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公會活動】咖啡色蝴蝶

作者:青衫│2012-01-19 22:43:26│巴幣:20│人氣:286
<咖啡色蝴蝶>
 
一隻咖啡色的蝴蝶切過我的視野,
走廊上的嘻笑人群一瞬間變成了黑白背景照片。
我等待著她,四周只剩下寂靜圍繞。
風開始慢慢轉動,這個世界是一個不止息的、持續運作的輪,
把我們帶往離彼此更近,以及,更遠的地方。
我俯望著她兩片緊閉著的唇,終究還是笑了。
 
苑跟我真正開始認識的時間是知道彼此名字很久以後。
那是個放學後還沒有回家,黃昏日光瀰漫的教室。
我問她,你不回去嗎?
她說我等的車還要一陣子才會來,然後問我:
「我想去操場散步,你要一起來嗎?」
 
後來,我開始不知不覺得多了很多晚回家的理由,
雖然那些理由都只讓我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走操場。
操場在那一段日子裡越變越小,跑步時像是怎麼捲動都不會到達盡頭的白線,
被夕陽的光輝一灑就變得如此精緻,精緻的令人嘆息。
 
「為什麼你這麼喜歡看夕陽?」我問走在前面的苑,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
「沒有為什麼喔。」
「蛤?」
「我喜歡就這樣什麼都不用想,看著時間自己慢慢滾走,這段時間裡我可以什麼都不用管,就只是靜靜看著世界轉動的人。」
「恩。」她的答案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
「其實我也蠻喜歡的。」我說,但沒告訴她其實喜歡的東西不只是夕陽。
 
漸漸的,我發現我甚至是習慣去看夕陽,
用操場環繞的角度看著天空由藍白變得昏黃,變得更炫麗短暫,
甚至一瞬間就消逝而去。
 
「欸,」她突然倒退著走,腳步之中多了幾分不穩,講話好像也變得緩慢。
「不要總是走在我後面嘛。」她說。
「這樣我才有辦法配合你的節奏走路。」我說,理所當然的口氣。
她搖頭,認真的說。「用你的節奏走就可以了。」
「這樣不好啦。」我說。
「反正你就走嘛!」她也不解釋,只是重複著對我的要求。
我拐了拐眼睛,不置可否。她停下來,讓我跟她擦肩而過。
這真是前所未有的彆扭,我從來沒想過走在前面是一件這麼不自在的事情。
我看不到她的步伐,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樣決定自己的速度,
不是自己不會走,而是顧慮到了她,便變得扭捏起來。
「如果這片天空是你的任意門,你想跳到哪裡去?」還沒來的及適應從後面傳來的聲音,她問我。
「我哪裡都不想去,我想呆在任意門裡面。」我這根本耍賴。
「噗!」她忍不住笑了一聲,輕聲的罵:「你神經病喔!」
「老實說我不知道想去哪裡耶,但如果硬要說的話,我要去遠方。」
「遠方是多遠?」
「遠到大家都忘記該忘記的,想起該想起的。」
「嗯。」
「那妳呢?」
「秘密。」
「沒有人這樣的吧!」
「嘿嘿。」
「說啦!」
「我說了啊。」
「你說了什麼?」
「秘密。」
「……」我無語問蒼天。
「欸,謙。」
「嗯?」
「你有被告白過嗎?」
「蛤?」我是不是聽錯了。
「你有被告白過嗎?情書或者其他。」
「沒有啦!怎麼問這個?」
「秘密。」
「喔。」我放棄掙扎。
「你怎麼不問我了?」
「你希望我問妳嗎?」
「問啊。」
「那妳為什麼突然想問我這種問題?」
「你覺得呢?」
「有人跟妳告白嗎?」砰咚一聲心臟掉了出來,我不動聲色的撿起。
「秘密。」
「喂,你剛剛不是說希望我問嗎!」
「對啊!」
「問了你還是不說啊!」
「這跟那又沒有關係。」
 
隔天,她傳來紙條說,她放學後有點事。
我突然懂了,這之後她放學之後都會有點事。
 
我還是習慣看不習慣的夕陽,習慣在放學的時間選一個看不到操場的欄杆撐著身體,看著天空中的太陽慢慢爬行向下。
同樣的夕陽此時看起來落寞的多,而欄杆上也不總是有風能夠帶走我的悶熱,有時醒過來,汗已涔涔。
最近,甚至開始有幻影侵襲來,開始看見以前曾經看見的、總是走在我身前的身影,她的馬尾盪漾,她頸後滲著微微的汗珠,她走路的步伐節奏舒緩又充滿活力。
 
我,又開始重新注視起她的背影。
她的背影開始有各式各樣的味道,像是第一次舔著比臉還大的棒棒糖。
有點酸,卻又無法鬆手。
 
「謙,你……還好嗎?上課睡著囉?」苑問我,我在迷濛之中醒來,額頭被壓成紅色。
「唔……」依然有點昏昏沉沉的。
「感冒了嗎?」她問,在我身旁的座位坐了下來。
「沒有,應該是昨天看書看太晚……」我試著讓自己清醒一點,壓了壓太陽穴。
「謝謝你,我應該沒事。」我說。
「你要早點睡噢!」她叮嚀著,句子中每一個字都用力且清晰。
「恩。」
「真的?」
「恩。」我放慢速度且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妳也是。」
「嘿嘿。」她得意的笑了笑,一溜煙就走掉了。
我習慣在她看不到的時候從容的注視她的背影,甚至是離去的時候。
彷彿這樣多看幾次,就多釋然幾分,或許是一種勒戒的手段吧。
 
苑的男朋友,約,是行為舉止從容舒雅的人,甚至會讓我覺得,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討厭這個像是天鵝一樣的人。
我時常在夢中見到苑,有時和我一起,有時候她男朋友一起。
有時我能用手指恣意的撥弄她的髮,捧起她的臉來對著彼此笑著;
有時她卻和她男朋友十指緊扣走的甜蜜,對彼此說著我聽不見的話語。
 
直到有一天這不再只是夢境。
 
依然是黃昏,放學無人的校園,角落的樓梯間,他吻了她。
我一陣頭暈目眩,仍然讓自己以不發出聲響為前提的情況下轉身離去,但那一幕卻沒有真正的從我眼前消失,無論眼睛接收了什麼樣的景象,腦海已經被剛剛的畫面給填滿。
 
我似乎能看見他緩緩湊近她的臉的樣子,看見苑一直以來活潑的臉上繡了一朵朵紅暈,纖小的五指微微的扣住掌心,瞇著眼睛微喘的呼吸。
 
我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
 
接下來我展開瘋狂的逃亡,但苑的味道又一直環繞在我身旁。
我還是偷偷的看她,但馬上會被自己的舉動給嚇到,
像是失去家園的鼠,一但暴露在陽光下就會瘋狂的逃竄。
就這樣小偷似的提心吊膽過了好一陣子,
跟苑有關的一切都那麼吸引我,然而吸引我之後卻又總是給我很大的震撼。
「欸,你今天放學後有空嗎?」苑在幾天後突然問我。
「恩。」我回答,彷彿看到救贖的光。
 
我習慣性的走在她後面一點的地方,
習慣期待著她開口說話,
習慣性的看她的節奏調整自己的速度,她的步伐、她的馬尾、她頸後沁出的汗,彷彿都還跟之前一樣。
「謙,你看的到月亮嗎?」她偏著頭問我。
我看著天空,邁入冬季的現在天黑得很快,月亮很快就被我發現。
「在那裏。」我說,「不過要是之前就沒那麼容易發現了。」
「月亮白天看不到不代表就不存在喔。」苑說。
「不過月亮在晚上比較有她的感覺吧?」我問。
「可是白天的月亮也要看到才是完整的月亮噢。」她說。「有時候一個東西不只有自己喜歡的那一面而已。」
「恩。」我附和,她今天的話好像多了些感傷。
「你還是要看著夜晚的月亮,不過當看到白天的月亮的時候不要太驚訝吧。」
「嫦娥如果不在月亮上面,一定會更喜歡月亮。我現在才發現月亮的長相跟我想像的有點不太一樣。」
 
她說,然後沉默了。
 
「你覺得約是怎樣的人?」
「像是個天鵝一樣的人。」我毫無掩飾。
「那我呢?」苑問,話鋒一轉。
我從來沒有想過苑是怎樣的人,對我來說,苑就只是苑而已,一個一直走在前面、帶我看著夕陽的人。
「我突然覺得我是魚。」她說。
「魚?」
「嗯,我是魚,在僅次於天空的遼闊裡輕鬆、放縱。」
海的確僅次於天空的遼闊,我不禁想起她每一個自然的笑容,
毫無雜質的一舉一動。
「那你呢?你覺得你是怎樣的人?」苑反問我。
「我?」我思索了一下。「我是烏龜吧!」
「烏龜?」她好像有點不滿意。
「嗯,不太會動,但就一直在那裏,會在那裏很久很久的烏龜。」我說。
「喔……」她拉了長音,顯然不是很滿意我的答案。
「你很笨,才會一直當烏龜。」她說:「其實你根本就是玄武的小孩。」
「玄武?」
「中國的聖獸啊!」
「喔,那個玄武!」我恍然大悟,「但為什麼你們都是童話故事的動物,只有我是兇巴巴的玄武啊?」
「因為你笨。」斬釘截鐵的她說。
「欸……這樣很霸道耶,還是你是鱷魚?」我說,反正都是魚。
「那你就是玄奘了。」她反擊。「欸。」
「嗯?」
「我要吃唐僧肉。」她停下來,轉身面向我。
我一臉無奈的把手伸給她,但她只是望著我的眼。
「真的要吃了噢。」她一臉認真,瞳孔深邃清澈。
「小姐您好,我們這邊需要先結帳喔。」我裝成服務生的聲音說道。
 
苑牽起了我的手掌,卻沒有下一個動作。
我原本還想知道她把我的手湊進嘴巴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但她就只是這樣牽著我的手。
 
我突然一陣緊張,心臟跳動的厲害,沒辦法做出任何應對。
風,遲遲不來。
緊繃的肌膚變得神經質,我感覺到從掌心傳來她的體溫,甚至脈搏的跳動、心臟的頻率都一起同化,在這個小小的天地裡面,牽著的手彷彿又是另一個小小的天地。而她小而柔軟的指頭似乎催促著我做些什麼事情,幾乎有一瞬間世界已經傾倒,高樓和圍牆都瓦解融化在空氣中。
 
好像能感受到胸口不安的躁動。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放下了我的手,一瞬間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但同時又有濃濃的遺憾沼澤抓住腳踝。
 
「我突然也好想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去那個你說的忘記該忘記的,想起該想起的地方。」她說,轉身繼續繞著,繞著一個橢圓形的大圈。
我跟上她的腳步:「可是我們都被困住了喔。」
「想辦法脫困啦!」
「怎麼脫困?」
「不知道,問你自己。」
我無言以對,很遠的地方。
她已越走越遠,我好像還停在她牽我手的一瞬間。
 
之後,大考近了,苑變得越來越少跟我對話,除了複習講義之外,她的桌上開始出現很多的課外讀物,大部分是關於海洋生物的書籍,封面圖片有著海豚、海龜、小丑魚。
她不再那麼主動的找我說話,我反而變的更想接近她一點,雖然沒有任何實際上的行動,但血液裡的蠢蠢欲動就像要衝破心臟一樣。
我開始想,要是那一天我在她的手放下之前如果有什麼反應就好了,或許回握她溫熱的掌心,或許大膽的往前走一步。
 
約,在那天之後,也就是幾天之前曾找過我見面,跟我聊了聊苑的事情。
我們已經散盡人群的走廊上,禮貌性的交談。
 
「你跟苑很好。」他說,我聽不出來他是哭是笑。
「還可以。」我說,他大概知道苑跟我走操場的事情。
「或許她在等待一個人。」他盯著我。
我心裡砰咚震了一下,掩飾的笑了笑。「你們吵架了?」
「我們接吻了。」一字一字舒緩平和,卻給人無比冰冷的感覺。
「嗯,恭喜。」我避開他的眼睛說。
他也不看我,逕自倚著欄杆,依然優雅的像是天鵝。
「鳥跟魚是不是注定不能相愛?」他看著天空對我說,我不禁要想,他是在問我,還是在問天?
我想起苑說過她自己像是隻魚,想起我必須坦承我無法討厭眼前這個人。
「就因為是鳥跟魚,相愛才會是最美麗的童話。」我這樣回答,但我不知道我現在是身為苑的朋友的我,還是欣賞約的我,還是我只是我。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並沒有馬上接話。我第一次跟苑以外的人一起沐浴在黃昏的日光下,如果這是場遊戲,他是什麼時候加入的呢。
 
「那一天,我吻了苑。她沒有反抗,可是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只跟我說了一句:『謝謝』。」約說著,輕描淡寫的說著。
「喔。」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突然間懂了,人跟人之間越疏離,才需要這些詞語來表達自己的善意。但有些人不需要。」他盯著我。「或許……他跟我之間就少了那份自然。」
我不知道該接些什麼話,我言情小說看得不多,也沒有任何戀愛的經驗,面對一個自己立場如此特殊的人,應該說些什麼才是最適當的呢?
「嗯。」我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覺得,我跟她是用戀人的方式在當著朋友。」他不改一直以來的淡然,明明如此年輕。
「我們的友誼建立在情侶的關係之上,用情侶的關係來維持我們的友誼。這很奇怪,實際上,我們就只是朋友而已。」
我沒能很懂他話中的含意,以情侶的方式當著朋友。那到底是情侶還是朋友?
「就這樣了,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想明確的表達什麼,只是覺得想跟你講我的感覺。」他離開欄杆,回到面對面跟我講話的樣子。
「剩下的是你跟她之間的事了。」他說。
「嗯。謝謝。」
「別謝,我不是為了你。」他正色,準備轉身離去:「是愛一個人卻不能成為情人比較不好受,還是成為情人了之後發現她不愛你比較不好受?」
思考他話中的含意,好像有種苦苦的粉末沾黏在他的話語裡面,不管是哪種情況一定都不好受,而是不是人跟人之間相處就真的有這麼複雜呢。
約走遠了,離我更遠了,甚至有可能也離苑更遠了,
他的背影有點悽悽然的味道,但又絕對不會因此而失去了他的從容。
 
最後我想,應該是懂自己的感覺最好受吧。
所以,在那天之後,我的膽怯和我的熱血衝撞在一起,
每一次見到她,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心臟發出磐石撞擊一樣的聲音,那聲音衝破了喉嚨,衝破了牙齒,最後衝破了嘴唇。
 
跟苑告白的那一天,臨近畢業那一天,
人來人往的走廊上。
一隻咖啡色的蝴蝶切過我的視野,
走廊上的嘻笑人群一瞬間變成了黑白背景照片。
我俯望著苑,等待著她的答案。
全身血液沸騰不止,而我只能聽到她的聲音。
「噗!」她笑了起來,看到她這樣我也笑了。
「你是想到喔!」她收下我送給她的蝴蝶吊飾,那原本只是我笨拙手上的一些零件。
「對啊,想到了。」
「很可愛。」她說,歪著頭,臉上兩個小酒窩。
「那當然。」我說,當然很可愛,妳也是。
「但是,」她說;「不要老是走在我後面。」
她望著我,真真切切的,欣愉的期盼的。
我拐了拐嘴,輕笑一聲:「好。」
 
 
沒有人知道那天我們兩個真正說了什麼,那隻蝴蝶也飛的無影無蹤。
世界依然繼續轉動,把我轉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去,見過世界上各式各樣、各種溫度顏色的夕陽。
得獎的時候聽到有人評價說,謙拍的夕陽總是那麼別出心裁呢。
 
或許,我手上的相機是一種時光隧道,當我對準夕陽的時候,就擁有回到過去與你散步超場的能力。又或者,我拍的東西不是夕陽,而是一種記憶,世界上所有人共享的記憶,叫做青春的記憶。
 
「對不起吼,就跟妳說我是烏龜了。」我用旅行過許多塵土的鞋踩在紅土上,對操場另一端喊著。
「真、的、很、慢、欸!」她用力頓每一個字,隔空對著我大喊。
「誰叫你走這麼快。」我俏皮的說:「沒有一個女生會一整天泡在海裡面研究海豚的啦!」
「要你管喔!」她偏了一下頭,依舊的馬尾劃出漂亮的弧線。
我們走到彼此的面前,一樣的操場,一樣的夕陽,只是隔了這麼久再看見她,好像又有什麼變得很不一樣了。
「欸,其實我覺得你的建議不算很好耶,其中一個人走在前面的話,就會有要調整彼此腳步的問題。」我故意這樣說著,引導她陷入我的圈套。
「所以呢?」她問我。
「所以要這樣。」我不懷好意的說。
「嗯?」
我偷偷的伸出左手,用指尖把她小小而柔軟的掌心撈上來,輕輕的啣在虎口裡。
她看了我一眼,目光裡突然變的輕柔。
彼此會意的一笑,我牽著她的掌心併肩面向夕陽的方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124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OwO
很棒的文章QQ
校園戀愛的故事原來也能表現的這麼浪漫~大開眼界(根本就是自己見識淺薄[e28])

「是愛一個人卻不能成為情人比較不好受,還是成為情人了之後發現她不愛你比較不好受?」

這句話好像在哪裡也有看過,很傷感啊痛[e3]

所幸最後是甜甜蜜蜜的收尾XD,有種被治癒的感覺,非常感謝!!!

01-21 00:39

青衫
感恩妳喜歡阿><"
要遇到故事中這麼有默契的人不容易呢~~01-21 2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klosa1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最近的遊戲進度碎碎念20... 後一篇:【公會活動】遊戲製作日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38360人从众𠈌
拿到達人就要宣傳一下,遊戲異界類輕小說《論‧反派角色的正確攻略式》大概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