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神人、儒者與盜賊.上片

作者:月君│2012-02-19 02:36:36│贊助:50│人氣:1216
  遙遙太行山,雲霧繚繞連峰絕壑之間。巍峨群峰,映著碧藍流水,綿延不盡,層層疊疊。曲折的山路,輾轉復側,直指一處幽微深谷。谷中九天飛瀑,日復一日傾瀉,在深潭上,揚起千年不息的波瀾。春秋更輪,永無絕期。

  柔風拂起,朵朵祥雲散去。穹天之上,三足神烏飛身眾雲之中,一如眾星拱北辰。隨之,萬籟倏然一寂。斂羽金烏,一展輝煌巨翼。是時,方圓萬里,盡披上一層金縷般的熾烈。

  同一時間,日影照射在潭面之上。炙熱金輪之心,一道飄忽人影,隱約而現。而後,白雲再度匯聚,天陽之光,一絲一絲減弱。日中迷影,亦隨水中之日漸趨模糊。就在最後一絲天光消散的同時,驀然,水掀三千丈,磅礡景象,恰似上古蛟龍翻海。漫天暴雨中,只見白衣飛舞,只見拂袖翩翩。德風仁雨,轉眼飄散天下。

  雨止水靜,天地清靈。至神之人,於焉現世。

  「呵……」神人開口,吸入一滴懸浮虛無的薄霧。閉目沉吟:「沉眠數百載,不知人間事。日影照幽谷,今朝終復臨。嗯……忖必是天下又墜入了無邊戰亂,亂世起而神人出,神人出而天下治。吾將擇名主而棲,謀求百代盛世!」

  神人舉手,立起兩指,在額邊繞而又止,似是在感應什麼。

  「原來如此,天下自黃帝不能致德,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流血百里。而堯舜起,立群臣。商湯放其主,武王殺紂。從此之後,強凌弱,眾暴寡。湯武以來,皆是作亂之徒!當今之時,天厭周德,九州四分五裂,諸侯攻伐兼併,未有休止之日。唉!黃帝啊黃帝,吾之故主,你可謂亂世之源啊!若無你,天下至德昌隆。當你橫空出世,即是亂世之始。而紛亂的世界,才需要神人的存在。」神人輕嘆:「若吾不曾降世,那將是何等太平?」

  神人擺袖,眼神一轉。「哀歎無用!現在,吾要改變!」心思把定,神人旋身,俯身向飛瀉一跪。「一拜太行,百年一暝。二拜太行,千載鍾靈。三拜太行,萬世清平!」

  「今日君子,好利不好德。吾示之以利,渡之以德。」神人提手,一具渾然天成、毫無文采刻鏤的車輿破水而出,浮游半空。神人躍身而上,赤足踏至的瞬間。神人再揚袍,數箱亙古財寶,亦從潭中出世。置之座上,準備以利一說天下諸侯。

  「黃帝歸天二千年,神人今日──入世間!」詩韻猶在空間迴盪,俄而,天際響動徹天龍吼。六尾似幻似真的神龍降現。為神人驂服,馮虛御風而去。


  行過天泉山澗,越過奇石險壁。瞰蓊鬱之野,渺擾擾紛塵。神人御六氣,駕六龍,浩浩蕩蕩,往太行山下的臨淄飛馳。蒼蒼六月息揚動,奔騰似野馬,散裂似塵埃,又輕柔地,似生靈的鼻息。風旋不止,羊角吹號。霎時天變地異,萬化齊鳴,萬物謳歌,頌神人下臨中州大地。

彼天一方,漠漠冥冥
灝氣飄搖,風雨相迎
燭龍騶馭,應天之行
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昔帝軒之掀兵兮,神人初臨
商天乙之應命兮,而有伊尹
周文珷之作亂兮,姜尚弗隱
  今中土之覆世兮,神人遺琛!

  雲雷交閃,虹霓錯落,宣告一曲盡了。神人天駕浮乘其中,六龍咆哮,破玄黃,絕青天,一瞬九重凌霄下黃泉。神人旋身,袖輕舞,似白雲飄飄。在清輕濁重同讚下,一謝美意盛情。

  就在永風和暢,大化至美之刻。忽爾勁風撲面,立斬一龍,銳氣不減,直向神人而去。如不聞喪伴五龍嘶吼躁動,神人從容拂手,息鋒光,解死厄,撫燭龍。隨後,六龍少一之故,析翳變色,雲氣失衡,車乘落中天。俯衝之勢,吹亂神人三千綠髮。一念電轉間,承載帝命之騶輻,安然座落齊國疆土。

  幾為無有的墜天之力,唯起細土微揚。神人輕遣,五龍化氣。滾滾白霧翻騰茫影內,神人身姿柔轉,足染紅塵。白袖搖,霑上容顏的三滴龍血,順風而逝。神人遠望四方,水流萬里,塵凝土重,乃太行山下沙河水。舉足一觀,泥垢已沾汙其上,淨去不得。

  「在此時步上凡塵,實非意料之中。吁!鳴龍死,落世塵。人間無有不朽身,日月亦墜晨又昏。血肉歸真,鬱鬱高墳。今朝腥染,恐彼野火焚。」神人吟罷,亂舞縱步,白衣飄盪,似在感歎,似在暢懷:「血霑吾容,是染血之災。而擘災之手,是在吾眼前,或遠在玄冥南海呢?」

  「擘災之手,不往玄冥,不向南海。」言語甫靜,琴音響奏,青陽東風伴隨造化噫氣,洗塵而至。風中細雨,彿如薄煙吹。神人籠罩其中,鼻息輕吸。充盈的生機,使神人一時愉悅忘神。無知無覺之時,腳下泥潭濁沙,竟漸漸萌發翠草新芽。眨眼過後,綠衣遍地,奇花競艷,有如天上。而在流風聚散處,赫見柳條成蔭,屏風人影。

  「今日在下,有幸一見至神之人。」低沉慵懶,透露著無所事事。表象之中,猶有一絲暗流莫測。

  神人拱手作揖,禮對屏圍後躺臥的仁風輕搖。「神人不敢當,一介隱士應時而仕。今朝天下亂世之秋。有道者合該順應時命,燃上照世玉燭,力求先王盛世。」

  「時命,呵!時世與天命嗎?天命驅使,以致能人應亂時而起。諦天命者,天意也!敢問神人,何謂天之意?」

  「天之意,生物類,養有生。使四時和、正光照。甘雨時降,萬物以嘉。」

  「喔……荊楚雲夢之國,沃土無盡綿延,年穀常豐常熟,民無飢饉凍餓。而齊魯三晉之地,水寒火烈,凶歲多有。黎民黔首,在艱苦中抗天求存。奈何天意厚此而薄彼?莫非齊魯之人其惡不容於天,荊楚之民卻至德感天乎?」

  「嗯……甚是。吾見小而不見大了。但吾以為天雖有刑殺之時,但總留一線生機。太古之時更有神聖之人得天下而治,德澤廣被,至於禽獸。其國亦在齊魯三晉之地。」

  「哈,現在反倒顯得吾只見其惡不見其善了。」擘災之手道。

  「閣下過謙了,是吾長為遠世之人,致使認知有了差池。只見其惡不見其善,總好過只見其善不見其惡。只見其善者,容易忽略那些受苦受難的人。閣下短短數言,頗有見解,不知名謂如何稱呼?」

  「真儒.狐丘子休。亦請問先生名號。」

  「嗯……吾名太行缺。」

  「同樣的以土為姓嗎?哈哈哈……」狐丘子休輕笑數聲,淡得自然,又彷彿刻意使然,若彼若此,恍惚莫辯。笑聲息止,子休續道:「方才失禮之處,狐丘子休在此向太行先生賠罪了。現在,吾意欲邀請太行先生上座論道,未知意下如何?」

  「吾向來不拒絕有禮之人。」

  語停,風向倏變。隱蔽儒者的屏屏,隨詩一曲,遍開滿目風光。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吾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吾,示吾周行。」

  隆隆擊琴聲,泠然紫袖飛。使人沉溺的音律,於迴風中流轉擺盪。美酒當前,合該暢飲。佳饌當眼,合該滿腹──神人昂首闊步,綽約搖影,踏出步步銀鈴翠響。自在之中,端詳一子撫琴,三子飄舞,侍座上一人風采。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吾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傚。吾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迷亂的音聲,百轉神思。不覺中,已入內心冥冥處。蝶扇翎羽,追隨舞者華衣。急促復又輕緩,彷彿不知歸途的失措,想是無路可尋,不如把握當下,一夜縱歡。既便肉毀骨銷,歡已極,樂亦盡,又有何妨──神人再跨數步,處子姿態,踏出步步仁獸祥鳴,顧盼柳風撲面,飽覽百花爭奇,更勝屏風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吾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且湛。吾有旨酒,以嘉樂嘉賓之心。」

  安然自在,神人入座,樂聲復於柔和。此刻,神人眉目對上子休一雙狐眼。隔几相對的人,袞衣章甫,玄冠墨髮,迥然於己的一身黑,深沉似谷納百川。微黯的面容,收斂不住難測心思。額上白毫,好似智慧,而非春秋鼎盛的年歲所致。手中紙扇,相同的玄黑,不同的逍遙,點綴著翠鳥輕音。

  「徒兒,備壺!」子休說,徒兒隨即捧壺而至。「招待不周,容吾再度致上歉意。」話語之中,笑意幾許,亦是虛實難明。

  「閣下盛情,缺某心懷感佩。」

  「微薄心意,只望君侯願受。感佩者,令在下惶恐了。」子休頷首致意,道:「這是初融之雪,眾水之中,無有甘美甚於此者。」

  「多謝。」神人舉杯,細玩白瓷杯上魚狗獵魚之圖,而後一飲而盡。「好水,果真人間絕有。」

  「呵。此水質甚雜,濁濁之象,觀而知之。水因質雜而甘冽美好,正如世道昏亂,而賢人並起,所謂惡水生芙蓉。也許天下就該混亂,亂之愈甚,聖之益明。妳以為呢?」

  「賢聖臨世的目的,無非是天下治。若天下治,賢聖自隱。吾相信賢聖德性超凡,內心所盼望的,應都是天下治,而非一己之名。」

  「哈,所言甚是。若賢人為了一己之名而有所為於世,那也不足稱聖了。」子休再度為神人傾滿一杯,道:「方才閣下提及德性,敢問先生心中對此有何看法。」扇之一角,指向神人面孔。

  「德性者,行天之道也。其中尤以五者為要,一者聖,二者智,三者勇,四者義,五者仁。聖者,先人知而知。智者,知為與不可為。勇者,無畏而為率。義者,捨己而為人。仁者,善處事待人。」神人說。

  「嗯,那吾知曉誰是天下最具德性之人了。」

  「誰?」

  「盜跖。」子休淡淡地說。

  神人一驚。「因何?」

  「侵門踏戶之前,先知哪戶人家不幸有資財,是先人知而知,聖也。判斷行動採取的可否,乃知為與不可為,智也。有所行動時,先眾人而入,正是無畏而為率,勇也。事成將離時,留待最後以防變數,此乃捨己而為人,義也。而在事後將財物等分,正是善處事待人,仁也。天下間若不備此五者而能為大盜,不曾聽說。」

  神人歎息,眉頭緊蹙。「閣下果然非凡,此非奉承,而是真實的感受。吾對仁義諸般的看法,與君不異。今天吾總算遇到一個能和他說實話的人。唉!聖人出,妄以禮義教之人民,卻不見人與人間不同的自性,而要以一種法則,擾亂每一個人的真性。這種作為和暴君盜賊,毫無分別。天下一切禍亂,皆因此而起。無奈,雖然如此言說,但吾將要施行的作為,也無非是聖人之教,縱知不盡完美,但要烽煙散、戰火平,又使人人得以安樂,恐怕也沒有其他方法了。」

  子休道:「明眼人說明眼話,終於,我們可以坦白了。妳究竟是誰?為何駕六龍、騰雲霄,似典籍中所載的神人。在世道轉移之前,天道會顯出預象,莫非妳正是要來另起新朝?」一樣的嗓音,卻少了幾絲暗流潛伏。

  「所言不差。吾正是神人,受天之命,掌握神能,萬紀不朽。每當一家德衰,一家將起,吾就會現世塵寰,輔佐新王迎向太平治世。風后、伊尹、呂尚,皆是吾之化身。」

  「但閣下是女子身,何以化身盡作男子?況齊國之君曾是……」

  「吾從來就沒有以真正的自己治世,真正的伊尹呂尚,只是庖廚釣客。他們身處隱晦,在來歷上自不用顧忌太多。吾只是借人的身分行事,而天下得治後,吾便將身分和名位,送還原本的主人,離塵而去。」

  「呵,就典籍所載。妳的手段可稱極端。」

  「夏桀殘虐,商紂無道,滅之順勢而為,亦是不得已而為之……」神人垂首,神情抑鬱而感傷。「但你需謹記,惡者並不全然是桀紂,商湯與文武的野心同樣不小。昔者黃帝和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吾幫助黃帝,只是因為他有戰勝的能力。若是蚩尤,就算得吾之助,也不能完全勝過黃帝。吾助子履和姬發,也是同樣的道理。」

  「聽此一言,吾開始懷疑你是否為無心之人,一切作為皆是順應天命。而為了達成目標,不擇手段。」子休說,見神人色現哀矜,微微揚起了嘴角。

  「非也,神人亦人。吾採取極端,只是設法將傷害降至最低。幸好無論是黃帝、商湯或是武王,他們王天下後有數百年算得上安寧。」神人嘆了一口氣,說:「吾亦感欣慰,生靈塗炭,實非吾所樂見。」

  忽爾語氣一轉,神人問道:「話說回頭,你是如何看見吾,又斬殺隨侍吾之燭龍?照理來說,雲為衣,霧為袍,飄雨為飾。你不可能看見吾。」

  「說來甚是無心。吾行路半途,忽見天上異象並起,風雨交錯,雲雷掀波。一時好奇,便以劍氣一試,你的出現,實讓吾意外了。但,你稱吾為擘災之手,倒是適切。」

  「為何?」

  「吾是近日橫行齊境中的大盜,妳車上的財寶,吾要了。」子休露齒而笑:「真儒即盜,盜即道也。天下萬事,不出仁義之道。吾師承顏淵一脈,顏淵家困,但安貧樂道。如今天下雖亂,吾趁亂為盜,正是效法先師精神。」

  「拿去吧!」神人斷然道,其臉色如常,全無憂吝之色。

  子休沉默半晌,雙眼微睜。「吾明白了,哈哈哈哈……原來,妳真是至神之人,對俗世的利祿,毫無興趣。」

  「本來無人可見,今朝意外相會。你吾之間有緣,既然有緣,那吾也不必吝惜身外之物。這些奇珍異玩,原本是要用來遊說諸侯。但吾不需要這些東西,同樣辦得到。若屆時真需要示之以利,吾再另尋他法即是。」

  「哈哈哈哈……那就多謝神人了。」子休說。

  「話說回頭,吾認為就算吾拒絕你的要求,你仍是有恃無恐。你不怕嗎?」神人眼稍闔,目光投向狐丘子休。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問題,荒唐了。吾不信神人不知箇中道理。」

  「閣下既為真儒,儒者的種種特質自是少不了。你以一劍使吾墜落九天,並殺吾龍,這使你判斷出吾並非不可劫。再者,吾遣走五龍後,使你認為吾勢單力薄,加上對車上財寶的覬覦,吾遂成為你值得下手的目標。另外,除了你信任自身的實力,你的徒兒亦是可靠的助力。最後,你既然身為儒者又身為盜賊,那坦然面對變數的勇氣,也不可能缺少。」神人言說時,子休漸漸露出了微笑。

  神人看向正閉眼弄弦的藍袍徒兒,其打扮有如天子公侯,哀怨而閉起的眼,沉沒在琴聲與回憶中。「你那名彈琴的徒弟修為甚高,能操縱四時陰陽之變。」

  「哈,望兒是吾最得意的高徒,也是吾自號真儒的主因。在收望兒為徒之前,自小失恃的她正逢喪父,孤苦無依,而聽了鄰里儒者的瘋話,傾家買棺,守喪傷身。當她在高墳前幾欲氣絕時,儒者還讚許她的至孝,卻不知她是真正無粟可食,餓瘦近死。適逢吾行經該地,救她一命,斬殺儒者。以禮殺人,真惡儒也!吾雖劫掠,但不會假借禮義之名逼死他人。吾讓望兒衣如權貴公卿,亦是諷刺這殺人的禮。」

  「你的本性,不是盜賊。」

  「哈哈哈哈哈……確實,吾時常也自感矛盾。但這又何妨?天下無道,禮崩樂壞。此時的周朝,天命已失,遑論在周之前的歷代之君。先王之法,已不適用在當今之世。我亦非不知變通的儒者,而是真儒,真正的儒者。吾好利,劫天下之人利吾。率性反真,比起殺人無需用刀的惡儒,更顯真性,故自號真儒。世上諸儒說愛有差等,吾愛吾徒,不愛天下人,理之至也!天下之人,不過財之源。而吾徒和吾,才是吾所關注。」

  「你如何愛你的徒弟呢?」

  「願追隨者來,只要願意又在吾能力範圍之內,無所不教。哪天想離開師門,吾亦不強留。劫掠所得,徒兒皆與吾共享。」

  「你之作為,我無權評說。」神人道,在心海深處,她無法否認狐丘子休的說法,確實有所道理。而且劫人利己,天下人盡為之,就算太平盛世,人依舊傷生滅物,滿飽腹之慾。

  神人起身。「就此別了。」

  「請暫候。」

  「嗯?」

  「吾人欲請教神人最後的議題。」

  「請說。」神人回過身來,頓首而言。

  方才神人和子休之間的几,已然不見。而神人所坐的金席,亦已無蹤。子休悠然倒臥,一手撐頭,一手揚扇,道:「你如何得知天命的存在?」

  「不知也,自吾有記憶以來,即是此番形貌,並不老之軀。每當天下需要我時,吾便來臨,不需吾時,吾便隱遁。一切自然而然,其中緣由,吾也難說分明。天命一詞,事實上並非太初即有,後來出現此詞,吾認為其概念,和吾之經歷不謀而合。有時吾想,是否吾就是天命所化。這也許能解釋因何吾雖是人身,卻不同於必死的他人。」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妳認為妳真是天命嗎?」子休問。

  「一時的想法,吾並無確定的答案。其實,對於天命,吾另有一看法──」

  子休打斷神人。「讓我一猜,看是否與君相同。所謂天命,乃萬物必然之進程。一件事之成就,必有其成因。成因之成就,亦必有其成因。是故。萬事萬物,無盡迴向,不過一個至先的元始。當元始啟動,一切就完成了。人看似有為,而真實者,無為也!」

  「吾必須再度讚嘆你的不凡。此想法,與吾完全相同。若是如此,吾的現世就能真正得到解釋,天下亂治、朝代興衰,也全都被涵蓋於天命中了。唉!不禁感嘆你我以及其他一切的渺小,只能受天命驅使,無有自我意志。此等天命觀,已超越了天命,而是包覆天命的大道。但吾有一說,可使此論破滅……」

  神人沉默了一段時間。

  似是在等待什麼。

  然後她說:「狐丘先生不答嗎?」

  子休大笑。「哈哈哈哈哈!今日忒樂也,吾笑了幾次,連吾也數不清了。原來神人的停頓,是要吾答。那我就說了──若有神靈全能,能能亦能不能,可使吾玄孫已死,而紂王猶在。適東而至西,行路等於未行。一切悖理之事,全能者能之,全能故,無不能也!而若神靈全能,自然可不欲人見,而人終未能見。而未能見之,不可謂之無有。因此,人無法確知是否真有此神靈存在。再者,若神靈全能,其要變易天下大道,而不欲人知,皆是反掌之易。」子休略作停頓,續道:「至先之道,天命之理,此神可破可易,既為可破可易,那,也不足為理了。」

  神人再飲,隨後起身,說:「吾踏越歲月之河,永在無亡之境。未曾聽聞如先生般契合吾心的言語,人所謂知己者,吾今日總算遭逢了。世路漫長,吾尚需完成我的使命。哪天若有閒時,希望能再一敘。」
  
  神人蕩袖,堅決迴身,踏出救世之路。「歷星沙之破闇兮,孓然一身!下太行之淑世兮,厥遇其人!」

  風,暗送著神人喜悅。子休靜靜望著神人的背影,心轉意動,揣測神人之情。感到些許悲憫,但稍縱即逝……

  神人一步又一步遠去,而兩人話語亦早在談話結束之時,凋零散盡了……

  而原本的想法,轉為兇狠暴戾。

  「若妳真是神人,又真讓天下治。清平之世,焉有吾盜賊立身之處。」

  心念變時,劍鋒隨起。子休袍中,一口赤金鑄成的劍,帶著必殺之意。在不及眨眼間,貫穿神人心槽。

  「啊……」神人輕嘆。「原來,這才是天命……」神人闔眼,頓時,命絕氣散,倒落塵埃之間。從此,永世不復。流下的一滴淚,是哀天下,或哀數千年來頭一次找到知己的自己?

  大皇遠處,陰雲飄捲,悲雨降下。萬星齊墜,四靈慘死,而諸國征兵不止,子殺父,強併弱。荊棘肆虐,舉世無聊。沒踝血河,洗去一切生機。

  「哈哈哈哈……天命。孔子獲麟,春秋止筆。顏淵德高,十八而歿。此也!此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徒兒持傘下,子休的狂笑隨著雷鳴不止。

  「天下注定混亂,天下就該混亂,這是天命所向的亂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子休揚手,神人財寶隨之飛入屏風。「將此事好好宣揚,吾要讓天下人知道,一個好德之人,如何死於寬厚!」

  「是。」持傘的望兒說道。她雨水濺濕的臉上,分辨不出任何心緒。

上片完

***************************

  許久沒有半夜發文了,還記得上次這樣是寫黑色天朝的時候。不過,嚴格來說,黑色天朝是半夜寫,白天發。這篇是剛剛寫完,現在發,都是在半夜。

  這篇是本來要投學校文學獎的,但因為寫到後來字數一定會爆,因為我有分上下兩片,上片是神人的劇情,下片則沒有神人出現,兩片合一主題才會完整。但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寫到後來很不滿意,我改了一下,但沒有改很多。到現在我覺得後面還是不如預期,但也就順勢把它給寫完,貼了上來。

  對了,本篇改編自列子說符篇的上地有大儒一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35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列子|莊子|戰國|孔子|顏淵|神人|周朝|商朝|

留言共 19 篇留言

皮卡丘騎士長
頭香!!!!


睡醒再看,晚安[e24]

02-19 06:42

月君
晚安,可能只有你看,謝啦!02-19 11:20
一不留 神犬
字體好!

02-19 12:33

月君
謝謝?02-19 13:33
大叔
@_@ 讚

02-19 14:30

月君
謝謝。02-19 14:33
髒小貓
有點寓言的感覺[e19]

02-19 17:35

月君
這篇是用列子說符的上地有大儒一段加以改編而成的,本來是古代寓言。02-19 17:39

我是覺得投了 得獎機率頗高=X=
月君的文筆為何會這麼好呢..

02-19 17:59

月君
後面的部分現在我還是沒什麼把握,只有對話組成,其它的要素太薄弱了。
沒有很好啦!我覺得改進空間很大。02-19 18:01
風靈草
[e30]
結果因為爆字數所以沒有投嗎?有點可惜呢。

02-19 18:17

月君
我到現在還沒有寫完,這是上半部。02-19 18:17
追風07號
太...太威了!根本是神作!!!
劇情峰迴路轉,結尾更是大大出人意料,令人不勝欷噓。
敢問閣下是否為中文或歷史科系背景,若不是,甚至相差十萬八千里,我乾脆直接自縊了。
小生在文中尋覓一處錯字,特地在此指出:「微薄心意,只望君侯願受。感佩者,令在"夏"惶恐了。」
另有一問,文中提到:「但閣下是女子身,何以化身盡作男子?況齊國之君曾是……」齊國之均究竟是...?還請閣下明示以解吾惑,感激不盡。

02-19 19:11

月君
讚謬了,有人欣賞總給我高興雀躍的情感。
啊啊啊!太美妙了,這興奮的感覺,我本來以為後半段挺糟的,沒想到竟然評價不錯。謝謝追風大願意來讀我的文章而且給予這樣美好的評價。
我目前高三,剛考完學測,我的志願確實是中文系和歷史系。
齊國君王的始祖是姜子牙,姜子牙就是神人化身之一的呂尚。02-19 19:30
追風07號
我方才才看完閣下在海河洲發表的師範大學學測歷奇,正驚訝您竟只是高三學生,若台灣學子都有如廝文筆,那麼台灣就有救了!看來我...是時候可以去自縊了,感謝解惑,珍重(噁...一命嗚呼)

02-19 19:37

月君
追風大過獎了,我的改進空間仍相當大,我同學中有更勝我千百倍的,相信台灣必可得救。
聽說一些修仙的人可以尸解蛻身,莫非,你是仙人?02-19 19:40
藍光雨
我覺得月君的小說很有個人風格,光從這篇小說故事的題目就與眾不同,能和喜歡寫小說的月君成為好友真的很幸福喔!光從我看過月君的黑色天朝,可以看出月君熱愛寫小說,還有讓我佩服的用心和認真執著喔!

02-21 15:48

月君
謝謝。02-21 17:39
百合子
恐怕無法評價,畢竟我離開這裡太久了,再加上文學素養一直都很差,我只能大概看出來你想營造寓言故事的氣息,真正看懂的地方也只有"後半段的天命而已"

02-25 15:01

月君
我想跳樓了,一堆人說很難懂。02-25 15:09
百合子
另外,你可以應徵霹靂劇本,我想應該蠻多人都會很開心的,畢竟年輕就是本錢

02-25 15:07

月君
等我大學畢業,霹靂要求大學學歷。02-25 15:13
百合子
那就出個翻譯本吧,這或許會多花你一點功夫

02-25 15:12

月君
我寫中文耶!02-25 15:13
百合子
正確來說,是文言文

02-25 15:15

月君
你去問那些國文老師看看我這篇白話還是文言。02-25 15:17
百合子
這情況跟妖刀記很像,文筆雖然優美,但是一般讀者不拿者字典是很難看懂的類型,好吧~我不懂文言文,我也沒把握自家的國文老師會願意聽我建言跑來看完再做評價

02-25 15:21

月君
好吧!我承認我有刻意講究一下用詞,有些在寫這篇之前我也不知道。
也許你可以試試看。02-25 15:23
風舞空
OK,很久沒評了,所以一些美詞就直接省略了,讓我們直接進入正題比較快.

我有跟你說過,其實你挺適合寫這種半文白的作品吧?儘管本篇很明顯的有「刻意」使用大量優美辭藻,但是比起妳之前的作品來說,形塑畫面的效果好上許多,在「看得懂」的讀者眼中,還算是可以忍受的範圍,不由得得稱讚一句:

你的文筆確實有所進步了.

但是,你在寫作上面的個人風格之強烈,在本文中依舊存在,例如像是用了一托拉股形容詞但是基本上就歸結成兩個字「神人」的主角,嚴格來說,你花了很多力氣在形容,但是個人真的看不太出來他神在哪邊.......依靠作者的解釋而非在問答之中透露出其不同於凡世的思維與想法,反而更像「隱士」而非是曾經幫助許多王登基的「神人」.

角色設定與描寫上的問題,看來依然存在喔.

其次,本文使用了非常多的詞藻形容,以古代半文白小說來說,本篇還算可以讓人接受,不過個人對於前面使用過多詞藻的這點是比較感冒的;相較之下,後面的對話部份你有所收斂,再保留古語的同時又不會太過「之乎者也」.但是同樣的,後半段過於注重對話的描寫,對話當中雙方的表情、聲音、對答中的反應等等可以輔助對話的又全部給他偷懶掉,變成很標準的「劇本」去了.......

兩者的平衡度要抓好啊......

03-19 04:06

月君
  先謝過風大的稱讚,我確實也覺得寫這種半文半白的文章適合我,不過這種文章都寫得很累。常常到後面,我就變回很徹底的白話風格了。

  神人的形象主要參考至莊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

  至於神在哪邊?大概就是永生不死,奇行異能吧!我覺得把隱士和大能者結合,在中國應該算傳統。我之前看了晉朝葛洪的神仙傳,神仙也多半是隱逸者,而且有濃重的叛逆、享樂主義,和莊子中逍遙世外、清靜自由的神人有相似之處,但有不同的樣貌和中心思想,扯遠了。我個人是把隱士和仙聖聯想在一起的,所以下文神人才自稱隱士。

  老實說,我在寫後段時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我當時也沒有頭緒要怎麼添加更多的表情、聲音、反應等等,又不顯得冗贅或重複,所以就這樣了。這篇是改自古代寓言(列子說符篇的上地有大儒),古代寓言嘗是以對話對話再對話組成主體,可能多少受到影響吧!

  另外,不瞞風大說,當初這篇的目的是學校文學獎,所以辭藻是刻意雕琢過的,並且有讓同學都看不懂的念頭。

  下課短暫,如露亦如電,樓下的留言稍後歸宅後回應。03-19 15:09
風舞空
最後,算是個人在看這篇故事的時候一點小小的牢騷,也可以說是看不太順的部份啦:

1.一具毫無文采刻鏤,卻渾然天成的車輿破水而出
(渾然天成的車輛又沒有啥雕畫部份,這勉強還算通,但是看起來就是很彆扭......)

2.浮游半空。神人躍身而上,赤足踏至的瞬間。神人再揚袍,數箱亙古財寶,亦從潭中出世。置之座上,準備以利一說天下諸侯。
(以利說天下諸侯需要用到財寶?不說他是神人,光是過去曾經服侍過這麼多王侯的身分,做到以理說天下應該也不成問題吧?)

3.忽爾勁風撲面,立斬一龍,銳氣不減,直向神人而去。
(OK,我會挑這部份的原因是,我到後面才知道這東西叫做劍氣斬龍......也有個人偷懶跳過的原因啦.)

4. 神人一步又一步遠去,而兩人話語亦早在談話結束之時,凋零散盡了……

  而原本的想法,轉為兇狠暴戾。

  「若妳真是神人,又真讓天下治。清平之世,焉有吾盜賊立身之處。」

(子休從相談甚歡,到分別突殺神人這部份,老實說,太過突兀了.如果說是前面的對話有稍微透露一點的話,可能還不會讓人覺得怪,但是後面就突然用一句話來表達.......也許是角色設定的關係吧?但是個人從前面無法找到線索的情況下,僅能依靠作者在最後給的隻字片語,未免有些美中不足了......)

大概看過之後的感覺就是這樣了,也許有些部份是受限於沒有寫完的原因吧?就看你在下篇怎麼補完啦.

小小意見,僅供參考.

03-19 04:06

月君
  關於第一點,我想了想,確實不太順暢。其主因在於渾然天成和毫無文采刻鏤有部分意思重疊。那個映襯或轉折用上的卻就不太恰當了,或許我該改成:一具渾然天成,毫無文采刻鏤的車輿破水而出。

  關於第二點,把諸侯寫的缺德點應該無傷大雅,畢竟她之前的老闆是黃帝、商湯、文武王耶!傳說中超不缺德的賢君耶!(自我解釋中)

  大台電腦開好了,換一台回應。03-19 17:40
月君
  「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下之邯鄲,遇盜於耦沙之中,盡取其衣裝車,牛步而去。視之,歡然无憂吝之色。盜追而問其故。曰:『君子不以所養害其所養。』盜曰:『嘻!賢矣夫!』既而相謂曰:『以彼之賢,往見趙君。便以我為,必困我。不如殺之。』乃相與追而殺之。」

  以上是我改編的古代寓言原文,可以發現,其實本文中盜賊開殺才是重點。我也覺得在這裡我轉得有點硬,雖然想要說子休不是好人,但顯然不怎麼成功。

  我覺得下片可能有點畫蛇添足,和這片的劇情幾乎沒有交集。但我還是希望有評論。若願意者,有勞了。03-19 17:48
風舞空
雖然這麼說有些怪,但是你看神仙傳然後來構築你所謂的神人形象,本身就出現了矛盾.會這麼說的原因在於,你所參考的神人形象是出世無為,冷眼俾倪萬物;但是你所創造出來的,卻是一個入世為求真理的形象......

隱士、大能、聖賢,你還事先把這三種不同的形象給搞清楚會比較好喔......

03-19 15:32

月君
  莊子中的神人並非冷眼觀萬物,而是為無為無不為,以天道的姿態化育萬物。但我確實是以比較入世的形象構築神人,其中也有參考神仙傳中所謂得道之人的入世(做官、享樂、娶老婆,有的沒的)。我在寫神人時,應該追求的是莊子筆下那種飄逸超然和後世道教庸俗神仙(他們也受到莊子神仙影響很大)中的一個平衡的樣貌吧!

  隱士、大能、聖賢,若你有看古書,就知道這三個在古代基本上通常會被聯想在一起。上古時代君主讓王給賢者,而那些賢者的人選通常就是隱士。隱士就是有大能的聖賢,這是中國的出世傳統。03-19 16:09
月君
  對了,我想到南懷瑾先生對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的解釋。若沒有記錯的話,也有功成後功名不歸己的含義。也許莊子逍遙遊中的此句,無執著的自由精神、為無為的政治精神、功成身退的處世精神,都是很好的解讀吧!

  老師說過,好的詩可以被反覆解讀為多重意象,莊子的文真是詩化地美麗。03-19 17:34
ShabbyBear
嗯.....好複雜。
我寫不出這種東西啦XDD

03-24 21:58

月君
我也不是每次都寫得出來。03-24 21:59
ShabbyBear
下片閱中,請稍後。

03-24 22:00

月君
我都忘了回這個。04-17 18: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MoonEmper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今天不存在:十八歲了... 後一篇:【詞】十六字令...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