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交錯之空 四十六章

作者:AN/SPY-1G(V)7│幸運女神│2011-12-01 11:20:14│巴幣:4│人氣:535
四十六章

尤西亞標準時間2013524 03:00
尤西亞大陸
巨石陣航空基地

  「所以說,在剛才你們回來前就已經知道了發生在天界的事情?」
  F-22E高聳的駕駛艙邊,梅比烏斯惺忪著眼,雙手叉腰盯著面前的萊瑞和塞弗,疲憊的臉上帶著某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們還沒有接到保密解除的訊息,所以沒有向妳告知。」
  塞弗表情自然的陳述,萊瑞抽動的嘴角清楚表示正在憋笑,
  「你們...」梅比烏斯裝生氣地撩起拳頭,不過沒有揮出去,然後伸出雙臂搭住他們兩人的肩膀,緊緊的抱著,「下次再找你們算帳...我有點...累了...
  萊瑞和塞弗望著依偎在他們肩上熟睡的梅比烏斯,雙雙微笑著,然後把她扶上一輛地勤車帶到飛行員休息室去,些許喜極而泣的晶瑩淚珠盈在她的眼角。

  「消息正確?」南十字問著面前向她告知天界現在狀況的士官。
  「是,正確無誤。」
  南十字綻出微笑同時,欣喜若狂的天使又從她身體中衝出來緊緊抱著她,幾乎嚇到了面前的士官,
  「別在意,她只是太高興到有點瘋狂。」
  士官盯看著遼闊的大地後點點頭,轉身離去,還不時回頭看,也許是天使的穿著比較清涼;
  「希望凜德那傢伙沒事。」南十字有些期望地在心中想著。
  前輩她一定沒事的。天使向她道。

  蕭森從上級那裡拿到了新的任務命令,大旨上還是負責戒護神屬之類,蕭森把執勤排班委給副官處理後望寢室走去準備再撰寫新一份報告,在某走廊遇上了萊瑞、塞弗和筋疲力盡的梅比烏斯,
  「蕭森前輩...」梅比烏斯擠出笑容,「之前...還沒有向你道謝...
  「哦,妳是指援救任務?別客氣了。」
  蕭森這次主動伸出手和對方相握,在他心中那個害怕女性的心理似乎又減少了些,他原以為這惱人的個性會跟著他一輩子;
  「我還得去忙,先告辭了。」蕭森微笑地道。
  「回頭見。」
  塞弗和萊瑞揮手道,扶著梅比烏斯繼續往後走去;看著梅比烏斯和萊瑞,蕭森也有點羨慕起來,自己到現在仍然是單身,雖說不影響生活但總有些寂寞,忽然間,他極度疑惑地發現自己內心某個部分正在叫他去找那小妮子。

醫療區

  赫蘭受到的撞擊並不是很大,再加上神屬本身就優於人類的身體組織和治癒能力,全身只有撞傷、類似撕裂性的傷口與少許近於骨折的傷勢,沒有生命危險,經過短暫的醫療就送入觀察區靜養,
  梵狄...
  赫蘭睜著雙眼,瞪著天花板,她想到了蓓兒丹娣、那個她曾照顧過、後代出現在她面前的人類女孩,
  蓓兒丹娣...
  梅比洛斯....
  眼淚從她的眼角滑下,
  ...為什麼還有人要我活著...
  誰能告訴我...
  突然有開門的聲音響起,是一位人類特種部隊,赫蘭認出是之前那個拿槍對在她額頭那人類的下屬,好像叫伯洛提,他邊看著手上的資料邊走到赫蘭身邊,
  「因為妳不適用任何我們的法律,上層的決策層級討論之後決定將妳交由天界的神屬們處置,之後會再將妳遣送回天界,妳是否了解?」
  赫蘭別過頭去,但是淡淡的點了頭,
  「好,這是妳的處置命令書,請在這裡簽字。」
  伯洛提遞來命令書和筆,赫蘭緩緩爬起身,在紙上簽上名字,遞迴後又頭也不回的躲回棉被中,
  「好,」伯洛提轉身開門準備離去,突然又轉回頭來,「對了,妳的世界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是好消息。」
  伯洛提在原地等了會,見赫蘭幾乎沒有搭理他,
  「妳的世界得救了,好像一切都回到原來的樣子。」
  短短一秒,赫蘭像是被電擊一樣從床舖上猛然坐起,暴睜雙眼驚愕地看著伯洛提,後者的嘴角有一絲絲狡猾的微笑。

尤西亞標準時間2013524 03:30
天界

  蓓兒丹娣才剛踏入管理中心大門,滿臉淚水如幼犬的詩寇蒂已經飛奔到她面前撲入懷中,
  「蓓兒姊─蓓兒姊─」
  「詩寇蒂!」蓓兒丹娣緊緊擁著小妹,「我還以為...妳為了我...
  詩寇蒂又哭又笑的,蓓兒丹娣亦是;過了一會兒,她們發現佩歐斯和凜德不約而同地來到這裡,兀兒德和克蘿諾也緊跟在後到達,
  「是人類...」蓓兒丹娣擦擦眼淚道,「人類的武器...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蓓兒丹娣透過心靈將她所見的景象傳達給她們,並摸索胸口要拿出那首飾,卻驚訝的發現它不見了,「啊...怎麼...那信物是梅比烏斯...
  摯友贈送的信物在世界樹異變時消失了,蓓兒丹娣難過的嘆口氣,凜德伸出手握住她,
  「別傷心,即使信物消失,妳們之間的感情是永不變的。」
  盯著空蕩的手心,蓓兒丹娣閉上眼睛,輕輕點點頭;
  「佩歐斯,尤古特拉希爾系統怎樣了?」
  「好像沒發生過事情一樣,但是...有些東西消失了,時間管理程式、所有監視和控制人界的程式都不存在了,所以...我們...
  「我們的『存在』還是...
  她們互相看著彼此、還有周遭一切,雖然天界還原了,但是那個劇變依然存在,對人類而言,力量遠不如以往的他們已經不再是所謂的諸神與魔,不僅僅如此...
  「克蘿諾...剛才妳有見到艾可絲嗎?」佩歐斯問道。
  克蘿諾聞言後難過的別過臉,緩緩地搖著頭,「...我和愛蘭...到處都找不到她...
  已經死去的神屬們,也沒能在這奇蹟之下重生;
  「不能再回到以前的樣子了嗎?」詩寇蒂失落的問道。
  「天神大人...也不知道...」蓓兒丹娣緩緩回答,「我想...也許永遠也找不出答案。」
  也許某天...我們發現力量回到了以往;但也可能...我們永遠就是這樣子...但是...
  「...我仍然認為,我們應該以我們具有的知識,默默引領人類走向更美好的未來...」蓓兒丹娣對著她們再次說出了自己的理念;
  「默默的...所以說,我們還是得和他們保持些距離囉?」凜德道。
  「暫時應該是最好的,」佩歐斯表贊同,「人類還不了解我們,我們的力量又不如人類,保持距離也是保護彼此;還有,我覺得如果能透過某個溝通橋梁聯繫彼此,也許好久好久以後......我們會有互相公開彼此的機會。」
  「我想...總會見到的。」
  「如果人類和我們都能信任彼此...我也相信。」
  雖然那可能非常遙遠,而且很多她們的朋友,梅比烏斯、塞弗、萊瑞、南十字...還有無數善良的人類,可能都無緣親眼見到,但她們依然相信那彷彿遠在次元盡頭的理想。
  
  天界評議正在召開一場會議,除了現存所有議員到場,許多天界的一級神屬們都到場參與,其他則在公共場合觀看即時的會議過程,大魔界長菲爾德也透過聯絡系統遠端參加會議;這會議目的是把這十幾年來蒙蔽多數神屬的幕後事實公開,同時將討論神屬與魔屬們,日後如何和人類相處的未來。
  蓓兒丹娣獨自從評議會的外圍走廊經過,邊望著進行中的會議,不久之後又來到了那座入口,和天神對話的殿堂,目前只有一位守護天使站在那兒,
  「一級神蓓兒丹娣?」守護天使稍稍驚訝了一下,然後行禮打招呼。
  「妳好,辛苦妳了。」
  「呃,不會,這是我應該的。」
  蓓兒丹娣友善地向守護天使笑了笑,聖潔的鈴音也從背後出來向守護天使笑著揮揮手,然後她們走到門前,輕輕將手按在門上的感應面,大門輕盈地往兩側打開,露出沐浴在光亮下的潔白殿堂和圍繞的景園,門在蓓兒丹娣完全進入後關上。

  蓓兒丹娣走到殿堂正中央沒多久,就感覺到一陣暖風和光芒將她包圍,雙腳似乎也離地而起,圍繞全身的溫暖讓她舒服的輕閉上眼,恍惚之間她已經從位在評議會頂層的對談室、來到一座漂浮在雲海之上的空中殿堂,四周被更為美麗的庭園所圍繞,而在通往殿堂中央的階梯上,站著一位蓓兒丹娣許久不見卻熟悉無比的身影,臉上充滿著親切的笑容,
  「天神大人?」
  蓓兒丹娣驚訝與欣喜之餘,正要行禮、卻發現對方向她張開了歡迎的雙臂,她終於按耐不住想要見面的思念,雙眼盈著感激的淚水、朝著對方奔跑過去,撲入父親的懷中。
  「父親...終於和您見面了...
  「親愛的女兒,我也好想念妳。」天神溫柔的撫摸蓓兒丹娣的頭髮。
  上次的見面之日已無法回想,一時之間蓓兒丹娣只想抱緊對方,想不出什麼想要和父親講的話;擁抱了好一段時間,他們才慢慢放開彼此,天神伸手輕輕的擦去蓓兒丹娣臉頰上的淚水,蓓兒丹娣依然又哭又笑的與父親對望,
  「呵,妳還是一樣愛哭,」天神笑了笑,「不過變得更成熟、也更美麗了。」
  「嗯...」蓓兒丹娣在啜泣和燦笑中輕聲應道。
  「這年來辛苦妳了,還有其他的神屬們,兀兒德、詩寇蒂、佩歐斯...他們都是;瑟雷斯迪一定會為妳、還有大家感到驕傲。」
  聽到恩師的名字時,蓓兒丹娣心中又湧出一絲悲傷,還有那些能夠剝奪他們力量、以及還原整個天界的「武器」,她內心為此微微顫動著,
  「父親...那個,人類他們用的...把天界給...
  天神知道她在說什麼事物,「那個啊...其實是我請瑟雷斯迪交給人類的,而且,那和能夠讓我們神屬力量盡失的武器是同樣的東西。」
  蓓兒丹娣大驚失色,疑惑地瞪大了藍色的眸子,「那個武器...為什麼?...
  「別慌張,」天神依然慈祥地笑著,看向遼闊雲海,繼續道:「那東西也是絕大多數神魔屬都不知道其存在的物質,它可以在眨眼間讓神屬力量盡失,守護天使甚至會因此失去生命,因為他們的核心生命比神屬的還脆弱許多;不過也能像你們看到的一樣,拯救全天界,只要和另外一種晶體結合─」
  天神轉過身面向回蓓兒丹娣,從衣襟下掏出一顆閃閃發光的藍色菱狀晶體,大約有蓓兒丹娣的小指大小,將它放在蓓兒丹娣的手上,
  「這...和梅比烏斯送給我的信物...
  「應該說『他』,這東西擁有某種奇特的生命和意識。」
  蓓兒丹娣盯著美麗的晶體,藍色光芒似乎隨著她的視線而流動著,「它是來自於哪的呢?」
  「沒有人知道;有時候,它會出現在我們意料不到的地方,也有可能...是需要它的地方,」
  天神繼續道,「某些時候,它以如此的美麗之姿出現,提供力量幫助神屬或魔屬,甚至帶來無法解釋的奇蹟;有時候,它會化為奪去所有神魔屬力量的無形之手,不知不覺間吸收走我們賴以活動的力量,但如果沒有這東西的存在,天界或魔界可能都無法發展到現在,早在以前的爭戰中就共亡了。」
  「您的意思是...它阻止了我們和魔屬的爭戰?」
  「許多次幾乎能毀壞整個次元的爭鬥,就在即將達到無法挽回的熱點之時靜寂了,在場的神魔屬就好像憑空被吸光了力量倒地,甦醒之後他們只知道這東西出現在戰場正中央,散射耀眼的光芒之後就眨眼間沒了知覺;而將這兩個相同起源的物質結合,會迸發出更遠超我們想像的奇蹟。」
  蓓兒丹娣能從天神敘述的平靜語氣中聽出隱些的讚嘆;
  「也許那東西存在的理由是維繫所有次元繼續存在下去,至於人類沒受影響的原因我認為是他們的力量尚不足以動搖次元平衡。」
  父女間心靈的傳遞,使許多甫在蓓兒丹娣腦海中浮現的問題,天神就已先行回答了她,
  「有些事情,也許永遠是個謎會比較能維持世界的平衡,就像那東西一樣,這樣至少無論誰還無法去恣意利用它。」
  蓓兒丹娣的思緒隨著天神的述說漸漸平靜緩和,但是仍有一個藏在她心中的疑問仍未解決,那個她與梅比烏斯之間的聯繫,這幾乎牽動了一切的聯繫;
  「關於存在於你和那位人類之間的聯繫,這個嘛...大概還是要問妳自己,如果真的想不起來,我可以幫助妳;」
  天神伸出手輕輕放在蓓兒丹娣的額邊,一股溫暖的力量慢慢從天神手掌流入她的腦海,那是回朔記憶的輔助性法術,蓓兒丹娣的記憶隨著那股暖流似乎漸漸得豁然開朗,她閉上眼睛仔細的尋找那段失落在深處的回憶。

  維盧沙戰爭發生在1940年代中期的維盧沙大陸,屬於區域性大規模戰爭,主要戰爭國是當時處於共產主義政權統治下的尤托巴尼亞和多數鄰國,戰爭發起肇因於尤托巴尼亞政府試圖將共產主義完全擴散至全大陸;
  維盧沙戰爭整體規模小於1910年代的歐西亞戰爭,少數大陸外國家曾依同盟協定部分性的參與戰爭,主要戰爭期間大約是1941年至1945年初,戰爭前後維盧沙大陸的各國情勢變化不大,除了尤托巴尼亞和隔海的另一超級大國歐西亞進入冷戰時期,持續到1980年代為止。

維盧沙大陸標準時間19446611:25
維盧沙大陸
妲瑪湖〈Lake Dama〉鄰近山脈

  幾陣轟炸後,原先良好隱蔽在山脈森林的集中營現在已經陷入渾沌的火海,由P-38L戰鬥機領頭的Pe-8轟炸機隊伍輕易地將這個他們認為是秘密部隊訓練基地的營地化成碎片,少數對空砲正在射擊,不過砲口火光只是讓他們更容易被P-38L戰鬥機標定並摧毀,幾分鐘後,已經沒有對空火力能抵抗轟炸隊伍的攻擊;為確保戰果,機隊繼續轉向朝這個燃燒中的基地飛行、準備最後一輪轟炸。

  葉卡捷琳娜‧梅比洛斯〈Yekaterina/ Екатери́наMebiros〉掙扎著從半毀的木造集中宿舍爬出來,好不容易才把傷痕累累的身體拉出壓在她身上的殘骸,邊喘息邊低頭檢視了一下全身,到處都被劃開了深淺不一的傷口;集中營的士兵四處奔走、或說是逃命著,沒有人發覺到她逃了出來,遠一些的小丘上有座對空砲正在射擊,一架戰鬥機在砲彈的火光中俯衝而下用機槍掃射那陣地,戰機拉起機頭離開後,對空砲再也沒開過火;
  葉卡捷琳娜環視了一下混亂的四周,集中營的一切被轟炸給摧毀,看著這景象,她的思緒正在翻騰...自從她和教堂的那些小孩們被抓來這後,一直在這地獄般的營地承受無數從未想像的折磨,年紀稍長的她看著這些毫無血緣關係、卻在教堂一起成長的弟妹接連在殘虐下死去;最後輪到了最年長的她,葉卡捷琳娜陷入令她終身難忘的夢魘,那種黑暗中的無助絕望簡直撕碎了她的理智,數不清經歷了幾次那樣的摧殘,直到剛才那陣猛烈的轟炸猛然將她從地獄中拉回現實;
  她回首剛才囚禁她的木造屋,一個士兵滿是血跡的手掛在外面,他們方才在她面前的恣意與凶狠消散的一乾二淨,葉卡捷琳娜默然的望著那斷手,由遠而近的飛機活塞發動機又讓她從呆愣中甦醒,她使勁站起身拖著滿身傷勢奔跑,忍耐赤腳踏地的痛苦;飛機一架架掠過頭頂,接二連三的炸彈落下嘯聲接近,她回頭往後看,一枚醜陋的炸彈正好落在身後幾十公尺,轟然炸起的爆風將她措手不及地彈飛,飛過破爛的營地側門落下斜坡,滾了好幾圈直到草叢才停下,
  「呃...
  掙扎起身間葉卡捷琳娜感覺口中多了顆石頭,試著吐出來才發現那居然是顆牙齒!再環視四周,營地側門外是條幾乎用車輪壓出的小路,蜿蜒伸往濃密的森林中,火光只照得清不遠的距離,葉卡捷琳娜慢慢爬起身準備繼續逃離,突然一個黑影用力把她從後撲倒在地,
  「小婊子妳想去哪!?」
  那是想要第一個對她上下其手、重要部位卻挨了她一腳而躺了好幾天的士兵,葉卡捷琳娜驚恐的掙扎,不過瘦弱的她根本不是這士兵的對手,
  「以為這樣就逃得掉?以為我不會記著妳!?妳最好給我乖乖地...嗚哇!」
  趁隙之間她用力踢中了士兵的腹部,士兵呻吟著抱著肚子往後倒下,葉卡捷琳娜立刻連滾帶爬逃跑,集中營內繼續傳來爆炸聲;但沒幾步那雙大手冷不防又拉住了她的腳踝,她一個失衡往前跌倒在草叢中,士兵很快地又把她壓制在地,葉卡捷琳娜雙手拼命揮動掙扎,直到手也被抓住扭到身後,接著感覺士兵似乎在撕扯她僅剩的衣物,接連破碎的聲音令她毛骨悚然,
  「不要!不要!」
  忽然間,一陣像是硬物刺入肉中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士兵隨即沒了動靜,趴倒在她背後,葉卡捷琳娜扭動身體掙脫士兵的雙手往後看,一個粗大的破片狠狠地刺穿士兵的頭顱,盡是鮮血和腦漿的尖端從額前穿出,可能是從正在爆炸的集中營內飛出來的破片;起身後往天空望去,夜空中的轟炸機繼續的將曾經關押無數平民的集中營灰飛煙滅,葉卡捷琳娜感覺自己在流淚,她的朋友弟妹們也在這轟炸下煙消雲散,
  至少...他們那可憐的肉體也隨著靈魂一起升天...
  葉卡捷琳娜擦去眼淚,在胸前比著十字架祈禱,一直到四周歸於寧靜,她在火光中黯然轉過身,沿著道路慢慢地走進森林。

69日 17:45
天界
伊甸園
  
  「早安,瑟雷斯迪,好久不見。」
  「早安,蓓兒丹娣。」
  師生倆如往常的課程、在伊甸園中央一塊被花海與森林圍繞的美麗庭園會面,蓓兒丹娣趨前緊緊擁抱對方表達見面的開心;
  蓓兒丹娣正式成為一級神、派任至女神事務所就任後,瑟雷斯迪對她的教導即是大部告一段落,成年的蓓兒丹娣將要自己學習未來的一切;但是教學並未結束,某些特定的知識仍然需要瑟雷斯迪的親身教導,某些是因為知識本身的特殊性,另外則是某些所謂的生命歷程體認,單由內心純潔如白紙的蓓兒丹娣直接學習可能會導致無法預測的後果,所以蓓兒丹娣依然會不定期的與瑟雷斯迪會面,繼續她身為命運女神的課程;
  「在事務所的工作如何?」瑟雷斯迪微笑著問道。
  「托您的福,一切都很好;那裡的工作每天都會遇到不一樣的人類們,能帶給他們幸福是榮幸與快樂。」蓓兒丹娣開心地笑著回答。
  「是呀,那是份很棒的工作;不過很遺憾的,不是全部人類都能接受到這份幸福。」
  蓓兒丹娣有些訝異地看著瑟雷斯迪,他雖然仍維持親切的表情,說話的字裡行間卻流露一絲嚴肅與沉重,
  「瑟雷斯迪是指...系統的篩選嗎?」
  因為一切願望都能實現,就算是有人類許願讓地球毀滅也是能夠達成的、如果能承擔上相對應的付出的話;所以一切被選上的人們都會經過非常嚴格的審定、方能接受女神事務所或地球援助中心給予的許願,以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
  「嗯,系統的確會相當嚴格的篩選和審定人們是否能接受這許願,不過審定的條件不僅僅是為了人的本性善惡,還有某些未曾公開的內容。」
  「未曾公開...」蓓兒丹娣有些不解。
  瑟雷斯迪臉上的笑容消失,換上認真的教導表情,蓓兒丹娣幾乎沒看過瑟雷斯迪有過這種神情,「這次的教學,將是我教導妳以來最嚴肅、最需要妳認真思考的課程,可能會帶給妳極大的打擊,妳需要做好心理準備...
  蓓兒丹娣微微的吸了一口氣,「這堂課的內容是...
  「關於人類...妳從未見過的那一黑暗面,充滿無數負面事物的那一面;」瑟雷斯迪道,「女神事務所的系統審訂會刻意將相關的人類們繞過,目的是不讓妳們見到人類的那一面。」
  瑟雷斯迪所說的話使蓓兒丹娣稍稍愣住,「黑暗面...
  「這堂課並不在正式的授課內容中,天界的許多高層不希望妳得知這些事情;但我認為妳應該得知這一切。」
  瑟雷斯迪伸手施展法術,一道光環出現在他們倆旁邊不遠處的庭園走道上,那是通往人界的通道,幾只打鬧的白雀被突然冒出的通道嚇了一跳,往旁急促飛去後又飛回來附近;蓓兒丹娣看了看發光的通道,再望回瑟雷斯迪,
  「這堂課算是人間修行之一,而且妳將自行前往,我不會在妳的身邊教導,妳要自己去看見、接受,並且思考那一切的意義,等到那之後再回來這。」
  「...是。」
  蓓兒丹娣點了點頭,向瑟雷斯迪道別後轉向那通道,帶著不安的思緒慢慢地走入其中。

18:10
妲瑪湖東北方十數公里

  進到這規模不大的小鎮後,葉卡捷琳娜的求生意志幾近於破滅,眼前的小鎮彷彿經歷慘絕人寰的征戰,烈火灼燒過的街道、屍橫遍野的雙方士兵和平民讓殘破的小鎮充滿死亡的氣息,葉卡捷琳娜支撐到現在的力量瞬間失去、不支跌坐在路邊,她掀開包裹住胸部和腰際的破布,傷口已經潰爛並擴散到無法治癒的程度,四肢的各種傷痕也沒有癒合的跡象,從幾十分鐘前開始的頭暈好像也沒有減輕、反而漸趨嚴重,傷勢已開始侵蝕她的生理機能;
  葉卡捷琳娜拖著即將停擺的身體爬到一處殘破屋簷下,靠著處處彈痕的木質牆壁,山區的破敗小鎮下起了淒涼的陣雨,幾些水滴穿過屋簷裂縫滴落在葉卡捷琳娜的旁邊和身上,混雜著她的淚水;她喃喃的唸著那些弟妹的名字,死去的他們的樣貌不斷在她已模糊的視線和腦海中重複出現,四肢和身體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我...去找你們了...
  恍若之間,淒雨依然繼續落下,她的視線邊緣出現了移動的藍白色身影,在街道間徘徊,是神、人或鬼...葉卡捷琳娜看不清是什麼,對她來說那已不重要,她閉上了眼睛,接受環繞自己的黑暗。

  看著面前的小鎮,蓓兒丹娣雙眼暴睜、驚愕地雙手摀住嘴使自己沒驚叫出聲,
  不...
  前所未見的景象衝擊著自己的一切,蓓兒丹娣幾乎軟了身子,後退幾部後發覺腳下傳來異樣的觸感,那是一具士兵屍體,無意踩踏到他使得鮮血從已破碎的身軀濺上了她所著的藍白裙裝和短白靴,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嗚唔...
  猛然湧起的悲愴促使蓓兒丹娣咳嗆著,眼淚隨著不止的嗚咽從臉頰直奔而下,她看見了小鎮在這地獄情景降臨之時,殺紅眼的兩方軍隊、在雙方火力交集中被無助與絕望淹沒的平民、那如此的慘絕;她的思緒向外延伸,很快地了解到這座血流成河的小鎮只是這塊大陸上、這場戰爭中的蒼穹一粟,還有更多地方、上演著更令她無法置信的悲劇;
  緊接著,她聽見無數生命死前的掙扎與淒厲求助聲,也看見了天界、魔界的袖手旁觀,諸神魔維持人界文明繼續往下發展,但卻對這不斷上演的悲劇視而不見,任由人類重複踏入錯誤、釀造黑暗,
  為什麼...
  瑟雷斯迪...我...
  ...眾神們...你們都沒有看見嗎...怎麼能...忍心...
  蓓兒丹娣跪倒在地,雙手染上了遍地的鮮血,無力感盤據了心頭,命運女神竟無法拯救這些生命,甚至沒能導正他們,讓這些人在自我矛盾下造就的征戰與殺戮中互相毀滅,蓓兒丹娣終於崩潰,掩面失聲痛哭,
  對不起...對不起...

  突然的,她向外延展的思緒接觸到了一個氣若游絲的生命,蓓兒丹娣愣了一會,立刻起身邊擦著淚水邊朝那跑去,
  就算只來得及拯救他...
  在一間殘破的商店旁邊,有個十五歲上下,衣不蔽體、全身傷痕累累的少女靠坐在牆上,那留著美麗從黑色長髮的頭微微往旁一斜,甫嚥下了最後一口氣;蓓兒丹娣立即衝上前,盡全力施展治療法術,努力喚回她的生命,
  拜託...不要在我面前...
  傷勢正在癒合,但是少女的生命依然沒有喚回的跡象,在死亡與彌留間徘徊;愕然之餘蓓兒丹娣忽然回想起天界教予她的醫療法術知識,治療法術足以醫治所有程度的傷勢,但是在「靈魂」脫離軀體後,無論如何的努力都是徒勞無功;
  少女的靈魂已經從身軀解離過半,即便解放一級神力量,治療法術也僅能拖延時間,但是召回靈魂的相關術式不僅蓓兒丹娣未學習過,在天界也屬於需要高層審理過方能執行的禁術之一,因為這可能使地球生命之生死違反輪迴;
  我不想讓她就這樣死去!
  蓓兒丹娣邊施展著治療法術,邊將少女抱起,接著施展出返回天界的通道,迅速進入其中。

  受限制的生命體違反規定通過通道、系統因而響起警告響鈴後,天界街道上的神屬們驚訝地看著掌管現在的一級女神蓓兒丹娣抱著一位人類少女從通道中衝出,向著醫療中心飛去。

-----------------------------------------------------------------

前一章最後面在下這邊的正文有很大的修改,特別是把登機那一段刪除了,所以四十六章和四十五章可能會青黃不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756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幸運女神|空戰奇兵|同人|小說|科幻|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STFS Silent Wing
抱歉拖到現在才完食^^"
出去工作之後,很多熱情都會不知不覺中慢慢冷卻.
當我猛然發現時,我已經近3個月沒有運轉我的鐵模了...

扯遠了.

看到這篇後半段,腦袋裡總徘徊著那些殘酷的畫面.
讓蓓兒突然接觸這種事情,某種程度上也是相當的殘忍.
在劇場版中,瑟雷斯迪或許是想避免這種事情,
才會發動摧毀審判之門,這種近乎政變的行為吧.

嘛...這篇小說某種程度上也算的上是"戰爭片",
被這種劇情嚇到,我似乎還是太嫩了.
抑或許,最近情緒上可能比較多愁善感些...

說到劇場版...
"「呵,妳還是一樣愛哭,」天神笑了笑,「不過變得更成熟、也更美麗了。」"
看到這句話,我笑了.

感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幾時要開始收尾呢?
之後真要出本的話還請記得通知一下喔~

是說S大的小說篇數已經超過本篇的單行本集數了呢!!

12-08 00:35

AN/SPY-1G(V)7
因為在下受其的影響頗大吧,最初接觸幸運女神是小不隆冬便利多,但讓在下愛上幸運女神的就是劇場版,或多或少這方面的同人作品中都會引用一些情節吧。

現在基本上就是在收尾了,不過先前留的梗太多,估計可能會到五十集吧。12-08 2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33u5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梅比烏斯 做模型鉛筆稿(... 後一篇:完成稿 F-22E、M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絕大部份巴友
金庸武俠穿越同人《何妨吟嘯且徐行》,在倚天屠龍記世界,看逍遙二仙少年時的歷險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