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戰爭機器同人:劫後餘生 第四節

作者:PLUS修正帶│2008-07-28 14:50:28│贊助:2│人氣:959
劫後餘生
第四節 焰驗/艷宴

我要感謝獸族。

他們讓我流離失所、與摯愛的家人天人永隔,我當然恨他們。

恨透了。

但是,他們讓我有機會,與我這一生中最為珍愛的女孩相逢。

讓我們,有機會膩在一塊;讓我們,有機會與彼此相愛;讓我們,有機會結為連理。

至此,我感謝這群來自地底的惡魔。

────────────────────

先是強烈的震動,由腳底陣陣傳來,接著,地面破裂、粉碎,爬出成千上萬的、有著白色粗糙鱗皮的地底怪物。四處紛飛的大口徑步槍彈擊殺了周圍不幸的人們,堆疊成了一座座屍體的小山。建築物全都著火,街道上全都是慌忙逃跑的民眾,整個情形亂的一發不可收拾。

「爸!媽!小霜!你們在哪!?」只有一個少年站在街道中央,逆著人潮走著,口裡呼喊著自己摯愛的家人,企盼能夠在如潮水般密集的人群中找到其中的任何一個人。

「冰獄!我們在這裡啊!」我聽到了,是媽媽的聲音,聽的再清楚不過,可是,我看不到他們在哪……

「哪裡!?你們在哪裡啊!?」我急,急的比熱鍋上的螞蟻還要焦躁。四處奔跑、尋找著家人身影的同時,與好幾個正忙著逃命的傢伙相撞。我並沒有理會他們把我當成瘋子一般的眼光,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跑著,希望下一個撞到的,就是我的家人。

「這裡!這裡啊!」這個聲音我越聽越清楚、越聽越大聲,表示我跑對方向了,可是,依然沒有見著他們的蹤影。

「到底……到底在哪裡啊!!!」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著,沒錯,當下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如果喊的越賣力,那麼找到人的機會就越大。在旁人眼中或許是個愚蠢至極的想法,但,那箇中的滋味,只有身為當事人的我才能真正了解……那種找不到人的著急感受,是非常難受的。

「哥哥!我在這裡啊!」是妹妹,沒錯,我絕對不可能認錯這個聲音,是我妹妹!是我妹妹!

當下,我高興的像個瘋子一樣,四處張望,期盼能早點看見我最疼愛的小妹,不過,看見他們的那一瞬間,我立刻後悔了……

一隻獸族的潛地獸,張開了巨大的爪子,像是朝著逃竄的世人宣示自己傲視群倫的力量一樣,接著,伴隨著響亮的咆嘯,猛力刺出。而爪子的落點,不正是爸媽所在的地方嗎……

「不!!!!」我大喊,並且瘋狂的奔向他們,希望能夠看見他們之中有人活著──任何一個人都好!──甚至是,能夠看見他們最後一面也行;聽見他們最後一句話、一個字,就連只是臨死前虛弱的一絲吐息,對我而言都是意義非凡的!拜託,別死啊!

再次的,「希望」狠狠的賞給了我一巴掌──超大的一個巴掌──在那巨大、強烈的一擊下,我的父母瞬間變成了破碎柏油路面的新奇裝飾品,根本連臨死前的呼喊都沒有,就這樣,一個完整的人被壓成了類似義大利麵肉醬的玩意兒,我立刻體會到為什麼生物老師經常跟我們強調生命的脆弱性,眼前的父母,不正是最好的例證嗎?

「哥……哥哥!」妹妹,她還活著!

我回頭,看見她嬌小可愛的身軀被壓在瓦礫堆下。潛地獸強而有力的一擊之下,一向瘦弱的她能夠活著,真是奇蹟,我感謝上天給了我一道這樣的光芒。欣喜萬分的我立刻跑向她,但是,這道「光芒」只短短維持了兩秒鐘──

一隻獸族火砲兵,無意間瞥見了她的身影,手中的重火炮立刻轉向,直指著被瓦礫堆壓住而動彈不得的她,接著,任憑我怎麼樣悲痛的大喊,都無法阻止悲劇的發生……

「轟!」致命的有翼榴彈,拖著一條長長的黑煙,像是撲向無助獵物的花豹一般,直接命中了她,接著,就是裡頭子母彈一連串的爆炸。我被強烈的爆風逼的不得不閉起雙眼,還得用手臂護著臉,才不至於被銳利的金屬破片傷到頭部,視覺暫時起不了作用的短暫幾秒鐘內,我只感覺到有一坨坨溼熱的黏稠物體噴濺到我的身上。人類的好奇本能驅使我睜開眼睛以便得知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而我也做了,但我立刻就後悔了。

爆炸轟爛了妹妹的身體,鮮血和內臟、肌肉組織混合的物體隨著爆風噴濺在我的身上,進而黏在我的皮膚、衣服甚至是頭髮上。我的妹妹,就這樣變成一坨坨肉渣,黏著我,我還得將她一片一片的拔下來,還不如叫我死了算了!

像是呼應我的心聲一般,幾隻獸族擲彈兵朝我走來,手中的納許散彈槍閃爍著銀灰色的不吉祥光芒。只聽見他們的口中吼著我無法理解的獸族語言,有點類似打鼾聲和豬叫聲的混合,然後,他們的臉上露出了可以稱的上是邪惡的難看笑容。我無力的跪坐在妹妹的血灘裡,看著這一切發生,接著,閉上雙眼……

────────────────────

「呃啊……」我被惡夢嚇醒,坐起身來。自從事變日之後幾乎每天我都會夢到同樣的情結,雖然實際發生的事並非如我夢境中所呈現的樣子──爸媽遇害時,我根本不在場──但是那種只能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的悲痛和無力感,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

我擦去額頭上的冷汗,接著轉過頭來,看看身旁熟睡的美人是否安好。太好了,愛文看來依然沉浸在夢鄉裡,睡的很沉,看來她的單純讓她每天晚上都睡的很好──某方面來講,我還蠻羨慕這種單純的。

我走下樓,到廚房去倒了杯水喝,除了解渴外,順便讓自己冷靜一下。為了怕吵醒愛文,我全程都躡手躡腳的,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她從美好的夢鄉拉回殘酷的現實。

時間是事變日後的第十年,二月一號,距離我的生日還有三天,和愛文相處的時間:四個星期多。維安政府與獸族的戰爭依然呈現膠著狀,雙方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只換得了戰線僵持不下,以及死亡人數的持續攀升罷了。前線似乎沒有什麼重大的新鮮事發生,新聞報導也難得沒有出現關於前線的最新消息,我總有一種「和平條約已簽訂」的感覺──雖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戰火還沒有延燒到我們這邊,賈辛圖高原上大部分的居民都可以安全的過上好一段日子──至少現在可以啦,只要前線能夠撐的夠久,雖然戰線崩潰也是遲早的事,不過,現在我不想去擔心這點……擔心了也不會讓前線士兵反敗為勝,不是嗎?

我依然躡手躡腳的走回房間,看著床上正徜徉在睡夢之中的愛文,感激著上天賜予我的這一切,接著走到了她的身旁,想多看看她睡著的可愛樣子。

「愛文啊,妳可真是一個幸福的小女孩。」我將她的小手握在掌中,輕輕按摩著。她豐滿的胸部正規律的起伏著,並沒有因為我碰觸到她而改變呼吸的頻率──看來她真的睡的非常安穩,一點都不像身為一個面臨滅亡種族的一員。

真希望時間就在這裡停止。

────────────────────

「嘿!冰獄之嵐!你這狗娘養的傢伙!」異形那充滿活力與朝氣的大嗓門在次將我從美好的回憶中拉回現實。沒錯,現在我們還是身陷在這該死的鳥城市中,還得與可怕噁心又野蠻的獸族交戰,這簡直就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嘛!真是殘酷……

「幹麻?」沒差,反正我早就習慣他這種個性了。
「我們要往哪走啊?」他指著前方的十字路口,問道。
「嗤,為了這個簡單的問題就把我從回憶中拉出來……」我嘀咕著。
「啥?」

「算了算了算了。」我揮揮手,示意他別再問下去,不然咱們甭想在預定時間內完成任務了──因為他那打破沙鍋問到底的麻煩個性。

「去!真是無趣。」他裝做一副自討沒趣的樣子,說。

根據PDA的地圖顯示,我們現在這個路口距離目的地──也就是預定集合地點的人民廣場──還有半公里,感覺起來相當近,不過請注意:我們現在身處在都市中,曲折複雜的道路已經夠令人暈頭轉向了,更何況這是個廢墟都市,被摧毀的建築物、以及獸族挖出的地道,嗯,這短短五百公尺也可以像是五公里一樣漫長喔。

「那邊,走左邊,過了新民街與和平西路的轉角後再轉往右邊,如果幸運的話可以抄捷徑走過去。」我對他說。
「知道了,謝啦!婊子!」這句一點都不像道謝的道謝又讓我嘆了一口氣,接著,我緩步走向左邊的那條路。

令我們倆感到訝異的是:一路上都沒有半個獸族洞穴冒出──雖然我倒也挺希望這該死的任務就這樣輕鬆的解決,不過,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你覺得呢?」異形的眼神變了,跟剛剛簡直判若兩人,前一秒鐘充滿朝氣的大男孩瞬間變成了老練成熟的戰士。他拉了一下騎兵突擊步槍的槍機拉柄,確保要是接下來突然陷入緊急狀況的話,能夠在第一時間就做出反應。
「我覺得?為你的步槍塞進一個新的彈夾吧!」我一邊更換彈夾,一邊回答他。

果不其然,才剛走過轉角的垃圾箱,一個獸族洞穴便從路中央冒了出來。事出突然,我和異形立刻找好了掩護,準備對從洞中冒出的獸族來個迎頭痛擊。

「獸兵、擲彈兵。」我冷靜的將目視確認的敵人報給他,同時自己也擬定好對付他們的戰略。
「要迂迴嗎?」他用騎兵突擊的準星瞄準敵人後,一個點放放倒對方。
「可沒辦法,沒有路可以繞。」我也不甘示弱,對準其中一隻擲彈兵的腦袋後立刻開槍。在歸零戰鬥區域內的射擊根本可以說是不需要任何技巧,單純瞄準對方後開火即可,十之八九都會命中的。

獸兵的腦袋裡還是有那麼一點東西的,看見兩個同胞遭到擊斃後,立刻尋找最近的掩護,或乾脆就地趴下,接著,他們手中的雷爆突擊步槍吐出了橙色的焰光。與槍口火焰顏色相仿的燃燒彈頭飛向我們作為掩護的水泥塊,並且留下一個個焦黑的巨大彈孔──要是沒穿護甲,被那玩意兒命中的話肯定沒命!

「嘖嘖,王八蛋。」對方有著優勢火力,把我和異形壓制的動彈不得,只能以可說是毫無效率可言的盲目射擊還擊,射出去的子彈大概有百分之九十都是白費的,剩下的百分之十還不一定能給獸族造成什麼重大的傷害。簡單來說,我們兩個只是在浪費彈藥罷了。

「這樣似乎不太理想。」我冷冷的說。
「這玩意兒呢?」異形晃了晃手中紅褐色的物體。那玩意兒是個由粗製濫造的金屬半圓體,下方再連接鍊條和握把所構成的奇特武器。「戰刀」破片手榴彈,獸族製造的簡單武器──正如獸族其他武器一般,簡單但是強大。

「別浪費!我們還得節省點彈藥!別忘了後援可是已經被漂浮詭雷給炸掉啦!」我揮舞著手臂,企圖阻止他將我們少數幾項能夠輕易幹掉大群獸族的武器那已經少得可憐的庫存再次減少。
「別擔心!那些玩意兒到時候再說吧!」十足他的風格,算了,一旦他決定的事就再也改變不了,我也不想費力去說服他,讓他去吧~

異形探出身子,開始以畫圓的方式甩動手榴彈。我則是用全自動模式壓制獸族,暫時性的阻止他們的還擊,讓異形有機會擲出手中的爆裂物。

「嗶嗶嗶!」手榴彈撞擊到堅硬的路面後,引燃了裡頭的引信,同時,一個短暫但響亮的刺耳警告音響起──要爆炸了!

「轟!」爆風捲起地面的沙塵和獸族的肉塊揚起,噴灑在四周的空氣之中──有些甚至噴到了我和異形的護甲上,讓我們鐵灰色的裝甲多了一些款式新穎的裝飾物……呃,我不太確定這玩意兒能不能稱的上是「裝飾物」啦……

「這還真是令人滿意啊。」異形將其中一坨黏在他裝甲胸口處的血紅肉泥撥了下來,用一種可以說是有點竊喜的語調發表自己的感想。
「別高興的太早,還沒全幹光,更重要的是,竟然沒有封住那個該死的獸洞……」我再次向獸族所在的方向打出一輪亮橙色的燃燒彈頭,說。

一隻獸族擲彈兵衝了上來,手中的納許散彈槍更是不斷的發出怒吼,像是要迎合主人現在的心情一般。擲彈兵厚重的獸皮上鑲嵌著幾塊灰黑色的金屬破片,暗紅色的血液更是源源不絕的從傷口冒出,但是他不在乎,為了殲滅眼前的人類,他不在乎,多麼可怕的執念。

「真令我感到畏懼。」異形嘀咕道。
「說謊的功力未免太差了吧。」我對著那隻衝過來的不要命擲彈兵射出一梭子的子彈,將他放倒在地。騎兵突擊步槍的彈頭中裝有燒夷藥劑,能夠對目標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唯一一個缺點就是:被打中的任何生物,死相都不可能好看到哪去──眼前有著粗厚獸皮保護的擲彈兵也不例外。他的胸膛充滿著燒焦炸裂的彈孔,而被轟成半液態的內臟就這樣從一個個黑色的孔洞中緩緩流出,黏稠的液滴順著萬有引力的拉扯和與獸兵胸膛之間的摩擦力,沿著牠粗糙的鱗皮流下,在灰色的柏油路上畫出了一幅配色獨特的潑墨畫。

「輪廓滿分,用色零分。」異形把自己當成繪畫比賽的評審一般,對這幅相當「特立獨行」的畫作發表了他的評語。

「別鬧了,快開槍吧。」我熟練的以食指扣下彈夾更換桿,退出空的彈夾,另一隻手則在同時從腰包裡掏出新的彈夾,塞入彈夾框架、拉起槍機拉柄,行雲流水般的完成了彈夾更替的程序。
「好、好,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他不耐煩的對一隻正從掩體後方探出頭的獸兵開火,打出了一長串子彈。

另一隻獸兵舉著撿來的騎兵突擊步槍對我開火,來不及閃避的我就這樣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彈雨轟倒在地,雖然硬式護甲保護了我免受到致命的傷害,但是衝擊波依然存在,而且並沒有減弱多少。痛覺沿著胸部的神經傳來,襲擊著我,我本能性的按著胸口,希望能藉由這個舉動來減緩痛苦,右手則是死命的扣著騎兵突擊的板機,對著獸兵瘋狂的開火,不過,以單手來射擊後座力高的嚇人的騎兵突擊步槍,命中率自然不可能高到哪去。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剛剛發射的二十來發子彈裡頭只有不到三發是打在對方身上的──而且這三發只是劃過了他的皮膚,完全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操你媽的!」我掙扎著爬回了原先的掩體後方,稍作休息後便繼續開火。異形則是用一種夾雜著嘲諷和關心這兩種截然不同意義的眼神看著我,一方面是擔心我會不會就這樣葛屁,另一方面則是嘲笑我怎麼那麼沒用,隨便幾發子彈就把我打倒在地。

「你還好嗎?」他用與眼神有著相仿涵義的問道。
「不需要你的關心。」我對他比了根中指,回應他的「善意」。
「被你看出來啦?真無趣。」說完,他便重新將注意力拉回到戰場上。
「不,那單純是你說謊的技術太差了……」我低聲呢喃道。

標準COG編制的小隊是四個人,四把騎兵突擊步槍的火力,搭配上夠優秀的戰術的話,要殲滅好幾個獸族洞穴湧出的獸族部隊是沒有問題的,要是還有足量的彈藥支援,那麼,只要是對付普通獸族部隊的話幾乎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不過……現在我們的編制情況是只剩下兩個人──對半的火力,而且根本沒有使用戰術的餘地,只能一個勁的朝敵人胡亂掃射,再加上根本沒有足夠的彈藥後援……嘿,我想我剛剛看到天堂的門打開了。

「現在怎麼辦?」異形轉向我,問道。
「想辦法封住獸洞吧……」我無奈的對他說。
「痾……我沒有手榴彈了啊。」他指了指空空如也的手榴彈攜行袋,說。

我對他做了個囧臉,接著就以中指來問候他近來可好乎?他自知理虧,只是苦笑著回答我的「善意」問候。

沒辦法啦,我只得自掏腰包──對,真的是腰包──取出破片手榴彈。粗略的瞄準後直接丟出去,沒辦法,我現在可沒那個美國時間好好的仔細瞄準啊!將身體重新拉回掩護後方的同時,一陣強烈的音爆像是無形的牆一樣重重的撞在我們兩人的耳膜上──手榴彈爆炸了,但是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封住獸洞。

「嘿!你成功了耶!」現在我確定了。
※※※
毫無預警的,我從夢裡醒了過來,身上冒著大量的汗,黏搭搭的怪不舒服,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愛文的貞潔是否無恙……我希望我沒有邊做夢邊把愛文給……

正當我打算掀開被子,檢查一下愛文身體的情況時,赫然發現我動不了,仔細一看,愛文白皙纖細的手臂和雙腿正緊緊的纏繞住我,胸前兩團軟肉也壓在我的胸口上,臉頰更是不停的蹭著我──看來她是作夢了,可是,她是做了什麼樣的夢啊……

「嗚嗚……草莓大福……」愛文在睡夢中呢喃著,原來是有關於草苺大福的夢啊……等等,為什麼夢見草莓大福就要抱著我呢!?還要這樣磨蹭……

「軟軟的……超大的草莓大福……」這下可好,她抱的更緊了,更重要的是,她整個身體都開始緩緩移動著,摩擦著我的身軀……喔,好暖好柔軟又好有彈性……不是!現在不應該想這種淫穢的事情!應該要想個辦法讓愛文停下來才對!

「愛文……愛文……」我輕聲在女孩的耳邊嘀咕著。

沒有用。

「愛文……醒來吧!」我叫的更大聲一點,依然沒有個屁用。

好吧!我放棄了!我就這麼樣子入睡好了!反正有個這麼有彈性的溫暖抱枕在身邊也不消是什麼壞事啦……愛文,這可是妳自取的,早上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不會負責的喔!我絕對不會負責的!

才想到這裡,就感到一陣溫熱的觸感貼上我的下腹部,唔……愛文……不要摩擦那裡……這樣我會克制不住自己啦!

女孩當然不可能聽見我在心中的吶喊,自顧自的把我當作她夢中的草莓大福,盡情的在上面摩來摩去,這……這是老天給我的考驗還是怎樣?佳餚就再眼前卻不能好好的大啖一番,最悲哀的事也莫過於此了吧?

「冰獄……人家要吃草莓大福……」聽到愛文無心的這句話,我愣住了,剛剛腦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思想全都被拋在九霄雲外,一種難以言喻的強烈愧疚感和溫馨的感覺同時在我的心底湧出。接著,我眼框帶點淚的,摸了摸她那可愛的小頭……

不知道什麼原因,從剛剛到現在都一直沉浸在夢鄉中的迷糊少女,醒了過來,看見那不知為何而掉淚的少年,心裡甚是疑惑。

「冰獄……怎麼了?為什麼要哭?」少女開口問道。

我沉默了幾秒,才回答了她:

「剛剛妳在夢中叫了我的名字,雖然只是個無心的舉動,但,我現在才知道,被人需要的感覺有多好……」

「冰獄……不要哭啦……」單純的少女也想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只能用最簡單的方式請求我止住淚水。
「傻女孩,我不是哭,只是我很感動而已……」

靜默,兩人就這樣緊貼著彼此,許久……

「啊!冰獄……我不是故意的……」遲鈍的她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失態,認錯的同時也趕忙放開了對方,沒想到,少年反而沒有責難,卻反過來緊抱住女孩。

「沒關係,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喔。」他在她的耳邊嘀咕著。
「是、是嗎……」

女孩也伸出了手,抱住了少年。

亂世的夜晚裡,一對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就這樣相擁成眠,直到夢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75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吉原吉助
哇~~~
終於出了~~~!!!

糟糕橋段變的更刺激了>/////<
不過只有起,沒有承轉合= =...

關於這方面,下次要進步點喔~(被毆)

07-28 19:09

吉原吉助
棍~~~

只有我一個回覆是怎樣啦!XDDD~~~

07-29 14:08

Cerberus
好糟糕XD

07-29 14:29

軍火師
很糟糕沒錯,但請到冰獄之嵐的地方去貼。
話說怎麼會夢到這麼糟的夢哩?

07-29 21:52

PLUS修正帶
他叫我在這裡貼的啊。
這樣你就沒意見了吧。
你會這樣問代表你沒仔細看第一節前言喔。07-30 15:54
暗聖 熾天使
哈哈 看來我開始喜歡看上這種的小說啦XD
這種糟糕文因該是高級的,若引若線的比較讚XD

07-30 00:02

軍火師
我是對上面那個人說的。
我說錯了,我是叫他給GP到原作者那邊給。

07-31 22:15

木棍良
有帥到!

08-04 16:19

PLUS修正帶
別在這裡給我GP呀...
要給請到戰爭機器板給吧
找這篇08-04 17:09
軍火師
我在這邊幫冰獄之嵐與小P聲明下:由於戰爭機器同人為冰獄之嵐授權PLUS修正帶所貼,如果看了很爽,想給GP,請到戰爭機器版哈拉區的同樣文章或原作者網誌上給予。

08-06 17:29

PLUS修正帶
早就聲明過啦...08-06 17:34
PLUS修正帶
另外
無名不能給GP
冰獄的小屋則是只有另一篇08-06 17:35
PLUS修正帶
這模多人來我這晃,好歹也晃進這裡一下下吧。

08-31 14: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5800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主題曲&插曲... 後一篇:第十一章(中止連載,內容...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人
【因果故事】人生就像一場戲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922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