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道德拼圖》第三話

作者:十八歲以下禁止登入│2011-12-12 13:36:22│巴幣:0│人氣:177
    第三話 踏破鐵鞋無覓處
  對顧緯越的審訊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雖然顧緯越把所有的罪名統統往自己身上掛,可是在刑偵組的會議室裏,氣氛卻沒有預期
那麽輕松。俞鴻鈞坐在一個角落的辦公桌旁,雙腳放在桌子上,把自己整個埋在了沈思當中。
  “如果把這種亂七八糟的筆錄交給檢察院起訴的話,人家檢察院一定會把我們當神經病看。”小華一旁翻著顧緯越的筆錄,頭一
直搖個不停。
  所有證據都指證顧緯越犯下了彌天大罪,而他本人也都承認一切,可是他卻不肯交代任何的作案過程與動機,這使得一貫的司法
進程受到了阻礙。
  這就讓俞鴻鈞所領導的刑偵組,必須要面對兩件事:
  一、關於顧緯越案子的報告該怎麽寫?
  二、他們該如何向上級檢察機關提出起訴顧緯越的要求?
  “疑犯的親屬什麽時候會到?”俞鴻鈞冷不防的說道。
  “哦,疑犯的親屬會乘今天晚上的火車,大約明天的中午便會到。”小華說道。
  “嗯。”俞鴻鈞頓了頓,說道:“薛麗華同誌,關於這蹤案子,你有什麽看法?”
  薛麗華便是小華。她走到了會議室的中央,周圍還圍坐著幾名刑警同事。“想必大家也都認真看過疑犯的口供吧?我個人認為,
疑犯的這種行為,無非就是為了兩件事——一、裝瘋賣傻,阻礙司法正常程序;二、他在拖延時間,然後利用這段時間來尋找法律上
的漏洞,逃避司法。”
  同事們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只有俞鴻鈞一直沈默不語。
  “等到他的律師來到,給他提供更多法律援助的時候,恐怕我們的工作會更加艱難。”其中一名同事說道。
  “他拒絕聘請律師……”這時候,所有人都用一種驚訝的目光看著說出這話的俞鴻鈞,“他甚至放棄了自我辨護的權利。關於這
些我還沒有寫到檔案上。”
  俞鴻鈞走到薛麗華身旁,說道:“我覺得薛麗華同誌所說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在整個審訊過程當中,沒有覺得疑犯是
在拖延時間,相反,他更是主動申請加快司法進程。”俞鴻鈞背著手,走到會議室的講壇邊,說:“我們現在要面對的問題,並不是
疑犯否認罪名,而是他不肯交代任何作案動機與過程。如果是這樣子,法院將無法判斷疑犯在犯罪時的主觀性。”
  “其實這麽多起惡意殺人案,隨便一條都足夠讓他心跳停止了。”另一名同事說道。
  “是的,他是鐵定要判死的。可是,我們怎麽交代?連疑犯的殺人動機還沒搞清楚就拉人家上靶場?社會輿論會質疑我們的能力
與公正,還會認為我們是為了破案而栽贓。”俞鴻鈞說道。
  “那……”薛麗華頓了頓說,“如果他一直拒絕交代過程與動機,那豈不是拿他沒辦法?”
  “這就是我們要開這個會議的目的。這可是驚天大案,這案件要是提上起訴的議程,一定會引起社會高度關註。當所有眼睛都聚
焦這裏的時候,我們就必須得拿出一個具有公信力的說法,來解釋為什麽疑犯沒有交代殺人的過程與動機。我們必須在案件曝光之前
做足充份的準備,來面對來自社會各界的聲音。”俞鴻鈞說道。
  “之前有出現過類似案例嗎?”
  “像他這樣既認罪,但又拒絕說明過程與動機的個案,我還真是沒有找到。”俞鴻鈞說道,“很多案例裏,疑犯在面對鐵證的時
候,心理防線都會崩塌。而他卻是淡定的很,面對每一項指控,他都不閃不避地直接面對,這還真讓人有點丈二和尚。”
  “他到底在打什麽主意?”
  這時候,會議室的大門被敲響了,一個民警走了進來,手裏拿著一疊厚厚的資料,說道:“俞隊長。死傷者的資料出來了。”
  俞鴻鈞接過資料,擺在桌子上,“我們先看看這些資料吧,或許能發現些什麽。”
  就這樣,他們一組人在會議室裏足足看了兩個小時。他們每個人的神情都非常專註,巨細無遺地看著,就像是要把每個字都拿出
來吮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麽特別味道似的。
  “你們看出點什麽了嗎?”俞鴻鈞問道。
  “作案的手法沒有共通點,幾乎每一次都不一樣……”
  “死傷者之間,沒有任何連帶關系……”
  “死傷者的身份背景,也是截然不同……”
  俞鴻鈞一邊聽著各人的匯報,一邊用手捂住下巴沈思著。
  “死傷者均與疑犯沒有任何過節或利益關系,他們之間簡直就是沒有任何關系……”
  “恩怨情仇、名利糾紛,都沒有任何一點可能解釋疑犯的殺人動機,他怎麽就會殺害一些與他毫不相幹的人呢?”薛麗華也開始
懷疑是不是他們的審訊方向錯了,“但是,他卻對所有指控供認不諱,這確實很匪夷所思。”
  說著,所有人便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你說他會不會是那些職業殺手呢?”
  “你的意思是,一個職業殺手敬業到寧可自己死,也不把幕後供出來?”
  “如果按照殺手這行檔的規矩,殺手是不知道自己受聘於誰的。”
  “那他也沒有必要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攬,難道他是一個嫌自己命太長的殺手?如果是這樣,他根本沒有當殺手的必要。”
  “那你倒解釋解釋,他殺那麽多與自己毫不相幹的人是為啥?快感?病態?還是遭遇過什麽不公平對待而報復社會?”
  “如果是因為快感或病態,你就等同於承認他有精神病;如果是報復社會,他有必要承認自己殺了一堆普通人,卻由此至終不願
交代動機嗎?如果我要報復,我他媽一定第一時間就先把國足那群滾蛋殺了,然後再告訴所有人,這是因為他們的足球踢得太爛了。”
  “我不贊同!你這樣的看法太主觀了!”
  “慢著……”這時候,俞鴻鈞冷不防的冒出一句,“你剛剛說什麽?”說著,他把目光投向剛剛發表看法的其中一人。
  “我……”那人楞了楞說:“我說我一定第一時間殺掉國足……”顯然,他是不確定自己是否觸犯了某些忌諱。
  俞鴻鈞擺了擺手,“你說等同於承認他什麽來著?”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俞鴻鈞,全然不知道他葫蘆裏到底在賣什麽藥。“精神病……”那人弱弱地說。
  “我明白了。”俞鴻鈞突然站了起來,“他現在就是要讓我們以為他有精神病,他就是想要鉆這個法律空子!”
  俞鴻鈞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繼續說道:“那現在,我們就不用管他的殺人動機了。我們只需要找個精神病醫生來證明這家夥
是沒有精神病的,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這滾蛋送入刑場!”
  毫無懸念,俞鴻鈞的建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
  就在當天下午,顧緯越被帶進了成都市精神病院,接受了一系列的檢查。而醫生得出的結果,就是如果顧緯越是精神病,那他們
整個醫院就沒有一個是正常的。而檢查報告上面所明確寫的,也正是俞鴻鈞想要的——顧緯越的腦子裏一點兒毛病都沒有。
  可俞鴻鈞的臉上卻再次出現愁容,因為在他觀察顧緯越的檢查過程中,他發現顧緯越竟然是意外的配合。如果真如他之前所想的
那樣,顧緯越理應將裝瘋扮傻行動升級,拒絕檢查才對,他還為這事特別安排了更多人手,以防這顧緯越有此一著。可是……當那些
被刻意安排出來的人只是呆站在一旁面面相覷的時候,俞鴻鈞便知道,事情再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他沒有假裝精神病……’這是俞鴻鈞的第一個想法。
  手拿著顧緯越大腦的檢查報告,俞鴻鈞再一次陷入了沈思。在他面前擺著的,是一件無論是邏輯還是情理,都完全說不通的案件
。雖然他現在只需要把這一紙報告,再加上所有證據,便能把這個天誅地滅的顧緯越送進火葬場,可是他的好奇心,卻已經被完完全
全地激發到前所未有的最高點。
  俞鴻鈞感覺自己就像繞了個大圈,重新回到原點。事情貌似就憑這一紙報告便可以結束,可是俞鴻鈞現在卻不想就此結束。
  他走進了檢查病房,看著還躺在床上,全身上下貼滿了感應器的顧緯越,一股莫名的挫敗感油然而生;而顧緯越也看了看他,笑
了笑,說:“俞長官,我的成績單還令你滿意吧?”
  俞鴻鈞可能做夢也不敢相信,顧緯越的臉上竟然是一臉釋懷的笑容!這是哪門子的事?一個殺人狂,坦然認罪卻又拒絕交代一切
,而自己更懷疑對方想假裝精神病逃避司法!然而現在,被證實沒有精神病的顧緯越卻如釋重負,那種感覺就好像在對他說‘你又何
必多此一舉’一樣。這下好了,本該情緒崩潰的顧緯越現在卻滿臉笑容;而本該高興的俞鴻鈞現在卻再度一籌莫展。
  “這樣躺著真舒服,真希望能永遠這樣躺著。俞長官,這件事便拜托你了。”顧緯越淡淡地說道。
  “哎……死到臨頭了你還……”一名刑警正想上前罵上兩句,卻讓俞鴻鈞一手攔著。
  這時候,護士們都紛紛走了進來,為顧緯越拆掉那些感應器。
  俞鴻鈞轉身,給身旁的刑警丟了句“把他帶回局裏”,便離開了病房。
  ********************
  月亮被一層即使在漆黑的荒山野嶺也依然清晰可見的烏雲籠罩著,四周圍沒有一絲風,這樣的情景用老套一點的說法,便是月黑
風高、暴風雨之前的寧靜,但這樣的寧靜反而讓人倍感不安。
  在這延綿數百公裏,此起彼伏的山巒之間,一輛火車拖著長長的車廂在鐵道上急速奔馳著。
  四周漆黑猶如一個巨大的黑洞,方圓數十裏之內,唯一的光亮便是這輛火車的燈光。遠遠看去,宛如一條發光的巨龍,在山河之
間盤旋穿插。
  從車廂裏往外看,窗外已是伸手不見五指,頂多就看到那些在鐵路邊上勉強被火車的燈光波及的雜草,依舊不知疲倦地往後倒退
。從來不會有人去留意這些在眼前一閃而過的雜草,就像從不會有人去留意與自己擦肩而過的過客一樣。
  火車從一個地方帶走了一群互不相幹的人,卻帶不走其中一名年近花甲的男乘客那一臉的愁容。
  只見他沈默不語,靜靜地躺在下鋪,一言不發,一雙呆滯的眼睛只盯著上鋪木床板上的年輪,任憑對面鋪的那幾個小姑娘如何瘋
如何鬧,他都仿佛沒有被這氣氛所感染。
  他好像只需要一層空氣,就足夠將自己與世隔絕起來。
  一張布滿皺紋的臉,一股清晰可見的蒼桑,像是訴說著塵封的往事。
  良久,他離開了床鋪,走出了喧鬧的房間,與走道上幾個正在抽煙的小夥子擦身而過,然後走進了洗手間,關上了門……
  他在洗手間裏呆站了一會,然後打開了窗戶,從煙盒裏掏出一根香煙叼在嘴裏。就在他拿起打火機正要點煙的時候,兩行水痕卻
順著他臉上的皺紋,滑了下來……
  他哭了……
  手,不自覺地捂住臉;唇,也不由自主地松開……
  那根還點沒著的煙,從他的嘴邊掉了下來,他懶得去接,任由它掉在骯臟不堪的地上,就像當年對待他兒子一樣。
  房間裏的丫頭依然在胡鬧,走道上的小夥子依然有說有笑,唯獨他那不知是後悔還是懺悔的哭聲,淹沒在那節奏分明的火車轟鳴
聲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839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xcluo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道德拼图》第二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owofmath666各為巴友們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61105 歡迎大家來想想經典的數學邏輯問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