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RPG公會】破碎的記憶 第4章

作者:銀風月希│2012-03-25 23:58:19│巴幣:12│人氣:322


在遼闊的天空下,是片高地的荒原

就算伸手,也像是觸摸不到蒼闊的天空

以及只要一伸手,就好像碰得到稀疏的雲朵

這裡,曾是與熾滅一戰的戰場。

可如今對質的人同樣也是帕蘭特的同伴,但立場完全不同。

就連那被稱作"死之雙子"、感情要好的兄弟都也無法坦承面對對方。

將身體依靠在那飄揚著不畏風雪的帕蘭特國家大旗旗柱上的烏髮少年,大大地吐了一口氣,慢慢地放鬆了肩膀。

晀望下方戰場的遺蹟上那仍存在的冰雪的痕跡與散落滿地的軍士武器,他不能夠感到害怕。只因為這是必須承認的事實。

令其下軍士及投降的叛兵去將戰場上的兵器收回後,他朝自己的帳篷走去。

而那個「不應該出現在此的」少女,正等待著自己與因心絞痛苦而皺著眉尖的男子甦醒。

問了少女怎麼急忙趕回,而對方也只是淡然的回答:「言靈的具體化(GEASE),你知道吧」

GEASE,最高等級的咒術之一。

因為無法輕易對人施術,所以必須擁有對方的承諾,術者才能夠施術固定(ROCK)。

並未像令咒那樣多樣化,充其量只能把對方定起來,關係到對方的性命時就強制不了,時效依術者能力而定。

早在少女代替烏髮少年登基成為王之後,男子便向她立下誓言。

『───從您登基至此我的劍將與您同在,以這把選定之劍  黑羽逆作為契約之象徵。只到您駕崩前,我艾黎爾.帕蘭特絕不背叛───於此,誓言完成』

他永不忘記的那段誓言,難怪少女所說出的咒語並不是他的幻聽

『───SATZ(宣判)。
BEKLAGTER (因汝誓約)   MEINE   WAORTER    WER(遵從吾等盟約)   DEN(傾倒)   GEGLAUBT(天秤)。
WEIB   IST(正如是)SCHWARZ(即非)。
RICHTIGE(水火之於)  UBLICHE   PEITSCHE(水克火)。
Leitlinien dieses Compliance Guide Gesetz(指引此人循規導律)。』

那時以為只是幻聽,卻遺忘在與女神簽下契約後少女所獲得言靈的力量。

「那艾黎爾他何時會清醒呢?」

沒料到除了位於弒神II的精靈咒文、王之命令和英靈令咒外,還有這個言靈能力。

少年非常的憂鬱,可是現在要緊的事是趕緊讓艾黎爾甦醒,否則讓梅爾汀宰相知道的話,先不說艾黎爾必須禁閉多久,就連自己可能都會有被說處置不當的。

「若緋斯,我知道你擔心甚麼,但這一場稱不上"內亂"的鬥爭已經平定,好好休息吧!」

皇姐也是的,君王性情不定也是臣子不服的緣由之一,而且連他這作弟弟還真捉磨不住。

但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咒文解放,逼近背後的危機感在那個戰場上,所放出的箭。

竟只讓敵軍的雙腳凍傷,皇姐放水了嗎?

可是那一剎那因強烈的魔力之風所彈起的土塊四處亂跳,箭將草原一瞬間變成冰川,可落下的位址成了凹洞狀。

當時在場的人無聲地看著這幕慘狀,只有寒冰破裂伴隨的土塊的聲音傳入耳中。直到艾黎爾倒下,所有人才回過神,也同宣告這場政變結束。



(昔日魔彈實驗小隊成員,今日的黑焰槍騎 、梅爾汀宰相的姪孫     亞格里安・梅爾汀)

戴著深色軍帽的高佻青年,未將出聲提醒自己的到來,便進入軍營中親自向烏髮少年回報,難得斂下笑容可見他也很不滿這次政變:「報,若緋斯殿下。已依照您吩咐將無嚴重回損的兵器收回,過於嚴重的則也請魔導兵將以融化重新煉製。」

「辛苦了,晚飯應該還沒吃吧,亞汀哥跟我一起去吧?今夜好好休息,明日撤營回皇都。」

若緋斯看艾黎爾狀況也漸漸好轉,對於年長他幾歲的亞格里安提出邀約一起享用晚餐。

胡亂吃些飯菜後,若緋斯跟亞格里安告別便趕快回到軍營查看艾黎爾的狀況,卻見自己擔心那人正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軍床邊,若緋斯悠悠嘆口氣。

把椅子拉到艾黎爾前方,坐定。

「好吧,陛下來過吧?還讓你知道關於"GEASE"的事。」

一開口就切入主題,果真像艾黎爾他的作風。

但『陛下』這個詞讓若緋斯的眉頭抽了一下,而艾黎爾面上不動心上卻是一笑,看到若緋斯的眉頭抽了下,他的笑意變得更深。

「好不容易醒過來了,還這麼不珍惜身體,好歹那是女神恩典耶,給我好好躺下!」

「是、是,陛下明明託付我了,自己還放下南巡之旅匆忙趕來,她可真是偏心。」

見到艾黎爾這樣,若緋斯的面色瞬間難看了起來,想到對方都能享受到王姐親自侍疾的待遇,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態差一點演變成政變,結果也是由君王親臨、敵方大將重傷(?)收場。

「姐姐這才不是偏心,而是......」

仍未說盡的話語已經透露出若緋斯的想法,身為王儲他也擁有著相當的勢力,艾黎爾在事發之前所作的一切準備,他都看在眼中。

沒有想到,這齣好戲編導之人包括王姐在內,其用意便是讓自己在日後能夠順利上位,傳回皇都作為王儲的他地位只會越發穩定,原先搖擺不定的中間勢力也會向他靠攏。

至於投入艾黎爾旗下的人,所看的除了艾黎爾的皇子身份,便是一直未牽進動亂之中的波索特與福爾卡兩家,到底那血統是集結帝國四大貴族的,多半會是些純血狂熱者參予,政變本就是高風險的投資舉動,貴族們除了往更高權力發展外,也沒有什麼可以誘惑的。

此時最無嫌疑的反而是梅爾汀大人,即便要表示異議,這位多年的宰相,也不會選擇用這等方式:「畢竟老狐狸的勢力範圍限於他的家族與行政體系之中,他老人家多半也直接識破了,總之等回到軍都朱比諾後,母后他們必定會再跟你解釋,我也就不多說了。」

看著思慮過多的若緋斯臉色越難看,艾黎爾的心情就越不錯的樣子,最後直接一手放在一旁的桌上撐起下巴,坐得也很隨意,似笑非笑根本就毫無歉意嘛!

「不跟你計較了,讓開!這可是我的床,竟然你沒事了就給我下去吧!」

被艾黎爾一語道破的若緋斯反倒有點失態,不像是平時溫和有禮的他。

而是怒髮衝冠的叛逆少年,雖然他是風屬性的魔術師。

直接催動風精靈,用那狂暴的風把艾黎爾趕下床,然後又像小孩子一樣鬧起脾氣趕人下床後,直接窩進被窩中不理會自己那滾到地上的兄弟。

「溫和有禮的王子哪裡去了,現在在我面前的,該不是他人假扮的吧?喂,我也要睡啦!」

就算因為被趕而被滾到地面上的艾黎爾,仍優雅的站起把衣服拍了拍掉灰塵後。

仍用輕鬆的語調開了難得的玩笑話,然後也爬上床一起窩進被窩中。

見若緋斯也沒在趕自己下床,他就安心的賴在旁一起入睡了。



「如果您願意的話,就現身吧,艾克薩斯大人。」

而被兄弟議論的女王,拿下錫鐵面具,一頭銀髮微亂,面色蒼白,柔弱纖瘦的身軀,在劇烈的咳嗽下顫抖著,仍呼喚借予她使用傳說兵武的聖靈。



「哎呀呀,先歇著,都已經成這副模樣,還打算趕去阿斯嘉特?引用兵器與梅爾汀老師所製的魔導器,本是毫無問題的,但那到底是外物,讓整個戰事翻盤,引發天地異相是不可能的。」

聖靈從夜色中走出,本停駐在手指上的蝴蝶飛向少女,溫和的神力滲透全身,而艾克薩斯 ・雷諾・帕蘭特則伸出手輕拍她的背,如同天上皎潔的銀色月光一般,照耀著後人。

「但妳擁有著神之恩典,當初妳在神殿祈禱,說出死者的弔文,恩典與神力產生了共鳴,得以開啟連結冥界的通道,"如你所願"地死者來到現世。」

但見到少女的和緩,作為先人,艾克薩斯也要點出她的過錯,畢竟作為皇族,少女可不能如此莽撞下去,而對於少女,"如你所願"這詞會一再回響耳邊,每一次都在臉上抽上輕輕的巴掌。

「但死者復甦本就不合世間之真理,艾黎爾清楚這點,你無意中以"言靈"換回了他,必然對身體與靈魂帶來極大負擔,而"GEASE"的存在將你們兩人緊緊相連,你們用這等方式穩住象徵帕蘭特王權,只是一種錯誤,維持不了多久的......」

艾克薩斯語氣依然溫和,神情中夾雜了一點責備,說教到此,忽然嘆了一口氣。

「言靈之力本就是一道雙面刃,因為無須學習、與生具備,所以許多人不懂得運用,讓其以負面姿態出現便成為"詛咒",反之若將這股力量用在正向之處,自然能夠實現所望,在你能夠完全掌握它以前,不要輕易使用,艾薇。」

「言語的力量......」

艾薇妮亞似懂非懂的點頭,儘管母后教導她許多,不論是為了接掌帕蘭特的政治學、反思過去落實未來的歷史,深具人心的宗教神學等,她都毫不懷疑的接受,但越是簡單的,反而是最需要熟悉,此時她突然想到了紛爭戰場上的所見。



『卡桑德拉』  『噯?』

那一名紅髮男子,在戰場上相見時,她見到了對方施展出回轉顛倒生死的力量,那一張面孔毫無人性, 深怕兩人的初遇等種種事蹟,那不過是敵營的算計之一,所以她才會不敢回去。

被呼喚著化名的她,然後看到了紅髮男子抿唇笑了起來,這個笑容轉瞬即逝。

『我會等妳,等妳許下願望,到時我自然會去找妳,卡桑德拉』

那一片片光芒匯集成一條條的絲線,凍結戰場的時間,那時候身旁的人都在絕對靜止下凝固成了一座雕像,而她則因為有著對方的贈禮才免於一難。

對精靈而言,十年如一瞬間,但她們之間的沉默更為漫長,只因一切都靜止於一瞬間了。

之後的記憶也因她承受不住被奪取的時間代價,只有著陷入昏迷之前那最後一眼的景色。

那一頭艷紅長髮與眾人散落在地的猩紅,她不願去想那是血花,讓恐懼突破心靈的防線。

但那些驚恐的想法已經在心中落地生根,促使她開口詢問:「叔父大人......知道紛爭嗎?」

「呵,看來倒是被露緋雅給占卜正確了,為親友占卜反而會加上術者的主觀想法,只是你所遇到的并非普通人,而是混沌神的後裔吧?」

艾克薩斯聽聞紛爭,輕輕揚起劍眉意義不明地微笑著,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混沌神的後裔,一出生就有所天賦,也恪守本職、懂得修鍊精進自己,除了無法學習天賦之外的其它能力,加上追求於血統的純正,導致祂們高傲卻苦於後嗣問題。」

「教授技術也就成了急需傳遞給下一世代的第一條件,混沌神的孩子,在出生的瞬間就能表現出祂的天賦能力,也因此成為了後繼者與傳承者,不覺得跟"我們"很像嗎?」

她為這個答覆而驚訝,不論是親人為自己所作的占卜、聖靈的坦誠告知,害怕都從心中驅散。

「———"我們為信仰而生,也為此而死。”,不論是夜之魔女尼克斯與她的子孫們,或是生之巫女伊西絲與雷夢娜大人,還有生來被秩序所祝福的我們,共通之處都是信仰著命運女神,為了女神所賜下的恩典,盡力去傳承、交付於下一代......」

不論是王位或是恩典,皆是要血脈傳承於後代,當然這一切也是要"等價交換"的,只是她自己從未感覺到付出了甚麼,她真是異常的遲鈍。

「———因為妳的母親,相比起巫女,她選擇成為了一個母親。」

「而我,為了信仰這一條道路,早就抱有由我一個人走下去的類似於‘孤高’的覺悟;混沌神的後裔也是如此,被好好保護的妳應該是不曉得的,所謂的‘神性’。現在稍微好多了嗎?」

艾克薩斯走到艾薇妮亞面前,雙眸似笑非笑,向著她伸出手。

「叔父大人......謝謝。」

「不用客氣,因為妳已經涉足到常人無法接觸的世界,有些東西,還是應該有所了解;混沌神的後裔實際上,不過是一群披著人類外皮的另一種更為冷酷無情的生物而已,在祂們所謂的正統貴族眼中,普通人是弱小得乏味的存在,是令其蔑視的存在。」

搭上聖靈的手,雖然仍保持清醒,但身體十分虛弱,虛弱地寸步難行,只能接受對方的好意扶著走路,明明說著殘忍的話語,卻如此輕描淡寫,艾薇妮亞頓時覺得臉上又被輕輕扇了一下。

「而正因為這種高傲,對於正統貴族來說,即使是侍奉祂們的凡人,也不過是僕人的存在。」

不過不要緊,因為她已經不覺得疼了,聽到更為要緊的人事物,令她脫口而出問題:「……但是艾恩他不是那樣的,而且女神不也是混沌神靈嗎?那麼即便冒著被您反駁的可能,我也要否定您剛剛所言。」

如今,信念依舊,執著的緣由仍未改變。

同為帕蘭特的二人,互盯著彼此眼睛,氣氛像又要再起一場驚濤駭浪,聖靈眼瞳的顏色十分絢爛,艾薇妮亞看著對方,又覺得一陣暈眩,還好沒倒下。

「———真是難得,已經許久無人反駁我的言論,不過你說得也沒有錯,女神大人也只是一介"神靈",即便......」

每位高等神靈降臨世上,都被賦予著獨特的使命,身為女神的聖靈眷屬,艾克薩斯他當然知道女神的使命,但現在還非是告訴眼前少女的時候,僅是含笑點頭。

望向破曉以前的天際,在那蔚藍色的地平線,被稱做"萬星鄉女神"的歐若拉已經讓她的披帛(曙光)揚起,她們任憑微風吹著身體,只是朝北方眺望祈禱,據說萬星鄉就位於北方天際,隱藏在高空的雲層中,冰晶構成的道路無限延展,永遠的夜空中繁星閃亮,照耀著這個世界。

在澄澈的空氣中,她握緊著雙手禱告,而聖靈則把弄著曾屬於自己的傳說武器,雖然被人民所歌頌為英雄、騎士王,但對於艾克薩斯・雷諾・帕蘭特而言,鍛造兵器不僅是愛好,更是所長之一,否則經歷過傳說見證者    熾滅.歐略斯與不沉之銀月   傑尼斯.織也的決鬥,還有炎魔來襲等事件,傳說兵武卻從未毀損

「I've seen the world (吾曾看過這世間)」

儘管艾薇妮亞沉靜不下心靈專注於祈禱,但耳邊卻奇異地響起了一段節奏,隨著聖靈調整弓弦的微微抖動聲,伴隨著節奏記起了更多,空靈的歌聲也隨之浮出口邊。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成形之時,使吾凝結)」

當歌聲響起的時候,艾克薩斯感覺到一絲神力從身上牽音出來,凝結在兵器之上。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鑽石、閃爍 與天地之神)」

這樣異變令他大為驚訝,差一點切斷弓弦,然而當他的手指將觸動上頭刻有的四大精靈文字時,一種奇妙的力量牽引他的手指回歸到正確位置,就像冥冥之中有什麼輕輕扶了他一把。

艾克薩斯・雷諾・帕蘭特看著神情恍惚的艾薇妮亞,隱約在她的身上看見了另一個虛影。

樂曲的和諧能夠影響世間,所以那不僅是"歌聲",而是唱詠著咒文!

他能夠感覺得到,一名古老的神靈藉由艾薇妮亞的身體說出了神言,唱詠著咒文,而他正看著這份神靈的眷顧與期望,無論那意味著什麼,他都不該阻攔。

「Channeling angels in, the new age now (像天使竄入般,來到了新的世紀)」


當最後一句咒文落下,艾克薩斯・雷諾・帕蘭特感覺到一股浩瀚清澈的力量劃破了虛空降臨此處,他看見了青鳥拍動翅膀然後停住在一名女神的權杖上,女神向虛空揮動光輝,彷彿要驅散什麼。

虛影消失的瞬間,原本反噬艾薇妮亞的力量消散,秩序的藍蝶吸收了殘存神力與反噬之力以後,竟然回歸混沌的形態落地消失,他被這驚人的景象所震撼。

這就是神樂所傳承的咒———這就是神靈寄託於樂曲之中想要傳承後世的咒!

青鳥的女神......那是崇尚教義的至高神耶米拉。

想到這一番崎嶇坎坷,如何不為之感動?

「得救了......」

「此乃神靈庇佑,你已經康復,真是太好了......」

聽聞少女的感嘆,沉浸於驚訝之中的艾克薩斯重新將視線定在姪女身上,看到反噬之力已全數消失,心中大石落下,再度恢復輕鬆,他不由自主的長紓一口氣。

「感謝神靈庇佑,還有叔父辛苦救治我。」

「不會,還有艾薇妮亞,你無須糾結於身分地位,因為願意等候你,並贈送給你如此貴重禮品,不論是如何的情感,你都嘗試去正視著、回應著。」

艾克薩斯抱持著輕快語調,加上透露出喜悅的笑容,像極了艾薇妮亞所認識的一名長輩,令她看得發愣,就錯過了解釋機會,艾克薩斯已經眨了眨眼消失,獨留她一人去思考。

不過在此之前,艾薇妮亞・帕蘭特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作為「女皇」,卻沒有通知親信一聲,就這樣返回帕蘭特,雖然順利解決內鬥事件,諷刺地是她連軍營都不能待上片刻,如果不連夜趕回自由之都,恐怕要收到眾人的急訊了。

看來即便有著命運女神的眷顧,但還是不能夠忘記禮拜這回事呢———

望著在藍天之中光芒微弱的月亮,艾薇妮亞露出了一臉煩惱的表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640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奇幻|萬魔殿|帕蘭特|命運|RPG公會|幻想RPG|雷孟娜|艾薇妮亞|精靈

留言共 1 篇留言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織:哎呀哎呀....[e4]....武器忘了拿回去

03-26 23:20

銀風月希
A子:「沒拿就是給我了,反正也用得到」
定期保養這已經算聖遺物等級的武器的A子淡然回應03-26 23:22
銀風月希
嚴格上A子目前等同於現世艾薇,在C子這條線中,她雖然有學騎射,但那只是孩子們狩獵祭時能夠參與其中的程度,還有恭喜頭香ˊ_>ˋ06-02 00: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bbbb59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破碎的記憶... 後一篇:【RPG公會】共存的光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chuai1009johnny860726
考古團尋寶拉薩 驚見恐怖人面像! 專家:來自地獄的化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