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麒麟狩』龍子傳(六)【太急】

作者:追風07號│2012-02-18 21:50:34│巴幣:6│人氣:302

【太急】


  饕餮帶著椒圖在原地等了許久,卻始終不見另外兩人回來,這下當真是餓得眼冒金星。

  「我說五弟啊

  饕餮孱弱地轉動了一下頭顱,這時才看見在蒲牢就坐在自己身旁。

  「三哥你怎麼來了?」

  「是這樣的」已經來好一陣子的蒲牢,這時摸了摸鼻子,有點難為情地說:「螭吻要我來同你們說,他知道你和椒圖都沒有爭王位的野心,所以命令你們趕緊回宮,否則別怪他向你們開刀。」

  「可、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我還沒吃到鯨魚肉

  「就這個原因?五弟你也行行好,聽哥哥這次勸,忍一忍吧,啊?」

  「忍不住了都走這好多天想吃的緊

  「回去吧,算是哥哥我求求你了。」

  「三哥...對不起...」

  「」蒲牢頗感無奈,睨著眼看了看倒在地上不起的饕餮,問:「你是真的餓到完全不能動了?」

  饕餮點了點頭。

  「不騙我?」

  「不騙你。」

  「那好,螭吻有交代,若是你們不聽勸,就不用留情了,五弟,這下對不住啦。」

  饕餮微微仰起頭,見蒲牢張開口深深地吸進一口氣,然後就在下一刻,四周的景物全因為劇烈地晃動而模糊起來。

***

  「好一片赤膽忠心,我算是服了二哥了。」

  螭吻吃了一驚,連忙轉身向樹上一看,卻見到狻猊刁著煙斗,好端端地坐在樹梢上頭,而那他原該倒下之處,如今卻只有消散開來的煙霧飄渺,這才知道自己一開始就已著了狻猊的道。

  螭吻將笛湊上嘴邊,手在孔上一個飛指,三道水箭凌空射出,狻猊趕緊從樹上躍下避開,落地後逕自舉起了雙手,一副要投降的樣子,螭吻不禁一愣。

  「你這是幹嘛?」

  「二哥,你知道我的法術是鬥不過你的,那又何必白花力氣,做無謂抵抗呢。」

  繼引發狴犴的猜忌、誤判煙霧的障眼法,螭吻已經一連中了狻猊兩次的當,這下說什麼也不相信他會如此輕易就伏,料想他肯定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反倒是離狻猊飛退了一大步,迅速地在笛孔上輪了一個琶音,一座水牢就架起在狻猊的四周,任他插翅也難飛,這下才稍稍放心。

  「說!你究竟又有什麼計謀,快說!」

  面對螭吻的訓問,狻猊卻笑了一會兒,說道:「二哥多慮了,我真沒動什麼歪腦筋,不過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透

  「什麼事,說!」

  「嗯」狻猊看了看螭吻:「我在想二哥究竟為什麼要對四哥如此效忠呢?」

  究竟為什麼自己要對狴犴如此聽命效忠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一直都被螭吻壓抑在內心的最深處,任何人,甚至是自己,都絕對不能去觸碰,因為那是他最深最深的痛。

  長子贔屭沉穩決斷,螭吻卻浮滑輕狂,身為次子的自己,自幼就經常在心裡和兄長比較,每當看見贔屭做事謹慎,被眾人誇讚時,他便故意闖禍來引起大家的責罵,藉此搶走大家對兄長的注意,他不是沒有想嘗試效法贔屭,只是自己總是做得沒有他完美,在他面前,自己永遠就會只是眾人眼中的第二,不是第一,這是從一出生就已定下的命運。

  想對贔屭認同又不能夠的矛盾,被他潛藏在心裡,卻醞釀得更加強大,在和自己年齡鄰近的兄弟裡,蒲牢的懦弱膽小,反而突顯了狴犴的勇猛剛烈,這讓亟欲想尋求認同對象的螭吻,有了將情感轉嫁的對像,並加倍的崇拜與效忠。

  「二哥能不能在殺我前告訴我為什麼呢?」

  狻猊的詢問,瞬間將螭吻從內心深處的糾結裡抽離出來,沒想到自己竟一時想得出神,表情顯得十分狼狽,卻又不知經過了多少時間,心想這樣下去蚣腹遲早會尋來,屆時可就麻煩了,而眼下看似狻猊似乎真無其他把戲,於是把心一橫。

  「你別再嘴皮子行緩兵之計,我就不信你有天大的本事,能逃不出我這招的『水龍捲』!」

  說完,螭吻吹奏起一首輕靈悅耳的曲子,那原先囚禁著狻猊的牢柱,剎時化作一隻隻的水龍爬升,它們交相互地盤旋且扭轉、沖擊,眼看就要將狻猊給活活地扯碎在這急速又強力的水柱之中。

  突然「嘩」地一聲,巨大的水柱瞬間崩潰,繼而宣洩出的龐大水量,形成一道濤天巨浪向四處掃蕩,從那綻開的水柱中心,一名墨衣男子肩上扛著身穿丹色長服之人,左腋又挾著一青衣女子,右手持著黑色的長劍,從中飛騰而出,構成了一幅絕美的水墨丹青圖畫。

  「你這笨蛋!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給我這麼快就束手就擒啊!好歹也掙扎一下吧!」蚣腹氣喘呼呼地指著狻猊的鼻子大罵。

  「唉呀,我不知道你會即時趕來嗎。」狻猊道歉的同時,同時也回望正睜著靈動雙眼看向自己的青衣少女,問道::「話說,你這懷中的女孩兒是打哪來的啊?」

  「誰?喔,妳說這隻鯨魚啊?現在沒空和你多說,後面還有好多追兵,總之是要帶回去給饕餮吃的食物。」

  「食物!?誰是食物啊!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少女高聲地大叫,一邊揮拳踢腳地想要掙脫蚣腹的挾抱。

  螭吻看著三人沒頭沒腦地東聊西扯,全沒將自己放在眼裡,煞是惱怒,一連吹起五六個倚音,一疊又一疊的浪濤從天上層層地朝他們覆蓋下去。

  此時,蚣腹將辟水劍收起,噘起嘴一吸,那重重的摩天巨浪突然化作一注水流,剎時全被吸進他的肚子裡,蚣腹的酒量在整個東海裡赫赫有名,而這就是他引以為傲的絕活『吞浪』,他懷中的青衣少女頓時看傻了眼,一時都忘了要掙脫喊叫。

  大水全部被吞進後,蚣腹喊了聲:「來吧!」便解下繫在腰上的葫蘆,順手喝了一口當中的烈酒,隨即噴吐出去,這時狻猊也張開嘴,從中吐出熊熊的烈火,這酒和火一個交逬,頓時化為團團火雲襲向螭吻,此時他已來不及吹笛御水,轉眼間便換他被禁錮住了。

  蚣腹對著被困在熊熊烈火當中的螭吻說道:「二哥,為什麼兄弟間非要彼此相殘呢?難道我們就不能像大哥所說的團結合力嗎?」

  「住嘴!是你們挑撥離間在先,現在卻還有臉在這給我講道兒!有種就把我殺了,別囉哩八唆。」

  「二哥,我們也不想傷你,若你不願合作,要不咱們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憑本事來平定鯨亂,事情結束後大家都還是好兄弟,只要你答應一聲,我們就讓你離開。」狻猊如此說。

  「哼,與其在這讓你們這些小人污辱,我還不如自我了斷!」說完,便從懷中取出一把銀光匕首要往咽喉刺下。

  此時突然狂風大起,螭吻束髮的銀環忽然「鏘」的一聲迸裂開來,手中的銀刃暫時停住,接著卻是在自己周遭的火雲,須臾間均全往身後飛去,他不自禁地轉身回望。

  狴犴威風凜凜地站在那裡,風與火,順著氣流在他全身上下盤旋、燃燒,儘管身上被燒的焦黑、無數處的嚴重灼傷,但他卻絲毫不為所動,在場所有的人都為他那壯烈的氣勢所攝伏,一時都沒了動作。

  螭吻驅向前去,一陣水花泡影,兩人的身影倏地沒入其中,不見了蹤跡。

  蚣腹和狻猊兩人雖均無傷人之意,但狴犴引火自焚的激進舉動,卻也是因兩人所引起,心情頓時沈重,靜默不語。

  「那個剛聽你們說你們是來平定鯨亂的?」青衣少女怯生生地率先開口說話。

  「啊呀!我都快忘了有妳的存在。」蚣腹回神過來,卻無視少女的問題,逕自地說道:「狻猊,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快回去找饕餮他們。」

  「好,我也擔心他們遭遇不測。」

  「喂!我問你們話,你們有沒有在聽啊?」

  正當三人要起步離開,四周卻突然冒出一群精實、剽悍的鯨魚士兵將他們團團圍住,此時蚣腹感覺到懷中的少女猛然一個顫抖,顯然極為害怕,他將手握住腰間的劍柄,而狻猊也抱持警戒。

  「把那女孩交出來,你們兩個之後也跟我們走。」一個看似是兵卒長的士兵用著命令式的口氣說到。

  對於龍子而言,除了天庭裡少數幾位尊貴的神祇及龍宮城內的王室成員外,天底下鮮少有人敢用如此無禮的語氣與之說話,蚣腹聽了大是不悅。事實上,這群鯨兵,包括懷中的少女,均看不出蚣腹和狻猊,甚至是方剛離開的狴犴和螭吻,他們的原形其實是『龍』。

  在靈族界中,個人只能看出較自己族別低階的靈物,但若對方的原形階位比自己要高就無法看穿,這也是為什麼龍子們能看出少女與士兵們都是『鯨』,而對方卻無法辨識的原因。

  「可惡,還是被追上了。」蚣腹不禁啐口,剛一路上他能閃就閃,能避就避,倒不是忌憚他們有多厲害,只是一動手便要耗上不少時間,此刻他與狻猊又心繫饕餮和椒圖,更是不想花費時間與他們周旋。

  蚣腹心念方動,忽聞遠遠一處傳來一道霹靂巨響,他和狻猊頓時感到耳裡一陣刺痛,就在此刻,懷中的少女竟以之前未有的巨大力量扭動掙扎,同樣的,眼前這群鯨兵也似著了魔般,丟下他們三人不理,一股腦的全往傳出聲音的方向徙去,此時,少女突然狠狠地咬了蚣腹的手一口,他一個吃痛,鬆開了手,少女掙脫了他的挾抱,竟也尾隨著鯨兵前往的方向奔去。

  「大事不好,我們也快走!」兩人即刻動身追上,因為那傳出巨響的方位,正是往饕餮他們所在之處的方向。

***

  「啊!!!!!!!!!」

  饕餮雙手抱頭,兩眼發直,口吐涎沫,痛苦地跪躺在地上。在他眼前,是正在放聲鳴叫的兄弟蒲牢,那如萬馬奔騰、怒濤排壑的音量,從他那嬌小的身軀裡,無窮無盡地爆發出來。

  「三哥,住手啊」饕餮哀嚎到,但蒲牢完全沒有聽到,他已完全沈浸在自己所製造的音爆之中。

  四周的景象因為一圈一圈擴散出去的音浪而嚴重扭曲,饕餮頭痛欲裂,意識極其混亂,正當他想在地上翻滾之際,這才注意到身旁的椒圖也用著雙手摀住耳朵,那半透明狀的貝形防護帳,正隨著他痛苦的程度時隱時現,竟是無法抵抗那無形音浪的侵襲,椒圖那痛不欲生的猙獰面目,是饕餮之前不曾見過的。

  要好好照顧椒圖喔。

  不知是誰曾經對自己說過,這句話如在饕餮心頭滴下的一滴水,在他心裡的水面綻開一道漣漪,進而化作波濤洶湧的狂瀾。

  「哇啊啊啊!!!」

  整個人突然從地爬起的饕餮,他的口已張開到最大的極限,四周頓時飛沙走石,草木岩石全都往同一個方向開始移動,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開始將一切的事物,不論是有形的、無形的,全部都往他的口中吸入。

  那是前所未有過的龐大吞噬,饕餮為了拯救椒圖,卻失去了理智,他開啟了體內巨大且浩瀚的黑洞,萬物、空間、時間、光線、聲音...全都將被吸入,而這最後的結果,會是只剩下什麼都不剩的虛無無限地擴大,直到饕餮也把他自己吞噬殆盡為止。

  此時,一群鯨魚蜂擁而至,卻接二連三地被饕餮吸入口中,而蒲牢和椒圖也已瀕臨即將被吞噬的危險邊緣,但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將都在同一個瞬間發生完成。

  一隻突然冒出的嬌小鯨魚猛烈地撞上蒲牢;

  蒲牢受到撞擊發出一道最高音頻的鳴叫;

  受到這聲鳴叫的刺激,饕餮加速了黑洞吸收;

  蒲牢、椒圖他們已經半進入饕餮口中;

  隨後趕到的蚣腹和狻猊大喊著:「不要!」

  此時,每個人眼前均乍現一道裂成碎片的白色強光,在這之後就都失去了意識


※本篇縮圖為降雪(snowing25)為本小說所繪之『執手』,經作者同意後上傳使用,若欲欣賞原圖,可至原作者小屋,點此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355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麒麟|四神|武俠|仙俠|玄幻|東方|妖怪|兄弟|冒險

留言共 4 篇留言

JZ
好好看噢心情好好喔~龍子們真帥!
這篇我好像不小心爆笑了三次,整篇其實是很正經的(真心)

02-18 22:17

追風07號
你不會是幻想著諧星作家在電腦前正襟危坐地寫小說的畫面來看這篇吧XD
糟了~糟了,我會不會擺脫不了搞笑咖的命運啊(嗚嗚...)
真的好感謝你,一PO出來,你的GP馬上送到,就甘心ㄟ!希望故事當中有你喜歡的角色。
預告下一集會有超級出乎意料的發展喔(不過可能會多拖幾天稿...)02-18 22:25
JZ
我..我喜歡饕餮和椒圖,女孩子嘛~難免會喜歡比較浪漫的[e5]
每次到他們的劇情我就整個眼睛閃亮
好想替他們畫插圖(握起數位筆)

02-18 22:45

追風07號
我也好喜歡他們兩個說(作者偏心)
我也常寫著幫他們畫造型,可惜我功力不到家(尤其古裝),還是做罷
降雪這等功力能為他們兩個畫插圖,是他們的福氣,若是有閒請隨意提取去創作吧~02-18 22:59
KIN
很不錯歐! 我也要繼續努力創作!

02-20 13:34

追風07號
謝謝你!^____^02-20 18:02
翠影
=w=
翠影來狩獵追風的龍子了。
其實,以前因為玩了某電動...跟九龍有關,曾經想把他們擬人畫:p
不過,人是怠惰的[e25]

02-22 09:00

追風07號
歡迎阿翠!希望你得筆電趕快不要耍傲驕
研究生的筆電太任性是件很可怕的事...
謝謝你願意繼續看我的創作,我也曾怠惰過(近兩年沒動筆),所以更要珍惜現在的一頭熱,哈哈。02-22 19: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ussianbo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一屆無差別比蠢大賽(主... 後一篇:給 帝之縣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