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達人專欄] 要解決的靈異事件有三個!(上)

作者:飛鳥│2012-03-18 17:18:02│贊助:86│人氣:2362


  「夜晚的校園總是圍繞著一團神秘……」

  高跟鞋踏在寂靜的長廊上,製造出叩叩的脆響,伴隨著這腳步聲而顯現的是兩束白亮手電筒光。從長廊外側窗戶投射進來的月光在此刻顯的微不足道,而內側並排而立的空教室更是漆黑無比,只有在手電筒光束掃過之際勉強可見其中擺放的課桌椅。

  「每當……夜深人靜之刻,流傳在校園已久的異聞便會重新浮上檯面。」

  男子的不悅從喉頭輕咳表露出來。

  「現在!本節目將為您揭開這些神秘的流傳!歡迎收……」

  「唔喔喔喔喔!夠了閉嘴!」怒吼聲蓋過了女子的自言自語,發聲著是一名有著雜亂金髮的青年,皺起的眉頭下黑瞳直瞪著身旁女子,那女子身著OL風格服飾,米白色西裝外套與窄裙、黑絲襪、高跟鞋的搭配充滿了成熟感,她哈哈笑了兩聲,甩了甩自己桃紅色的長馬尾,額前削平的整片劉海也為之擺動。

  「怎麼了?難道政宗君因為這幾句話就害怕了?」撥弄劉海左右側刻意留長的髮片,女子露出賊賊的笑容,望向身邊被她稱為政宗君的青年,而政宗也無奈的回瞪她。

  就這樣無言對視片刻,比她稍高半個頭的政宗閉眼嘆了口氣:「說來,為什麼我他媽的會在這裡呢?小夜子。」如此自語了句,政宗當即蹲下身子,從制服上衣口袋取出一包香菸,咬了一根便打算點火,卻被用力拍擊後腦勺而讓香菸落地,緊接著就望見修長高跟鞋美腿將全新的香菸給踩扁碾碎。

  「老師我可不記得教過政宗君在學校抽菸呐。」抬頭望見雙手抱胸搖搖頭的小夜子,政宗悶著臉起身就想轉頭離開,卻馬上被抓住後領給拖了回來:「政宗君忘了今天的課題嗎?秋夜老師的香豔刺激☆放課後授業!」

  「……到底哪裡香豔了。」

  其實講那麼多廢話,也就只是木下秋夜這位熱血教師想要破解學生們口耳相傳的靈異傳說罷了;而為何找這位不良少年山崎政宗同行,大概就只是因為對其印象深刻且關係還不錯。雖然班上同學大部分都無法跟政宗相處,不過菜鳥教師秋夜卻特別中意這位聰明卻放逐自己的小夥子。

  「這就叫『周處除三害』吧!今天一定要把那些靈異傳說給破解!」秋夜那雙酒紅色的雙眸閃閃發光,她充滿幹勁的握拳高舉,而她發出的那聲喊在空蕩的走廊上製造陣陣回響,她趕忙雙手摀嘴,眼神左右擺動著,深怕被任何東西發現似的。

  「……身為一名老師,妳難道不知道那句諺語的意思嗎?」碎碎念了這一句,政宗舉起手電筒朝周圍晃了晃,最後往一間空教室隨意一照,剎時發現一個人就那麼靜默的立在其中,並睜著斗大的雙眼直瞪著自己,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逃跑的念頭瞬間湧上卻又瞬間消失,因為他注意到所謂的人就只是理科教室常有的人體模型。

  喔對了,這裡就是理科教室。

  「也就是所謂的第一害吧。」秋夜忽然將嘴湊到發愣的政宗耳邊輕語,讓他全身頓時一顫:「阿哈哈,政宗君要退縮了嗎?」

  挑釁完這一句,秋夜還輕輕在政宗耳邊吹了口涼氣,他趕忙摀住耳朵往另一邊縮去:「少、少廢話了!第一害是什麼啦?好啦,想也知道一定是那個人體模型吧?幹嘛?晚上他會自己起來跑步嗎?」語帶諷刺的將光束再次照在人體模型上,政宗挑了挑眉,擺明一臉不相信。

  然而秋夜卻津津有味的聽著政宗的揣測,最後忽然拍拍手:「政宗君的想像力真豐富!」

  「不、不然是什麼啦!」感覺被很特別的方式損了,政宗不免有些急躁。

  「唉?你沒聽說過嗎?真是孤僻沒朋友的小鬼頭。」

  長廊在兩句對談後陷入沉靜,秋夜緩緩走上前,用手掌貼在理科教室的窗戶上,待政宗也走到她身旁後,她抬起頭眨了眨漂亮的桃紅色眼珠子,並神秘的發出銀鈴般輕笑聲:「有一名女學生常在放學後請教化學老師問題,卻被很少與女性接觸的男老師誤會成愛意,女學生在某天被強暴,並在事後揚言要報警。」

  「然而,對一名高學歷的老師來說,身敗名裂是他無法想像的,於是他當下拿起了解剖刀……」秋夜邊說,邊瞇起眼用食指劃過自己細嫩的頸子:「最後,這位老師使用了自己的專長,將女孩的屍體用藥劑給熔解,並存放在理科教室中。」

  聽到此處,政宗嚥了口唾沫,沒多說話等待秋夜繼續說。

  「從那之後阿,每到夜晚,便可以聽到黏稠液體流過地板的『嘶嘶--』聲呢!想必是女孩拖著自己腐爛的身軀要找男老師報仇吧!」秋夜說完,裝腔作勢的舉起食指高喊,卻很失望的發現政宗沒什麼被嚇到的特別反應。

  政宗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原處,他擺著往常一般的撲克臉,過了片刻才微張嘴想說些什麼,秋夜這才發現他的雙唇竟然正微微打顫:「妳……剛剛是說……嘶嘶聲……嗎?」

  「啊?對阿,怎……」

  嘶嘶--唰--

  唰啦--嘶嘶嘶--

  令人毛骨悚然的拖曳聲從理科教室中流出,兩人互望一眼,政宗發現秋夜此刻輕咬著下唇似乎有點畏懼,他也就鼓起男人該有的勇氣,推推她的肩膀示意別靠近窗,緊接著自己湊上教室窗戶,用手電筒掃視其中,片刻後他什麼也沒瞧見,便勾起嘴角得意的轉身:「不就什麼都……」

  『唰啦--』

  背對窗戶的他清楚聽到了玻璃窗拉開的響聲,動作也隨之僵止了。他深吸口氣,將眼珠子先悄悄朝旁一撇,什麼都沒瞧見,不敢轉頭之下只好面露無助的望著眼前的秋夜。而秋夜則張大嘴巴越過政宗注視著理科教室內部,這讓政宗更毛了,卻又一動也不敢動。

  「嘶嘶--」

  慢慢的,政宗再次聽到那令人頭皮發麻的細碎聲,聲音越過窗戶而灌入側耳,他往旁偷瞄的視線也漸漸浮現出一支物體,那東西已經不能稱之為人手了,纖瘦的手指殘缺不全,從指縫滴落下來的黏稠油脂發出陣陣腥臭,而那片本該白潔的皮膚也已化為了淡青色,表皮因腐蝕而脫落垂掛在旁,慘不忍睹。

  政宗閉上了眼睛,心中滿是不堪入耳的髒話卻一句也罵不出,他咕嚕吞了口唾沫,再次睜開眼時,那支手已經平舉越過自己的肩膀,然後又慢慢撈回來,眼看就要搭上肩了……

  「等……等等!」秋夜忽然舉起手,對著政宗身後擺出了一個『STOP!』的手勢,緊接著用談判卻帶有一絲溫柔勸阻的語氣輕聲開口:「先、先跟老師我談談好嗎?老師一定能幫助妳的!」

  鴉雀無聲,政宗絕望的哈了口氣,因為他察覺到那支手已經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而且還非常憤怒似的用力捏緊,覆蓋在其上的脂肪與汁液順勢流到了他的長袖外套上,在上頭製造出一條條冒著白煙的軌跡,看來這些黏稠的水體是有腐蝕性的。

  「小夜子。」張開嘴,政宗的聲音充滿了虛弱的無奈:「妳剛剛說她是被自己的老師殺死的嗎?」話語發出同時,政宗明顯感受到身後的壓迫感與惡毒殺意,身後的她似乎對『老師』這個詞彙非常敏感。

  此刻秋夜才恍然大悟的單手掩嘴,然後敲敲腦袋對政宗俏皮的一眨眼:「對不起啦!」

  幹。政宗心想。

  感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正微微顫動,緊接著身後傳來了含糊的咕噥聲,字句間充滿了怨毒:「……老、師師--!我抓到……嗚嚕……你!」隨著話語流出,施加力道也就越猛,政宗知道在這樣下去自己的肩膀肯定被她捏碎,便快速的從褲子口袋抽出打架用的甩棍,一迴身就往後擊去,掙脫鬼手的同時也『框啷』擊破了一片窗。

  掙脫後政宗向後踉蹌的跌去,他撇眼看了看肩頭,好險衣服還夠厚沒有觸及皮膚。確認自己無事後,他終於抬起頭正視那個東西,雖然早已有所想像,卻還是讓他喉頭發出作嘔的咕嚕聲。赤裸的女體此刻已然姿色全無,曲線與輪廓早已變形,全身上下覆蓋著滿滿青白色的油膏,臉龐上本該是雙眼的地方只剩下兩個深不見底的黑洞,遭受腐蝕而稀疏的黑髮隨意披散著,說她是人可能沒幾個人相信。

  政宗瞇眼細瞧,方才的打擊似乎沒有擊中她,只打碎了一塊玻璃。

  眼看那東西邊發出古怪的嗚咽聲邊爬出窗,政宗握緊了甩棍站穩腳步,怒火覆蓋過了他的恐懼,他保持著蓄勢待發的氣勢,卻被秋夜細嫩的手給按了下來:「別那麼粗魯……好嗎?政宗君。」

  「粗魯?那傢伙根本是……!」

  「再怎麼樣她也是學生呐!做老師的不能……」秋夜難得激動的喊出聲,她快速從掛在肩上的包包中取出一個資料夾,並重新掛上微笑:「政宗君,就當我給你上一課吧,任何事都不該用暴力解決的。」對政宗拋了個媚眼,她轉而看向資料簿並大聲朗誦:「上原井一郎老師在1997年8月17號向學校請辭。」邊說她邊抬頭注視慢慢滑出窗外的女學生:「然後在9月1日被警方鎖定並逃亡,最後在9月2日於藤美飯店上吊自殺。」

  嘶嚕嘶嚕的滑行聲停止了,那東西抬起頭,雖然她已沒了雙眼,但可以想像她正在盯著秋夜瞧,於是秋夜便繼續說:「只可惜……妳的身體似乎被那爛人倒入排水溝了……妳的母親很傷心,我前幾天才去拜訪過她。」

  那東西發出了咕嚕嚕的呢喃聲,張開沒有半顆牙齒的嘴巴,卻什麼也沒說。

  秋夜將檔案闔上,露出苦澀無奈的微笑:「妳懂了嗎?上原老師已經不在了!已經15年了……妳的母親也傷心了15年。妳不該在這裡……妳該重新做個人、重新當個學生……然後妳會遇到好老師的……」講到此,秋夜的笑容多了一抹淚光:「那……可不可以相信我的話呢?再相信所謂的『老師』一次,妳一直在這裡徘徊太可憐了……。」

  嗚阿……嗚嗚……

  『啪哒』一聲響,掛在窗緣的腐爛女體摔落地面,她的身形正逐漸改變,皮肉癒合了,漂亮的秀髮長回來了,空洞的眼窩也重新染上色彩,最後他化為一名攤跪在地像孩子一般嚎啕哭泣的漂亮女孩,她的大哭讓秋夜也忍不住鼻酸,便跪下身輕輕將她摟入懷中。

  「夠了……夠了。」秋夜邊拍拍她的後腦邊繼續輕語:「妳已經努力夠久了。」

  「……。」政宗皺緊眉頭看完全程,最後呼的嘆了口氣,也掛上一抹淺笑:「長的很可愛阿,重新再來過吧。」說著也學秋夜的模樣,伸手想拍拍女孩的頭,卻唰的一下揮了空。

  女孩似乎沒給他什麼面子,對他吐吐舌扮了個鬼臉後,便將臉埋入秋夜的懷中。她的身形逐漸淡化,輪廓也開始模糊,過沒多久她如同點陣圖般化為點點白光並分離,最後消散於空氣中。

  政宗搔了搔腦袋,雙手抱胸站在原地,他抬起頭對秋夜撇了一句:「那疊資料是怎麼回事?看來妳有備而來阿,記得妳說是來瞧瞧是否真有這些東西而已吧。」語氣中帶有一絲『原來妳唬爛我』的感覺。

  「嘿嘿,被你發現啦?」拍拍裙擺,秋夜站起身子,轉頭對政宗露出一個開朗大方的微笑,並再次攤開資料夾:「其實我調查過了,這個學校真實發生的靈異事件有三起……而且都跟學生有關係,身為老師我不能坐視不管呢。」

  有些怕對方生氣而抬起頭偷瞄,卻發現政宗只是聳聳肩,表示理解與沒差。秋夜也因此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所以才會找靈感很強的政宗君……抱歉,今天一定嚇到你了吧?」

  政宗一挑眉毛,他的確自小就碰過許多詭異的事件,不過他從小就說服自己那是心理作用,今天倒是第一次那麼明確的面對人們稱之為『鬼魂』的東西,可是靈感很強這件事小夜子又為何知道呢?這個問題浮現在他腦海中,但也懶得去問了。

  「……說真的,我一直不把妳當老師來看,妳這傢伙幼稚又魯莽,還是個連自己教過的東西都會忘記的菜鳥。」想到秋夜今天講的周處除三害他就覺得好笑,不過他沒笑出來,依然保持著雙手抱胸訓人的模樣,見到秋夜搔搔頭苦笑了句『阿哈哈……我的學生真嚴格阿。』他才繼續接話。

  「不過……嗯呃……該怎麼說?妳剛剛的表現很……很美。」覺得這句話還挺丟臉的,政宗講完後馬上面頰微紅的撇過頭,卻發現秋夜已經竄到了自己撇頭的那一側,並用那雙漂亮的紅瞳戲謔盯著政宗發紅的臉蛋瞧,不得不承認,她真的是個很有魅力的成熟女性,妖異的魅力。

  「政宗君真的這麼想?」她用食指戳了戳政宗的鼻頭:「還是你在想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哈哈,不行哦,小小年紀就這麼色。」說著,她眨眨眼向後退,而政宗也從發愣狀態中回神,毫不猶豫的撇撇嘴。

  「才不是妳想的那樣,妳這死大人。」他微笑,但沒持續幾秒,因為他看見了秋夜對他比出了『2』的手勢,他先是搔搔頭,一副好像自己看不懂似的模樣。秋夜卻毫不留情的將兩指湊到他眼前,並微笑發言:「還有兩處!走吧走吧!」

  聞言低下了頭,政宗發出低鳴:「還……」

  「嗯嗯?怎麼囉?政宗君。」

  「……還、還沒完阿!混蛋!」



懶、懶得想標題了……待續,有興趣請利用訂閱。


翠葉:私、私は劇分がない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580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山崎政宗|木下秋夜|RPG公會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混玄
發聲著(還是者?)是一名有著雜亂金髮的青年 不錯看呢xd

03-18 17:27

天鈴櫻桃
喔喔喔!有fu阿這個!!
是說,我莫名當了頭香?(!
好有意境阿~(欸

加油~!

03-18 17:28


...

03-18 17:43

六道紳士

03-18 18:20

紅茶梗

03-18 19:22

小洛
鵺野鳴介 登場希望OWO/

03-18 19:34

ĆÄŤ (ง ᐛ )ว
快點召喚林正英!!!

03-18 19:48

☆★瓏玥★☆
很棒喔!! 期待新的集數^^

03-19 20:34

奈子
翠葉的戲份呢?(ry

03-19 23:52

victor
出了下集才一次過看

03-20 20:56

是歲食人
[e16]

03-21 19: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異色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要解決的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wwatermalen大家
連在家都能被排擠...我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