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交錯之空 四十八章

作者:AN/SPY-1G(V)7│空戰奇兵( NAMCO )│2012-04-17 23:51:04│巴幣:4│人氣:809
四十八章
尤西亞標準時間2013525 19:30
尤西亞大陸
巨石陣空軍基地

  明月又高掛上了高原沙漠的夜空,不過機場大坪依然照耀的聚光燈使得地勤人員少有機會能清晰望見與明月同在的璀燦星海;
  「塔臺呼叫Galm隊,你們已經准許起飛。」
  「Galm 2收到。」
  「Galm 1了解,你先吧,夥伴。」
  地獄犬圖騰的2CFA-44E在跑道頭加大節流閥,很快的一前一後拉高機首升空,迴盪在機場的發動機轟鳴代表著今晚的空巡任務開始;
  「南十字。」
  打招呼聲音從機尾方向傳來,南十字捧著機體檢測電腦看向那,天使也從身體中探出頭來,
  「妳在做什麼呀?」凜德輕壓著被晚風拂起的瀏海問道;在天界恢復之後,她也隨著蓓兒丹娣回來此基地。
  「檢查機體,每次出任務回來後的例行程序。」
  天使好奇的湊過去看著南十字手上的電腦螢幕,模擬的機體圖四周顯示著各種數據、不斷地變換著;凜德伸出手、輕撫著光滑的XFA-27機身蒙皮,
  「遼闊的大地說妳要回國了?」
  南十字轉過頭來,嘴角微微上揚,而後又轉回頭去盯著螢幕,
  「我的任務已結束,明天早上返國,她會跟我回去。」
  回答後,南十字用一手捧著電腦,另一手反伸到肩膀後,天使白皙的雙手將南十字的手捧著,親暱地將臉頰靠在手背上;
  「沒問題,國內已經同意她和我回去;大抵上只會被搞研究的騷擾一段時間。」
  南十字撇著嘴回應後,凜德放心的微微一笑,「這樣我就放心了。」
  遼闊的大地靠到凜德身邊,在她的臉頰上親一下,緊緊擁抱了一會兒,『我會想念您的,凜德前輩...
  「別這麼感傷,我要去找妳很容易的;也請妳多幫忙南十字小姐了。」凜德輕撫天使的臉頰道,她的雙胞胎天使也從身後出現,握著遼闊的大地的雙手。
  『我會的,謝謝您。』
  「以前曾經有天使附身在人類身上的紀錄嗎?」
  她們看向聲音方向,是歐西亞特種部隊指揮官蕭森中校,雕像般的臉上帶著一些些微笑,
  「呃...有過,但只是暫時的,和南十字小姐現在的狀況很不一樣;南十字小姐...已經幾乎和天使融合了。」
  「融合?」
  「嗯...我還無法了解為什麼...她不肯講。」凜德邊說著邊瞥向天使。
  遼闊的大地看著凜德,俏皮的搖搖手指,南十字只聳聳肩;蕭森偷瞄著天使只披著幾只白綢緞的身體,翅膀悠悠地在背後飄動,看似不怎麼畏懼夜間的寒意,或許是根本就無視氣候;
  「我個人不怎麼信教,看著你們,我很覺得那些到處佈道的傢伙需要好好查證一下過去,有太多事情像是虛構的一樣。」
  「多數只是想把自己認為正確的傳播出去,博取大眾的信任,負面的事物大多都深鎖其中,不論他們的目的如何。」南十字道,伸手把連接在座機上的連接線拆下,和關閉的電腦一起收起。
  「把他們說的真難聽呢。」蕭森呵呵笑道。
  「這是事實。」南十字頭也不轉地反駁,含著手電筒、彎身到機身下的進氣道前緣摸索去檢查,自言自語的抱怨聲音從底下傳來:「又是沙子─」。
  「妳該感恩沒有沙塵暴,」蕭森依舊沉聲、卻語帶狡猾的回答道,「我在想像變身為金黃色的機身,還有沙輝燦爛的風扇葉─」
  「嗤─」南十字噓聲抗議,繼續在底下檢查,紅色的進氣道外罩從底下扔了出來,上面也黏著少許沙子。
  凜德微笑了一下,天使們回到她的身體中,遼闊的大地則也低身到機體底下去了,接著從機身下散出淡淡的光輝;
  「她去幫南十字小姐的忙;」凜德眼神示意著道,「蕭森先生,這些事情結束後您要往哪去呢?」
  「繼續我的工作,我隸屬的單位就是處理這些事情的,說不定你我還會再碰面。」蕭森揚了一下眉毛,「那妳呢?」
  「我是女武神,守護我的世界、聽從上層討伐罪惡與黑暗,就是我的職責;我會回到天界去。」
  「和我們軍人頗相似的。」
  「嗯。」凜德會心一笑。
  蕭森轉身揮揮手表示回頭見,轉身背著手慢慢走離。

  「伊瑞莎,這樣快就要回國嗎?」伊瑞莎的室友幫忙提著行李,將它們遞給前者。
  大部分的任務由歐西亞特種部隊與陸軍接手,瑟班特種作戰團的部分地面作戰單位即將搭乘歐西亞支援的C-5B運輸機返國,另有幾架瑟班空軍加油機也前來協助返航途中的油料補充,但是返國隊伍中額外包含了一架AV-8F與她的駕駛;
  「我沒有理由在這裡待下去。」
  在夜間機場的照明下,伊瑞莎把剩下的少許行李塞入AV-8F的機內儲物空間,關上艙門、旋上把手後壓了壓確定它密合;十幾個小時前,她自行向上遞出提早結束任務的申請書,也解釋了原因;
  「好吧,我們要晚些時候,照顧好自己、舒緩下心情。」室友拍拍伊瑞莎的肩膀。
  「我會的...」轉身間,她望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遠遠朝著她走來,「幫我拿一下。」
  伊瑞莎把頭盔扔給幾乎措手不及的好友,也朝著梅比烏斯走去,她們在另一架C-5B的機首斜前方一輛地勤車邊面對面;
  彼此臉龐上只見毫無表情的沉靜,兩者互相對望著,身邊的忙碌來來去去,一架又一架的戰機滑行而過,唯獨她們依然靜立於原地;
  等等...
  良久,伊瑞莎漠然地轉身,正要離去時卻被梅比烏斯拉住了手;伊瑞莎停了下來,依然沒有回頭,梅比烏斯也未放手,然而,淡淡的暖意,卻從梅比烏斯的身體、透過伊瑞莎被握住的手掌,慢慢傳遞上身心,
  ...什麼也不能改變過去,而改變世界─不過是虛偽的謊言。
  伊瑞莎心中的憎怒狠狠震開了那道暖意,將其逼回給了梅比烏斯,後者也在同時如觸電般的鬆開手,伊瑞莎繼續往前走去,轉身消失在忙碌的人群中;
  瀏海的陰影遮蓋住了梅比烏斯的神情,登機和裝艙作業結束,身邊的C-5B接上了牽引車,在引擎的運轉聲中慢慢倒退,而後鬆開牽引車,緩緩的沿著滑行道駛著;直到運輸機編隊動力全開、直衝上夜空時,梅比烏斯依然立於原地,面朝著伊瑞莎座機原本停放的位置,現在那裡只擺著幾只擋輪塊。

  「梅比烏斯?...
  蓓兒丹娣雙手交握放在身前,緩緩的走到梅比烏斯面前,陰影下她看不見、卻能感覺到對方的心情,梅比烏斯那一直以來的樂觀堅強,正在被伊瑞莎那因為過去的傷痕、而放棄改變未來的憎恨與絕望侵蝕著,
  命運女神顫抖著雙手,輕輕扶著梅比烏斯的臉頰;梅比烏斯沒有抵抗,也沒有接受,雙眼仍直望著那空機坪,彷彿大腦絲毫沒有接收到嘴唇傳來的溫暖和撫慰的力量;
  蓓兒丹娣想不到任何方式表達她的感激,以及更深厚的歉意;她深深的把頭埋進對方的胸口,雙手緊抱著她,想盡辦法融化好友心中幾乎纏死的糾結,卻是感覺到她的力量一次次撞上堅硬的深鎖,
  梅比烏斯?什麼...不要...
  拜託妳...我不想看到妳也變成伊瑞莎小姐那樣...
  ...回覆我...
  直到力量削減到進入保護模式那一刻,攀著對方的雙手無力的鬆了開,命運女神失神般的軟下身去,那對有力的雙臂在此時才接住她。

  「中校!」
  命令句衝進梅比烏斯空蕩的腦海,把她彷彿失去靈魂的意識拉回來,不過站在她面前的只是和她同階級的軍官;
  有所反應後,蕭森才收回緊鎖的眉頭,盯著梅比烏斯的眼神瞥向她的手,「她怎麼了?」
  「她...誰?」
  梅比烏斯愣了愣才發覺手上抱著昏睡的蓓兒丹娣,她淡淡的喘息著、臉龐被疲累包圍;
  「是力量用盡了嗎...
  梅比烏斯自言自語著,恍神般沒有理會蕭森、抱著蓓兒丹娣小跑步朝向機場內的醫療所;
  「多謝提醒,去忙你的吧。」
  看著梅比烏斯的背影,蕭森向著背後不遠處的地勤人員道謝,
  「報告,這是應該的,謝謝長官。」
  地勤員轉身離去,消失在眾多的機群之中,蕭森順著梅比烏斯先前的視線望去,那是伊瑞莎稍早停放座機的位置,搖了搖頭。
  
醫療所

  「依照之前醫治神屬的經驗,這只是力量不足的反應,我幫她注射一些營養劑,休息一段時間應該就會醒來了。」
  護士邊把藥劑裝入槍型注射劑邊向著梅比烏斯道,然後把注射劑對上蓓兒丹娣的白皙手臂,扣板機把藥劑注射入;僅僅過了一會兒,蓓兒丹娣臉上代表不適的紅暈緩緩的消失,喘息的聲音也漸漸停止、只有胸口平靜的起伏;
  「謝謝了,都怪我沒注意。」
  「這別在意;聽說您和塞弗、萊瑞中校要遠行出去?」旁邊的醫官問道,「和地勤們聊天聽說的,他們正在準備您座機的油料之類。」
  「嗯,不確定之後會不會再回來這基地。」梅比烏斯回應道,沒有提到目的地和行程目的,然後豎起指頭放在嘴唇中間表示這是機密。
  「這樣啊;」醫官看了看表單,而後又抬起頭道,「這裡也開始在做撤收的準備了,我先去忙,她有其他事情再麻煩通知我或護士囉,應該可以在走廊上找到任何幫手。」
  「我會的,謝謝。」
  護士和醫官先後出去,關上門後,房間內恢復寧靜;
  我到底是...
  梅比烏斯坐在床沿,看著身邊的蓓兒丹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漸漸的回想起了剛才,那個和伊瑞莎分開手、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感覺,堅決的抗拒就像是主力戰車的裝甲一樣幾近牢不可破,她絲毫無法穿透這強烈的心房,甚至被她的憎恨反向侵蝕,
  伊瑞莎...妳真的如此憎恨嗎?
  梅比烏斯翻起個人PDA,翻查前往歐西亞前尚未完成的行前事項,而後將其收起,起身輕輕在蓓兒丹娣頰上一吻,望外走去。

20:30
  4架漆黑塗裝的X-02R和另外4架中央尤西亞聯合國所屬之F-16XL編隊朝著巨石陣基地接近,他們隸屬於自由巨神號戰鬥群的輪值艦載機隊,現在戰鬥群繞行到四百餘浬外去兜圈子,此8機因此被暫時調派來此補充油料,待機一段時間再行返航;
  「塔臺呼叫Razgriz中隊及C中隊,你們已經准許進場,降落跑道。」
  8架戰機對準發著光標示的跑道,熟練地降落在充滿沙塵的跑道上,而後各自滑行到指定的機坪停妥,C中隊的位置稍遠,Razgriz分配到靠近基地主建築的機坪;
  「這就是『巨石陣』嗎?」
  葛林姆拿下頭盔,從座艙裡望著高聳入天的八聯裝軌道砲,臉上盡是驚奇,他只在舊雜誌上看過少許巨石陣的照片,而後就只能從觀光客攝影的設施殘骸照片中憑弔;
  史諾很快地躍下座艙,向靠過來的地勤人員打招呼,布雷茲也過去和他們告知燃油相關的補給事項,
  「一切沒問題,長官;我們會在表定時間內將JP10G燃油補充完畢;基地中心部在那個方向,休息室和盥洗間也在那裡,我們已經備妥點心。」
  「謝謝妳。」
  JP10是一種噴射機專用的高級煤油,地勤士官長口中的JP10G則是海藻生質燃油版本,經過多年的發展與精煉後,各種海藻燃油的熱值已和過往的石化燃料不相上下,而且對大氣的影響更輕微,是氫燃料全片普及化之前的重要過渡能源;科學界甚至有一說法,石化燃料其實就是大量海藻堆積而來,動物屍體的堆積量應該不可能如此龐大;
  地勤士官長前去指揮下屬工作後,布雷茲走回正在望著巨石陣的同伴身邊
  「我們預定在七十分鐘後升空,可以在基地內到處走,只要別闖進管制區就好。」
  「現在就已經身在一層厚厚的管制之內了。」
  史諾看著機場外遠方的黑暗,四周依然駐紮著規模不小的單位,不僅封鎖道路,幹道之間的沙礫漠也不時可見偵搜直升機來回巡邏,巡邏時雷達也發現天空也有全球之鷹無人機隨時保持運作;
  「那個大機密就是復活的『巨石陣』嗎?」
  「透過全球網站的衛星影像就能看見這大傢伙,不可能這麼簡單。」
  喧嘩聲從後方傳來,布雷茲回頭看了一下,是一堆地勤員編整備著機體邊著他們的X-02R Wyvern指指點點;四人再向四周打量觀望,基地大坪停放著許多飛行器,有不少漆上ISAF和歐西亞空軍的徽章圖騰,其中有幾架AV-8F的塗裝則表示出其隸屬瑟班王國,在稍遠處有架罕見的灰色戰機,有著艦載機的起落架,機身長度似乎比F-14略短,他們擠著眼睛細看才從所站的位置看出垂直尾翼上畫的是個貌似禿鷹的動物,
  「看得出來是甚麼機型或隊伍嗎?」葛林姆問道。
  「垂尾的傾角很大,從這裡看不出來;」史諾回答,「我差不多餓了,有誰要去休息室找吃的?」
  「我去。」葛林姆趕緊跟上。
  「幫我拿一份吧。」
  布雷茲揮揮手道,不過馬上被史諾拉走,
  「任務還沒結束,怎能留隊長大人在這裡和長瀨幽會?走,一起去。」
  「什麼幽會─喂─」
  看著布雷茲被隊友拉走,長瀨微微的偷笑著,正要跟上去時,發現了一個頗高挑的身影經過附近,看起來還超過已經頗高挑的布雷茲和史諾,出眾的身高讓身材偏瘦小的長瀨必須仰視,而且長瀨似乎可以瞧見對方優美曲線下的結實肌肉;從對方的視線推測出他也在端詳這4架黑色的X-02R
  「晚安─」長瀨對著那高挑的身影道。
  對方回頭看了看、隨後探身出來,身影也離開機身的陰影、沐浴在皎潔月光與機場照明下,也是位女性飛行員,
  「哈囉─」對方臉上也掛著微笑,搖搖手打招呼,「啊?妳是Razgriz中隊的成員嗎?真榮幸見到你們呢!」
  女性的視線定焦在長瀨的臂章上,長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過獎了;我是長瀨。」
  「初次見面,叫我梅比烏斯就好,ISAF空軍飛行員;」梅比烏斯也報上名字,「妳怎麼來這裡了?」
  「戰鬥群跑太遠去,我們在這裡休息和補充燃油,一小時就要升空;那些巨石陣─您知道為什麼嗎?」
  「巨石陣啊」梅比烏斯望向巨石陣高聳砲身上的防撞警告燈,微笑著將食指豎起放在嘴唇中間。
  「我了解了。」
  梅比烏斯轉望向長瀨的X-02R,雖然收起機翼、垂直尾翼放至水平位置成低阻力狀態以利減少占用空間,數一數二巨大的X-02系列依然吸引注目,問道:「是X-02吧,這漆黑的塗裝好帥;在高空可以開到四倍音速?」
  「您知道?」
  「我們國內的X-02G和你們的X-02R應該是用同款的發動機,對了,我的座機也是呢。」
  其實在檯面下,ISAF所屬的X-02G和歐西亞量產的X-02R是合作研發的同型機種,超過九成的零件可以共用,僅有少數的次系統因國情而有所不同;梅比烏斯憶起她的中隊被派遣前往艾爾西亞、協助該國進行綏靖戰爭時,就駕駛著早期改良型X-02A順道進行戰場測試,該型機的機動性就連現在也幾乎無機種能出其右,而X-02R/X-02G則是更勝一籌;雖然飛行性能不是空戰勝敗絕對,但是X-02系列幾乎注定在有人戰機的歷史上佔有最強機動性的地位;
  「真的?介意我看看您的座機嗎?」
  「好啊,有何不可?這邊。」
  梅比烏斯領著長瀨走過幾架戰機,來到一架特別龐大的F-22旁邊,光是和Su-35相仿大小、厚實艦載機起落架就已經讓長瀨瞠目結舌,
  「這是猛禽嗎?這麼大?」
  「F-22E,可以說是放大版,全長21公尺哦;說真的,我這小寶貝只有外表長得像猛禽而已,內外都差很多的。」梅比烏斯做個鬼臉道。
  「21公尺?和Wyvern差不多呢─」
  長瀨繞著巨大的機身兜一圈,除了機身放大以外,垂直尾翼因為全動式設計而比較小片,兩具發動機有段不小的間隔,尾錐也較長且粗大,
  「有後視雷達?」
  「主動陣列,單元和前視雷達相同可以互換。」
  「發動機中間是油槽嗎?」
  「武器『或』油槽,參考F-23A、又從尤托巴尼亞的PAK-FA參考來的。」
  和機身較小的F-22A不同,F-23A將兩具內置武器艙縱列排列於機身中段,可以將體積更大的武器放在內部,尤托巴尼亞稍後投入服役的PAK FA也是類似的設計,F-22A的內置武器艙雖然面積大,但是深度卻較淺,放置內部的武器大小也受限;F-22E拜大尺寸機身之賜,雖然設計類同於F-22A,能操作的武器尺寸放寬不少;
  長瀨繼續繞著機身打量,來到傾斜的垂直尾翼邊細看隊徽,
  「MOBIUS?緞帶?您是…ISAF所屬的Mobius中隊成員嗎?」
  「嗯,我是Mobius 1,這代號和我的名字只差在多個數字。」
  呆愣了幾些子,長瀨才意識過來站在自己面前的高挑女性就是傳聞中另艾爾西亞空軍畏懼不已地的緞帶死神,同時也是單翼妖精─萊瑞的愛人,
  「塞弗前輩和萊瑞前輩有提過很多人都不知道Mobius1是女性天哪
  對長瀨的驚訝,梅比烏斯只是故作嘻笑的吐吐舌頭。

  「哦,長瀨好像在跟個美男子聊天呢─」
  可以望見機坪大部分的休息室中,史諾剛說完話同時,布雷茲嗆了一下手中的果汁,快步到窗邊看向長瀨所在,確實有個高挑的女性正在和長瀨聊著,
  「明明就女的。」
  「瞧你緊張成什麼樣,哈─等一下,那個女飛行員看起來好像有點眼熟
  布雷茲和葛林姆隨著史諾的視線再瞧了瞧,
  「唔,我們是在哪裡見過她嗎?可是我不記得有和她曾談話
  「那個照片!我想起來了!」葛林姆突然道,幾乎上氣不接下氣,「上次Galm隊來奧瑞德時,萊瑞拿給我們看的照片!」
  「那個照片!我想起來了!」葛林姆突然道,幾乎上氣不接下氣,「上次Galm隊來奧瑞德時,萊瑞拿給我們看的照片!」
  「萊瑞的另一半她就是Mobius 1!」
  
  「所以說,貝爾卡戰爭的終局間接促使了環太平洋戰爭的爆發囉?」靠在F-22E的機首邊,梅比烏斯頗感興致的對著Razgriz成員問道。
  「表面上大部分的軍民都接受了停戰的結果,但是並非所有人都認同。」布雷茲道。
  「自由艾爾西亞〈Free Erusea〉也是,不願意遵從政府和ISAF的協定,爆發了另一場綏靖戰爭。」梅比烏斯道。
  「不過大部分的人們還是愛好和平的。」葛林姆想起當年戰爭期間,在十二月城上空擔任副總統護衛,在副總統充滿戰爭硝煙味的演說後,在場聽取演說的群眾們卻反而高唱和平之歌,那歌聲連坐在充滿發動機聲響的座艙的他們都能清楚聽見。
  「綏靖行動幾年後,我收到了一份從聖‧薩爾瓦森寄來的信,那是一個男孩寫的,他說他曾經和我的對手─Yellow中隊成員生活在一起很久一段時間透過他的信,我也了解他們和我們也是相同的一群人,只是為在不同的陣營;這個身分,使得我們必須干戈相向。」梅比烏斯指指身上的軍徽。
  「是呀,只能期望戰爭別再發生。」史諾回應。
  梅比烏斯輕撫座機,又綻著笑容向布雷茲、長瀨、葛林姆和史諾道;「我們這些飛行員能這樣聚在一,特別是知曉某些秘密的我們,算是很奇妙的緣分吧。」
  「戰爭的背後總是隱藏著許多事情,至今依然沒有完全解開,」布雷茲也道,「以塞弗前輩和萊瑞前輩來說,一直到艾尼大陸戰爭爆發前,Galm的存在是否為真也還是個爭論。」
  「守住這些秘密的團體或人們,應該也有不希望他人知曉的理由吧。」
  史諾說道,暗指著這一年來發生的這些無法解釋的事情;
  梅比烏斯點點頭,輕笑了一聲,「要守著秘密不說,真是有點兒辛苦呢
  「梅比烏斯,您覺得『這些』秘密,有公開的時候嗎?」
  「這個嘛」梅比烏斯拂了拂瀏海,「我想還不確定我看不看得到那天呢嗯?」
  眾人隨著梅比烏斯的視線看過去,一位奇裝異服的美麗女性有些不穩地站在F-22E的尾翼旁邊,滿臉擔憂地看著梅比烏斯;
  「蓓兒丹娣?醫官不是叫妳多休息嗎?」梅比烏斯立時起身,小跑步過去攙著她。
  「梅比烏斯,她是?」長瀨問。
  梅比烏斯半轉過頭來眨了眨單邊眼皮,嘴角有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我先扶她回去休息,你們慢慢聊。」
  梅比烏斯攙著女性轉往基地方向,不過離去時又回頭道,「對了,她叫做蓓兒丹娣;回頭見。」
  布雷茲等人思索地望著梅比烏斯離去,關於那個從未見過的罕見女性,還有梅比烏斯的那份意味,他們面面相覷,似乎猜到了其中的意涵。

  帶著蓓兒丹娣慢慢走著,梅比烏斯原本走向基地的醫療中心,但是卻在某個走廊轉了方向,
  「梅比烏斯?」蓓兒丹娣略顯虛弱地問道。
  梅比烏斯繼續走著,再越過幾道門後,他們到了基地的一座天台,這個位置剛好背向機場,照明的光害便減少許多,
  「陪我看星星。」
  「啊?」
  她們在牆邊背靠著坐下,夜間的寒風不斷的拂起秀髮,沐浴在滿天的星光之下,月光則從另一個方向映照,
  「妳剛才幫助了我對吧?」看著夜空星海,梅比烏斯淺笑著道,「在掙扎的時候,我感覺到有隻手拉了我一把。」
  「嗯
  「謝謝妳─」梅比烏斯閉上眼、握緊了蓓兒丹娣的手。
  「我不想讓妳變得和伊瑞莎小姐一樣對一切絕望
  「以前我在尤西亞見過她幾次,又是個像小孩子一樣、滿臉笑容到處跑的傢伙;以前我也曾極力隱藏那段過去,但是,她心中的黑洞似乎遠比我還要深邃,剛才那種見不到底的感覺似乎把我吞噬了─不管在怎麼樣的努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和我們一樣放開過去面對未來。」
  蓓兒丹娣拭掉眼角的淚水,一語不發的靠在梅比烏斯肩上;
  「望星吧,暫時忘掉那些悲傷,明天還有很多事情。」
  她們雙眸望著星空許久,星光似乎透入了思緒中,沖淡了那片混濁,梅比烏斯和蓓兒丹娣的心中、就如同璀燦星海和皎潔月光一清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82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空戰奇兵|幸運女神|同人|小說|科幻|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STFS Silent Wing
隔好久,都忘記上一篇在講什麼了!
下次補個前情提要吧~哈哈~(開玩笑的~)
距離結局還有多遠呢?

題外話一下,ACAH破完一陣子了,
不過整體感覺上還是沒有以前幾代來的讓我提的起興致.
光是DLC機體只能在free mission中使用,無法在mission co-op中惡搞AI,
以及大美國主義的主線劇情,就讓我久久提不起勁把光碟放進PS3裡面了!
即使我趁半價期間買了CFA-44, 也只能在free mission裡面自嗨,
更別說中了軌道砲的Akula還能繼續活蹦亂跳這點...
現在想起來,果然還是4~zero這幾代的劇情最能一氣呵成,餘音繞樑.

P.S. November是11月喔~

04-19 21:09

AN/SPY-1G(V)7
啊啦原來是十一月,難怪在下的英文老是被當掉Orz

這幾篇確實頗難寫的,既要把所有梗收回來還要想互動情節,就像是終點站一樣繁雜,接下來的幾篇可能還要些時間囉^^

ACAH除了貼圖和某些動畫橋段(例如主角降落補給,可以看見友軍對空掩護)有所精進外,其餘部分都遜於歷代甚多;大美國主義在下沒有特別厭惡,但是和歷代一比真的是缺乏內涵;
雖然"諭不掩瑕",ACAH在線上部分是特別成功的(IGN給低評價同時特別讚揚線上模式),讓所有飛機都有上場的機會,不同單位間的合作也是罕見的特色,有點戰地風雲系列作的全戰場概念;當然還是希望日後的作品能重拾舊作經典囉!04-20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33u5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交錯之空 四十七章... 後一篇:修改紀錄─楔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的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3D角色模組、Line貼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