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生死邊緣】第十一話:安全點

作者:月半Ing漢│2012-02-19 16:36:47│贊助:0│人氣:76

  【第十一話──安全點】

  在我們沉默的休息的十分鐘之間,我換了套衣服,也在附近搜刮了些補給品,這些食物與飲水再加上可能的醫藥品後加起來足足塞滿了一個背包,幸好這附近有體育用品店,不然這些東西真不知道要往哪放。

  陪伴多時的斷劍依舊鋒利,但既然劍刃已折,它的任務也該結束了。將它平放在體育用品店的櫃檯上後,我挑了一把應該是鋁製的球棒;它不鋒利,也不夠堅固,但在找到下一樣武器之前,它應該能撐一陣子。

  回到機車停放的長椅,伊玫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正夾著一根燃燒一半的香菸。

  唉,對我來說,女孩子抽菸總是不好的,但這是個人的自由,不好說什麼──雖然我討厭菸味。

  坐上椅子,左手從口袋掏出了在便利商店搜刮時順手拿的一包七星牌硬盒香菸與打火機遞給她,伊玫挑動眉毛,對此似乎感到訝異,「你怎麼會有這個?」

  「剛才順手拿的,妳的也抽完了吧?」我看著地上揉爛的菸盒說道:「少抽點,真是的。」

  伊玫笑著接過了香菸,「你怎麼會知道我抽這個牌子?」

  「因為這是國民菸啊。」我也對她報已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時,右邊傳來了一聲大象的鳴叫聲!大象耶!這啥狀況!?

  在遠方的河岸樹林步道中,一頭大象漫步而來!哇靠,這是什麼狀況?一頭大象在街上亂跑?但是這有點不對勁……。

  「胖勳,這大象看起來怪怪的。」伊玫面色凝重的說,因為這隻大象正以一種像是在加速的方式奔跑而來!

  「伊玫,上車!」

  這隻大象絕對有問題!因為牠的兩片大耳朵都已經少了大半,而且紫紅色的血跡沾染了全身!這難道是被感染的大象!?但是活死……牠應該不會跑啊!

  會跑的活死大象?等等,在這一路上,我們都沒有看到任何人類以外的被感染生物,但這頭大象不僅被感染而且還能跑──莫非牠是因為被那些瘋子攻擊而被感染!?該死,如果是這樣,那病毒不就正在發生突變了!?

  心中若有疑問就應當解開,不過當危機逼近時還是走為上策!我跨上機車後座,伊玫立刻摧下油門離開,但就在我們過了河橋後,附近又傳出了其他的大象叫聲與嘶吼聲!

  「不妙啊。」我看著四周零零散散,但為數眾多的活死人,雖然我們可以穿越它們,但只要稍有不慎,可能也會就此結束了!

  「當心,我要衝過去!」伊玫說出了下定決心的話的當下,油門再一記猛催,機車瞬間猛衝前見,而我的球棒也在加速至接近一百公里後的十秒首先撂倒了左側的活死人!

  群屍狂嚎,蜂擁而上,但拜它們零散的陣型所賜,我們還能繞過這重重障礙──但最後,由於前方的活死人已經呈現出包圍的人牆而不得不轉向,轉進右邊的街道。

  但是當我們轉進街道時,卻看到了倖存者!一男一女的兩個人在一戶民宅的大門外被圍困,男人正在與一個瘋子互相扭打;女人則拿著一根鐵撬獨力對抗四個活死人!然而更糟的還在後面,因為這條街上還有更多的活死人正朝這裡過來!

  伊玫停下了機車,問我:「現在怎麼辦?」

  「喂!那邊那兩個人,幫幫忙!」那男人喊著,但顯然他是落居下風的,因為他正被那瘋子壓制在牆上!

  「還是要見死不救嗎?」伊玫的問話充滿了試探,我在這當下觀察了可能的情況;這棟民宅的大門是開著的,但裡面的門已經關上。但最吸引我注意的,卻是在三樓窗戶後的模糊人影!

  那個人就站在窗後,窗後的人必然知道樓下的狀況,但他卻不下來救援?也對啊,自己在家裡待的好好的,何必去招惹麻煩呢?

  但是……。

  「妳都這樣說了,還能──」我跳下車,舉起球棒衝了上去──





  「不做嗎!?」

  球棒重擊了活死人的頭顱,這女人也用鐵撬一個一個攻擊活死人,而且出乎意料的,她下手的力道與狠勁可是絲毫不遜於我啊!

  我們兩人迅速解決了剩下的三個活死人後,伊玫也拉起弓箭瞄準了壓制那男人的瘋子。當她放箭的剎那,我聽到弓弦在震動的聲音,接著箭矢就穿過了他的脖子!

  瘋子失去平衡倒向一旁的當下,他立刻拿起旁邊的鏟子往他頭上招呼了下去!

  「胖勳,愈來愈多了!」

  「進屋子裡,這裡是安全點!」那男人說道,手中的鏟子不停落下,擊落在瘋子身上。

  「安全點?」這名字很熟悉,但我並不明白這個名字的意思。

  「跟我來,等安全之後再解釋給你們聽。」她說完之後就往裡面跑去,但當她站在紅色的門前時,卻沒辦法開門!

  「都進來,快!」那男人這樣一喊後,我們全都進來了大門後,他就立刻將大門關上,然後拉上門栓,「這應該擋的住他們。」

  「裡面有人嗎?有人對吧?拜託你開門,讓我們進去!」她敲著門放聲喊道,但房子裡沒有任何正面的回應──除了從屋內傳出來的女性哭聲。

  「求求你了!請讓我們進去!」

  「這算什麼?沒人願意開門?該死的。」我咒罵著屋子裡的人,同時也開始後悔自己不應該決定留下來救人。伊玫拍拍了我的肩,說:「沒事吧?」

  點頭,這個動作就是我的回答。

  「裡面的人,拜託你!請讓我們進去吧!」她連續的請求換來的卻是無回應的沉默,我可以感受到她的焦慮與無助,當你在面對危難時卻沒有人能夠或願意伸出援手……這種感覺我懂。

  「我來吧。」

  「胖勳?」

  我走到門前,對她說:「鐵撬借我好嗎?」

  「啊?喔。」她將鐵撬遞給了我後,我揮揮鐵撬示意要他們後退,接著便放聲喊道:
  「裡面的人聽著!我給你們三十秒的時間開門!如果你們不開,我就砸了這扇門,然後開大門讓活死人進來!我們會逃之夭夭,而你們將會被包圍!」

  用力大聲說話讓我腹部跟肚子的傷口有點發痛,但我知道如果不耍狠一下,裡面的人恐怕永遠都不會理我們;但這樣一來,為了不要陷入被包圍的窘境,他們就勢必得開門了。

  這時,門後發出了像是在解鎖的聲音。當門打開之後,一個穿著迷彩服,看起來頗為年輕的男人拿著手槍站在門前看著我們。

  我們對望了五秒多後,他苦笑了一下,向我們賠不是:「抱歉、抱歉,因為剛才在安撫我馬子,所以稍微晚了一點──」

  他話還沒說完,房子裡就傳來了一聲槍響!

  「小左!」他驚慌失措的往屋子裡跑去,而我們四個人自然也跟了上去;當然,門有關上。

  我們跟上到了一樓的浴室後,看到的是剛才跟我們說話的軍人茫然的看著倒在浴室地板的女人,而她右手上的手槍與右邊太陽穴的血孔已經很明顯的證明她是自殺了。

  「為什麼就不能……再等一下?也許還有希望的啊!小左!」

  他抱著她的屍體哭著,但我注意到這女人拿槍的右手前臂少了一塊肉,而且在傷口附近有齒痕,應該是被咬到了……看來,這女人是因為被咬了,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再加上突如其來的遽變,承受不了而決定自殺的吧?

  他愈哭愈大聲,口中念念有詞的卻說不清楚;我跟伊玫站在我們救的這對男女的後面看著這一切,我注意到伊玫正在用眼神探問該怎麼做,而我的回答就是舉起左手,伸出食指抵住嘴唇。

  「這位弟兄,請你節──」

  “砰”!

  最後還沒說完的話被槍聲蓋了過去,這個軍人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用他手中的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追隨了戀人而去。

  該說你有勇無謀還是懦弱呢?

  心臟跳動的很快,但我注意到我不是因為害怕或難過,僅僅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槍聲引起的自然反應罷了──老天,我真覺得我愈來愈冷酷了,希望這只是錯覺。

  「這……。」

  我上前,拍拍他的肩,說:「不用在意,這不關我們的事……現在,就把他們抬出去吧。」

  「就這樣抬出去?」他對我的說法似乎很訝異,「就這樣抬出去,然後什麼都不做?」

  「不然呢?挖個墳墓,然後幫他們唸禱告詞嗎?」

  這句話本來是我要說的,誰知道伊玫居然搶先說了!她看著這死掉的兩人,說道:「現在狀況很多,我們不能浪費時間在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

  「這樣說也太過份了!他們都是人啊!」那女人反駁,但老實說我聽不懂她在說啥。

  「他們是死人,就這樣,他們跟外面那些傢伙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們不會動了。」我蹲下來翻開這自殺軍人的屍體,拿走了他身上的一把刺刀,以及他們情侶兩人各自的手槍和兩排彈匣後,把其中一把手槍跟一排彈匣交給那男人,說:「拿去,武器是很重要的。」

  他收下了手槍與彈匣後,「沒辦法,就動手吧,一起來?」

  「當然。」

  我跟他一人抬手,一人抬腳,花了番功夫才把這對情侶移出屋外,我們把他們放在旁邊的牆角後就回屋子裡了。

  而當我們回屋子裡時,正看到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突然出現了兩個剛才沒看過的男人。這兩人的穿著看來應該都是軍警人員。

  挑染淡金頭髮,長相斯文中帶點頹廢,頗有歐系混血兒相貌的男人抱著一把半自動狙擊步槍,看來是一名狙擊手;而另一位與之相比就顯得強壯而粗獷,黝黑的皮膚與陰沉凶悍的剛硬臉孔令人望而生畏,而從他的防彈背心與黑色戰鬥服來看,可能是反恐小組的人。

  這兩男就坐在與兩女對望的沙發上,而中間面對電視的沙發則空無一人,似乎正在等我們去坐一樣。

  「坐啊,還等什麼。」狙擊手一派輕鬆的說,手往空著的沙發揮了揮。

  我跟身邊這個男的坐上沙發後,狙擊手將背靠上沙發,開口說道:「我是敬宗,如你們所見,我是一名狙擊手。」

  「看的出來,那這位是?」

  「就叫我大硬吧。」他低沉的語氣與他粗獷剛硬的形象搭配起來簡直是相輔相成的特色,那看起來彷若久經沙場般的氣息令我也不禁敬畏了起來。

  這時,我身旁這男人也做了自我介紹:「我叫大德,還是學生;在那邊的是旻文,是我同學。」

  「噢,那剩下這位?」這狙擊手右手指向伊玫,似乎很期待她的回答──噢,看來他似乎對伊玫有興趣呢!

  「我叫伊玫,是胖勳的朋友。」她指著我說。

  「胖勳?莫非是──」

  「正是在下。」右手拍胸回答他的疑問後,角色互換,我問:「我聽大德說,這裡是『安全點』?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聞言後,一語不發,這沉默的僵局持續了約一分鐘後,大德才開口說道:「就讓我來說吧,我是在最近,也就是感染還沒爆發時知道這消息的。」

  他將手槍擺上桌後繼續述說著:「我是在網路上的討論版知道這件事的,當時有一篇文章預言了現在發生的這一切,並且還附上了一連串的圖片,除了有標記安全點所在的南雄市地圖以外,還讓我們看到了安全點內的一些擺設。」

  「繼續說下去。」敬宗笑著,不時把玩著手中的狙擊槍。這傢伙給我一種──隨性?亦或是……總之有點怪怪的,說不上來。

  「很多人都說他白癡,瘋了,無聊之類的話,但是你猜怎麼著?有人相信,還附上了更多的相關新聞……不過最後,這篇文就沉了,直到最近開始有感染傳出才再次被注意。」

  敬宗點頭表示同意,附和道:「就是這樣了,這就是安全點的由來──給予倖存者一個暫時安全的棲身之處。」

  「那這傢伙想必很有錢了。」我看著這客廳的環境,說:「能在市內設立這麼多安全點,想必是個對活死人有愛的狂熱有錢人吧。」

  「還不只這些呢。」敬宗右手指著頭上的天花板,「二樓存放著糧食與水,還有武器,不過顯然有其他人來過這裡,所以東西所剩不多了。」

  「容我插個嘴,」此時伊玫加入談話,問道:「剛才在三樓,為什麼你們不幫我們?」

  「不幫你們純粹是安全考量啊,你說是吧,大硬?」敬宗把問題丟給了大硬,真是卑劣啊!

  我本來以為大硬應該會有所猶豫才開口,不過出乎意料的,他很乾脆的直接承認了:「沒錯,確實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安全,所以我們不打算開門……不過既然你們已經進來了,我想我們未來還有些合作的空間。」

  「說的好啊,大硬,不過關於三樓……。」敬宗刻意拖慢說話的速度,眼神示意要把發言權交給大硬,不過大硬根本沒理他,於是他聳聳肩繼續解說:「是一個倖存者,但是上吊自殺了。」

  「自殺?也是被感染的嗎?」

  「不,感覺像是因為承受不了求生壓力而尋短的廢物。」敬宗邊笑邊說,那模樣真是十足欠扁,但既然大家都是倖存者,這種無謂的生氣就免了吧。

  這時,大硬突然跳出來說話了,「你們就好好休息吧,我們原則上互不干涉,只要不危害到大家安全,想做什麼事都無所謂;另外,你們也上二樓拿些補給,順便看看牆上的留言。」

  「留言?」我對這部份感到好奇,「你是說二樓有留言板?」

  「對,有些倖存者在牆上留言,這些訊息有些有用,看看也無妨。」大硬說完後就拿著他的衝鋒槍走人了。敬宗看他離開後也說:「我出去透透氣。」

  兩人都走後,伊玫起身坐到我旁邊,大德見勢也換位到了旻文那邊。伊玫在我耳邊細語道:「怎麼樣?你覺得這兩人可靠度如何?」

  「你是指這兩個還是那兩個?」

  「那兩個。」

  「很難說,大硬這人有點陰,但不難說話;不過敬宗就怪怪的。」

  「同意。」伊玫說畢,從口袋中拿出菸盒與打火機並晃了晃,以此徵詢大德兩人的同意。大德與旻文都笑著點頭後,伊玫點了一根菸,說:「那個敬宗讓我不安啊。」

  「總之,多多提防就是……要上去看看嗎?」

  「有何不可?」

  站起來,我伸出左手,伊玫也舉起右手讓我牽住她,然後笑著優雅的起身。旻文看著,笑說:「你們感情不錯嘛。」

  「以朋友來說,不差啦。」伊玫這樣說,這也是我想說的。

  我們互相鬆手後,便往二樓上去……。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361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ero101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死邊緣】第十話:殺性... 後一篇:【生死邊緣】第十二話: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ill615512大家
小屋更新中秋月兔餅乾的明信片 祝各位中秋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