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無底洞 - 墜落

作者:S.Jones│2012-03-12 13:23:53│巴幣:4│人氣:274
  本篇文章同時發表於PTT - eWriter版


  「各位旅客,飛機因引擎故障而無法繼續飛行,本班機即將在十分鐘後於前方的草原上迫降,請各位旅客不要恐慌並繫緊您的安全帶;在飛機著地後請各位旅客隨空服人員的指示下飛機,感謝您的合作。」

  經濟艙內的音量在某位乘客發現了引擎上的黑煙之後暴增了不少,這是只有發生事故時才能看到的現象,但很快地,這場騷動已經被那些腰桿筆直的空服員安撫下來了。看到這般景象讓我深深覺得——就算現在下著能引起世界末日的隕石雨,那些空服員還是擺出一副慈母般的笑容來讓旅客們相信救世主已經降臨了吧。這時,那些卸下了耳機跟眼罩的乘客們有決大多數已鎮定下來等待著沒列進行程裡的旅程,但還是有些人不願意解除他們的惶恐,有些人低著頭向上帝祈禱,更有人被這場意外擠出了眼淚,就像是剛剛我在電影裡看到的防空洞裡的情景一樣。

  而我就是那大多數鎮定的乘客之一,稍微不同的是,我對這場意外的態度打從看見引擎冒黑煙到緊急廣播結束為止都沒變過,原因只有一個——

  「我覺得不會有事啊。」在回憶裡我對著因地震而恐慌起來的雙親們說著。

  我想應該很多人像我一樣,覺得那些天崩地裂、生離死別的場面不會出現在自己的人生劇本裡;雖然常常在戲劇或電影裡聽到「現實總是比小說更荒謬。」這句台詞,可是現實中卻從沒聽過有人這麼說過呢。我可以想像得到接下來的情景——在飛機平安降落之後,興致全消的旅客們在草原上的原始機場裡等待著搜救直昇機來完成他們這段被強迫進行的「一天一夜原始草原野性解放之旅」,而我也只能自認倒楣地在回國後將這段旅程轉變成我這一輩子都能拿來說嘴的人生特別體驗。

  我看了看手錶——3點15分,通常這個時候我會在廁所裡進行我一天中的第二次大號,之所以會養成這個習慣也只是因為我有段時間很喜歡在這種下午茶時段吃冰,可是偏偏我對點心的慾望沒辦法提升我的腸胃對冰冷食物的忍受力,而我又是個不會因為拉肚子就放棄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的笨蛋,所以在連續幾天對腸子的摧殘之下,我的身體就自動養成了下午三點時一定會上一次大號的習慣了;很遺憾地,我的每日腸胃事故並沒有因為飛機事故而休息,在這種狀況之下,我本來也打算忍耐一下的,可是我不曉得該算虛弱還是異常健康的腸胃卻不停地敲打我的神經,它現在就像是每天到了四點就會盯著電視大喊:「喂,收垃圾時間到啦,還不快幫我把垃圾拿去丟!」的老媽一樣。

  我解開安全帶,在巧妙地閃過了空服員們的目光後迅速溜進廁所裡拯救了我的每日腸胃事故。在解決了生理需求,打算回到座位上等著回到地面的時候,我聽見了一聲巨響,趕緊跑出廁所一看,才發現機艙門凹了一個窟窿,而且鎖也已經損壞,被不明原因撬開的機艙門因為風勁的影響而不斷敲打著機身。不妙!現在要是不趕快離開這裡的話,總覺得一定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我拔起了嚇呆的雙腳,用不該在飛機上出現的速度火速逃離現場。

  「鏘!」此時此刻我最不想聽見的聲音出現了,被這災厄的警鐘嚇到的我不小心往失去了門的出口處一跌,在我腦海裡突然閃過了我接下來極有可能遭逢到的命運,不,我決不會讓它發生!我伸出與死神抗爭的右手朝著機艙門口伸過去,同時我注意到我的雙腳已經露出機艙外,冷冽的空氣爬滿了我的全身,我像個在寒風中挨餓的孤兒,看見了掉在路上的一小塊麵包而不顧一切地伸出手來往前狂奔,加油啊我!只要對著那個門口握緊拳頭——

  不,我感受到的只有指甲跟手掌之間的碰撞而已,太遲了,在我還沒來得及心灰意冷的時候整個人已經懸浮在空中,我看見了與我同行的兩個同伴——機艙門跟掉落的引擎,看來我就要成為這班飛機上唯一的罹難者了。迅速整理出這項結論的我被不甘心弄出了淚水;恐懼感撬開了我的嘴巴,拉扯著我的喉嚨,我想這段遺言應該沒人能聽見吧。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真沒想到我在這種狀況下還能作夢,而且還是不久之前才發生的事,四周已經暗得伸手不見五指,「低頭」一看,黑暗中閃著耀眼的一等星。在我飛出機外之後似乎掉進了一個很深的峽谷裡,那道閃耀的星光便是這峽谷的入口。我想我又多了個可以說嘴一輩子的經驗了——我把整個天空踩在腳下,哈哈,聽起來還真是莫名的帥氣啊,這種經驗我一直到講給孫子聽的時候都很吃得開吧。

  呃……被強迫顛倒的胃開始抽筋,強大的氣壓籠罩著我的耳朵,我的身體很快地就屈服在墜落感和氣壓的淫威之下,我吐得一踏糊塗,嘔吐物還一度跑進鼻腔裡,好不容易把食道以上的嘔吐物清理完之後才發覺,要是剛剛就那樣被嗆死的話好像也不是件壞事。

  好冷……我使出力氣將雙手抱在胸前想取暖,但是沒有太大的效果,從腳趾到牙齒,全身都冷到開始打顫,在身體的四周只剩空氣的情況下,我被不情願地往下拖,這種感受我還以為出了遊樂園之後就不會體驗到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能玩到死掉為止,實在是值回票價啊。

  我突然想起了特技跳傘員漂浮在空中時的姿態,於是勉強地張開手臂讓身體轉變成面部向下的姿態,下墜感和頭部的壓力瞬間減輕許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輕盈的快感,強風成為了軟綿綿的軟墊,整個身體像是趴在一塊龐大的果凍上;「嗚呼——!」

  忘了當前處境的我發出了一道痛快的驚呼,啊,太棒了,這不就是比小說還荒謬的現實嗎?在體驗到人生中最大的歡愉之後死去不就是電影裡的角色才能有的待遇嗎?我何德何能
竟然能一次擁有它們,我想我已經死而無憾了啊!

  ——死?對呀,以前偶爾會思考的:人死後會怎麼樣呢?是跌入充滿火焰跟血肉的深淵裡,永遠遭受不知是來自惡魔或是上帝的殘忍酷刑嗎?還是被吹著號角的孩子們帶上雲端,長出翅膀來享受著無可限量的喜樂呢?還是……死就是永遠地消失,不只肉體會被分解,就連意識也不復存在,什麼也想不了,什麼也感受不到,就像整個世界跟著消失了一樣……我怎麼像個剛進入青春期的小孩一樣想個沒完呢,死了之後會怎麼樣,也要死了才會知道不是嗎?我只是正在面對它而已……對呀……我就快死了……

  我對著眼前的黑暗露出了一道含淚的苦笑,顫抖的雙唇裡無力地流出了一些氣音構成的呢喃——「不……」;我注意到自己的眼淚和鼻涕已經流了不少,剛剛明明還想坦蕩蕩地赴死的呢,我果然還是……對呀……我……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在這片不見天日的黑暗裡,睜開眼睛和閉著眼幾乎沒有差別,或許剛剛的我是睜著眼睡覺的也不一定,在清醒過來的那瞬間我曾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早就死了,但是我的聽覺很快地就破解了我的迷思: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



  這股回音很快就佔據了我的雙耳,甚至掩蓋了氣壓所造成的耳鳴,而且在這萬丈深淵中我的求救訊號的音量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我這才發現我的求生意志似乎比我想像中還頑強許多;我好像開始有了在這漂浮的狀態下死撐住一分一秒的想法。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舌頭嚐到了鐵銹味,那是來自我早已乾裂的嘴唇,我的眼睛也因為強風的侵擾而不能睜開太久,時常聽人說人只要三天不喝水就會死,我想我現在應該還不到三天才對,我的雙手已經快要失去知覺,連活動一個關節都成為一件吃力的事。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開始在想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總覺得時間已經過了很久……至少有一個小時以上,當時飛機已經是準備迫降的狀態了,照理講我應該不是從太高的位置上掉下來的才對,難道……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名詞——《無底洞》,我的嘴角突然被這寫實化的荒謬感逗得上揚了起來。啊啊,說不定我會就這麼掉進一個奇異的世界裡,那裡的人們會使出渾身解數招待我這個異客,這樣我也能免於一死了——

  「哼,這是求生意志作祟嗎?」我暗自吐槽著自己同時又做著不切實際的幻想。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跌進這座奇幻深谷的這段時間裡,我想了許多事,有過去的事,也有未來(不會發生)的事;小時候,為了讓欺負我的孩子失去玩樂的興致,我刻意壓抑著自己的痛覺,裝出一副好像無所謂的反應,沒想到裝久了就成了自己的習慣,我成了別人眼中的冷淡傢伙。

  在感情上,我的伴侶常被我不經意地以冷淡的態度傷害,在我為自己的冰冷行為辯解的同時也總是帶著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最後當然是把一段又一段的羅曼史統統搞砸掉了;但沒想到我這副冰冷的偽裝竟然被我的求生意志所瓦解,我已經十幾年沒有像「這些日子」一樣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了,說起來格外諷刺,我現在感覺自己好像把會跟隨自己一輩子的毒瘤切除掉了一樣,沒想到在我喚出了我真正想擁有的性格的時候,竟然已經死到臨頭了。

  「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想睡了……對了,以前在重感冒的時候常常覺得自己可能會一覺不醒,而我現在也有一樣的的預感,這股預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來得強烈,我覺得我全身的血液都開始往我的胸口那兒移動,我的心跳因此而加快不少,但是心境卻比任何時後都要平穩。我將求生意志拋到了九霄雲外,我開始覺得疲累統統消失了,但是睡意卻格外濃厚;我覺得自己下墜的速度減緩不少,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支撐著我一樣,就像躺在軟綿綿的羽絨床上一樣,幸福地失去意識……

--

  我隨著他的帶領,來到了有著鳶尾花和酢漿草裝飾的拱門前,他們就站在門後列隊歡迎我,臉上的笑容比被譽為是天使的純真孤兒們還要燦爛。我走進了拱門裡,喝了一口他們招待的酒,我想,這裡會是我過上一輩子的地方吧。

  有時,我抬頭望向天空的景色,整齊富層次感的雲朵與溫柔的陽光總是以完美的比例
搭配在一起,在樹林裡時常能看見那一束束教人心頭溫暖的光線;月亮圓缺的輪替從沒被
打亂過;很久才下一次雨,不溫不火的雨勢反而教人感到舒服。

  「但是那個地方應該不會有陽光才對的啊?」有時我會閃過這個念頭,但很快又忘記
了。

  直到現在,我已經不去在意為什麼這裡天氣總是那麼好;為什麼這裡從來沒有令人悲
痛的事情發生;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跟同伴們都不會變老。

  對了,以前我還曾經思考過我是不是真的活著的這個問題,現在,我的答案已經很確定
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533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無底洞|樂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ojohib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啦啦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ω・`) 安安
《純屬您的精神煉獄》周更中,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