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惡靈樂師第八樂章(第八回)-血之少女

作者:拜恩│2011-11-05 21:14:41│巴幣:0│人氣:185
李佳娜瞇起眼睛來。
左手拿者藍色雨傘。
因為是下雨,所以看不清楚對方長什麼樣子?
外表是穿者破破爛爛的女僕裝扮,有的髒亂,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僕,只是她身邊的周圍像是八條像是章魚
的處手般,卻是像是活者的物體般。
這囚首喪面的少女,表情非常的驚恐,她一隻手放在前面一邊大聲狂叫。
紅色像處手般變成鎖鏈,末端變成魚叉,不過,這紅色的魚叉指向李佳娜。
這場雨已經停了。
 
「這小鬼..........」
「呿!是敵人」阿薩札拿起匕首,準備要發動魔法。
李佳娜將右手舉向天空。
四周圍的鐵製物品都分解成粉墨,當然,就連被破壞掉的建築物裡面的鋼筋也被分解成粉墨。完完全全都聚集到
李佳娜手上。
這穿者破爛女僕裝的女孩又製造刀,紅色的刀,尾端附加了鎖鏈,而且是兩個。
一把指向阿薩斯另外一把指向阿薩札。
鎖鏈連接這女孩的背部。
八條像處手的觸須,其中三條變化成魚叉跟刀。
這女孩大聲叱叫者,魚叉和刀全部攻向這三人。
阿薩斯因為耗盡所有力量,連逃走的力氣都沒了。有於之前所釋放的爆炎之矢,所以連站起來力氣都沒了。
這兩人還沒施招,就要被這來路不明的女孩給殺,還是被來路不明的魔法。
 
「阿薩札!」李佳娜舉者手右手凝聚所有被分解的鐵粉墨「你趕快拖住這女孩的招數。」
「!?」阿薩札看者李佳娜問道「為什麼?」
「我在想用什麼武器來對付她阿。」李佳娜說道。
在他們你掙我奪時,敵人的武器快速的接近。
「沒辦法了。」
「什麼沒辦法。」阿薩札問道。
「自己躲開。」李佳娜說道。
 
「等下我呢?」阿薩斯跳出來反應「我連躲沒辦法躲。」
「反正用影刀砍就好了。」
「............!?」
這時──
李佳娜以反射神經從側面轉身躲過,將左手上的藍雨傘丟到上空,但是,紅色的魚叉刺破李佳娜的藍色佯裝左邊的短繡。
「呿,不過呢...晶體兵器千穿苦無」李佳娜大聲喊苦無時,上空出現密密麻麻的苦無。
這是剛才的鐵粉墨化為苦無,但數量沒有1000把,只有600把苦無,但數量相當可觀。
「可惡!這裡的鐵都不夠嗎?」
攻向阿薩札的紅刀被他手上的匕首彈開,下一秒阿薩札以右手上的匕首,砍斷紅刀的尾端的鎖鏈
被斷掉紅刀變成液體狀態落在地上,阿薩札彎下腰用手摸下,用鼻子聞下。
「這是..............」阿薩札眼睛睜的非常大,而且知道這是什麼。
阿薩斯沒辦法躲開紅刀,但是,用手接住,銀白手甲不會讓自己受傷。
手在抖。
阿薩斯手在抖動著。
紅刀在阿薩斯手裡不停的慢慢前進中,紅刀的刀尖慢慢的要往阿薩斯頭刺下去。
李佳娜在阿薩斯300公尺,而且所有苦無都對準敵人,卻沒辦法就他。
人稱為鐵之魔女的李佳娜,年紀止不過是9歲而已,魔力量卻沒辦法就阿薩斯。
不過,明知道阿薩斯沒有多少力氣,她卻還在笑。
天空的烏雲漸漸散去,露出不少陽光。
「就是現在!阿薩札!」李佳娜大喊。
阿薩札的匕首大量散發出黑色物質。
漸漸化為刀身,包附者匕首,卻多了匕首長3倍多。白色的刀刃被漆黑的影子吞噬,轉換成黑色刀刃。
「影刀伸長吧!」阿薩札大喊著。
黑色刀刃指向阿薩斯右手上握者紅刀尾端上的紅色鎖鏈,黑刀瞬間伸長。
阿薩札手上拿著匕首,基本上質量是部會改變的,改變的是他匕首上的影子,影子是隨者光線有所改變
但是,光線是影子的基本媒介,只要光的亮度不夠,要發揮出強大的影子魔法是沒用的,還有不論是有多的魔力是沒用處的。晚上的月光或星光也是光的媒介,白天的陽光的話就另當別論,改變影子大小是都可行。
這個時一瞬間斬斷紅色鎖鏈。
阿薩斯握在手上的紅刀瞬間變成紅色液體。
這紅色液體淋在阿薩斯身上,當他用手碰紅色液體,仔細聞聞。
阿薩斯眼睛掙的非常大,大聲說「這是.......番茄....嗚。」
阿薩札在一瞬間揍上去,狠狠的打阿薩斯的左臉頰「你想說番茄醬嗎?腦殘的!我聞時為什麼有鐵銹味呢?」
 
左臉頰紅腫的阿薩斯痛的快要哭出來「好痛阿!這笑話不笑的話就說嗎,為什麼要打下去。」
 
「在這場合有人會說!」阿薩札臉色非常憤怒說「這是血,這小鬼應該使用操縱血液魔法。」
 
「好啦,如果這是血的話,那操縱血液魔法不可能的,更何況我都感應不到她的魔力阿!」
 
李佳娜聽到時一臉驚訝「什麼!?」叫的非常大聲。
這時──────
這女孩散發一種不祥之氣,從她身上流出大量的鮮血.............
在他們兩吵架時,不之危機的那兩個笨蛋...........
 
「喂!」李佳娜大喊,臉色突然慘白,用手指指向這女孩。
 
「「什麼?」」這兩人轉頭一看,這個時候他們兩的臉色瞬間石化。
 
在他們面前居然是大量的血水,這少女趁那兩人吵架時,偷偷施放這招,而且一邊放招一邊笑。
不過笑的太陰險了吧!
只是她放血的地方居然是,兩雙手的靜動脈,一直噴者紅色的鮮血
濕寧的泥土漸漸都染成紅色,被血染紅............
「不會吧!一直放血。」
 
「我看根本是個怪物!你看看這血量跟池糖裡的水量差不多吧?」
 
「現在不是說這些!問題是我們要怎麼躲!!」李佳娜生氣加上用力跺腳「沒辦法了,千穿苦無上吧。」
在上空上的600把苦無,通通指向這滿身都是血的女孩
「貫穿吧!」
600把苦無完全衝向這女孩,只是,她所放的血有如意識般行成了保護牆,保護自己的主人。
用自己鮮血所構築的牆壁,圍繞著,接下來,這座血牆快速的硬化。
600把苦無就像用碰到比自己還要硬的東西,完全彈開。
「居然.............?」
「沒希望了」
這少女解除了血的防禦狀態之後..................
他們三人看到的是........
「我的天阿。」
「..........」
「用影子做出來的武器,是砍不斷的。」

「.................」
 
「.................」
 
「.................」
 
「我們還是逃吧。」李佳娜提議。
「同意。」
「阿薩斯我背你吧。」
他們三人快速的離開,因為他們背後是,60公呎的血浪。
這少女大聲高興狂笑,但這三人大聲的慘叫。
這時────
那位男子以非常快的速度,跑向北方去,那位男子身穿銀白色盔甲加上兩把銀製大劍,名叫加爾庫,還有一位白髮少年
,但是,沒有人看得到他-魔音
加爾庫用非常快的速度前往北門的方向,一邊跑一邊喘氣者,身上沾滿了一點瘀尼,兩把銀大劍在加爾庫背上不停的
碰撞,金屬的碰撞聲加上氣喘聲。
魔音也是不停的奔跑,但是,他不會感到累,因為他在回憶錄裡,也就是過去的回憶。在這世界裡,
無法跟他人對話也無法觸摸任何的物品。
『跑真久。』魔音開始抱怨,但是,沒有人會聽到。
 
「這是..................」加爾庫突然停下腳步,抬起頭來...........
魔音傻傻的跑了幾公尺的路,發現加爾庫不見了,轉頭一看發現他在那,『搞什麼.......是!?』魔音轉身抬頭一看
,他看到讓他難以切齒的畫面『在城市裡,居然有海嘯,而且是紅色的?....紅色的海嘯...阿該不會是........』
想起來了,早上那對話,加爾庫所說的血浪,高度真高阿。
這個時候,有個聲音,而且是2男1女的聲音。
聲音非常薄弱。
『有女孩子的聲音?』
加爾庫也注意這聲音「這聲音是阿薩札、阿薩斯跟......李佳娜!?」加爾庫聽到李佳娜非常震驚
「她是怎麼跑來的?」
 
『我記得她不是被強制留下來嗎?怎麼跑來的』魔音說(反正沒有人會聽到)
加爾庫聽到之後用很快的速度跑去北方。
 
「真是的!明明跟莉恩說過,要看緊李佳娜,卻.........」加爾庫一邊跑一邊罵,看來他真的生氣了。
 
他的速度真快,但是,我跟上它的速度阿。
『跑慢點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一邊跑一邊喊跑慢點。
「?」身體開始漂起來了「為什麼身體可以漂!?」
加爾庫以迷之時速快速衝刺,魔音在回憶錄裡是可以漂的,但是,他是第一次,不過他目前還不知道。
 

「這血浪的速度真慢,不覺得嗎?」李佳娜說的。
 
「聽妳一說。」阿薩札回答「阿薩斯麻煩你看下好嗎?」
 
「恩。」阿薩斯在阿薩扎的背上,因為力量用盡,所以沒辦法動。
阿薩斯轉頭看看時......「喂!」
不到10秒鐘阿薩斯看到什麼就開始有點恐慌。
「!」
「看到了什麼阿薩斯。」李佳娜說。
但是,阿薩斯卻沒辦法回答,因為他看到的東西是可怕到無法形容。
一邊被不明女僕的血浪攻擊一邊被她追著跑,佳娜開始有點生氣了。
「真是的!都不講話,是哪招阿!」
「那妳自己去看吧。」阿薩札說道。
「好吧。」李佳娜回道。
李佳娜轉頭時卻停下了腳步,眼神睜了非常大。
「這...這是...什麼玩意!?」
阿薩札看到李佳娜樣子不對時,也停下腳步,身上背著阿薩斯已經累翻。
「很痛ㄟ!要放我下來之前要通知我ㄧ聲阿。」阿薩斯被阿薩札強制丟下來。
「原來阿,血浪是耍我們的,這才是妳真正的目的。」阿薩札擬望著天空上。「用血畫下這魔法陣
,而這魔法陣是禁術-地獄烈紋,但是...............」
「我記得那紋章的內容不是在500年前就銷回了不是嗎。」阿薩斯說。
天空上的紅色紋章漸漸的被血的擬固完成。

「這是.............」加爾庫停下腳步,他抬頭仰望上空。
 
『為什麼地獄烈紋會出現在梅攸這地方?」魔音也一樣。『只是這魔法是要消耗大量魔力,相當於.............算了,加上內容已經消失了。」
 
「這下糟了。」加爾庫看到這魔法陣有些不對勁,右手拿起背上的銀製大劍,對準上空的魔法陣。「貫雷槍!」
銀是最佳導電體,也是雷係魔法師最強的增幅劑。
不過這叫貫雷劍。
貫雷槍直射上空的魔法陣。
一道強烈高壓雷柱直衝血陣。
 
「贏了......................!?」加爾庫剛剛露出要贏的高興心態現在他看到難以切齒。
 
貫雷槍要打中魔法血紋時,空中突然出現白色的巨大怪鳥。
不過,居然在巨大血紋面前衝過來 ,其他人都沒察覺牠的氣息嗎?
魔音看到這隻飛鳥時眼神變的震驚,嘴裡說了一句。
『凶靈。』
不過為什麼凶靈會跑來梅攸,而且凶靈分部於南部跟北部,這也太奇怪吧?
能察覺凶靈就只有樂師。
 
 
這隻怪鳥的外型怪異,四隻翅膀沒有腳,身體有無數像人頭之類連在一起,腦袋長的怪異之怪還叫出尖銳的聲音,讓人耳朵非常刺痛。
 
我到處左右看看沒有發現有什麼,回憶錄只不過是影像,但是,這凶靈是哪裡來的。
 
這鳥看到加爾庫時發動攻擊,身體府衝而下。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加爾庫將銀大劍刀尖對準凶靈怪鳥,銀大劍爆發出藍色魔力,這藍色魔力包覆銀大劍。
這招不是幻月藍灣。
當這隻怪鳥要完全接近加爾庫時。
 
「幻‧月‧藍‧灣」大聲唸喊昭示,他聲音有一絲絲憤怒,但從他表情看不來。
 
沉重的銀劍被加爾庫輕巧的揮出去,銀劍身上的藍色魔力被加爾庫大力輝出來。
這從這銀劍出來的藍色魔力帶有強大爆發力加上它會變的更大更薄。
這是壓縮吧?
是將魔力壓縮然後變成刀刃,這招優秀。
藍色的魔力漸漸變成下玄月,擊中要攻擊他的白色怪鳥,從臉中間剖下去。
這怪鳥完全被砍成兩半化成灰燼。
「這隻小鳥還是傻阿。」
 
「不過是如此而已,但是地獄烈紋只是標章,不過這女孩我帶走喔,加爾庫。」
 
「這聲音是....!?」
 
這聲音是從上空。
戴者骷髏面具身穿黑盔甲,手裡拿者大到誇張的黑色大劍,背後還有3片骨骼翅膀。
 
「事情就是這樣。」
 
「這隻凶靈是你放的嗎?」
這戴骷髏面具就非常自然回答。
 
「是又怎樣,但是,地獄之門己經設置好了,接下來重演400年的樣子。」
 
400年!?
這傢伙到底要說什麼。
 
這時
 
奇怪我的手好像變的透明,我的......我的..........我的意識居然......
 
『時間到了嗎?』
回憶錄到這裡,不過,我睡的應該特別熟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577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樂師|小說|冒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BCDEFGH85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鋼之鍊金術師-嘆息之丘的... 後一篇:初音未來 -名伶計畫-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Line貼圖、3D角色模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