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龑神錄-楔子

作者:騎龜傳奇│2010-06-08 16:45:10│巴幣:0│人氣:215
楔子
夕日淵谷,北域奇景之一,乃北濛山側峰之峽谷,酉時金烏西墜,橘紅色的霞日正巧掛於峽谷對峰兩壁之間,更因谷內雲煙繚繞,夕陽斜照時特別迷濛而得此名。
戌時已過,明月掛空,銀白色的浮光掠影有別於夕陽斜照之時的氣氛,點點星火滿佈兩壁,連同大大小小的旗幟,都快將夕日淵谷給吞了沒。
分門別類,北域享譽已久的四大門派今日齊聚一堂,如此盛會想來也是為了大事。
一向都是幽暗無光的谷底,今日卻起了個特例,星火如蟻群般爬滿兩壁,以鋪天蓋地的氣勢震懾夕日淵谷,或遠或近,谷內動靜皆可一覽無遺。
擂檯,長寬二十餘丈,四大門派的代表各據一方,唯獨一人缺席。
寧靜已久,終有一人開口。
「獨孤尚未到達麼?」
提問之人乃是連訣門當今門主,縛刃申屠,其一身紅衫樸素,披著雪白披肩,腰際掛著一柄用布包裹住的布刀。
「還沒有。」答應之人衣衫平整,黑底紅邊,乃昊午門教主-東風佾,眉宇之間強抑一股雄風,座椅後方掛著一無弦弩。
「這獨孤老是珊珊來遲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西門悲風,宕嶽門代表,未來最有可能繼承宕嶽門教主位子之人,一身書生裝扮眉清目秀。
「獨孤獨孤,身為一門之主仍是不改我行我素性格的他,就是那樣。」東風寂寞面無多大起色,好似對獨孤的隨性早已習慣,可西門悲風卻頗不同意。
「我認為一個人再如何隨性也都要有個限度,像他如此輕浮,我還真是擔心其下弟子呢!」
西門雖是略帶嘲諷,不過在場眾人不以為意。
西門話語方落,周圍原是平緩的氣氛稍稍傾了斜,風吹草動,群鳥紛飛!
「喏,這不是來了麼?」
東風豎耳聽勁,熟悉的氣息由夕日淵谷外直逼而入。
「怎麼好似聽見有人在道我的不是?」略帶笑意的簡短一句,隨著夕日淵谷之上的身影從天而降,意氣風發,一身浪人裝束的年輕劍客,手持乃當今武林最是喝動之寶-滄海玄劍。
「堂堂武林大會你都可以來遲還好意思說呢!」西門雖是刻意加重語氣,不過卻是面帶歡愉地與獨孤對視。
「唷!我道是誰?原來好友正因多年未見而發我牢騷呀!」
獨孤使了個『好友!別來無恙!』的眼色還予西門,爾後大步擴向蒼祈門的代表之位,奇妙的是,久等獨孤的蒼祈門弟子並沒有鬆了口氣的模樣,表情竟是不約而同的司空見慣?獨孤這門主當的可真是成功!
「你動了真氣?」連訣門主縛刃申屠早已察覺獨孤的吐息不對,只是等到獨孤就座才問。
「嗯!你不問我還差點忘記了,這也是我珊珊來遲的主因。」
獨孤的上額落了些汗水,可是面容卻不改輕鬆,慢條斯里道,「路上遇了些宵小之輩所以耽擱,還請諸位門主海涵呢!」
「能使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滄海劍獨孤"耗費真元?不知是何方的"宵小之輩"有此本事?」西門可真是多年未見不勝寂寞,硬是要鬥上這麼一句。
獨孤也奉陪到底,認真地做出『真對不住,我方才失言。』的歉疚模樣,「想來宵小之輩裡也有非凡之人,竟要我使出滄海一式方能逼退。」
「可是拜邪教之人?」東風沒打算陪這兩個幼稚的門派代表一起瘋的意思,一語切入重的。
被東風正經八百地如此一問,可是紮住了獨孤的嬉鬧,認真思索一番後答道,「不知道。」
簡單的三字,卻引起了在場眾弟子的議論紛紛,別說是低階弟子,就連貴為門主的縛刃、東風和西門也是不解其意。
「對方人數有二,武功路數雖是招招要害可卻藏有三分試探之意,我從那兩人身上也沒感覺到任何邪佞之氣。」
「單憑氣息就要斷定對方正邪為何好似也太過遷強。」東風低目思索。
「莫非又是拜邪教那等邪人的陰謀詭計?」
既然言歸正傳,西門也不好意思再和獨孤嬉鬧下去。
「若是想阻止你來參予這場武林盛會,對方又為何還要有所保留?令人費解。」縛刃門主也思不出個所以然。
「難不成是為了你的滄海玄劍?」東風鷹目如炬地直射獨孤手中寶物。
線索提出,縛刃趕緊加以牽繫,「幾年之前亦有邪人到處在打探武林祕寶的主意,若是如此聯想,對方或許真是拜邪教之人。」
獨孤神態依舊自若,紋亂的吐息也恢復往常,「無妨!就讓他們來吧!」
有那麼一會兒,在獨孤的輕挑語後,擂檯的氛圍裡瀰漫著一股海的味道,好似整座夕日淵谷都被淹沒似地。
雖然,僅是一會兒。
這股深陷大海的鬱悶,扣除心緒忐忑不定的低階弟子,其餘門主各自嘖嘖稱奇。
「多年未見,好友你的劍意似乎更上一層樓了。」
西門舉掌開闔,表面上抓空氣的動作,竟惹得全場驟起風嵐,氣勢完全不亞於方才的滄海淹谷之悶。
身為一個門主,就連氣度沉穩的東風也燃起一股較勁之意,飛快抄起置於後方的無弦弩之後,不知何時匯於掌中的內力竟化作了無弦之弦。
三方鼎立,氣勢相據,合該是進入此會的真正目的。
「與其於此猜測,不如快些切入正題。」
縛刃此語的氣度真可謂獨領風騷,不但進入主題,更是將三方相據爭嗤的氣勢給緩和了下來,不愧是北武林最大派門的連訣之首。
「今日相聚,是為推舉一名武林共主。」東風輕撥著無弦之弦,輕描淡寫的動作間藏盡了蓄勢待發之意。
「拜邪教雖是近幾年才蠢蠢欲動,不過隱於檯面之下實在麻煩。」西門道。
「沒人知曉拜邪教的規模是大是小。」縛刃坐姿四平八穩,面色柔和,盡顯一方教主仁風。
「大也好,小也罷,我們應得稱其浮於檯面之前趕緊聯合北武林的力量。」滄海玄劍在獨孤的手上盤旋玩耍,武林祕寶的價值落登時蕩然無存。
「武林盟主,論武論德皆需上上之選,西門悲風自認德行不足,這武林盟主之位就別算我了。」西門此語,充分表明『我只是來小試身手,別無他意。』
「我同西門一般,無意武林盟主之位。」
看來東風的態度和西門悲風一同。
「我們四大門派雖是在北武林享譽盛名已久,可武林盟主之位,我等四人之中也只有縛刃門主足可擔當了。」
獨孤三人各懷心思,皆將"武林盟主"這燙手山芋丟給了縛刃,誰不知在這動盪的武林之上,"武林盟主之位"無疑是將自個兒的派門列為底下陰謀家的眾矢之的,雖然獨孤此言屬實。
縛刃申屠一身俠骨仁風,性格內斂謙讓,武藝之高更是道上有名。
「這」面對三人的推讓,縛刃雖知其三人心底盤算,可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為了抵禦檯面下的拜邪教,這武林盟主是非選不可,但選上之後必為派門帶來麻煩不斷,「罷!既然各位如此器重申屠」無奈,左右為難的無奈,可倘若連獨攬風浪的勇氣都沒有,那還談什麼天下大事呢?
「那麼申屠只好」縛刃門主話還沒完,現場氣氛再起擾動!
狂風驟起,烏雲集聚,有別於獨孤方才入場的氣勢。
擾動之後接踵而來的是一渾厚重實的聲箭劃破了天際!
到底是要以武見高下!
雄厚的聲箭劃開夕日淵谷的上空,隨即雲海翻覆,一名身著道袍,肩上還揹著一年約七歲娃兒的男子,乘著雲朵翩然降至擂檯!
娃兒緊抓著爹的雙掌,方才從天降落之時竟是沒有半分驚懼!
男子溫柔地將娃兒放下之後囑咐道「你先退至一旁。」
娃兒點首,瞧著父親的目光是如此的堅信,那是對父親的實力的一種信任與肯定!頓時自行跳下擂檯退至一旁觀視。
父子二人如此奇特的出現直教眾人嘩嘫,唯門主四人氣定神閒,皆以打量的目光看待來者。
獨孤最是耐不住性子,率先問道「先生意思是要與縛刃門主一爭盟主之位囉?」
此人氣宇軒昂,仙氣翩翩,眉目之間竟有一股剛正不阿的霸氣遊竄,觀他方才從天而降,看來身法不在以輕靈出名的獨孤之下。』
西門悲風一眼便看出來者是正非邪,即使"單憑氣息就要斷定對方正邪為何著實遷強"。
東風則不語,採靜觀其變之態。
「不!」
來者這聲不,更教眾人好不訝異!
「敢問先生名號,來此又是何意?」縛刃大方問道。
「聽聞四大派門之主將在今日戌時的夕日淵谷選出武林盟主,以抗近年來鬧得武林不得安寧的拜邪教。」
來人氣沉語穩,絲毫不懼單身闖入武林盛會所引起的劍拔弩張,雖然門主們皆知來者並無敵意,但旗下的弟子們可緊張了。
四大派門齊聚已是萬分難得,現在又見到這麼個從天而降的高手,真是驚呼,奇呼!
「正是如此。」縛刃藉由來者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嘗試推斷此人究竟為何派門。
「縛刃門主之名草莽早有耳聞,今日特來一試縛刃門主是否有擔起武林大任的本事!」在四大派門齊聚的場合裡,男子仍能直言不諱,這可是需要相當的勇氣與實力。
「先生尚未報出名號。」西門提醒來者。
「莽夫之名不足掛齒。」
這話從這人的口中說出,感覺不到半分謙遜之意,瞧他至於身後的左掌早已運飽內元,不難猜出其躍躍欲試之心。
「先生此言差矣,觀先生的吐息和從天而降的本事,便知先生並非草莽如此簡單,何況"暗人不做明事",既然能在這武林大會之上露面直言,又何必隱瞞身份?莫非是有什麼不得見人之秘?」脣槍舌劍,先禮後兵,那句"明人不做暗事"的倒句真是運用得宜,比起劍術,獨孤的嘴上功夫絲毫不遜!
獨孤的敢言直接並無讓來人不悅,反而還讓來者眼底起了一股欣賞之色。
「好,蒼祁門主果真非凡,那"冷公覆"也沒什麼需要隱瞞的了。」
冷公覆?
檯下又是一陣騷動,交頭接耳地道,「冷公覆?是那個半年內連拔北域四個賊寨的冷公覆?」,原先劍拔弩張的氛圍也已是減去大半。
原來是他,莫怪乎身法如此輕靈!』獨孤一臉恍然大悟。
「原來是冷先生,我道縛刃門主呀,此關你是避不得了。」
獨孤稍稍將劍出鞘半吋,心裡暗道『真是可惜!若非是這冷公覆指名,我還真想試一試身手。
「申屠從未想過逃避。」
縛刃闔目,卸下雪白披肩後緩緩站起。
冷公覆的目光從入夕日淵谷之後就不曾離開過連訣門主,『要抗拜邪,必先將四大門派連成一氣,而這推選出來的武林盟主,在武、德之上必須皆為頂峰,久聞連訣門主待人處世和事蹟,在德方面已是無慮,看來只剩下武……還尚需一試了。
冷公覆右掌伸出,雄渾有勁!擺了個『請』的手勢後道,「那麼草莽冷公覆便向門主請招了!」
「請!」縛刃兩手作揖示意之後,兩三個步伐便已飛至擂檯之上,神態柔和自若,雖不如冷公覆方才入場時的那樣氣派,但也別出一裁。
檯上對壘二人雖皆未動半分,可檯下眾弟子卻緊張異常,享譽盛名已久的連訣門門主和同樣最近幾年轟動北武林的冷公覆,究竟是誰技高一籌,巧勝一著?
短短半年,連拔北域四賊寨便知其身手不凡,傳聞那等賊人皆是被冷公覆一掌擊斃!四肢其斷,經脈盡毀,死狀好不悽慘!從此觀來冷公覆的內功屬性應是陽剛。
縛刃兩掌至於身後,雖是內元暗提的動作,可周身氣孔大開致使真氣飛竄之象毫無遮攔。
不稍一會兒,長寬皆二十餘丈的擂檯之上隱隱形成一股水火交融之景,彼此不合卻又糾纏不清,一者剛渾,一者柔和,好似混沌太極,將方形擂檯滿滿包覆。
觀檯上兩種截然不同的氣勁爭得分庭抗禮,「此人非是易與之輩。」東風說破檯下三人心中所想。
二人不動則已,一動則石破天驚,山河欲裂!
縛刃將自身真氣紮實地積淤於下盤,來者是客,似乎欲讓冷公覆先行出招!
冷公覆嘴角揚起,沒有婉拒縛刃的好意,腳步騰娜,任由那圍繞在自身的氣焰壓搾著腳下木板,擂檯幾近承受不住如此巨力而開始發出擾人的尬尬聲響!
「好內功!」
連同檯上的連訣門主,獨孤等人無不驚嘆冷公覆一身的內功修為。
內元已臻飽滿,周圍也凝聚出一股雲霧般的氣流環繞,爾後為冷公覆的雙掌緩緩吸納。
從讚嘆轉為詫異,縛刃不敢置信眼前之人將要使出的武學,「這是西南正奇門的鎮教之學
尚在失神,冷公覆雄渾澎湃的一掌隱隱發出龍嘯之聲!
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縛刃面前三吋之處。
「雲龍八卦掌!」
技驚全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76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mofant
優質小說推推推

06-10 07:38

風間
人物和文筆都有大躍進囉!推~

06-25 12: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inhu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不到YUTUBE居然可... 後一篇:龑神錄章之ㄧ-玉鸛雙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opdar1345大家~
「我的夢想在於璀璨的太空,穿越宇宙萬物星河,人類的探索之心,從無止息。」山‧布礠——《遙遠的星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