都沒有超過三十人!」特洛佐勳爵說。

  「但我相信維洛坦的馬可大人並沒有辦法保證戰俘營的守衛數量不會增加。」曼夫‧康索爵士靜靜地說道。接著他轉頭向坐在歐格利男爵左手邊的馬可‧艾哈林勳爵問:「是吧,維洛坦的馬可大人?」

  維洛坦的馬可聳聳肩,說:「我的確沒有辦法保證。事實上,我非常相信歐哈爾的各個戰俘營都增派了守衛的人數。因為就在我昨天帶著奈莉塔女爵來到哈瑪爾鎮的途中,我們親眼見到了幾隊裝備整齊,明顯是新到來的歐哈爾戰士進入了戰俘營中。」

  維洛坦的馬可看向奈莉塔:「對吧,奈莉塔女爵?」(1)

  奈莉塔先是一怔,然後才想起他們的確有見到幾隊歐哈爾士兵進入戰俘營。而他們的裝備穿戴整齊,身上沒有血跡。顯然沒有經歷過戰鬥。

  「是的,各位爵士。我能夠向你們保證維洛坦的馬可大人所說的話為事實。」奈莉塔向盯著她看著得眾人說道。同時心裡暗暗咒罵了自己一句,竟然忘記在昨夜的談話中向父親提起這件事情。

  會議室的氣氛似乎暫時凝結住一般。每個人的表情都添加了幾分沉重。

  歐哈爾人依舊在陸續派遣後備部隊進入戰場當中──這項消息只說明了這個事實。

  而相對的,奧斯維爾曼斯已經沒有任何後備部隊。公爵早在開戰之前就已經表明沒有任何從後方調集援軍的可能性。第一,公爵不曾想過──也許想過,但不以為意──會戰敗。380年薩爾哈洛森戰役中,他們的情勢也沒有像現在這般危及。第二,公爵也沒有辦法。如果抽調了兵力,那麼許多新近征服不過數年的領地便會反叛。

  這是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奈莉塔以及幾個比她還小的堂兄弟都知道的事情。

  奈莉塔注意到康索爵士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揚。她不清楚爵士是因為這個事實證明了他的論點而高興還是看到克里斯‧特洛佐勳爵臉上的挫敗表情而高興。但是這樣的微笑沒有維持多久,他也露出了相同的凝重。

  奈莉塔知道目前哈瑪爾鎮的確切駐軍人數去除所有無法戰鬥的人後,大約在一千三百人左右,加上民兵衛隊的話,也大約只有一千七百餘人。歐哈爾人的部隊如果持續的增加,那麼很可能在三天之後,光只是散佈在平原上的戰俘營、哨戒點的兵力加起來就要比他們多。

  此刻,奈莉塔感覺到歐哈爾人特別忙於在各處設置戰俘營的目的,除了要引誘他們前往救援之外,似乎也是為了給他們造就心理上的壓力。至少她目前已經看到了在場人中有幾位──包括她的堂弟塞思──的眼神、表情透露出或多或少的恐懼。

  「我認為必須要救。」發話的人是馬可‧艾哈林勳爵,維洛坦的馬可。

  眾人中斷自己的沉思,看向他。大部分的人都對於他的發言感到些許訝異。

  「首先,就像是盧頓勳爵所說的一樣。無論基於對戰情的考量,或是基於道德準則方面,我們都必須對被關押在戰俘營中的同胞們伸出援手。再來,我相信公爵閣下一定會這麼做,也會贊同我們這麼做。」

  「因為我相信,我或著是歐格利男爵。還有在場中較為年長的幾位爵士們。都曾經在戰場上陷入包圍、遭到俘虜、於關押期間受到虐待過。」維洛坦的馬可語氣非常平靜,只是在陳述著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實。「而公爵閣下從來沒有放棄過我們。他絕對不會放棄與他並肩作戰、宣誓效忠他的人。」

  「我相信,我也不會。我絕對不會放棄那些被關押在敵軍營中,也許現在正在受苦受難的同僚們。還有那群宣誓效忠公爵閣下的忠誠士兵們。」

  「這就是我的立場。」


  在維洛坦的馬可發話之後,事情似乎就已經成為了定局。

  會議室中原本討論是否該營救的聲音轉變成為該如何援救、帶兵的人選、救援的數量、何時出發。

  維洛坦的馬可為必定人選。他會帶領由傑德家族和康索家族派出的三十名騎兵--其中一半為騎士--組成的部隊去援救距離哈瑪爾鎮西南方的兩處戰俘營,其中一半為騎士。那裡分別關押著戴林‧卡列達男爵、佛密爾爵士和阿德利卡男爵。塞思‧傑德爵士和提列爾‧康索爵士會跟隨他一起前去。

  奈莉塔記得他們昨天曾經經過那兩個戰俘營。她依據記憶來評斷之後確定這是最為合適的兵力。

  另外兩位則是盧頓‧傑德勳爵和史傑爾勳爵。他們同樣將分別帶領二十名騎兵以及他們的助手去援救另外兩處戰俘營。

  剩下的一處戰俘營則遲遲未定人選。這一處戰俘營是哈瑪爾的哨兵最早探勘到的一處。那裏的駐守軍隊大約在七十人至八十人之間。這裡所關押的犯人到底是誰不可得知。但估計一定是我方軍隊中的重要人物。

  原本奈莉塔打算自願前往,但是坐在對面的堂兄弟們發現了她的意圖於是爭先恐後的要爭奪這個位置。他們似乎不願意為同族的女性給比下去。

  最後是由歐格利男爵本人親自指定了凱亞拉‧阿弗洛貝恩為指揮官。他是奈莉塔的眾多堂兄弟之中排行第三的人,為歐格利男爵長弟歐古斯的第三子。他將帶領二十名騎兵進攻那剩下的一處戰俘營。歐圖、法比安會跟他一起去。他們都是亞瑟──歐格利男爵的二弟──之子。都已經受封成為騎士級勳爵。

  奈莉塔看到自己最年輕的堂兄弟塞思尚顯稚嫩的臉龐出現不服氣的表情。她不禁感到一陣好笑以及慶幸。但實際上她並不清楚,留下防守或是出擊援救究竟哪個危險性更大。

  太陽升至了頭頂的正上方,哈瑪爾的大鐘敲響著。伴隨來的是騎兵戰馬踏步在石道的聲音。從清脆的「噠噠」到沉重的「咚咚」。

  出戰者都是由傑德家族、康索家族、史傑爾家族的騎兵組成。他們身上分別披戴著藍、綠、銀三色的披風。手執長槍,腰間配著長劍。他們將會解放被關押在戰俘營中的同胞們。

  奈莉塔和歐格利男爵站在塔樓的暸望台,一同看著正午時分的哈瑪爾鎮以及行動的騎兵部隊。那陳舊的大鐘在他們的上方敲擊了第十三下。

  塞思穿戴整齊地站在他們的後方,面向東方。他的右手按在入鞘長劍之上,自鷹首頭盔面罩之中露出的深橘色雙眼則凝視著行軍隊伍中的堂兄弟們。奈莉塔回頭看了他一眼,更進一步地感受到了年輕的血湖堡族人那份渴望戰鬥的心。

  她從父親那聽聞到塞思在守衛哈瑪爾鎮戰鬥中的表現。他獨自一人守衛在尚未建築好的防禦工事缺口之前,在少許弓箭手與亞錫人鏢槍手的掩護下迎戰那些勇猛的歐哈爾士兵以及醜惡的怪物。

  當他們擊退歐哈爾人後,塞思滿身血腥的回到歐格利男爵的身邊。在男爵的關心之下還露出了欣悅的微笑。絲毫沒有普通人的那種對於極度殺戮的恐懼。

  奈莉塔擔心這是否來自於年輕堂兄弟的殘暴之心。她默默祈禱希望塞思不會像是在幾百年前曾經為他們主家的肯普家族一樣。

  而她也依舊在擔心伊德溫的安全。

  歐格利男爵向她保證,伊德溫一定不會有事。奈莉塔雖然想要提出組建部隊前去救援伊德溫的構想,但是深知哈瑪爾鎮情況後,她強行壓下了這個想法。

  「歐瑟和諾瑟都死了。」歐格利男爵原本低沉的聲音在鐘聲結束後的安靜中顯得相當嘹亮。

  由於這項消息的出現太過突兀,奈莉塔甚至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她轉頭看著父親。

  歐格利男爵沒有轉頭看著自己的女兒。淡橘色的雙眼與塞思一樣凝視著遠方,彷彿連思緒都已經離開了這裡。他的聲音就跟往常一樣,沒有不同。連多餘的情感也沒有。

  「不是只有妳會忘記提起一些事情,女兒。」

  「他們都戰死在了戰鬥剛開始的時候。歐瑟死在那個……那個叫邦割的綠色巨人的武器之下,我們甚至只能夠找回他的身體『一部份』。而諾瑟……」

  奈莉塔轉過身,塞思正走上前來。他站在自己堂姐的面前,伸出手。奈莉塔在堂弟攤開的手掌中見到一塊黑色碎片。上面刻劃了一段細小的金色文字。

  奈莉塔拿起碎片,拿近眼前仔細的看著第一行:「此碎片屬於諾瑟‧阿弗洛貝恩之號角」。第二行則是數字:「362-388」。

  「我想諾瑟會想要交給妳的。」塞思說道,收回了手。「他和歐瑟一起被安葬在哈瑪爾的地下墓穴中。」

  奈莉塔將碎片握在手中。

  「我能去看看他嗎?」

  「不行。」歐格利男爵拒絕道。眼睛依舊看著遠方。

  「在鎮上居民的習俗中,他們是不會去祭拜死者的。因為他們認為那會打擾死者,讓他無法好好地在……亞荷的國度中生活。」塞思說著:「而我們當時是好不容易才說服這些……亞哈蔑人讓我們把諾瑟和部分人的遺體葬在他們的地下墓穴裡。我想我們最好不要再去冒犯他們的習俗會比較好。」

  奈莉塔點了點頭。

  也許她原本會因為確認亞哈蔑人為平地亞錫人的分支後裔這一點而高興,但是在知道諾瑟的死後她難以做到這點。

  「我想妳最好到這個鎮上去走走。」歐格利男爵這時才轉過身。

  「趁著歐哈爾人還沒有來攻擊的時候,好好去平靜一下妳的心。接下來也許就沒有這樣的假象和平了。」


  奈莉塔聽從父親的建議離開塔樓後便在鎮上亂逛著。

  街道上除了全副武裝、進行訓練或著巡邏的士兵外,就只有搬運物品或是拆卸不必要建築的民兵以及在各個傷患收容所間奔走不停的戰鬥醫士們。

  沒有任何一個平民,就連這個鎮上原本的醫士也前往了避難處。在亞哈蔑人的習俗中,戰爭時刻沒有力量拿起武器作戰的人們是不配出現在戰場上的。

  塞思跟隨在奈莉塔的身後,堂姐弟間沒有交談。

  塞思在將諾瑟的遺物交給奈莉塔時沒有顯露出一點悲傷的情緒。那平淡的樣子就像是她的父親一樣。奈莉塔猜想塞思是將這情緒隱藏起來了,還是根本沒有這個情緒。

  這場戰爭已經改變了許多事情,包括她自己在內。奈莉塔心想。

  而伊德溫從來沒有改變過──也許是奧克若雷家族的成員都不容易改變──自380年的薩爾哈洛森戰役中與他結識起,伊德溫就一直是那個樣子。睿智,但卻偶爾無法保持理性。勇猛,但對於戰爭並沒有顯露出那麼地有興趣。

  至少,不像他的父親那樣子。

  「勇猛的」塞德溫會憐憫死者,無論是敵軍或是友軍。但他也會將戰爭的勝利視作榮譽。

  而伊德溫不是。他不只憐憫死者,同時也沒有將戰爭的勝利視作榮譽。他甚至數次在奈莉塔的面前表現出對戰爭、殺戮的厭惡。許多時候奈莉塔都認為伊德溫彷彿不該生在這個時代,而應該是生在那太陽尚未升起之際的和平時代。他一定會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德魯伊。

  她知道伊德溫自己也是這麼想的。但他依舊是布蘭汀公爵麾下最為著名的軍事將領與騎士之一。因為,他同時也是一位很有責任感的人。

  「他很愛妳。」身後的塞思說道。這句話顯得是多麼突兀,但是又多麼自然。奈莉塔知道堂弟口中說的「」是誰。因為這是她多年以前曾經為之欣喜的事實。但是現在,她並不想要再次聽到。

  奈莉塔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只是這樣保持相同的步伐,朝一間傷患收容所走去。皮革馬靴踩踏在石頭鋪墊成的道路上,發出清脆聲響。

  「他之所以沒有迎娶其他的女人,是因為妳。」塞思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也只是這樣子說著。

  為什麼要現在提起?

  「我知道。」奈莉塔說。聲音帶著些許煩躁,些許愧疚。

  「他在戰鬥之前最擔心的人也是妳。」

  「我知道。」

  「他在戰鬥之中的戰呼,是妳的名字。」

  「……」奈莉塔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嗎?因為我當時就跟隨在他的身旁。」

  「我看著他與那隻綠色的怪物戰鬥。也看著他死在那隻怪物的武器之下。」

  「我也想要上去幫忙。」奈莉塔感覺到堂弟反覆低語著這句話,似乎是在確認這是事實。「但是那個雜種對我來說太強大了。我在一次的防禦不慎後被擊中。然後,我……昏過去了。對。就那樣昏過去了。當歐格利男爵的衛隊找到我的時候,我就倒在諾瑟的身旁。」

  那間收容所的距離竟然是如此的長,奈莉塔認為時間似乎減緩了流逝的速度。

  按照塞思所說,他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傷。但是奈莉塔看不出來他帶傷在身,究竟是已經好轉,還是仍在強忍?

  「他為了保護我而死。」

  「妳知道他們是怎麼運回諾瑟的身體嗎?」塞思的聲音還是那麼的冷硬。

  「是用布將他的身體包起來送回來的。」

  「那塊碎片,當時就鑲在他的心臟──可能是心臟──的旁邊。是我把他撿起來的。那些字也是我刻上去的。」

  「他很愛妳。」塞思再次重複開頭的那句話。

  而我愛的是伊德溫。我的愛人,我的丈夫。

  他們來到了收容所的門前。而戰鬥醫士艾登則對兩人微笑地打招呼。




  「您的腳傷已經好了嗎?」

  奈莉塔隨戰鬥醫士在這間應該是由禮拜堂所改建的收容所裏頭走著,塞思則待在門外不打算進來。這樣也好,讓她有時間能從他所說的那些話所引起的罪惡感中緩口氣。

  她檢視著收容所,發現這裡的傷患大多傷勢嚴重,有近三分之一的人都是截肢者。她說話的同時,戰鬥醫士剛好餵完一位被射碎左膝蓋因而截肢的士兵最後一口藥湯。

  「是,只是小小的扭傷。敷過藥之後就好很多了。謝謝您的關心。」

  那種帶著爛泥氣息的氣味,很明顯是加了搗碎的泥婆草。喝完藥湯的士兵神智不清的講了幾句囈語後就在戰鬥醫士的安撫下睡去。

  「這位勇敢的士兵是安德烈亞斯勳爵麾下的戰盾手之一,來自薩奇思維琴村。」戰鬥醫士起身說道。手中還拿著湯碗。餵湯時不慎滴出的淺褐色湯液正從他的手掌上緩緩流下。

  「他在昨天抵抗歐哈爾人的戰鬥中表現得相當英勇。為了救援一名差點來不及趕回掩體之內的友軍同伴而被箭射中。」

  奈莉塔仔細的聆聽戰鬥醫士的話,並將這名忠誠士兵的行為記住。

  「他的行為體現了他對公爵閣下以及同胞的忠誠。他會獲得屬於他的榮耀及獎勵。」

  戰鬥醫士露出了一抹微笑。「以終身都只能用一隻腳來行走的代價換取的榮耀和獎勵?我想我寧願選擇我的膝蓋完好無缺。」

  奈莉塔沒有說話。

  戰鬥醫士搖搖頭,繼續轉身走著。

  他們經過了三個傷患。他們都已經服用了泥婆草湯,此刻正安穩的睡著。暫時於夢中忘卻了傷痛。忘卻了戰爭。

  「這裡似乎只有您一個人在照料這些傷患。其他醫士呢?」

  「這裡原本是由另外兩位戰鬥醫士負責的。不過他們全都戰死在昨天的戰鬥當中,所以我腳傷好了之後就自願接手這裡。」戰鬥醫士說。

  「那麼您呢,女爵。為何會來到這裡?」

  「只是碰巧。自從昨天回到這裡後,我就沒有機會好好對您說聲謝謝。艾登醫士。」奈莉塔對來到聖壇前的艾登醫士說著。戰鬥醫士拿起勺子,往聖壇上放置的鐵鍋中舀取冒著白煙的藥湯,倒入碗中。

  「沒有什麼好謝的,奈莉塔女爵。」戰鬥醫士說。「就像我說過的。這是我身為戰鬥醫士的職責。無論是士兵方面,還是醫士方面。」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必須向您說聲謝謝。」奈莉塔堅持的說道:「感謝您一路護送我回到了哈瑪爾鎮。我會終身謹記這件事情。您如果有什麼需要,請盡管提出。我會盡我所能地幫助您。」

  戰鬥醫士轉過身,開始走向另一排傷患。

  「我想我們會多需要一些泥婆草和乾淨的繃帶。也許如果能有其他的藥草會更好。不過我想現下……」戰鬥醫士掃視收容所的傷患一眼,說:「對於這些無法再次戰鬥的士兵而言,最仁慈的大概就是讓他們能夠好好安睡。最好的情形就是讓他們能夠死於睡夢中了吧。」

  奈莉塔沒有回應。因為她發覺自己也隱約認同對方說的話,但隨即又將其推翻掉。在如此險惡的情勢中,無法戰鬥的士兵只會成為多餘的負擔。可是,不會有任何一位宣誓效忠公爵的爵士會放棄麾下的傷兵,因為他們都知道這麼做會觸怒公爵。而且,也太不人道

  她忽然發現自己的想法似乎也有點像是伊德溫了。

  他們來到另一名正在低聲呻吟的傷患跟前。戰鬥醫士單膝跪在一旁,一手穩定的扶起傷患,然後在冒著白煙的熱湯上輕吹兩口氣。接著端到傷患依舊不停低吟的嘴前。

  「喝下去吧。然後進入的安穩的睡眠中,暫時忘卻這一切。」戰鬥醫士的聲音非常溫柔。像是在哄著一個小孩子般。

  「……戰爭……他們、我的戰友們……死了……他們……需要我……」

  「放心吧。你的戰友們安然無恙,你盡到了你的職責,帶領他們自敵人的攻擊中活了下來。現在,喝下這碗湯,領受你的獎勵吧。安穩的睡上一覺。」

  傷患閉起的雙眼微微睜開了一條縫。奈莉塔看到他的眼球在轉動著。然後他停止了低吟。緩緩湊近湯碗。

  「睡吧。」戰鬥醫士餵完這位士兵後,將他安放到床鋪上。湯碗中的藥湯已經空了一半。

  「他是……」

  「一個臨陣脫逃的懦夫。」戰鬥醫士靜靜說著。

  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也許今天還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奈莉塔想。

  「他是因為無法面對那些醜惡怪物,所以擅自逃離了戰線的士兵之一。他原本是一位十槍長。現在他所指揮的人都死在了那場戰鬥中。他在逃回來之後被處以鞭刑。之後則因愧疚感而服下了毒藥。」

  「他要求前一位醫士不要治療他,而是讓他死。」他看著奈莉塔,面無表情。

  「所以,那位醫士,還有你,就只是這樣一直餵他喝著泥婆草湯?就這樣讓毒藥在他體內慢慢發揮作用?」

  「我們逐漸加重泥婆草的份量。」戰鬥醫士說。

  「這間收容所其實是等死之人的收容所。你剛剛看到的前一位士兵,是自行要求進入這裡的。他在知道自己少了一條腿之後的表現可不怎麼英勇。」戰鬥醫士的冷淡語氣令奈莉塔不寒而慄。

  剛剛他所展現的一切都只是假象?

  「為什麼要這樣做?」

  戰鬥醫士看著奈莉塔,眼神似乎在問:「妳為什麼會這樣問?」

  「我已經回答過您兩次了,奈莉塔女爵。」

  「但是身為醫士……」

  「一位合格的醫士絕不會救助任何自殺者。他們自行放棄了生命,褻瀆了其他渴望生命的可憐之人。作為醫士唯一能做的,就是懲罰這些人。」戰鬥醫士的語調就像在背誦某種誓詞一樣。

  「《伊卡納宣言》……你是阿卡德伊特學派的醫士?」

  「實際上,我應該是屬於阿卡德修馬學派。只是我現在相當認同原本應該是我們敵對學派的這一項宣言。」戰鬥醫士聳聳肩,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你是誰?」

  沒有回答。

  奈莉塔忽然明白了。

  「你先前曾隸屬於他的小隊之下,對吧?」

  戰鬥醫士搖搖頭。

  「我說過了。他所指揮的人都已經戰死在那場戰鬥中了。」

  戰鬥醫士不再理會奈莉塔,轉身朝另外一名傷患走去。

  那名傷患失去了雙手。浸血的繃帶緊緊纏繞著他的身體。戰鬥醫士將對方扶起,然後如同先前一樣,一口一口慢慢地餵著他喝下碗裡的藥湯。

  「安穩的睡吧。」

  響亮的鐘聲驟然傳進收容所中,不斷迴盪著。

  敵軍來襲。




---------------------------------------




  上一頁                               下一頁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977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誌|歐哈爾戰記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灰音
『這場戰爭已經改變了許多事情,包括她自己在內。奈莉塔心想。。』看到這段,我覺得戰爭好無情喔!不過戰鬥劇情,我覺得也是你小說的風格,就像言情是我的風格,讓我看得很沉醉喔! 

『而伊德溫不是。他不只憐憫死者,同時也沒有將戰爭的勝利視作榮譽。他甚至數次在奈莉塔的面前表現出對戰爭、殺戮的厭惡。許多時候奈莉塔都認為伊德溫彷彿不該生在這個時代,而應該是生在那太陽尚未升起之際的和平時代。他一定會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德魯伊。』之後的劇情會有伊德溫的出場劇情和戲份嗎?我覺得他在這個小說故事可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喔!?﹝期待中﹞

06-13 13:19

聖盔夜風
戰爭的確是非常無情的,常常能展現出人性的天秤抉擇呀!能活在和平時代的我們無疑相當幸福。不過我一直都很怕在這人性思考上的描述會不會過於做作、老掉牙等等。

原來灰音認為戰鬥劇情是我的小說風格之一嗎……挺高興的,XD。這代表我在這部分的描述上有進步,希望我之後可以繼續提升下去。

伊德溫的確會出現在後續章節中喔。

謝謝灰音喜歡這篇文章。06-13 1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歐哈爾戰記... 後一篇:血湖堡家族世系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我的愛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