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混亂時空的英雄傳說IV】 狂狼凶騎傳 - 序章 狂狼現世 03 名犬改造計畫

作者:吳此仁│2011-11-04 22:47:03│贊助:0│人氣:145
03 名犬改造計畫
 
         從裂縫中走出的,是一隻身穿功夫裝,體型矮小而年老的紅貓雄。

         「師... ...... ...師傅。」顫抖的聲音從巨大熊貓的嘴裡傳出。

         「你這渾蛋還不趕快跪下向他們道歉!」小貓雄對著巨大熊貓罵道。

         巨大熊貓朝著眾人跪下,並磕了個頭恭敬的說道「剛剛真是非常的對不起,居然對各位大人拳腳相向,請各位大人原諒我。」

         紅貓熊撿起了大熊貓身邊一截被牠壓壞的銀色笛子,對著眾人說道「請各位大人原諒老朽這不成材的劣徒吧!他在練功練到走火入魔以後被人用這隻笛子召喚並加以控制,才會對各位大人做出如此無理的舉動。」

         「那該死的禿頭大叔,有沒有人看到他跑哪去了?人家一定要好好的拷問他。」安堤的臉上充滿著陰沉而詭異的笑容,雙手拿著拷問用的刑具,不祥的黑氣正不斷的從她身上冒出。

         「他早就趁亂逃跑了啦!話說妳覺得剛剛拿鐵椅砸人那樣的崩壞的還不夠嗎?形象都沒了。」昂拉奇吐槽著黑化中的安堤。

         「既然人家答應了狼人先生要好好鍛鍊他的契約者,那麼首先就要治一治你那沒大沒小的壞毛病吧!」語畢,安堤從包包中取出了折凳與巨大的簾幕,並將簾幕交給了賽巴斯‧姜與艾絲。

         「賽巴斯‧姜、艾絲,麻煩了。」完全被黑氣籠罩的安堤這時將昂拉奇拖到簾幕後方。

         賽巴斯‧姜與艾絲兩人將寫著『節目效果,請勿模仿』的簾幕拉起,讓熊貓師徒無法看到安堤對昂拉奇的調教過程。

         「好了,沒兩位的事情了,請回去吧!人家還有點私事要處理呢!」安堤從簾幕後方探出頭對著對著熊貓師徒說著。

         「好的,那麼老朽與劣徒這就告辭了。」

         熊貓師徒對著眾人作了個揖,隨即向著次元裂縫走去。

         「差點忘了!」

         紅貓熊從裂縫中拿出一大箱的書籍,對著連幕後的昂拉奇說道「昂拉奇大人,這是狂王陛下要求老朽交給您的武功祕笈,請您好好研讀。」

         放下那一大箱書籍之後,熊貓師徒再次朝眾人作揖,並一起踏入次元裂縫中,裂縫隨即快速的縮小,最後消失在眾人眼前。

         「哇啊啊啊啊!」就在裂縫消失的同時,簾幕後方不斷的傳來昂拉奇的哀號聲。

         半小時後,安堤從簾幕後方走出。

         「啊!心情好多了。」安堤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並用手帕擦去沾在手上與臉上的血跡。

         「好了,我們回去吧!」安堤愉快的走向遠處的馬車並說著。

         原本拉著簾幕的兩人這時將收起簾幕,賽巴斯‧姜快步跑向了馬車,艾絲則是檢查著被打到像豬頭一樣而且渾身是血的昂拉奇是否還有生命跡象。

         「公主殿下,這傢伙怎麼處理?」艾絲問著準備要上馬車的安堤。

         「他還沒死呀!那麼請妳把他拖到附近的騎士團支部,幫他申請見習騎士資格考試與契約者證明,然後再把他拖回家跟撒搭可滷養在一起就好了。對了,順便對那個該死的禿頭大叔發出通緝令。」說完,安堤示意賽巴斯‧姜可以出發了,就這樣,馬車快速的離開了原野朝安堤的莊園駛去。



 
         在一處荒涼而人跡罕至的森林中,一名中年男子正拼了命的奔逃。

         突然間,在他週遭起了一陣濃霧讓他完全看不清前方的景物。

         「碰!」因為濃霧遮住視線的關係,那名男子撞上了一顆大樹,頭上的帽子落到一旁,露出了光滑的禿頭。

         「請... ...... ...請別殺我,請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一定會成功的。」那男子求饒著。

         「很抱歉,本冬‧瑞西佛大人,拙者接受到的命令是讓你從這世界上消失。」一個平穩而緩慢的聲音從霧中傳出,而週遭的濃霧也逐漸的轉為紫色。

         「不... ...... ...不要啊!救命啊!」男子的呼救聲伴隨著呻吟聲越來越微弱,最後終於停止。

         紫色濃霧逐漸散去,只見到被通緝的本冬‧瑞西佛市長帶著驚懼的表情口吐白沫的倒在一顆大樹旁。

         這時,一個忍者裝扮的人在一陣霧中出現,檢查的地上的屍體「霧隱剛葬報告,目標已確認被拙者排除,完畢。」那人說完後隨即又化為一陣霧消失在樹林中。



 
         當日傍晚,艾絲完成安堤所有交代的事情,帶著昂拉奇來到了安堤的莊園,穿過了莊園外側的林蔭小道後,映入眼簾的是個廣大的花園。

         在盛開著各式各樣花朵的花園中,點綴著華麗的雕像、庭園造景與噴水池。

         昂拉奇隨著艾絲的腳步穿梭在花園之中,道路兩側盡是修剪整齊的樹木與被人悉心照料的花叢,散發出柔和光線的街燈剛剛亮起,伴隨著陣陣的花香與和煦的晚風,讓人有種詩情畫意的感覺。

         「請問這就是公主殿下居住的地方嗎?」昂拉奇指著遠方那棟佔地寬廣而且看起來相當豪華的巴洛克式建築問著艾絲。

         「是的,那裏就是公主殿下的居所,是歐涅桑家族代代居住的地方。」

         艾絲看了看遠方的宅邸又繼續說「歐涅桑家族原本是與皇帝陛下沒啥有血緣關係的貴族,但公主殿下卻不知為何而被皇帝陛下選為第十王位繼承人,並改用羅利塔斯基這個姓。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被人盯上,千方百計的想暗殺她。」

         說著說著,兩人已經走到了宅邸附近,柔和的光線正從這棟華麗宅邸的窗戶中透出。

         這時艾絲突然往右一轉,拐入了一條小路。

         「你是要走去哪?跟好,在這花園中迷路是很危險的。」艾絲轉頭對著誤以為自己要入住這豪華宅邸的昂拉奇說道。

         「危險?難道這花園內有陷阱或是其他機關?還是說有偷偷養著危險的生物?」昂拉奇擔心的想著,隨即快速的跟上了往小路走去的艾絲。

         不久後,兩人在馬廄旁的一間小屋前停下。

         「就是這裡了,在通過見習騎士考試之前你就暫時住這吧!」艾絲對著昂拉奇說道。

         「這... ...這裡?這是人住的地方嗎?」昂拉奇驚訝的看著那不到高度不到兩公尺,只有一個巨大的出入口卻沒有窗沒有門的木屋問道。

         「當然不是給人住的,不過公主殿下說你能住這就該好好感念她的大恩大德了。」話說完,艾絲撿起腳旁的一塊寫著『撒搭可滷』的木牌,把它掛回出入口上方。

         「撒... ...... ...撒搭可滷?這是啥東西?難道屋子裡還有其他的不明生物?不是會吃人的生物吧?」昂拉奇看著腳邊那堆不完全的骨頭,害怕的問著。

         這時,從黑暗的小木屋內出現兩個發出詭異黃光的亮點,並傳出「哈......... ...... ...」的呼氣聲。

         兩個光點與呼氣聲越來越進,也嚇的昂拉奇倒退了好幾步,這時,一隻巨大的生物從木屋中走了出來。

         「撒搭可滷,今天過的好嗎?」艾絲伸手摸著那巨大生物的頭問道。

         「汪!」那隻看起來像是拉布拉多的巨大生物很有元氣的回了一聲。

         「這是撒搭可滷,歐涅桑家特有的看門犬。」艾絲指著那隻米白色的巨大拉布拉多犬說著。

         「你們平常是餵牠吃啥啊?能長這麼大也太誇張了吧!另外就是那條橫過牠雙眼的黑色紋路是怎麼回事?加上夾雜在其中那些深淺不一的灰毛,簡直跟馬賽克一樣了,就算要惡搞某隻有名的狗也不用這樣吧!」昂拉奇看著撒搭可滷吐槽著。

         「喀啦!」撒搭可滷一口咬住昂拉奇的頭,弄的昂拉奇滿臉都是鮮血。

         「喂!我的頭不是食物啦!快放開我啦!」昂拉奇努力的想從撒搭可滷的口中掙脫。

         「看來牠很喜歡你呢!那我走了,你們要好好相處」艾絲又摸了摸咬著昂拉奇的撒搭可滷,然後轉身離開。

         「艾絲大人請等等,請先把我從這隻狗的口中救出來啊!」昂拉奇求救的聲音不斷的從撒拉可滷的口中傳出,但艾絲卻像沒聽到似的逐漸走遠。

         於是,不斷呼救的昂拉奇就這樣的被撒搭可滷拖回了狗屋中,度過了悲慘的一個夜晚。
 



         次日清晨,艾絲又再次來到了狗屋外。

         「你這傢伙是還要睡多久?快給我起來。」艾絲把身上滿是咬痕與撒搭可滷口水的昂拉奇拖出了狗屋。

         這時,昂拉奇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爬了起來。

         「快去那邊把身上的口水沖乾淨,要開始晨跑了。」艾絲指著馬廄旁的水槽對著昂拉奇說道。

         不久後,清洗完畢的昂拉奇再次回到艾絲面前,此時艾絲正把一套厚重的盔甲以及其他訓練用的裝備從推車上搬下來。

         「穿上吧!這是你專用的盔甲,不過只是「內甲』而已。」艾絲將那套構造簡單的金屬製盔甲遞給了昂拉奇。

         「好重!」盔甲的重量遠超出昂拉奇的想像。

         「你們騎士平時就穿著這麼重的盔甲嗎?」昂拉奇吃力的穿著沉重的盔甲並問著艾絲。

         「嗯!而且不只有穿這件而已,剛剛說過了,這是『內甲』,也就是穿在內部提供最基本保護的盔甲,然後再依所屬騎士團或任務需求加裝上特殊設計與不同功能的『外甲』。」艾絲一邊說著,一邊把一條繩子綁在昂拉奇身上,而繩子的另一端則綁著巨大的輪胎。

         「哇啊!好重啊!根本不能自由活動了,妳身上穿的盔甲材質真的跟我這套一樣嗎?」昂拉奇還是不太相信穿上如此厚重的裝甲能夠像艾絲那樣靈活的活動。

         「這樣就受不了了?你會不會太沒用了?根本就枉費了公主殿下對你的期望。」艾絲給了昂拉奇一個鄙視的眼神。

         「我可不認為那個腹黑的小女孩會對我有什麼期待。」昂拉奇小聲的說著。

         「你說誰是腹黑的小女孩呀!人家可是對你充滿期待的唷!人家相信以你的實力只要隨隨便便的訓練一個月就能輕輕鬆鬆的通過見習騎士考試的。」安堤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沒有!沒有!沒有!小的啥都沒說,絕對是公主殿下您聽錯了,不過小的倒不認為自己能夠隨隨便便的訓練之後就能輕輕鬆... ...

         「那麼請好好加油吧!」安堤很快的打斷了昂拉奇的話,然後朝著狗屋走去。

         「那麼你就在這附近活動活動習慣這身盔甲吧!」艾絲一邊檢查著推車一邊對昂拉奇說道。

         幾分鐘後,艾絲將昂拉奇叫了過來。

         「差不多要開始訓練了,先把這些重物般上推車吧!」艾絲指著散落在推車四周的重物說道。

         就在昂拉奇將所有重物般上推車後,艾絲把一個巨大而沉重的雕像綁在昂拉奇身後拖著的那個大輪胎上。

         「那麼,暖身運動到此結束,差不多可以開始晨跑了。」

         「等等,我要穿著這身盔甲並且要拖著這個超重的雕像跑步嗎?」昂拉奇此時突然有種死定了的感覺。

         「不只喔!」艾絲站上了堆車,然後繼續說著「你還要推著這台推車。」

         「太困難了吧!」昂拉奇使盡了全身的力氣,推車與輪胎卻絲毫沒有移動。

         「看來你需要點推力呢!撒搭可滷,咬他!」原本跟撒搭可滷玩在一起的安堤這時騎上了牠,並命令牠去咬昂拉奇。

         「哇啊啊啊!」看到撒搭可滷朝自己衝過來的昂拉奇嚇的大喊。

         同時,體內的腎上腺素瘋狂飆升,帶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就這樣推著推車並拖著輪胎,在朝陽剛升起的莊園內被撒搭可滷追趕著。

         「哦!這不是做到了嗎?加油吧!繞著莊園跑個十圈就結束了。」艾絲說完,從將鞭子從腰帶上取下。

         「衝啊!撒搭可滷,再加速,不要輸給牠,咬到他的話等等賞你十片頂級牛小排。」騎在撒搭可滷身上的安堤命令著。

         「喂!這已經不是晨跑了吧!這種慘無人道又像大逃殺的訓練方式會死人的吧!」昂拉奇歇斯底里的吼著。

         「好玩的才剛剛開始而已喔!繞整莊園一圈大概十公里,你除了要躲開路上的陷阱之外,還要閃過艾絲與撒搭可滷的攻擊唷!」安堤微笑著說道。

         「哇啊啊啊!饒了我吧!」在昂拉奇的慘叫聲中,眾人度過了個美好的早晨。
 



         「呼... ...... ...... ...終於跑完了,感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燒掉一年的壽命了,每天都這樣跑的話我絕對活不久的。」終於跑回狗屋前的昂拉奇攤在地上喘著氣。

         「等等還有更嚴格的訓練在等著你呢!」安堤一邊說著一邊從撒搭可滷的背上跳下來。

         「喀啦!」撒搭可滷這時又再次的咬住了昂拉奇的頭。

         「公主殿下,早餐已經幫您準備好了。」賽巴斯‧姜帶著兩盤狗食朝眾人走來。

         「走吧艾絲!我們去吃早餐吧!」說完,安堤與艾絲兩人就先行往宅邸的方向走去了。

         「撒搭可滷,你的早餐來囉!」賽巴斯‧姜把那超大盤而且放有10片牛小排的狗食放在地上,招呼撒搭可滷過來食用。

         「這盤是你的,昂拉奇先生。」賽巴斯‧姜把另一盤比較小盤的狗食也放到地上,對著昂拉奇說道。

         又被咬的滿臉是血的昂拉奇看了看那盤為他準備的早餐,抓狂似的吼道「我只不過是一隻手變成狼的樣子而已,就有必要把我當成狗來看嗎?」

         「嗯... ...就我們的認知,你的身體構成有95%是狼爪,剩下的是3%的水和2%的廢物,所以判定為犬科動物。」賽巴斯‧姜面不改色的解釋著。

         「當然,這份食物是經過精心調配的,絕對是營養滿點,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請你當成訓練的一部份吧!強大的消化能力也是必要的,不然動不動就拉肚子對戰鬥可是會有嚴重影響的。」

         聽完賽巴斯‧姜的解釋,昂拉奇無奈的爬向了他的『特製早餐』。

         「看來餐具是不需要了,那麼請慢用吧!等等吃完請到這張圖上所指示的地方找我。」賽巴斯‧姜對著因為過度操練而手腳無力的昂拉奇說道,並把一張小紙條交給了他。

         不久後,用完餐的昂拉奇照著地圖的指示來到了宅邸後方的一棟樸素的大房子前,而賽巴斯‧姜早在那等候了。

         「這裡是其他傭人與衛兵住的地方,不過我們要去的地方在這屋子下面。」賽巴斯‧姜一邊說著一邊帶著昂拉奇往屋裡走去。

         兩人在一個厚重的鐵門前停了下來,賽巴斯‧姜拿出鑰匙開了門,然後順著門後的樓梯而下,到了一間寬敞而陰暗的房間。

         「這裡是我進行武器與裝備開發的地方。」

         賽巴斯‧姜按下牆上的一個按鈕,室內所有的燈在同一時間都亮了起來。

         映入昂拉奇眼簾的是充滿各式各樣盔甲以及武器的大房間,每個盔甲或武器都被整齊的排列擺放著,並在旁邊都有寫著功能與開方狀況等相關資訊的小黑版,而在房間最偏遠的角落則有個堆滿零件與設計圖的大型工作檯,一旁還有小型鎔爐與金屬切割裝置。

         「來,這是專門為你打造的特殊盔甲。」賽巴斯‧姜指著一件樣子很像昂拉奇身上穿的『內甲』的黑色盔甲,並繼續說著「這是你專用的『內甲』,是使用有延展性相當良好的特殊合金製成,即使變身成狼人也不會被撐破,不過重量上就... ...

         「這重量也太誇張了吧!比我身上穿的還要重五倍以上。」昂拉奇使盡全力才把盔甲從架子上拿起來,這時他已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了。

         「那麼,請穿上吧!能越早習慣這盔甲的重量會越好。」賽巴斯‧姜說著,並將工作檯旁的推車推了過來。

         在協助昂拉奇穿好新盔甲以後,賽巴斯‧姜把蓋在推車上的帆布掀開,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臂甲。

         「這就是你專用的特殊裝備之一,是依照你狼化的左手特別設計的,上面可以再加裝各式武器與盾牌,目前是配置了三聯裝多功能機槍與摺疊盾。」

         賽巴斯‧姜幫昂拉奇裝好臂甲以後繼續解說道「最外層的是摺疊盾,按下臂甲上的綠色按鈕就可以展開,能擋下普通子彈與刀劍的攻擊,不過別拿去擋穿甲單或砲彈就是了。畢竟這只是方便攜帶與戰鬥的摺疊盾,而不是真正用來防禦的重型金屬盾,收起時只要再按下旁邊這個紅色按鈕就可以了,先試用看看吧!」

         昂拉奇按下臂甲上的綠色按鈕,在臂甲最外層突出的部份突然打開成兩半,隨即如同孔雀開屏似的展開,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形成了個輕巧的多邊形盾牌。

         「還真是方便的裝備呢!」昂拉奇說完,按下了紅色的按鈕,把盾牌收了起來。

         在昂拉奇試用過摺疊盾之後,賽巴斯‧姜又繼續向他解釋裝備在盾下方的機槍「這款多功能機槍可以裝備多種不同口徑與不同用途的子彈,每把槍都有各自的供彈槽,子彈可以混裝而且彼此不會相互影響。」

         賽巴斯‧姜說完後,拿起放在推車上的一個圓形盒子,讓昂拉奇看了看,盒子內部大小與形狀都不相同的十顆子彈整齊的呈現螺旋狀排列。

         「這把槍有個特殊設計,會依照子彈大小自動調整口徑,所以只要子彈不會太大塞不進去就可以用。接下來就是稍微介紹一下常用的子彈。」

         賽巴斯‧姜開始一一指著推車上整齊排列著的各種子彈,對昂拉奇作解說「上面這一堆子彈相信身為逃兵的你也有看過吧!」

         「是的,這些大部分都是基本的子彈,只是口徑上的差別而已,在右邊那幾個則是穿透力較強的穿甲彈。」昂拉奇回答後立刻又問了賽巴斯‧姜「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是逃兵?」

         「從你和那隻熊貓的戰鬥中就能看出你多少有受過軍事訓練,再從你之前穿的衣服上那個殘缺不完全的臂章就能看出,你是在歐岱谷地被敵軍突襲而全軍覆沒無人存活的466步兵團一員,你會在這也就表示如果你不是在那場戰鬥之前就逃跑,那就是在戰後存活下來然後逃走了。不過你放心,公主殿下她已經動用關係偷偷將你的紀錄抹消了。」賽巴斯‧姜回答著。

         「沒錯,半年前我國與南方的共和國的邊境發生戰爭,那時候我就被徵召了,也是因為那場戰爭讓我身受重傷,而在快要死的時候莫名奇妙的與那個來自異世界的傢伙簽了契約,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昂拉奇無奈的看著自己狼化的左手,沉默了一下。

         「我自己也很清楚現在這個樣子被友軍看到會有何下場,所以就趁亂逃跑了,隨後就一路躲躲藏藏的逃亡著,不知道該去哪裡,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直到一個月前不小心摔下山崖,失去了部分記憶然後還被那可惡的市長利用,如果公主殿下她沒有上鉤的話,我可能不在這了吧!」

         「記憶喪失啊!會很嚴重嗎?」賽巴斯‧姜有點擔心的問道。

         「應該算滿嚴重的吧!除了被徵召之前的記憶全部想不起來外,也記不起我契約對象的部份名號。」昂拉奇說完,指著推車上那些他沒見過的子彈,問了賽巴斯‧姜「這些造型奇特的子彈又是什麼?」

         這時,賽巴斯‧姜又繼續對那些昂拉奇沒見過的子彈做解說「下面這兩類則是我自行研發出來的,這個是小型照明彈,在室內使用比較有效果;那邊的是散爆彈,擊出後彈頭會碎裂成許多彈片,造成範圍傷害,至於這個... ...」賽巴斯‧姜從上衣口袋中拿出一顆造型奇特,彈頭像是氣球的子彈繼續說道「這是特製追跡彈,雖然被打到並不會受傷,但是彈頭內裝的特殊液體卻會在被打到的人身上留下看不見的痕跡。」

         賽巴斯‧姜把子彈朝著屋子另一邊的一個廢棄盔甲丟出,只看到子彈打中盔甲時濺出了少許的液體,但盔甲上並沒有任何損傷與痕跡。

         「那是要透過特殊的鏡片才能看到的。」賽巴斯‧姜說著,並從懷中拿出一個小鏡片,讓昂拉奇透過那鏡片看著剛剛被子彈打到的盔甲。

         「啊!看到了,真的有耶!紫色的對吧!」昂拉奇問著賽巴斯‧姜。

         「沒錯,這是我們在做調查時常常會使用的一種子彈之一,歐涅桑家從以前開始就是負責在調查國內所發生的所有超自然事物,防止有心人利用或偽造超自然事物對國家或人民造成危害,所以這種適合作為追跡而且藥水效果永遠不會失效的子彈,是相當好用的。」賽巴斯‧姜說完後又繼續問道「還記得一開始公主殿下拿著放大鏡在你背後查看的事嗎?」

         「哦!我記的很清楚,那時她差一點點就被腰斬了呢!」昂拉奇回憶著。

         「因為在三年前,公主殿下尚未成為第十皇位繼承人之前的某個夜晚,有隻看似紅棕色狼人的怪物闖入宅邸,將所有的守衛與她的父母都給殺死了。就在那怪物即將對我和公主殿下下手時,艾絲趕來支援了,那怪物可能是感覺到艾絲並不好對付而匆忙的逃跑了。不過在牠逃走之前,公主殿下對著牠的背後射出了這種追跡彈,並發誓總有一天要找牠報仇。因此聽到你可能是狼人的消息自然就匆匆的趕去找你做確認了。」這時賽巴斯‧姜對著昂拉奇講述著歐涅桑家的一段過往。

         「既然公主殿下是負責調查超自然現象的,那麼在兩年半前契約者大量出現了以後,你們不就變的很忙了?畢竟像我一樣和超自然事件混在一起的狀況應該還不少吧!」昂拉奇問到。

         賽巴斯‧姜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的確,很多契約者經常被一般人誤認為是超自然相關事物,有的甚至像你一樣,被厭惡,甚至被處決,所以公主殿下那時就決定了,要保護像你這樣被誤解的契約者,同時也要討伐為非作歹危害人民的契約者。因為契約者在本質上和一般的人民並沒有任何不同,只是和異界生物簽下特殊契約而已。」

         「不過我並不覺得自己有受到保護,反而覺得自己時時刻刻都有生命危險。」昂拉奇回想著早晨與昨晚發生的事然後說道。

         「這段期間就請你多多忍耐,並且好好的鍛鍊自己,讓自己變強,你總不能一直都靠我們的保護吧!」賽巴斯‧姜頓了一頓又說「而且,我們都了解你身上有著很強的契約之力,只不過目前沒有能力完全的使用。所以會希望你能變強,然後用那強大的力量來幫助我們守護所有的人民,不管是普通人或是契約者。」

         「公主殿下她真的是這樣想的?」昂拉奇似乎不太相信。

         「是的,或許在很多方面公主殿下看起來還是很像小孩子,但是實際上她的思想卻是相當成熟的。」賽巴斯‧姜答道。

         「不論是普通人或是契約者都要去守護嗎?的確我也曾想過,要是自己真的有辦法的話就應該這麼去做,只是我真的有這種能力嗎?」昂拉奇想道。

         「接下來是你的特製武器,這算是我個人到目前為止最為得意的作品了。」賽巴斯‧姜把蓋在工作檯旁邊一個武器架上的帆布掀開,出現的是一把造型相當奇特的長矛。

         「我怎麼覺得這只是把兩隻超大型瑞士刀與長棍做一下組合而已。」昂拉奇無言的看著那武器,同時也很懷疑它是否實用。

         「的確,這把名為耀尼命3500的武器就是以瑞士刀作為設計原型的。在兩端的武器匣都收納著一樣的武器,不論是長劍、短刀、鐮刀、斧頭、槍頭、重槌... ...等,可以讓你自由搭配使用。」說完後,賽巴斯‧姜指著在長柄中間部份大量的按鈕繼續說明著「武器的替換由在中間的這些按鈕控制,而且還能從中間拆開變成兩把獨立的武器。如果按下另外這個按鈕,長柄的部份可以展開成為十五節的鞭子,接下來到中午之前的時間就請你好好的熟悉這些武器與裝備吧!」

         隨後,兩人合力把房間內擺放的裝備做了些移動,清出了不小的空間,昂拉奇就在這開始熟悉這一整套為他所設計的裝備,直到中午。



 
         「又是營養豐富的腸胃鍛鍊特餐啊!」昂拉奇看著桌上那盤與狗食無異的『特製午餐』。

         「快吃吧!下午還有大量的訓練在等著你呢!等等吃完就回去稍微休息一下吧!」早已用完豐盛午餐的艾絲對著毫無食慾的昂拉奇說著。

         昂拉奇無奈的慢慢將狗食吃完,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馬廄旁的狗屋。

         「汪!」撒搭可滷又飛奔而出,咬住昂拉奇的頭,但是累了一整個早上的昂拉奇根本沒精力去管了,拖著巨大又笨重的撒搭可滷進了狗屋,在仍被咬著頭的狀態下沉沉的睡著了。

 
         「咦!奇怪,怎麼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拖著,我不是在睡覺嗎?」在午睡的昂拉奇惺忪的睜開了眼睛。

         「唉呀!笨狗終於醒了,等等下午的訓練就要開始了唷!」騎在撒搭可滷背上的安堤對著被撒搭可滷咬住頭拖行的昂拉奇說道。

         「夠了!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昂拉奇怒吼著。

         「是可以放你下來啦!不過你跑的沒有撒搭可滷快吧!就讓牠送我們過去三公里外的訓練場地吧!」說完安堤馬上對撒搭可滷命令道「撒搭可滷,全力衝刺。」

         「哇啊啊啊!」昂拉奇就這樣被全力衝刺的撒搭可滷一路拖行著。

         最後,兩人一狗在一片廣大的草地上停了下來,而艾絲與賽巴斯‧姜以及十多名帶著步槍的士兵早就等在那邊了。

         「下午要玩的是接飛盤唷!」安堤從賽巴斯‧姜手中接過一片木製飛盤愉快的對昂拉奇說著「玩法很簡單,只要把被丟出的飛盤撿回來就好。」

         「有這麼簡單嗎?雖然說現在身上還穿著這重死人的盔甲,不過應該比晨跑安全多了。」昂拉奇想著,同時也緊盯著安堤手上準備投出的飛盤。

         「去吧!」安堤將飛盤輕輕的投出,飛盤以不怎麼快的速度的飛離安堤的手中。

         「太簡單了。」快速朝飛盤跑去的昂拉奇如此想著,並伸手準備去接近在咫尺的飛盤。

         「好玩的現在才開始,賽巴斯‧姜。」安堤笑著說道,舉起了手上的獵槍。

         這時賽巴斯‧姜看似抓住了條看不見的線,然後用力一扯,就快要被昂拉奇接住的飛盤突然改變方向,並加快了飛行速度。

         「不會吧!就算是玩個飛盤也要整我啊!」臉上冒出了三條青筋的昂拉奇自言自語道,隨即加快腳步朝著改變方向的飛盤追去。

         就在昂拉奇伸出手準備抓住飛盤的時候「碰!」昂拉奇身後傳來一聲槍響,將飛盤打的粉碎。

         昂拉奇轉頭一看,安堤手上的獵槍槍管上還冒著白煙。

         「喂!這不是在打飛靶吧!啥時接飛盤變成打飛靶了,要是打到我怎麼辦?」昂拉奇朝著安堤吼著。

         「放心,我們用的都是橡膠子彈唷!不過會讓飛盤被打掉表示你動作還太慢了。不過這樣似乎還是不夠好玩,撒搭可滷你也上,你們用各種手段去搶飛盤都沒關係。搶到個以上才有晚餐吃,當然這邊的士兵大哥們也會一起開槍唷!」安堤微笑的改變了遊戲規則,讓整個簡單的遊戲變的超級危險。

         安堤又再次的把飛盤投出,昂拉奇與撒搭可滷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衝去搶,就在昂拉奇快碰到飛盤時,撒搭可滷咬住了他的腳,將他往反方向甩出後,很快的把飛盤咬走。

         「等等,剛剛那不算吧!」被甩出去的昂拉奇火大的問著安堤。

         「牠沒有犯規唷!人家剛剛有說過,任何手段都可以用的。」安堤微笑著回答道。

         「果然是腹黑的飼主才能養出如此腹黑的狗。」昂拉奇暗自想著,這時安堤又槍飛盤投出。

         在昂拉奇與撒搭可滷都快接近飛盤時,一人一狗間的混戰又開始了。

         「這次我可不會再敗給你了。」昂拉奇吼著,突然間在他的左肩傳來一陣疼痛感與衝擊力,並讓他摔了個狗吃屎。

         「唉呀!笨狗你怎麼故意跑來撞我打出去的子彈呢?」安堤驚訝的問著。

         「公主殿下啊!不管怎麼看都是妳故意瞄準我打的吧!我哪有那個時間與精力特別去撞你的子彈啊!」昂拉奇無力的回答道,他很清楚自己早已成為安堤惡作劇的對象了。

         在連續失敗了好幾次之後,昂拉奇突然想到「剛剛公主殿下有說任手段都可以,那麼... ...

         昂拉奇突然改變移動方向,不再朝向飛盤而去,反而朝向其中一名拿持槍的士兵衝去。

         「抱歉了,要請你先休息一下了。」隨即一拳打昏那名士兵,並朝向其他士兵衝去。

         「你這傢伙!」艾絲看到四處追打著士兵的昂拉奇,憤怒的舉起了重轟槍。

         「算了,他能想到這種方法也滿厲害的,隨他去吧!被打昏的士兵只能算他自己能力不足了。」安堤一邊說著一邊把槍口對準了昂拉奇。

         「還來啊!我早就知道您是針對我開槍的了。」早就察覺安堤意圖的昂拉奇隨手抓起身旁一個昏倒的士兵當盾牌。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也變的這麼邪惡了,看來公主殿下的影響力還真大啊!」艾絲心裡想著,一邊慶幸自己沒有被安堤影響。

         接下來,一人一狗又繼續在草地上爭奪著飛盤,但昂拉奇因為有昏倒的士兵當盾牌,因此也沒有再被安堤打到過了,不過那名當盾牌的士兵就沒那麼好過了。

         「汪!」撒搭可滷這時朝著離自己不到十五公分處的飛盤撲去。

         「想得美。」在那瞬間,昂拉奇抓住了當盾牌的士兵的腳,把他當成武器狠狠的朝撒搭可滷一揮,將牠打飛到好幾公尺外,隨後昂拉奇很輕鬆的將飛盤接下,然後仰天狂笑。

         「沒想到才第一天就崩壞成這樣,這傢伙會不會成為最後的大魔王啊!」看著身上不停散發出黑氣,握著飛盤狂笑的昂拉奇,艾絲不太敢想像再這樣下去昂拉奇會變成啥樣子。

         「哦!終於覺醒了啊!看來訓練的成果已經出來了,看來可以期待這孩子未來的發展了,收工吧!」安堤高興的說著。

         「妳到底是想把他訓練多恐怖的東西啊!」艾絲與賽巴斯‧姜不約而同的想著。

         這時,被打飛的撒搭可滷突然朝昂拉奇撲來,昂拉奇立即低身閃過,並再次用那可憐的士兵將拉搭可滷打飛。

         「走囉!艾絲、賽巴斯‧姜,我們先回去吧!」安堤對著正吃驚的看著這場人狗大戰的艾絲與賽巴斯‧姜說道。

         「呃!公主殿下,不用管他們了嗎?」賽巴斯‧姜擔心的問道。

         「別擔心,這兩隻狗很耐打不會有事的,至於那些士兵,要是連這樣也承受不了的話,那就沒必要來當人家的護衛了。」早已朝向宅邸走去的安堤頭也不回的說著。

         於是,這場由安堤認定為狗咬狗的激戰就這樣的持續到夕陽西下。

         最後,疲憊而且全身佈滿咬痕的昂拉奇拖著被打昏的撒搭可滷離開了倒著一堆士兵的草地,回到了狗屋。



 
         一輪明月逐漸從東方的天空升起,明亮的光照進了狗屋,此時昂拉奇正躺在撒搭可滷的身上睡著。

         「下午辛苦了,你們的晚餐送來囉!」賽巴斯‧姜用推車送來了晚餐,並叫醒了熟睡中的昂拉奇與撒搭可滷。

         「汪!」撒搭可滷隨即從狗屋內衝出,開始享用牠的晚餐。

         「我何時才能吃到正常一點的食物啊!」昂拉奇無奈的想著,慢慢的走向推車。

         賽巴斯‧姜把昂拉奇的『特製晚餐』遞給他以後,從推車下層取出當時小貓雄要轉交給昂拉奇的那一大箱武功秘笈,對昂拉奇說道「用完餐以後就請你好好的研讀這些書籍吧!相信對你對有益處的。」

         「喔!知道了,不過沒有人來指導我嗎?」昂拉奇問著,並把餐盤放下接過賽巴斯‧姜手上那一大箱的書籍。

         「這些書籍我也稍微研究了一下,不過還是看不懂,但如果是你的話可能就不一定了,不然這些書也就不會要指定給你了。」賽巴斯‧姜回答道。

         「喔!那我看看吧!」昂拉奇說著,隨手從箱子中取出一本『太極拳』一邊看一邊吃著晚餐。

         「那麼我先告辭了,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賽巴斯‧姜說完就推著推車往宅邸走去。
 



         「賽巴斯‧姜,你覺得那隻笨狗怎麼樣?」安堤問著剛回到宅邸的賽巴斯‧姜。

         「您是指昂拉奇先生嗎?」賽巴斯‧姜問著安堤,安堤點了點頭後賽巴斯‧姜又繼續說道「我覺得他有著非常強大的能力,只是目前尚未開發而已,像是良好的適應能力,我想世界上也只有他能用短短的一個早上就適應比原先重五倍的盔甲了吧!不過他本人似乎沒有發覺就是了。」

         「是啊!他那驚人的適應力與幾乎打不死的特性,搞不好蟑螂在他的組成成分中佔了很大的比例呢!」安堤一邊說著一邊拿筆修改桌上那張『昂拉奇組成成分圖』。

         「不只這樣呢!我覺得他的領悟與學習能力也相當強,除了他似乎看的懂那些武功秘笈外,他也能很快的熟練那些我幫他製作的特殊武器呢!」賽巴斯‧姜補充道。

         「嗯嗯!下午的訓練也是,居然能發現人家的意圖以及規則的漏洞,然後使出那種出乎人家意料之外的應對方式,看來這隻笨狗很有機會成為很厲害的名犬呢!」安堤的臉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在宅邸中的主僕二人繼續聊著,而昂拉奇第一天的訓練生活也結束了。



 
         超營養狗食生活  2
         「今天又是與昨天一樣,折壽的晨跑、難以下嚥的早餐、稍微輕鬆的武器與裝備熟練、看了就不想吃的午餐、亂七八糟的接飛盤遊戲、不像是給人吃的晚餐以及『太極拳』的練習。」結束了第二天訓練的昂拉奇回想著。
 
         超營養狗食生活  3
         「今天下午沒有去玩接飛盤,而是改成了射擊訓練,不過卻不知為何老是無法精準的打中目標,難道是狼爪還是無法與身體完美的協調嗎?而今天三餐依舊是吃超營養狗食。」
躺在撒搭可滷身上的昂拉奇看著屋外的月亮回想著。
 
         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
         「撒搭可滷,你給我閉嘴」昂拉奇吼完隨即向撒搭可滷揮出一拳。
         超營養狗食生活  4
         「今天的射擊訓練依舊很糟糕,聽賽巴斯‧姜說是要幫我製作特殊的瞄準器,希望到時候能改善現在的狀況,所以今天我仍然是吃超營養狗食。」昂拉奇看著被自己打昏的撒搭可滷回想道。
 
         特級廢柴改造紀錄  5
         「雖然賽巴斯‧姜幫他做了光學瞄準器,可惜有效距離只有十公尺,看來還是要找出他射擊失去準頭的原因才是最基本的解決方法,當然今天供應給他的三餐還是那超營養狗食。」艾絲看著又因為沒大沒小亂吐槽而被安堤打昏的昂拉奇回想道。
 
         超營養狗食生活  9
         「這幾天的訓練也差不多都是一樣的,不過總覺得每天晨跑時推車和那個大輪胎上的東西越來越重,一路上的陷阱也越來越多,而且那個邪惡的小公主居然開始拿起獵槍加入妨礙我跑步的行列了。一如往常的,這幾天我吃的一樣是超營養狗食。」昂拉奇無言的看著盤中的狗食回想道。
 
         將笨狗訓練成名犬的終極養成大作戰  10
         「今天在那隻笨狗晨跑時,人家把獵槍改成了火箭砲,沒想到他居然沒躲過而被轟到好遠好遠的地方,聽賽巴斯‧姜說他要晚上才回的來了,所以今天人家依舊吩咐賽巴斯‧姜替那隻笨狗準備了超營養狗食。」安堤看著消失在遠方天空的昂拉奇如此想道。
 
         超營養狗食生活  11
         「沒想到那腹黑的小公主居然改用火箭砲了,雖然已經能躲掉了,不過還是覺得超級危險的,到底這種鬼日子還要持續多久啊?因此,我今天依然是吃超營養狗食。」昂拉奇勉強的吃完了盤中的狗食並想著。
 
         超營養狗食生活  12
         「因為射擊老是沒有改善,所以今天下午改成騎術訓練,不過所有馬匹在我靠近之前就逃的遠遠的了,似乎是我身上散發出狼的氣息而嚇跑了牠們吧!難道我真的要如同公主殿下所說的直接騎撒搭可滷了?夠了喔!不要每天都給我狗食好不好?」昂拉奇不高興的回想著,並努力壓抑著想吐的感覺。
 
         超營養狗食生活  15
         「這幾天的騎術訓練還真的是騎撒搭可滷,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還是被牠咬著頭,而這幾天我發現在莊園裡不管是僕人或士兵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但完全不變的是我還是吃超營養狗食,然後吐光了。」昂拉奇邊吐邊回想著。
 
         超營養狗食生活  17
         「這兩天終於比較能駕馭撒搭可滷那隻愛咬人的賤狗,不過卻發現那些僕人或士兵常常看著我然後私下偷偷說著『看,就是那個每天都吃狗食的傢伙,沒想到那種東西還真的能吃下去啊!』,當然我只能無奈的裝做沒聽到。這兩天比較不同的是,我一聞到狗食的味道就直接吐了。」昂拉奇一邊想著一邊不停的偶吐著,不過明明胃早已吐空了的他到底是吐出了什麼呢?
 
         超完美執士日誌  18
         「可憐的昂拉奇先生因為前兩天早就把能吐的東西都吐光了,空著肚子的他今天訓練的狀況當然就非常的不好。而我今天還是照公主殿下的吩咐供應他最討厭的狗食,而他只是默默的看著盤狗食,然後用力的把放著狗食的推車給翻了。」賽巴斯‧姜看著灑了一地的狗食與餓到昏倒的昂拉奇如此的想著。
 
         超營養狗食生活  19
         「今天的訓練狀況還是很糟糕啊!不過今天是將狗食直接往附近的僕人嘴裡倒。」昂拉奇似乎開始崩壞了。
 
         超營養狗食生活  20
         「訓練什麼的不想去管了,今天是把狗食灌進被我抓到的士兵嘴裡。」看來昂拉奇真的壞掉了。
 
         超營養狗食生活  21
         「今天是把狗食吞下後再吐給被我打到毫無反抗能力的撒搭可滷吃。」
 
         超營養狗食生活  22
         「吞下後再吐滿賽巴斯‧姜全身。」
 
         超營養狗食生活  23
         「吞下後再吐到安堤與艾絲臉上。」
 
         超營養狗食生活  26
         「今天發現自己醒在滿是血跡的狗屋內,聽說我已經昏睡三天了,唯一的還有印象是摺凳與鞭子而已。」渾身是傷的昂拉奇無力的想著。

         「我說你呀!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就好好努力通過見習騎士考試吧!」狗屋外傳來安堤的聲音。

         「嘎吼吼吼!」昂拉奇發出恐怖的吼聲並從身上釋放出大量的黑氣,然後以肉眼幾乎看不見的速度朝莊園外跑去。

         「撒搭可滷,給我全力追上去。」安堤以最快的速度騎上了撒搭可滷,朝已經跑遠的昂拉奇追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570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icekimom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混亂時空的英雄傳說IV...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ig9965gmail大家及ˊ文學家
大家好啊,歡迎到我的小屋觀賞我的作品,如果您喜歡我的作品的話還望請打賞小弟或者是訂閱小弟非常感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