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0 GP

[達人專欄] 異色鳥-- 妳到底是誰?

作者:飛鳥│2012-03-10 23:37:33│贊助:80│人氣:2701


  在這個開放的時代,『情書』這種東西已經很少見了。

  可我今天就突如其來的收到了這一封情書,它靜靜的躺在了我的鞋櫃中,白色的信紙沒有裹上信封,也沒有特地去裝飾它,就只是一張白紙黑字,我甚至認為這是某個不爽我的男同學所做的惡作劇。

  『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好想試著接近你,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會鼓起勇氣的……』

  信上就只有如此短短一行,我皺了皺眉頭,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不過我還是乖乖的將之折好收入口袋。這封情書沒有激起我的驚訝、期待或是任何喜悅,只有滿滿的疑惑環繞著我,也罷,依照信函的意思,明天就會見真章了吧。

  「呼,真是。」我閉眼嘆了口氣,將室內拖鞋換回自己的球鞋,單手拉起書包扣環便將之扛在肩上。走出室外,夕陽的照映下我那頭雜亂的金髮更加醒目,也因此還沒出校門就被人叫住了,那是一聲柔嫩的女性嗓音,清晰卻帶有一絲怯弱。

  轉頭望去,雙手提著書包扣帶的人影出現在眼前,她有著一頭墨綠色的蓬鬆秀髮,水亮的墨瞳望著我眨了眨。見我有聽到叫喚,她帶著笑容朝我小跑步奔來,行為舉止像頭毛茸茸的小狗般惹人憐愛:「政、政宗同學……要回家了嗎?」

  速水翠葉,我的同班同學,也是班上少數會來主動跟我搭話的人。

  「啊,嗯。」簡短的回覆她,保持我一貫對人冷漠的態度,但我卻發現自己的嘴角不自覺掛上了淺笑。她是個可愛的女孩,就我所知追求者也不少,不過也不知道怎的就是很黏我,讓我每天都飽受忌妒的目光,不過我也樂在其中就是了,哈。

  然而她卻沒像往常一般回以我靦腆的笑容,只是默默不語的發呆盯著我臉上瞧,直到我皺眉在她眼前揮揮手,她才慌張的『哇……!』了一聲,雙手握緊書包擋在嘴前,只露出半個脹紅的臉蛋注視我:「那、那個個個……明、明天午休政宗同同同學……能在D棟頂、頂樓等人家嗎……?」

  結結巴巴的說完這句,她自顧自的撇過頭,小聲的自言自語了句:「說、說出來了……!」隨後又抬起頭,面色緊張的注視著我,握緊的小拳頭彷彿在幫自己打氣一般。

  刺目的夕陽灑在我倆身上,一瞬間的無言彷彿一張靜止畫。我張嘴欲言又止,翠葉的舉動讓我想到了那封信函,原來是她留下的……嗎?『情書』啊,的確很有她的做風,真可愛呢。

  想到此,我才發覺自己的耳根發燙,我竟然臉紅了?這、這不像我……

  於是我決定扳回自己的鎮定,便語帶肯定的回應:「好阿,會……會等妳啦。」

  ……這句台詞似乎沒有我想的那麼帥氣乾脆。但見到翠葉那欣喜的微笑與大幅度的點頭模樣,我便不再追究自己的笨手笨腳。我傻愣愣的呆站原地與她揮手,望著她的背影漸漸融入夕陽的餘暉,我笑了……有點呆傻的笑了開,心中的暖意讓我止不住的發笑,像個神經病似的。

  當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身處自家,而且我訝異的發現我竟然也已洗好澡了,胡思亂想原來是這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搞什麼阿我。」自嘲的笑了笑,我用毛巾擦拭頭髮上的水珠,同時無意間撇了一下穿衣鏡,鏡中剛洗好澡的我只穿了條內褲,手握毛巾保持著擦頭的姿勢,因進水而單閉的右眼也與我現在的模樣相符,但是總覺的有哪裡突兀了?

  此念頭一出,我渾身一顫,寒毛都因此豎了起來,方才鏡子裡,我的腰際似乎多了一雙環繞住我的東西,那是一雙人手,毫無血色的青白人手,細長的手指交扣著,彷彿有人從後頭摟抱住我一般。

  我驚愕的快速轉頭再次看向穿衣鏡,鏡中一切正常,除了我發白的臉色外,哪來的白森人手?

  「……媽的!」閉眼呼了口氣,想想也挺蠢的,我一個在學校橫行無阻的不良少年竟然會被自己的錯覺嚇成這樣,還好沒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糗態。

  將頭髮擦乾後,漫無目的的我倒回床上,凌亂的衣衫丟了滿床,我一件一件的拎起往衣櫃甩,直到我抓起了今天穿過的制服外套。制服的口袋吸引了我的注意,嘴角也因此勾起了一抹不明顯的微笑,糟糕,這樣下去我又要開始發春亂想了,不過的確好想重新瞧瞧那張情書。

  最終,我忍不住誘惑,將手伸進口袋一撈,這個動作卻意外的讓我眉頭深鎖。

  因為觸覺與視覺皆出現了不合理之處。

  它們明確告訴我,信紙有三張。

  我緩緩從床上爬起身,盤腿握著信紙瞧,沒過多久便將折好的信紙拆開。

  『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好想試著接近你,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會鼓起勇氣的……』這是第一張,也是我今天收到的那張。

  我狐疑的晃了晃剩下兩張信紙,反正也只能拆開了吧。

  『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你是如此的吸引人,你那用肩扛著書包的背影讓人覺得可靠,夕陽也更加凸顯了你的璀璨金髮,你是如此的吸引人……』

  「……。」手握信紙的我吞了口唾沫,這是描述我今天放學時的畫面?在這之後翠葉就出現了,難道是她偷偷塞到我口袋的?不對,應該沒有這個機會的,而且她敢嗎?

  她不敢,她的個性絕對不敢。

  而且……等等……它叫我『山崎同學』?山崎是我的姓氏沒錯,不過翠葉應該是直呼我『政宗同學』才對阿。

  ……妳到底是誰?

  出現這個想法讓我自己嚇了一跳,不是翠葉還有誰能把信偷塞到我口袋裡呢?

  「……見鬼了。」如此自語了句令人發毛的台詞,我忽然有點猶豫要不要打開那最後一張折紙。遲疑許久……俗話說好奇心可以殺死貓,那我或許就是那隻貓了。

  我後悔了。

  當我打開信紙的那一剎那,我渾身的熱血彷彿都被吹涼了,就像放涼的雞湯般毫無暖意。

  信紙上不再是白紙黑字,而是滿滿零亂的紅字,那一大片血紅充滿了怨毒與惡意。

  『為什麼!婊子!那個臭女人!礙眼!噁心!淫亂的破女人!不需要妳!殺了妳!撕裂妳!刺穿妳!把妳千刀萬剮!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我幾乎是把那張紙給丟了出去,最後那句『去死』幾乎佔了半個紙面,血紅色的墨水讓那些罵人的話語更添幾分惡毒,殺意佈滿了這張紙,它充滿了令人作嘔的壓迫感,我幾乎認為這張紙就足以被當做凶器。

  ……什麼東西阿!女人?它在說什麼女人?這是同一個人寫的吧?它不是翠葉……它喜歡我?這樣思考的話……喂!對它來說礙眼的女人不就是翠葉嗎?該死……翠葉還好嗎?

  心中湧現的不安讓我快速的跳下床,手忙腳亂的翻找自己的書桌,最後在某個小夾層找到了那張班級連繫卡,我從來沒有用過的東西,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派上用場。

  我掃視一下上頭,很快便找到了速水翠葉的家電,想也沒想便捏起話筒,快速的撥打號碼。

  嘟嚕嚕……

  接電話,翠葉。

  嘟嚕嚕……

  接阿……混帳!

  嘟嚕嚕……

  「接阿!接電……」

  「喂……這裡是速水家。」

  電話那頭傳來的熟悉嗓音讓我硬生生吞回了差點出口的髒話,我閉眼鬆了口氣,沉澱一下情緒,過一會才語帶平和的回應她:「翠葉……我是政宗,妳家現在有人嗎?」

  「政、政政政宗同學……!」聽到是我,她的語氣明顯充滿了緊張,羞怯的緊張,也因此話筒那頭沉默了片刻才回應:「爸爸媽媽都在……怎、怎麼了嗎?」

  「……妳沒事就好。」心中的大石落地,我癱坐回床上,帶著微笑頃聽她的聲音。

  「嘻嘻,政宗同學好奇怪……」對話到此,因為這句話講到一半便毫無預警中斷了,我滿頭問號的握著話筒,連連『喂』了兩聲,翠葉才繼續說話:「真是個賤女人呢。」

  我嘴唇微張發愣,將話筒按緊在耳朵上:「妳剛剛說什麼了?翠葉?」

  電話那頭又是一片死寂,我額冒冷汗,靜静等待回應,沒想到得到的卻是翠葉的吼聲:「所以才說是個賤女人嘛!體內是如此骯髒呢!啊?胃袋裡裝滿了今天的晚餐呢!是什麼?哦,有豆芽、青江菜、牛小排,真奢侈!」伴隨著雜亂的話語,我隱約聽到了『啪嗤』之類讓人頭皮發麻的撕裂聲。

  「翠葉?翠葉!」我無助的對著話筒大吼,翠葉怪異的自言自語卻沒有停止。

  「等等這婊子的爸媽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想到這裡就好舒暢呢!啊……這肋骨真礙事。」聽到了『啪擦』一聲脆響,與她剛剛所說的話相連接,幾乎讓我的手再也握不住話筒。「不錯嘛,心臟還挺有力的呢……來慢慢的刮刮看吧。」接著是一陣指甲搔抓在沙發上的噁心聲音,彷彿千萬隻螞蟻爬滿了我的腦袋,我嚇的將話筒往地上一甩。

  話筒用漂亮的弧度在地面上旋轉著,電話那頭的搔抓聲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翠葉那銀鈴般的嗓音:「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現在,現在就去找你了!」

  「……妳、妳他媽到底是誰啊!翠葉?翠葉!」

  嘟--

  電話掛斷了。

  冷汗完全佔領了我的身軀,我顫抖著身體抱頭喘息,卻注意到眼前被單上不知何時平放了一張白紙。

  『我快到了!我快到了!請山崎同學再等一下!』

  「啊啊啊--!」我發瘋似的揉爛那張紙,這個動作也讓我踉蹌的從床上跌落下來。可怕……好可怕!我不覺得害怕是丟臉了!因為我真的好怕!我沒命的開始快速著衣,不要來!不要來找我!我要逃……要離開這!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快速的一次更衣……但很殘忍的,這似乎於事無補,我嘴角微顫望著貼在穿衣鏡上的一張白紙,上頭清晰的黑字讓我的心跳在一瞬間停止了一下。

  『我到了!我到了!在山崎同學的房門口了!』

  從腿部傳來的癱軟逼迫我攤坐在穿衣鏡前,從心底傳上來的恐懼也令我嘶啞的出聲:「……不、不要來阿!不要來找我!我根本不認識妳!滾開!消失--!」

  雙手抱頭閉眼亂吼了一陣,感覺沒什麼動靜,我才緩緩睜開眼,並神經質的左顧右盼,最後將視線定在了剛剛穿衣鏡上的便條紙,那行字竟然變了,竟然變了!這不是魔術吧!不,我寧願相信這是魔術!

  『我在山崎同學的身後唷!我想好好抱緊山崎同學!』

  我倒吸一口寒氣,感覺內臟都發冷了,牙根微微打顫的我鼓起了最後一絲勇氣,抬眼注視那張再熟悉不過,此刻卻讓我感到恐懼的穿衣鏡。

  鏡中除了因極度懼怕而不成人型的我之外便無他人。

  死寂瀰漫在空氣中。

  沒事……發生,這是給我的機會,趁現在……!

  我吃力的撐起身子,並踉蹌站起身,正當我決定邁步奔離此處時,我才發現我邁不開步伐。我使力催促自己的腳,它卻不回應我的命令,我想大喊!我想尖叫!但我的嘴也保持著面無表情的弧線!只有兩顆眼珠因極度的驚恐而瞪大轉動著。

  「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令我寒毛直豎的台詞,卻是男人的嗓音所講出,不……正確來說,這是我的聲音,我的嘴不受控制的開合,吐出這句我根本不想說出的話,緊接著我的雙手也不自主的抬起平舉,然後……

  『喀嚓!』我的手肘發出一聲斷裂的悶響後,往正常彎曲的反方向折去,並且繞到了背後,緊接著是肩膀,連連的清脆『啪嚓』聲之下,我的肩膀如軟體動物般脫臼,最後彎曲、受折、靠攏。劇痛占領了我的思考迴路,我淚流滿面的瞪向鏡子,此刻我的雙手用奇異的角度,從我自己的身後環抱住了我自己的頸子。

  這是人類不可能做到的動作。

  好痛……痛死了!疼痛卻叫不出來原來是這麼可怕的事情……夠了吧!夠了吧!

  淚水已經蒙上了我的眼眶,我再也看不清楚鏡子,只聽到『我』又開始自言自語了。

  「這樣就抱緊山崎同學了呢!」

  妳是誰阿……

  「山崎同學,我好喜歡你。」

  妳……

  妳到底是誰阿阿阿阿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522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山崎政宗|速水翠葉|RPG公會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小洛
最近的都是好驚悚的.....

03-10 23:46

是歲食人
潮可怕的QAQ她是誰阿

03-11 09:16

米思特‧紳士M
真的挺驚悚的 但也看到了大大使用的第一人稱 也讓我有了些使用第一人稱的概念

03-11 12:05

飛鳥
第一人稱我用的很差呢,我也在嘗試,謝謝你03-11 22:20
六道紳士
はぴねす!

03-11 12:08

貓耳寬
歐A弄!鋼彈!!!

03-11 13:49

victor
看了你上兩章文章後,就很其待你作下去,不過我想你不要只寫散文,寫一個完整的故事。

03-11 22:15

飛鳥
感謝支持囉,我是個寫長篇常常開始熱血沸騰,中後期就心灰意冷腰斬的人,目前完成的長篇只有以前寫的同人文,最近想挑戰異色的短篇,所以才會有這三篇,還是很感謝你囉!03-11 22:20
DK
個人很喜歡這類的小說呢!
希望大大能夠繼續創作喔!

03-11 23:13

ĆÄŤ (ง ᐛ )ว
女聲:我是你媽!

(山崎原來是在作夢的)

03-12 00:39

梓音
(抖)

03-12 16:01

紫月
看到最後一句 妳到底是誰阿阿阿阿阿--!我不知為何笑了一下[e43]

06-06 20: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0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異色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要解決的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nPsQgRa7GAY 小p的新鋼琴COVER:神隱少女「いのちの名前」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