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百題故事】九七、再見

作者:艾茵‧埃特納│2012-02-28 23:59:46│贊助:16│人氣:594
 
  「是我。」
 
  她嘴脣微啟,卻半個字都出不了口的,直愣愣的望著面前的小熊,伸出了那雙毛絨的手……
 
 
  
 
 
  微風掀起了粉藍色的窗簾輕盈的越過了窗鈴近到了空無一人的房間,陽光隨後追逐了進來,在房間上空無聲的嬉鬧著。
 
  「喀。」輕輕的一聲在靜謐的室內響起,伴隨著開啟的門扉,被驚擾到的陽光與微風婷下了它們的追逐,注視著推門走進的小女孩。
 
  她環視了房間一圈,忽然快跑了幾步撲向了不遠處的床,跪坐在床舖上,伸手撈過了放在枕邊的一隻咖啡色小熊娃娃,一把抱進了懷裡,稚嫩的臉頰用力的蹭了蹭小熊柔軟的身軀。
 
  似乎是覺得抱夠了,小女孩往後仰躺而下,映入眼簾的天花板上貼滿了小熊的圖案,咖啡色、粉色、白色、紫色……無數的小熊圖形隱隱地再度拼成了一張大型小熊的臉龐輪廓。
 
  向著天花板伸出了小小的手掌,在視線之中彷彿可以一手抓取住那大大的小熊,盯著盯著她忽然吃吃的笑了起來,一個翻身將趴在胸前的小熊抱在了懷裡。
 
  望著小熊毛茸茸的臉龐,小女孩長長的眼睫緩緩地下落,幾次掀了又掀卻依然漸漸降落著,直至遮蔽了那雙閃耀黑瞳所能望見的所有一切。
 
  「叮咚。」
 
  清脆的門鈴聲忽然響起,驚醒了淺眠中的小女孩,也驚擾到了微風與陽光注視她的目光,於是它們從房間上空輕盈一躍落在她的身周,繞了幾圈便從那半開的窗戶再度追逐而去。
 
  她蹭了蹭懷裡的小熊,感覺柔軟似是羽毛般輕輕搔刮過臉頰,緩慢地用單手撐起了身子,依然有些迷茫的半睜著黑眸,帶著些許困惑地歪著腦袋,呆坐了一會才清醒過來的朝著床沿挪動著身軀,雙手環抱著小熊跳下了床,穿過了沒有關閉的房門,一步一步地下樓。
 
  穿過空無一人的客廳,站定了大門前,她歪著頭,伸手拉開了門,下一秒視線中的是一雙突然出現並放大的黑色珠子,在陽光下反折著如珍珠般的溫潤光澤,然後是奶茶色的絨毛,接著是巧克力色鑲金邊的大蝴蝶結。
 
  她眨了眨眼,終於看清眼前是隻小熊娃娃,略為瞪圓了一雙烏黑眼珠,立刻毫不遲疑地伸手將之抱進了懷裡。抱緊了懷中的二隻熊娃娃,她才終於抬頭看向來者,原來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小男孩對著小女孩揚起了大大的笑容,目光落在了被她緊抱著的奶茶色小熊上頭,又落在了抱著娃娃的手上,最後回到了她的小臉上,像是確定了甚麼一般的開心地笑了起來。
 
  「妳喜歡嗎?」雖然很肯定小女孩會十分喜歡這份禮物,他還是不禁有些忐忑地問出了口。
 
  「嗯!我很喜歡呢!謝謝你!」她也同樣揚起了大大的笑容,欣喜雀躍在臉上浮現,讓得那張小臉似乎在陽光下也微微發亮。
 
  「嗯!」他用力點了點頭,鬆了一口氣,笑容的弧度更是飛揚了些。
 
  「進來吧?」她向後退了一步,抱著二隻小熊向著室內走去,走了幾步回頭見小男孩還在門口,於是停了下來,「你不進來嗎?」
 
  「啊啊、馬上馬上來!」他連聲應道,立刻走進,順手關上了門,脫了鞋擺放好後連忙跟上已經踏上樓梯的小女孩。
 
  上了樓,來到她的房間時,小女孩已經坐在床沿,輕輕踢動著雙腳等待他了。
 
  他快步來到了床邊,一躍落在了她的身側,隨著床墊小小的彈跳了幾下回歸於平穩。
 
  沒有誰開口說話,沉默在二人之間流淌,安靜瀰漫了整個房間,只有輕輕的呼吸聲。
 
  小男孩向後仰倒而下,偏頭望向了身旁小女孩的背影。看著她坐了一會也倒了下來,盯著天花版的大型小熊,他輕閉上了眼睛。片刻後身旁的她似乎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爾後床墊凹陷了一塊,似乎是小女孩翻身爬起,隨之那凹陷處向著床頭的方向移動而去,過了幾分鐘便又緩慢地退回了身邊,忽然有甚麼撲面而來,夾帶著輕輕掀起的微涼氣流。
 
  他睜開了眼,眼前幾乎佔據了全部視線的是一隻巧克力色澤的小熊,繫著純白鑲金邊的大蝴蝶結,越過了小熊便對上了小女孩黑亮的眼睛,他伸手接住了娃娃,翻身坐了起來,望著跪坐在一旁的她,懷裡原先抱著的二隻小熊只剩下他送她的奶茶色,另隻咖啡色的大概已經被她放了回去。
 
  小女孩握住小熊的二隻手,然後伸到了他們二人之間,抬頭望著小男孩,於是他也同她一般將娃娃放在了中間,二隻小熊面對著面,貼得極為靠近。
 
  她向前傾,小小的手掌包覆住了二隻娃娃毛茸茸的手,彷彿是替它們牽起了手,「不要失散。」
 
  「嗯,不要失散。」他輕聲應下。
 
  她露出了笑容,用力地點了點頭:「我們說好了!」
 
  他伸手包覆住了她的手掌,微微加重力道,「說好了。」
 
  「我聽媽媽說了一個故事,小熊好可憐,牠們失散了,所以我們不要像牠們一樣失散!」得到了承諾的小女孩噘起了嘴,黑亮的眼睛裡似乎能看到折射的水潤光澤。
 
  「嗯!我們不會像小熊一樣失散,會一直在一起的。」小男孩伸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頭。
 
  「一直在一起!說謊的會變成小熊!」小女孩眨了眨眼,水潤的眼睛裡一片晶亮,露出了笑容卻裝做一副惡狠狠的模樣。
 
  「好,說謊的變成小熊!」知道女孩極喜愛小熊才會連違約的懲罰都與其有關,小男孩卻還是假裝不明白地問道,「不過為甚麼是小熊呢?怎麼不是別的?小狗也可以吧?」
 
  「因為你變成了小熊的話,這樣即使你說謊了我也會原諒你的!」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這麼說道,好似已經肯定了小男孩會成為了食言的人一樣。
 
  「怎麼不是妳變小熊而是我啊?」他無奈的抗議道。
 
  「我是不會變成小熊的!」
 
  「這麼肯定?」
 
  「那好吧,我問你,如果是我變成小熊,你會原諒我嗎?」
 
  「會。」毫不遲疑。
 
  「那不就好了嗎?」她笑著晃了晃腦袋。
 
 
  小男孩離開小女孩家時已是夕陽西下,一片橘紅色的霞光照耀在他身上,拖長了的灰色影子,他踏著灰影向著家的方向走去。
 
  推開了家門,裡頭他的父母坐在沙發前,氣氛有些安靜,但空氣中夾雜著點點活躍的欣喜。
 
  「我回來了!」小男孩脫了鞋,快步走到了家人的面前。
 
  「你回來啦!餓了吧?來吃晚飯,等等爸爸媽媽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他的母親從沙發上站起了身,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擁抱了一下,然後推著他的背心往餐桌的方向前進。
 
  坐在餐桌前,他的好奇心無法抑制的逐漸膨脹,連忙加快了吃飯的速度,沒多久就回到了客廳的沙發邊,擠在了母親的身邊,仰起了頭,目光中透著期待。
 
  「看你迫不及待的樣子。」他的母親笑著伸手撚起沾在小男孩嘴角的那粒白米,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
 
  「媽媽,快說吧,好消息是甚麼?」小男孩伸手攀住了母親的手臂,仰起頭望著那雙閃爍著溫柔笑意的眼睛。
 
  「呵,別急別急。」一雙白皙的手掌輕輕地落下,拍了拍他的頭,帶著笑意的嗓音繼續說道,「你爸爸工作升遷了,我們一個月後要搬家了。」
 
  「呃……?」小男孩一怔,「搬家……?」
 
  「是啊,我們要搬家了。」他的父親走到他的身旁也一樣輕輕拍了拍他的頭。
 
  「可是……」
 
  小男孩記起了早上才承諾的約定──「不要失散。
 
  「我知道你會捨不得你的那些小玩伴,不過到了新家後你會認識更多的朋友的。有空跟你的朋友們說聲再見吧。」他的母親安撫地摸著他的頭。
 
  「嗯……」小男孩點了點頭,悶悶的應了一聲,「我先上樓了……」
 
  躲在房間裡,他仰躺在床舖上,盯著淺藍色的天花板,眼前卻似乎浮現起了今早小女孩那一張水潤的眼睛,不要失散的約定在腦海中盤旋,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不敢開口與她說,也許能瞞得了多久就瞞多久吧……眼皮逐漸沉重,小男孩最後緩緩的闔上了眼簾。
 
  早晨的陽光穿透過了窗映照在他的身上,醒來的小男孩如同往常一般吃過早餐之後便朝著小女孩家的方向而去。
 
  一如既往般,二人待在了小女孩的房間裡追逐玩耍,打起了枕頭仗,上蹦下跳的閃避著撲面而來的枕頭,同時亦不忘揚起手還以對方一擊,再朝著一旁跳開,追逐了好一陣子終於是耗盡體力的二人在達成了停戰共識之後,停止了動作,並肩坐在了床鋪上,將枕頭往旁邊隨意一擺,聊起了天。
 
  期間小男孩的目光總是不時地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同眸中閃爍過了猶豫與掙扎,幾次欲言又止,話到了口中卻又被嚥回了肚子裡。
 
  「欸,你怪怪的,怎麼了嗎?」察覺到了些許怪異的小女孩歪著頭,烏黑眼睛直望著她的朋友,目光中帶著疑惑。
 
  「不、沒甚麼……剛剛說到哪了?」小男孩搖了搖頭,轉移了話題,目光卻盯著窗口,逐漸失焦。
 
  小女孩沒有多想,只當是自己多心了,繼續開心的與小男孩說著話。
 
  「我們之後一起……好嗎?欸!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得不到身旁那人的回應,她伸手推了推的肩膀。
 
  「呃?……甚麼?哦、好!」他回神,趕緊應道,目光重新聚焦在她的身上。
 
  「你真的有在聽嗎?」她狐疑地歪著頭問道。
 
  「呃呃、當然有啊!」他急忙擺了擺手,加強自己的說服度。
 
  「真的?」
 
  「真的、真的!」
 
  「就信你一次。」
 
  這麼說著,小女孩側過身抱起了奶茶色小熊,仰面躺倒,累極的她碰觸到了身後柔軟的床鋪,眼簾便止不住地漸漸下沉,模糊地喃喃道:「記得你說好了……不要忘……」來不及說完的話語隨著主人的沉睡被阻隔切斷。
 
  小男孩望著身旁那張安靜的睡臉,片刻後放輕了手腳也躺在了一旁,肩靠著肩,閉上了眼睛。
 
 
  離別總是會到來的,不論再怎麼不甘不願,都會被攤開鋪平在眼前,尤其是在猝不及防之時。
 
 
  「你……」小女孩站在小男孩的面前,久久才吐出了一個字,餘下的尾音卻找不到接續。
 
  「……我?」小男孩望著沉默的小女孩,有些艱難地吐出反問,內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喧囂著似乎就要衝出他的胸口。
 
  「說謊……你說謊……你說謊!」寂靜持續了一會後猛然被打破,她怒氣沖沖的抬起了頭,那雙平日宛如黑曜石般黑亮的眸子裡此刻卻滿是水霧泛紅地瞪著他。
 
  「我……」
 
  「我不要聽!」她抬手捂住了雙耳,尖叫拒絕。
 
  「我……」他向著她伸出了手,停在半空似乎想捉住甚麼,卻還是無力垂落,站在原地,躊躇不前。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她捂著耳,蹲下了身,臉埋在雙膝間,縮著身體,似是想將所有的聲音排除在外。「你怎麼可以說謊?怎麼可以說謊!說好的……」
 
  沉默,彷彿要被固化一般地凝滯。
 
  最後切割開沉默的是一句──
 
  「對不起。」
 
  蹲著的小小身軀一僵,她抬起了頭,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最後大喊出聲:「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他小小的身子一顫,低垂下了頭,眼睛裡迅速籠罩上了一層灰暗。
 
  「我……」他艱難的張開了嘴,吐出的字音卻微弱的好似輕輕一揮就能揮散。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瞪著小男孩,她再次大聲的重複道。
 
  他嘴唇嗡動一陣,最後卻是歸於沉寂。只是默默的低垂著頭,抬起了腳,非常緩慢的向後挪去,摩擦過了地上的碎石子。
 
  「我不原諒你,所以你不准離開!」
 
  下一秒挪動著的步伐生生頓住,「妳……說?」
 
  「不准離開!」
 
  小男孩抬頭,望見了小女孩緊咬著下脣,那雙紅通通像是兔子的濕潤眼睛狠狠地瞪著他,再一次大喊:「我不原諒你,你不准離開!」
 
  愣愣地望著她,小男孩一時間轉不過來,過了一會終於理解了她的話,那一刻他的心中感到了一絲喜悅,眼中的灰暗消退了些,但隨即便又再度低落了起來。
 
  「對不起……」丟下了這麼一句話,他轉身逃跑。
 
 
  幾天後,一輛卡車停在了小男孩的家門口,搬走了家裡所有的東西,而小女孩一家則在他們離開之前來與他們道別。
 
  小女孩從那天後就再沒見過小男孩,而她賭氣地也不願意去找他,心裡介意著他的隱瞞與他的不守信用,但當搬家的那一天到來,她還是跟著父母來為小男孩一家送行。
 
  看著卡車發出吵雜的引擎聲先行離去,而身旁的幾個大人在說著話,小女孩心裡悶悶的也不想站在父母身邊,於是她四處看了看終於看到了獨自站在不遠處的小男孩,他低垂著頭靠著牆,單腳不停地重複著踢踏的動作。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並故意踩踏出聲響吸引他的注意。
 
  他抬起了頭,望向了聲音來向,一怔後咬了咬下脣,離開了牆邊,朝著她走了過來。
 
  停在了她的面前,他極輕的問道,聲線中帶著些微顫抖,似乎隨時便會潰散:「我們……約定還算數嗎?」
 
  她猛地抬起了頭,賭氣的「不算」還未出口卻在對上了他的眼睛時生生堵在喉頭,她沉默了一會,緩慢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他點了點頭,突然轉身就跑。
 
  小女孩怔怔地望著前方,那雙黑瞳的所在位置已經變成了街景,沒多久耳邊急促的腳步聲也消失了,接著便是車門開啟和關閉的聲響。
 
  回過了頭,二對夫婦已經聊完了天正在道別,小女孩的父母見女兒佇立在街道中央,揮手招呼她過來。
 
  小女孩轉身緩慢的走到父母身邊,便聽見媽媽帶著擔憂的問話:「妳怎麼啦?」她搖了搖頭,不做回答。
 
  「是捨不得嗎?」頭上再度傳來問話,她依然搖頭默不作聲。
 
  「啊,也不早了,我們該走了,非常感謝你們來送行,以後若有機會再見吧。」一旁小男孩的父母意識到時間不早了,於是與他們告別。
 
  「以後有緣再見。」小女孩的母親搭著女兒的肩,微笑著道別。
 
  她望著夫婦倆坐上了車,發動了引擎之後漸漸駛離,車身在縮成了一個小黑點後消失,至始至終,除了從後擋風玻璃中隱約看見二人的背影以及告別的手勢之外,小男孩沒有出現在她眼裡,沒有揮手與她道別。
 
  她低垂著頭,對於母親關切的問話都一概搖頭不答,只是說了想要先走,便失落地離開了父母的身邊先行回家。
 
  走在路上,她便漸漸止不住眼眶裡的熱意,她也不是真的想要跟他嘔氣,她也不想要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怎麼能到最後都不回頭跟她說聲再見……
 
  咬緊了下脣,眼前的地面被一片朦朧水氣給覆蓋,卻倔強地不願意眨眼。在離家門前不遠處停下了腳步,抬起了頭,卻看見門口地台階下擺放著一個大大的正方體,她困惑地走上前去,伸手抹了抹眼眶,才終於看清。
 
  那是一個正方形的紙箱子,邊緣部分有些皺褶,鵝黃與粉紅條紋相間,上面的盒蓋還有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一眼便可看出是一個大型的禮物盒子,高度大約到達她的胸腹之間。
 
  難道是爸爸媽媽送給我的嗎?這麼想著,小女孩好奇地摸了摸又敲了敲盒子,然後伸手想要將它抱起來,卻意外的十分沉重,連抬高一點都做不到,她又試了試便放棄了,轉而圍著箱子轉了幾圈,最後也沒發現上頭有甚麼特別的東西,於是伸手準備拿起盒蓋,此時箱子忽然顫動了幾下,她一驚跑到了門邊,貼著門板看著那個忽然動起來的禮物。
 
  禮物開始輕微的左右搖晃,然後上頭的盒蓋緩緩的往上推,隨後便聽到一聲悶響,禮物盒打開了,她嚇得背部緊貼門板,左右張望想要逃跑卻又忍不住想知道盒子裡到底是甚麼。
 
  撐起了盒蓋的是一雙毛絨絨的手,隨著那雙手上舉,有個小小圓滾的身影從裡頭站了起來,竟然是一隻大型的雪白小熊娃娃,那雙烏黑的眼睛直視著她,盒蓋被放在了一旁,它抬腳想要跨出盒子,沒想到卻因為高度太高導致跨不出去,幾次嘗試之後終於跨了出來卻因為腳勾到箱子而重重地跌了一跤,趴倒在台階前。
 
  小女孩看著它笨拙的動作,笑了出來,原先那股害怕的情緒已經被驅散,清脆的笑聲傳進了小熊耳裡,讓它趕緊爬了起來,加快步伐來到她的面前,彎腰對她行了一個紳士禮,只是這動作怎麼看都是笨拙可愛的成分比起優雅更多些。
 
  不再害怕的小女孩烏黑的眼睛骨溜溜地轉著,圍著小熊上上下下地觀察著轉了兩圈,便按耐不住興奮地開始發問道:「你是誰呢?你為甚麼來我家?你叫甚麼名字?你是真的小熊嗎?」
 
  一連串的發文,小熊卻甚麼話也不說只是一個勁地搖頭。
 
  「你不知道嗎?」小女孩見得不到回答有些失望。
 
  小熊還是搖頭。
 
  「你不能說話嗎?」她望著它的臉,發現那張圓滾滾的臉上,嘴巴的部分是用縫線縫出來的。
 
  小熊這次點了點頭。
 
  「啊,這樣啊!那你等等我!我去拿紙筆給你寫字!」興奮的小女孩立刻轉身開了門之後便衝上樓拿紙筆去了。
 
  小熊站在門口,望著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樓上。
 
  沒多久她便又興沖沖地跑了下來,將紙筆遞給了它。
 
  伸手接過了紙筆,那不似人類手指靈活的熊掌只能勉強用握權的方式將筆握在掌心。小熊抬頭望著她,等待著她的問題。
 
  「你是誰?為甚麼來我家?是爸爸媽媽送你來的嗎?」
 
  小熊低下頭寫著,沒多久那張紙便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我是小熊。不是,因為我一定要來。
 
  「一定要來?是甚麼意思?」她困惑地看著它。
 
  它搖了搖頭,推回了她再次遞來的紙筆。
 
  「好吧,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她對於沒有得到答案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又興奮的說道,「那我又叫你小熊吧?就這麼決定了,好嗎?」
 
  看到小熊點了點頭,她立刻又說道:「啊!快點進來吧!我還有很多的小熊!你會喜歡你的朋友的!」一把拉起了它毛絨的手掌快速地跑上了房間。
 
  它跟著小女孩走到了房門口,看著裡面滿滿的小熊娃娃與圖案,小女孩暫時離開了一下,而它自然地走進坐在了床鋪上,望見了床頭那隻奶茶色與巧克色的小熊娃娃肩靠著肩坐在一起,它剛想伸手觸碰,跑去一旁拿了更多紙張回來的小女孩便出聲了:「嘿,你在做甚麼?」視線越過了那它圓滾的身軀看到了二隻熊娃娃,她明亮的黑眼睛一下子黯淡了下來。
 
  小熊連忙縮回了手,使勁搖了搖頭,弄得自己有些暈眩地前後搖晃。
 
  她見狀,揚起了笑,黯淡的眼睛亮了一些。「那是我心愛的小熊。」對著小熊這麼解釋,她放下了紙筆,也爬上床將二隻小熊抱到了他們二個中間。
 
  「它們二個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她低垂下了頭,輕輕牽起了二隻不同顏色的手掌。「它們約定不會失散,只是有一天,巧克力色的小熊卻忽然不見了,它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卻沒有跟奶茶色的小熊說再見,於是剩下奶茶色的小熊一個人孤伶伶的。」她放開了手,將巧克力色的那隻遞給了小熊。
 
  小熊接過後,伸手拿起了紙筆,寫下一句話,然後遞給小女孩,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
 
  可是現在它在這裡啊,巧克力小熊跟奶茶色的不是正在這裡嗎?
 
  她抬起了頭,望著小熊,而它揚起了手中抱著的巧克力熊。
 
  「嗯……」她點了點頭,依然有些低落。
 
  小熊伸手拍了拍她的頭,似乎是想要安慰她,然後雙掌擺在頭的二側擺起了滑稽搞笑的動作,想要吸引起她的注意力。
 
  望見小熊的動作,小女孩終於笑了,見狀小熊鬆了口氣,那張沒有表情變化的臉似乎也高興了起來。它將懷中的娃娃遞到她的面前,等待著她收下。
 
  等小女孩將娃娃抱在了懷裡,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張紙了。
 
  咖啡色的小熊為甚麼離去?
 
  「因為它要搬家了,搬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遠到沒有辦法再見面。」
 
  那小熊們的約定呢?
 
  「還算,可是已經沒有意義了……那些約定的都已經沒辦法達成了。」
 
  如果有一天咖啡色小熊回來了,奶茶色小熊會原諒它嗎?
 
  「……原諒……奶茶色小熊會原諒它。」
 
  為甚麼?
 
  「因為,它們是,最好的朋友。」
 
  收回了紙,小熊仔細的凝望著小女孩,那黑色縫線的嘴角雖然不會上揚,但卻傳達出了欣喜的意思。
 
  咖啡色小熊會回來的,不離不棄,不會失散,不會分離。
 
  「你怎麼知道一定會?」
 
  相信小熊,小熊不會說謊。
 
  「那麼就信你一次。」
 
  那麼跟我走吧?
 
  「走?去哪?」接過紙張的小女孩一怔,愣愣地反問。
 
  去一個地方,妳要跟我來嗎?
 
  「好。」
 
  小熊率先跳下了床,回頭等著她;小女孩抱起了二隻娃娃,來到它的身邊,它伸出了雪白的毛絨手掌牽起了她的手。
 
  他們踏出了家門,走過了小巷,穿過了一條插滿了風車的街道,伴隨著路旁逐漸濃密的綠蔭,眼前是一座小小的公園,而公園的路口不遠處有一家小小的店面,繼續向前走,直到走進了公園裡,小熊四處望了望,拉著小女孩坐在了公園的二個並排的鞦韆上。
 
  輕輕的盪起了鞦韆,小女孩抱緊了娃娃,望著無人的小公園,又抬頭望了望天,過了中午陽光已不再十分的熱烈,晃動的鞦韆帶起了徐徐涼風。
 
  一張紙遞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接過便是這麼一句話,這裡很安靜對吧?
 
  「嗯,是啊,很安靜……」她應了一聲,再度望著遠方,鞦韆在前後晃了起下之後,她忽然向後一躍,盪起的幅度高了些,「這裡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的地方。也是像現在這樣盪著鞦韆。」
 
  她沒有解釋誰是他,只是自顧自的說著,又再盪高了些。「我那時候也是抱著小熊娃娃,然後他跑了過來,二話不說的坐在了我的隔壁。」她看了小熊的位置一眼,「然後我們比起了盪鞦韆,後來……」
 
  小熊默不作聲也跟著向後一躍,與她一前一後的盪著鞦韆。
 
  記憶裡小小的她與他並排盪著鞦韆,最後她卻在比賽中不小心掉落了她心愛的娃娃。
 
  她沉默了好一會,「後來,我弄掉了娃娃,於是他立刻停止了比賽,將娃娃遞給了我,但是髒掉了,於是他拉著我跑去買了一隻新的娃娃。」
 
  掉落了娃娃的小女孩大哭了起來,小男孩很慌張的撿起,只是那天卻是連日大雨之後第一個晴天,地上還有著些許的泥濘,於是娃娃髒得看不出原先的模樣。
 
  小男孩很為難,可是看著小女孩大哭的模樣,最後咬了咬牙,一把拉著小女孩就走。
 
  小女孩的目光,望向了公園路口處那家小小的店鋪。店鋪與一旁的街道有著很明顯的不同卻又不會感覺太過突兀,木製的店門以及用紅磚鋪成的牆,中間的展示櫥窗被略有些黯淡的粉色薄紗窗簾遮蔽了裡面的一切,而上方則懸掛著一個字體如同用優美線條勾勒出的金漆木製招牌上面寫著幾個字,而字旁還有一隻很小很小的娃娃雕刻圖案。
 
  小熊漸漸停下了鞦韆,歪著頭望著她,於是她也慢慢的停了下來。
 
  它伸手到她面前。小女孩困惑地也伸出了手,被它一把握住之後,向著剛剛她所看向的店鋪走去。
 
  站在了店門口,輕輕一推門便傳來門鈴的聲響,裡頭很安靜,但是有種淡淡的薰衣草香瀰漫整個室內,昏黃的燈光不會顯得灰暗反而似乎透著溫暖,一排排的木架子上頭擺放著一隻一隻的娃娃,有兔子、有小熊、有小貓、有小狗……許許多多的娃娃坐在上頭,等待著一個喜愛它的主人帶它回家。
 
  穿梭在一排一排的木架間,小女孩停在了擺放小熊的架子前。一眼望去過,有黑色的、黃色的、白色的、咖啡色的,中間出現了一個空缺,然後再接著是紅色的、橙色的……
 
  小熊跟在一旁,一同抬頭。
 
  「他就是帶我來這裡買了一隻小熊,挑的是一隻米黃色的小熊。」
 
  小男孩拉著小女孩一直往外走離開公園,他站在入口處環視四周,發現一家小小的店鋪,上頭的店名他看不懂,但是旁邊那隻小小的娃娃圖案讓他決定碰碰運氣,於是他拉著她往店裡走去,一推開門,便是一種他聽媽媽說過的味道,似乎是叫做薰衣草吧,他這麼想,看著一排一排高高的木架子,上面擺滿了娃娃。
 
  回過頭,小女孩依然抽抽噎噎的哭泣著,於是他拉著她,走到了第一個架子前,上頭擺滿了各色的貓咪,他再回頭看她,她卻是一直搖頭。
 
  「不喜歡貓咪?」
 
  得到的回答是小女孩的哭聲與用力地搖頭,他拿下了一隻貓咪放在她的面前,她卻哭的更兇了,於是他慌忙地把貓咪放了回去,拉著她往下一個架子而去。
 
  第二個架子上頭擺滿了小狗,可是他一回過頭,得到的依然是哭聲與搖頭。
 
  他只好再拉她去下一個,就這樣胡亂的穿梭著最後停在了小熊的架子前,小女孩的哭聲這才稍微緩了緩,望著那滿架子的熊,他左看右看,伸手拿下了一隻天藍色的,遞到了她的面前。
 
  她眨了眨眼睛,望著面前的小熊猶豫了著,還沒等她做出決定,小男孩已經將手收了回去,一看他的動作,小女孩又要哭出來了。
 
  「等等、等等……」他急忙阻止她,拿了一隻米黃色的小熊,胸前繫著一條橘色的緞帶,再度遞到她面前,「喏,這給妳,跟妳的原本那隻比較像、吧?」說著邊看向了那隻髒得幾乎看不出原本毛色的小熊,忽然不是那麼肯定了。
 
  望著眼前的小熊她伸手接過抱在了懷裡,破涕為笑。
 
  事後那隻掉在泥濘裡的熊被洗了乾淨,小男孩才發現原來那隻熊是雪白色的,只是掉在地上看不出來,才被他誤認為米黃色。
 
  小女孩看著那一個空了的位置,忽然覺得有些可惜,自己沒能看見那隻被買走的小熊一面。
 
  「哦呀?好久不見了,來看娃娃的嗎?」忽然從他們的背後傳來了聲音,慢慢走近了他們。
 
  「店長爺爺好久不見了!」小女孩回過身,便見一位柱著拐杖的老人走到了他們面前,蒼老的面龐上帶著和藹的微笑。
 
  「你們是來看娃娃的嗎?」說著,老人從架上拿下了一隻粉紅色的小熊,遞給了小女孩,目光卻落在了一旁的小熊身上。
 
  小熊有些僵硬的立在原地,不知所措,老人的目光讓它覺得自己有一瞬間似乎被看了個透徹。
 
  「店長爺爺,那個空缺的位置原本放的是甚麼樣的小熊?」接過了娃娃,將三隻小熊抱在胸前,小女孩仰頭問道。
 
  「哦,那個啊,那是一隻很美麗的小熊啊,有著像是濃郁奶茶的毛色,繫著一朵蝴蝶結。」老人微笑著說道,目光又落在了小熊的身上。「妳的朋友呢?今天怎麼沒看見他,這隻小熊是誰呢?」
 
  「他……他已經走了。」小女孩低下頭悶悶的道。
 
  「走?去哪?」老人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他搬家了,不會回來了。」
 
  「妳怎麼這麼肯定他不會回來了呢?」老人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熊,低頭輕聲問。
 
  「他……會回來嗎?」小女孩仰頭期盼地問。
 
  「妳覺得呢?妳相信他會回來嗎?」店長給了她一個微笑。
 
  「會。他會回來。」
 
  「他一定會回來的。」這麼說著,老人再度拍了拍她的頭。
 
  小熊站在了小女孩的身邊,握緊了牽著她的手。
 
  「你們今天來是來看娃娃的嗎?有喜歡哪一個嗎?」老人問道,不等小女孩回答,便自顧自地接續道:「啊,也許你們不是來看娃娃的,妳的身邊已經有一隻獨一無二的小熊了啊。」
 
  「那麼看來你們應該也不需要我這個老人家在這吧,你們繼續慢慢地看唷。」說著,店長俏皮地眨了眨眼,呵呵地笑著離去了。
 
  望著那和藹的蒼老身影轉過了拐角消失在了木架子之間後,小女孩輕聲地對著身旁的小熊說道:「店長爺爺是這家店的主人,他是個很好很好的老爺爺。」
 
  小熊點了點頭,同意她說的話。
 
  小男孩拉著小女孩的手,走過了木架子間一直走到了最後面的木櫃台前,一個老人坐在那邊,桌上擺著一杯還冒著熱煙的茶以及一盤小餅乾,見到他們二人走來,將書籤夾在內頁闔上了書。
 
  「你們好,二位小客人,我可以為你們做些甚麼嗎?」老人和藹的微笑道。「我是這裡的店長。」目光落在了二個小小的孩子身上和小女孩抱在懷裡的娃娃以及握在手中那隻沾了泥濘的娃娃上。
 
  「你好,我想買這個娃娃,可以嗎?」小男孩上前一步,指了指小女孩懷中的米黃色小色。
 
  「當然可以囉。」老人微笑著點頭。
 
  「請問要多少錢?」小男孩伸手摸了摸口袋,握緊了裡面的幾張紙鈔問道。
 
  「喏,價格的標牌在那上面。」老人伸手指著那用條細繩繫在上頭的一小張紙片。
 
  小男孩翻起了紙片一看,上頭的數字他身上剛好帶著,而且就是這麼的剛好,不多不少。可是這些錢是他的母親交給他,讓他去買自己所想要的蠟筆、水彩以及畫板用的。要是拿來買了這隻小熊,那麼他就沒有辦法買那些東西了;但是如果不買下來還給她,他自己會覺得過意不去。
 
  他咬著下脣,感覺左右為難,望著小女孩的那雙停止哭泣卻依然似是兔子一般紅通通的眼睛,又看了看等在一旁微笑的老人,再想到那些繪畫用品,他用力抓皺了口袋裡的紙鈔,最後終於下定決心,掏出了那幾張已經皺得不成樣子的紙,遞給了老闆。
 
  低垂著頭,小男孩退回了小女孩身邊,看了一眼那隻花掉了他所有錢的米黃小熊,雖然感到很可惜,但是至少他不會在心裡覺得他對不起小女孩。
  
  「走吧。」小男孩情緒有些低落,偏頭對小女孩說道。
 
  「啊,等等啊,二位可愛的小客人,如果你們要不要留下陪我這個老人吃吃餅乾呢?」就在二人朝外走去時,老人出口挽留。
 
  二人回過身,便見老人招著手邊說道:「小客人手上的小熊髒掉了,我想我可以幫忙清理乾淨一些,你們要坐下來嗎?」
 
  「真的嗎?」小女孩一聽立刻快跑到老人的面前,滿懷期盼地問。
 
  「真的,你們要坐下來等等嗎?」
 
  「好!」小女孩高興的答應,然後才想到了身旁的小男孩,於是望著他的眼睛,小聲請求道:「留下來好嗎?」
 
  小男孩望著那雙紅紅的眼睛,點了點頭。
 
  「那你們先坐下,請把娃娃給我一下好嗎?」老人拉過了二張小木椅放在了他們面前,接過了小女孩遞過來的娃娃,轉身進去了裡間。
 
  坐在了櫃檯的二人等待著,而小女孩伸手拿起了一塊餅乾開始吃了起來,小男孩則低垂著頭默默不語。
 
  只有餅乾咬碎的聲響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過了一陣子,老人從裡間出來,手上那隻小熊已經不似掉在地上時那樣沾滿了雨水與泥土,大致看得出原先的模樣,只是毛色始終有些灰灰髒髒的。
 
  「我先暫時清理到這樣,回去之後請妳媽媽幫妳洗乾淨就會變回原本的樣子了。」老人笑著將娃娃擺在了櫃檯上。
 
  「嗯!」小女孩高興地點頭,接過了娃娃,又再拿起了一片餅乾。
 
  「你怎麼不吃呢?要不要吃一塊?」注意到小男孩似乎沒有吃半片餅乾,老人輕聲詢問。
 
  小男孩只是搖了搖頭。
 
  「怎麼了嗎?是發生了甚麼事嗎?」老人緩聲的問,聲音中似乎有種安撫的力量。
 
  小男孩咬了咬下脣,感覺眼眶開始熱了起來,他只好拚命搖頭。
 
  「怎麼了?可以說出來,沒關係。」說著,蒼老的手掌輕輕的摸著了他的頭上。
 
  「我……」
 
  「嗯?怎麼了呢?」
 
  「我……嗚……不能買畫畫的顏料了啦……沒有錢……不能買……」小聲的童音逐漸哽咽,最後小男孩忍不住哭了出來,用袖子使勁擦著眼淚。
 
  小女孩見他哭了出來,嚇了一跳,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小男孩買給自己小熊之後,他自己卻不能買他喜歡的東西了,她覺得是自己害了小男孩,於是眼眶也漫起了水霧。
 
  「乖乖,別哭了。」老人連忙安撫他們,拿出了紙巾遞給了他們,然後又拉開了櫃檯的抽屜,拿出了二顆糖,分別遞給了二人,然後摸了摸他們的頭,看著他們含著糖,不再哭了之後才收回了手。
 
  「你是因為買了小熊,沒有錢了,那麼你是想要買甚麼畫畫的顏料呢?」老人彎下腰望著小男孩問。
 
  「嗚……蠟筆跟彩虹的水……」小男孩抽抽噎噎地回答。
 
  「彩虹的水是指水彩嗎?」老人有些不確定的反問。
 
  「嗯……」他用力的點了點頭,伸手再次擦了擦眼淚。
 
  「啊!那我這應該有這些!你等我一下。」老人忽然想到了甚麼,起身去了裡間,不時傳來翻東西拉開櫃子的聲響,夾雜著略帶著不解的自言自語。
 
  「真奇怪,我記得應該有啊……」老人思索著從裡間走出來,拉開了櫃台的抽屜一格一格地找著。「啊哈!在這啊!」
 
  從抽屜中抽出了一盒水彩以及蠟筆,老人遞到了小男孩的面前,「你看是這個嗎?」
 
  淚眼模糊的小男孩使勁眨了眨眼,終於看清楚遞到眼前的是甚麼。「嗯!是這個!」
 
  「那麼這二個就送給你啦!」老人笑了,將手中的盒子塞進了小男孩的懷裡。
 
  「啊?」小男孩一愣,呆呆地望著老人,重複道:「送給、我?」
 
  「嗯,送給你。」老人點了點頭。
 
  「可是這……」小男孩覺得自己不應該收下想要拒絕,可是又有些捨不得。
 
  「可是甚麼?店長爺爺說送給你啦!就趕快收下吧!」含著糖果已經不再哭泣的小女孩拍了拍他的肩說道。
 
  「是啊,就送給你了,這是我兒子小時候的,他現在已經長大不再需要了,我正好在想著要幫這些找一個新的主人呢,你就收下吧。」老人笑著摸了摸小男孩的頭。
 
  「真的?」他有些不確定的問。
 
  「真的。」
 
  「謝謝你,老爺爺。」小男孩開心地破涕為笑。
 
  「那些顏料能找到需要它的小主人是很幸運的,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它們唷。」說著,老人俏皮地眨了眨眼。
 
  「我會的。」小男孩大聲應道。
  
  小熊與小女孩在店裡逛了逛,把整個小小的玩偶店鋪都逛了一遍而小熊的木架子逛了三遍之後,他們才終於走到木櫃台與老人道別然後離開了店內。
 
  離開時已經是夕陽西下,小小的手掌牽著毛絨絨的手掌,二個影子在橘紅的晚霞下影子拖得很長很長。
 
  站在了家門口,客廳裡的燈光透過窗戶傳達了過來,小女孩想起了小熊並不是爸媽送給自己的禮物,於是她決定拉著小熊走後門,不想讓爸媽發現,因為這是屬於她一個人的秘密,小熊只屬於她一個人。
 
  於是穿過了擺放著許多花盆的後院,她拉開了後門,輕手輕腳的拉著小熊上了樓,將它藏在了自己的房間之後,才又小心翼翼的跑回了後門,然後故意大喊:「爸爸媽媽,我回來了,我先上樓了。」接著再咚咚的一鼓作氣跑上了樓,連爸媽呼喊她的聲音都拋於腦後。
 
  晚餐時,她坐在餐桌前身體不安分的一直前後扭動著,顯得坐立不安,她媽媽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說:「妳在興奮甚麼?」
 
  「才沒有呢!」雖然這麼說,她的臉上卻透露出了與話語相反的意思。
 
  「哦?看來是個祕密囉?」她媽媽笑著打趣道。
 
  「當然!這是我一個人的秘密!」小女孩這麼揚聲宣布道。
 
  「好好、妳一個人的秘密,快些吃吧。」見女兒似乎沒有早上那時情緒低落,媽媽笑著轉身去了廚房裡。
 
  「好啦好啦!」拿起了刀叉,吃了幾口,拿起了桌上的一個小麵包,偷偷的趁著眼前的父親沒注意放在了裙子上,一連重複了幾次,晚餐結束時,她已經拿了三四個麵包,用裙子當做包巾,離開了餐桌,喊了一聲我吃飽了就飛奔上樓。
 
  推開了房門,小女孩便刻意壓低了聲量喊道:「嘿,快來,我拿了幾個麵包,你應該餓了吧?」
 
  坐在床上的小熊這才跳下了床,來到了她的面前,接過了麵包,朝著她晃了晃腦袋,回到了床邊,將麵包擺在了不遠處的小木桌子上。
 
  「你怎麼不吃呢?」小女孩疑惑地問,她自己回來的時候都感覺非常餓,所以小熊應該也餓了吧?
 
  小熊指了指自己臉,她順著它指的方向才看到那黑色縫線的嘴巴,於是她才想到,小熊是不能吃東西的。
 
  「啊……你不能吃東西啊……」小女孩有些失望,虧她還特地給它找了麵包呢。
 
  小熊伸手拍了拍她的頭,又牽起她的手晃了晃,歪著圓滾滾的腦袋,直視著她。
 
  「你在安慰我嗎?沒關係啦!」小女孩眨了眨眼,然後笑了起來。
 
  它這才用力的點了點頭。
 
  他們坐在床上,小女孩拿出了每一隻小熊娃娃與它認識,也玩起了扮家家酒,期間她的父母幾次上樓打開了房門,與她說話。而她都趕緊讓小熊藏好,就這麼膽顫心驚的躲過了好幾次,在戶外過了一整天的小女孩終於精疲力盡的伸手揉了揉眼,打了個呵欠。
 
  於是他們收拾了床上凌亂坐著的娃娃們,然後關了燈,準備睡覺。
 
  躺在了床上,她偏頭對著一旁的小熊說道:「晚安。」
 
  它對著她揮了揮手,表示晚安。
 
  她安心的閉上了眼睛,漸漸沉入了黑甜的夢鄉,不久就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小熊躺在一旁也慢慢睡去。
 
  夜半,忽然傳來被子掀起的聲音,小熊摸黑來到小桌子旁。傳來了甚麼東西輕輕放在地上時的小聲悶響,然後便是細微的咀嚼聲音,響了沒多久,再度傳來被子掀開的聲音,一切回歸於平靜。
 
  就在回歸於平靜不久後,樓下傳來了急促的電話聲,然後接著便是一聲刻意壓低的女性驚呼,以及細碎的男聲,再過了片刻,雖著喀的一聲,夜晚再度重新寂靜。
 
  隔天一早,當小女孩起床的時候,看了一眼身旁的還沒睡醒的小熊,立刻伸手推了推,等到小熊醒了坐起身來,她才說道:「我下去看看!你先別動唷!」說著快步下樓。
 
  整棟房子裡十分安靜,除了她的腳步聲之外沒有半點的聲響,四處繞了繞,最後來到了餐廳,只看見餐桌上留了一張字條,上頭只有簡短的幾行字。
 
  小乖:
 
  爸爸媽媽有急事必須先出門,早餐放在桌上,記得吃。
 
  爸爸媽媽留。
 
  見到字條,小女孩又再度跑上樓來,對著小熊說道:「爸爸媽媽都不在,你可以下來!」便急忙拉著它下了樓。
 
  坐在餐桌上,她高興的不停的說著話。小熊不時的點點頭。一頓早餐在這裡歡樂的氛圍中度過。
 
  就在他們考慮等下要去哪裡玩時,外面傳來了車聲,小女孩探頭一看便是父母的車子連忙拉著小熊要躲,爬上來已經來不及了,於是趕緊拉開後門讓小熊藏在後院,而那個位置剛好可以聽見父母的聲音,好在有人要靠近時趕快跑走。
 
  父母一走進來,便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低下頭剛好看見了從後頭趕回來的小女孩,她的父親便沉聲道:「小乖,妳的朋友,他不見了。」
 
  「啊?」小女孩一愣。
 
  「是的,他的父母昨晚打電話來,說找不到他,已經找了他一個晚上了,現在要趕過來找找看他是不是還在這。」母親擔憂地說道。
 
  「不見了……?」
 
  「嗯,他們說昨晚就沒發現他,他們找了一整個晚上。」
 
  「怎麼會?」小女孩不敢置信的問。
 
  「小乖,會找到他的。他們也快要到了。」母親摸了摸她的頭。
 
  「我們要與他的父母會合,然後再去找他,妳就先待在家吧。」父親說著,二人又匆匆忙忙地踏出了家門。
 
  小女孩在父母離開後,怔愣了一會,連忙跑向了後門去找小熊,打開門卻沒看見它,一怔,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二個朋友,於是眼淚迅速湧上眼眶,她快速的跑過家裡每一個房間都沒見到它,終於來到了大門口,她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憋著不讓淚水掉下來。
 
  拉開了門,就看見小熊站在台階前,仰頭與她對視。
 
  「呼,還好你在這!嚇死我了!」她噘起了嘴埋怨道。
 
  遠處似乎又傳來了車聲,逐漸靠近,小熊望向了聲音的來向,又看向她。
 
  「我的朋友不見了,你跟我來找他好嗎?」她低聲說道,聲音中帶著慌亂。
 
  小熊卻是站立在原地不動。
 
  「求你好嗎?」她祈求道。
 
  小熊搖了搖頭,站在原地一會,隨著車聲更加接近,它向前踏出了一步。
 
  「為、甚麼……?」喉嚨裡頭酸澀的像是要發不出聲音,她艱難的問。
 
  小熊定在原地,偏頭望著那已經十分明顯的車聲,又看向了她。
 
  「你跟我去好嗎?他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拜託你……」她止不住眼眶的淚水,低聲哀求。
 
  小熊搖了搖頭,再次看過去,已經可以看見車子駛了過來,它再一次看向她。
 
  「拜託你……」
 
  小熊只是搖了搖頭,深深地凝望著她。
 
  「是我……」
 
  一個熟悉的嗓音從小熊的頭部傳來。
 
  她一愣,眼淚順著眼眶流下,她卻沒有感覺到。嘴脣微啟,話語哽在喉頭,卻半個字都出不了口的,直愣愣的望著面前的小熊,伸出了那雙毛絨的手,拿下了那個圓滾滾的頭。
 
  底下的那一張小男孩的臉蛋微紅,烏黑的眼珠直直的凝視著她,只是堅定的再一次重複。
 
  「是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436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題故事

留言共 2 篇留言

心魔
唔喔,難得的長篇作品,很不錯唷

02-29 20:37

艾茵‧埃特納
咦,真的嗎?謝謝呢。我很高興呢。(笑)
原本其實還有點擔心似乎寫得太長了些。
看來也許是我多心了。02-29 21:31
亦真非真
真是可愛的方法

03-02 21:35

艾茵‧埃特納
謝謝你呢。03-03 2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cc40977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隨筆】2月份隨筆手札... 後一篇:【隨筆】3月份隨筆手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特諾法斯特戰記】 (9)
【魯伯特軼聞集】 (1)

【RPG公會】 (11)
指間流沙(角色個資) (12)
泛黃紙卷(相關設定) (9)
絢麗史詩(公會主線) (25)
框中記憶(公會活動) (85)
借書滿架(短篇小說) (34)
筆尖細描(繪圖創作) (36)
命運交會(對串記錄) (42)
斷簡殘編(相關資料) (18)

【東京雨雪與南法陽光】 (1)
如果是這樣的未來 (5)
手指與海馬迴的共舞 (1)
浮光幻影的18才 (5)

【妄想系作家與責編的二三事】 (1)

【HGWS】 (4)
公主.天使 (2)
騎士.野獸 (22)

【詩與歌】 (1)

【台北森林】 (1)
【恰逢日光】 (6)
【重言輕諾】 (1)
【凱風自南】 (0)
【只道尋常】 (0)

【七號郵局】 (2)

【Lucciole Town】 (4)

【Infinity Moon】 (3)
通告行程 (13)
日常生活 (3)
工作規劃 (0)

【SilverCarnival】 (4)
通告履歷 (51)
生活甘苦 (10)
工作行程 (11)

【角落】 (2)

【COC】 (27)
阿黛菈.狄菲斯 (1)

【DND】 (1)

【妖夜綺談】 (3)

【神璽之恩】 (3)

【閣樓裡的二十三封信】 (1)

【百題故事】 (12)

【歡樂慶典】 (0)
春神祭 (2)
我與副侍衛長的二三事 (0)

【勇造穿搭】 (3)

【即興揮灑】 (2)

【凝墨流彩】 (3)

【短文】 (90)

【隨筆】 (69)

【蒔茵草堂】 (3)

【細緻生活】 (4)
【年度回顧】 (11)
【紙上筆跡】 (14)
【輕聲哼唱】 (10)
【盒裝珍藏】 (13)
【瑣碎細語】 (89)
【塵封紙簍】 (22)

未分類 (222)

sky169喜歡RPG製作大師的人
RPGMAKER設計大賽2020銀賞作品「漠之月」!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4918&snA=29669&tnum=3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