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Drink for nothing

作者:蒼鴉│2012-01-15 19:22:05│巴幣:16│人氣:539
 
 
 
 
  *此篇為單純的日記文,若不喜者請上一頁。
 
  「『媽媽不確定能不能過去接你,你到屏東站後先看看有沒有公車可以坐……嗯,嗯。抱歉,尾牙宴要上台唱歌,媽媽一定要留下來跟大家練習。』」
 
  行動電話的另一頭,母親不斷的向我道歉……一旁還有頗為刺耳喧鬧聲。
 
  「沒關係,我直接坐公車回家就好,」我笑著回答,然後掛了電話。
 
 
  今天是學期的結束、同時也是母親公司的尾牙宴,母親堅持要帶我到場,便要我考完最後的經濟學期中考趕回久違的屏東。
 
  久違的屏東。
 
  雖然一開始到高雄念大學時心情很雀躍,但時間一久鄉愁自然而然的就犯了。當然還是有找時間回家,畢竟普遍都認為高雄到屏東還算近。在同儕裡,我可以說是最常回家的一個。
 
 
  但畢竟都是星期五回家,與家人共度個星期六……了不起加上星期天上午,之後又得趕火車殺回宿舍。其實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很短……久了也覺得一下子就要回來還蠻討厭的。
 
 
 
  回歸正題,今天原本應該要讓母親接應,拿到直達公司尾牙宴的門票才對……但是母親臨時又打電話來說要留下來練習唱歌,所以要我自行先回家等她。
 
  其實沒什麼差的,平常只要父親與母親還沒下班,我都是自己坐公車回去的。來到車站後,能搭回家的公車也正好開進總站了;我異於往常的順利,回家。
 
  也異於往常地,母親比我早到家。所以我幾乎是扔下書包就趕場到母親的公司。
 
 
  也異於往常的,母親做了打扮。她穿上了我從未看過的黑色毛上衣與上頭有圓點的黑裙子,還施了點淡妝。
 
  「媽媽……這樣看起來會不會很奇怪?會不會很俗氣!」母親口氣有些急切,像不知所措、更像抱有期待,一時之間我無法回答。
 
 
  「不會……很好看。」我當時的表情肯定很彆扭。
 
  「鞋子呢!會不會很做作?」
 
  「不會……啊?」我不確定,因為又是雙我沒看過的馬靴。
 
 
 
  「那我們趕快過去吧……今天有很多廠商會來……」
 
  「媽,妳沒拉手煞車。」
 

 
  「媽媽先去帶客人,你待在這裡哦!」把包包和外套交給我,母親匆忙的跑出辦公室。「記得,看到長輩或廠商要有禮貌。」關門前,她還不忘提醒我。
 
 
  「但媽……」碰咚,門關上。
 
  我根本不知道誰是廠商啊……
 
 
  「沒關係,我會在這裡。」母親的好同事,麗姐笑著對我說。她是母親很要好的朋友,我也不是第一次參加母親的尾牙宴了,跟麗姐自然也見過了好幾次。
 
  「今年會有很多人來嗎?」我問。
 
 
  「是啊,今年結識了不少廠商,業績成長了不少。」麗姐一面上口紅一面回答,「聽說今年的抽獎獎品比往年還更有看頭喲!」
 
  「有看頭啊……看得出來。」我的目光飄到遠處放置的四台摩托車上,四台摩托車龍頭都貼上「壹獎」這兩字的大紅單。
 
  人家也想抽獎啦……人家18歲了,駕照到現在還是裝飾用的……
 
 
 
  很快的,我們被安置到用餐的位置上。
 
  今年,母親跟我一起坐。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不得不承認老闆娘真的很會挑,誰不挑挑我媽去陪廠商坐;而這無疑的就是要我媽負責去安撫和招待廠商。我知道老闆和老闆娘每年的尾牙宴都負責跟「某些特定」的廠商喝酒,聊聊合作愉快之類的話題。而另外特定的廠商,肯定是找個人去擋,老闆和老闆娘絕對不想去應付。
 
 
  我知道這是應酬。
 
  我知道這是工作。
 
 
  「但我兒子……」母親面有難色的看著老闆娘。
 
  「唉呀,那麼大一個人又不會被拐走,擔心什麼?」桌子的另一頭,老闆娘手揮舞著高腳杯,裡頭斟滿了酒。桃紅色的唇不忘向我招呼:「對不對?你一個人ok的啦,叫媽媽不要擔心!」
 
  ……妳妹的。
 
 
 
  「抱歉哦。」又一句抱歉,母親移動到靠近節目舞台的餐桌。
 
 
  坐在比我更後面一桌的麗姐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你一個人可以吧?」
 
  「可以。」我能說不行嗎?今天的場合,沒有我能任性的餘裕;縱使那是我想要的、我希望的。
 
 
  「不行的話要說,我再過來跟你坐。」
 
  「我沒關係。」我不是小孩子了,後面這句話我沒說出來。
 
 
 
  當我正想著等等怎麼把芥末滲進老闆娘的紅酒裡的同時,一群人又玩又鬧的走到我們這一桌。我仔細看了一下,發現一群年輕的男女邊打鬧邊坐下。
 
  最明顯的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生──釦子開到倒數幾顆的襯衫,胸口袒露大半。金色的頭髮、頸部戴著大得誇張的飾品、多到讓人眼花撩亂的耳環咬在耳朵上……
 
 
  槓,看起來整個就是超級愛玩的痞子……
 
  「老闆的孫子,比你大3歲。今年才進來的新員工。」麗姐似乎注意到我一直盯著那個男生看,以為我很在意那個傢伙,還向我介紹了他。「整個人很年輕的感覺吧?」
 
  「……看得出來。」比我大3歲就是大四……啊。
 
 
  不管他,我自顧自的幹走了整盤的芥末;算準了老闆娘會給每桌的人敬上一回酒這點,我把放在桌上的紅酒放到自己面前,當然不忘把開瓶器給搶到手。
 
  在我滿意的看著眼前準備好的小小驚喜時,我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我一面把玩著開瓶器,一面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是我爸。
 
  旁邊很吵,是機械運作的呼隆聲與蒸氣噴出所發出的滋滋聲。
 
 
 
  「我知道……沒關係,要放年假嘛。」電話那頭,也是道歉。內容大概就是我爸要留在工廠趕工沒辦法陪媽媽來尾牙……交待我要有禮貌、交待我看好媽,別讓她喝太多酒。
 
  「我知道……我知道。」其實他要說什麼我都知道了,不免覺得嘮叨。
 
 
  「『你媽很漂亮,對吧?』」沒來由的,電話那頭突然冒出這句話。
 
 
 
  「呃?」
 
 
 
  噗滋。
 
  紅酒不知不覺被老闆娘拎去,被另一把開瓶器打開。我沒能將芥末滲進老闆娘手上那杯注滿紅色液體的高腳杯裡。
 
  人們雙頰微醺、灑酒大喊。
 
  老闆跟幾位老廠商勾肩搭背、歡暢飲酒,他們也許會在酒醒後才發現西裝裡的白襯衫被染上了一大片紫紅的酒漬。
 
 
  等到老闆娘一行人敬完酒,又趕往下一桌後,我也聽完了一則故事。
 
 
  難怪我沒見過媽那一身裝扮。那是我待在宿舍沒有回家時,爸爸陪媽媽去挑的。不得不提一下,爸爸一直以來都是很大男人主義的傢伙,他願意上街陪媽媽挑衣物可以說是比異於往常更加異於往常。
 
 
  然後,終於輪到母親上台表演。
 
  母親與幾位資深的女同事上台唱歌,對她們而言上台跳舞實在是過於彆扭。她們很專心的盯著小螢幕上跳出的歌詞、專心的唱。
 
  我看著母親……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卻努力跟著音樂搖擺身體。儘管身體的搖擺對不太上拍子,也顯得靦腆可愛。
 
 
  突然,我聽到有人叫著我媽的名字。
 
  我轉過頭,把視線從母親的身上拉回來。
 
 
 
  然後,我看見一頭刺眼的金髮胡亂地甩著,「她跳得好醜!」老闆的孫子模仿我媽的動作、並將其誇大。「搖大力點!像這樣!搖哩搖哩!」高呼一聲,金髮男像嗑了藥一樣瘋狂甩著頭。
 
  
 
  我操!!!
 
  我瞪大了眼,無法言喻的熱氣衝上太陽穴。同桌的人被金髮男的動作逗得開懷,一同起了鬨。一面喊著我媽的名字,一面對著金髮男吹哨子。
 
 
  你們直呼的是我媽的名字。
 
  這就是你們對長輩的尊敬?
 
 
  「端莊點。」麗姐出面。
 
  金髮男停下了動作。但他顯然對成為眾人目光的機會被奪走感到不滿。他撇開目光,故意不去看麗姐。
 
 
  歌曲結束。
 
  母親跟其他同事連忙鞠躬,匆匆下台。
 
 
 
  「哼,終於結束了。也不想想幾歲了還上台扭。」金髮男轉回頭、拾起筷子打算想用桌上的菜餚。然後,他的目光對上坐在他正對面的人──
  
 
 
  ────我!
 
  我不知道那時的我的表情怎麼樣,但我相信一個人只要火氣上來再怎樣都不會擺好臉色給你看的。我盯著那個金髮男,毫無避諱地那種。
 
  我們兩個人的目光交會。
 
 
  那一刻,我看到他的遲疑。他的神情像是在說「幹嘛啊?」
 
  然後他轉過臉,不再與我的視線接觸。
 
 
 
  怵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正想是誰那麼不會找場合,偏偏挑這時候打擾我……但在我看清來者的容貌後,我才終於回過神。
 
  「媽。」我脫口而出。然後我聽到了周遭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
 
 
  「江老闆說要看看你……」媽媽手拿著裝著紅酒的高腳杯,背後帶了個中年男子。看來是我媽從老闆娘安排的那桌帶來的。
 
 
  「江老闆好。」我笑著叫了他。
 
  「好、好!好!」老闆揮舞著手中的高腳杯,那是社交的反射動作──敬酒。
 
 
  我裂嘴笑,拿著裝著柳橙汁的玻璃杯象徵性的敲了一下他的杯口,兩人乾杯。「這是老闆的孫子。」我指著金髮男,在他充滿錯愕的注視下道:「我剛認識的朋友。
 
  「噢?」江老闆打量了一下金髮男:「告訴你老闆,我等他共桌敬酒等了好久。」此話會出,無疑是對老闆和老闆娘的刻意迴避感到不滿。
 
 
 
 
  「你……你好……」突然被我介紹給江老闆的金髮男支支吾吾的打了聲招呼,顯然就是從沒有交際應酬的經驗。
 
  我拿起方才被老闆娘打開、剩下半瓶的那瓶紅酒,為江老闆那見底的高腳杯重新到滿紅酒,「江老闆,再敬一杯。」我笑著說,也把沒了柳橙汁的玻璃杯倒滿,給我自己。
  
 
  最後,我為金髮男也倒了一杯────倒在他那剩下半杯蔓越莓汁的玻璃杯裡。
 
 
  「給你們的老人家敬杯酒。」利用斟酒上半身往前傾的動作為掩護,我壓低聲音對那個金髮男這樣說,順道還補上了「這是種尊重,老闆沒教嗎?」這句話。
 
 
  「敬我們的業績!」在江老闆充滿豪氣的語調下,我們的酒杯再次碰撞。
 
 
 
 
  嗯……非常難喝。
 
  我不得不這樣說。
 

 
 
  最後對金髮男所說的那幾句話,應該算是利用雙關語的一種,以他與江老闆敬酒為幌子,要他對長輩必須付出一點尊重。(敲酒杯的人包含了我媽)
 
  而且這可以說是非常孩子氣的報復方式,甚至可以說有單方面的自我滿足傾向。
 
  但是我就是氣不過那金髮,你妹的今天你膽敢在老闆或老闆娘面前說江老闆怎樣怎樣嗎?要是沒人管早就爆了你我跟你說。搞不好即使我跟他"橋"他還會用「我不知道你是她兒子」為理由呢?
 
 
  最後,我還是要說:「媽,妳唱得很好,真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090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親情||尾牙宴

留言共 8 篇留言

無晴
呵呵,應酬這套在這個場合還是必要的,
至於那個金髮男就別理他吧。

相信你媽一定讓你驚豔到了(笑)

01-15 20:04

蒼鴉
0.0無晴的勇造也讓我驚訝到了!01-15 20:19
藍依
會憤怒正常,這人總有一天會給人狠狠的打死


01-15 20:31

蒼鴉
-W-y(拖稿的會不會?)01-15 20:32
藍依
拖稿嗎……不時全武裝過來找你說可以了
只要不是斷文就可以了

01-15 20:35

蒼鴉
-3-01-15 20:38
無晴
驚訝?

01-15 20:50

蒼鴉
跟上次看到時不一樣~沒看到名字我都沒發現妳就是無晴0.001-15 21:03
無晴
哈哈哈,有差這麼多呀XD

01-15 21:17

蒼鴉
0.0髮型變了就不一樣了0.0?01-15 21:57
イロ
發揮伊洛洛的精神扁下去就對了!!(誤)

01-16 19:26

蒼鴉
=W=y(掄起鴉爪)01-16 21:58
秋末
你沒說你抽到新電腦~~
不過因為你抽到新電腦所以令我想給你bp!!

01-18 10:42

蒼鴉
-3-給不到哩~01-18 12:23
天黑黑黑黑黑黑
暗巷是你最好的戰友

01-22 11:07

蒼鴉
屁股底下的椅子是你最好的殺人武器。01-22 12: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405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迷途鴉-The Stra... 後一篇:狹處求生-終章‧擷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龍少女的冒險
龍少女的冒險,更新,歡迎光臨,喜歡或有想法,歡迎GP和留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