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欲念之魘

作者:虛無│2011-10-22 23:50:04│贊助:26│人氣:770
 
 
 
    又是同樣的夢境。
 
    我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夢了,看著四週那彷彿可以將我徹底吞噬的黑暗,我眨了眨眼,然後像是受到牽引一般往前走。
 
    說也奇怪,明明四面八方被完全的黑暗所籠罩,一點點光源都沒有,但是我的身體卻非常不自然的散發出微光,讓我只要一低頭就能看見自己,不過在這無窮無盡的黑暗中,只能看見自己也是很孤寂的一件事情就是了。
 
    我的頭腦很清醒,也完全知道這是個夢境,根據過去的經驗,只要找到「那個關鍵」就能離開這裡。
 
    所以當他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並不驚訝。
 
    他像我一樣正散發著微光,在黑暗中清晰可見,身上穿著只有在奇幻動畫或漫畫中才會看到的黑色連帽斗篷,寬大的斗篷把他全身都牢牢的包覆起來,應該要露出來的面部卻戴著面具,面具的周圍是一圈漆黑的羽毛,眼睛的部分是兩條極窄的縫隙,而鼻子到下顎的地方則是巨大的暗紫色三角型結構,看起來像是鳥類的喙,整體配起來,有如帶來不幸的烏鴉。
 
    而此刻的他正漂浮在半空中,像是坐在某塊高大、看不見的岩石小丘上,姿勢輕鬆的勾起單腳,靠著某根細長的棍子,棍子的木端隱沒在黑暗中看不清楚,雖然我無法清楚辨識他的表情,但是他那有些輕浮的語氣,讓他的身影越看越令人厭惡:『你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
 
    「每次都會看到你這討厭的傢伙,當然不驚訝。」我故意挑釁的說道,幼稚的想激怒對方。
 
    『真是伶牙俐齒……』他的聲音依然平靜得令人討厭,我總覺得我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他頓了一下,再次開口時語氣充滿了惡意:『那麼……你還要欺騙自己多久?』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每次這樣問,這次也不例外:「你到底是誰?」
 
    如果比照過去,每次我這樣一問,就會被踢出這個詭譎的夢境,但是這次,卻只是一陣沉默。
 
    ……我的意思你很清楚。』他從不存在的石頭上跳下來,緩緩的降到與我視線齊平,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我才驚覺他的身高竟與我相等,而他的烏鴉面具居然是跟斗篷的領口與帽子連接在一起,像是衣服的一部分,他的眼睛從面具的縫隙直盯著我,聲音低沉而充滿了憎恨的意念:『至於我是誰……這應該是你最不應該問的問題吧?』
 
    他抬起了手,我這時才發現,一直以來被我認為是長棍的東西,其實是一把巨大鐮刀的握柄,烏鴉舉起那完全違反人體工學與物理法則的龐大鐮刀,朝我粗暴的揮下。
 
    鬧鐘,就在此時響起。
 
 
 
    「那麼今天的課到此為止。」老師的一句話瞬間把我打醒,這才發現原來已經下課了。
 
    「可惡……」我揉了揉額頭,昨天晚上的夢境太過鮮明,嚴重的影響了我白天的專心程度,居然害我在上課時打了瞌睡……
 
    「欸……」我無力的拍了拍同學:「明天早上還有要上名著選讀嗎?」
 
    「有啊,教室在……你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他看起來很驚訝,我猜我的黑眼圈應該已經延伸到臉頰了。
 
    「沒有啦……昨天睡不好。」我搔了搔頭:「教室我知道,我就先回去休息補眠了。」
 
    「欸?等等大家一起去吃飯,要不要來?」同學好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提出邀約,我沉默了一下,看著他的朋友們不情願的眼神,我拉出一個勉強的笑:「不用了啦,我跟他們又不熟。」
 
    沒錯,這樣就好,不需要太過親近,保持必要的接觸就好,這樣才不會……才不會……
 
    「喔……」他的眼神看起來很失望,我只是笑了笑。
 
    明天的課是早上八點,今天還是早點睡吧……
 
 
 
    『「才不會」怎麼樣?』烏鴉出現在我的背後,讓我驚訝的猛然轉頭。
 
    夢境正在往前走?但是為什麼會這樣?究竟是什麼事情讓夢的「進度」往前移動了?
 
    「這個跟你無關吧!」我完全沒有去探究為何他會知道我的想法,在夢裡探究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是很沒意義的。
 
    『哼哼……當然,跟我有關係。』烏鴉微微的漂浮起來,手中的巨鐮被他輕鬆的舉起,視覺魄力十足:『你依舊在欺騙自己,那麼不記得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輕輕旋轉著鐮刀,一陣一陣的微風開始在他身邊旋動,然後隨著他舞動利刃的動作加大,微風也漸漸的轉變成強風,他的聲音變的很低沉,聽起來像是快要發怒了:『你到底還能笨到什麼地步,沒用的傢伙!』
 
    「你啊……為什麼每天晚上都要來糾纏我?」我舉起雙手擋著強風,很艱難的怒吼:「你每天晚上來我的夢裡大鬧害我睡不好,我很困擾!」
 
    ……』強風突然平息,烏鴉安靜的看著我,他的聲音就像是突然熄滅了一樣,聽起來疲累無比:『我明白了……
 
    他對著旁邊猛揮鐮刀,空間被扯出一條混濁的灰色裂縫,在純黑的世界裡特別醒目,烏鴉往後一跳,跳到他自己原本坐著的位置,舉起手遙指著那條裂縫:『快滾出去!』
 
    「跩什麼啊……」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絲毫沒有猶豫的走向裂縫,然而卻在穿過裂縫的時候,我卻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永別了。』
 
    我猛然回過頭,卻只感到一陣劇痛,我突然睜開眼睛,這才發現我剛剛撞到了我的床頭櫃,還不小心被鬧鐘砸到。
 
    我「醒來」了,但是內心卻空空的,像是少了某個東西。
 
 
 
    看著手上的小小信封,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一年級寫的……嗎?」看著信封口的貼紙,上頭寫著自己的名字,我第一次對這種活動感到有趣,看著教室裡陷入一片嘈雜,開心的大笑與尖叫聲充斥著整個教室,這並不意外。
 
    一年級剛開始的第一堂課,學長姊們要我們寫下想對一年後自己所說的話,然後收進信封袋裡保存,一直到現在才重新交到我們手上,當初我寫了什麼,我自己也忘記了,對於我自己究竟寫了些什麼東西我其實充滿了期待。
 
    我輕輕的拆開了貼紙,抽出信封裡那應該熟悉卻陌生的白色卡片,上面的原子筆字跡很生澀,看起來有點像是一筆一劃刻出來的,但是字跡的內容讓我有如遭到雷殛,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希望你能夠更加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欲望。』
 
    我看著這段短短的留言,突然有了一種領悟……
 
    我想……我知道烏鴉是誰了,而且我似乎對他太殘酷了些。
 
 
 
    看著眼前的一片黑暗,我無比慶幸我還能進來這裡,我轉頭看了看四周,接著毫不猶豫的往某個方向直直前進,我知道他一定還等在那邊,他也只能等在那邊。
 
    看著眼前的身影,他依然穿著長袍,戴著黑色羽毛面具,背著巨大的鐮刀,但卻背對著我,看起來無比的孤獨寂寞,像是沒有注意到我的到來。
 
    『你……還來做什麼?』烏鴉回過身來,巨大的鐮刀帶起一陣旋風,卻沒有侵略性,他抬起頭面向我的方向,聲音裡萬念俱灰:『已經沒有意義了,快點滾出去,別來打擾我……
 
    「『貪婪』,對嗎?」我打斷他的逐客令,然後看到他明顯的僵直,就連鐮刀差點掉落在地上都沒有注意到,我仔細的看著他,說出我的猜想:「你是……我的貪婪,因為太過漫長的孤單而誕生……欲望的聚合體,我的黑暗面。」
 
    烏鴉安靜的聽著,接著走到離我只有一公尺左右的距離,低聲輕哼:『所以……你怎麼會這樣認為?』
 
    「直覺。」我很誠實的回答,烏鴉硬生生的摔了一下,然後拄著鐮刀站起來:『你這傢伙……還真不愧是你啊……
 
    「所以我猜對了沒有?」我專注的看著他,然後……烏鴉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錯,我是你所產生的衍生物,是你把自己的渴求與痛苦從自己身上剝離出來,誕生了我。』
 
    『你很乾淨,幾乎可以說是無欲無求,但是這並不正確,欲望本身是無罪的,只有欲望能推動一個人向前行。』烏鴉微微的偏了偏頭:『但你只是因為恐懼完成慾望所需花費的努力,所以用毫無欲求的純潔面具來掩蓋自己,像這樣什麼都沒有的人生,一點意義都不存在。』
 
    「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慾望,然後用盡全力的完成它,細細品味成功的果實,讓這甘美的體驗成為自身前進的原動力。」我低聲的喃喃自語:「朋友也好、課業也好、娛樂也好、權力也好……通通都是我的,我全部都想要,這才是我,這才像是我嘛……
 
    『哼哼……但是你欺騙了自己,騙自己不需要這些東西也能活的很棒,就連一年前的你自己都比現在的你誠實。』烏鴉揮了揮鐮刀,聲音無比輕蔑:『只有不在乎疲勞或弄髒雙手,誠實面對自身渴求的人,才能真正獲得控制一切的甜美果實,這就是你曾經信仰的指標,不是嗎?』
 
    ……這曾經是我的思想,或許跟世間人們的普遍看法不一樣,但是在渾沌的價值觀中成就自我的貪婪,這就是我相信能夠成功的方法。
 
    但是什麼時候我忘記了這些事情……我到底是什麼時候為了保持自己的純淨,將黑暗的部分切離了我的身體?
 
    明明就對自己宣示過,要永遠保持渾沌而誠實的。
 
    ……一起走吧。」我對著烏鴉伸出手,輕輕的摘下他的面具,出乎我意料的,面具很輕鬆的跟斗篷帽脫離,露出那跟我相同的面孔,多了一點貪婪、一點驕傲、一點脆弱,我微微的笑:「去取回應該屬於『我們』的東西。」
 
    ……哼。』烏鴉-他冷哼一聲,表情卻愉悅而自由:『如果你又忘記我,我就宰了你。』
 
    我們兩個一起舉起了鐮刀,切開黑暗的房間……
 
 
 
    我,醒來了。
 
 
 
 
 
後記:
 
    這篇文章莫名的雜到一整個亂七八糟,我想大概跟我自己拿夢境寫文章有關係……
 
    (明明記憶不完全還硬要寫就是地獄的前兆啊……
 
    沒辦法,雖然說修改了不少,但是這的確是真實發生的夢境,而且烏鴉真的很吵……讓他登場又不會少塊肉,對吧?
 
    抱著這種心態的我真是大錯特錯(撫額)。
 
    不過能有烏鴉這樣的黑暗面,我自己還是很驕傲的,因為在現實中,我的看法就跟烏鴉一樣,只有不怕被污染的人才能踏上頂點,混沌本身就是人之所以被稱為人的原因,專注於純潔的白實在太過虛偽,但全是污濁的黑卻又不被世間認同,介於兩者之間的混沌,既黑亦白的行事作風,這才能成為現實中的勝利者,這跟中國古代所說的「中庸之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烏鴉是「貪婪」的代表物,跟烏鴉喜好閃亮物體,而且每次看到都會想辦法偷回自己窩巢裡收藏有很大的關係,不讓牠代表貪婪實在太可惜了,或許是因為我這種想法,夢境裡的烏鴉總是很少脫掉面具。
 
    好了……文章結束啦,希望烏鴉今天晚上別來吵我,我最近很忙的……
 
2010/6/19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477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歷史

留言共 15 篇留言

拉拉山的猴子
無欲無求..從容不迫...這也是周圍的人對我的形容呢。(冷笑)也是些我覺得不需要深交的人最常下的評語..嘖嘖...有種相似的味道的錯覺呢....。

10-23 01:38

虛無
我說過......可依爾就是我的投影,也是最接近我的孩子

所以才說我們兩個人真的很接近啊......(笑)
10-23 08:39
如月 瞬
怎麼辦......我莫名其妙的被烏鴉萌到了(掩面

10-23 06:22

虛無
倔強又彆扭......一個不坦率的可愛孩子[e38](被烏鴉揍)10-23 08:40
太清娘
啊啊啊啊,真是太可愛了[e16]
每次更加深入的接觸猴子和虛無的內心就會更想與你們深交啊……
只是自己想不代表對方也會願意吧(笑)

10-23 22:00

虛無
很可愛是指烏鴉嗎?=w=

我跟猴子是很像的兩個人,這點有猴子掛保證>.0

莫非太清小姐喜歡腹黑屬性?(笑)
10-23 22:25
太清娘
很可愛應該是指看過整體後的感想?(笑)
人家 超 愛 腹 黑 的>WO/,
因為本身也是這個屬性,只是外表都會裝乖就是了(眨眼)
對於虛無的混沌理論非常贊同,我本身也是中庸之道主張者,
所以才會想和你們搭訕呀(笑)
 
另外想幫猴子這句「也是些我覺得不需要深交的人最常下的評語」按讚[e5]

10-23 22:36

虛無
可愛呀......哎呀哎呀我被稱讚了[e29]

如果腹黑不裝乖怎麼叫腹黑呢?(眨眼)

混沌理論幾乎可說是我的信仰,從這點看來,果然類似的人會互相吸引呢(茶)
10-23 22:42
太清娘
尋找認同感吧……因為「一般人」真的太過無趣,
但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又太孤單了呢……(淺笑)
 
我的信仰是中庸之道,口頭上的和平主義者>WO/
簡單來說就是面帶微笑的暴力娘(?)
哎呀呀,能遇見並認識猴子和虛無真的很幸運呢(笑)

10-23 22:58

虛無
呵呵......能認識太清也是我的榮幸(茶)
10-23 23:05
太清娘
好高興喔(笑)
是說虛無的睡眠時間……(望右下角時鐘)
就先不打擾你了>WO/

10-23 23:13

虛無
嗯......(看著作業)

......我今天真的能睡嗎(死)
10-23 23:16
八重霧の渡し
怎麼形容呢...
雖然我也一直想要接近虛無大,但就是提不起勇氣,只能用一些旁敲側擊的方法...不過現在終於知道原因了,你吸引我原因以及令我卻步的原因
因我我很怕你呢,不管是飽含混沌的理念還是你表現的方式都讓希望一切理想的我害怕
這就好比磁鐵呢


能把夢境這樣完整的寫成故事,我也很羨慕,比起夢到自己半夜在博物館的電梯裡自挖左眼,醒過來一樣不明白怎麼回事的我強多了(笑

10-24 12:14

虛無
因為我是個貪心的瘋子啊......

就這點來說,我當起可依爾可是得心應手(笑)
10-24 12:31
八重霧の渡し
我可是完全相反呢
現實中常被吐槽是個天真過頭的甜食
我的每個角色或多或少都遺傳到這點吧(笑

10-24 21:43

虛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徵咩......別想太多了(笑)
10-24 21:57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10-25 15:08

虛無
喔喔第一次(大驚愕)

謝謝管家大人!
10-25 16:51
小洛
看完後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會想讓我家孩子接觸可依爾了?

現實也很喜歡所謂的中庸之道與合平主義(但是最期待動亂?[e29])。

雖然常有人說我很好相處沒心機善良,但是實際上好像一直在找機會做壞事?只是從小到大都覺得還不夠刺激。該怎麼說呢?我覺得只要喜歡只要認為是對的是好的那就去作。哪怕是不被認同,只要獲得我想要的快樂跟滿足就夠了。

不管是喜歡不喜歡好得不好的人,有需要就會幫一把,所以經常受到兩極的評價。然後很現實的,只要不幫忙就會看到人性的嘴臉(微笑)

幫助別人被人說善良人好,所以常常被委託(利用)?其實並不是為了那感謝語言的滿足感,只是單純想這麼作而已。

畢竟看一個人去死跟看一個快死的人,在你手中怎麼起死回生又從高峰推一把墜入谷底相比,後者就有樂趣許多。(笑)

10-26 17:52

虛無
哎呀......感覺本質上依然跟我有差別喔(笑)

我不會喜歡做壞事,除非你認為貪婪的定義本身就是壞的

利用無限的欲念推動自己往前,最後抓到自己設定的目標

這才是我喔(茶)
10-26 19:47
小洛
我認為貪婪不壞,只是大多數人表現出來很醜陋而已^^"

雖然是找機會作壞事可是都沒有作(冷汗)大概是因為極端的性格吧?認為真正的壞事要作的有價值才有意義,比方毀了一個國家或政府?哪怕是敵對的國家或政府也好?如果沒辦法就安分守己,不然就是去幫助有辦法的人...如果那個人沒辦法,那就毀了他?只因為喜歡看到各種結果。

通常不會特別想要什麼東西,大眾想要的通常都完全不在意,所以朋友都摸不著頭緒(苦笑)

會喜歡一些別人不會注意到的小東西而且認為沒價值,一但看上眼就會不違背原則與傷人,雖然稱不上好方法,但是不列入惡的手段。不過別人就會覺得十分過火?

而且很喜歡接觸各種不同的人,因為體驗不同的善惡價值觀十分的有趣。但是不會接觸只會想著怎麼傷害別人的人。畢竟單純的髒汙沒辦法像全白的紙一樣在染色了(笑)

10-26 20:49

虛無
說的也是呢......(靜靜微笑)
10-26 20:54
小洛
算搖擺不定的灰色吧?只是毫無惡意的丟一顆小石頭,想看看能激起多少水花吧?

不管是小波紋還是驚濤駭浪都能有不同的滿足感^^

因為就算是同樣的大小的石頭,我相信每次丟下去產生的結果都不同。

對此樂此不疲(笑)

10-26 20:57

虛無
呵......小心碰到不該碰到的點......
10-26 20:59
小洛
嗯~在現實中很危險也很刺激? 尤其是無口?所以靜靜的只看別人的反應很有趣(溜)

10-26 21:03

虛無
玩火當心被火焚......
10-26 21:08
小洛
謝謝...只是無口的小惡趣而已。

比較開心的還是知道有RPG公會,可以看見認識各式各樣的人^^是我的福氣,也很感謝猴子虛無,畢竟觀察聰明人的言行舉止很有意思(微笑)

10-26 21:16

虛無
那就隨你觀察吧......哼哼......
10-26 21:19
希洛亞.白闇
時間的流動,總是會消磨掉某些事物……
遺忘,是種本能,忘記自己的「貪婪」,是自己身體選擇的本能。
慾望,也是一種本能,不論是人,或是任何生命,活在這世界上唯一的目的--滿足自己的欲望

我原以為貪婪的自我,不會有脆弱的一面,記得自己的欲望,記得自己的貪婪。
不曉得偶爾提醒一下自己:「我可是很貪心的」是否能得到莫大的勇氣呢?

恰巧在逛首頁的時候恰巧看到,夜晚太閒,忍不住有感而發了一下,僅個人片面觀點。
文筆細膩,看完後有種學到哲理的感覺,就像寓言故事呢

10-27 02:00

虛無
其實並不像你所說的這麼好......

因為這篇文章之前是寫給自己看的,所以裡面有些東西只有自己才會了解

如果能讓別人也一起了解些什麼,那麼我想連烏鴉也會很開心吧?(笑)
10-27 09: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killer10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海底歷險-... 後一篇:【RPG公會】劇本:尋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3662799大家
小屋創作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