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初音ミク同人小說】ただいま、おかえり。 (Master Side)

作者:Cilde. L. Larkspur│VOCALOID 系列﹝初音未來 -名伶計畫-﹞│2011-10-27 04:49:41│贊助:64│人氣:1264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這篇小說,原本是為了紀念ミク四週年所寫的小說。
後來有幸被翻譯為日文版並改寫為第一人稱版本,但因為覺得和自己的認知有點落差,
因此便自己也試著改寫了一次,並趁著這次活動放上來。
 
生日快樂,ミク。

這是一篇根據自己在札幌的實際體驗為基礎所撰寫而成的小說,可能跟之前的感覺有點不一樣。
不過我想看不懂、無法體會的部份或許會比較多也說不定吧(笑
 
 

ただいま,おかえり。
---


放眼望去,是一棟接連一棟不斷綿延開來的鋼筋水泥大樓群。除了上頭的文字以外,其餘的部分都是大同小異,說不上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而將大樓們切割為一個個不同區塊的馬路與畫上了斑馬線的路口,看起來也都十分地普通。坦白來講,第一印象會讓人覺得是個與自己原先居住的城市相比,幾乎感受不到差異性的都市。
但是當綠色的行人號誌燈在眼前亮起,似乎是用來告知前進方向的鳥叫聲也跟著響起時,呈現在眼前的光景卻有著那麼一點點的不同。

「…喔喔………」

看見還有十幾步的前方,等待轉彎的車輛紛紛停在斑馬線前禮讓行人先行通過的情形,我不由得發自內心地感到訝異與感動。
該怎麼說呢?雖然早就已經耳聞過,但是實際看到還是會有一種特別的感動在。

「對吧對吧?就跟我說的一模一樣對不對?」

而事先告知過我會有這種情形發生,所以過馬路時千萬不要做出跟駕駛不斷互相禮讓導致交通堵塞之類蠢事的當事人,正在一旁興高采烈地徵求著我的同意。
瞧她那副雙眼閃亮亮的期待模樣,就像是個極欲希望受到認同的孩子一般。
真是的,這次就難得誇獎她一下吧。
一一向著身旁的汽車駕駛輕輕地點頭致意,我刻意壓低了音量說道:

「是啊…這裡不會像我們那邊那樣,真的很讓人意……咦?」

人呢?
話說到一半,我才察覺到,身旁的「指定席」上,早就沒了她的蹤影。
有如捉摸不定的風一樣,身著一襲綴滿了蕾絲花邊的海軍藍細肩帶連身裙、紮著兩束綠色長馬尾的少女早就已經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到了斑馬線的另外一頭,以耀眼的笑容和誇張的大動作對著我招手道:

「小主人!快點快點!別讓他們等太久喔!」

「妳喔,如果希望我走快點,就幫忙拿一點行李吧!」

嘴巴上雖然這麼抱怨著,但我還是盡可能地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畢竟看見那麼燦爛的笑容,總是不好意思讓對方等太久呢。

「真是的…到了這裡之後,總覺得ミク的精神比平常好上好幾倍呢。」



如今,我與ミク兩人所踏上的,是名為札幌的土地。日本、北海道、札幌。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如果想要解釋來龍去脈的話,開端應該就是在上禮拜時,近來一直顯得無精打采的ミク,突然沒頭沒腦地提出想到札幌玩玩的要求了。
換個更簡單的說法,就是自己定力不夠也不夠狠心,因而屈服在ミク無辜眼神以及楚楚可憐的雙重攻勢下,最後就只能承受這樣子的結果。

「耶咿!我就知道小主人對我最好了!」
一想到自己在百般糾結下終於勉為其難答應的瞬間,ミク立刻歡呼出聲的反應,我就覺得一定是被設計了。

看著一面舔著冰淇淋一面靈巧地穿梭在人群之間,睜著雪亮的大眼東張西望,彷彿這裡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那麼新奇的少女的模樣,我忍不住在心中長長地嘆了口氣。
是不是正如ミク所說的一樣,自己實在太心軟,對她太好了…?
不過,比起對周遭的一切都感到陌生而有些舉步維艱的自己,ミク的確是顯得自在了許多,就像是回到離開了一段時間以至於有些陌生的家一樣——

「小主人小主人!你看!是熊耶!」

明亮的嗓音一瞬間將我四處游移的思緒拉回到現實,同時周遭行人的目光也十分自然地集中到了我身上。定睛一看,在不算太遠的某個店家前,ミク正奮力對我招著手。
換作是別人,可能只是會覺得相當不好意思的這個情況,此時此刻卻令我感到欲哭無淚。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千交代萬交代過,在公共場合不要太過招搖。
或許這不過只是杞人憂天,但是ミク的外貌實在是太容易辨別與引人注目了,萬一真的那麼不湊巧的話…
腦海中剎那間閃過了,那對不帶任何希望與光輝,僅殘留下汙濁的墨青綠雙眸。
…不好好地再叮囑她一次不行啊……

在僅剩少許人的注目之下,懷著一抹的不安與些許的不悅,我急急忙忙地趕往僅有數步之遙的少女身旁。

「我說妳啊,在這裡…」

「?」

可是果然說不出口。
望著她一手指著街道旁的等身大熊雕像,一面含著冰淇淋湯匙,以無邪的燦爛笑容瞪大著雙眼看向自己一臉「什麼?」的模樣,我就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要我去責備一個只是想與我一同分享她的快樂,毫無惡意的少女,我實在是做不到。
而且,換個角度來想,畢竟平常都是ミク一直單方面地遵從自己的任性與無理的要求,所以難得有這樣子的機會,就讓她放鬆一下好了…

「沒事…」

無力地垂下雙肩,預想到接下來即將面臨的苦難,我不禁搖了搖頭。
唉…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既然都已經上了賊船,大概也只能認了。
這麼說來,記得ミク說過,一開始想先去商店街看看…

「…接下來,ミク還有什麼其他想去的地方嗎?」

「嗯!有!」

作為回答的,是與剛剛相比更加充滿朝氣的明亮嗓音。
與燦爛的笑容。



跟隨著ミク的腳步所來到的,是個與方才的狸小路商店街氣氛截然不同,令人感覺相當繁忙,卻也流露著些許寂寥的場所——札幌車站前通地下歩行空間。
寬敞的地下步道內,只有最低限度的裝潢擺設與標示,再加上來來往往、忙著前往目的地的人潮而已。稀疏地設置在步道兩側的店家,如今都是處於歇業的狀態。
若是那些店舖有在營業的話,這裡是不是又會呈現出一幅截然不同的光景呢?望著一旁桌椅擺放整齊、空無一人的店面,我不禁萌生出這樣的想法。

比起一眼看去都只有人潮,仍然好奇地東張西望的我,走在前方踩著輕快步伐的ミク似乎顯得相當地愉悅,對於應該前往的方向沒有一絲猶豫與遲疑,模樣顯得相當地自在。
因為如此,她亮麗的身形理所當然地引來了熙來攘往行人的注意。
雖然本人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樣子,但是撇見指著ミク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露出一副摻雜著笑意又有著些許忌諱神情的人們,我不禁皺起了眉頭,就在這個時候——

「抵達——」

像是早就計算好時機一般,我的思路再度被ミク充滿精神的告知打斷。
…或許這也是ミク的優點之一吧。一面在心中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苦笑,我決定學習ミク的精神拋掉那些不快,專心觀察起眼前這個ミク特別想要前往的場所。

「嗯…?」

不過無論如何細心觀察,除了一旁的牆面上多了六面垂直設置的大尺寸螢幕、整體的空間較為寬闊以外,我實在看不出來還有什麼其餘特別的地方。
而就連那身為最明顯不同之處的六面垂直螢幕,如今也只是顯示著當下的日期與時間等資訊,完全沒有值得一提的部分。

「…就是這裡?」

忍不住滿腹狐疑所丟出的疑問,卻只換來了對方點了點頭的回應。
還順便附上了一個擠眉弄眼的調皮鬼臉。

「等一下,小主人就會知道了。」

…妳就別賣關子了直接告訴我嘛——正當我想要這麼說的時候,一旁的六面螢幕突然整齊一致地轉為一片雪白。炫目的白光瞬時點亮了略顯昏暗的地下街,也照亮了我與ミク。
緊接著,一段如同鐵琴般透明清脆的樂音流瀉而過,然後"她"清澈的歌聲便隨之響起——


みんなが参加 (大家一起參加)
みんなで創る (大家一起創造)


雖然乍聽之下,會感到歌聲有些僵硬與平板,但…那確確實實是"初音ミク"的歌聲。
眼前突如其來發生的一切讓我霎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自內心湧現出的數種情感…該說是感動嗎?但似乎又不是那樣純粹的情感…當我正為迴盪在這地下空間的澄澈歌聲而有些手足無措之時,右手忽地攀上了一股暖意。

ここは メッセージ (這裡是 大家可以發送)
写真 ムービー を (訊息 照片)
みんなが発信できる (與影片等等的)
空間 (空間)


轉頭看去,牽起了我的右手的ミク,曾幾何時也已悄悄地跟著歌聲一同唱了起來。即使如此她依然不忘調皮地向我眨了眨眼,一副現寶的模樣。
同時也有也有好幾位行人被歌聲與螢幕的演出所吸引,不禁放慢了腳步靠了過來,似乎是想看看這裡究竟是在進行什麼表演。

これからの オンエアは (接下來的節目)
こちら (請看這裡)

みんなが 参加 (大家一起 參加)
みんなで 創る (大家一起 創造)


歌聲的響起是那麼地突然,而樂曲的結束也同樣地突兀。
伴隨著節目預告所演唱的一分鐘歌曲,很快地便步入了尾聲。
看見螢幕上開始播放起方才預告的節目,意識到先前的演出已經告一段落的行人們紛紛喪失興趣而接踵離去。才不到十幾秒的時間,廣場上又再度只剩下我與ミク兩個人。

不發一語地鬆開了相繫著的手,ミク緩緩地、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螢幕前方之後,轉過了身來。
像是輕輕倚靠在螢幕上般,背後的逆光,讓我看不清她此時究竟是露出怎麼樣的表情。

「怎麼說呢?…能夠親自見識到『初音ミク』在公共場合以這樣的形式為大家服務。感覺,還滿特別的…」

似乎有些困惑地抓了抓臉,兩束馬尾在螢幕的亮光照耀下熠熠生輝的少女沉吟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

「就像是努力了好多年之後終於考上了國家公務員,可以為民服務的那種感覺?」
「噗。」

正在期待會有什麼令人感動發言的我,聽到這個預想之外的說法後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
ミク啊你真的不知道大家努力考上國家公務員主要是為了追求穩定,而不是什麼可以為民服務的偉大情操嗎?

「啊———好過份!人家可是很認真的這樣子覺得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過這種說法真的…滿特別的…」

「……用那種隨時都會忍不住笑出來的表情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哼!」

也不管手上的冰淇淋還剩下一點點,ミク顯然相當不悅地將湯匙往我這邊一扔,就往一旁最近的出口跑去。
雖然很想說ミク嘟起嘴來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但是在這樣的場合說這種話只會有反效果吧?

「唔…等等啊ミク,妳要去哪裡?」

「當然是去下一個想去的地方啊!小主人最討厭了!」

一面蹦蹦跳跳地踩上通往出口的階梯,ミク還不忘回頭對我做了個吐舌頭的鬼臉。
…這下子慘了,看來ミク完全生氣了。
為過於直接取笑ミク天真的想法感到懊悔,我急忙撿起落在身旁的湯匙追了上去。


「喂——ミク——別走那麼快嘛——」

「哼!」

面對漫長的階梯絲毫不感吃力,一個溜煙碧綠挾帶著海軍藍的身影便消失在出口的轉角,這讓我不得不著急地加快腳步,要是追丟了還得了…!

「等等嘛,ミク妳看!是有名的札幌電視塔耶!」

「………」

指著一旁聳立著的雄偉電波塔試圖想要吸引ミク的注意,下場卻是徒勞無功。連瞥都不瞥一眼的ミク反而更為加快了步行的速度,啊啊…

「喔——路邊還滿常遇見烏鴉跟鴿子呢…」

「…嘎啊——!!」

「呃…都被嚇跑了……」

「………」

看著留下了數根羽毛,驚慌失措逃走的眾鳥兒在天空中逐漸變成渺小的黑點,我在心中不斷地謝罪著。但其實讓我更訝異的是,ミク竟然那樣大聲地恐嚇野鳥,看來她真的很生氣。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取笑妳,別生氣了好嗎,ミク?」

「………哼。」


一路不斷重覆上演著謝罪與不理不睬的戲碼,最後終於好不容易讓ミク重新接過我撿回來的(當然也洗乾淨了)的湯匙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們已經抵達ミク下一個想要前往的地點了。
札幌市教育文化會館。
即使是在陰雨綿綿的灰暗天空下,紅磚色的外表與金色的標字依然清晰易見,並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存在感。
…總覺得,稍微可以理解到ミク為什麼會突然想要來札幌了…還是該說「回來札幌」呢…?

踏入會館的玄關,便能夠明確地感受到一股成熟、知性的靜謐氛圍籠罩著全館,雖然不時能夠從一旁的小音樂廳中聽見熱烈的歡呼聲,但還是會令人不自覺地放輕腳步與輕聲細語。
遠遠看見會館模樣後便開始陷入沉默的ミク,只是不發一語地、若有所思般地在大廳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佇立在一踏入門口就會看見的電子佈告欄前,仰望著今日的預定活動列表。

過去,這邊曾經聚集過數以千計的粉絲們,大家紛紛熱情地為她們的歌聲而歡呼、喝采。
而如今,只有ミク一個人站在這裡。沉默不已的她,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可惜我無從得知ミク的想法,我只能同樣默默地站在遠方,看著她的背影。

究竟過了多久呢?
若不是一旁的小音樂廳不斷傳來歡呼聲,我甚至會以為時間暫停了。
像是試圖隱藏起一般,就在熱烈的鼓掌聲響起的同時,ミク輕輕地吐出了那句話。

「…ただいま。」

雖然是非常輕、非常輕的一句話,但是我卻聽得十分清楚。
所以我也非常自然地、不假思索地回應了ミク。

「おかえり。」

「咦、啊?呃…謝、謝謝…?」

可是對方的反應,卻一點都不像是在這個感人時刻所應該有的反應。
聽見了我的回應而回過身來的ミク那輕輕皺起眉頭,顯得有點困惑的神情,就像是自己在不適當的場合、不適當的時刻,說了不適當的話一樣。
這下子連我也不懂了。

「呃…難道我說錯話了嗎?ミク不是因為能夠回到家鄉所以有所感觸嗎…?」

ミク嘆了一口氣。

「小主人…我……唉。」

「咦?」





「唔……呃。」
撐起因尚未清醒而顯得沉重的上半身,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房間景色。
面前,是散亂了一桌的此次旅遊相片與相簿……嗯?迷濛的思緒稍微花了點時間,才終於理解到——看來自己是整理到一半的時候睡著了。

「對不起…吵醒小主人了…?」

正為起床後的輕微目眩苦惱的我,這下子才注意到ミク正站在身後。
手中拿著薄外套的她,應該是正打算為我披上吧。而誤以為這樣的舉動反而驚醒了我的ミク,模樣顯得似乎相當不安。

「謝謝妳,ミク。」

伸出手接過了薄外套的同時,為了安撫她的不安,我輕輕地摸了摸ミク的頭。
看著低頭害臊地露出靦腆笑容的ミク,我不禁回想起在數分鐘之前,夢中嘆著氣的ミク神情。
…這麼說來,那個時候ミク究竟說了些什麼呢?不論如何試圖回想,都無法在記憶中尋得一點蛛絲馬跡。
就像是缺了頁的書冊一般,儘管前因與後續都相當清楚,惟獨那個部份的記憶像是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似的。
注視著身前帶著柔和笑容,因為自己的目光而略歪著頭顯露出「?」模樣的少女,雖然猶豫了一陣子,但我最後還是決定詢問當事人。

「…ミク,妳還記得,在教育文化會館的那時候,妳一邊嘆氣,一邊說了些什麼嗎?」

笑容一下子從ミク的神情中消失了。
約莫過了半晌,她才緩緩地反問道:

「…小主人不記得了嗎?」

「呃…對、對不起…」

面對蹙起雙眉,顯得相當不悅的ミク所散發出的無言魄力,我忍不住別開了目光。
來到桌前順手拈起了一張相片,望著色彩鮮明的影像中開懷地笑著的兩人,ミク淡淡地說道:
「對初音ミク而言,札幌確實是她們的故鄉。可是…」

「我想,對每位ミク而言,應該都還會有一個,屬於她們的家。」
「就像我的家、我的歸屬,是在小主人的家…更正確的說,是小主人的身邊。」
「所以…請不要隨隨便便地就把我送給札幌,好嗎?」

「真是對不起…」

面對對方如此直接而帶有些微怒意的問句,我只能愧疚地低頭認錯。
但這樣表面的回應,卻只是換來了哽咽、話聲中帶著顫抖、斷斷續續的回答。

「我要的…不是…這個回答…」

此時,我才發現,ミク已經低聲地啜泣了起來。
伴著細微的嗚噎聲,只有淚水不斷地、不斷地落下,一點一滴地落到了相片上。
我不經考慮的回答,又再次傷害到了對方。

「………」

我,究竟該如何回答才好?
要說我沒有ミク能夠回到札幌真好的這種想法,是騙人的。
但是,真要說的話,我也不想把ミク送給札幌啊!我當然希望ミク能夠一直、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啊!——儘管那不過是個自私的一廂情願。


——「…這裡以後就是我的家了,對吧?以後請多多指教!小主人!」——


從椅子上起身,我輕輕地環抱住ミク,也輕輕地握起了她的手。
在因為啜泣而不住顫抖的ミク耳邊,我滿懷歉意地說道:

「ミク…對不起,」


「…歡迎回家。」

似乎能感受到,ミク稍稍地回握住自己的手,略帶哭音卻依舊清晰的沙啞嗓音輕輕將鼓動傳至胸口。

「……………我回來了。」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508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活動|VOCALOID|VOCALOID 系列﹝初音未來 -名伶計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hield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ミクパ♪ 札幌公演初日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rawer06看見這篇留言的你
從今天起打算繼續寫小說了,有興趣歡迎進來給我點指教喔(つ´ω`)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