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長篇】順秦—第三十章 密謀(二)

作者:霜明雪│2012-04-24 10:32:53│巴幣:24│人氣:327
        當宋病己回到洞香春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尋了個常在大堂和洞香春外走動的小廝詢問今日那孫臏可有來洞香春尋自己。小廝卻說乞兒孫臏只在洞香春外待了不長的時間便離去了,不知怎的宋病己心中竟是有點點的失望,不過這一絲失望旋即便消散開去,畢竟無論如何,在宋病己看來今日的確是自己失約在先。

  回到自己的宅院,宋病己給自己沏了壺茶,旋即跪坐在軟榻上,安靜的凝視著煙霧裊裊的茶杯,若有所思。

  確實如後世史書所形容,那龐涓的確是一個從骨子裏滲著自傲也滲著自卑的一個人,很難得見到如此鮮明對立的性格能在一個人身上體現得如此淋漓盡致。說龐涓自傲,在此人心中,天下文治武功數自己第一,無論是見了誰,哪怕是宋病己這樣的布衣白身,如今在大梁城薄有威名,他便要考校一下學問,以期證明這世間的士子皆是不如自己。

  而說龐涓自卑,的確如此,單從一個細節便能看出,今日在上將軍行轅中會客,這位魏國上將軍竟是身披甲胄出現,此舉何為?不過是想以身份來使宋病己心生畏懼,以期在氣勢上壓過宋病己一頭,那副華麗的盔甲既是他身份的象征,卻也是他掩飾內心薄弱的防衛,他不願在一介布衣面前露怯,這說明龐涓並不是如自己所說的那樣,完全將市井傳聞視作空穴來風,而是從心底真正重視自己的存在和威脅,所以他才會一身正裝出現,這點從後來宋病己假意說自己尊崇儒學時,龐涓長出一口氣可以證明,因為他由此確信一個腐儒是絕不可能得到魏君的重用,進而威脅自己在魏國的地位的。

  而至於孫臏,宋病己忽然想起,據後世史書中記載,多是形容此人為人堅韌不拔、心智奇高,乃是不世出的一代名將,堪比孫武、吳起。然而對於此人的性格,卻是少有提及,宋病己有時也會不自覺的想,所信非人,而經得大難,歷盡九死一生得脫險境,卻又落下終身殘疾的人,其人的心性究竟會是如何?

  從這些日子的接觸來看,盡管孫臏不時掩飾,然而那股發自內心的怨毒仍舊能為宋病己清楚的感覺到,如此一個整日活在仇恨中的人,究竟心中是如何作想呢?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的宋病己並不能完全體會孫臏的心理,然而他亦是心知仇恨的種子是會在人心中漸漸萌芽的,歷史上多少才俊為仇恨所蒙蔽雙眼,走上一條根本無法回頭的不歸路?宋病己只願聰慧如此的孫臏不要走上這條道路。

  俄爾,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未來所發生的事情,史書上不是都已經寫得很清楚了麼,孫臏靠假癡不癲之計從魏國逃脫,入齊之後得到齊威王的信任,以軍師之職輔佐將軍田忌兩敗魏軍,最後逼得龐涓自刎於馬陵道,既是如此,自己何必杞人憂天呢?世間萬事有因必定有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宋病己忽然覺得有些疲憊,本來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情就很傷神,而且宋病己也覺得自己並不是孫臏那種不世出的智者,甚至連龐涓都有所不及,至少人家龐涓能憑自身的才能當上這魏國上將軍,而自己呢?

  不過就借著前世裏所聞所見所學在這洞香春中贏得一席之地,而這在戰國之世的蕓蕓眾生中,或許根本算不得什麼...

  想著想著,宋病己眼皮越來越重,只覺整個人昏昏欲睡,不知過了多久,耳邊仿佛傳來人聲,正在呼喚自己的名字。迷迷瞪瞪睜開眼,門外怯生生的站著一個女子,揉了揉眼,這才發現來人是大小姐貼身的婢女。

  「宋先生,大小姐請你到後廳一敘。」那婢女輕聲說道。

  「哦,病己馬上就過去。」宋病己站起身答道,那婢女點點頭飄然而去,宋病己揉了揉太陽穴,勉強將睡意都趕走。

  那丫頭這麼晚了還找自己做什麼,難不成又是小女兒心性犯了,要出去夜遊?想起上一次出遊回來,那許老一臉無語的樣子,可是把兩人好好給訓了一通,對自己說大小姐這麼晚了還心血來潮跑出去,為何不勸阻?宋病己覺得自己可真是天大的冤枉,誰知道那丫頭那根筋不對,非要去夜遊,自己勸阻得了麼?

  結果被許老頭兒臭罵了老半天,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日說什麼也不同意這丫頭的那些稀奇古怪想法了。宋病己在心頭暗暗發誓——這也太坑爹了,為什麼出主意的是你,挨批的卻是我呢?

  宋病己一面想著,一面往後廳走,路過棋室的時候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甚至不自覺以手掩面,免得被熟識的棋士逮住了,再被冷嘲熱諷一遭,那可就丟人丟大了。幸好今天所有的棋士都在認真對弈,無暇顧忌其他。

  走到後廳外,宋病己忽然止住了腳步,瞥了眼青色的簾子,仿似想到了什麼,心跳沒來由的有些加快,理了理衣角、捋了捋額發、摸了摸臉頰,雖然兩世為人,不過加起來的歲數也沒有超過不惑之年,在某些問題上,咱們的宋病己同學還不過是個雛兒。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盡量放松,而後大喇喇的一掀簾子,宋病己大踏步的走了進去,沒想到屋內正巧有一人往外走,這一進一出,兩人都沒註意到來人,或者說註意到了,但是身體已經避不開了。

  因而宋病己與來人撞了個正著,只聽「哎呀」一聲,宋病己倒是皮糙肉厚,只往後退了半步,而身前一個女子則是蹲在地上,淚眼汪汪的揉著額頭,一臉晦氣。

  看清楚與自己相撞的人就是剛才請自己過來的婢女,宋病己不由得有些尷尬,不過那婢女見撞自己的人是這洞香春的大紅人,只能含淚委屈的行了個禮躬身出去,宋病己無語啞然,安慰也不是不安慰心不安,目送那受傷的女子遠去,終究一個字沒說,面色大窘,而屋內則適時的響起了一串熟悉的笑聲。

  宋病己臉色微赧,昂起頭,假意若無其事的打量著屋內的陳設來,以期緩解此時尷尬。目光四下梭巡了片刻,很快便定格在靠墻的那方矮矮書案之上,因為書案上端放著一個圓形的紅色球狀物,自然便是那晚蝶兒大小姐從大市上買回來的繡球。

  一陣微風襲來,拂過書案,那繡球在案上輕輕滾動,並未掉落,不過薄薄的銅片相互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音。

  「只可惜並未成雙。」不曾想,大小姐竟是緩緩收起了笑容,微嘆了口氣,幽幽道。

  「世間之事豈能盡如人意。」宋病己搖了搖頭,臉上的紅潮漸漸褪去,「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時古難全,大小姐又何必介懷。」

  「你...」女子深深的望了宋病己一眼,她對宋病己這種出口成章的本領早已了然,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嘆道,「宋先生果然大才!」

  「大小姐謬贊了。」宋病己扁扁嘴:女人啊,總是如此多愁善感。俄爾想起,自己還不知此來所為何事,當下開口道,「不知大小姐因何事召病己前來?」

  「一日不見,先生為何對蝶兒反倒像是陌路人了,難不成是記恨昨日之事?」大小姐見他一臉嚴肅,眼巴巴的瞅著宋病己,可憐兮兮的說道。

  看到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宋病己頓覺一陣頭疼,這丫頭又來這招,只好無奈答道:「病己不敢。」

  「那先生陪蝶兒對弈一局吧。」果然,大小姐臉上旋即換上了笑容,伸手指向早已準備好的紅木案和棋盤說道。

  「小姐雅興,病己自當奉陪。」宋病己走到女子對面的軟榻坐好,瞥了大小姐一眼,這才發現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不知何時已然平靜了下來,難道是眼前這黑白世界的緣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877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古代|軍事|歷史||穿越|玄幻|架空|長篇|推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yooshig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