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長篇】順秦—第二十九章 密謀(一)

作者:霜明雪│2012-04-20 18:21:27│巴幣:24│人氣:401
       宋病己獨自一人走在大梁城的通衢大道上,不自覺的回望已然緊閉上大門的上將軍行轅,眉梢微揚,眼底閃過一絲不屑。

  今日龐涓之邀,他自是必來的,畢竟龐涓其人自傲且善妒,他在這大梁城盤桓了多日,自己宋病己之名想必早已傳入他的耳中。以龐涓的性格,沒理由不見自己一面,即便只是為了掂量掂量自己成色也罷。

  自己若是拒不赴約,豈不是讓他更加戒備。或許在龐涓心中,有著魏人身份的風塵士子對他的威脅更勝過那已瘸了腿的孫臏——魏君或許不會相信一個齊人,然而對於擁有真才實學的本國人,沒理由不放手一用,就如昔年一文不名的龐涓一般:從未有過上陣殺敵的經歷,卻依舊能夠被拜為大將,領兵出戰,並一舉大破趙國,北拔邯鄲,西圍定陽。差點將趙國南面領土整個納入魏國版圖。

  說來龐涓當真是個極其聰明的人,亦是懂得欲要取之,必先與之的道理。用那軍務司馬的名義籠絡宋病己,從而使其心中感恩戴德,利用宋病己急於表現的機會,考量他的真才實學。只可惜宋病己並不是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這世上,他對龐涓性格的了解大概只在孫臏之下,自是不會中他的圈套。

  宋病己亦心知,今日自己所言所行,想來已將龐涓心頭的顧慮打消了十之八九。臨走之時,看龐涓臉上那股倨傲之情,也不枉自己為了讓精明如斯的龐大將軍心生蔑視,而刻意輸了一局棋給他,說起來這還是宋病己入到戰國之世後,與人對弈第一次告負,若是傳到了洞香春中,不知會引起何等軒然大波。

  同時連那論集上的話也假稱是出自孫臏之口,不僅更加讓龐涓對自己放松警惕,也徹底撇清了孫臏的關系。

  不過宋病己也沒有太過自得,想來這龐涓沒道理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這幾日只怕還需謹言慎行的好。

  忽然想起剛才讓自己迷惑的事情——那龐涓直言並不為《孫子兵法》而設計陷害孫臏,關於這點,其實宋病己亦是心知,一本兵書斷然不會有如此大的魔力,讓兩個曾經的同門師兄弟手足相殘,若真是嫉妒孫臏之才,大可將其除之而後快,能當上魏國大將軍之人,絕不會是心慈手軟之輩,至少龐涓不是這種人,何必對其施以臏刑,並百般羞辱?

  宋病己前世自然也曾見過孫子兵法,他決計不相信一本薄薄的兵書便能讓如今本已是名震天下的龐涓如此利令智昏,得到了絕世兵法又能如何,若是在戰場上不能靈活運用,不就和後來那紙上談兵的趙括一般。

  正如龐涓自己所言,「兵無常形、水無常勢,那戰場上瞬息萬變,如何是一本死物能夠一言蔽之」。況且以宋病己之見,孫臏之所以能夠兩敗龐涓,固然有他精通兵法之緣故,然而其對魏國君臣心理、特別是龐涓心理的熟悉和了解,能在最正確的時候做出最準確的選擇,這才是孫臏率齊軍兩敗龐涓所率魏軍最主要的原因。須知《孫子兵法》中可未曾記載諸如圍魏救趙之類的計謀,那所謂的三十六計更是源於南北朝,成書於明清時期。

  綜上所述,宋病己隱隱覺得龐涓之所以會對孫臏如此殘忍,不僅對其施以臏刑,更讓孫臏如今在大梁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必定還有其他原因。只不過知道原因的人大抵都不會告訴自己,龐涓不會說,那孫臏自是更不會外傳。話說,自己今日失約沒有去見孫臏,不知此人心中會作何想。罷了,明日再與其解釋,想來此時他也已經被夷符接回去了吧。

  忽然一輛馬車從宋病己身旁疾馳而過,差點擦到沈浸於思緒的宋病己。微蹙起眉,瞪了駕車的馬夫一眼,忽覺那人有些眼熟。在仔細端詳,那馬車自己似乎在哪裏見過。

  思量許久,那嗒嗒的馬蹄聲已然消失在街角,宋病己這才想起來,這馬車不就是那日國梓辛載自己把酒夜談時所用的麼。難不成他已從安邑回來了?

  對於國梓辛,宋病己心頭還是甚是掛念的,所謂貧賤之交不可忘,國梓辛能在自己最落魄的時候對自己以禮相待,光是這份情誼便足以讓宋病己銘記於心。如今見故人歸來,如何不讓宋病己欣喜。只是馬車之內的人似乎並未發現自己,宋病己駐足思慮片刻,便打定主意往國梓辛所在的驛館走上一趟,無論其人回來與否,至少能表明自己的誠意。

  國梓辛所在的驛館,宋病己還是依稀記得如何去的。轉過幾條街道,眼前的景物逐漸熟悉起來,在一間還算寬闊的宅院前宋病己停了下來,身邊老槐樹上栓著一匹栗色馬。

  宋病己輕叩了幾下宅院的大門,不多時一小廝將門緩緩打開,瞥了一眼敲門的宋病己,面露喜色,側身笑道:「是宋先生,請進,請進!」

  「宋病己冒昧登門,不勝惶恐。」宋病己微笑著拱手道。

  「這是哪裏的話,宋先生可是請都請不來的大人物,您這一來可真是蓬蓽生輝啊!」那小廝笑態可掬。

  「呵呵,今日宋病己前來是想請問下國先生是否已從安邑回轉?」宋病己並沒有進到宅院,依舊是站在門外開口問道。

  「國先生?」那小廝先是微微一楞,旋即醒悟過來,有些困惑的看了宋病己一眼,開口道,「不知宋先生這消息是從何得知,我家老爺並未從安邑回轉大梁。」

  「哦,是麼?」宋病己眼底的亮色倏然轉暗,回望一眼拴住樹下的栗色馬和馬車,仍舊有些不死心的問道,「那這馬車...」

  「哦,因為大梁城這裏有些瑣事,所以老爺派小的從安邑先行回轉大梁來處理。」那小廝很是恭敬的答道。

  「原來如此,倒是病己唐突了。」雖如是說,但宋病己依舊掩不住那抹小小的失落。

  「不過老爺在安邑的事務也完成了十之八九,想來不日便會回大梁城了,宋先生稍安勿躁。」那小廝笑著說道。

  宋病己點點頭,拱手說道:「既是如此,那病己改日再來登門拜訪。」

  「如此,小的恭送先生。」小廝微躬下身,目送宋病己遠去。輕輕合攏大門,搖了搖頭,正欲轉身回屋,卻發現身後竟是立有一人。

  「啊,老爺。」小廝定睛一看,那人竟是自家主人,不由得立馬行禮道。

  宋病己遍尋不到的國梓辛此刻正靜靜的站在宅院的天井內,微蹙著眉,若有所思,仿佛對小廝的話充耳不聞。

  「老爺,那宋先生已經走了。」片刻之後,小廝見國梓辛一語不發,忍不住出口提醒。

  「嗯,省得了。」國梓辛終於輕輕開了口。

  「小的見那宋先生尋不到老爺,似乎頗為失望。」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國梓辛,小廝接著說道,「既然老爺您已然回轉大梁,為何不與宋先生相見呢?」

  「怎麼?你覺得我此刻應與此子一會。」國梓辛斜乜了小廝,淡淡道。

  「這...」那小廝微微一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既然宋先生...」

  「有朋自遠方來?」國梓辛忽然打斷了他的話,仿若喃喃自語般,「君視吾為友,吾視君為誰?非梓辛不願見君,實不忍矣...」
         
         國梓辛的語調越來越低沈,到了最後竟是化作一聲長長的嘆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846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古代|軍事|歷史||穿越|玄幻|架空|長篇|推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yooshig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ungtung1999歡迎大家過來看看
【短篇漫畫】想和你見面 | 在小屋更新了~大家有空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