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生死邊緣】第十話:殺性

作者:月半Ing漢│2012-01-22 22:51:12│贊助:0│人氣:194


  【第十話──殺性】

  老而彌堅的M2機槍發出雄厚扎實的連續槍聲,機槍彈無情的打在所有瞄準線上的東西,不論是活死人或是被遺棄的車輛,甚至是民宅或柏油路面,只要哪裡有活死人,子彈就往哪裡打過去!

  我們的車隊由老舊的悍馬車當開路先鋒,但由於前路的障礙物實在太多而不得不掉頭,偏偏在這四周圍又出現大量的活死人而形成了被圍困的狀態!

  「老天,這是在搞什麼!?」小白臉既不耐煩又驚慌失措的說著,手中的方向盤不時的向左右轉動,但似乎不管怎麼轉都會撞上活死人!

  由於不能搖下車窗,所以也不了解他們的狀況,「老兄,開好一點好嗎?」

  「吵死了!不如你來啊!」他生氣的罵了聲髒話後,旋即加速撞倒一個活死人。

  這時悍馬車左轉,當我們也跟上時卻看到車上的機槍手正被一個突變的活死人攻擊!那個機槍手因為無法拿起步槍而被瘋狂的攻擊,那活死人朝他又槌又打,接著一口咬住他的右眼處直接撕下了一塊肉!

  狀況不妙啊!但是……看到你死,我心中有著莫名的爽啊!

  該死!我在想什麼?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

  「可惡!可惡啦!」這小白臉顯然失去了理性!他猛踩油門一頭撞上了悍馬車尾後立刻倒車,接著就從左側超過了悍馬車!

  「你在幹什麼?快回去!」

  「我不要!我才不要回去!」他胡鬧似的亂衝亂撞,「想死你們自己去啦!」

  我拿起斷劍直接壓在他脖子上,威脅道:「你現在不開回去我就宰了你!」

  他顯然嚇傻了,「幹、幹嘛!?我逃命有錯嗎!?」

  「你要逃就逃吧,至少先讓我們下車啊!」伊玫在後面附和道:「那車上還有其他人,我們不能見死不……。」

  伊玫話還沒說完,在車子的後照鏡就衝出了一輛悍馬車!那機槍手的屍體還掛在車頂的當下,駕駛座車門也掛著一個活死人,而這輛車就這麼失去控制,直接撞上了對面民宅的騎樓柱子!

  看著從車中出來的兩個人正往我們這跑來,他們叫喊著要我們停下來,但是附近的活死人也受到吸引團團包圍住了他們……。

  這小白臉喘著氣開車,伊玫罵道:「你為什麼不停車?如果剛才你停下來,也許他們還有機會啊!」

  「我管他們!我們還活著就好了啦!」

  為了自己的生存而犧牲他人,對他人見死不救?

  ……老天,這不就是我所謂的『殘酷的理性』嗎?

  不,不是的!我跟這傢伙不一樣!心中忖思著,說道:「也許他們根本沒機會了吧……。」

  「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吧?」小白臉喜出望外的,像是找到同類一樣,「沒有必要去冒這種風險來害自己嘛!」

  「……胖勳?」

  「伊玫,我……還是別說這個了吧。」我說,發現自己正避開她的視線──





  我心虛了?




  「那我還應該信任你嗎?」伊玫懷疑的看著我,手指著小白臉說:「你也會為了自己的生存,而丟下任何人嗎?」

  「想聽實話嗎?」雙眼注視著她,因為我認為有不要消除她心中的不安,「現在我誰都能丟下,只有兩個人不能,一個是我媽,另一個就是妳。至於我的朋友,因為全都不在南雄,暫時不考慮。」

  「希望如此。」她冷冷的應答,別過頭去。

  「伊玫,也許妳認為我這樣做太過無情,但說實話,我不會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而讓我們陷入危險。」

  「我知道,」伊玫轉過頭來對著我說,「……但是我氣不過啊,這樣……有種罪惡感。」

  「能救的當然要救,但救不了的我們也無能為力了。」

  這時,車子突然一個甩尾往右轉進後,小白臉罵聲連連,「幹!到處都是啊!」

  車子連連撞上了十幾個活死人後好不容易才擺脫這群擋路的活死人,誰知道左邊的街道突然衝出一輛小客車直接撞了上來!

  我們的車頭被撞爛大半,在駕駛座的小白臉也因為車門變形及腳被卡住而無法脫身。我看著撞上來的車子,玻璃上都是血跡,但後座的人都逃出來了。

  開門下車,我打開後座的門後將伊玫拉出車外,伊玫壓著正在流血的額頭,「我撞到頭了。」

  「還可以走吧?」

  「嗯。」

  扶起伊玫準備要逃跑時,車上的小白臉叫住了我們,「喂!等等!我還在這裡耶!快來救我啊!」

  「很遺憾,我有重要的人要救,所以……你也明白的吧?」我說,給他一個陰冷的像是嘲諷般的笑容。

  「幹!你們兩個狗男女!」他瘋狂的推著變形的車門,但他不知道現在不只是有一輛車卡在門外,車上被感染的人以及周圍的活死人們也正往他那邊靠近!

  你就留下來當誘餌吧!這樣不是也與你的想法契合嗎?我拉著伊玫往另一頭跑,穿越一條小巷後往左轉進至另一條大街上,但這裡的活死人比剛才那裡還多!

  「伊玫,我們分頭找,看能不能找到有鑰匙的車子或機車之類的!」我說,隨即放開手去找尋目標;現在不只需要時間,還需要一些運氣!

  我每經過一輛車就試扳車門的手把,但每一輛不是裡面有血跡就是有屍塊殘渣,而且最慘的是通通都沒有鑰匙!其中幾輛甚至有活死人因為安全帶沒有解開而被『綁』在駕駛座上差點被咬到!

  「妳那邊怎麼樣?」

  「不行啊!這裡沒──」伊玫話還沒說完,旁邊一個活死人已經湊上她的後頸旁準備咬了下去!但是就在下一秒,那活死人的額頭就多了一個流血的彈孔!

  「伊玫,快過來!」

  這附近有狙擊手!這槍聲的距離聽起來雖然不遠,但在這四周都沒有人的狀況,附近也許有個暫時躲起來,或著正在執行狙殺任務的狙擊手在埋伏!雖然狙擊手的目標也許不是人類,但以防萬一,還是先躲著為妙!

  我們躲進旁邊的小街道裡,用手撥理她的頭髮,抹掉她臉上的血跡後問:「怎麼樣?有沒有事?妳有被咬到嗎?」

  「我沒事,剛才是怎麼回事?」

  這時,空氣中傳來了一陣喊話:「你們兩個!不要再往這裡走了!這裡的邊界都是活死人!」

  這段喊話結束後,那狙擊手就沒有再說話了。我轉身要對伊玫開口時,伊玫正好放掉手中的箭矢,箭矢飛快的穿入一名活死人的腦袋後,那活死人就應聲倒地。

  「好箭術。」我讚揚道。

  「好說、好說。」伊玫走到那活死人身旁,拔起頭顱中的箭矢說:「還記得路怎麼走嗎?」

  將地圖攤開在地上後,我看了一下地圖……離我們的目的地還有段距離,如果用走的只怕起碼還要一天半啊……嗯?

  我注意到了我們所在位置附近有一個火車站。當然,我不奢望這時候有火車可以搭,但也許可以碰碰運氣?因為根據地圖來看,火車路線有一條會經過我們的目的地附近。

  但是這夠安全嗎?而且從路線上來看,它會有點繞遠路……還是算了吧。

  這時,天空傳來了猶如嘶吼般的引擎聲,四架戰鬥機挾著藍色的尾焰在我們上方呼嘯而去。目送戰機離開後,收起地圖說:「還有得走,如果不找輛車會危險許多。」

  「說到交通工具……你覺得那裡怎麼樣?」伊玫指著她後面的一間機車行,「也許有車可以騎?」

  「那就找吧。」

  我們到機車行那裡時,屋子裡有兩個活死人漫無目的的亂晃,伊玫與我先後各自撂倒了一個。戰鬥結束後不到一分鐘,我們就找到了一台插著鑰匙的機車。

  找了條布包住斷劍收在腰帶後,我接過伊玫的弓箭,「就老樣子吧,由妳來騎。」

  話才說完,頭的右邊突然傳來一陣衝擊!我壓著傷處,並沒有流血,但是很痛!怎麼回事!?

  看著地上的安全帽,難道有人丟我?靠!誰啊!

  我們往身後看去,只見一道黑影晃過眼前,一張鐵椅就往我們這揮了過來!但是雖然是突如其來,不過這一擊我們擋下了!

  「你們這對狗男女!」

  媽的!這死小白還沒死!?

  他舉起鐵椅就往我身上砸了過來,連番的重擊讓疲憊的身體因為支撐不住而倒地,但他卻依然發瘋的打過來!

  「夠了!你幹什麼!?」伊玫繞到後面扣住他的腰試著往後拉開,但他卻直接一記肘擊往她右額的傷口頂了上去!

  「婊子!」他轉過身將鐵椅往伊玫身上打了下去!這該死的混帳!

  「媽的!居然敢丟下我!妳這婊子,看我怎麼給妳死!」那小白臉他媽瘋了!?對一個女人下這種重手!

  「就給你死啊!」

  我抽出斷劍直接往他頭揮過去,因為布還沒解下鋒刃並沒有傷到他,但這足以讓他失去平衡停下他做的混帳事!

  「你他媽以為我沒看摔角嗎!?」撞倒他,奪過鐵椅後直接往他頭砸了下去!我將它高舉過頭,然後重重砸落,他的鮮血在飛濺,他在掙扎,他在哭喊,他在求饒!





  但是你死定了!因為你惹火我了!




  「惹火我的,就是這種下場!」

  最後一擊,鐵椅直接摔在他身上,這小白臉像個娘們一樣在地上掙扎,他已經鼻青臉腫的面目全非了,但這德性令人愈加憤怒啊!

  「伊玫!」料理完這傢伙,我轉向伊玫這邊,她抱著頭,身子瑟縮在地上因為害怕而發抖著,該死的她在哭啊!

  「妳怎麼樣?妳怎麼樣?」

  她搖頭啜泣著,緊緊抱著我,就像是在寒冬中,抱著身邊的人渴望以此取得溫暖的感覺那樣,我感覺的到她的害怕,雙手也不自覺的抱的更緊。

  「沒事了,沒事了。」

  扶起她,看著她額上的傷與血,真是令人不捨啊!但現在得先安撫好她然後趕緊離開,因為附近開始出現往這邊而來的活死人了!

  雙手撫起她的臉說:「伊玫,冷靜,現在我們得走了,好嗎?妳可以嗎?」

  她點點頭,試著忍住自己出於害怕的哭泣。在發動機車後騎上路,說:「快上來吧。」

  伊玫走過來後,又停下了腳步。她轉身面對那小白臉,走上前後擦掉自己的眼淚與血跡,居高臨下的看著在地上猶如蝸牛般無力爬行著的小白臉。

  「伊玫?」

  伊玫拿起已經有點變形的鐵椅,稍微打開它後,居然直接把他的頭塞到鐵椅裡面夾著!糟了,這招我看過啊!

  「伊玫!」

  伊玫無情而果斷的一腳重重踩了上去,但其實不管這一腳能不能致他於死,他都死定了,因為往這裡過來的活死人會幫我們解決問題。

  「伊玫,夠了!」我放下機車腳架,拉住伊玫,停止她的復仇後,帶到機車旁勸說:「好了,夠了。」

  她沒有回話,跨上了機車;而我看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他後,也騎上機車離開這個現場,我繞過眼前的活死人,穿越狙擊手固守的路段,往我們的目的地出發。

  我騎了大概有十五分鐘吧?在一條河橋附近停下,確認附近狀況後對她說:「伊玫,妳先處理一下傷口吧。」

  「……嗯。」

  我們坐上河岸走道的長椅稍微休息一下,這附近的活死人不多,就算被發現也有足夠的時間逃離。

  伊玫隨手撕下紗布,從醫藥箱拿出了生理食鹽水後往傷口倒下,接著甩甩頭,忍住了低微的呻吟。

  「讓我幫你。」我接過她手中的傷藥,用棉花棒沾了些後盡可能的點上傷口;重複幾次之後,我把紗布用透氣膠袋貼上傷口處說:「好了。」

  「……謝謝。」

  從包包中拿出礦泉水與乾糧,我把水遞給了她,但她接過水後卻只喝了一小口就還給我,甚至連乾糧都不要了。

  「妳怎麼了?」

  「我……」伊玫低著頭,看著雙手,「有點害怕。」

  「不用怕,我們已經走遠了,那傢伙不可能追上來的。」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她看著我,表情很苦惱,很害怕,「我只是想起剛才我做的事……我殺人了……。」

  我拍拍她的肩,「這種小事不用在意的。」

  「如果是活死人也就算了,但是我剛才殺的是活人!一個活人!就算他已經想致我於死地,但這樣似乎……該死的,我太衝動了。」

  「這也是不得已的啊,如果他不死就是我們亡了。不過話說回來,這事也跟妳沒多大關係啦!」

  「這什麼話!我又不是──」

  她還沒說完,我就先搶話繼續說道:「剛才從頭到尾都是我打的啊,其實妳那一腳下去之前,他恐怕已經死了吧?所以這種事妳不需要擔心,因為人是我殺的!」

  好吧,其實那時人到底有沒有死我自己也不敢肯定,不過既然她這麼在意,為了不讓她心中留下陰影,我就當個殺人犯好了。

  反正在這種時局,『殺人犯』到處都是啊──雖然他們殺的不是活生生的人。

  「就算你這樣說,我還是……唉,天啊,原諒我吧。」伊玫懺悔的說。

  伊玫也知道這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但我想她不會拘泥於這種事的,畢竟這是為了存活啊。

  她會想通的──我希望。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146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ero101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死邊緣】第九話:喪父... 後一篇:【生死邊緣】第十一話: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sadkhoo旅行者們
攻略新魔物「急凍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