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貼] 零之軌跡官方小說--四個命運 最終完結篇 — 火拚疑雲 [上] [簡轉繁]

作者:white│英雄傳說 零之軌跡│2012-01-30 18:06:53│巴幣:0│人氣:1650
主要是簡轉繁然後修正一下錯字跟一些用語

原作:田澤大典
插圖:松龍

翻譯:Fragrance
 
版權聲明:轉載時請以超鏈結形式標明文章原始出處和作者資訊及本聲明
http://qinglingchuan.blogbus.com/logs/181797696.html
 
來源網站:清冷川
 
-------------------------------------------------------------------------------------------------------
 
【內容簡介】
 
主要是描述羅伊德一行人加入特務支援課之前的故事.....
 
故事開頭從遊戲序章處裡舊市區不良少年打架事件開始......
 
順序是..羅伊德之章..艾莉之章..緹歐之章..蘭迪之章..最後則是最終章..
 
-------------------------------------------------------------------------------------------------------
 
支援課所在大樓的一樓基本上是公用的。
從玄關看過來是個錯層的結構,略高一些的那層上擺放著一張長桌。
 
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上面陳跡斑斑,但做工很結實,沒有一點鬆動。
支援課成員們有時會在這裡用餐,有時會在這談天說地的閒聊;
不過現在,這裡正在召開一場與搜查工作有關的重要會議。
 
羅伊德正站在擺在長桌附近的一塊白板前。
 
白板上貼有舊市區的地圖,
羅伊德在上面簡單地寫出可能與這次事件有關的人名以及他們所屬的勢力。
接下來要進行的,是關係到 劍蛇幫聖書會之間的火拚的搜查會議。
 
羅伊德寫得差不多了,轉頭看向長桌,那裡坐著艾莉、緹歐和蘭迪。
艾莉和緹歐姿勢端正地坐在椅子上,蘭迪則靠在椅背上翹著腿,
大家都在等待羅伊德接下來的發言。
 
事情的開端是在五天前的深夜,劍蛇幫聖書會的成員分別遭到了襲擊。
 
羅伊德大致說明了一下事件的概要,簡潔地概括了事情的要點。
這是他在警校最先學到的東西:在搜查會議上如何進行說明的方法
 
地點是在舊市區各自不同的兩處。也就是這裡,和這裡。
 
說著,他在白板上貼著的地圖上標上紅叉。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地聽著羅伊德的說明。
 
艾莉指著白板上的地圖說:
 
在西邊小巷深處的西街,聖書會的成員遭到了襲擊……”
 
她的手指就這樣向著另一個叉號的方向平移過去。
在艾莉發話之前,蘭迪先開了口:
 
然後,在東邊的LIVEHOUSE門前,劍蛇幫的人遭到了襲擊吧。
 
他這麼說著,略微把體重壓到椅背上,晃動著椅子。
緹歐一直盯著地圖看,眼睛突然睜大了一些,看樣子是發現了什麼。
 
“……這麼看來,這兩個地方在舊市區的位置正好相反呢。
 
對於緹歐的話,羅伊德點頭贊同。
 
是啊。就算事情發生在同一個晚上,也不可能馬上知道。
 
他指著兩個叉號,對於這樁事件又提出了一個假設。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才發展到了現在這個狀況,
  確信了偷襲是對方幹的,大概就是這樣吧。
 
說到這,羅伊德抱著胳膊不說話了,看來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嗯,果然還是只能想到有第三者作怪啊。
 
這麼發言的人是蘭迪。
他把兩隻手墊在腦後,繃著臉瞪著白板,看樣子這是他想事情時候的習慣。
 
只要不是其中一方的所有人串供,兩邊應該都是不可能犯案的吧?
 
蘭迪否定了劍蛇幫聖書會雙方犯罪的可能性。
 
在這次的事件中,不管是劍蛇幫還是聖書會
只要其中一方的全體成員互相串通好,合謀演出是完全有可能的。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自己動手送同伴進醫院。
 
對於動不動就大打出手的他們來說,
向對手發起攻擊的時候應該不需要自己人吃了虧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關鍵的是,很難想像他們會出手傷害自己非常重視的同伴。
 
蘭迪說得沒錯。現在這個階段,我想可以假定兩樁案子都是第三者所為。

是啊……如果不能逐步縮小可能性範圍的話,那也不會有什麼進展。
 
艾莉手托著下巴,微微低著頭說道。
她經過慎重的考慮,對蘭迪和羅伊德的假設表示同意。
 
然後,她抬起頭來,望向羅伊德。
 
“——那麼,關於那個第三者,有一個名字已經浮出水面了呢。
 
羅伊德說了句是啊,點點頭,表情嚴肅起來,
因為事情至此終於接近了事件的核心。
 
魯巴徹商會——統治著克洛斯貝爾黑道的黑幫。
  根據格蕾絲小姐的情報,大概半個月前,有人目擊到其成員出現在了舊市區。
  雖然我們沒有時間去確認這個情報的真偽……
  但是,先假定製造了這兩起傷人事件的就是魯巴徹
  在這個前提下討論一下吧。
 
羅伊德一口氣說完,掃視著每個人。
這個動作跟剛才一樣,是表示他在等待大家提出意見。
 
這時緹歐突然低語了一句:
 
“……這樣一來……果然問題就是動機吧。
 
蘭迪回答緹歐說:
 
——嗯,動機啊……看起來沒什麼利害關係的黑幫,
  還有兩個不良幫派嗎……”
 
他說著,仰望著天花板,看得目不轉睛,就好像上面寫著什麼好主意似的。
當然,天花板上並沒有什麼答案。
 
注視著陷入沉思的緹歐和蘭迪,艾莉說:
 
應該有一條把這三個連起來的。
 
而找到這條線,就是解決這次事件的關鍵,幾乎可以這樣下結論。
 
那些小流氓和黑幫因為面子掃地而大發脾氣,
  然後就採取行動,本來我沿著這條線想了一下……但是提到黑幫,
  別說面子了,他們根本就還沒有見光嘛,連不起來啊。
 
對於蘭迪的話,艾莉也點頭同意。
 
蘭迪說得沒錯。
  沒有必要的話黑幫是不會出頭示威的,他們會藏在暗處等待時機。
  目前的情況下,格蕾絲小姐看到他們的時候,
  他們的行動好像也無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然後她將目光轉向羅伊德。
 
“——我說羅伊德,你已經有頭緒了吧?
 
緹歐和蘭迪微微吃了一驚,看向羅伊德。
羅伊德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看來艾莉想得沒錯。
 
羅伊德事先說明他還沒有確切的證據,然後表情嚴肅地說:
 
我覺得把三個連起來的就是黑月。

是那位熊鬍子律師告訴我們的情報啊。
 
蘭迪立刻補充道。
他似乎覺得事情變得有意思了,把手肘放在桌子上,身體往前傾。
 
確實,就可能性來考慮這是排在第一位的……
  但是,這樣的話,到底會是一條什麼樣的線呢。
 
艾莉再次用手托著下巴,一邊思考一邊說道。
她皺緊了眉頭,旁人看來也知道她正在沉思。
 
一時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周圍被重新到來的靜寂所包圍。
就在這時,緹歐開口說道:
 
點與點之間連接的線,是為什麼會連接起來的呢?
 
沒有人答得上緹歐的發問,看樣子他們都沒明白這個問題的用意。
 
導力網路之所以連接起來,是為了從終端訪問伺服器。
  終端這個點,和伺服器這個點,通過網路這條線連接起來,
  由此就能夠獲取訊息。
 
艾莉仍然手托著下巴小聲說:
 
也就是說,正因為有了想要獲取訊息這個目的,線才會連接起來……
  這樣的話,就只需要考慮魯巴徹跟劍蛇幫聖書會扯上關係的目的,
  是這個意思吧。

就是這樣。目的……更廣義一點來說是必然性吧。
  黑月的參與,產生了將魯巴徹和不良幫派聯繫在一起的必然性
  如果找到了這個,或許……”
 
解決事件就會有些眉目了。
艾莉和蘭迪點點頭。
 
可以馬上想到的,就是黑月來了以後,向他們提出聯手的要求……
  不過黑幫和不良幫派聯手這種事,應該不會有的吧?
 
艾莉對蘭迪的話也表示同意。
 
就跟蘭迪剛才說的一樣,黑幫跟不良幫派都把面子看得很重。
  只要他們不能平等對待彼此,那麼雙方的聯合就不可能實現呢。

那個……因數的關聯性不是雙向的,而是僅有單向的,是不是這樣呢?

喂喂,緹歐,又是專業術語啊?
 
緹歐複雜的措辭讓蘭迪發出了慘叫。
緹歐冷眼看向蘭迪:
 
那麼,我就為了蘭迪大哥,改用主人和奴隸的比方來說吧。

“……你是不是故意用了更難懂的說法啊?
 
艾莉插進來語帶責備地叫了聲蘭迪,然後催促緹歐繼續說下去:
 
緹歐,然後呢?

也就是說,並非雙方得利,而是其中一方單方面的獲益,
  如果這樣的話是否就能夠建立起關係……就是這麼回事。
 
這時,一直閉目凝思的羅伊德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小聲說了句是嗎,點了好幾次頭。
他整理清楚了自己的想法,並且確認了其中沒有漏洞。
 
你是不是有什麼靈感了?

必然性,還有單方面的利益
 
羅伊德回答蘭迪的問題說。
 
黑月開始進出克洛斯貝爾,對此魯巴徹方面會做些什麼?
 
羅伊德向大家提問。
這個問題非常淺顯易懂,很適合作為大家思考的起點。
 
單純來想,那當然是增強戰鬥力囉。
 
蘭迪第一個答道。
 
兵力的增強和武裝的強化,都是非常需要的吧。
 
他扳著大拇指和食指一邊數一邊說。
羅伊德微微點頭,算是認可了蘭迪的說法,接著說道:
 
如果是黑幫的話,武裝強化應該可以靠走私實現。
  ……不過,戰鬥人員又怎麼辦呢?

這個嘛……”
 
蘭迪張了張嘴,卻又沉默了。
要想成為黑幫的戰鬥人員,並不是雇傭來就萬事大吉了,
還需要相應的身手和心理準備。
 
一般想來應該是雇傭獵兵團吧……不,不行呢。
 
艾莉自己否定了自己說出口的意見。
她搖了搖頭,手托著下巴思考:
 
克洛斯貝爾在很多方面都受到周邊各國的密切關注。
  有反戰條約在先,如果出動獵兵團的話帝國和共和國都不會坐視不理。
  關於這一點,那些對這兩國唯命是從的政客和議員也都是一樣……”
 
艾莉一直從國內外角度觀察克洛斯貝爾這片土地,
她的分析是非常準確的,羅伊德一邊聽著她的分析一邊點頭。
 
也就是說,有某種程度的實力,
  同時又不會造成,或者是無法造成對帝國和共和國的外交問題,
  這種人是最理想的,就是這麼回事吧。

而且一兩個人是不行的啊。
  黑幫需要戰鬥人員的時候,那都是以一打為單位的吧。
 
身為戰鬥專家的蘭迪對緹歐的總結予以補充。
 
但是,這麼符合要求的人要到哪里去找,更何況還一次性需要很多……”
 
艾莉的低語在中途消失了,她的臉上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啊。
 
緹歐和蘭迪似乎也發現了。
緹歐也驚訝地睜大了眼睛,蘭迪則從椅子上抬起了身體。
 
羅伊德前輩,難道說……”

他們想把那些小流氓當做候補兵力嗎?!
 
蘭迪的大叫聲在整層樓迴響。
他注視著羅伊德,像是在尋求他的肯定。
 
是啊……那是一群血氣方剛,而且有組織有紀律的青年,
  作為在這個城市運用的兵力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羅伊德肯定了蘭迪等人的推測,繼續說道:
 
不過,要是兩個幫派各自都有眼中釘呢……

原來如此……那個瓦吉看樣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協助黑幫的。

那個叫瓦魯多的看樣子是那種喜歡占山為王的人……
  不大可能願意在黑幫手下辦事呢。

所以就讓他們互相殘殺,等到他們的力量都被削弱之後,
  再看準時機一口氣全部拿下……原來如此,就是在打這種算盤啊!
 
聽了羅伊德的話之後,
艾莉、緹歐和蘭迪都相繼發言,形成了一種奇妙的節奏,
聽起來簡直像是什麼演奏似的。
 
歸根到底只是一種可能性啦,把現有的情報一點點組合起來就是這樣了。
 
面對說得熱火朝天的三個人,羅伊德淡淡地說道。
看樣子他已經恢復了冷靜,想要確認一下自己有沒有陷入視野狹窄的誤區。
 
不過蘭迪已經完全興奮了起來,走到羅伊德旁邊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又來了~!都叫你別謙虛啦!
 
羅伊德嘴裡叫痛,臉上卻帶著笑容。
艾莉也是一臉不輸羅伊德的燦爛笑容。
 
嗯,我也覺得很中肯啊。
  推理也很自然,從情理上來說也很有說服力。

“……搜查官資格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啊。
 
緹歐說著閉上眼睛,微笑了起來。
被三個人輪番誇獎,羅伊德抓起了腦袋,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謝謝。——然後呢。
 
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羅伊德接下來要說的話上。
 
這些推理……你們不覺得告訴那兩個人比較好嗎?
 
艾莉他們又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那兩個人是指……”

喂喂,該不會是……”
 
羅伊德指著寫在白板上的字說道:
 
瓦魯多·瓦雷斯和瓦吉·赫密士菲亞,劍蛇幫聖書會的首領啊。
 
-------------------------------------------------------------------------------------------------------
 
入夜之後的站前大街人影寥寥,
克洛斯貝爾車站巨大的影子浮現在夜晚的黑暗中,
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壓迫感,幾乎沒有人會到這來閒逛。
 
開往共和國方向的末班列車發出一聲尖銳的聲響後出發離開,
之後周圍就被一片靜寂所包圍了。
 
羅伊德一行人等到這沒有人了之後,
把瓦吉和瓦魯多叫到了這條站前大街隱秘處堆放建材的地方。
 
這裡應該是不會引人注目的,
作為警官和城裡不良幫派的首領秘密會面的地方再適合不過。
 
就在支援課成員快要抵達車站前的時候,一聲怒吼響徹了四周。
 
蘭迪第一個反應過來:
 
喂,剛才那個聲音……”

我覺得是劍蛇幫的首領。
 
緹歐立刻切換成了感應模式,回答道。

羅伊德一邊加快腳步一邊對大家說:
 
看來得快點了。
 
艾莉他們也聽從羅伊德的話加快了速度。
 
他們沿著站前大道旁邊岔出的一段樓梯衝了下去,
來到堆放建材的地方時,瓦魯多和瓦吉已經到了。
 
瓦魯多把木棒扛在背上向瓦吉逼近,一副隨時會撲上去的樣子;
瓦吉則半帶笑意地望著姍姍來遲的羅伊德一行人,氣氛可說是一觸即發。
 
你們這些傢伙……”
 
羅伊德對瓦魯多不耐煩的聲音聽而不聞,道歉說:
 
抱歉,兩位,看來讓你們等了很久啊。
 
瓦吉轉向羅伊德,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右手放在胸前,簡直像在演戲似的。
 
受到您的邀請是我無上的光榮……”
 
說到這,他抬起頭來咧嘴一笑。
 
你應該會照我們約好的那樣,給我講些有意思的事情吧?
 
路燈製造出的陰影落在他臉上,營造出一種懾人的感覺。
 
不管有沒有意思,我想應該是件耐人尋味的事情沒錯。
  請你們現在就聽我說好嗎?
 
羅伊德準備開始解釋,因為瓦吉看樣子已經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叫到這裡來了。
但是,瓦魯多還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出言打斷說:
 
等、等一下。有意思的事情?你小子到底在說什麼?!
 
儘管感到吃驚,但瓦魯多仍然盡力擺出咄咄逼人的樣子。
瓦吉像是對他的這種努力不以為然似的,歎息道:
 
你還真蠢啊。
 
聽了他的這句話瓦魯多臉色大變,瓦吉卻視而不見,毫不停頓地繼續說:
 
關於五天前的晚上,發生在舊市區的兩起傷人事件……
  肯定是真正的犯人已經有眉目了啊。

什、什麼……?!
 
瓦魯多發出驚訝的聲音,同時艾莉等人也吃了一驚。
 
“……你們這邊也在懷疑是嗎?
 
緹歐問瓦吉。
緹歐的眼神非常銳利,看來她很清楚自己所面對的對手不容自己有一絲疏忽。
 
然而瓦吉似乎對緹歐的眼神渾然不覺,抬起手有意用戲謔的口吻說:
 
我一開始也以為是其他的成員沒聽我的話擅自行動……
  不過仔細整理一下情況就發現,不管怎麼想都很不自然。
  從劍蛇幫那邊來看也是一樣……不過,我的推理就停留在這一步了呢。

是嗎……看來這下事情就好辦了。
 
聽到瓦吉的話,羅伊德不由得在心中為他敏銳的洞察力而驚歎。
不過,這時就算稱讚對方也不會有任何好處,最好的辦法還是繼續把話說下去。
 
羅伊德轉向瓦魯多。
 
“——瓦魯多·瓦雷斯。雖然你可能會覺得很多地方有疑問……
  但是能不能先聽我們把話說完?
 
在一片昏暗中,羅伊德真摯的眼神仍然清晰可見,
瓦魯多似乎受到了觸動,把扛在肩膀上的木棒放了下來,咂了一下嘴:
 
“——說簡單點。如果是些沒用的事,我就打破你的腦袋。
 
看來他是願意聽自己講話了,羅伊德感到略微安心了一些。
 
那就馬上開始吧。
  這番推理首先著眼于一個不自然的地方,
  也就是事件差不多是在兩個可以說是舊市區內正好相對的地點
  同時發生的——”
 
羅伊德儘量簡潔地解釋了一番。
因為他覺得,且不說瓦吉,
如果不說得簡潔明瞭,瓦魯多可能會聽得不耐煩轉身就走。
 
然而,瓦魯多全神貫注聽著羅伊德的話,像是聽得出了神。

相反瓦吉卻似乎聽到某個程度就已經得出了結論,
沒有對羅伊德的話作出任何回應,而是一副凝神思考的樣子。
 
“——由此,魯巴徹與這次事件有關的可能性非常高。
這就是將現有情報組合起來得出的推理,希望你們能夠坦白地說說自己的感想。
 
瓦魯多只是呆站著注視著地面,似乎完全沒把羅伊德的話聽進耳朵。

瓦吉則撩起頭髮,歎息著回答道:
 
真受不了啊。沒想到居然會被黑幫這麼瞧不起。

剛才說的事情……你們能接受嗎?

呵呵,說不上接不接受……以前魯巴徹派人到我們這裡來過呢。
 
這句話讓羅伊德吃了一驚。
 
說是會有優待,問我們願不願意在他們手下工作呢。
  不過我們當然是嗤之以鼻把他們趕回去啦。

是這樣嗎……”

結論出來了啊。
 
聽到蘭迪的話,所有人一起點頭。
這是決定性的證據。
 
瓦吉向瓦魯多搭話:
 
你那邊怎麼樣,瓦魯多?黑幫應該也有勸你們加入吧?
 
一直沉默不語的瓦魯多狠狠瞪著瓦吉。
 
“……是啊,差不多一個月前的事情吧。
  因為實在是太把人看扁了,所以我就嚇唬了他們一下把人趕出去了。
 
瓦魯多猛地睜大了眼睛,嘴角邊浮現出兇猛的食肉動物一般的笑容。
 
“……哼哼,沒想到他們居然會這麼看不起人……
  瓦吉!我跟你的決鬥推遲了!管他是不是黑幫!我統統一口氣幹掉!!
 
瓦魯多的怒號再次響徹四周。
他把木棒扛在背後,一副隨時會沖出去突襲魯巴徹事務所的氣勢。
 
我、我說?!

生氣的沸點太低了……”

冷、冷靜一點!貿然行動的話——”
 
正在羅伊德等人拼命想讓瓦魯多鎮靜下來的時候。
 
真是蠢啊。
 
瓦吉的話像一瓢冷水澆了下來,氣氛瞬間凝固了。
 
什麼……?!
 
瓦魯多氣得直瞪眼。
 
一般人可能會被他嚇得動彈不得,但瓦吉卻完全沒放在心上,
誇張地聳了聳肩,像演戲一樣滔滔不絕地說:
 
跟黑幫打是不可能有勝算的吧?莽莽撞撞衝進去,結果只會是被打成蜂窩呢。
 

 
煩死了!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瓦吉冷靜的話像是起到了反作用,瓦魯多越發火冒三丈。
瓦吉注視著他的眼神比語氣還要冰冷。
 
我說啊,我可真羡慕你呢,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被導力槍打上幾槍也死不了。
 
瓦魯多大聲怒吼什麼叫頭腦簡單,瓦吉則聽而不聞,繼續說道:

但是——你難道想把你那些心愛的小弟也牽連進來嗎?
 
怒吼聲戛然而止。
瓦魯多地哼了一聲之後,就陷入了沉默。
 
看到他這樣,羅伊德等人不由得為瓦吉巧妙的手段而驚歎不已。
不管是想讓瓦魯多發怒還是令他沉默,瓦吉光憑三寸不爛之舌就能夠操控自如。
 
那你會怎麼幹?!被瞧不起到這個程度……
  自己人還吃了虧,你能厚著臉皮當縮頭烏龜嗎?!
 
瓦魯多將怒氣的矛頭指向了瓦吉。
同樣身為不良幫派的首領,他無法忍受瓦吉這種懦弱的態度。
 
然而,他從瓦吉那裡得到的卻是個意外的答案。
 
……那怎麼可能啊。
 
瓦吉撩起頭髮,露出輕蔑的微笑。
包括瓦魯多在內,羅伊德等人都吃了一驚。
他們一直以為瓦吉是打算就這樣息事寧人算了的。
 
這次這件事,牽扯到的人應該只是黑幫裡的極少一部分。
  這樣的話,只需要跟這部分人算賬就行了。
  當然前提是要跟他們好好講道理,讓他們沒辦法報復呢。
 
他的口氣跟剛才一樣很冷靜;但是,其中蘊含著冰一般的冷酷和銳利。
 
與瓦魯多那種食肉猛獸一般的狂暴不同,
他身上有一種獵人般的懾人感覺,要理性地將獵物徹底捕獲。
 
“——瓦魯多。也要請你幫忙了。
 
瓦吉這樣說道,微笑起來。
看到他的表情,瓦魯多想起了跟他第一次見面時候的情景。
 
……”

稍、稍等一下!
 
這樣下去事情就糟糕了。
羅伊德的直覺做出了這樣的判斷,趕緊插進他們倆中間。
 
你們打算做什麼?太危險的事情是……”

啊,不用擔心,也要請你們幫忙的。
 
聽到更加不得了的話,羅伊德啞口無言了。
瓦吉將臉湊近插進兩人中間的羅伊德:
 
“——你們的任務是解決舊市區發生的事件。
  這樣的話,你們也有必要告誡黑幫,讓他們以後不要再多管我們的閒事。
  ……不是嗎?

這、這個……”
 
羅伊德不由得有些畏縮。眼前就是瓦吉那張清秀然而很有壓迫感的臉,
一介新手搜查官很顯然是難以跟他匹敵的。
 
艾莉等人遠遠望著羅伊德,湊在一起竊竊私語。
 
怎麼一回事……

“……我不是很明白……”

羅伊德這傢伙像是要被一口吞掉了啊……”

我、我說蘭迪,別開這種玩笑!

“……如果是瓦吉的話,說不定真的會這樣。

連緹歐都說這種話!
 
瓦吉用眼角餘光瞄著交頭接耳的她們,對著畏縮的羅伊德微微一笑。
 
既然特意給我們公佈了那麼有趣的推理,你……應該會負責任的吧?

責、責任?!

就是叫你要跟我們配合到最後啊。
 
羅伊德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找瓦吉和瓦魯多出來談了。


最終完結篇 — 火拚疑雲 [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198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英雄傳說 零之軌跡|小說|英雄傳說 空之軌跡|英雄傳說 碧之軌跡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hity7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介紹] 日本Falco... 後一篇:[轉貼] 零之軌跡官方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lightlight各位巴友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946994 在下出書囉,喜歡還請購買或上電子圖書館借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