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交錯之空 四十七章

作者:AN/SPY-1G(V)7│幸運女神│2012-02-06 12:33:59│巴幣:2│人氣:632
四十七章

維盧沙大陸標準時間19446422:40
天界
醫療中心

  曙光從包圍自己的黑暗間透出,彷彿掀開一道布簾,瞇著眼睛看向光源,那似乎是某種罕見的照明;緩緩地掃視一下出現在視線中的房間,周圍的一切是她從未見過的布置,簡潔之中帶有令她驚嘆的美麗藝術,她以前所成長的教堂中的壁畫和彩繪玻璃也從未見如此的裝飾,
  天堂?...我已經死了...嗎?
  葉卡捷琳娜想著;身邊突然傳來微微的驚呼聲,緩緩轉頭望去,那是一位年約二十多歲,米色長髮、藍色雙眸,額頭和雙頰上有著藍色菱形與三角形紋章,身著充滿奇幻色彩與宗教風格的藍白色裙裝,樣貌連絕世之美都不足以形容的年輕女性,
  「孩子?妳醒了,太好了....
  葉卡捷琳娜方從對方的美貌帶給她的驚訝恢復,對方先溫柔的開了口,然後趨身往前緊緊的雙臂環繞擁抱她,
  「大姊姊?」
  葉卡捷琳娜不禁依偎在這位女性充滿溫暖與自然清香的懷中,好一會兒才想起問題,
  「請問...這裡是天堂嗎?...妳是誰?...
  女性慢慢地放開她,盈著淚水的溫柔笑容與葉卡捷琳娜對望,「嗯,這裡是『天界』〈同天堂皆為Heaven〉,不過...妳還活著......
  葉卡捷琳娜有些摸不清對方的意思,對方說她在天堂、卻又還活著,和她以往的想像和教會的教導有很大分別,下意識的掀開棉被檢查自己的身子,身上那些傷勢彷若不存在一般,破布般的衣服也被換上了類似絲質的舒適衣物;
  「我是一級神蓓兒丹娣,叫我蓓兒丹娣就可以了。」對方自我介紹道。
  一級神?是神明的等級嗎?...葉卡捷琳娜,葉卡捷琳娜‧梅比洛斯;」葉卡捷琳娜也回應,「是妳救了我嗎?」
  「......勉強說是吧,我只是治療妳的身體而已...喚回妳靈魂的是天界醫療中心...
  醫療中心?...天堂也有這樣的機構嗎?「可是...既然我都死了,那為什麼要...嗯?」
  提到「死」這字時,面前名為蓓兒丹娣的女神似乎受打擊般狠狠的全身一震,接著立刻的道:「不!妳還沒有......那時我碰巧遇見了妳...醫治妳的身體拖延時間,然後帶來這裡請他們喚回妳的靈魂...
  女神的態度讓葉卡捷琳娜有些訝異,讓她更不解的是為何堂堂在上的神明要如此努力的拉回她正苟延殘喘的生命;
  「為什麼還要讓我活著?不讓我一走了之...
  吐出這問題的一瞬間葉卡捷琳娜就發現自己的無心錯話,蓓兒丹娣更加不敢置信、震驚的望著她,接著蓓兒丹娣顫抖著手將手掌慢慢的貼到她的額頭上,觸及的瞬間,葉卡捷琳娜感覺彷彿電流竄過腦子,無數並非源自於自己的思緒直衝而下、顯現在她腦海中,那感覺是她此生從未見過、最真實、純真的善良,對所有生命的愛護以及豪不放棄任何一線生機的努力,這就是她面前那個女神的心。
  
  蓓兒丹娣了解了為什麼葉卡捷琳娜說出那樣的話,她在生命即將消失之前經歷過的那一切苦痛與絕望,是人類再怎樣努力構築的堅強也難以不被摧毀的負面,何況是面前尚未成年的孩子...她一直以為生命都懷著無論如何都要克服萬難、努力活下去的那道希望,但是,這孩子的心重重的答覆了她現實的無奈...
  蓓兒丹娣慢慢地收回交流彼此內心的手,然後又緊緊的抱著對方,眼淚再一次止不住的滑下。

  瑟雷斯迪站在觀察間外靜靜看著室內的女神和人類,他自己在下此決定前也思慮了很久,就算他不如此違反規定,蓓兒丹娣終有一天也會知道這現實,但那時她的崩潰可能會永遠的摧毀了她的心,與其如此不如早些將事實告訴愛生;
  「一級神瑟雷斯迪,評議會召見,請您立即前往。」
  該來的還是會來。
  「知道了。」
  瑟雷斯迪轉頭對著傳話的守護天使應道,然後跟著她前往天界評議會。

天界評議會

  「一級神瑟雷斯迪,你擅自更改教導課程內容,迫使蓓兒丹娣接受負面的觀念,甚至使她嚴重違反通道規定將天界與授權範圍以外的生命帶入天界,並在未授權之下要求以受限制之術法術醫治人類;一級神蓓兒丹娣對天界至關重要,你的行為不僅嚴重違反了多項規定,甚至可能使她得到錯誤的知識;」
  主持會議的議長嚴厲的對著中央台上的瑟雷斯迪講述道,瑟雷斯迪則是面無表情,只是抬頭與議長對望著,
  「對於以上宣判的行為,你是否有要解釋的部分?」
  「有;」瑟雷斯迪道,「我承認我違反規定,但是並沒有帶給她錯誤的知識,那是現在正發生在人界、活生生的現實;她終有一天要面對這些會讓她心碎的知識,我不認如此持續隱瞞下去會帶來好的結果,以上。」
  評議會上層列席的神屬們興起一陣討論,直到議長再次開口,
  「既然你已承認行為,那麼本會在此宣布判決:一級神瑟雷斯迪被判處降級二級神、凍結法術運用能力,以及永遠取消一級神蓓兒丹娣導師資格,此判決即起...
  議長的宣判突然被打斷,某位負責傳話的神屬到他身邊附耳,瑟雷斯迪依然面不改色的望著上方的列席議員;
  「這個...」議長的口氣中藏不住不敢置信的氣息,「在此宣達天神親自下達的命令:取消所有對一級神瑟雷斯迪的判決,瑟雷斯迪依舊繼續擔任蓓兒丹娣導師職務,但是暫時將蓓兒丹娣此行獲知的知識進行部分記憶封鎖,留待日後再行解除,並且,未來如要進行相關知識的教學需先向評議會告知。」
  瑟雷斯迪稍稍有些訝異,不過嘴角微微揚起一思欣慰的笑容,天神他擁有相同的想法,至少蓓兒丹娣的這堂課不算是白上了;
  在評議會眾議員眾說紛紜、驚訝不已的注視下,瑟雷斯迪微微屈身向議長行禮,緩步離開高挑天頂的廳堂。

  「天堂...確實是存在的?」
  醫療中心的天台上,望著面前從未想像過的美景,葉卡捷琳娜呆愣的道,
  「...但是,這裡給我的感覺和我學到的很不同...蓓兒丹娣,我們人類的命運是由諸神們所掌控的嗎?」
  葉卡捷琳娜向著命運女神問道,
  「命運...我所知道的是─咯呃?」
  突然一陣力量如鯁住封鎖掉蓓兒丹娣的聲音,葉卡捷琳娜疑惑的看著不知所措的蓓兒丹娣,
  是特記事項...「對不起...有些事情天界不能讓我─」蓓兒丹娣道歉道,然後將視線轉回天界城市。
  葉卡捷琳娜看著蓓兒丹娣,這位命運女神也一同憑欄眺望著,但是依然無法對她在人界見到的一切而釋懷,以往總是盈在美麗臉上的笑容完全失去蹤跡,
  「蓓兒丹娣,」葉卡捷琳娜輕觸蓓兒丹娣的手臂,「對不起...剛才我...
  「不...請妳不要自責...我想...真的是我太天真了...竟然連人界的現實是如此都沒有發現...」蓓兒丹娣轉過頭來對著她道,「你會憎恨我們嗎?」
  葉卡捷琳娜望著蓓兒丹娣淚眼矇矓的美麗眸子,緩緩地搖搖頭,
  「我不知道;但是,我感受到蓓兒丹娣的善良...謝謝妳救了我。」
  葉卡捷琳娜向蓓兒丹娣鞠了個躬表示感謝,
  「謝...謝謝妳...
  蓓兒丹娣伸出手、又緊緊地擁起葉卡捷琳娜,她的天使─聖潔的鈴音也從背後出現,張開潔白柔軟的翅膀溫柔地包覆她們;
  蓓兒丹娣?...
  葉卡捷琳娜再次呆愣地看著面前悲傷的女神和美麗的女神,似乎有溫暖的力量漫佈了她的身心,葉卡捷琳娜閉上眼睛感受那陣溫暖,她已經好久沒有沉浸在溫暖的擁抱中。
  
  「我的爸媽很早就因為傳染病去世,我和一些孩子被村民一起接到收容孤兒的教堂,我大概是他們中最大的吧;教堂除了神父外還有兩個大哥哥和大姊姊,他們照顧和教導我們,哥哥比較少出現,好像叫......我有點忘了,姊姊叫做赫蘭,他們倆人都很好,而且...
  葉卡捷琳娜抬起手,指著蓓兒丹娣的額頭,「他們的臉上都有和蓓兒丹娣很像的刺青...
  神屬?人界修行嗎...蓓兒丹娣意識到,不過這並不是太特別的事情;
  「我們生活的很快樂,大家都學到很多東西,但是不知怎麼的,戰爭爆發的消息也傳到教堂;一開始好像只是遠方的事情...但是,有天赫蘭他們出外,一群士兵突然...
  葉卡捷琳娜哽咽了一下,緊接後微微的啜泣著,好一會才擦掉眼角的淚水,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他們把我們帶到某個好遠的營地...然後...
  蓓兒丹娣按住她的手,請她不要再描述下去,她已經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人死後...能夠復生嗎?」葉卡捷琳娜淡淡地問道。
  蓓兒丹娣搖了搖頭,「只要靈魂和身軀分開...就像時間流逝了就找不回來一樣...
  「嗯...」葉卡捷琳娜嘆口氣,「不過我還活著,之後你們要怎麼樣處置我呢?」
  「這...
  蓓兒丹娣突然感覺到背後的來者,回頭一看,兩名守護天使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那裡。

  她們被帶到另一小房間內,裡面擺著類似客廳的普通陳設,雖然這些葉卡捷琳娜從沒在哪裡看過這些罕見的「家具」;除了兩張舒適的蛋形軟椅外,房間中央的圓桌上擺放著一白瓷似的瓶子;那兩位擁有讓人無法洞悉一切之青藍色眸子的「天使」其一,不若她冰冷長相般親切著帶著葉卡捷琳娜到其中一個座位,另一位則是向蓓兒丹娣交代著什麼,葉卡捷琳娜只看見蓓兒丹娣臉上浮出驚訝的表情,然後是歎息;幾些兒,兩位「天使」向她鞠躬離去,蓓兒丹娣默然的走到葉卡捷琳娜對面坐下,
  「我們...」蓓兒丹娣再次哽住話,低著頭,「我們被下令要封鎖這一段的記憶...
  葉卡捷琳娜不懂地看著蓓兒丹娣;
  「妳和我現在相處的這段記憶,必須要被封印起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開...」蓓兒丹娣難過地解釋道,封鎖的不僅是她們相處的記憶,更還有她自己在人界所見的浩劫,那殘忍不堪的事實;「我會回到我的工作中,眾神會將妳送回世界,幫妳找個新的安身地...
  「嗯...」葉卡捷琳娜點頭表示了解,「那...我們還會再見面嗎?蓓兒丹娣。」
  「我希望...但是...我不知道...
  心底的馬錶正在倒數著,評議會提供她們最後相處的十分鐘,距離底線越來越近,她們的視線終於對焦在中間的瓶子上,光滑的乳白色弧形瓶身反射著室外與室內的光線,
  「把這個喝下去,我們就會忘了這些...
  蓓兒丹娣不知從哪拿出兩個杯子,將瓶口打開倒出清澈的液體在兩杯中,透如水的液體微微散著自然清香,
  「我想再和蓓兒丹娣見面...
  葉卡捷琳娜和蓓兒丹娣先後拿起杯子,輕輕的互敬然後飲下,藥水入口的感覺是淡淡的水果清香和甜味,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葉卡捷琳娜還以為對方拿錯了東西,不過只經過幾分鐘,一陣睡意便湧上了全身,抬頭看,蓓兒丹娣也是恍恍然,
  「藥效嗎...
  「嗯...開始了。」
  蓓兒丹娣努力起身,坐到葉卡捷琳娜身邊,似乎在詠唱著她所不懂的語言,同時另一種溫暖力量如浪潮拂動、隨著她的歌聲進入了體內,
  「蓓兒丹娣?...
  「這法術......確保...我們...將來再見的約定...即使...此生無法......仍然會...將約定和這回憶...延續到...妳的後代...
  「...延續...蓓兒...
  葉卡捷琳娜在蓓兒丹娣的擁抱中闔上了沉重的眼皮,而蓓兒丹娣亦是,她們互擁著進入深深的沉睡,
  「...回頭......

維盧沙大陸標準時間19446610:40
大西洋

  拉長的汽笛聲的喚醒了躺在上層艙的葉卡捷琳娜,灰暗的艙內盡是互相緊挨的人,多數熟睡著,其他則從窗戶和敞開的艙門看向外面,葉卡捷琳娜的位置正好能看見其一,那是海洋,一艘中型軍艦冒著黑煙在視線中航行,外面的景象、底下傳來的引擎鼓動聲和上下緩慢搖晃的地板告訴了她這是艘輪船;
  兩個人影從身邊小心翼翼的移身往艙外走廊,一個應該是船員,另一個則是士兵,手上提著步槍,她稍微嚇了一跳,不過從對方身上感覺不到惡意,葉卡捷琳娜鼓起勇氣拉了拉那位士兵的衣角,
  「什麼事?」
  士兵粗糙的聲音讓葉卡捷琳娜稍微瑟縮,「請問...這裡是哪裡?...
  「難民船,開往尤西亞大陸的─」
  士兵隨意的丟出回答,然後又跟著邋躂的船員走出艙外,離開視線前從口袋掏出一包菸;
  「尤西亞大陸...
  望著無際的海上,葉卡捷琳娜感覺很多東西想不起來,但是思緒中一直有個美麗但看不清容貌的女性正在對著她微笑,溫柔地向她說著些她聽不動的語言。

尤西亞標準時間2013525 02:00
巨石陣空軍基地

  基地的宿舍中,梅比烏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醒來,一直等著在腦海中繚繞的夢境退去,但那卻如刻印在腦海的回憶般永無法忘記,
  「祖母?...
  胸前淡淡的發著光,梅比烏斯起身、伸手握著那光點,光絲從手指縫隙中游出,在她的身體周圍環繞,
  這是...我們的...約定...
  流光消失無蹤後,蓓兒丹娣的聲音微微的迴盪在她心海中。

天界

  蓓兒丹娣睜開眸子,出現在視線中是白雲與藍天,還有天神慈祥的面容,他們正坐在殿堂方廣場的花園中某張椅子上,
  「父親大人...
  「所有回憶都回來了吧。」
  淚水慢慢的從眼角滑落,蓓兒丹娣點點頭、接著轉過頭去擦拭眼淚,
  「葉卡捷琳娜...我終於...實現和妳的約定了...」望著藍天,蓓兒丹娣抽噎的道。
  回想起一切,那次別離後,她再也沒見過那個棕色瞳孔的黑髮少女,因為根本不記得發生過那次拯救和見面,和梅比烏斯─維蘭迪‧梅比洛斯相識時也幾近絲毫未覺,直到現在...她覺得迫不及待要去和梅比烏斯見面,
  「父親大人,我想...
  「去吧,好好珍惜這個人類朋友,在她的生命走到盡頭前。」
  「是。」
  蓓兒丹娣起身,擦乾眼淚深深地向天神鞠躬,不過天神只是走過來再次擁抱她,
  「『將來』會有很大的改變,我們所知的一切會有許多都被打破;但是,不要忘記了自己的理念。」
  擁抱結束,天神拍了拍蓓兒丹娣的肩膀,「回頭見。」
  「嗯,再見,父親大人...
  一陣光芒環繞,蓓兒丹娣已經回到了天界評議會上層的那座房間,大門在她身後開啟。

09:30
尤西亞大陸
巨石陣空軍基地
  
  除了浮在空中、隱隱可見的光門外,這日上午巨石陣基地就像是普通的空軍基地平凡與忙碌,駐紮在四周的ISAF陸軍部隊先行撤離了半數,幾些天前的緊張氣氛消散不少;尤托巴尼亞空軍的Akula中隊在今日上午掛上額外副油箱離場,前一晚在基地降落的兩架IL-86加油機將一路提供燃油補給,直至機隊越洋返抵國門,機隊起飛時,許多沒當值或閒著沒事的飛行員和地勤員們都前往跑道邊為這群不常出現的空軍朋友們送行;前兩次任務中就任及時指揮角色的E-3C 預警機和戰場偵察機E-10A,與一支ISAF空軍支援中隊混編在稍後返回所屬基地;另外基地的定期巡邏機隊也照樣運作,在巨石陣周邊維持空中管制,偶而前往天界進行偵查;八門軌道砲在夜裡已經將砲口調整為關機狀態的直指入天,不復先前的偽裝廢棄狀態,不過軍方和政府已經在預先為外界的批評聲浪另外做準備。

  對梅比烏斯來說,至少到現在為止、今早平靜的出乎意料,她像是平日在原屬基地生活一樣早起,進行尋常盥洗和用餐、飛巡任務簡報、檢查機體、升空進行空巡,只是依然浮在半空的那座通道告訴了她現今的非凡;除此之外,那個夢境依然在她的心底繚繞著,使她總是期待著什麼,等待那的到來。

  平靜的空巡結束後,梅比烏斯終於回想起她在期待的事物,當她將座機降落在跑道上、順暢的停妥在停機坪後,她也看到了那等待的對方,
  「蓓兒丹娣。」
  拿下頭盔後,梅比烏斯綻出笑容,看著站在登機梯旁的命運女神,走下梯回到地面,
  「梅比烏斯...」蓓兒丹娣伸出手,白皙的手指輕觸對方的臉頰,「葉卡捷琳娜...雖然晚了五十年,我...」晶瑩的淚水從那藍眼滑下,「我終於...達成與妳的約定了...
  蓓兒丹娣抬頭望著梅比烏斯的臉龐,雖然髮色和瞳孔不同,但實實在在地存著葉卡捷琳娜的影子;
  『...是呀...我也...回想了起來...終於...我們見面了...
  梅比烏斯說話,但那居然是葉卡捷琳娜的聲音,蓓兒丹娣驚愕地直愣著,
  『我想...傳承下來的,可能還有我的心靈吧,在她的身體裡...
  在座機F-22E的影子下,梅比烏斯張開臂膀,將纖瘦的蓓兒丹娣擁抱入懷,
  「葉卡捷琳娜...
  將頭埋在梅比烏斯的胸口,蓓兒丹娣哭泣著輕喚對方;
  『謝謝妳的力量...守護著我的後代...』撫摸蓓兒丹娣的頭髮,葉卡捷琳娜的聲音說著,『不過,恐怕我無法久留...但我們道別前,還要去見個人...

  敲門聲傳來時,赫蘭依然坐在棉被中沉思著,身邊放著看到一半的時代雜誌,戒護女士官幫她開了門,
  「...蓓兒丹娣?」
  「赫蘭小姐,我帶『她』來找妳...
  為蓓兒丹娣的到來驚訝之餘,赫蘭也看見了後面高過蓓兒丹娣的身影,
  「妳是...呃!」
  赫蘭驚愕的伸手摀著嘴,看向那熟悉的身影,縱使眸子和頭髮相異,個兒也高大許多,她決不會認錯那群孩子中最懂事聽話的女孩的樣貌,
  「葉卡捷琳娜?...
  『赫蘭姊姊,』梅比烏斯的臉上綻出了重逢的笑容,『好久不見...
  赫蘭從床上猛然站起,走到了梅比烏斯的面前,顫抖著伸出雙手,輕觸梅比烏斯的雙頰,
  「妳...沒有死?...
  『我...逃過了一劫...但在另一次臨死之際...遇上蓓兒丹娣...
  赫蘭轉頭望向蓓兒丹娣,對方微笑回應,將那經歷用心靈傳遞給赫蘭,包括那些被評議會封鎖的事情;
  『...只剩下我活下來...我好想念妳,赫蘭姊姊...
  梅比烏斯輕倚在赫蘭的肩膀上;
  「孩子...
  赫蘭抱緊了梅比烏斯,在旁看著的蓓兒丹娣在此時愣了,視線中看見的是成年的葉卡捷琳娜與赫蘭相擁,蓓兒丹娣不禁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好多話我想和妳說...可是,我是來說再見的...
  結束擁抱後,梅比烏斯對著詫異的赫蘭緩緩道;
  『赫蘭姊姊和梵狄哥哥就好像我的家人...而我,已經走完人生的旅程,請不要擔心,我的人生很充實快樂...現在...是向家人告別的時候了,請當是我長大離家了...謝謝妳,赫蘭姊姊...
  「小娜...小娜!...
  葉卡捷琳娜的聲音消失後,梅比烏斯稍微顛了一下腳,伸手按了下眉頭,視線重新定焦在赫蘭身上「嗯?...我剛才...在做夢嗎?」
  「是思念體...」望著梅比烏斯的臉,蓓兒丹娣輕聲道,「因為強烈的思念...使得葉卡捷琳娜的靈魂一部份隨著後代傳下來,直到現在...
  「靈魂...如果我祖母認妳是家人...」梅比烏斯看著赫蘭,緩緩道:「我想...該對妳說聲抱歉...還有,謝謝...
  赫蘭看著梅比烏斯,失聲撲進她懷中哭泣,梅比烏斯緩緩環抱她,閉著眼不發一語,幾滴晶瑩的淚水在她眼角邊出現。

  到處打轉尋找收訊者的勤務士官終於在複雜的基地內部找到梅比烏斯,不過進門前卻被戒護士官和另外兩個飛行員擋在外面,被要求把訊息交給他們代轉後,士官把那兩封訊息遞給萊瑞,轉過身後偷偷地對著那幾人直皺眉頭;
  「每次都這樣攔截會讓上面老大不爽吧?」看向持著訊息的萊瑞,塞弗撇撇嘴道。
  「有她作證我沒拆信,擔心啥?對不對啊?」
  萊瑞對著同樣也在門外的戒護女士官眨眨眼道,對方盤著雙手、微笑著以鬼臉回應;
  過了些時間,梅比烏斯和蓓兒丹娣先後從裡面走出,見到他們出現在門口而有些驚訝,
  「萊瑞...」笑容從梅比烏斯臉上浮現。
  「塞弗先生、萊瑞先生。」蓓兒丹娣向他們鞠躬問好。
  「妳和蓓兒丹娣小姐之間的謎底都解開了吧?」看著她們倆,塞弗說道。
  「嗯,是一個約定,從六十多年前到現在的,現在...那約定終於達成了。」
  「六十多年前...已經是祖父母輩了吧?」塞弗揚了揚眉毛道。
  「是呀,一直從那時延續到現在,」梅比烏斯牽起蓓兒丹娣的纖手,「而且...我覺得它似乎還沒有消失...
  「我也是...
  蓓兒丹娣和梅比烏斯相視而笑,兩手緊緊的相握;
  「對了,這個是給妳的命令,一個是從ISAF空軍部發下來的,另一個是請妳和蓓兒丹娣小姐去向計畫的高層部門報告,應該是關於那些武器之類的,報到時間寫在上面那裡;」萊瑞拿出那兩封訊息說道,「上面已經跟我們簡報過那些武器的許多資料,他們這次可能也會向你們解密。」
  「這樣啊...謝謝;那這個是...空軍部給我的命令?」
  梅比烏斯接過另一封命令文件,啟封掃視文件內容,萊瑞、塞弗和蓓兒丹娣也好奇地靠過來一看究竟,隨著閱讀,驚訝浮現在蓓兒丹娣以外的三人臉上,
  「哦?歐西亞總統會見...呦,這可是莫大的榮幸呢,」萊瑞向著梅比烏斯笑道,「是要感謝妳那次攔截了彈道飛彈吧。」
  「是指那個飛彈嗎?梅比烏斯?」蓓兒丹娣問道。
  「嗯...」梅比烏斯微微笑地看著那文件,「在殺了那麼多人後,那大概是...我和小寶貝做過最正面的事情了吧...
  「真是的,別那麼把善惡之別掛在心上,會起皺紋的,」萊瑞按著梅比烏斯的手臂,「我們都不願意見到戰爭的發生,但也只能盡自己的職責。」
  「皺紋呢?真謝謝提醒呵!」梅比烏斯回擊萊瑞的手臂,不過臉上是帶著感謝的微笑。
  蓓兒丹娣隨著談風聲的他們一起往外走去,腦海同時想著天神曾經告訴他的知識,有關那個被人類稱為XM135、能夠輕易打敗神魔屬們的武器;總有人會因為追逐理念或夢想誤入了歧途,神屬似乎也不能例外,當他們持上足以毀去一切的力量,都將是所有世界的危機,無以挽回的悲劇也將重現,
  也許...有些東西越少人知曉越好;暫時...讓它的存在深鎖於未知吧...
  「鬼神、單翼─」
  陌生的粗糙聲音從一群人後方傳來,梅比烏斯等人回頭看,走廊另一頭是一位年約四十多的上校飛行員,肩上繡著某個飛行中隊的徽章,從國徽可以出隸屬於貝爾卡空軍,正在朝他們走來,
  「我們是。」
  見到來者是貝爾卡軍人,塞弗和萊瑞有些驚訝的揚了揚眉毛,梅比烏斯也不解地望著對方,不過依然出自於階級差別、簡單的行個禮,
  「貝爾卡公國空軍第14大隊長,叫我馬塞爾〈Marcel〉吧;」名叫馬塞爾的中校聯隊長來到他們面前,「我是上次行動中,貝爾卡混合中隊的指揮機─」
  「那架MIG-31BM...那找我有什麼事?」萊瑞問道。
  梅比烏斯愣了一下,對方就是行動中那個以凝重語氣與她對話的貝爾卡飛行員;
  「瓦爾瑞契山脈,那天我也在現場,MIG-31...」馬塞爾道。
  「MIG-31...你是後來進入戰場攻擊友軍轟炸機隊的那四機之一?」
  馬塞爾嘴角微微揚起表示正確,「那時不論軍中還是百姓普遍是盲目地向上信任,經濟困境使政府蒙蔽了一切,等到認清現實早遲了;但是還是有些人早先發現了即將到來的破滅。」
  四人含蓓兒丹娣靜靜聽著馬塞爾的述說;
  「那支轟炸中隊和我同基地,他們和其餘隊伍一起出動,只有我的中隊因為編制不完整而留下;之後有個地勤小子跑來,告訴我他所見到的狀況...除此之外,他帶著一份高機密的命令文件...」馬塞爾短暫的停頓一下,「我不知道他從哪、怎麼能弄來,但是我知道那份命令絕不可能造假,我們緊急整備後立即升空...
  「這樣啊...那來找我們的原因是?」
  馬塞爾輕吐口氣,「雖然還是挽回不了,但我想說聲─謝了;至少...你們阻止了他們,否則我國將會負著更沉重的罪孽...
  「等等,那為什麼你還要加入打擊那個世界的隊伍?」
  梅比烏斯突然問道;馬塞爾轉看向她,一開始有些不解,直到發現了梅比烏斯的隊徽,
  「原來妳就是緞帶...我的理由?那場爆炸帶走了和我一同奮力拯救局勢的隊員,連我的武器官都死在後座上,只剩我苟延殘喘似的活著回到地面;知道了這些幕後的事實後,除了復仇外我無法忍受心中不斷狂燃的怒火。」
  「可是你們的復仇造成了更多傷亡!只是讓仇恨延續下去,那樣根本─」
  「沒錯,因為我從來不相信衝突會從這世界上消失,那只是世界上最天大的謊言之一,連諸神都為了私心而恣意生滅世界,我們又何必手下留情?徒讓自己躲在一角舔傷?」
  梅比烏斯愣了愣,還想反駁的她突然被萊瑞拉住;我了解,但別跟他爭這個。
  「你的感謝我接受,我也向你道謝,也幫了我們不少忙。」
  塞弗向著馬爾賽道,萊瑞也對著他點頭,
  「我們大概不會再見面,回國後我就退役了;妳的理念─」馬爾賽看著梅比烏斯,「我沒有義務接受,但我尊重妳,祝妳能達成那理想。」
  馬塞爾瞥了一下他們身後的蓓兒丹娣、接著轉身離去,塞弗和萊瑞目送著他消失在下個轉角處;
  又如遭逢打擊,瑟縮在後的蓓兒丹娣顫抖著挽起梅比烏斯的手臂,閉上眼、慢慢將白皙的臉龐靠在她肩上,梅比烏斯也伸手輕撫對方的頭髮,
  「世界...會改變嗎?...」梅比烏斯悄聲的緩道,她自問。
  「我始終...相信著...」蓓兒丹娣抽噎著。
  塞弗和萊瑞看著淚水滴落,蓓兒丹娣將臉埋入了梅比烏斯的懷抱中,靜寂中只有命運女神斷續的啜泣聲;
  「也許要離開這世界後,我們才能望見那改變的未來...
  萊瑞自言自語,聲音只有他和塞弗能聽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253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幸運女神|空戰奇兵|同人|小說|科幻|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STFS Silent Wing
昨天在捷運上看完了47章,很感動,不過我還是有記得到站了要下車XD
跟46章的時間差好久~~希望別向本篇的單行本一樣成了半年番啊!

是說...最近也買了ACAH,
因為覺得GPB好難用,又不會換飛機,亂按亂按按到"重新開始一輪",
結果6~7小時的進度就飛了 T_T
回到正題...因為買了ACAH,現在看到Akula都會會心一笑!
只是在遊戲裡遭遇到的時候多半笑不出來...
倒是,裏面有個愛耍嘴皮的飛行員酸Akula的橋段,還滿搞笑的.

萬惡的DLC好貴啊!
第7彈有YF-23跟Ka-50啊!!
想買的戰機加一加,又可以買一片ACAH了...= ="

48集加油!! 出本加油!!

02-08 16:04

AN/SPY-1G(V)7
在下覺得ACAH實在太過偏離AC優秀傳統了,遊戲模式雖然很新穎,但是新的優點卻都被缺點掩蓋,這方面反倒是AC3D還比較優秀;

對了,這次的YF-23真的超驚豔!在下最近也喜歡上她的外型!02-08 23: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33u5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緞帶、天空、噩夢... 後一篇:交錯之空 四十八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絕大部份巴友
魔幻小說《九芒記》第 162 章「一場大捷」發佈囉!歡迎瀏覽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